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金铭,桑怡等人再次回到唐楚阳阻拦阴光兽群的地方时,这里除了纵横开阖的裂缝和碎石,也只有满地的黑血向金铭等人诉说着,此地经历过多么可怕的战斗。

    “这是,古宝的气息,至少也是古灵宝!”

    金铭,桑怡,迟赫邦三人都是久经战阵之人,唐楚阳和阴光兽大战并未过去多长时间,现场依然残留着很浓郁的特殊气息,金铭说完话后,迟赫邦也默默感应了一下,极为诧异地接着道:

    “这神力很浓郁啊,至少也得是上品古灵宝,才能一瞬间释放出这么恐怖的神力吧?”

    金铭闻言点点头,他心里也是这么想的,随后和迟赫邦一起转头看向了桑怡,唯一清楚这边情况的,恐怕就是一直留在这里的桑怡,他们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古宝,威力竟如斯强大。

    “别问我,我之前去救紫衣,等把紫衣找回来之后,这里就已经是先下这个模样了,具体是怎么回事,我真的不清楚……”

    桑怡面上‘疑惑’的表情伪装得惟妙惟肖,反正唐楚阳的事情她是不打算主动说出来的,即便接下来遇到唐楚阳后,她的谎言被揭穿,桑怡都不会觉得半分尴尬。

    面对两个曾经弃她而去的队友,没有直接坑死他们,桑怡觉得自己已经很善良了。

    “呵呵,桑妹子既然不知道,那咱们继续向前探查就是了,地上这大片大片的黑色血液显然都是阴光兽的,看规模。起码也得被杀掉了五十头以上,前面应该没什么危险了……”

    金铭虚伪地笑了笑。没有从桑怡这里得到有用的信息,他心里多少有些失望。金铭肯定怀疑桑怡这些话的真实程度,不过有之前的尴尬,他也不好逼的太狠,免得这脾气不是很好的女人翻脸。

    “是啊,先去看看再说吧,别不是其他强者途经此地,若是天神遗迹被其他人抢了,咱们的损失可就大了……”

    迟赫邦也适时地插嘴说着话,三人如今再不复之前的亲密。这时候继续得罪桑怡,搞不好闹崩了大家都不好过。

    一路飞驰,赶到天神遗迹入口的时候,金铭,桑怡,迟赫邦三人看到遗迹入口处山洞的情景时,忍不住齐齐‘嘶嘶’地倒抽着冷气,一脸不可思议地惊呼道:

    “这,这。怎么可能?!!”

    入目所见,两三百丈直径的巨大洞口最前面的上千丈山洞,已经生生地被人从下至上给横切了开来,裸露出来的洞壁散发着幽幽青光。大多数洞壁上还沾了大片的黑血。

    “这山洞可全都是万年金刚石啊,连咱们的灵宝都伤不得这山洞分毫,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能把万年金刚石化成的山洞被破碎成这般模样?!”

    金铭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到处都是乱石的破败场景,说出来的话都有些颤抖。开辟山洞把天神遗迹入口的传送阵裸露出来,他们也不是没有这样的想法。

    只是整座山洞完全都是由万年以上的金刚石形成。以金铭,迟赫邦等人的古宝,根本就无法伤其分毫,就金铭和桑怡等人估计,至少得动用族内的供奉圣器,才有可能破坏得了眼前的山洞。

    可看着眼前已经被折腾得七零八落的山洞,哪怕是被唐楚阳的实力震撼了一把的桑怡,都禁不住心头狂震,一时都有些无法接受眼前发生的事实。

    “金阁主,桑妹子,你们快看,入口的传送门似乎更加稳定了,这是怎么回事?!”

    迟赫邦第一眼看的是最里面的传送门,那是一座方圆三百丈左右,竖起来的金色镜子一样的奇异能量环,环面之内,一层薄得近乎透明的紫色薄膜不断震动翻涌着,玄异无比。

    金铭和桑怡闻言齐齐转头,看到金紫相间的传送门后,再次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之前他们在这里的时候,折扇金紫相间的传送门已经非常不稳定了,颜色淡的近乎消失。

    可此时,传送门金色的外圈绚烂的刺目,即便是里面的淡紫色能量墙,也不断地向外散发着极为充裕的元气波动,绵延不绝,似乎蕴含了无穷无尽天地之力。

    “难道有人加固了传送门?!”

    金铭有些不可置信惊呼一声,不过话才说完,他自己便感觉荒谬地摇了摇头,眼前这种级别的传送门,那是只有天神才有资格布置的存在,这传送门根本就不是凡间之物!

    以凡间修士的实力,哪怕是九宫镜的地仙,也不可能修复这么高级别的禁制,之前金铭等人无数次的探测过,支撑着入口运转的可全是真正的神力!

    真正上界天神的神力!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金铭一张老脸阴晴不定,时而转头看看同样震惊的桑怡,时而又转头看看已经稳定下来的遗迹入口,一时间有些犹豫,不知道到底是不是该进去探查一番?

    “咱们,要进去看看么?”

    迟赫邦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刚毅的面容上也带着无法掩饰的犹疑,若换做他们刚来这里之前,遗迹入口稳定下来,迟赫邦只会欣喜若狂,毫不犹豫地冲进去看看到底是什么回事。

    但此时不同,百余只阴光兽被不明人士轻易击杀,万年以上金刚石组成的山洞被轻易破坏,加上原本即将消散的传送门突然稳定了下来,这一件件事情处处透着一股子诡异的味道。

    即便迟赫邦性子粗鲁,天不怕地不怕,此时也觉得心里突突直跳,怎么也不敢就这么贸贸然地冲进去。

    谁知道里面是不是哪个恐怖的强者给占据了,八大隐族虽然属于五行大陆的顶尖超级势力,但也不是绝对无敌的存在。偌大的五行大陆上找出一个让八大隐族顾忌的生灵,并不是多难的事情。

    “还是先等等吧。就咱们这几个人,有些势单力薄了。先把后面的人全部叫过来再说……”

    一路上见识的场景太过怪异了,尤其是途中战斗留下的痕迹,以金铭的眼光来判断,那绝对不是很多人大战造成的,更像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强者,单独一个人追着阴光兽杀过来的。

    而能够单独一个人追杀上百只阴光兽,这样的实力只是想想就让金铭头皮发麻了,那起码也得是个接近天神一样的存在,要么就是一尊九宫镜圆满的地仙。

    要么。就是一只已经化形圆满的神兽!

    如果是人类还好,至少八阶半神以上的强者,都是知道八大隐族这种超级存在的,大多数情况下,其他势力的半神或者地仙,都不会轻易得罪八大隐族。

    但若是神兽的话,金铭等人贸然进入遗迹就是福祸难料了,人类可以给八大隐族的面子,但神兽可不管那么多。而且八大隐族在神兽身上吃的亏可不在少数。

    “也行,我这就传讯让他们过来!”

    迟赫邦闻言松了口气,若是金铭真的说要进去看看的话,他还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拒绝。方才他也就是那么一问而已,并不是说迟赫邦就真的无惧遗迹内未知的威胁。

    另一边,桑怡和紫衣微张着樱唇。震撼的表情似乎凝固在那张美丽的俏脸上一般,不过二人心里真的已经翻江倒海。紫衣还好一些,她修为不高。而且对遗迹所知也不是很多。

    但桑怡就不同了,她身为此次带队探索遗迹的长老,对于眼前的山洞,以及山洞之内的传送门构造极为清楚,需要神力支撑才能继续存在的传送门暂且不说。

    单单是原本千余丈长,纯由万年以上金刚石所化的山洞,在桑怡看来,便算是九宫镜的地仙亲至,恐怕也要花费不少力气才能把山洞给破坏成现在这般模样。

    可桑怡清楚地记得,从唐楚阳离开,再到他们这些人跟到这里,前前后后用时绝对不超过半柱香时间,这么短的时间里,再强大的地仙级修士,也不可能把千丈长的金刚石山洞给破坏成这个样子!

    “那小子究竟隐藏了多少底牌啊?!他,他的实力怎么可能强大到这个地步?!!”

    桑怡心里犹若万雷狂降,看着眼前的场景,想想那个从一开始就没有被真正放在他们这些强者心里的年轻城主,怎么也无法将眼前的场景,和那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家伙联系起来。

    “遗迹入口的传送门需要的是神力啊!他是怎么把即将消散的传送门给稳定下来的?难道他身上有能够补充神力的灵符?!”

    桑怡浮想联翩,想到唐楚阳灵画师的身份,却毫不犹豫地摇头否认了这种可能,那可是天神的神力啊,只有传说中的九阶‘帝级’灵符才有可能。

    可是‘帝符’已经不能用稀有来形容了,以桑怡冰月谷长老的身份地位,帝符对她来说都是传说中的存在,从数万年前的那场大战之后,及至如今,都未曾有帝符出现过!

    “你真的只是个边远小家族的继承人么?……”

    桑怡突然对唐楚阳的身世产生了怀疑,就目前她见识到的唐楚阳表现出来的‘惊人’实力,能培养出他这等妖孽一样的天才,绝对不是一个区区边外落魄小家族能够做到的。

    如今再想想再落月城简单的那四个七阶强者,桑怡心中疑虑更重,单单是那四尊七阶强者,便足以支撑一个大型家族了,而且还是势力非常强大的顶尖大型家族。

    “真是个神秘的小家伙啊……”(未完待续……)

    ps:(昨天去领证,竟然没人,问了一下才知道,政府公务员端午节竟然放三天假,这下可长见识了,咱们国家的公务员原来福利这么好啊,今天才拿到证,咱竟然是晚婚晚育了,免费全方位体检啊……)

    第四百八十九章神秘的小家伙:

    …

第767-768章 戳瞎双眼    这便是西奥尼克用来对付黑骷髅的绝招,它能够将自己鬼火身体的一部分分裂出去,用来攻击敌人的灵魂之火。

    但到目前为止,这一招也就能够对付一下骷髅这样将灵魂之火暴露在外的亡灵生物,若是用来对付吸血鬼,黑武士的话,恐怕转眼之间,分离出去的鬼火就会被斩杀得一干二净。

    而西奥尼克现在分离的上限也就二十团鬼火。

    鬼火很快便将黑骷髅眼窝里的灵魂之火吞噬一空,体积膨胀了数倍的鬼火摇摇晃晃的开始返回,但这个时候,恢复了一些行动力的黑骷髅便举起骨刀朝着返回的鬼火劈落下去。

    唰唰唰,西奥尼克一口气将剩下的几团鬼火弹射了出去,将几头黑骷髅控制住,但依然有一团鬼火被骨刀劈成了碎片,消散在空气之中。

    这让西奥尼克不由得肉痛无比,要知道自己现在所分裂出去的鬼火每损失一团,那么在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就真的损失掉了,需要在一个月后,才能够重新分裂出来。

    但返回的鬼火给西奥尼克带来了充裕的灵魂之力,使得西奥尼克再度释放了一次震慑亡灵。

    如此反复数次之后,这一队黑骷髅尽数变成了散落在路上的骨头。

    西奥尼克最后一次将所有鬼火分身召回融入体内后,便贴着地面摇摇晃晃的朝着远处逃走。

    没法,西奥尼克这次吃得太撑了。

    上百头黑骷髅的灵魂之火,在除掉损失之后,让西奥尼克的鬼火身体都快要被撑爆了。

    西奥尼克需要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消化。才能够将这些灵魂之火尽数化为自己的力量。

    西奥尼克不带一片骨头的离开了,但黑骷髅巡逻队的覆灭随即便引发了一场金色骷髅王与黑武士皇帝双方之间的小规模战争。

    虽说两位亡灵王者没有出手,但它们手下的高级打手们则在那条路上杀得难分难解,最终留下一堆堆残破的尸体和骨头不了了之。

    这也是无奈的事情,对于两位亡灵王者而言。不能轻易出手,那么它们手下的高级打手就算是全死光了,也不可能对双方的实力造成过大的影响。

    每年一度的冥河之风所带来的灵魂太多了,压根就不用担心自己势力的损失。

    浑然不觉自己引发了一场战争的西奥尼克躲在一处较为安全的骨堆里,美美睡了一觉之后,醒来发现自己的鬼火身体较之以前膨胀了数十倍以上。从人头大小变成了一人高。

    身体变大这也意味着灵魂力量增强。

    西奥尼克惊喜的发现自己拥有了更多的类法术,但很快又发现一个大问题,自己无法移动身体了。

    自己的身体与这座骨山连接到了一起!

    当然,在研究了一会之后,西奥尼克的不安消失了。本体无法移动压根就不是问题,自己可以分裂出足够的鬼火代替自己前往其它地方。

    如此一来,黑武士皇帝与金色骷髅王很快就接到了更多手下阵亡的消息。

    一种诡异的鬼火频频出现,所过之处,大量的亡灵生物被击杀,灵魂之火被吞噬。

    甚至于有几头黑武士以及白银骷髅都被吞噬了灵魂之火。

    尚未等这两位亡灵王者决定是否亲自出手,一位新的亡灵王者诞生了。

    智慧之火西奥尼克!

    至此,之前的各种鬼火袭击事件也为之告一段落。

    西奥尼克在获得了神秘存在的恩赐后。灵魂之火也就是它的本体变成了纯绿色。

    纯绿色的灵魂之火基本上等同于主物质位面里剑师级别的力量了。

    这使得西奥尼克得到了其它两位亡灵王者的认可。

    但随着亡灵位面的飞速发展,新诞生的亡灵王者并不仅仅只有西奥尼克一个。

    半年之后,一头全身蓝色的僵尸成为亡灵王者。名号为僵尸王德鲁伊夫。

    智慧之火西奥尼克还好,黑武士皇帝与金色骷髅王就感觉这世界变得太快了。

    每一位亡灵王者的诞生都会导致亡灵位面里的势力以及地盘变化。

    任何一位亡灵王者都不会愿意自己的势力或者地盘被分割出去一部分。

    地盘还好,亡灵位面的膨胀速度不慢,每个月增长的面积就足以让这些亡灵王者分享了。

    西奥尼克诞生之后还好,那些鬼火虽说自发依附在西奥尼克的地盘上,但西奥尼克并不认为那些无意识的鬼火就是自己的同类。再说了,鬼火基本上没有战斗力。要之无用。

    但之后半年诞生的僵尸王则将僵尸这个亡灵种族分割了出去,让黑武士皇帝有些难受。

    但黑武士皇帝并不知道。最难受的在一年之后。

    一头不知道隐藏多久的吸血鬼尤尼突然之间成为了亡灵王者,将黑武士皇帝的吸血鬼部下尽数拉走,使得黑武士皇帝变得名副其实起来。

    佩恩斯麾下至此就除了一些零星的骷髅外,就只剩下黑武士了。

    好吧,黑武士皇帝以为所有不好的事情都结束了的时候,一头黑武士莫名其妙的与一头骨马的灵魂之火相互融合在一起,成为了第一位黑暗骑士。

    这原本是一个好消息,但随着那头骨马的灵魂之火迅速成长,使得骨头上长出腐肉之后,好消息似乎不太好了。

    黑暗骑士变成了恐怖骑士。

    亡灵位面里第六位亡灵王者出现了。

    恐怖骑士瑟莫!

    唯一让黑武士皇帝庆幸的是这位恐怖骑士瑟莫的脑子似乎不太好,竟然向自己宣誓效忠,重新成为了自己的手下。

    但即便是奉黑武士皇帝为主,也无法抹去这位恐怖骑士的王者身份。

    随着六位亡灵王者的出现。亡灵位面已经膨胀到以往的数千倍。

    这使得亡灵的力量上限提升了不少。

    不管是黑武士皇帝还是金色骷髅王,或者僵尸王等等亡灵王者都能够感受到自己力量的突飞猛进。

    但在最近的一段时间里,他们的力量增长突然之间减慢了。

    “还是蓝色!”

    黑武士皇帝在吸收了不少黑雾之后,有些颓废的发现,自己灵魂之火的颜色在抵达深蓝之后就再也无法继续下去了。

    这种情况并不仅仅出现在黑武士皇帝身上。金色骷髅王乃至于其它亡灵王者都出现了这种情况。

    这是怎么回事?

    作为恢复了自己生前大半记忆的亡灵王者,它们大致都知道了灵魂之火颜色所代表的力量层次。

    白色,代表普通士兵层次。

    红色代表剑士,黄色代表大剑士,绿色代表剑师,蓝色代表大剑师。

    而到了大剑师这个力量层次。就要开始接触一点规则的力量了。

    在之后,便是剑圣,龙骑将,圣射手,盗王。教皇,魔导师这样的传奇层次,灵魂之火应该是金色。

    可这些亡灵王者的灵魂之火非但没有带上一丝金色,就连规则如何去掌握都不明白。

    最终,几位亡灵王者第一次相互联系之后,决定去拜访智慧之火。

    智慧之火在亡灵王者中乃是最为神秘的一位存在,它虽说占据了一块地盘,但却没有建立自己的势力。只是黑武士皇帝隐约察觉到这位智慧之火的强大。

    在智慧上的强大!

    对于几位亡灵王者联袂拜访,神秘的智慧之火也没有矫情,直接将这几位请入了一座骨山之中。

    这座骨山已经被智慧之火改造成为了宫殿。只不过出现在几位亡灵王者面前的却仅仅只是一团人头大小的鬼火。

    毫无疑问,这位智慧之火陛下并不会让这些亡灵王者进入到自己真正的宫殿之中,与自己的本体接触。

    在这些亡灵王者进入骨山宫殿之后,一座座由骨头组成的宝座便从宫殿地下生长了出来,其形态各有不同,但大体却是与这些亡灵王者的体型差不多。

    这些亡灵王者也丝毫没有半点谦让。或者说它们压根就不知道什么叫谦让,选择了适合自己体型的白骨宝座就坐了下来。

    “几位尊敬的王者。不知道您们这次前来有什么事情?”

    虽说仅仅只是鬼火分身,但同样等同于智慧之火。在其言语之间,自带着一股高傲,一种智慧层次上的高傲。

    “尊敬的智慧之火,我们这次前来,便想要向您寻求一个答案。”

    虽说这些亡灵王者之间的地位基本上相等,但由于恐怖骑士瑟莫依附于黑武士皇帝麾下,使得黑武士皇帝的地位无形之中就要比其它亡灵王者高出一些,因而在这样的正式场合中,黑武士皇帝当仁不让的率先开口,表达了大家的来意。

    “哦?什么答案?”鬼火微微晃动了一下。

    “尊敬的智慧之火,为什么我们的灵魂之火会被限制在蓝色,无法探寻规则的力量?”

    这次发问的却是那头全身蓝色的僵尸王,声音低沉阴冷,让人一听,就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灵魂之火的限制?规则的力量?嗯,不知道你们愿意付出什么代价?我可以使用祈愿术为你们寻找答案。”

    听到这里,智慧之火的鬼火分身不由得剧烈晃动起来,无疑即便是智慧之火,心头也有着疑问的,但既然这些亡灵王者来了,那么智慧之火也愿意寻找这个答案,只不过要一些好处罢了。

    毕竟像祈愿术这样的强大法术,能够有限制的满足施法者的一个要求,但对于施法者的消耗之大,是难以想象的。

    “我们愿意支付祈愿术的力量消耗,并且每位王者将承诺您的一个要求,一个不违反自己存在的适当要求。”

    五位亡灵王者在对视一眼之后,灵魂之火之间便在数息时间内进行了大量的交流,最后由金色骷髅王代表大家做出了承诺。

    “代价很合理。”

    鬼火在微微晃动之后,答应了它们的要求。

    片刻之后。在这团鬼火的身后浮现出了五个相同的鬼火分身来。

    随着这些鬼火分身的浮现,智慧之火的声音再度响起:“不要抗拒,它们将借用你们的力量。”

    随着话音落下,那五团鬼火分身随即便缓缓朝着那五位亡灵王者靠近。

    黑武士皇帝几位王者知道智慧之火的鬼火分身能够抽取灵魂之火的力量,因而便将一点灵魂之火与这些鬼火分身连接。

    随着两者的接触。亡灵王者们都能够感受到自己灵魂之火里的力量被迅速抽走。

    当然,这些亡灵王者也不是没有防范手段的,若是这位智慧之火起了歹意,那么在五位亡灵王者的反击下,恐怕也不会好过。

    渐渐的,那五团鬼火分身的体积就膨胀了十余倍。

    这已经是亡灵王者们十分之一的力量了。

    嘭。一声好似玻璃破碎的轻响传来,五团鬼火分身骤然爆裂,化为浓郁无比的阴气,在智慧之火的调动下开始快速的凝聚在一起。

    而这时,一种生涩难懂的古怪语言在空气中开始飘荡。一丝丝金色光线从那凝聚在一起的阴气中浮现出来。

    黑武士皇帝这些亡灵王者在一瞬间能够感受到恐怖至极的力量波动,这种力量波动能够在一瞬间将它们直接抹杀!

    但它们都没有丝毫动弹,因为这种力量波动来源于那金色光线之中,并没有向外溢出多少。

    金色光线不断组合,最终化为一团金色光团。

    在这期间,古怪语言不断拔高,最终在那金色光团亮到极致的时候犹如穿脑魔音,让亡灵王者们的灵魂之火都忍不住剧烈晃动起来。

    终于。金色光团自行溃灭,古怪语言也随之消失。

    就这么一会功夫,智慧之火的五团鬼火分身连同所有亡灵王者的一成力量尽数消失。而智慧之火留下的那团鬼火分身也变得暗淡无光。

    从这一点就能够轻而易举的看出,智慧之火此时已经变得极度虚弱。

    “还有新的王者尚未诞生,随着新王的诞生,整个亡灵位面将会迎来力量的变化!”

    智慧之火的灵魂波动极为纤弱,使得几位王者需要很用力才能够听到。

    新的王者?

    力量的变化?

    是什么?

    对于亡灵王者们的追问,智慧之火也没有刻意隐瞒:“新的王者。应该不会出在现有的亡灵之中,而力量的变化应该与封神有关。”

    说完这些之后。智慧之火便开始送客,只是让这些亡灵王者不要忘记了自己的承诺。

    智慧之火自然不用担心这些亡灵王者毁约。

    要知道像亡灵王者这样的强大亡灵所作出的承诺。在作出的那一刻开始,自然就有某种神秘力量作保,如果亡灵王者违反了约定,那么其下场恐怕会很惨很惨。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这些亡灵王者所作出的约定,并不会比神明之间的约定低级。

    黑武士皇帝等亡灵王者各揣着一门心思离开了骨山宫殿。

    新的王者,也就意味着亡灵王者之间的利益,权势,地盘再一次重新划分。

    说实话,这的确会让亡灵王者们有些肉痛,但这都是无可避免的事情,因而亡灵王者们在脑海里过上一遍之后就放弃了很多想法。

    但最让这些亡灵王者激动和兴奋的则是智慧之火最后的解释。

    力量的变化与封神有关!

    好吧,没有谁不会对封神感兴趣的,不管是人类,还是其它种族,就算是一朵云,只要它有足够的意识和智力,那么就会对封神一事产生极大的兴趣。

    对于这个世界里的智慧生物而言,封神意味着永恒,意味着无上的力量和地位。

    总之,这差不多就跟鲤鱼跳龙门差不多,只要成功跳过去了,那么鲤鱼化龙,从此凌驾于万物之上。

    唯一的问题就是数千万计的鲤鱼里未必就能够出现一条龙。

    而这封神也正是如此,如果不是幸运到极致,被神格水晶砸中脑袋的话,那么就算是传奇境界的强者。想要封神都不会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就在这些亡灵王者心头揣着期待和紧张,等待着新的王者出现时,地球上发生了一件大事。

    “海兔,海兔,我是rah-661。我是rah-661,位于夏威夷尼浩岛一号海域,一切正常,请求返航,请求返航。”

    一架曼奇斯反潜直升机正在海面上缓缓飞行,飞行员有气无力的通告声通过电波传回了一艘驱逐舰的指挥塔。

    这倒也不能怪直升机飞行员过于懒惰,无奈这里的天气湿热高温。加上在直升机享受着免费的“重金属音乐”,就算飞行员体质强悍,在连续巡逻飞行快两个小时后,也快虚脱了。

    “rah-661,rah-661。这里是海兔,允许返航,允许返航。”

    一个甜美的女声通过电波在直升机里响起后,那飞行员原本好似沙漠里快要被晒死的土拨鼠,转即之后,就变得精神一振,吹了声口哨后回答:“rah-661收到,立即返航。立即返航。”

    到了这时,飞行员也没有将飞行头盔里的对讲器关掉,笑了起来:“兄弟们。小宝贝终于舍得让我们回去了。”

    搭载在直升机舱里的几名美军大兵顿时鬼哭狼嚎了起来,他们都知道飞行员口里的小宝贝是谁。

    刚刚上舰不久的通讯军士卡琳娜,一个水灵灵的美女。

    那软柔甜美的声线,那玲珑凸翘的身段,还有那如同天使一般美艳的面孔,足以让海兔号宇宙盾驱逐舰上的所有雄性对这个美女发动雷霆一般的攻势。

    至于用这位美女来打发闲谈时间。甚至于闭着眼睛在脑海里构思自己如何与卡琳娜滚床单,右手五姑娘拼命那个更是每个雄性在休息时候必做的事情。

    没法。虽说这位美女并不是海兔号宇宙盾驱逐舰上的第一位女性,但之前那几位女性就不用多说了。

    在这位美女尚未踏上海兔号的时候。雄性们多少还是要围着这几位女性打转的,时不时掐点油,嘴上讨个便宜什么的。

    但等到这位通讯军士登舰之后,那些曾经在其她女性身上占过便宜的家伙恨不得戳瞎自己之前的那双眼睛。

    这位通讯军士卡琳娜,要身段有身段,要容貌有容貌,要性格,温柔无比,柔情似水。

    可其她女军士,要身段有全身钢铁你的肌肉,要容貌如同大猩猩,要性格,粗暴无比,动不动竖起中指,法克法克什么的。

    仁慈的上帝,为什么您要制造出这样雌性战斗机器?只需要制造卡琳娜一样的美女就足够了。

    当然,对于海兔号全舰上下数以百计的海兵而言,能够近距离嗅闻卡琳娜芳香的畜生也就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个人,嗯,就是该死的舰长,通讯长等等。

    对于绝大多数的海兵来说,能够远远看到那倩丽的身影就算是上帝开眼了。

    好吧,不管怎么说,男女干活搭配不累,至少对于海兔号上配置的直升机组成员而言,能够经常听到那美妙的声音,就已经比其他人幸运太多了。

    疲惫尽去,rah661反潜直升机上的机组人员开始精神抖擞的履行起自己的职责来。

    当然,他们也知道,没有谁敢偷袭这里,这里可是全世界最强大海军舰队的驻地!

    履行职责只不过是为了对得起自己所领的薪水罢了。

    “哦,伙计们,你们看,那是什么?!!”

    负责远距离观察海面情况的一个机组人员突然惊叫了起来,顿时引来了其他人的关注。

    “偶买噶的!那是什么?难道是一个虫洞么?”

    在机组人员的惊叫声中,远处的海面上缓缓浮现出一座黑色光门。

    在碧蓝色的海面上,想要看清楚这样一座黑色光门并不容易,如果不是那位机组人员比较负责,恐怕就直接错过了。

    “好吧,我过去看看,希望不会是俄国人的核潜艇,哦,该死的俄国人,我的小宝贝已经等急了。”

    飞行员一拉操作杆,曼奇斯反潜直升机随即一偏,在空中疾速划了一个小小的弧形,就朝着那黑色光门飞了过去。

    “大家注意了,打开武器保险。”

    “海兔,海兔,我是rah661,在返航途中发现了异常,位置是纬度……”(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