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ps:第一更,今天要去邯郸进货,第二更只能放到晚上了,诸位书友先看着……)

    “他娘的,用了我一成的元神精华,几十点的古灵宝神力,这样还震不死你们?!”

    桑怡驾驭的寒冰女王收获甚微,这让一边看到情况的迟赫邦有些看不下去了,七阶神使一成的元神精华高达百万以上,如同用来炼制王符,足够炼制几十张了。

    更何况还有几十点更加恐怖的神力加成,在这种几乎能够秒杀所有七阶强者的强大攻击下,迟赫邦不相信这十几只阴光兽依然还能完好无损!

    事实证明迟赫邦有些过于自信了,或者说,他太小看这些阴光兽的防御能力了。

    十几只阴光兽虽然被百丈血浪拍的倒飞而出,有几只阴光兽甚至惨嚎着吐血飞退,但最终十几只阴光兽落地翻了几个滚后,尽管显得有些虚弱,却依然顽强地站了起来,一只都没死!

    “怎么可能?!!”

    见此情景,迟赫邦如遭雷击,仿似怎么也无法接受眼前已经发生的既定事实,方才那可是他一成的元神精华,加上几十点的神力通过元古灵宝增幅后的强大攻击啊!

    就算是半神,硬抗下这样的攻击之后,恐怕也是有死无10v生,但这十几只阴光兽虽然摇摇晃晃,可却是一只都没有死掉。

    “迟堂主无需介怀,这些阴光兽在天神遗迹里不知呆了多少万年,绝对不能用外面的那些阴光兽来衡量它们的实力。方才在里面的时候你也体会到了,这些阴光兽太强大了……”

    金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迟赫邦的身边。抬手指了指百余只阴光兽身后的山洞,叹了口气才继续道:

    “我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咱们还是不要继续耗在这里了,等族内子弟全部撤走,咱们也离开这里,找个安全的地方重新商量一下关于遗迹的事情吧。”

    “怎么会这样?阴光兽虽然很强,可这些从遗迹里冲出来的阴光兽强得也太离谱了吧?!”

    迟赫邦依然有些不可置信地呢喃着,也不知道他把金铭的话听进去没有,不过一旁有些应付不过来的桑怡可不会给金铭,迟赫邦二人太多的闲扯时间,抬手打退一只阴光兽的扑击后。桑怡道:

    “别耽搁时间了,有什么事情,还是等咱们活着离开这里再说吧!”

    合神之后不过才战斗了几十息时间,桑怡就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这种压力她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了,但每一次体会到这种压力的时候,就说明她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对!先活着离开这里再说!”

    迟赫邦突然就清醒了过来,阴光兽强大得超乎预料的防御力,让迟赫邦感觉到来自生存上的危机。他虽性子火爆鲁直,却不是个二五不分的傻蛋,此时此刻可是纠结犹豫的时候。

    近百名三族子弟在头领的命令下,忙不迭时地消耗一半儿的真元凝聚阵基。阵基凝成的刹那便毫不犹豫地转身狂奔,连实力强大的首领都不是阴光兽的对手,他们留下来也只是累赘而已。

    懂得取舍是每一个隐族子弟自小便要明白的道理。即便是抢救族人的时候,若是力有未逮。他们就必须壮士断腕,选择能够最大程度保存实力的那条路去走。

    这一点上。隐族子弟就要比大多数宗门的弟子强出甚多,宗门和家族子弟,多讲究同生共死,一荣俱荣,即便是面对绝境的时候也不容许抛下同门独自逃生。

    不过这也是相对而言的,传统最初出现的时候,从来都是代表着美好意愿的,但随着时间的延长,复杂的人性会直接让所有传统和规则变质。

    有金铭,迟赫邦,桑怡这三位七阶强者殿后,三大隐族的弟子撤退的很顺利,不过百余只阴光兽的围攻绝对不是那么容易承受的,金铭三人若不是有隐族保命大阵和远古灵宝,怕是早就被百余阴光兽给撕成碎片了。

    尽管如此,等到所有三族子弟全部撤离到千里之外的时候,金铭,迟赫邦,桑怡人也已经筋疲力尽,体内所余真元和元神精华甚至都不足全身时期的两成。

    若换做往常,只余两成真元和元神精华的他们,基本上就已经属于强弩之末了,这种时候所有七阶强者唯一的选择就是逃跑。

    所以金铭,迟赫邦,桑怡三人合力放了个大范围神通后,连攻击效果都老不及看,便一起撒丫子狂奔!

    遗迹的入口在山谷的最深处,距离山谷的入口少说也有上千里的距离,如果实在外界,千里路程金铭三人只需一个瞬移就能瞬息而至,但神魔山到处充斥空间乱流,使用瞬息几乎等同自杀。

    因此,尽管金铭三人急于逃命,却也不得不强撑着疲累无比的身躯,歇尽所能地往谷口处狂飙,眼见着就要飞到谷口的时候,桑怡突然响起什么一般,惊呼道:

    “糟糕!那位唐城主还在山谷里乱逛呢,紫衣也在跟着他,不行!我得去救人!”

    迟赫邦闻言一滞,有些懊恼道:

    “该死!那小子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咱们怎么找他?”

    金铭也跟着停了下来,不过他只是稍稍一停,便再次飞速想着山谷入口飞去,一边元神传音道:

    “还是先离开这里吧,百余只阴光兽实在太强大了,咱们若现在去救人,很可能把自己也搭进去,这么做,完全是得不偿失!”

    这个道理,桑怡,迟赫邦二人都明白,迟赫邦还好,他只是性急之下不过脑子的顺口一说而已,但桑怡不同,紫衣可是冰月谷下一代子弟里数得着的天才。其潜力甚至比桑怡还好。

    这么个优秀的子弟苗子,冰月谷可损失不起。如果有那个必要的话,桑怡甚至得那自己的性命去换紫衣的存活。

    “不行!我必须救下紫衣。不然即便我生离此地,回到谷里我依然逃不过一死!”

    “你!这又是何必呢……”

    金铭本想说些什么,但他也知道紫衣这样的天才子弟,对于八大隐族意味着什么,最终只能无奈地摇摇头,一声不响地飞向山谷入口,紫衣又不是夺天宫的弟子,他可不想为此赔上自己的性命。

    几个人虽然在说话,但一路狂飙的速度并未慢了多少。毕竟后面又百余只强大的阴光兽追着呢,停下来的话,随时都有可能被它们撕成碎片。

    这几句话的空档,三人已经快要飞到血竹林那边了,而此时的唐楚阳正被长生戟内几百点神力闹腾的气血沸腾,正到处转悠着找妖兽呢。

    轰隆隆!!

    百余只三十多丈长的阴光兽狂奔,所携威势何等强大,早在桑怡,金铭等人开始逃跑的时候。唐楚阳这边就已经感觉到了山谷深处的异动。

    不过唐楚阳误以为那是金铭等人故意搞出来的动静,心里虽然好奇,却不想贸然过去惹人误会。

    不过随着远处的声势越来越大,唐楚阳也终于感觉出不对劲了。正想冲过去看看,却不想正好撞到到了狼狈狂飙的金铭三人。

    嗖嗖嗖!

    远处拉扯着恐怖音爆的数道身影飞射而来,唐楚阳凝目细看。发现是金铭三人后,当即有些诧异地扬声问道:

    “金阁主。迟堂主,你们这是怎么了。竟弄得这般狼狈?”

    这个时候,金铭,迟赫邦刚刚作出抛下桑怡独自跑路的决定,而桑怡正好咬牙扭头,驾驭着寒冰女皇打算换个方向去找人,听到了唐楚阳的声音后,三人几乎同时叫道:

    “是唐老弟?快离开这里,后面又大量妖兽追击!”

    “唐老弟快跑,此地不宜久留!”

    “唐小弟,我师妹呢?!”

    金铭三人异口同声,唐楚阳一瞬间收到了三个人传递过来的信息,禁不住就呆了一呆,不过这三条信息里有两条是相同的,所以唐楚阳本能地回答了那个唯一不同问题。

    “我和那位跟踪我的兄弟开了个玩笑,他就在后面十多里的乱石堆里,这个时候我下的禁制应该解开了吧……”

    这话唐楚阳说得多少带了些怨气,他可是被请来帮忙的,金铭等人竟然还派人跟踪他,唐楚阳即便再大度,心里也不可能半点想法都没有,更何况,他本就不是个能和陌生人大度的性子。

    不过金铭,迟赫邦二人虽然提醒了唐楚阳,但他们却并未停下来,而是直接从唐楚阳头顶一飞而过,这让唐楚阳突然反应过来,有些诧异地问留下来救人的桑怡道:

    “什么妖兽这么强大,竟然追得您三位七阶强者如此狼狈?难道是神兽?!”

    “不是神兽,是七阶的阴光兽……”

    桑怡匆忙回了一句,身形一转飞向了唐楚阳说的乱石堆,后面的唐楚阳见状,正想追问一句,却突然面色大变地转身望向身后。

    视线的极远处,一大片飞扬的尘土如同数十道恐怖的龙卷风一样,以无以伦比的恐怖威势正向着血竹林这边席卷而来,这下唐楚阳不用问也知道金铭他们为嘛那么狼狈了。

    一两只,甚至于一二十只七阶的妖兽,怕都不可能把一身宝贝的金铭三人被吓得狼奔猪突,唯一的肯能就是追过来的妖兽太多了,但看这声势,唐楚阳估摸着得有几百只!

    几百只七阶兽王?!

    唐楚阳只是想想这个数字就觉得头皮发麻,七阶兽王他也杀了好几只了,但每一只都让唐楚阳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几百只的话,他只是想想,就有了扭头便跑的冲动了。

    正想跑,唐楚阳却突然感觉浑身一阵阵的气血沸腾,这才想起什么一般,一脸懊恼地看向手中的长生戟。

    “该死的,不就是给你补的太厉害了么?不发泄出来你能死啊?!”(未完待续。。)

    …

第四百八十三章 元古灵宝    ps:(这是今天的第二更,小猪把儿子哄睡之后还有时间的话,就争取把第三章也码出来,诸位书友慢慢看……)

    “寒月诀!合神!!!”

    桑怡一声娇叱,妖娆的娇躯化作一道蓝光一闪而逝,瞬息钻入百余丈高的‘寒冰女王’体内,作为主阵之人,只要在大阵笼罩范围之内,桑怡可以在任何地点直接和寒冰女王融为一体。

    夺天宫那边的五尊羽灵神刚开战就被干掉两尊,血阁这边的四尊血魔也有一尊被废掉了手臂,唯一还算完好的就要属冰月谷这边的寒冰女王了。

    冰月谷数十女弟子虽然只召唤出一尊守护神,但却是十尊守护神里最强大的,极限实力可以发挥到八阶巅峰,对上九宫境的地仙修士都不逊色多少。

    这从场中的战况就看得出来了,血阁四尊魔君,每一尊都只能应付五只阴光兽夺天宫那边的羽灵神还好更逊一筹,仅剩的三尊羽灵神也就勉强拖住了十头阴光兽而已。

    但桑怡操控的寒冰女王,却以一当数十,足足三十头阴光兽被寒冰女王一尊阵灵给拖住了。

    不过桑怡也不轻松,这才撑了没多久,她就不得不使用合神的方式来增加阵灵的实力,再拖下去的话,冰月谷这边的寒冰女王也撑不了多久。

    “金阁主,现在怎么办?这些阴光兽的实力强大得超乎想象,咱们撑不了太长时间!”

    三大隐族的三位头领里,金铭年纪最大。也最为老谋深算,向以多智闻名与八大隐族。此等生死倏关的紧要时刻,桑怡。迟赫邦两人不得不寻求金铭的智计来破局。

    “能怎么办?动古宝吧,咱们三人有了古宝相助,至少能为族内的子弟们争取一些逃跑的时间!”

    在绝对强大的力量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得白瞎,更何况阴光兽根本不会给金铭施展诡计的时间,他们如今能唯一做的,就是让族内弟子尽量多的逃出去。

    “好!那东西虽是保命的本钱,但此等危急时刻,也是动用古宝的时候了!”

    “就如金阁主所言。咱们还是先让族内子弟撤退吧……”

    上百头七阶兽王的威势太可怕了,以隐族强大的底蕴,在没有足够人手的情况下,面对这样恐怖的侵袭也不得不选择避其锋芒,迟赫邦和桑怡听了金铭的话后,几乎毫不犹豫地赞同了他的想法。

    “众弟子听令!留下一半儿真元凝聚阵基,一旦阵基铸成,即刻撤离到万里之外,不得延误!!”

    有了决定。金铭三人也不再耽搁时间,直接对下放的近百个三族子弟下令,并且开始激发古宝。

    古宝分作三个品级,最差的是近古时代的古修士以古法炼制的灵宝。再上一个层次,就是远古时期的生存在凡间的末代天神炼制的灵宝,这个级别的古宝又叫‘古灵宝’。数量极为稀少。

    而最强大,最顶级的古宝。恐怕就是就是荒古时期天成地养的灵宝了,这种具备惊天动地大威能的荒古灵宝。用凤毛麟角都不足以形容它的稀少程度,哪怕是八大隐族也未曾见识过。

    能够为各大顶尖势力所得的古宝,其中九成九全都是近古时期出产的古宝,威力有大有小,强大一些的比之现如今修士界最厉害的灵宝都要强出许多。

    即便是不太注重威力的近古时期古宝,其威力也不逊于修士界最顶尖的法宝,不过,尽管古宝威力强大无比,远超现如今的法宝灵宝,但大多数修士还是喜欢用法宝战斗。

    包括八大隐族这些拥有天神血脉的修士在内,除非到了紧要关头才会使用古宝,大多时候还是使用灵宝为常备武器。

    这并不是说灵宝比古宝用起来更加方便或者节省,真要比较起来的话,和近古时期拥有几万年断层的五行大陆修士界,在‘器’这一项上和古修士差得不是一星半点。

    之所以大多数修士喜欢用法宝,灵宝战斗,也只是出于无奈而已,法宝和灵宝消耗的只是元气而已,即便是使用法宝上附带的终极禁术,也只是消耗一小部分更加珍贵的元神精华罢了。

    但古宝不同,动用古宝最基本的能量就是元神精华,并且消耗之巨,就连号称元神精华生生不息的九宫境地仙,都不敢保证能够持续使用古宝超过一个时辰。

    如果仅仅是这些限制的话,古宝就算不会成为最主要的战斗手段,也会被七阶以上的强者当成常备武器。

    最关键的是古宝除了消耗元神精华,还要消耗所有修士根本不可能生产出来的‘神力’,真正的天神神力!

    每一件古宝就具备自动汇聚淬炼神力的能力,这种能力几乎是古宝的基础功能,也是古宝的标志性功效之一,判断一件器物是不是古宝,淬炼神力就是最通用,最直接的鉴定手段,没有之一!

    三个品级的古宝,还要分作下品,中品,上品,极品四等,判断某件古宝品级的办法,就是它淬炼神力的速度,以及储存神力的数量多少。

    最差的近古古宝,其淬炼能力大约在一天一点神力到一天十点神力之间,神力的储量上限一般都不会超过一百点神力。

    不要小看一点神力,一件古宝哪怕是在唐楚阳那样的小天位修士手里,动用一点神力都可以轻易斩杀一尊七阶兽王,不过,这得是在对方不反抗的情况下。

    当然,即便反抗,以消耗神力为攻击能量的古宝所释放出来的恐怖攻击,也能轻易将一头七阶兽王给重创!

    但那也针对普通的七阶兽王,如果是面对阴光兽这种拥有麒麟血脉,它们那一身堪比神兽防御能力的鳞甲。抗住古宝一点神力的攻击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不过金铭三人手里的古宝不同,作为超然于修士界之外的超级势力。八大隐族手里虽然没有‘荒宝’这种品级顶尖的古宝,但第二个档次的‘元古灵宝’还是有的。

    元古灵宝比之近古灵宝要强出整整一个档次。最大的差别就在于同样一点神力的消耗,使用近古时期的普通古宝,只能斩杀一尊普通的七阶兽王,而古灵宝却可以斩杀至少十只!

    “幻月轮!赦!!!”

    美得令人窒息的寒冰女王樱唇轻启,桑怡的娇媚的声音陡然传了出来,随后寒冰女王近乎透明的无暇双臂连连挥舞,道道银蓝色光华不断闪耀。

    等美艳绝伦的寒冰女王被片片银蓝光华包裹,一轮巨大无比,古拙大气中又带着遮掩不住奢华的半月形奇特古宝。倏然出现在寒冰女王身周,若隐若现,旋转不休。

    “幻月轮!隐现!!!”

    又是一声娇叱自寒冰女王口中传出,桑怡操控着寒冰女王肌肤近乎透明的玉臂轻轻一挥,环绕身周的华美幻月轮轻轻一晃,随后倏然消失。

    噗嗤!

    一声利刃断肉的声音响起,一头原本扑向一尊羽灵神的阴光兽突然‘嗷!’的惨叫一声,下颚初诡异地飙出一蓬黑亮的液体,庞大的躯体不受控制地倒飞了出去。

    唰!

    银蓝光华闪现。华美绝伦的幻月轮倏然出现在飙飞的液体下方,只一级,便轻易伤了一头阴光兽!

    在这之前,寒冰女王迎战几十头阴光兽。法术神通连续扔了一大堆,却也只是给防御力惊人的阴光兽挠痒痒而已,如今元古灵宝一出。轻而易举便伤到了一只阴光兽。

    “这阴光兽好强的防御力!下颚这样的致命弱点被我的幻月轮正面砍中,竟然也只是伤而不死?!”

    虽然重创了一只阴光兽。但桑怡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他原本以为这出其不意的一击。至少也应该把那只阴光兽一刀两断,不成想最终只是重创而已。

    阴光兽的一身鳞甲之强横,竟连元古灵宝都无法完全破防,这让原本有所期翼的桑怡彻底丧失了和阴光兽死战的心思。

    另一边的迟赫邦心分四用,同时控制着四尊血魔呈四象位结阵,同时手中法印繁复变幻,一股股彭攀无匹的血气冲天而起,数息之间,便化作一片方圆百十里的血色湖泊。

    哗啦啦!!

    血色湖泊中央陡然冲起滔天血浪,一柄百余丈长,通体晶莹的血色魔头巨刀被顶在浪头上,此时,迟赫邦长啸一声,冲天而起。

    人在空中,迟赫邦抬手向着血浪一招,通体血红的魔头巨刀被牵扯着飞射而来,飞行途中越变越小,等被迟赫邦握在手中时,已经化作两丈大小。

    “血河魔刀!血浪滔天!!!”

    迟赫邦双手握刀高高举起,双目圆睁,如同倾斜全身力量一般暴喝着一刀向着对面的阴光兽群劈了过去!

    哗哗哗!!!

    霎时间,百里方圆的血湖如同化作汪洋大海一般,足足涌起十多个百丈高的巨大血浪,携着腥浓无比的血气铺天盖地砸向了最前面的十数只阴光兽。

    吼吼吼!!!

    十数只阴光兽似是感应到血浪的可怕威势,齐齐抬头张口巨口咆哮一声,一双粗壮无比的后腿微微一屈,不退反进,如同出膛的巨大导弹一样,迎着百丈血浪撞了过去。

    轰轰轰!!!

    一阵阵恐怖的声浪波纹一样荡漾开来,十数血浪和十数只三十多丈大小的阴光兽狠狠地撞在一起,恐怖血浪瞬间崩散,而十多只阴光兽也惨嚎着倒飞了出去。

    “妈妈的,用了我一成的元神精华,几十点的古灵宝神力,这样还震不死你们?!”(未完待续……)

    第四百八十三章元古灵宝(第二更!: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