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ps:感谢诸位书友的慷慨打赏!小猪拜谢大家的支持了!今天撒肥料浇地,回来的很晚,勉强就只能写出这一章了,明天要去老丈人家里帮忙收麦子,撒肥料,播种,浇地,足足三十多亩地啊,都不知道要忙到什么时候呢,累得想死啊……)

    “此地距离天神遗迹入口已有万里之遥,又是神魔山外围安全地带,那些阴光兽应该追不上来吧?”

    神魔山山外,狼狈逃窜出来的金铭,迟赫邦二人终于警惕地停了下来,虽然一直在拼命狂奔,但金铭二人强大的元神感知一直处于外放状态。¥f

    早在他们逃出小山谷三千里远的时候,便感应到阴光兽群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停下了,迟赫邦和金铭二人当时想到的是,可能是被逼无奈的桑怡使用了隐族禁忌之术。

    同为隐族之一,迟赫邦和金铭当然知道牺牲生命力激发的禁忌之术有多可怕,说起来,如果他们三人一起动用这种‘用必死’的禁术,灭掉一百只阴光兽也不是不可能。

    但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已经达到了七阶王者这个层次的迟赫邦和金铭?只有修为达到了相应的层次之后,顶尖强者们才会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修为越高便越怕死。

    只要活着,无论遭受多么巨大的磨难,恐怖的天劫也好,被仇人追杀也罢,乃至于被种族抛弃也算进去,只要人活着,这些绝境总会有度过去的时候。只要自身实力能够强大起来。

    可若是死了,那任凭你生前再怎么风光。如何的让世人敬畏膜拜,人没了。所有的一切终归都会尘归尘,土归土,一切成就全都化作虚无。

    修士都是自私的,这从修士界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修士后,这种由大环境潜移默化出来的染缸,已经把所有身处这个圈子的生物全部熏染成了同一种颜色。

    哪怕是种族利益至上的隐族也不例外!

    金铭是这样,迟赫邦是这样,桑怡也是这样,只不过桑怡因为紫衣这个必须要救的人。才使得她不得不做出自弃的无奈选择。

    所以迟赫邦心有余悸,与其忐忑的问话,并没有让金铭觉得反感,同为狼狈逃窜的一员,金铭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资格去鄙视迟赫邦抛弃队友的不道德行为。

    “应该不会有问题了,桑怡若真动用了禁忌之术,那百余只阴光兽短时间内不是难以脱离她的阻截,不过……”

    金铭一边说着话,一边抬头遥望小山谷所在的方向。达到七阶中期的紫色元神如同汪洋大海一般,将铺天盖地的元神感应释放了出去,瞬息千里。

    如果是全方位的立体感应,以金铭七星境天玑期的修为。只能感应周边三千里方圆,可若是直线释放元神感应,万里之外的动静也瞒不住他。

    “金老哥。难道有什么意外?”

    迟赫邦见金铭话中有话,而且表情也有些奇怪。便忍不住追问了一句,如今能够做主的就只剩下他和金铭二人。而在智计谋略上,迟赫邦自认不是金铭的对手,此时他自然很在意金铭的想法。

    金铭闻言并未急着回话,而是抬手制止了迟赫邦的追问,闭目感应了数息之后,这才张开双目,语气极为诧异地道:

    “情况有些不对啊,山谷口那边竟然没有阴光兽的气息,桑妹子和咱们的实力不相上下,都是知根知底的人,即便她动用冰月谷的‘三千弱水’,也不可能将所有阴光兽拦下来啊!”

    迟赫邦闻言一愣,随后闭目释放元神感知,数息之后,也是一脸诧异之色地睁开虎目,点着头冲金铭道:

    “金老哥所言有理,‘三千弱水’虽然是八大隐族禁忌之术里攻击范围最大的,但那些阴光兽的实力咱们都是有切身体会的,桑妹子即便动用禁术,也不可能拦住所有的阴光兽!”

    “谷口既然感觉不到阴光兽的气息,那么……”迟赫邦自己都有些不可思议地惊道:“不会是真的被桑妹子给拦住了吧?”

    “有这个可能……”

    金铭一脸凝重地点了点头,三大隐族这次带进来的人都是有数量限制的,如今除开桑怡,紫衣之外,三大隐族的子弟已经全部集合在一起,那么拦住阴光兽的就只可能是桑怡了。

    至于唐楚阳,不论是迟赫邦,还是金铭,根本就没往他身上动过念头,一个刚刚凝结了五行之躯的小天位修士而已,即便有大量王符傍身,怕是连一只阴光兽都对付不了。

    不,甚至连抵抗之力都没有!

    以金铭,迟赫邦这些七阶强者的实力,在拥有几百枚王符的情况下,都不会有太多的时间和真元去激发又有王符,更何况是修为比他们差了整整两个大境界的唐楚阳?

    “这不太可能吧?难道桑怡身上有冰月谷老祖宗的君符?!”

    虽然这个不可思议的念头,是迟赫邦最先说出来的,但说完他就觉得不可能了,桑怡的实力严格来说,还要略逊于他,迟赫邦觉得他做不到的事情,桑怡绝对不可能做到!

    唯一能够应付百余只阴光兽的法子,怕就是动用连隐族都存量不多的君符了。

    如果说王符只是巡航导弹,只要拥有足够强大的防御结界,或者提前狙击还能阻挡下来的话。

    那么君符就是彻彻底底的核弹级战略武器,随便一枚扔出去直接灭掉一个国家都不奇怪,即便是九宫镜的地仙召唤了人间界终极守护神-仙帝,也不敢正面硬抗君级灵符的正面攻击。

    君符所产生的破坏力,已经不属于凡间力量了,那是真正的天神亲自出手才能达到的恐怖威能!

    在五行大陆万族当中。包括最顶尖的八大隐族在内,君符都代表着一个势力的终极力量。这就像现代社会里的核弹一样,拥有数量的多少。直接能够影响这个势力在五行大陆的地位!

    不过君符太难得了,王符或许还可以用灵纸来承载其所蕴含的力量,但君符,只有传说中的神玉,才能承受得了那种不逊于真正天神的恐怖神力。

    而神玉,就凡间界而言,几乎可以说万年难遇,只有在某些天神遗迹,或者极为古老的神魔战场。以及金身神塔里才有可能得到,而且,也只是有可能而已。

    单单是承载之物就如此难得了,就更不要说炼制灵符的必需品‘灵墨’了,想要调制出能够炼制君符的灵墨,单单是材料就需要一百零八种,其中最差的那种都得是八阶兽君的精血。

    起主导作用的关键八种材料,更是需要足足八只神兽的精血!

    以隐族是十几万年的悠久传承和底蕴,族内流传下来的君符也都屈指可数。只有在遇到种族危机的时候才会动用,寻常时期,就连金铭,迟赫邦这等身份。都无缘一见。

    “君符?你觉得冰月谷有那个魄力下这么大的本钱么?”

    君符的价值太恐怖了,根本就不能以凡间界的价值观来衡量,金铭听到这话的第一时间。就没好气地瞪了迟赫邦一样,不过他心里也禁不住一突。难道真的是动用君符了?

    金铭又这样的想法并不奇怪,百余只阴光兽群起而攻到底有多可怕。他们已经连续体会过两次了,每一次都是歇尽所能的情况下,依然不得不落荒而逃。

    按照金铭,迟赫邦,桑怡三人私下的估量,即便是族内实力最强的老祖宗来了,怕也难以扛得住上百只阴光兽的围攻,上百只拥有麒麟血脉的亚神兽,根本就不是凡间修士可以抗拒的力量了。

    “我也觉得没可能,君符,那可是镇族之宝,哪可能随便动用?”

    迟赫邦摇摇头,也觉得自己这个想法实在太好笑了,别说是桑怡了,便是他自己,若是以要进入天神遗迹的理由向族长要求动用君符,得到的唯一回应,怕就是把他关起来闭门思过了。

    “据传,冰月谷一万多年前为救当代谷主便动用了一枚君符,咱们八大隐族传承下来的君符都是有数的,如今就以冰月谷最少,她们绝不可能在一处天神遗迹里下这么大的本钱……”

    金铭知道的要更多一些,所以他更加肯定,桑怡身上绝对不可能有君符,但如果不是君符,打死金铭也不相信,在三个人里修为最低的桑怡能够完全拦住百余只阴光兽!

    “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金铭抬头遥望,似乎是想看穿这万里之遥的距离,看看山谷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变化,竟然发生了如此诡异的状况?

    “要不,咱们去看看吧?以咱们二人的实力,只要小心谨慎些,应该是没什么危险的……”

    迟赫邦说这话的时候,多少有些心虚,毕竟他们方才好不容易脱离虎口,此时迟赫邦心里依然尤有余悸,不过他实在太好奇山谷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能让百余只阴光兽被困如此之久?

    “嗯,去看看也好,若是可以的话,咱们尽量把桑妹子的遗体给带回来,咱们这般抛下她,终归是有些失了情面的,把她的遗体带回去,总算能给冰月谷一个交代……”

    金铭说这话的时候,一张老脸已经满是愧疚之色,不过迟赫邦看在眼里,心里却是一阵恶寒,忍不住暗骂,老东西实在是太虚伪了,你愧疚当时别抛下人家独自跑路啊!

    不过迟赫邦也是抛弃队友的一员,他也没资格去鄙视金铭,当然,心里也不会有多少愧疚,八大隐族虽然联盟,但内部也在隐隐对抗,其他种族损失越大,其他种族高兴还来不及呢。

    “那就去看看吧……”(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763-764章 可以出师    年轻人踏云而行,急速朝着青木山谷而去,心头却是疑惑无比。

    这年轻人便是老君山三代嫡传大弟子明道,从上次回去接人到现在,已经是两年时间过去了。

    明道原本正以冬狼祭司的身份指挥一支霜巨人与人类组成的联军,与那些山丘巨人进行着一场连番据点战。

    这番明道突然接到了纸鹤传信,要求返回老君山,如此明道原本打算将那些巨人一网打尽,接到纸鹤传信之后,不得不出手击杀那泰坦巨人首领,借以稳定战局。

    回到青木山谷,穿过黑色光门,明道便见到师弟明玄守在大殿之外。

    “明道师兄回来了?师弟见过大师兄。”

    明玄见到明道之后,急忙上前见礼。

    明道虽为掌门大师兄,但却不倨傲,脸上带着微笑,点了点头:“明玄师弟,为兄有礼了。”

    两者相互寒暄之后,明玄便与明道候在了黑色光门之外。

    这次孟挺纸鹤传信,所传回的弟子除了明道,明玄之外,还有明风,明灵,明卦,明心几位师弟。

    两人等了一会之后,一干师弟一一抵达,有的从黑色光门之中穿出,有的从山下徒步而来。

    待七位师兄弟尽数到齐之后,明道便一马当先,带着一干师弟进了大殿。

    在众人进入大殿之后,明道几人一眼看去,不由得有些诧异。

    在那三清神像之下,盘腿打坐一人,乃是明阳祖师贾可道,而旁边竖立一人。则是老君山观主孟挺。

    明道几人的惊讶来自于明阳祖师的出现。

    明阳祖师已经有不少年没有出现在这些徒孙面前了,在这些徒孙的印象里,这位明阳祖师可谓是功参造化,道行深不可测,完全就是三清那个等级。

    “宣你们过来。乃是为你们出师之事。”

    尚未等明道等人开口见礼,贾可道便率先开口道。

    出师?

    明道几人不由得一阵愕然,说实话,在十多年前,他们还幻想过此事,幻想着自己收上一群徒弟。享受着当师父的快感。

    但在这十多年的磨练之后,明道等三代嫡传弟子早已放下此事,一心苦修,甚至于有些弟子还担心收了徒弟耽误了自己修道。

    何况,仅仅只召集自己七人过来。这未免有些怪异了。

    但明阳祖师开口说话,作为徒孙,明道等人虽说心头惊异,但也不敢怠慢,纷纷回道:“还请祖师明言。”

    贾可道呵呵一笑:“解惑传道,乃是老君山嫡传弟子的责任和义务,你等七人乃是三代弟子中最为杰出之辈,因而本尊与你们大师伯商议之后。决定允许你等出师收徒。”

    说到这里,贾可道便止口不言,竖立在一旁的孟挺则随即接口道:“至于收徒人选。本尊与明阳祖师并不干涉,你等自行选定,一周之后报给你等师尊,一月之后举行收徒仪式,你等可明白?”

    孟挺如此一说,明道等人哪里还不明白。纷纷称是。

    之后,随着外门几位长老在早课时宣布了此事。整个老君山都沸腾了,外门弟子都有点无心早课了。

    在下了早课之后。外门弟子们纷纷来到食堂,由于食堂有着食不语的戒条,因而他们不得不强忍着心头的激动,匆匆食过早饭之后,离开食堂,在靠近食堂的道路上,便聚集了起来,七嘴八舌的讨论了起来。

    对于外门弟子而言,如果能够被收为嫡传弟子的话,无疑就是一步登天了。

    嫡传弟子与外门弟子完全就是两个概念,外门弟子想要提升自己,增强实力,就需要在兑换碑附近忙碌,接任务,兑换丹药,笔记什么的。

    但嫡传弟子就完全不一样了,有师父在上面,想要干什么都有着支持,反倒是有空闲时间的时候,能够给兑换碑提供一些东西。

    这么说,外门弟子就是遍地可见的土地,而嫡传弟子则是天庭之中的尊神,如此可见两者之间地位权势各个方面的差距了。

    最让外门弟子们激动的是,这次明道等嫡传弟子出师收徒,其范围并不局限于新入山的道童,就算是外门长老,如果被看上了的话,也是可以收为嫡传弟子的。

    当然,这里面最激动和兴奋的就算是赵小卒几人了,实际上在早课之前,三人就接到了明道的纸鹤传信,点明将赵小卒,廖炳强两人收为徒弟,而邹水东则是被明风收为徒弟。

    说实话,按照明道的眼光,是看不上邹水东的心性,但不管怎么说,邹水东服用了九转还魂丹,其魂魄较之寻常道童却要凝固很多,如此一来,明道索性便将邹水东推荐给了明风,也就是流青云门下大弟子。

    明风属于那种一心修道的家伙,对于外门弟子并不熟悉,再加上远远看过邹水东一眼,感觉邹水东的性格倒是与自己较为契合,因而便点头将其应下。

    不管怎么说,赵小卒三人都有了着落,心头的欢喜是难以言语的。

    当然,与赵小卒三人相似的也有几个幸运儿被选中。

    除了这些被提前预定的幸运儿而言,其余的外门弟子也被这七位有权收徒的三代嫡传弟子观察着。

    心性,资质,还有就是道行。

    心性最好的道童首先被瓜分挑选完毕,随后则是资质较好的道童,最后则是选择了外门弟子里道行最高者。

    这是有考量的,心性最好的道童在修道一途之上的潜力无疑是最大的,其次则是资质,而那些道行最高者或许有诸多缺点不足之处,但其坚韧程度绝对不弱,像这样的弟子即便是修行速度较慢,但也可以用时间来弥补。

    何况笑到最后的未必就不是这些弟子。

    如此一来。那些外门长老,执事里不乏有被选中者,在无形之中,这也激励了那些没有被选中的外门弟子,使得他们相信。只要自己愿意坚持下去,那么就可能成功。

    不管是提前预定还是之后选中,明道等七位师兄弟最后收徒的数量有三十一人。

    其中收徒最多的乃是明玄,其原本就热衷于撰写各种心得,好为人师。

    明玄收徒共十一人。

    其中收徒最少便是明心了。

    这也是无奈的事情,老君山里的女性弟子很少。

    这年头。男人或许会为了什么追求入山修道,但女子却极少会这样选择。

    这些年来,通过入山考核进入老君山的外门弟子里只有两名女性,都被明心尽数收在了门下。

    作为三代嫡传弟子里的大师兄,明道收徒数量颇为中庸。不多不少,正好在中间,收徒四人,除了赵小卒,廖炳强两人之外,一人是外门道童,一个是外门罗长老。

    时间流逝如水,一周之后。从老君山中飞出上千纸鹤,这些纸鹤在冲上高空之后,便各自选了一个方向。好似受惊的鸦群,哗啦一声朝着四面八方飞窜出去,消失得无影无踪。

    少则半个小时,多则数个时辰,华夏各地的道观之中,便落下一道白光。转眼之间化为一头纸鹤,引得众人瞩目。

    “老君观的纸鹤!”

    对于这纸鹤的由来。那些职位较低的道士自然不知道,但那些道观的观主等等地位较高的道长则一眼就认了出来。

    没法。要说普通老百姓,或许认不出来,但作为同一个圈子里的道士,自然是认得的。

    在接到这纸鹤传信之后,各地道观顿时沸腾了。

    对于上次老君山的收徒仪式,不少老观主都是记忆犹新,即便是新任观主也从自己师父那里听过不少。

    大家都知道去参加老君山收徒仪式的好处所在,因而这些道观里对于这代表的名额争夺之激烈,让人目瞪口呆。

    当然,作为观主,一个代表名额是跑不掉的,但另外一个代表名额足以让观主头痛了。

    不管怎么说,时间不会因为这些事情而停止。

    一月之后,来自于各地道观的代表使得昔日宁静的老君山变得喧哗无比。

    “金城山金光观,霞光道长携弟子豫圆道长,送上秘制符纸十二斤,百年老坛酒十坛,金丝拂尘三柄。”

    伴随着高昂无比的唱礼声,一个个道士满带笑容来到老君山。

    要说这些道观之间也存在竞争的,若是你送出的礼物过于简单,都会受到鄙视的。

    如果单纯送些金银贵重之物,更是让人难以接受。

    整个收徒仪式场面极为宏大,在仪式进行时,各种由符箓,灵器引发的异状更是让那些道观代表看得嘴巴张大不自知。

    待到徒弟们给自己师尊送上清茶,师尊赏赐礼物,整个仪式结束之后,在经过特殊扩大空间的食堂里举行了规模庞大的宴会。

    在这场宴会里,来自于地球各处的山珍海味都不算出奇了,真正让人惊异的则是用异界食材制作的美味佳肴。

    当然,异界食材对于那些道长而言仅仅只是个噱头罢了,真正引起他们注意的是这些美味佳肴里蕴含得浓郁灵气。

    可以这么说,吃这顿饭,这些道长所吸收的灵气,足足相当于他们之前二十年的苦修了。

    嗯,这些倒不算什么,待到宴会结束的时候,让这些道观代表激动万分的时刻降临了。

    老君山将赠送一些回礼,给予来自于各地道友。

    与以前直接送药瓶什么的不同,这次则是每个道观获得一个乾坤小袋。

    至于回礼,便在这乾坤小袋之中。

    说实话,光是这乾坤小袋,价值就不菲了。

    虽说在考核碑里能够用任务点兑换到乾坤小袋,但也要两百任务点!

    要知道两百任务点足以兑换二十道清水符,或者两百粒五味吞气丹了。

    即便这些道观代表也在考核碑偷偷接过任务,赚了一些任务点,但他们是绝对舍不得花费两百任务点来兑换一个乾坤小袋的。即便他们知道这乾坤小袋的确很方便也是如此。

    较为稳重的道观代表,自然是不动声色将乾坤小袋塞入怀中,等待回去后慢慢查看。

    而性格较为冲动的道观代表则迫不及待将乾坤小袋打开,随即便是一阵惊呼声传来。

    原来,这乾坤小袋里的回礼可不轻。

    其中五味吞气丹十粒装二十瓶。巨蝗通络丹百粒装一瓶,辟谷水十瓶,另外还有十道纸鹤符。

    光这些回礼加在一起,足足有上万任务点了。

    再算算到场的道观数量,老君山这番送出的回礼,足足超过千万之数。

    再换成华夏币的话。都不知道怎么计算才好了。

    如此厚重的回礼,如此大手笔,引得那道观代表惊呼就不足为奇了。

    当然,实际上,这些低级丹药对于炼气化神以上的修道者而言。炼制起来是极为快速的。

    就拿流青云来说,他用吞云炼火鼎一次便可炼制出上万五味吞气丹,而炼制的时间也不过一天罢了,而消耗最多的还是那些普通药材罢了。

    因而对于老君山本身而言,送出的丹药并不算什么。

    但对于这些道观代表来说,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难怪之前大家为了一个名额争得头破血流的。

    实际上,每次参加了老君山收徒仪式的道观都是得了好处。尤其是前后两次都参加过的道观里,炼精化气中层的高手都有了。

    嗯,对于老君山来说。炼精化气中层算不上什么,但对于整个华夏境内的道观而言,这算得上是一次次突飞猛进了。

    可以想象,这次收徒仪式之后,会有更多的道观成为名副其实的修道之地。

    待到将各地道观代表送走,老君山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而那些幸运的嫡传弟子则开始跟着自己师尊学习。修炼。

    赵小卒,廖炳强与邹水东难得喝了一顿酒。从明日开始,三人便要分开了。

    作为四代嫡传弟子。赵小卒三人以后在老君山的住所就不是在山脚了,而需要迁到半山腰去。

    当然,那里仅仅只是他们的定居之地,至少在数年之内,师尊去哪里,他们就要跟到什么地方去,如此一来,赵小卒与廖炳强还好,都拜在明道门下,而邹水东就不一样了,他师尊乃是明风道长,因而之后想要碰面,或许就有些困难了。

    次日清晨,赵小卒三人便一身空闲沿着山路向上而行。

    到了半山腰,周水东与赵小卒,廖炳强两人道别之后,便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而去。

    而赵小卒,廖炳强两人则转了两个弯,来到明道所居住的院子大门前。

    此时那位外门罗长老与另外一个道童早早就候在了门外,见到赵小卒,廖炳强过来,便过来寒暄。

    赵小卒与廖炳强倒是改不了之前的习惯,见到这罗长老依然口称长老,倒是让这罗长老不由得一阵责怪:“你我已是同门师兄弟,自然要以师兄弟相称,可得改口了。”

    赵小卒两人一听,不由得脸色一红,相对于罗长老而言,自己两人倒还没有适应从外门弟子到嫡传弟子的变化,实为不该,便急忙道歉。

    毕竟,那外门长老之位,看上去位高权重,但却只是外门之中的地位,相反,这嫡传弟子却是完全凌驾于外门长老之外,赵小卒两人依然称对方为长老的话,反倒是贬低了对方。

    就在四人彼此之间重新熟悉寒暄一番之后,就听得那院子大门自行缓缓开启,一个略微低沉的声音传了出来:“既然到了,就进来吧。”

    这正是明道的声音。

    听得师尊传唤,赵小卒四人却为了谁先走最前面,来回推让了一番。

    不过最后还以道行,年纪为依据,罗长老,罗米走在第一,其次则是廖炳强,赵小卒,那位叫做于智鑫的道童则是排在最后。

    进了院门,明道正盘腿坐在院中蒲团之上,见到四人进来,随即便起身。在院中给四人各自指了所居住的厢房,之后又让四人取了蒲团坐在自己面前,给四人排了名次,至于道号,在收徒仪式的时候就已经取下。

    罗米。道号玄空,道行炼精化气中层。

    廖炳强,道号玄鸣,道行炼精化气下层巅峰,赵小卒,道号玄心。道行炼精化气下层巅峰。

    于智鑫,道号玄晶,道行炼精化气入门。

    要说赵小卒四人倒也勤快,每日清晨跟着师尊到后山吞服东来紫气,做完早课之后。便收拾院中卫生,为师尊做饭。

    在成为嫡传弟子之后,他们基本上都不到食堂去吃饭了,而是在自己院中开伙。

    当然,这样也能够节约不少时间。

    毕竟当年明道跟随孟挺,学习修道,前前后后也就是三四年时间,之后孟挺就很少有时间亲自教导徒弟了。明道这些嫡传弟子更多时间则是自学,乃至于跟着有空闲时间的师叔学习。

    总之,传统这玩意就是一点点积累下来的。因而赵小卒这些四代嫡传弟子,恐怕也会跟着他们师尊的道路前进。

    赵小卒等人渐渐进入嫡传弟子的生活状态,而在生死簿融合了一张残页之后,巴蛇拖拽亡灵半位面前进的速度加快了十倍以上,以至于提前了二十多年抵达了地狱位面。

    毫无疑问,亡灵半位面的靠近。对于地狱位面有着一些影响。

    所有的魔鬼首领都将自己的目光盯向了虚空深处,它们能够感受到一个奇特半位面的靠近。

    地狱位面里的冥河莫名开始沸腾。使得所有的魔鬼远离了冥河,它们内心深处冒出了一种惶恐。如果继续待在原地的话,就可能会在短时间内遭遇灭顶之灾。

    到了这时,巴蛇拖拽的方向已经掉了个头,极力将亡灵半位面的速度降低。

    终于,亡灵半位面以较为缓慢的速度与地狱位面撞在了一起。

    两个位面之间的撞击,哪怕是最轻微的撞击,所引发的后果都是天灾级别。

    在地狱位面里,原本平息的火山连续不断的开始喷发,地面裂开,一条条深不可测的裂缝出现,不少躲闪不及的魔鬼掉落下去,可谓是死无葬身之地。

    在亡灵半位面里,那些覆盖在地面上的骨堆,尸堆直接就被抛上了天空,片刻之后又如同雨点一般掉落下来。

    那些骷髅则在第一时间里,骨架散落,只剩下一个带着灵魂之火的头骨,随着地面震动而四处翻滚。

    贾可道压根就没有将注意力放在这些天灾现象的出现上。

    在贾可道的注意下,一条纤细无比的红黄河水从亡灵半位面之外流淌过来。

    河水冲入亡灵半位面,渐渐形成了一条冥河。

    当然,相对于地狱位面里的冥河来说,这条在亡灵半位面里新生的冥河要细小很多,整条冥河最宽处不过十多米,最狭小处则只有两三米,这样的宽度,且不说那些吸血鬼,就算是红骷髅都可以轻而易举的跳跃。

    但对于这条出现在亡灵半位面里的冥河,所有的亡灵对其都莫名保持着一种敬畏,它们不敢靠近冥河百米之内。

    在巴蛇的奋力拖拽之下,与地狱位面紧紧贴合在一起的亡灵半位面开始朝着相反的方向移动。

    在一个月后,脱离了地狱位面的亡灵半位面再度隐没于星界虚空之中。

    但这时的亡灵半位面则开始自行吸引距离较近的那些位面碎片,将这些位面碎片吸引到足够近的地方,然后将其吞噬。

    随着大量位面碎片的融入,亡灵半位面开始快速成长,几乎每天都会有新的山脉,平原在陆地的边缘处出现。

    在三个月后,面积已经迅速扩展到五十多万平方公里的亡灵半位面里,那条冥河之上开始吹拂起一股股微风来。

    一年一度的冥河之风开始在深渊,地狱乃至于亡灵半位面里吹拂起来。

    来自于各个位面的灵魂,在焦急,不安,恐惧等等情绪之中,出现在亡灵半位面之中,他们惊恐无比看着下面的河流以及大地。

    “这是什么地方?神国么?”一个双手交叉在胸前的人类灵魂全身几乎缩成了一团,看着四周,不由得惊恐大叫起来,理想与现实的巨大反差使得这位虔诚信徒几乎陷入崩溃之中。(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