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里应该是深渊吧,我终于看到真正的深渊了!”

    一个恶魔信徒的灵魂看到传说之中的冥河,不由得兴奋的大叫,但转眼之后,它也有些疑惑:“这里怎么没有高耸的火山?也没有火红的岩石?”

    不管怎么说,不管这些灵魂是兴奋,惶恐,还是不愿意,随着它们在冥河上空飘动一段距离后,之前束缚着它们的神秘力量突然消失了,这些灵魂便在冥河之风的吹拂之中,朝着河畔飘落下去。

    此时的冥河两岸之上,无数的白骨堆积如山。

    凡是有灵魂飘落而下,很快就会被这些白骨吸收进去,而这些灵魂的意识也在这时陷入昏迷之中。

    渐渐的,随着灵魂不断飘落而下,一头头骷髅从白骨之中钻出,它们完全没有任何智慧,在冥河两岸游荡着。

    如果两头骷髅相互遭遇的话,来自于灵魂之火的本能使得两头骷髅将会展开一场残酷的厮杀,直到一方的灵魂之火被另外一方吞噬。

    而在吞噬了其它骷髅的灵魂之火后,这些骷髅便会出现一些变化。

    骨架变得更加具有光泽,坚硬,原本没有武器的手上则会长出一把骨刀。

    之后继续吞噬灵魂之火,这些骷髅便会继续进化下去。

    或许骨刀变得更加锋锐,左手长出骨盾,身上骨架在更加坚固的同时还是长出一些尖锐的骨刺来,再或许骨刀会变成骨枪,长弓等等之类。

    待到冥河之风停顿的时候,冥河两岸已经布满了大量的各色骷髅。

    到了这时。将自己宫殿建立在某座骨山之上的黑武士皇帝佩恩斯则派出自己手下的亡灵,前往冥河两岸收罗那些新生不久的骷髅。

    要说智慧到了一定程度,亡灵实际上与人类也没有多少差距,在几头吸血鬼首领的指挥下,那些骷髅开始用中空的骨头做成骨舟用来横渡冥河。以便收刮对岸的骷髅。

    最初的收刮任务比较顺利,但在抵达对岸之后,吸血鬼首领们就很快遇到了挑战者。

    一头全身白银色的骷髅已经聚集起数以千计的骷髅,在靠近冥河的一座骨山上驻扎了下来。

    这些骷髅在白银骷髅的指挥下,不断杀戮着附近的骷髅,提升着自己的实力。

    对于这样破坏规则的骷髅。那些吸血鬼首领自然不能够容忍。

    很快,双方之间就爆发了一场战斗。

    这场战斗持续时间并不长,在吸血鬼首领的带领下,由骷髅,僵尸。红骷髅组成的联军以绝对优势围歼了这群骷髅,唯独那头白银骷髅逃出了生天不知去向。

    对于那头白银骷髅的去向,这些吸血鬼首领压根就不关心,它们关心的是自己能够吞噬多少灵魂之火,增强多少实力。

    不过这些吸血鬼首领在回到骨山宫殿之后,受到了黑武士皇帝的严厉惩罚。

    黑武士皇帝借助在亡灵半位面里所占据的统治优势,感知了强有力竞争者的出现,但这些愚蠢的吸血鬼居然放跑了对方。可以想象,在不久之后,一个强有力的对手将会出现。

    这让很久没有出现过情绪波动的黑武士皇帝佩恩斯极为恼怒。

    虽说黑武士皇帝佩恩斯乃是一头亡灵。但他与其它所有亡灵都不一样,他已经恢复了生前大部分的记忆。

    虽说亡灵的情绪波动很微弱,但作为拥有大部分人类记忆的佩恩斯,在拥有几乎整个亡灵半位面的权势后,自然而然也会生出原本不应该有的野心。

    那位神秘不可知的存在就不说了,但若是其它亡灵企图挑衅自己的权势。黑武士皇帝是不会愿意的。

    因而,在惩罚了那几头吸血鬼首领之后。黑武士皇帝派出了自己的嫡系部队,整整二十头黑武士。带着一百头红骷髅,对那头逃过的白银骷髅进行追杀。

    白银骷髅一连被击败数十次,每次其聚集起来的骷髅大军都会被那些黑武士,红骷髅毫不留情的摧毁,自己也是重伤而逃。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一次次的战败反倒是让白银骷髅成长了起来。

    在冥河之风吹拂了三次之后,这头白银骷髅身上的骨头已经带上了三分之一的金色,其灵魂之火也是深红中带着小半黄色。

    在最终的一战中,这头白银骷髅彻底击败了围攻的黑武士,红骷髅,杀得这些昔日的追杀者纷纷倒地毙命。

    与黑武士皇帝佩恩斯一样,这头从尸山骨海里杀出来的白银骷髅终于获得了贾可道的恩赐。

    一点金色落入白银骷髅的灵魂之火,灵魂之火随即便沸腾了起来,一股强大的威势从其体内朝着四周扩散出去。

    在数分钟后,其灵魂之火恢复了平静,但颜色却已经化为深黄带着一些绿色,而其身上的骨架则尽数化为金色。

    “吾便是所有骷髅的统治者!金色骷髅…亚甘地!”

    灵魂波动所化为的声音朝着四周扩散开来,这头金色骷髅也逐渐恢复了生前的记忆,最后迟疑了一下,选取了一个记忆最深刻的名字作为自己现在的名字。

    随着这头金色骷髅的出现,几乎整个亡灵半位面里的骷髅都朝着其方向走去,尚未靠近就尽数跪伏于地面上,向这头骷髅的王者献上自己的虔诚。

    “伟大的佩恩斯陛下,那些骷髅……”

    一头吸血鬼有些心惊胆颤的汇报着,但转即却被黑武士皇帝佩恩斯打断了:“停止一切针对金色骷髅亚甘地的敌对行为。”

    “停止?”

    所有竖立在骨山宫殿内的吸血鬼乃至于那些初步开启记忆的黑武士不由得有些惊异,嗯,那些红骷髅已经完全叛变了,投奔到了那头金色骷髅的麾下。因而宫殿内已经没有一头红骷髅。

    “嗯,那也是一位伟大的存在。”

    黑武士皇帝佩恩斯不得不终止了对白银骷髅的追杀,它知道那头白银骷髅如同自己一样获得了神秘存在的庇护,成为了与自己一样拥有权势的强大亡灵。

    当然,即便是失去了规模最为庞大的骷髅军队。黑武士皇帝佩恩斯依然不用担心自己的地位。

    骷髅地位天生就要低于黑武士,这一点,任何黑武士在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就知道。

    当然,这仅限于同样位阶之类,譬如黑武士皇帝佩恩斯与金色骷髅王亚甘地之间。

    很快,黑武士皇帝佩恩斯发现。随着金色骷髅王亚甘地的出现,在新一轮冥河之风吹拂之后,其它低级亡灵生物进化为黑武士的概率提升了,使得黑武士皇帝佩恩斯麾下聚集的黑武士数量出现了一个小井喷。

    但对于骷髅们而言,它们的进化方向不再仅仅只是僵尸。吸血鬼,红骷髅,黑武士了,随着金色骷髅王亚甘地的出现,骷髅的进化方向开始变得有序起来。

    通常情况下,最弱小的骷髅被称为灰白骷髅,它们的骨架最为脆弱,手上没有任何武器。也不知道使用武器,任何一个人类士兵都可以轻易将五六头灰白骷髅击杀。

    在冥河之畔,灰白骷髅在击杀了数个同类之后。其骨架便会逐渐灰化,变成手持骨刀的灰骷髅,或者进一步进化为僵尸,吸血鬼,红骷髅,黑武士等等。

    但这些灰白骷髅如果汇聚在金色骷髅王亚甘地的领地内。它们则只会沿着骷髅的方向进化。

    譬如灰白骷髅进化为灰骷髅后,就会分化为刀骷髅。枪骷髅,弓箭骷髅。虽说这些骷髅都是普通的骨刀,骨枪,骨弓,但却要比在冥河之畔进化而来的这些骷髅强悍一些。

    之后,它们便会进化为全身火红的红骷髅,较之原本的红骷髅要矮小很多,但实力并不弱。

    红骷髅能够进化为黑骷髅,白银骷髅。

    但到了白银骷髅这个等级,就基本上是骷髅的顶点了,那位金色骷髅王怎么也不可能让另外的骷髅威胁到自己的地位和权势。

    嗯,当然,就亡灵半位面现在的体积而言,能够支撑的力量上限也就是黑武士皇帝,金色骷髅王这个等级了,再高的力量也不可能出现。

    除非亡灵半位面继续膨胀突破一个临界点,从半位面成长为位面。

    不过半位面的成长速度对于普通人类而言,是极其缓慢的。

    通常情况下,半位面能够遇到的位面碎片是很少的,因而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一个半位面想要成长为一个初生的位面,前后所需时间将会超过十万年以上。

    但贾可道放出去的巴蛇肉身则在亡灵半位面附近游弋,凡是出现在这个范围内的位面碎片都会被巴蛇肉身拖入亡灵半位面中,以供亡灵半位面吞噬吸收成长。

    这样的举动,使得亡灵半位面的成长速度加快了不知道多少倍,其体积的膨胀速度几乎肉眼可及。

    由于半位面的迅速成长,使得半位面里地震不断。

    当然,对于那些亡灵而言,这样连续不断的地震已经一种习惯了。

    亡灵半位面已经极度靠近了临界点,亡灵大陆的整体面积此时超过了百万平方公里。

    当然,对于半位面而言,想要成长为位面,其体积超过一定范围是一个要求,另外还有规则方面的限制。

    对于亡灵半位面而言,由于生死簿的原因,使得其规则完全倾向了亡灵方面,在这方面完全合格了。

    巴蛇肉身此时发现了漂浮过来的一块位面碎片,随即便飞了过去,将庞大的身体缠绕在位面碎片上,将拖向了不远处的亡灵半位面。

    随着这块位面碎片距离拉近,那亡灵半位面所产生的吸力也自然加快了位面碎片靠近的速度。

    很快,巴蛇肉身便从位面碎片上脱离,任由那位面碎片冲入亡灵半位面中。

    位面碎片撞在亡灵半位面的屏障上后,随即便激起一片冲天而起的黑雾,但位面碎片也随即被亡灵半位面吞了进去。

    随着这块位面碎片被吞噬进去。整个亡灵半位面的地震随即就变得剧烈了起来,甚至于在亡灵半位面边缘出现了一座座正在迅速喷发的火山,不断流出的岩浆使得亡灵半位面的面积和体积增快速度加快了十倍不止。

    数息之后,亡灵半位面的面积就超过了百万平方公里。

    就在这时,一丝莫名的波动在亡灵半位面中生成。片刻之后,便形成了一个类似于意识的存在。

    这便是半位面在成长为位面之后所拥有的位面意识,一些比较特殊的半位面,会提前出现位面意识,但那都是拥有大量生物的半位面。

    像亡灵半位面这样的半位面是不可能提前出现位面意识的。

    通常情况下,位面意识乃是整个位面里生物的意识聚合。也就是地球上所说的盖亚意识。

    但如果位面过于庞大,里面的生物数量过多的话,那么盖亚意识就会陷入沉睡之中,除非出现位面毁灭之类的事情,那么位面意识是不会苏醒的。

    但位面若是过小的话。那么位面意识就会处于苏醒的状态,如此一来,待到位面意识强大到一定程度,该位面意识就会成长为神明。

    实际上这个世界里最初的神明都是这样诞生的。

    不过这个初生亡灵位面的意识是没可能成长为神明了,因为就在其诞生后没多久,一股黑雾从生死簿里喷出,将这意识笼罩,在黑雾缩回生死簿之后。那位面意识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随着这位面意识的消失,亡灵位面之中所有具有智慧的亡灵生物就感觉自己灵魂之火中什么东西消失了,但转即之后又多出一点什么东西。

    随着半位面转化为初生的位面。这个亡灵位面里的力量限制也随之悄然解开。

    不管是黑武士皇帝佩恩斯还是金色骷髅王亚甘地都兴奋无比,它们的灵魂之火在无声无息之间变得更加绿,使得自己的力量更加强大了起来。

    就在亡灵位面初生之后没过多久,一年一度的冥河之风再度吹起。

    无数灵魂在冥河之风的吹拂之下在冥河上空飘荡了起来。

    一个个灵魂朝着冥河之畔飘落下去,掉入骨堆之中。

    很快一头头灰白骷髅便从骨堆里缓缓站立起来,开始在河畔四处无意识的走动。

    可以这么说。绝大部分的灵魂都能够依附到骨架上,化为灵魂之火。最终长成骷髅。

    但事情总会有意外,一枚博学者的灵魂在飘落下来的时候。偏离了冥河之畔,掉落在一片石堆之中。

    对于博学者来说,其力量未必就很强大,但知识绝对超过绝大部分的智慧生物。

    他知道如果自己掉入骨堆之中,那么自己所有的记忆都可能被抹去或者掩盖。

    之前掉落下去的灵魂所变成的骷髅已经证明了一点。

    作为一个博学者,他并不愿意就这样被抹去记忆,因而在采用了一点特殊办法后,他并没有落在骨堆中。

    但很快,这位博学者就知道了一点,这里实际上并不安全。

    一团在半空来回无意识飘荡的鬼火气势汹汹的朝着这个灵魂扑了过来。

    而这个博学者的灵魂压根就没有适应灵魂的移动方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鬼火一口将自己吞了下去。

    但这个博学者发现,自己虽然被鬼火吞了下去,自己的灵魂虽然在快速的缩小之中,但这都是鬼火无意识的进食行为。

    同时,自己也能够吞噬这头鬼火体内的灵魂之力。

    当然,在最初的时候博学者灵魂很难对抗鬼火的吸收,但随着对技巧的熟练,博学者灵魂很快将这头鬼火给吸收掉了。

    就在将鬼火吸收之后,博学者灵魂就不再是灵魂了,而随即转化为一头鬼火。

    但这头鬼火却拥有博学者的智慧和知识。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这位博学者鬼火不断四处游荡,寻找着落单的鬼火吞噬。

    实际上鬼火这种最初级的亡灵生物也是有着地盘意识的,在通常情况下,同一个地盘的鬼火之间是会相互吞噬的。但如果遇到外来者,这些鬼火就会在一种莫名的力量下团结起来,共同吞噬外来者。

    当然,这仅限于鬼火,如果是一头骷髅闯入地盘的话。所有的鬼火都会遵从本能躲在比较安全的地方,以防止被骷髅猎食。

    由此可见,这头博学者鬼火如果到处乱闯的话,最后的下场就是被更多的鬼火吸干。

    随着时间不断流逝,这头博学者鬼火也逐渐变得强大了起来,它甚至于能够施展一些类法术出来攻击敌人。

    当然。如果将这一招用在猎食鬼火身上的话,可谓是得不偿失,但如果用在骷髅身上,倒也合算。

    实际上,不管是黑武士皇帝还是金色骷髅王乃至于它们日益壮大的手下都没有注意到这头鬼火的异状。

    简单来说。对于黑武士皇帝,金色骷髅王而言,鬼火就是路边的蚂蚁,它们连吞噬的想法都不会产生。

    鬼火的力量对于这些强大的亡灵而言,完全没有了任何用处。

    博学者鬼火叫做西奥尼克,一个典型的主物质位面贵族名字,想来也是,如果不是贵族的话。哪里有那么多空闲时间用在研究和吸收知识上,哪里有那么多金钱去购买大量的书籍。

    实际上那位在贾可道手下干活的大博学者扎格拉斯就是一个王国的亲王,只不过无心于政务。最终选择了博学者这一行当。

    西奥尼克将自己藏在路旁的一堆碎骨之中,特有的灵魂视线监控着四周上千米范围内的任何情况。

    它已经在这里潜伏了快一个月了,从这周围路过的亡灵情况也被它了解得差不多了。

    俗话说,路是人走出来的。

    而在亡灵位面里,这路自然是亡灵走出来的。

    吸血鬼就不用说了,它可以飞。但对于各种骷髅乃至于僵尸,黑武士这些亡灵。它们不管速度快慢都需要脚踏实地的前进,因而在亡灵出没比较多的地方就很容易被踩出路来。

    三名黑武士手持大剑沿着这条路缓缓走过去。

    这里是黑武士皇帝与金色骷髅王两者势力的交界处。双方将整个亡灵位面分成了两块,一人占据一块。

    表面上,两位亡灵王者之间是秋毫无犯,但私底下,两者势力的接壤处则是冲突不断,因而这也使得双方交界处会有一些巡逻队,以防止对方的偷袭。

    三名黑武士组成的巡逻队不算弱了,何况西奥尼克知道,在黑武士四周还会有数量若干不等的吸血鬼,它们都化为蝙蝠在阴暗处飞行,一旦黑武士遭受袭击,它们就会从后背对敌人发动攻击。

    西奥尼克在黑武士出现的那一瞬间便将扩散的灵魂感应之力尽数收了回来,直到这支巡逻队消失在远处的山脉里,方才重新放出灵魂感应之力。

    西奥尼克有着自知之明,以自己的实力对付一头黑武士都困难,就更别提这么一支实力强大的巡逻队了,妄动的下场就是死亡。

    就潜伏的这段时间里,西奥尼克已经看到了不少自取灭亡的家伙。

    有黑武士,有吸血鬼,还有各种骷髅,这些家伙都是野生的。

    好吧,由于一些亡灵的记忆开启较早,它们并不会对这两位亡灵王者唯命是从,反倒是企图自成一派。

    但在袭击巡逻队的时候,很多家伙都被直接干掉,能够成功的还没有一个。

    西奥尼克的目标并不是黑武士皇帝一方,而是金色骷髅王。

    没多久,一队由黑骷髅组成的巡逻队出现了。

    相对于黑武士巡逻队而言,黑骷髅的数量就要多出很多,上百头黑骷髅组成的巡逻队浩浩荡荡过来,威势不小,但却让西奥尼克开始兴奋了起来。

    “震慑亡灵!”

    随着一圈无声无息的波动扩散出去,这队黑骷髅前进的步伐顿时为之一乱,黑骷髅们东倒西歪的撞在一起。

    “抽取灵魂!”

    十多团指头大小的鬼火从西奥尼克身上飞出落在了一头头黑骷髅的眼窝之中,使得西奥尼克原本足足一个人头的体型瞬间缩水小半。(未完待续)

第四百八十七章 那就去看看吧    ps:(ps:感谢诸位书友的慷慨打赏!小猪拜谢大家的支持了!今天撒肥料浇地,回来的很晚,勉强就只能写出这一章了,明天要去老丈人家里帮忙收麦子,撒肥料,播种,浇地,足足三十多亩地啊,都不知道要忙到什么时候呢,累得想死啊……)

    “此地距离天神遗迹入口已有万里之遥,又是神魔山外围安全地带,那些阴光兽应该追不上来吧?”

    神魔山山外,狼狈逃窜出来的金铭,迟赫邦二人终于警惕地停了下来,虽然一直在拼命狂奔,但金铭二人强大的元神感知一直处于外放状态。¥f

    早在他们逃出小山谷三千里远的时候,便感应到阴光兽群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停下了,迟赫邦和金铭二人当时想到的是,可能是被逼无奈的桑怡使用了隐族禁忌之术。

    同为隐族之一,迟赫邦和金铭当然知道牺牲生命力激发的禁忌之术有多可怕,说起来,如果他们三人一起动用这种‘用必死’的禁术,灭掉一百只阴光兽也不是不可能。

    但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已经达到了七阶王者这个层次的迟赫邦和金铭?只有修为达到了相应的层次之后,顶尖强者们才会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修为越高便越怕死。

    只要活着,无论遭受多么巨大的磨难,恐怖的天劫也好,被仇人追杀也罢,乃至于被种族抛弃也算进去,只要人活着,这些绝境总会有度过去的时候。只要自身实力能够强大起来。

    可若是死了,那任凭你生前再怎么风光。如何的让世人敬畏膜拜,人没了。所有的一切终归都会尘归尘,土归土,一切成就全都化作虚无。

    修士都是自私的,这从修士界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修士后,这种由大环境潜移默化出来的染缸,已经把所有身处这个圈子的生物全部熏染成了同一种颜色。

    哪怕是种族利益至上的隐族也不例外!

    金铭是这样,迟赫邦是这样,桑怡也是这样,只不过桑怡因为紫衣这个必须要救的人。才使得她不得不做出自弃的无奈选择。

    所以迟赫邦心有余悸,与其忐忑的问话,并没有让金铭觉得反感,同为狼狈逃窜的一员,金铭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资格去鄙视迟赫邦抛弃队友的不道德行为。

    “应该不会有问题了,桑怡若真动用了禁忌之术,那百余只阴光兽短时间内不是难以脱离她的阻截,不过……”

    金铭一边说着话,一边抬头遥望小山谷所在的方向。达到七阶中期的紫色元神如同汪洋大海一般,将铺天盖地的元神感应释放了出去,瞬息千里。

    如果是全方位的立体感应,以金铭七星境天玑期的修为。只能感应周边三千里方圆,可若是直线释放元神感应,万里之外的动静也瞒不住他。

    “金老哥。难道有什么意外?”

    迟赫邦见金铭话中有话,而且表情也有些奇怪。便忍不住追问了一句,如今能够做主的就只剩下他和金铭二人。而在智计谋略上,迟赫邦自认不是金铭的对手,此时他自然很在意金铭的想法。

    金铭闻言并未急着回话,而是抬手制止了迟赫邦的追问,闭目感应了数息之后,这才张开双目,语气极为诧异地道:

    “情况有些不对啊,山谷口那边竟然没有阴光兽的气息,桑妹子和咱们的实力不相上下,都是知根知底的人,即便她动用冰月谷的‘三千弱水’,也不可能将所有阴光兽拦下来啊!”

    迟赫邦闻言一愣,随后闭目释放元神感知,数息之后,也是一脸诧异之色地睁开虎目,点着头冲金铭道:

    “金老哥所言有理,‘三千弱水’虽然是八大隐族禁忌之术里攻击范围最大的,但那些阴光兽的实力咱们都是有切身体会的,桑妹子即便动用禁术,也不可能拦住所有的阴光兽!”

    “谷口既然感觉不到阴光兽的气息,那么……”迟赫邦自己都有些不可思议地惊道:“不会是真的被桑妹子给拦住了吧?”

    “有这个可能……”

    金铭一脸凝重地点了点头,三大隐族这次带进来的人都是有数量限制的,如今除开桑怡,紫衣之外,三大隐族的子弟已经全部集合在一起,那么拦住阴光兽的就只可能是桑怡了。

    至于唐楚阳,不论是迟赫邦,还是金铭,根本就没往他身上动过念头,一个刚刚凝结了五行之躯的小天位修士而已,即便有大量王符傍身,怕是连一只阴光兽都对付不了。

    不,甚至连抵抗之力都没有!

    以金铭,迟赫邦这些七阶强者的实力,在拥有几百枚王符的情况下,都不会有太多的时间和真元去激发又有王符,更何况是修为比他们差了整整两个大境界的唐楚阳?

    “这不太可能吧?难道桑怡身上有冰月谷老祖宗的君符?!”

    虽然这个不可思议的念头,是迟赫邦最先说出来的,但说完他就觉得不可能了,桑怡的实力严格来说,还要略逊于他,迟赫邦觉得他做不到的事情,桑怡绝对不可能做到!

    唯一能够应付百余只阴光兽的法子,怕就是动用连隐族都存量不多的君符了。

    如果说王符只是巡航导弹,只要拥有足够强大的防御结界,或者提前狙击还能阻挡下来的话。

    那么君符就是彻彻底底的核弹级战略武器,随便一枚扔出去直接灭掉一个国家都不奇怪,即便是九宫镜的地仙召唤了人间界终极守护神-仙帝,也不敢正面硬抗君级灵符的正面攻击。

    君符所产生的破坏力,已经不属于凡间力量了,那是真正的天神亲自出手才能达到的恐怖威能!

    在五行大陆万族当中。包括最顶尖的八大隐族在内,君符都代表着一个势力的终极力量。这就像现代社会里的核弹一样,拥有数量的多少。直接能够影响这个势力在五行大陆的地位!

    不过君符太难得了,王符或许还可以用灵纸来承载其所蕴含的力量,但君符,只有传说中的神玉,才能承受得了那种不逊于真正天神的恐怖神力。

    而神玉,就凡间界而言,几乎可以说万年难遇,只有在某些天神遗迹,或者极为古老的神魔战场。以及金身神塔里才有可能得到,而且,也只是有可能而已。

    单单是承载之物就如此难得了,就更不要说炼制灵符的必需品‘灵墨’了,想要调制出能够炼制君符的灵墨,单单是材料就需要一百零八种,其中最差的那种都得是八阶兽君的精血。

    起主导作用的关键八种材料,更是需要足足八只神兽的精血!

    以隐族是十几万年的悠久传承和底蕴,族内流传下来的君符也都屈指可数。只有在遇到种族危机的时候才会动用,寻常时期,就连金铭,迟赫邦这等身份。都无缘一见。

    “君符?你觉得冰月谷有那个魄力下这么大的本钱么?”

    君符的价值太恐怖了,根本就不能以凡间界的价值观来衡量,金铭听到这话的第一时间。就没好气地瞪了迟赫邦一样,不过他心里也禁不住一突。难道真的是动用君符了?

    金铭又这样的想法并不奇怪,百余只阴光兽群起而攻到底有多可怕。他们已经连续体会过两次了,每一次都是歇尽所能的情况下,依然不得不落荒而逃。

    按照金铭,迟赫邦,桑怡三人私下的估量,即便是族内实力最强的老祖宗来了,怕也难以扛得住上百只阴光兽的围攻,上百只拥有麒麟血脉的亚神兽,根本就不是凡间修士可以抗拒的力量了。

    “我也觉得没可能,君符,那可是镇族之宝,哪可能随便动用?”

    迟赫邦摇摇头,也觉得自己这个想法实在太好笑了,别说是桑怡了,便是他自己,若是以要进入天神遗迹的理由向族长要求动用君符,得到的唯一回应,怕就是把他关起来闭门思过了。

    “据传,冰月谷一万多年前为救当代谷主便动用了一枚君符,咱们八大隐族传承下来的君符都是有数的,如今就以冰月谷最少,她们绝不可能在一处天神遗迹里下这么大的本钱……”

    金铭知道的要更多一些,所以他更加肯定,桑怡身上绝对不可能有君符,但如果不是君符,打死金铭也不相信,在三个人里修为最低的桑怡能够完全拦住百余只阴光兽!

    “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金铭抬头遥望,似乎是想看穿这万里之遥的距离,看看山谷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变化,竟然发生了如此诡异的状况?

    “要不,咱们去看看吧?以咱们二人的实力,只要小心谨慎些,应该是没什么危险的……”

    迟赫邦说这话的时候,多少有些心虚,毕竟他们方才好不容易脱离虎口,此时迟赫邦心里依然尤有余悸,不过他实在太好奇山谷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能让百余只阴光兽被困如此之久?

    “嗯,去看看也好,若是可以的话,咱们尽量把桑妹子的遗体给带回来,咱们这般抛下她,终归是有些失了情面的,把她的遗体带回去,总算能给冰月谷一个交代……”

    金铭说这话的时候,一张老脸已经满是愧疚之色,不过迟赫邦看在眼里,心里却是一阵恶寒,忍不住暗骂,老东西实在是太虚伪了,你愧疚当时别抛下人家独自跑路啊!

    不过迟赫邦也是抛弃队友的一员,他也没资格去鄙视金铭,当然,心里也不会有多少愧疚,八大隐族虽然联盟,但内部也在隐隐对抗,其他种族损失越大,其他种族高兴还来不及呢。

    “那就去看看吧……”(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