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ps:正赶上农忙时节,小猪的更新很不给力,抱歉,非常抱歉,等忙完了农活,一定好好更新补偿……)

    “这么容易就被干掉了?也没有多强嘛……”

    尽管长生戟的杀伤力有些出乎预料的好,但唐楚阳的表情依然有些惊愕,在他想来,能把金铭,桑怡这些三大隐族的七阶强者都追得落荒而逃,阴光兽怎么也不该这么容易被干掉才对。

    不过这个时候唐楚阳也没时间多想,最前面的几头阴光兽虽然被干翻了,可后面还有上百头群涌儿来,尤其是看到前面的阴光兽被击杀,后面的几十只都已经双目赤红了。

    阴光兽不但体型巨大,而且自身威压也极为惊人,唐楚阳即便初战告捷,也不敢有丝毫大意。

    手中长生戟一抡,唐楚阳识海灵台内的天神神力蓄势待发,反正已经开打了,那就好好实验一下长生戟的威力吧。

    唐楚阳上辈子练得比较熟的武学只有三套,一个是之前传给信徒们的《贪狼拳法》,属于贴身战技,不过被五行大陆的奇异法则改变后,成了远近皆能的全能战技。

    另外两种武学一个是剑法,一个是棍法,唐楚阳现在要用的就是使用长兵器的《五行棍法》,不过也不止是棍法那么简单,使用的武器也可以是长枪,偃月刀,大戟等长柄武器。

    《五行棍法》这套长兵器战技虽然名字普通平常,但所包含的战技内容非常负责,分作金木属火土五大套路。讲究五行相生相克,循环不息。绵延不绝,一旦出手。对手不倒下就停不下来。

    唐楚阳从十二岁开始练这套棍法,练了十几二十年,也就勉强能够做到强收,想要做到收放自如,据他那位不负责任的师傅说,没个三十年以上的造诣想都别想。

    眼下面对上百只似乎很强大的阴光兽,唐楚阳需要的已经不是收放自如了,而是必须将所有的妖兽全部干掉,他才能真正地安全下来。

    这种情况下。就无所谓收不收得住了,直接一口气灭个干净就成!

    唐楚阳心念电转,瞬息间便有了决定,正想动手,眼角余光却突然看到了傻呆呆地愣在一边的桑怡,这女人还算不错,至少没有像金铭,迟赫邦一样,抛下唐楚阳直接逃跑。

    一会儿打起来唐楚阳可收不住手。万一误杀了这个心地还算不错的女人未免不美。

    唐楚阳横起长生戟猛地向前一拍,一股强横绝伦的气爆直接被他抡了出去,将已经靠近的阴光兽给拍飞,这才转头冲发呆中的桑怡和紫衣道:

    “桑姐姐。你们能不能往后退一下?我怕一会儿打起来收不住手误伤了你们……”

    “啊?退一下?”

    桑怡正被唐楚阳吓人的实力震惊得凌乱无比,突然听到唐楚阳说话,禁不住呆愣了一下。不过她到底是七阶强者,很快就稳定的心神。反应过来一般忙不迭时地点头道:

    “哦!好好好,你不用担心我们。”

    大敌当前。现在可不是好奇唐楚阳的实力为什么这么强的时候,反正逃也逃不及了,看眼前这个小家伙刚才那一击的恐怖威力,没准真能躲过这一劫。

    至于其他的事情,还是等在这场恐怖的灾难中活下来再说吧。

    桑怡这么想着,便直接拉着已经被百余只阴光兽震慑得说不出话的紫衣腾空而起,几个眨眼的功夫就躲到了唐楚阳头顶几十丈处,一脸期待地看着下方的唐楚阳。

    “不要命了这是?拼死也要看戏?”

    唐楚阳见状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得多大的好奇心,才能让这个妩媚女人冒着丢命的危险留下来看戏啊?按照唐楚阳的想法,桑怡这个时候应该和金铭两人一样,有多远跑多远。

    难道是被少爷我的伟岸胸怀给感动了,要和我同生共死?太扯淡了,唐楚阳倒抽了口气,将脑中不合时宜的想法给甩了出去,

    他现在已经顾不上这些了,前面的阴光兽已经再次冲了上来,唐楚阳也不再多说什么,手中长生戟一震,携着排山倒海的恐怖绿芒一头扎进了阴光兽群当中。

    飘在上空的桑怡见唐楚阳无比生猛地扎进了妖兽群中,有人的红唇禁不住抽搐了一下,在这之前,她和金铭,迟赫邦三人,可是恨不得有多远跑多远呢。

    不知死活地往上百只七阶兽王群里反冲?这种找死的行为不论是桑怡,还是已经逃走的金铭两人,连想都没想过,除非他们是人间界极致的九宫境地仙!

    想着阴光兽群反冲之前,唐楚阳趁机释放了一丝天神神力把自己护了起来,他虽然不知道阴光兽的具体实力,并且方才还轻而易举地斩杀了好几只。

    但既然能够把三大隐族逼得落荒而逃,唐楚阳估摸着这些七阶兽王肯定是非常强大,至于为什么在他面前这么脆弱,应该是因为神力多到爆的长生戟爆发出来的威力太大了。

    事实也确实如此,等唐楚阳冲入妖兽群之后,手中长生戟直接抡了个半圆,一招‘横扫千军’直接倾泄了上百点神力出去,刚围上来的阴光兽直接被扫飞了十几只。

    其中至少有五只都被恐怖的金绿色光华给切掉了脑袋,带着漫天黑血摔地上就没了动静,不过唐楚阳也不好受,毕竟被上百只七阶兽王近身,扫飞十几头阴光兽的同时,他也被后面的一只阴光兽直接给撞飞了。

    轰隆隆!!

    阴光兽携着几十里的冲击力而来,唐楚阳被正面撞到,整个人势若流星一样倒飞而去,狠狠砸到了身后不远处的山壁上,直接陷进去十几米深。若不是有神力护体,只这一下他就得变成肉酱。

    “不要!!”

    飘在上空的桑怡和紫衣见状。控制不住地娇呼一声,尤其是桑怡。一张妩媚的俏脸瞬间苍白无比。

    阴光兽的冲锋到底有多可怕她可是深有体会,即便是拥有禁阵召唤出来的寒冰女王护体,桑怡都不敢正面挨上阴光兽积蓄了几十里远的冲撞之力。

    唐楚阳身上半点一点防护手段都没有,便直接被阴光兽给正面撞飞,他所承受的冲击力少说也在百万斤以上!

    百万斤的巨力,就算是半神不做防护地挨一下,也只有被撞成肉沫的份儿,更何况一个实力才小天位的五行境修士?

    “最终还是难逃一死么?”

    桑怡喃喃一句,周身蓝色光华猛然一涨。随后她转身抓住一脸错愕之色的紫衣,语气无悲无喜地道:

    “紫衣,此地不可久留,我这便使用禁术送你离开,若是有幸生离此地,你便带着族人离开吧,你的阅历太浅,斗不过金铭,迟赫邦那两个老狐狸。神魔山的事情就不要参与了……”

    “师叔不可!紫衣何德何能,岂能让师叔自毁活命?要死一起死!!”

    紫衣一脸凄楚,她从进入潮汐山就一直驻守在遗迹入口,甚至还有幸进去遗迹之内。阴光兽的实力有多可怕紫衣是见识过的。

    如果只是三五只还好,像现在这样上百只阴光兽集群冲锋的情况下,紫衣的想法和桑怡一样。一旦被阴光兽黏上,她们基本就没有生还的可能了。

    “别忘了的族规!准备好。我马上送你离开!”

    此时下面的阴光兽已经把注意力转移到两人身上,桑怡见状知道再也不能耽搁了。当下周身蓝色光华四耀,开始疯狂地调动识海里的所有真元和元神精华。

    “你是族中少有的天才,将来成就肯定远超于我,所以你活下去要比我活下去有用得多,回去了,帮我和你师祖道个别吧……”

    说完,桑怡凄然一笑,抬起娇嫩玉手掐出一个玄妙无比的法诀,正要开始燃烧周身生气,引爆体内所有真元和元神精华,却不想身下猛然传承恐怖无比的威压,震得桑怡整个人浑身发寒!

    “这,这是天神之威!!”

    轰隆隆!!!

    一阵地动山摇的恐怖震动绵延不绝地响起,在桑怡和紫衣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下方的山壁如同被人生生使用神力推开一样,缓缓滴想着两边分开。

    唰!!!

    一道十余丈粗细的金光冲天而起,随后一股恐怖绝伦,浩瀚莫匹的天神之威席卷而出,瞬间波及百千里之远!

    “咳咳,次奥!上辈子被卡车直接撞地穿越了,这次被比卡车还大了几十倍的玩意儿撞,竟然直接撞得我天神之躯晋级了,难道我这辈子只能依靠被撞来雄起?”

    唐楚阳一边挥舞着手中变大了几十倍的长生戟,一边从裂开的山壁当中踉跄着走了出来,他的身上,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周身都被一尊百丈金色巨甲包裹,化作一尊威风凛凛的天神!

    走出山壁裂缝之后,唐楚阳看着眼前被神威震慑的百余只阴光兽,手中长生戟猛地往地上一顿,愤愤道:

    “老子最讨厌被撞了!敢撞我,你们死定了!!”

    说罢,唐楚阳周身金光四射,单手倒拖着长生戟如同一只被激怒的洪荒凶兽一般,携着漫天烟尘再次冲入了阴光兽群当中。

    不过这次有了天神之躯武装,唐楚阳的战斗力已经不能用常理来衡量,长生戟左右一挥,便有十几只阴光兽被砍成两半,抬脚随便一踹,便有三两只阴光兽惨嚎着横飞而出。

    什么叫砍菜切瓜?这就叫砍菜切瓜,唐楚阳携着一腔怒气,拎着长生戟摧枯拉朽一般,把一群阴光兽杀得四散而逃,前后不到十几息时间,上百只阴光兽便被杀得没了踪影。

    “天呐,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历?怎地实力如斯恐怖?”

    飘在上空的桑怡和紫衣见状,齐齐呻-吟一声,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她们看到这一幕时所遭受的震撼,太强大了,这真的是凡人能拥有的力量么?(未完待续。。)

    …

第761-762章 黑武士皇帝    ps:感谢书友也是的确打赏1888起点币!

    这样的命令,大多数亡灵生物没有听懂,它们灵魂之火里显露出来那点记忆不足以支撑它们明白这样的命令,而少数几头强大的吸血鬼,红骷髅似乎听懂了这个命令,但它们做出的举动却是远远朝着这头黑甲亡灵挥舞自己的爪子或者武器。

    嗯,不管任何物种,这个举动都是一种挑衅,或者说是一种羞辱。

    毕竟,在这些吸血鬼,红骷髅的灵魂之火感应之下,这头从没有见过的黑甲亡灵实力的确很强,但也没有强大到能够让自己屈服的地步。

    毕竟黑甲亡灵从面甲后面透出的灵魂之火也就是深红之中带着一些黄色,比吸血鬼的灵魂之火要强上一些,但也不是绝对的压制。

    总之,这些强大亡灵的举动让那头黑甲亡灵愤怒到了极点,它的智慧虽说还比不上普通人类,但却已经凌驾于其它亡灵了。

    它知道,对于这样的挑衅和羞辱,唯一的办法就是杀戮!

    黑甲亡灵径直冲向了一头距离自己最近的红骷髅。

    这是一头提着血色镰刀的红骷髅,它的镰刀乃是手臂径直延伸变形而成,锋锐无比,之前有两头僵尸挡住它的去路,被它一刀就劈成了两半,丝毫没有半点压力。

    因而即便这头黑甲亡灵给予红骷髅的压力不小,但红骷髅依然举起了自己的镰刀,朝着那扑来的黑甲亡灵一刀劈了下去,就好似用菜刀砍向一只老鼠。

    没错。红骷髅的身高接近十米,而黑甲亡灵则仅仅只是正常人类的高度,两者之间正如人类与老鼠一般。

    光从这种表面来看,红骷髅可以轻而易举的碾压那头黑甲亡灵。

    但结果却让那些在远处观战的吸血鬼,红骷髅大为惊异。

    黑甲亡灵速度极快。转眼之间就从红骷髅的双腿之下穿过,双手大剑挥动,红骷髅的两条骨腿再也无法支撑庞大身体的重量,微微一晃,便从腿关节处断裂,整个身体好似推金山倒玉柱一般朝着前方就栽倒下去。

    一声锐响传出。尚未等那红骷髅支撑起身体,那黑甲亡灵已经反转回来,双手大剑劈下,红骷髅那坚硬犹如钢铁的头骨应声化为两半,里面那深红色的灵魂之火被大剑轻轻一挑。便飞入半空,被黑甲亡灵一把抓住,揭开面甲,吞噬了下去。

    随着那头被击杀的红骷髅灵魂之火被黑甲亡灵吞噬,那黑甲亡灵的灵魂之火在一阵晃动之后,多出了一些黄色,显得更为强大。

    在这一幕的震慑下,那些红骷髅不得不屈服在这头黑甲亡灵的淫威之下。远远就跪了下来,将头骨埋入由碎骨组成的地面之上,不敢再度抬起来。

    但击杀一头红骷髅的战绩。依然不能够让那些具有了一点灵智的吸血鬼臣服于这头黑甲亡灵。

    毕竟吸血鬼的实力要强于红骷髅。

    甚至于数头吸血鬼联手朝着黑甲亡灵包围了过去,企图将这头具有极大威胁的黑甲亡灵击杀当场。

    相对于红骷髅而言,吸血鬼本身的实力要强大不少,并且速度看上去并不比黑甲亡灵慢,何况其后背生有双翼,能够飞行。这一点就要占据极大的优势了。

    但在一头吸血鬼从空中冲下,扑向那头黑甲亡灵的时候。黑甲亡灵不躲反进,双腿一蹬地面。便朝着扑下的吸血鬼冲了上去,大剑挥动,那头吸血鬼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一剑从头到尾劈成两半,腥臭冰冷的血液随即顺着裂口喷射出来。

    这一幕顿时让其余几头吸血鬼吓得魂飞魄散,哪里还敢过来,转头就展开翅膀,想要逃走。

    不过为时已晚,那黑甲亡灵已经追到身后,吓得那几头吸血鬼连忙跪伏于地面,但依然有一头吸血鬼的头颅被斩落了下来。

    至此,不管是那些吸血鬼,红骷髅,还是僵尸,骷髅有一个算一个,尽数臣服于这头黑甲亡灵手下。

    这时,那生死簿已经将生死簿残页尽数吸收干净,一层层浓郁黑雾朝着外面扩散开来。

    一个声音在黑甲亡灵的灵魂之火中响起:“你叫什么名字?黑武士。”

    声音之中带着无尽的威压,几乎让黑甲亡灵的灵魂之火崩散,这黑甲亡灵在坚持了一阵之后不得不向这个声音屈服。

    同时,它也知道了自己是一名黑武士。

    相对于吸血鬼,红骷髅,僵尸这些亡灵,黑武士所保存的记忆要多上一点,在一阵思索之后,黑武士从一块记忆碎片里找到了一个名字。

    “佩恩斯!对了,我叫佩恩斯,我记得这个名字!”

    跪伏于地面的黑武士低声的吼叫了起来。

    “好,从今天开始,你就是黑武士皇帝佩恩斯,你将统治这块大地,直到新的挑战者出现为止。”

    这个声音片刻之后说道。

    随着这个声音落下消失,这头还记得自己叫做佩恩斯的黑武士就感觉一点金光落入到灵魂之火中。

    随后,那带着少许黄色的灵魂之火就好似被倒入了汽油,轰然一声剧烈燃烧了起来,灵魂之火的焰光甚至于透过头骨,头盔,冲上了半空。

    待到这灵魂之火恢复平静之时,其颜色已经从带着少许黄色的红色,转化为深黄中带着一丝蓝色。

    整整提升了一个位阶!

    即便是亡灵生物,这头黑武士心头也生出了几分欢喜。

    对于贾可道而言,操纵生死簿赐予亡灵一些力量并不算什么,实际上这仅仅只是生死簿的一点小用处罢了。

    要知道生死簿的真正用处可不是用在这个地方。

    又吸收了一张生死簿残页后,这生死簿显得更加厚实了,几乎与亡灵半位面合为一体,连带着亡灵半位面朝着地狱位面靠近的速度也加快了不少。

    时间不断流逝。在极北之地四周爆发的战争已经全面白热化。

    到了这个时候,这场战争已经不仅仅只是霜巨人之主斯考德与山丘巨人之主额洛奇之间的战争了,而是整个丰饶神系与巨人神系之间的战争。

    甚至于人类另外一个神系,晨曦神系都派来了神使,寻求双方合作的可能性。

    嗯。相对于其它种族而言,人类与恶魔更为相似,混乱秩序交织,内斗不断。

    如果用鸽派和鹰派来形容的话,丰饶神系更倾向于鸽派,而晨曦神系更倾向于鹰派。

    要知道。晨曦神系对于异教徒的敌视是最为剧烈的,在晨曦教会所掌控的信仰区域内,邪恶乃至于非人类信仰的信徒都会被送上火刑架。

    晨曦神系曾经挑起了人类与精灵一族的大战,人类与矮人一族的大战。

    这两场大战,可谓是奠定了人类在主物质位面内的统治地位。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晨曦神系对于人类的贡献远超过丰饶神系。

    但也正如之前所说,晨曦神系对待异教徒的手段太过于激烈了,简单来说,晨曦教会对于信仰乃至于道德上的瑕疵很难容忍。

    因而从两万多年前开始,不少人类国家对于晨曦教会的态度就从支持变得有些暧昧了。

    这也使得原本弱小的丰饶神系崛起。

    原因很简单,换成是谁来当国王,当皇帝,也无法容忍那些道德洁癖者(罗思尔帝国第三任皇帝陛下对晨曦教会的暗指)对自己指手画脚。或者动不动就动用教会武士抓捕贵族,王室成员,原因仅仅只是聚众喝酒。

    相反。丰饶神系的神明对于人类国家的好处就在于能够让它们富强起来。

    至于晨曦神系,在人类最初与其它种族的对抗中固然起到了不可磨灭的作用,但之后就不怎么需要了。

    人类的世俗政权,并不愿意让一把锐利的宝剑随时架在自己脖子上。

    如此一来,一度鼎盛到极致的晨曦教会在这些年时间里,衰落了不少。

    但凡是与外族爆发战争的时候。晨曦神系下属的教会,国家都会冲在最前面。强硬无比。

    但这次,晨曦神系与丰饶神系之间的关系反倒是颠倒了过来。

    一贯鸽派的丰饶神系居然与巨人神系大打出手。这个消息都让晨曦神系诸神有些愣神。

    难道丰饶之主陛下想要将手伸入不应该伸入的地方了么?

    总之,各种猜测在晨曦神系里盛行。

    让晨曦神系诸神感觉有些怪异的是,一贯严厉无比的晨曦之主卡尼米斯陛下这次居然沉默了,甚至于保护者帕普拉斯,公正律法之神耶斯蒂普两位殿下联袂求见,都没能见到这位卡尼米斯陛下。

    由于卡尼米斯陛下的沉默,使得晨曦神系诸神也不敢轻举妄动。

    但在前不久,这位卡尼米斯陛下让保护者帕普拉斯殿下向丰饶神系传达了一个信息,表示愿意就对抗巨人神系商谈合作事宜。

    无疑,卡尼米斯陛下表现出来的姿态是谨慎的,虽说与其以往的形象有些不太符合,但对于一位神系之主却是合适的。

    不管如何,卡尼米斯陛下要对自己的神系负责,要对依附于自己的属神负责。

    谁不知道,如果自己插一手的话,会出现什么样的变化。

    对于晨曦神系传递过来的信息,丰饶之主也显得极为谨慎,毕竟丰饶神系与晨曦神系虽说都是人类神系,但也谈不上和睦,双方对于信仰的争夺之激烈并不亚于与其它种族之间的战争。

    丰饶之主也不想在神系与巨人战争之间,后背捅来一把刀,因而双方之间的商谈很快就开始了。

    但这种商谈所需要的时间可要比神明之间举行宴会长太多了,或许一年两年,或许数十年乃至于战争结束的时候都未必能够商谈完毕。

    火头已经挑起,贾可道所化身的寒风之王安泰米就显得极为低调,除了下达神谕调集冬狼向巨人发动攻击之外,很少见到这位安泰米殿下出现。

    在老君山里。喜讯连传。

    作为老君山现任观主,孟挺现在的道行已经稳固在炼气化神上层巅峰,但距离瓶颈都有一段很长的距离。

    除了孟挺之外,流青云与张庆明两人也堪堪提升到了炼气化神上层,说实话。这两兄弟,就好似双子星一般,在道行上你追我赶,丝毫不肯有半点让步。

    作为四师弟,赵天亮也到了炼气化神中层瓶颈,这段时间正在青木山谷里闭关。据传言,距离突破已经不远了。

    蒋和义在众师兄弟里排行老五,但偏偏道行提升缓慢,就目前而言,也就比排行老八的郑羽梦强上一点。炼气化神下层瓶颈。

    龙沂水也提升到了炼气化神中层巅峰,蔡银玲则是赶了上来,同样是炼气化神中层巅峰。

    而排在最后面的郑羽梦,渡劫几年了,刚刚巩固了炼气化神下层的道行。

    相对于其他师兄而言,郑羽梦的道行无疑是最低的,但要知道那些师兄修道可要比郑羽梦久多了。

    按照修道时间与道行的比例,郑羽梦或许是贾可道门下弟子里最具有潜力的一个。

    这老君山二代嫡传弟子个个都是杰出无比。而三代嫡传弟子也不弱于他们的长辈。

    就拿孟挺门下大弟子明道来说,已是炼精化气上层瓶颈,据说再过数年。距离渡劫不远了。

    当然,要说培养徒弟,还得数流青云了。

    其门下弟子里,明风,明灵,明玄三人均为炼精化气上层巅峰。紧紧的咬在明道身后。

    除此之外,五师弟蒋和义的唯一传人明卦也到了炼精化气上层。要知道专修卦象一道,这道行提升的速度较之其它就要慢上很多。这明卦能够提升到炼精化气上层,在众多三代嫡传弟子里,也算得上天赋异禀了。

    要知道就算是明道自己也说过,如果自己专修卦象的话,道行未必就能够比得上明卦师弟。

    还有蔡银玲的大弟子明心道长,也修到了炼精化气上层中期,同样,剑修的道行提升也比较缓慢。

    除了这几位比较杰出的弟子之外,其余三代嫡传弟子的道行最低的也到了炼精化气中层巅峰。

    由此,孟挺也不由得心头欢喜。

    极北之地,此时的极北之地刚刚渡过残酷无比的冬季,进入到略微暖和的夏季。

    原本因为气候而略微平息的战争再度升级。

    在极北之地东北方向靠近帕不拉地精王国的海岸线上,一座由冰雪铸成的菱形城堡正遭受着猛烈的围攻。

    三头泰坦巨人,十二头山丘巨人以及从海上踏水而来的三十多头鱼巨人,连同三千多地精,上万名鱼人组成了庞大的联军,对这座冰雪城堡不断攻击着。

    像这样的实力足以将立米迪王国王城一攻而下了。

    毕竟在攻城战中,体型庞大的巨人有着先天的优势。

    一些城墙较为低矮的城池,巨人双手一伸就能够翻越过去,而即便是更高的城墙,能够阻挡巨人的翻越,但却无法阻挡巨人的攻击。

    任何巨人在靠近城墙之后,由于城墙与巨人之间的高度差远远低于普通生物,使得大多数的城墙上的守军几乎就等同于站在巨人面前。

    巨人的棍棒等等武器随手都能够击打在城墙之上,对城墙上的守军造成极大伤害。

    想象一下吧,你就是巨人,而守军就是站在衣柜顶上的老鼠。

    但在这座冰雪菱形城堡面前,这支强大无比的联军却一连攻打了足足一周时间,都没能将城堡攻占下来。

    要知道,这座冰雪城堡仅仅只是三十多头霜巨人花费数日时间从海中取水凝结而成。

    说实话,在丰饶神系参战之前,山丘巨人与霜巨人之间的战争那可就是赤裸裸的肉搏,在山丘巨人冲到霜巨人部落外后,霜巨人便会在部落外列阵,双方一阵冰块,石头的乱砸,随后则是对冲肉搏。

    那样的战争虽说让帕不拉地精王国的损失大了点,但足以让山丘巨人们怀念。

    整个战争的转折点就在于丰饶神系的参战。

    随着丰饶神系参战,各种来自于人类的战术被霜巨人学习。并开始运用。

    以往忠厚老实,不坑不拐不骗的霜巨人现在居然也学会了在必经之路上布置陷阱,修筑城墙,建立城堡等等各种让巨人们不耻的手段。

    就好似眼前这个反射着蓝白光线的冰雪城堡。

    以前的霜巨人哪里会玩这个啊,还不如我们帕不拉地精王国呢。至少我们帕不拉地精王国拥有石头和泥巴混合的城墙。

    可现在,这些霜巨人已经玩溜了,像这样六角形城堡,最多不超过四天时间就能够在海边建造一个。

    你拔掉一个,它们又修建一个,你拔掉一个。它们又修建一个。

    如此往返,巨人一方的血在不断流失之中。

    毕竟每拔掉一个冰雪城堡,所带来的损失都不会低,最让山丘巨人们愤怒的是,那些霜巨人简直就不是巨人。每当城堡临近无法固守状态时,它们就会趁着夜色,悄然逃走!

    好吧,归根结底就是山丘巨人们压根就没有防备敌人逃走的习惯,因而每次在即将攻下城堡的次日清晨,山丘巨人都能够发现快要崩塌的城堡里已经是空无一人。

    这对于自大的山丘巨人而言,无疑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霜巨人建造这些冰雪城堡也就是消耗一些力量罢了,而对于山丘巨人一方而言。消耗的却是生命。

    一定不能让这些家伙再逃掉了。

    在上一位山丘巨人首领不小心在城堡下被干掉后,作为最强的巨人种族,雷霆巨人阿曼斯就成为了这支联军的首领。

    阿曼斯曾经有着充分的自信能够将这座城堡拿下。唯一的问题就是防止那些家伙逃走。

    但这一次阿曼斯发现,自己似乎失算了,眼前这个城堡较之以前的城堡出现了一些不同,在那蓝白色的冰雪之上竟然有一层淡淡的红光笼罩,其中还浮现出几个奇怪的文字来。

    随着这红光的出现,山丘巨人抛出的巨石。泰坦巨人引来的闪电,落在这冰雪城堡之上。压根就没法对其造成多少伤害,甚至于站在其上的霜巨人和人类都受到了保护。

    难道有神明降临了?

    泰坦巨人阿曼斯不由得心头一惊。不由得朝着那城堡冲去,想要感受那城堡里是否有神明的气息存在。

    但没等阿曼斯靠近那冰雪城堡三百米内,一根金中带青的流光便从城堡内射出,径直朝着阿曼斯落下。

    “这这是什么?”

    阿曼斯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本能的在全身聚集起闪电火花,想要抗拒这次攻击。

    但那金色流光压根就不是攻击它,朝着它身上一落,转眼之间,这阿曼斯就感觉全身上下被什么东西束缚,缠得生生发痛,定睛一看,身上已被一根金色发丝缠绕,略微一动,那犹如龙皮一般坚韧的皮肤压根就挡不住,被发丝陷入皮肉之中,血液涌出。

    这阿曼斯倒是够狠,换另外一人来,见到如此情况,恐怕也就不敢动弹了,可这阿曼斯竟然狂啸一声,肌肉膨胀,全身笼罩在雷电光芒之中,便想要将这发丝烧成灰烬,直接挣断。

    但就这么一下,金色发丝向内一缩,一绞,阿曼斯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转眼之间,连肉带骨就被金色发丝绞为碎末。

    后面的巨人们不由大惊失色,哪里还敢有半点冲动,调头就拼命逃走,连那些正在攻城的地精部队也是顾不上了。

    金色发丝将阿曼斯绞成碎末之后,转眼又化为金光飞回城堡之中,落在一个年轻人头上消失不见。

    这个年轻人长相倒还算俊朗,穿着一身蓝色祭司袍,看了看外面的情形,朝守候在身旁的一头霜巨人言道:“这支敌军已被击溃,总部招我回去,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那霜巨人微微低头,右手抚在肩上,用低沉的声音回道:“葛默罗祭司,您就放心去吧,这里一切交给我坎穆尼好了。”

    听得这霜巨人坎穆尼的回话,年轻人点了点头,右手轻轻一挥,一朵白云浮现出来。

    年轻人踏上之后,那白云随即便升腾而起,升空不到十米,那白云连同年轻人都尽数消失在空中,让看到的霜巨人对于这位祭司大人更加敬佩。(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