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年轻人踏云而行,急速朝着青木山谷而去,心头却是疑惑无比。

    这年轻人便是老君山三代嫡传大弟子明道,从上次回去接人到现在,已经是两年时间过去了。

    明道原本正以冬狼祭司的身份指挥一支霜巨人与人类组成的联军,与那些山丘巨人进行着一场连番据点战。

    这番明道突然接到了纸鹤传信,要求返回老君山,如此明道原本打算将那些巨人一网打尽,接到纸鹤传信之后,不得不出手击杀那泰坦巨人首领,借以稳定战局。

    回到青木山谷,穿过黑色光门,明道便见到师弟明玄守在大殿之外。

    “明道师兄回来了?师弟见过大师兄。”

    明玄见到明道之后,急忙上前见礼。

    明道虽为掌门大师兄,但却不倨傲,脸上带着微笑,点了点头:“明玄师弟,为兄有礼了。”

    两者相互寒暄之后,明玄便与明道候在了黑色光门之外。

    这次孟挺纸鹤传信,所传回的弟子除了明道,明玄之外,还有明风,明灵,明卦,明心几位师弟。

    两人等了一会之后,一干师弟一一抵达,有的从黑色光门之中穿出,有的从山下徒步而来。

    待七位师兄弟尽数到齐之后,明道便一马当先,带着一干师弟进了大殿。

    在众人进入大殿之后,明道几人一眼看去,不由得有些诧异。

    在那三清神像之下,盘腿打坐一人,乃是明阳祖师贾可道,而旁边竖立一人。则是老君山观主孟挺。

    明道几人的惊讶来自于明阳祖师的出现。

    明阳祖师已经有不少年没有出现在这些徒孙面前了,在这些徒孙的印象里,这位明阳祖师可谓是功参造化,道行深不可测,完全就是三清那个等级。

    “宣你们过来。乃是为你们出师之事。”

    尚未等明道等人开口见礼,贾可道便率先开口道。

    出师?

    明道几人不由得一阵愕然,说实话,在十多年前,他们还幻想过此事,幻想着自己收上一群徒弟。享受着当师父的快感。

    但在这十多年的磨练之后,明道等三代嫡传弟子早已放下此事,一心苦修,甚至于有些弟子还担心收了徒弟耽误了自己修道。

    何况,仅仅只召集自己七人过来。这未免有些怪异了。

    但明阳祖师开口说话,作为徒孙,明道等人虽说心头惊异,但也不敢怠慢,纷纷回道:“还请祖师明言。”

    贾可道呵呵一笑:“解惑传道,乃是老君山嫡传弟子的责任和义务,你等七人乃是三代弟子中最为杰出之辈,因而本尊与你们大师伯商议之后。决定允许你等出师收徒。”

    说到这里,贾可道便止口不言,竖立在一旁的孟挺则随即接口道:“至于收徒人选。本尊与明阳祖师并不干涉,你等自行选定,一周之后报给你等师尊,一月之后举行收徒仪式,你等可明白?”

    孟挺如此一说,明道等人哪里还不明白。纷纷称是。

    之后,随着外门几位长老在早课时宣布了此事。整个老君山都沸腾了,外门弟子都有点无心早课了。

    在下了早课之后。外门弟子们纷纷来到食堂,由于食堂有着食不语的戒条,因而他们不得不强忍着心头的激动,匆匆食过早饭之后,离开食堂,在靠近食堂的道路上,便聚集了起来,七嘴八舌的讨论了起来。

    对于外门弟子而言,如果能够被收为嫡传弟子的话,无疑就是一步登天了。

    嫡传弟子与外门弟子完全就是两个概念,外门弟子想要提升自己,增强实力,就需要在兑换碑附近忙碌,接任务,兑换丹药,笔记什么的。

    但嫡传弟子就完全不一样了,有师父在上面,想要干什么都有着支持,反倒是有空闲时间的时候,能够给兑换碑提供一些东西。

    这么说,外门弟子就是遍地可见的土地,而嫡传弟子则是天庭之中的尊神,如此可见两者之间地位权势各个方面的差距了。

    最让外门弟子们激动的是,这次明道等嫡传弟子出师收徒,其范围并不局限于新入山的道童,就算是外门长老,如果被看上了的话,也是可以收为嫡传弟子的。

    当然,这里面最激动和兴奋的就算是赵小卒几人了,实际上在早课之前,三人就接到了明道的纸鹤传信,点明将赵小卒,廖炳强两人收为徒弟,而邹水东则是被明风收为徒弟。

    说实话,按照明道的眼光,是看不上邹水东的心性,但不管怎么说,邹水东服用了九转还魂丹,其魂魄较之寻常道童却要凝固很多,如此一来,明道索性便将邹水东推荐给了明风,也就是流青云门下大弟子。

    明风属于那种一心修道的家伙,对于外门弟子并不熟悉,再加上远远看过邹水东一眼,感觉邹水东的性格倒是与自己较为契合,因而便点头将其应下。

    不管怎么说,赵小卒三人都有了着落,心头的欢喜是难以言语的。

    当然,与赵小卒三人相似的也有几个幸运儿被选中。

    除了这些被提前预定的幸运儿而言,其余的外门弟子也被这七位有权收徒的三代嫡传弟子观察着。

    心性,资质,还有就是道行。

    心性最好的道童首先被瓜分挑选完毕,随后则是资质较好的道童,最后则是选择了外门弟子里道行最高者。

    这是有考量的,心性最好的道童在修道一途之上的潜力无疑是最大的,其次则是资质,而那些道行最高者或许有诸多缺点不足之处,但其坚韧程度绝对不弱,像这样的弟子即便是修行速度较慢,但也可以用时间来弥补。

    何况笑到最后的未必就不是这些弟子。

    如此一来。那些外门长老,执事里不乏有被选中者,在无形之中,这也激励了那些没有被选中的外门弟子,使得他们相信。只要自己愿意坚持下去,那么就可能成功。

    不管是提前预定还是之后选中,明道等七位师兄弟最后收徒的数量有三十一人。

    其中收徒最多的乃是明玄,其原本就热衷于撰写各种心得,好为人师。

    明玄收徒共十一人。

    其中收徒最少便是明心了。

    这也是无奈的事情,老君山里的女性弟子很少。

    这年头。男人或许会为了什么追求入山修道,但女子却极少会这样选择。

    这些年来,通过入山考核进入老君山的外门弟子里只有两名女性,都被明心尽数收在了门下。

    作为三代嫡传弟子里的大师兄,明道收徒数量颇为中庸。不多不少,正好在中间,收徒四人,除了赵小卒,廖炳强两人之外,一人是外门道童,一个是外门罗长老。

    时间流逝如水,一周之后。从老君山中飞出上千纸鹤,这些纸鹤在冲上高空之后,便各自选了一个方向。好似受惊的鸦群,哗啦一声朝着四面八方飞窜出去,消失得无影无踪。

    少则半个小时,多则数个时辰,华夏各地的道观之中,便落下一道白光。转眼之间化为一头纸鹤,引得众人瞩目。

    “老君观的纸鹤!”

    对于这纸鹤的由来。那些职位较低的道士自然不知道,但那些道观的观主等等地位较高的道长则一眼就认了出来。

    没法。要说普通老百姓,或许认不出来,但作为同一个圈子里的道士,自然是认得的。

    在接到这纸鹤传信之后,各地道观顿时沸腾了。

    对于上次老君山的收徒仪式,不少老观主都是记忆犹新,即便是新任观主也从自己师父那里听过不少。

    大家都知道去参加老君山收徒仪式的好处所在,因而这些道观里对于这代表的名额争夺之激烈,让人目瞪口呆。

    当然,作为观主,一个代表名额是跑不掉的,但另外一个代表名额足以让观主头痛了。

    不管怎么说,时间不会因为这些事情而停止。

    一月之后,来自于各地道观的代表使得昔日宁静的老君山变得喧哗无比。

    “金城山金光观,霞光道长携弟子豫圆道长,送上秘制符纸十二斤,百年老坛酒十坛,金丝拂尘三柄。”

    伴随着高昂无比的唱礼声,一个个道士满带笑容来到老君山。

    要说这些道观之间也存在竞争的,若是你送出的礼物过于简单,都会受到鄙视的。

    如果单纯送些金银贵重之物,更是让人难以接受。

    整个收徒仪式场面极为宏大,在仪式进行时,各种由符箓,灵器引发的异状更是让那些道观代表看得嘴巴张大不自知。

    待到徒弟们给自己师尊送上清茶,师尊赏赐礼物,整个仪式结束之后,在经过特殊扩大空间的食堂里举行了规模庞大的宴会。

    在这场宴会里,来自于地球各处的山珍海味都不算出奇了,真正让人惊异的则是用异界食材制作的美味佳肴。

    当然,异界食材对于那些道长而言仅仅只是个噱头罢了,真正引起他们注意的是这些美味佳肴里蕴含得浓郁灵气。

    可以这么说,吃这顿饭,这些道长所吸收的灵气,足足相当于他们之前二十年的苦修了。

    嗯,这些倒不算什么,待到宴会结束的时候,让这些道观代表激动万分的时刻降临了。

    老君山将赠送一些回礼,给予来自于各地道友。

    与以前直接送药瓶什么的不同,这次则是每个道观获得一个乾坤小袋。

    至于回礼,便在这乾坤小袋之中。

    说实话,光是这乾坤小袋,价值就不菲了。

    虽说在考核碑里能够用任务点兑换到乾坤小袋,但也要两百任务点!

    要知道两百任务点足以兑换二十道清水符,或者两百粒五味吞气丹了。

    即便这些道观代表也在考核碑偷偷接过任务,赚了一些任务点,但他们是绝对舍不得花费两百任务点来兑换一个乾坤小袋的。即便他们知道这乾坤小袋的确很方便也是如此。

    较为稳重的道观代表,自然是不动声色将乾坤小袋塞入怀中,等待回去后慢慢查看。

    而性格较为冲动的道观代表则迫不及待将乾坤小袋打开,随即便是一阵惊呼声传来。

    原来,这乾坤小袋里的回礼可不轻。

    其中五味吞气丹十粒装二十瓶。巨蝗通络丹百粒装一瓶,辟谷水十瓶,另外还有十道纸鹤符。

    光这些回礼加在一起,足足有上万任务点了。

    再算算到场的道观数量,老君山这番送出的回礼,足足超过千万之数。

    再换成华夏币的话。都不知道怎么计算才好了。

    如此厚重的回礼,如此大手笔,引得那道观代表惊呼就不足为奇了。

    当然,实际上,这些低级丹药对于炼气化神以上的修道者而言。炼制起来是极为快速的。

    就拿流青云来说,他用吞云炼火鼎一次便可炼制出上万五味吞气丹,而炼制的时间也不过一天罢了,而消耗最多的还是那些普通药材罢了。

    因而对于老君山本身而言,送出的丹药并不算什么。

    但对于这些道观代表来说,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难怪之前大家为了一个名额争得头破血流的。

    实际上,每次参加了老君山收徒仪式的道观都是得了好处。尤其是前后两次都参加过的道观里,炼精化气中层的高手都有了。

    嗯,对于老君山来说。炼精化气中层算不上什么,但对于整个华夏境内的道观而言,这算得上是一次次突飞猛进了。

    可以想象,这次收徒仪式之后,会有更多的道观成为名副其实的修道之地。

    待到将各地道观代表送走,老君山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而那些幸运的嫡传弟子则开始跟着自己师尊学习。修炼。

    赵小卒,廖炳强与邹水东难得喝了一顿酒。从明日开始,三人便要分开了。

    作为四代嫡传弟子。赵小卒三人以后在老君山的住所就不是在山脚了,而需要迁到半山腰去。

    当然,那里仅仅只是他们的定居之地,至少在数年之内,师尊去哪里,他们就要跟到什么地方去,如此一来,赵小卒与廖炳强还好,都拜在明道门下,而邹水东就不一样了,他师尊乃是明风道长,因而之后想要碰面,或许就有些困难了。

    次日清晨,赵小卒三人便一身空闲沿着山路向上而行。

    到了半山腰,周水东与赵小卒,廖炳强两人道别之后,便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而去。

    而赵小卒,廖炳强两人则转了两个弯,来到明道所居住的院子大门前。

    此时那位外门罗长老与另外一个道童早早就候在了门外,见到赵小卒,廖炳强过来,便过来寒暄。

    赵小卒与廖炳强倒是改不了之前的习惯,见到这罗长老依然口称长老,倒是让这罗长老不由得一阵责怪:“你我已是同门师兄弟,自然要以师兄弟相称,可得改口了。”

    赵小卒两人一听,不由得脸色一红,相对于罗长老而言,自己两人倒还没有适应从外门弟子到嫡传弟子的变化,实为不该,便急忙道歉。

    毕竟,那外门长老之位,看上去位高权重,但却只是外门之中的地位,相反,这嫡传弟子却是完全凌驾于外门长老之外,赵小卒两人依然称对方为长老的话,反倒是贬低了对方。

    就在四人彼此之间重新熟悉寒暄一番之后,就听得那院子大门自行缓缓开启,一个略微低沉的声音传了出来:“既然到了,就进来吧。”

    这正是明道的声音。

    听得师尊传唤,赵小卒四人却为了谁先走最前面,来回推让了一番。

    不过最后还以道行,年纪为依据,罗长老,罗米走在第一,其次则是廖炳强,赵小卒,那位叫做于智鑫的道童则是排在最后。

    进了院门,明道正盘腿坐在院中蒲团之上,见到四人进来,随即便起身。在院中给四人各自指了所居住的厢房,之后又让四人取了蒲团坐在自己面前,给四人排了名次,至于道号,在收徒仪式的时候就已经取下。

    罗米。道号玄空,道行炼精化气中层。

    廖炳强,道号玄鸣,道行炼精化气下层巅峰,赵小卒,道号玄心。道行炼精化气下层巅峰。

    于智鑫,道号玄晶,道行炼精化气入门。

    要说赵小卒四人倒也勤快,每日清晨跟着师尊到后山吞服东来紫气,做完早课之后。便收拾院中卫生,为师尊做饭。

    在成为嫡传弟子之后,他们基本上都不到食堂去吃饭了,而是在自己院中开伙。

    当然,这样也能够节约不少时间。

    毕竟当年明道跟随孟挺,学习修道,前前后后也就是三四年时间,之后孟挺就很少有时间亲自教导徒弟了。明道这些嫡传弟子更多时间则是自学,乃至于跟着有空闲时间的师叔学习。

    总之,传统这玩意就是一点点积累下来的。因而赵小卒这些四代嫡传弟子,恐怕也会跟着他们师尊的道路前进。

    赵小卒等人渐渐进入嫡传弟子的生活状态,而在生死簿融合了一张残页之后,巴蛇拖拽亡灵半位面前进的速度加快了十倍以上,以至于提前了二十多年抵达了地狱位面。

    毫无疑问,亡灵半位面的靠近。对于地狱位面有着一些影响。

    所有的魔鬼首领都将自己的目光盯向了虚空深处,它们能够感受到一个奇特半位面的靠近。

    地狱位面里的冥河莫名开始沸腾。使得所有的魔鬼远离了冥河,它们内心深处冒出了一种惶恐。如果继续待在原地的话,就可能会在短时间内遭遇灭顶之灾。

    到了这时,巴蛇拖拽的方向已经掉了个头,极力将亡灵半位面的速度降低。

    终于,亡灵半位面以较为缓慢的速度与地狱位面撞在了一起。

    两个位面之间的撞击,哪怕是最轻微的撞击,所引发的后果都是天灾级别。

    在地狱位面里,原本平息的火山连续不断的开始喷发,地面裂开,一条条深不可测的裂缝出现,不少躲闪不及的魔鬼掉落下去,可谓是死无葬身之地。

    在亡灵半位面里,那些覆盖在地面上的骨堆,尸堆直接就被抛上了天空,片刻之后又如同雨点一般掉落下来。

    那些骷髅则在第一时间里,骨架散落,只剩下一个带着灵魂之火的头骨,随着地面震动而四处翻滚。

    贾可道压根就没有将注意力放在这些天灾现象的出现上。

    在贾可道的注意下,一条纤细无比的红黄河水从亡灵半位面之外流淌过来。

    河水冲入亡灵半位面,渐渐形成了一条冥河。

    当然,相对于地狱位面里的冥河来说,这条在亡灵半位面里新生的冥河要细小很多,整条冥河最宽处不过十多米,最狭小处则只有两三米,这样的宽度,且不说那些吸血鬼,就算是红骷髅都可以轻而易举的跳跃。

    但对于这条出现在亡灵半位面里的冥河,所有的亡灵对其都莫名保持着一种敬畏,它们不敢靠近冥河百米之内。

    在巴蛇的奋力拖拽之下,与地狱位面紧紧贴合在一起的亡灵半位面开始朝着相反的方向移动。

    在一个月后,脱离了地狱位面的亡灵半位面再度隐没于星界虚空之中。

    但这时的亡灵半位面则开始自行吸引距离较近的那些位面碎片,将这些位面碎片吸引到足够近的地方,然后将其吞噬。

    随着大量位面碎片的融入,亡灵半位面开始快速成长,几乎每天都会有新的山脉,平原在陆地的边缘处出现。

    在三个月后,面积已经迅速扩展到五十多万平方公里的亡灵半位面里,那条冥河之上开始吹拂起一股股微风来。

    一年一度的冥河之风开始在深渊,地狱乃至于亡灵半位面里吹拂起来。

    来自于各个位面的灵魂,在焦急,不安,恐惧等等情绪之中,出现在亡灵半位面之中,他们惊恐无比看着下面的河流以及大地。

    “这是什么地方?神国么?”一个双手交叉在胸前的人类灵魂全身几乎缩成了一团,看着四周,不由得惊恐大叫起来,理想与现实的巨大反差使得这位虔诚信徒几乎陷入崩溃之中。(未完待续)

第四百八十六章 砍菜切瓜    ps:(ps:正赶上农忙时节,小猪的更新很不给力,抱歉,非常抱歉,等忙完了农活,一定好好更新补偿……)

    “这么容易就被干掉了?也没有多强嘛……”

    尽管长生戟的杀伤力有些出乎预料的好,但唐楚阳的表情依然有些惊愕,在他想来,能把金铭,桑怡这些三大隐族的七阶强者都追得落荒而逃,阴光兽怎么也不该这么容易被干掉才对。

    不过这个时候唐楚阳也没时间多想,最前面的几头阴光兽虽然被干翻了,可后面还有上百头群涌儿来,尤其是看到前面的阴光兽被击杀,后面的几十只都已经双目赤红了。

    阴光兽不但体型巨大,而且自身威压也极为惊人,唐楚阳即便初战告捷,也不敢有丝毫大意。

    手中长生戟一抡,唐楚阳识海灵台内的天神神力蓄势待发,反正已经开打了,那就好好实验一下长生戟的威力吧。

    唐楚阳上辈子练得比较熟的武学只有三套,一个是之前传给信徒们的《贪狼拳法》,属于贴身战技,不过被五行大陆的奇异法则改变后,成了远近皆能的全能战技。

    另外两种武学一个是剑法,一个是棍法,唐楚阳现在要用的就是使用长兵器的《五行棍法》,不过也不止是棍法那么简单,使用的武器也可以是长枪,偃月刀,大戟等长柄武器。

    《五行棍法》这套长兵器战技虽然名字普通平常,但所包含的战技内容非常负责,分作金木属火土五大套路。讲究五行相生相克,循环不息。绵延不绝,一旦出手。对手不倒下就停不下来。

    唐楚阳从十二岁开始练这套棍法,练了十几二十年,也就勉强能够做到强收,想要做到收放自如,据他那位不负责任的师傅说,没个三十年以上的造诣想都别想。

    眼下面对上百只似乎很强大的阴光兽,唐楚阳需要的已经不是收放自如了,而是必须将所有的妖兽全部干掉,他才能真正地安全下来。

    这种情况下。就无所谓收不收得住了,直接一口气灭个干净就成!

    唐楚阳心念电转,瞬息间便有了决定,正想动手,眼角余光却突然看到了傻呆呆地愣在一边的桑怡,这女人还算不错,至少没有像金铭,迟赫邦一样,抛下唐楚阳直接逃跑。

    一会儿打起来唐楚阳可收不住手。万一误杀了这个心地还算不错的女人未免不美。

    唐楚阳横起长生戟猛地向前一拍,一股强横绝伦的气爆直接被他抡了出去,将已经靠近的阴光兽给拍飞,这才转头冲发呆中的桑怡和紫衣道:

    “桑姐姐。你们能不能往后退一下?我怕一会儿打起来收不住手误伤了你们……”

    “啊?退一下?”

    桑怡正被唐楚阳吓人的实力震惊得凌乱无比,突然听到唐楚阳说话,禁不住呆愣了一下。不过她到底是七阶强者,很快就稳定的心神。反应过来一般忙不迭时地点头道:

    “哦!好好好,你不用担心我们。”

    大敌当前。现在可不是好奇唐楚阳的实力为什么这么强的时候,反正逃也逃不及了,看眼前这个小家伙刚才那一击的恐怖威力,没准真能躲过这一劫。

    至于其他的事情,还是等在这场恐怖的灾难中活下来再说吧。

    桑怡这么想着,便直接拉着已经被百余只阴光兽震慑得说不出话的紫衣腾空而起,几个眨眼的功夫就躲到了唐楚阳头顶几十丈处,一脸期待地看着下方的唐楚阳。

    “不要命了这是?拼死也要看戏?”

    唐楚阳见状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得多大的好奇心,才能让这个妩媚女人冒着丢命的危险留下来看戏啊?按照唐楚阳的想法,桑怡这个时候应该和金铭两人一样,有多远跑多远。

    难道是被少爷我的伟岸胸怀给感动了,要和我同生共死?太扯淡了,唐楚阳倒抽了口气,将脑中不合时宜的想法给甩了出去,

    他现在已经顾不上这些了,前面的阴光兽已经再次冲了上来,唐楚阳也不再多说什么,手中长生戟一震,携着排山倒海的恐怖绿芒一头扎进了阴光兽群当中。

    飘在上空的桑怡见唐楚阳无比生猛地扎进了妖兽群中,有人的红唇禁不住抽搐了一下,在这之前,她和金铭,迟赫邦三人,可是恨不得有多远跑多远呢。

    不知死活地往上百只七阶兽王群里反冲?这种找死的行为不论是桑怡,还是已经逃走的金铭两人,连想都没想过,除非他们是人间界极致的九宫境地仙!

    想着阴光兽群反冲之前,唐楚阳趁机释放了一丝天神神力把自己护了起来,他虽然不知道阴光兽的具体实力,并且方才还轻而易举地斩杀了好几只。

    但既然能够把三大隐族逼得落荒而逃,唐楚阳估摸着这些七阶兽王肯定是非常强大,至于为什么在他面前这么脆弱,应该是因为神力多到爆的长生戟爆发出来的威力太大了。

    事实也确实如此,等唐楚阳冲入妖兽群之后,手中长生戟直接抡了个半圆,一招‘横扫千军’直接倾泄了上百点神力出去,刚围上来的阴光兽直接被扫飞了十几只。

    其中至少有五只都被恐怖的金绿色光华给切掉了脑袋,带着漫天黑血摔地上就没了动静,不过唐楚阳也不好受,毕竟被上百只七阶兽王近身,扫飞十几头阴光兽的同时,他也被后面的一只阴光兽直接给撞飞了。

    轰隆隆!!

    阴光兽携着几十里的冲击力而来,唐楚阳被正面撞到,整个人势若流星一样倒飞而去,狠狠砸到了身后不远处的山壁上,直接陷进去十几米深。若不是有神力护体,只这一下他就得变成肉酱。

    “不要!!”

    飘在上空的桑怡和紫衣见状。控制不住地娇呼一声,尤其是桑怡。一张妩媚的俏脸瞬间苍白无比。

    阴光兽的冲锋到底有多可怕她可是深有体会,即便是拥有禁阵召唤出来的寒冰女王护体,桑怡都不敢正面挨上阴光兽积蓄了几十里远的冲撞之力。

    唐楚阳身上半点一点防护手段都没有,便直接被阴光兽给正面撞飞,他所承受的冲击力少说也在百万斤以上!

    百万斤的巨力,就算是半神不做防护地挨一下,也只有被撞成肉沫的份儿,更何况一个实力才小天位的五行境修士?

    “最终还是难逃一死么?”

    桑怡喃喃一句,周身蓝色光华猛然一涨。随后她转身抓住一脸错愕之色的紫衣,语气无悲无喜地道:

    “紫衣,此地不可久留,我这便使用禁术送你离开,若是有幸生离此地,你便带着族人离开吧,你的阅历太浅,斗不过金铭,迟赫邦那两个老狐狸。神魔山的事情就不要参与了……”

    “师叔不可!紫衣何德何能,岂能让师叔自毁活命?要死一起死!!”

    紫衣一脸凄楚,她从进入潮汐山就一直驻守在遗迹入口,甚至还有幸进去遗迹之内。阴光兽的实力有多可怕紫衣是见识过的。

    如果只是三五只还好,像现在这样上百只阴光兽集群冲锋的情况下,紫衣的想法和桑怡一样。一旦被阴光兽黏上,她们基本就没有生还的可能了。

    “别忘了的族规!准备好。我马上送你离开!”

    此时下面的阴光兽已经把注意力转移到两人身上,桑怡见状知道再也不能耽搁了。当下周身蓝色光华四耀,开始疯狂地调动识海里的所有真元和元神精华。

    “你是族中少有的天才,将来成就肯定远超于我,所以你活下去要比我活下去有用得多,回去了,帮我和你师祖道个别吧……”

    说完,桑怡凄然一笑,抬起娇嫩玉手掐出一个玄妙无比的法诀,正要开始燃烧周身生气,引爆体内所有真元和元神精华,却不想身下猛然传承恐怖无比的威压,震得桑怡整个人浑身发寒!

    “这,这是天神之威!!”

    轰隆隆!!!

    一阵地动山摇的恐怖震动绵延不绝地响起,在桑怡和紫衣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下方的山壁如同被人生生使用神力推开一样,缓缓滴想着两边分开。

    唰!!!

    一道十余丈粗细的金光冲天而起,随后一股恐怖绝伦,浩瀚莫匹的天神之威席卷而出,瞬间波及百千里之远!

    “咳咳,次奥!上辈子被卡车直接撞地穿越了,这次被比卡车还大了几十倍的玩意儿撞,竟然直接撞得我天神之躯晋级了,难道我这辈子只能依靠被撞来雄起?”

    唐楚阳一边挥舞着手中变大了几十倍的长生戟,一边从裂开的山壁当中踉跄着走了出来,他的身上,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周身都被一尊百丈金色巨甲包裹,化作一尊威风凛凛的天神!

    走出山壁裂缝之后,唐楚阳看着眼前被神威震慑的百余只阴光兽,手中长生戟猛地往地上一顿,愤愤道:

    “老子最讨厌被撞了!敢撞我,你们死定了!!”

    说罢,唐楚阳周身金光四射,单手倒拖着长生戟如同一只被激怒的洪荒凶兽一般,携着漫天烟尘再次冲入了阴光兽群当中。

    不过这次有了天神之躯武装,唐楚阳的战斗力已经不能用常理来衡量,长生戟左右一挥,便有十几只阴光兽被砍成两半,抬脚随便一踹,便有三两只阴光兽惨嚎着横飞而出。

    什么叫砍菜切瓜?这就叫砍菜切瓜,唐楚阳携着一腔怒气,拎着长生戟摧枯拉朽一般,把一群阴光兽杀得四散而逃,前后不到十几息时间,上百只阴光兽便被杀得没了踪影。

    “天呐,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历?怎地实力如斯恐怖?”

    飘在上空的桑怡和紫衣见状,齐齐呻-吟一声,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她们看到这一幕时所遭受的震撼,太强大了,这真的是凡人能拥有的力量么?(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