0

    ( )所有的大兵尽数阵亡,失去了操纵者的橡皮艇在海面上胡乱的转悠着,恶魔们享受着这难得的血肉大餐。

    而那头四臂蛇魔此时已经掉入海中。

    好吧,对于这头四臂蛇魔而言,海水也是它第一次见到的东西。

    还好,蛇魔与蛇多少有点关系,因而在一阵惶恐的扑腾之后,这头四臂蛇魔现自己居然没有直接沉下去,并且学会了一点点游泳的技巧。

    嗯,用四把骨刀在海水里拼命划动,可以让自己前进。

    当然,这样的举动固然有效,但由于蛇魔的体型也不算小,因而在其游到一艘橡皮艇前时,已经累得快要半死了。

    没法,之前就说过,在这里,恶魔们所受到的压制完全过了在主物质位面里的所受到的压制。

    简单来说,在主物质位面里,三头小怯魔或许能够与一名精锐士兵打个平手,但在这里,或许要七八头小怯魔才可能与一名士兵打个平手。

    当然,这里面的关系比较复杂,毕竟这里的武器可不是冷兵器,而是威力强大的火器。

    在这里,如果一名士兵拥有足够的弹药,躲在一个射界良好的地方,那么或许上百头小劣魔都未必能够靠近一名士兵。

    但如果这名士兵比较悲催,身体单薄,且直接与小怯魔面对面的话,或许开上两枪就被一叉直接给刺死了。

    蛇魔爬上了那艘橡皮艇,橡皮艇承受不住这巨大的力量,直接被压翻了过来,使得上面的两头翼魔连同几具被啃食的尸体直接掉入海中。

    但这头四臂蛇魔压根就没有考虑到自己的原因,而是将责任推到了两头翼魔身上。

    刀光一闪,两头连委屈都说不出的翼魔就被分成了碎尸。

    之后,这头四臂蛇魔就开始与橡皮艇较起劲来,没法。它虽说学会了游泳,但压根就不适应在水里的生活,因而那橡皮艇被它视为一块小小的6地,能够让自己摆脱这种难受的困境。

    不过,没有任何一艘橡皮艇能够在四臂蛇魔爬上的时候不侧翻的。

    到了最后,暴怒的四臂蛇魔将剩下的几头翼魔直接剁成了肉酱,连同两艘无辜遭殃的橡皮艇。

    好吧,这一幕直接通过飞来的电子预警机传到了六角大楼,太平洋特遣舰队乃至于那艘海兔号上。

    整整三十名大兵阵亡,让上下官僚们傻眼了。

    而暴怒无比的特维斯上校直接向枪炮长下达了炮击命令。

    对于现代化的宇宙盾驱逐舰而言。其主要用途乃是防空,对敌方起飞的战机或者射的导弹进行截击,彻底摧毁敌人的空战力量。

    其次则是反潜护航等等,驱逐舰上搭载的反潜直升机可不是吃素的。

    但这并不是说驱逐舰就没有了对海对地攻击的能力。

    54倍径舰炮喷射出长长的火焰,使得整艘战舰向后齐齐退出了两米!

    这是一次完美的射击!

    重达三十多千克,带着电子近炸引信的预制破片弹在飞跃了上万米的距离后,在距离四臂蛇魔三四米的高度爆炸开来。

    顿时三枚齐射炮弹里,总计四百五十六枚内置钢铁弹丸在巨大的爆炸动能作用下,形成了一股直径不过三米的定向束缚钢铁弹雾。从斜上方朝着四臂蛇魔冲去。

    这四臂蛇魔压根就没有想到,在这里还会有能够跨越上万米打击敌人的武器存在,更没有想到,这种武器丝毫没有半点魔法波动出现。

    因而这四臂蛇魔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数以百计钢铁弹丸击中。

    说实话,如果不是这头四臂蛇魔傻愣愣的非要与橡皮艇较劲,偏偏橡皮艇上还装着定位器,否则的话。驱逐舰想要一次成功打击这头直径不到五米的四臂蛇魔,多少还是有点困难。

    在异界能够干掉大剑士,让人类胆寒的四臂蛇魔。来到地球前后不到二十分钟时间,就变成了一堆四处飞溅的肉酱。

    在数以百计的钢铁弹丸冲击下,在五十四倍径舰炮的打击下,别说四臂蛇魔了,就算是一辆防御力最为强大的重型坦克,恐怕一瞬间也会被砸成废铁!

    连骨带皮,四臂蛇魔被炸成了直径过二十米的血肉模糊,最终与倒霉的橡皮艇残骸漂浮在海面上。

    电子预警机将舰炮打击四臂蛇魔的整个过程如实的传递到了有资格查看的官僚眼前。

    顿时,从六角大楼到太平洋特遣舰队乃至于海兔号上,都传出了震天的欢呼声。

    对于他们而言,这突然出现的黑色光门,从黑色光门里钻出来的恐怖怪物,让之前的他们害怕了。

    毫无疑问,如果对手是某个国家,那么他们并不会害怕,但如果敌人是神秘莫测,不知道底细,这会让人产生一种因为神秘而产生的恐惧。

    但现在好了,我们还是最强大的,每一个观看了直播的官僚乃至于军官都在脑海里产生了这个想法。

    “迅封锁周围海域,空域,打捞怪物尸体,上报白宫,请求生物基因学方面的权威对怪物进行检查,注意所有人员都需要穿上防护服,以防止未知病毒传染。”

    嗯,毫无疑问,在某位六角大楼的高官眼里,这些怪物应该是某种病毒感染的产物,否则的话,怎么会没有在地球上出现过。

    至于那个黑色光门,还是交给专家们去处理吧。

    随着情况上报到白宫,恶魔尸体连同它们的武器被一一打捞出来,各种专家受到邀请或者征集,前往位于西部沙漠的某个基地对这些怪物进行研究。

    实际上这些专家压根就不知道,同样的一份份从恶魔身上采集下来的血肉,也被送到了一些军事研究所进行研究。

    总之,六角大楼的官僚们对于这些怪物拥有极大的兴趣,希望能够对军事技术的提升有所帮助。

    而之后,随着一份份研究报告的出炉,不管是六角大楼还是白宫都变得兴奋了起来。

    “特姆尼先生。对于您的专业,我本人抱着深深的敬佩,但我实在看不懂您报告上的专业术语,能否用较为简单的语言描述一遍结果,这决定着您的报告能够传递到总统阁下面前,以及您的研究经费能否增加。”

    一位带着准将军衔的中年军官,看着在自己面前喋喋不休的某位专家,强行压下脑海里不断搅动的浆糊,用自己生平最为和蔼的语气与对方沟通着。

    “好吧,我原就不应该指望你们这些无知的屠夫能够听懂这些。我想,我家里刚满十岁的孙子都要比你更加聪明一些。”

    毫无疑问,这位双鬓已经花白的专家压根就不知道什么叫做人际交往,或者他本身就具有极强的嘲讽天赋。

    就这么一句话,就让那位准将阁下产生了抽出手枪将这位专家直接干掉的冲动。

    好吧,如果不是这位专家拥有着各种头衔,乃至于自己考虑到如果办好这件事情,自己的肩膀上或许能够增加一颗将花的话,恐怕这位准将阁下真的要付诸于行动了。

    狗屎的专家。狗屎的孙子!

    准将阁下强行压下了火气,准备制止这位专家的废话。

    但下一刻,这位专家的话语就让准将阁下放弃了这一企图。

    “这应该是一个震惊整个世界的大现!我想,我能够凭借这一研究。成为下一届诺贝尔生物奖的得主。”

    专家得意洋洋的描绘着金光闪闪的前景。

    “好吧,诺贝尔奖,我不敢说,但如果您得到了总统阁下的接见。或许您能够得到奥斯菲尔奖。”准将阁下企图用荣誉来让这位专家尽快将事情进入正题。

    奥斯菲尔奖乃是由第三十九任总统奥斯菲尔设立的奖项,用于奖励那些为美国科学技术展做出重大贡献的专家。

    “你居然知道奥斯菲尔奖?呵呵,知道吗。那个奖很狗屎!”

    专家的话语让准将阁下再度生出了抽枪爆头的冲动。

    “我已经得了两届,真的很狗屎,奖杯居然是镀金的!”

    好吧,准将阁下这时需要庆幸自己没有将冲动继续下去,对于一位荣获了两届奥斯菲尔奖的科学家动枪?

    好吧,这绝对是一个愚蠢的决定。

    终于,在准将阁下决定用拳头将自己一拳打晕的时候,这位专家结束了之前的喋喋不休,进入了正题:“我们之前说到什么地方了?哦,对了,用简单的语言对研究报告进行描述。”

    谢天谢地谢上帝!

    这个该死的老家伙终于进入正题了,准将阁下不由得泪流满面,在之前,他甚至于怀疑原本应该负责此事的豪斯准将生病住院就是一个阴谋,一个针对自己的阴谋。

    “就目前而言,从黑色光门里出现的怪物一共有四种,但它们的细胞组织都与地球生物不一样,经过基因对比,基因相似率低于百分之二十,这意味着什么?”

    该死的专家终于见到了总统阁下,并对总统阁下进行相应的科普介绍。

    “意味着什么?”仅仅只是一个三流大学毕业的总统阁下有些好奇的追问。

    好吧,三流大学出政客并不奇怪,二流大学出律师,一流大学出科学家都是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了。

    何况这位总统阁下在大学的时候,并没有选修生物学之类的课程,而是热衷于竞选学生会主席以及把妹,因而对于什么基因,什么生物,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印象,那就是自家养的金毛犬如果生下了狼犬,那么绝对是保卫人员干的好事。

    “小白鼠知道吧?”专家感觉总统阁下的智商在这方面仅限于幼儿园水平,因而不得不小心翼翼的介绍。

    “知道,上大学的时候,我从研究室里偷出了一笼小白鼠,放到了美玲的车上,哈哈哈,吓死她了,好吧,美玲是我曾经的女朋友。”

    有些脱线的总统阁下现办公室里所有人都很严肃。不由得有些讪讪笑道。

    “小白鼠与人类的基因相似度足足有百分之九十五以上!”

    “百分之九十五?”

    “也就是说,这些怪物在很早很早之前就与地球上的生物展不是一个方向了,就好像三叶虫与现在的小白鼠一样,或许它们来自于另外一个世界,但这并不否定这些怪物不是地球上产生的。”

    这位专家停顿了一下,以便让总统阁下能够充分明白自己所说的意思。

    “那么说,我们应该探测一下那个黑色光门?”

    总统阁下略有所思的看了看报告。

    毫无疑问,专家之所以这样说的原因就在这里,听得总统阁下如此一说,这位专家不由得大喜。急忙表示自己愿意带人前往黑色光门。

    在之前,专家就希望如此了,但申请被六角大楼直接否决了。

    在夏威夷尼浩岛附近的海域,已经被太平洋特遣舰队完全封锁,别说船只了,就算是一只苍蝇都别想靠近黑色光门。

    “嗯,我会考虑这个问题的,您还有什么可以说的么?”

    总统阁下在准备将这位专家送出办公室之前多问了一句,结果得到了一个让他兴奋不已的答案。

    “这些生物组织具有极强的活力和侵略性。任何一块血肉在三天内能够自行繁衍一倍数量,并且任何其它生物组织如果接触到这种生物组织,那么就会被污染入侵!”

    “如果能够将这个作为一个科研项目的话,我想人类的寿命可能会提升很多。”

    专家还有很多话没说完。譬如利用其活性用来克隆人体器官,利用那极强的污染入侵性来研制药物,从基因层面消除病魔的威胁等等。

    不过总统阁下的确太忙了点,因而这位专家在十分钟后被总统阁下送出了办公室。

    回到办公室坐下休息了一会。总统阁下不得不拿起电话:“通知下一位专家吧。”

    日理万机这句话并不假,光是这一天,总统阁下所接待的专家就过了二十位。

    “经过光谱仪的检测。我们现这种武器的质地完全不可能出自任何一家工厂,准确来说,钢叉里的晶序排列太一致了,至少以我们的冶金能力还做不到这一点。”

    另外一位专家指了指照片上的钢叉。

    在干掉那头四臂蛇魔之后,附近海域的尸体乃至于武器都被随后赶到的太平洋特遣舰队动用水下机器人尽数打捞了起来。

    “另外,这种骨剑,毫无疑问是从生物体内生长出来的,但我们做过测试,其硬度与坚韧和值过了最新的硼铬钛mt合金,并且拥有很强的自锐性。”

    好吧,总统阁下压根就不知道什么叫做硼铬钛mt合金,更不知道这种合金乃是硬度坚韧和值最高的工业产物,倒是自锐性,总统阁下知道一点。

    哪个什么被国际上诟病的贫铀弹不就拥有很强的自锐性么?

    “这么说,这种物质可以用来制作炮弹?”

    总统阁下眼睛一亮,不由得出声问。

    “没错,组成骨剑的骨物质如果能够用工业化方式生产的话,那么那些带着放射性的垃圾炮弹就可以填埋了。并且之前所说的钢叉,由于晶序排列的高度一致,即便是丢入岩浆里都不会被融化,如果能够工业生产,那么我事乃至于民用就不用去进口那些高昂的金属了,我们找到了完美的替代品。”

    这位专家的口才可要比之前的专家强出太多了,直接就将问题引到了军事上。

    好吧,谁都知道现在这位总统阁下恨不得全世界都爆战争,以便能够出售大量军火,乃至于将全军的武器装备尽数更新换代一拨。

    没法,谁让他后面的支持者都是大军火商呢。

    总统阁下直到晚上十一点,方才结束召见专家的进程。

    随后,在总统办公室内,以前科学院院长为的一干智囊开始进行讨论。

    而最终得出的结论就是,光是这两种材料的获得,如果能够投入工业化生产的话,那么美国的材料学将会比其它国家再度领先三年以上。

    另外那些强悍具有极强恢复能力的生物组织乃至于怪物如何能够射出火球,都具有极大的研究价值。

    当然,在这之前。六角大楼需要对那黑色光门进行全方位的检查,以确定这黑色光门不会因为其它原因出现崩溃,乃至于出现什么意外。

    很快,一支最为精锐的探索队被组建了出来。

    这支探索队里除了最精锐的士兵之外,还有最资深的生物学家,最资深的物理学家,化学家,地质学家,乃至于医生等等。

    总之,这反倒不像是一支探索队。而是一支某大学外出的研究队伍。

    的确没错,实际上在这些专家看来,自己可要比那些士兵有用多了。

    当然,在这支探索队进入黑色光门之前,为了确保安全以及收集一些前期信息,六角大楼特意从mmk区调来了一队最新式的战场哨兵机器人。

    所谓的mmk区实际上就是传闻已久的五十一区,而里面的东西,倒也符合五十一区的特征。

    至少这队战场哨兵机器人,市面上是买不到的。再多钱也买不到。

    黑色光门一直悬浮在距离海面百米的地方,不管是刮风还是下雨,都没有移动等等现象出现。

    为了将那一队战场哨兵机器人送入黑色光门中,一艘拥有机械臂的卸货船停在了黑色光门下方。通过机械臂将体重过一吨的六台站场哨兵机器人送入了黑色光门。

    由于之前的研究就现了送入黑色光门的通讯设备所送回来的电波被完全阻断,因而才采用这些能够自主行动的战场哨兵机器人去收集前期信息。

    这番前期信息收集大致花费了六个小时时间,而最终成功返回的战场哨兵机器人只有两台,其余的机器人或因为地形生意外或因为受到怪物攻击。最终彻底报废。

    而这些机器人所采集到的信息里显示黑色光门对面乃是一种不可能存在于地球上的恶劣环境。

    那里的地表温度过了四十度,仅仅在黑色光门附近就有两条熔岩河流淌过去,从拍摄下来的视频上可以看出。远处还有大量活动的活火山。

    另外采集的空气标本显示,这里的环境完全不适合人类生存,百分之四十的氮气,百分之四十的氧气,百分之十的二氧化碳,百分之八的稀有气体,乃至于百分之二的水蒸汽与硫磺化合物等等。

    要知道地球上的大气成分乃是百分之七十八的氮气,百分之二十一的氧气,百分之零点九三的稀有气体,百分之零点零四的二氧化碳,以及百分之零点零三的其它物质。

    别的不说,光是黑色光门对面那百分之二的水蒸气与硫磺化合物等等这一部分,就足以在几个小时内将绝大多数的地球生物毒死了。

    看着新鲜出炉的报告,原本已经猜测到对面是一个新世界的六角大楼高官们不由得脸色铁青。

    毫无疑问,这份报告直接熄灭了他们企图直接派出军队占领对面世界的想法。

    像这样的环境,必须配备宇宙服级别的防护服,并且自带的饮水,食物都需要密封,如此一来,如果想要派出师级别的军队,其费用之高,足以让六角大楼破产。

    但那些看到这份报告的科学家却是眼睛亮了。

    一个新的世界!

    毫无疑问,足以让他们研究出震惊世界的东西来。

    譬如,在那个世界的空气里,就有足足三十多种不存在于地球上的气体!虽说里面有十多种已经在研究室里出现过,但剩下的十多种气体,还是第一次被现。

    “总统阁下,一定要加快对面世界的研究!您看看这份报告,里面有一种气体,具有奇特的氧化作用,任何与之接触的金属都会被氧化成为从未见过的脆弱物质!”

    一位科学院的专家极力让总统阁下相信,对方的世界拥有多么巨大的财富。

    总统阁下也明白,任何一种新物质的出现,对于地球所产生的影响之大是难以想象的。

    谁掌握了这个世界,毫无疑问,就会在未来的数百年时间里,成为地球的霸主!(未完待续!

    …

第769-770章 大兵对上恶魔    在距离黑色光门三百多米的海面上,反潜直升机停止了直线前进,而是以黑色光门为中心,环绕飞行。

    “好像是一扇门,黑色的。”

    “看,好像什么东西从里面出来了。”

    在发现并不是所谓的俄国核潜艇后,反潜直升机的速度放慢了很多,以方便观察。

    而在数双眼睛的关注下,那扇黑色光门突然出现一丝波动,似乎有个什么东西正从里面出来。

    “欧!我用我父亲的名义发誓,我从没有见过这么丑的东西!”

    在机组人员的一阵惊叹声中,一头全身暗红色,就好似一个八九岁小孩,后背长着一对短小翅膀,屁股翘起一根尾巴,右手抓着一根铁叉的丑陋生物,从黑色光门里钻了出来,然后一头就掉入海中。

    嗯,需要说明的是,这个黑色光门开启的位置位于海面上方上百米处,而那头奇怪的生物一踏出黑色光门之后的结果就是,一脚踩空。

    “噗通!”

    从之前的描述中就可以知道,从黑色光门里出现的丑陋生物,实际上就是一头小怯魔,一头恶魔。

    如果黑色光门下面是沙漠,是平原,是山脉,这头小怯魔掉落下去都不会有事。

    可偏偏下面是上千米深的海洋,对于大多数的恶魔而言,在它们数以千年的生命里都没可能见到大海。

    尤其是小怯魔这样的低级恶魔,就更别提了。

    在扑通一声掉落到海里后,那头小怯魔惊恐万分,在海水里拼命挣扎。手上的铁叉早就不知道掉到什么地方去了。

    这是什么地方?怎么到处都是一望无际的水!

    小怯魔所见过最大面积的水就是冥河了,但它压根就不可能掉入冥河里去体验那种感觉。

    惊恐万分的小怯魔甚至于忘记了自己后背上的那对翅膀,虽说这对翅膀不足以让小怯魔飞起来,但如果拼命扇动的话,至少能够减轻自己在水里的重量。不至于很快沉入海底。

    “它掉进水里了,怎么办?”

    一个机组成员在胸前画着十字,有些担心的看着那头小怯魔。

    “看着有点熟悉,不知道是什么怪物。”

    另外一个满脸络腮胡的壮汉摸了一把胡子,脑海里搅动着,企图找到这头怪物的由来。

    至于救这头怪物上来。他是没这个打算的。

    大兵们在任何时候不会忘记保命的安全性,那头怪物之前手上抓着铁钢之类的武器,毫无疑问具有攻击性。

    “我是海兔号通讯长汤姆少校,rah661,rah661。出现了什么情况?”

    这时对讲器里传来了一个雄厚的男声,毫无疑问,之前飞行员传来的信息让那位美女军士不敢有丝毫怠慢,将上级军官给叫来了。

    “报告长官,rah661在尼浩岛北面一号海域,北纬18°54′西经154°45′附近发现一扇黑色光门,此后从黑色光门里出现一只高约一米的人形怪物,现在它已经掉入了海水里。”

    飞行员的汇报让那位汤姆少校一愣。差点就要破口大骂了。

    什么黑色光门,什么人形怪物,还掉进了海水里。士官,你确定你没有喝酒?

    但之后,反潜直升机上所传回的部分录像以及照片让这位汤姆少校闭上了嘴巴。

    “我是舰长特维斯上校,我命令,立即将那头怪物捕捉,海兔正向你们靠近。”

    没多久。一个让机组成员熟悉无比的声音通过对讲器传了过来。

    “我是上校,抓住那头怪物!”飞行员就好似饶舌歌手一样学着舰长的话语。

    “我说伙计们。那头怪物好像不行了,应该没有多少危险了吧?”

    “狗屎!怎么不让那些老爷来抓怪物?”

    “好吧。好吧,服从命令!”

    一阵牢骚后,反潜直升机在舰长的命令下,不得不降低高度,朝着那头小怯魔落水的地方靠近。

    直升机上的机枪手已经将机载机枪对准了那个黑色光门,其他人则将手里的自动步枪瞄准了海面上快要沉没下去的小怯魔,就连飞行员此时也将右手大拇指压在了火箭巢发射按钮上。

    对于这些大兵而言,不管是突然出现的黑色光门,还是掉入海中的怪物,都让他们莫名有一种危险预感。

    小怯魔是从黑色光门里垂直掉落下去的,也就意味着如果想要直接捕捉的话,那么直升机就需要移动到靠近黑色光门的位置。

    但这样的话,太过于危险了。

    谁也不知道这黑色光门是什么玩意,直升机的螺旋桨打在那黑色光门上会不会引起爆炸?

    总之,在一番商议之后,机组成员决定派一个人系着绳子跳下海,游过去,然后捕捉小怯魔。

    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可问题是,跳下海的家伙至少需要在海水里游上近两百米。

    谁去?

    五名机组成员相互对视了一眼,谁也不愿意下去,除了飞行员之外,飞行员倒是站在岸上说话不腰痛,嘿嘿的笑着,一边还唱着西部特有的乡村小调。

    “约翰尼,上次打牌你输了。”

    一个双手长着毛的大兵看着另外一个身体较为单薄的家伙嘿嘿笑了起来。

    “对,没错,约翰尼,你还欠我五十美元!”

    听到这里,另外几个机组成员不由得跟着起哄,死道友不死贫道,并不仅仅只是修道之人才会采取的保命策略。

    “好吧,该死的!如果我下去的话,所有赌债全部取消?ok?”

    单薄大兵嘴里吐了两句粗口之后,不得不服输。

    实际上除了赌债之外,这个大兵的军衔也是最低。本着下级服从上级的原则,他也不得不这么做。

    “ok,ok,没问题,我可以赌上二十美元。赌你将那头家伙抓住的时候,它已经淹个半死了。”

    既然有人愿意下去,其余机组成员顿时就变得和蔼了起来,甚至于还愿意送钱。

    这个大兵在跳下去之前,用手里的自动步枪朝着那头似乎已经没力的怪物扫射了两个弹匣。

    反正舰长大人没有要求抓活的。

    大兵嘿嘿笑着,顺着绳索就跳了下去。

    但这个大兵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为了免除赌债的举动最终救了自己小命。

    就在大兵掉入海水后,刚将头颅冒出海面,抹了一把脸上的海水,就看到那个黑色光门里走出一个怪物,转眼之后就掉落了下来。

    大兵心头暗骂。看来自己得抓上两个怪物回去了,这得多耗费多少力气?

    但让这个大兵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头刚掉落下来的怪物尚在空中,双手一搓,片刻之后,一枚人头大小的火球就浮现出来,之后便悍然朝着悬浮在黑色光门附近的反潜直升机飞了过去。

    轰!一声剧烈而低沉的爆炸声在直升机上传了出来,火光四射。

    要说这架反潜直升机与民用直升机完全不一样。其底部装着厚实的装甲板,足以抵挡大口径机枪的扫射。

    但这枚火球好死不活的击中了直升机的驾驶舱。

    那直升机驾驶舱的防弹钢化玻璃或许能够抵挡自动步枪的子弹,但却无法抵挡一枚火球的攻击。

    转眼之间。火球在玻璃上爆炸,将坚固的防弹钢化玻璃变成了无数碎片,夹杂在火焰之中朝着四周扫射出去。

    人体的脆弱无法抵挡这种混合伤害,即便他们身上套着专用的轻型防弹服,里面插着陶瓷防弹片。

    在一瞬间,爆开的火焰和溅射的玻璃。钢铁碎片就将所有的生机勒杀。

    如果老君山的弟子在这里的话,就会在第一时间内认出那是一头焚烧者。

    中级恶魔焚烧者。战斗实力七级。

    说实话,如果反潜直升机的悬停高度再高上一些的话。那头掉落下去的焚烧者压根就没可能对直升机造成任何威胁。

    焚烧者的火球射程通常情况下不会超过两百米,如果采用一些特殊技巧,那么能够达到三百米。

    但如果距离超过百米的话,那么其命中率就会大幅削弱。

    焚烧者的火球原本就不属于精准射击范围。

    海面上的大兵已经惊呆了,他万万没有想到,在自己掉下来后,会出现这样大的变故。

    上面的反潜直升机带着火光,浓烟,划过一道弧线撞击在海面上,最终油箱被点燃,轰然一声爆炸开来。

    而那头发射了火球的焚烧者没有任何意外,一头栽入海水之中。

    相对于那头小怯魔来说,这头焚烧者的表现更加不堪,它甚至于在沾水之后,就全身痉挛起来,然后就好似一团秤砣,消失在海面上。

    不过此时的大兵压根就不敢靠过去了。

    这些怪物太恐怖了,谁知道还有没有什么怪招。

    他只能等待后面的救援人员赶到。

    还好,海兔号宇宙盾驱逐舰距离这里并不算太远,在高速行驶了近一个小时后,驱逐舰那庞大的舰身出现在大兵的视线范围内。

    “这里!这里!该死的!我在这里!”

    驱逐舰已经得知反潜直升机的阵亡,小心翼翼的停在数海里之外,保持怠速,放下了几艘高速橡皮艇过来侦查。

    在大兵的吼叫下,橡皮艇发现了他的存在,最终这个大兵终于获救了。

    在海水里浸泡了近一个小时的大兵,被灌了两口火辣的朗姆酒,换了身干爽衣服就被带到了舰桥处。

    几位肩膀上带着星星杠杠的海军军官正在这里等着他。

    “士兵,你可能认识我,我是舰长特维斯上校,说说看吧,这里发生了什么该死的事情!”

    作为海兔号的最高指挥官,特维斯上校可谓是仪表堂堂,威严无比。做什么事情都好似一位贵族。

    但这个时候的特维斯上校却是脸色铁青,强压着怒火说话。

    就在自己结束通话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里,rah661反潜直升机就在雷达上尽数消失,最后剩下这么一个士兵!

    一架反潜直升机,五名士兵!

    好吧。自从伊拉克战争之后到现在,美军在地球其它地方还真没有一次性损失这么大的。

    特维斯上校可以想象,如果自己给那些失踪人员下达的最后一个命令被六角大楼知道的话,那么等待自己的将会是军事法庭。

    在非战时,罔顾士兵性命,下达危险作战任务。

    好吧。光这一条就足以脱掉自己喜爱的军装了。

    因而特维斯上校希望能够从这个幸存士兵口里得到不一样的事实,来延续自己的军事生命。

    特维斯上校并不是没有想过篡改通话记录,但就算是下面的人听从自己的命令,但看着不远处的黑色光门,特维斯上校就知道。这次的事情小不了。

    至少会有海军军情处的人来调查,甚至于还会有gdf的人。

    总之,任何企图掩盖事实的举动,在这个时候都是找死。

    “长官,在听我描述的时候,是否能够距离那个该死的光门远一点?”

    此时回过神的大兵随即便叫嚷了起来,情绪显得十分激动,眼睛里带着无限的后怕和恐惧。

    尚未等舰长询问为什么。这个大兵就再度吼叫了起来,犹如说唱一般:“我们发现了这里,看见一个长翅膀。拿铁叉的怪物从光门里出现,掉下了海,你让我们去抓怪物,然后我下去,就看到光门里出现一个怪物,它手上好似魔法一样射出一枚火球。将直升机炸成了碎片!”

    什么?

    舰长在反应过来之后,立即下令让军舰启动。将与光门之间的距离拉开到十海里以上。

    同时,派出去的蛙人部队已经将那头被子弹打死的小怯魔抓了回来。至于那头将直升机杂碎的焚烧者却没见了踪影。

    这里的海水深度超过了千米,那焚烧者如同秤砣一样沉落下去,想要找到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海兔号将此事迅速通报了上去,随之在六角大楼的命令下,庞大的太平洋舰队开始运转了起来。

    而就在以小鹰号为首的太平洋第一航母战斗群赶到指定海域之前,海兔号舰长的谨慎拯救了驱逐舰一次。

    又一头怪物从黑色光门里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噗通一声掉落了下去,在海面上挣扎。

    这是一头小怯魔。

    但很快黑色光门里再度出现的恶魔就没有那么愚蠢了,它将头颅探出了黑色光门看了看外面的情况,然后便将头颅缩了回去。

    这头怪物看上去与之前掉落海里的怪物差不多,但个头却要大上很多。

    没多久,一头头怪物从黑色光门里走出掉落了下去,但让在橡皮艇上观察的大兵们惊恐的是,这些怪物在掉落下来的时候,后背的翅膀伸展开来,扑扇了几下之后便飞了起来,虽说速度不怎么样,但却的的确确是在飞了。

    如果有老君山弟子在这里的话,就可以认出是翼魔。

    从黑色光门里出现的翼魔大概有三十多头,这些翼魔手持钢叉,围绕着黑色光门转悠了几圈,似乎在查看黑色光门。

    “速度撤离!”

    那几艘橡皮艇距离黑色光门的位置不过两公里左右,为了避免发生危险,大兵们开始启动橡皮艇朝着驱逐舰方向撤离。

    但橡皮艇所传来的马达声很快就引起了那些翼魔的注意。

    它们看向大兵们的目光里充满着嗜血,兴奋以及贪婪。

    在一声奇怪的高昂声后,这些翼魔便朝着橡皮艇追了过去。

    “怪物们向我们追过来了,速度很快!申请开火权!申请开火权!”

    负责这支橡皮艇部队的军官不断通过对话器呼叫着。

    还好,在驱逐舰将申请上交之后,六角大楼的官僚们并没有拖延时间,很快就将有限开火权下放。

    所谓的有限开火权,便是在确认目标具有敌对意图后。即可开火击毙敌人。

    在战时,有限开火权不需要上级授予,只要踏入战区,那么士兵就天然获得。

    而在非战时,这个有限开火权就需要一层层申报了。

    如果不是美军的通讯体系还算发达的话。恐怕那几艘橡皮艇就算是到死都未必能够获得有限开火权。

    当然,与之对应的则是无限开火权或者叫做自由开火权,自由开火权通常是运用在敌占区,大凡被猜测为敌方人员,不管有无威胁,有无敌意。都可以开枪击毙。

    在获得有限开火权之后,搭载在几艘橡皮艇上的机枪便喷出长长的火舌,每隔五发子弹就会出现的曳光弹,迅速修正着弹道。

    前后不到三息时间,机枪所形成的数条曳光就咬上了第一头翼魔。

    机枪子弹的速度可要比火球快多了。

    那头翼魔压根就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在看到那几条奇怪小船上喷出的火光时,就感觉胸前,大腿等等地方一阵剧痛传来,片刻之间,全身无力,就朝着海面坠落下去。

    翼魔的体质较之普通人类自然要强悍很多。

    说实话,如果在异界的话,这些翼魔被几粒机枪子弹击中。固然会受伤,但凭借着强大的恢复力,它们能够迅速恢复伤势。

    但在这里。它们感觉自己的力量被削弱了好多,甚至于比主物质位面削弱的程度还要高上数倍。

    那头翼魔数息之间便被上百发机枪子弹打成了筛子。

    强大的恢复力在此时也失去了作用,机枪子弹在身上穿出的枪眼,一瞬间就将翼魔体内的鲜血挤出八成以上,骨头断裂五成,内脏尽数破碎。最倒霉的是位于胸腔内的魔核,在第一时间就被子弹打成了碎片。然后翼魔掉落进入海水之中,被海水一浸。最终直接沉了下去。

    这头翼魔的遭遇吓得其它翼魔哪里还敢排成密集阵型,纷纷朝着四周逃散开来。

    但机枪子弹可是不长眼睛的,在一阵密集开火之后,从天上掉落下来的翼魔就超过十头。

    说实话,这个打靶成绩算是很不错了。

    要知道这机枪可是搭载在橡皮艇上的,随着海水的起伏变动,想要将机枪保持一个较为平衡的射击状态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

    就在这些翼魔打算逃回黑色光门的时候,从黑色光门里出来了一头怪物。

    其上半身为人形,肌肉膨胀,长着四条手臂,各自抓着一把锐利无比的骨刀,下半身则是一条蛇尾,竖立起来大概有四米左右的身高。

    毫无疑问这是一头四臂蛇魔,战斗实力为十二级。

    在这头四臂蛇魔钻出黑色光门,尚未掉落下去的时候,就发出了一声高昂的嘶叫声。

    随着这声嘶叫,那些原本打算逃回来的翼魔身体不由得一抖,之前的暴虐和愤怒似乎回到了身体里,便朝着那几艘正在逃窜的橡皮艇俯冲了下去。

    到了这时,机枪轰鸣,就连那些大兵也将手上的自动步枪举起,朝着飞速扑来的翼魔不断扫射。

    从理论上来说,这种由机枪,步枪组成的防线,足以将剩下的十多头翼魔尽数干落海面。

    但人并不是机器,在极度紧张,恐惧的时候,总会出现一些失误的。

    最终一头翼魔穿过了层层防线,一头栽落在一艘橡皮艇上。

    这头翼魔身上可谓是千疮百孔了。

    但唯一值得庆幸的却是其魔核犹如奇迹一样没有被击碎。

    一头翼魔,即便是身受重创的翼魔,掉落到橡皮艇上,与普通人类近在咫尺,那么普通人类压根就没可能活下去。

    锋锐无比的钢叉就好似穿糖葫芦一样,就将那几名吓得脑海一片空白的大兵穿在了一起。

    随着一艘橡皮艇的陷落,机枪组成的火力防线随即就出现了一个大漏洞。

    随着一声声惨叫声,一艘艘橡皮艇被翼魔成功着陆,上面的大兵被杀戮一空。

    甚至于这些翼魔对于血肉的渴望超过了对杀戮的喜爱,它们直接就坐在橡皮艇上撕扯着尸体,将大块的血肉送入嘴里,享受着那甘美血肉落入喉管的快感。

    这一幕直接让最后的两艘橡皮艇丧失了抵抗力。

    犹如地狱一般的血腥景象,足以让这些士兵陷入癫狂之中,他们扣着的扳机都没有放松过去,企图将所有的怪物尽数击杀。

    而对付恶魔这种生物,如果失去了理智的话,那么后果将会是灾难性的。(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