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感谢道友司徒星辰的打赏!

    进山的公路因为这件事只修到了一半就停工了,因而进山后没多久,赵小卒几人就不得不弃车而行。

    到了这个时候,小李就看出来了。

    高人,的确是高人啊。

    一口气连走二十多里崎岖无比的山路,连半点汗珠子都没冒出来。

    小李都走得喘粗气了,要知道他的体力也算不错了,曾经在部队的时候,也拿过训练冠军,被调到神秘部门之后,也是一直坚持锻炼。

    但较之赵小卒三人就差得太远了。

    光这一点,小李就对赵小卒三人佩服得五体投体了。

    “距离那个山洞已经不远了。”

    在休息的时候,小李取出地图对比了一下地形,有些惊喜的叫了起来。

    赵小卒摆了摆手:“不用看地图,山洞就在那里。”

    相对于小李需要用地图来判断山洞所在而言,赵小卒三人在进山后不久,就开启了阴阳眼。

    而那个山洞的特征太明显了,在阴阳眼里,一股凝聚不散,犹如浓墨一般的阴气从某处升腾而起,好似一根顶天立地的黑色山峰。

    毫无疑问,那冒出黑色阴气的地方就是屡屡出现命案的山洞了。

    当赵小卒几人来到距离那山洞不到百步的时候,那个小李莫名身体一抖:“怎么这里这么冷?”

    赵小卒倒是有些惊异的看了看这个小李,毫无疑问,这个小李对于阴气十分敏锐,像这样的人。在修道一途之上,却有着寻常人所没有的天赋。

    当然,赵小卒仅仅只是看上一眼罢了,至于这小李是否有机缘拜入老君山,也不是赵小卒这样的外门童子可以决定的。

    “阴冷。”

    廖炳强嘀咕了一声。赵小卒随即便将几道符箓贴到了众人身上,其中有惯用的消灾解难符,有太上宁心护身符,有神行符等等,总之,面对这样诡异的山洞。任何防护措施都必须到位。

    若是一个不小心,阴沟里翻了船,那笑话就闹大了。

    这些符箓都是赵小卒亲手绘制,虽说效力比不上那些嫡传弟子,但也是下了功夫的。至少能够保证基本的效力。

    看着贴在自己身上的符箓,小李的眼睛都要闪光了。

    在云溪市秘密部门里,虽说下发了这样的符箓,但部门长却是直接锁到了保险柜里,别说用了,就算是看都舍不得让自己这些小兵看上一眼。

    这么久时间,也就只有上次派人到山洞探查的时候,下发了几张。

    没法。符箓太少了。

    虽说华夏秘密部门每年利用各种方法从老君山得到了不少符箓,但相对于全国范围来说,却是不够用的。或许只有在总部才能够看到比较奢侈的行为,但在地方秘密部门,领取了符箓之后,都是舍不得使用的。

    但正因为这种吝啬,反倒让小李这样的基层工作人员对于符箓的兴趣更大了。

    尤其是几人踏步走入山洞十米范围后,贴在几人身上的符箓便尽数散发出微微光亮。更是让小李兴奋无比。

    这才是真正的道门神仙之术啊。

    小李心头念叨着,小心翼翼的跟在赵小卒三人身后。之前冒出的那个念头却是变得越发的炽热了。

    说实话,如果不是此时有任务在身。这小李恐怕恨不得立马转身回去,随便找上一个广场,去进行那入山考核了。

    “阴气很重,普通人在这样的环境中待不了多久的,但一般情况也不会发生多大的意外。”

    邹水东此时脸色变得严肃了很多,他的意思大家都很明白,那就是说,光这单纯的阴气,虽说较之其它地方要浓郁很多,但却不足以致人于死,那些枉死之人却是另有原因。

    对于邹水东这样略微跳脱的家伙而言,能够这么正经的说话,却是极为难得了。

    “那就由我来看看是怎么回事吧?”

    赵小卒右手掏出了一道符箓,左手则是捏着一片碎布,口中念念有词,数息之后,一阵阴风吹来,使得那小李全身上下如堕冰窟,还好那贴在身上的数道符箓缓缓释放出暖流,让小李不至于当场被冻僵。

    “这里阴气可真重,小卒用此符之前恐怕需要半分钟不止吧?”

    邹水东见到此景不由得随口说道。

    的确,赵小卒之前释放此符,由于道行浅薄,所需要的时间就比较长了,而在这里,阴气凝聚,使得此符释放的时间大幅缩短。

    见到那小李有些不解,廖炳强倒是不声不响的伸出右手食指在小李眼前轻轻抹过。

    那小李就感觉眼皮上一股凉意透入,片刻之后,眼睛所看到的情景就有些不同了。

    这里尚未进入山洞,之前不说阳光明媚,至少光线尚好能够看得清楚,但这时的小李却见到四周一丝丝黑气弥漫,显得有些阴暗了,而更让小李有些惊骇的是,在赵小卒面前竟然漂浮着一头全身由黑雾组成的人形,面容模糊,但却能够看出几分来。

    “鬼!”

    第一次见到这玩意的小李再也压制不住心头的惊慌,不由得脱口而出。

    “没错,就是鬼,不过接下来就需要它给我们引路了,不用怕,这鬼不会害你的。”

    赵小卒扫了小李一眼,不由得笑道,随后右手剑指一竖,朝着那鬼魂一指,鬼魂体内随即闪烁起一点红光,低头朝着赵小卒手上的碎布嗅了嗅,之后便转身朝着山洞里行去。

    赵小卒所释放的符箓便是改进版本的阴鬼循迹符了,这头阴鬼的速度还不慢,须得众人加快脚步才能够赶上,如果不是赵小卒给小李加持了神行符的话。恐怕没多久,这小李就要被丢下老远了。

    在行进之间,邹水东则是祭起了一柄法剑,这是他精心炼制出来的一件法器,虽说较之兑换碑里的高级货色差得很远。但光从外表上来看,倒是与飞剑有些相似,唯一的问题就是这把法剑只能悬浮在邹水东头顶,若是用来对敌的话,那就是能抓在手里了。

    当然,不管怎么说。这把法剑的卖相绝对不错,至少让小李震撼了一把,不由得将邹水东视为了剑仙一般人物。

    赵小卒则是双手分别捏着灵剑符与镇灵符,要说像这样阴气浓郁的地方,没有什么比较诡异的灵体出现。赵小卒是万万不信的。

    而廖炳强则是提起全身劲力在最后面殿后,要说在这样比较诡异的地方前进,最危险的方向并不是前面,而是后方,以邹水东的笑言,廖炳强这样的大块头却是最适合殿后的位置。

    赵小卒四人一路进去,沿途能够见到不少人类遗留下来的垃圾,什么矿泉水瓶。压缩饼干口袋等等。

    这基本上都是那些参加搜寻的民兵留下来的,原本这些垃圾应该收拾好的,可之后就死了几个民兵。如此一来,这山洞就成为了禁地,哪里还有人敢进来。

    朝着山洞深处前进百米不到,前面便是一片漆黑了,只有后面洞口隐隐透入的一些光线,但已经不足以看见脚下的情况。

    赵小卒取出了一道光亮符。轻轻一晃,符箓便随即燃烧了起来。形成了一团白色的火球,朝着四周投射出阴冷的光线。

    这种符箓乃是贾可道根据异界法师们所使用的光亮术所研究出来的符箓。道行入门即可绘制,要求极低,但在释放后,却能够带来足足三个小时的光亮,也算是一种价廉物美的符箓了。

    当然,如果仅仅只有光亮这么一种功能的话,赵小卒还不如取出电筒来。

    这光亮符所形成的光球除了能够将四周尽数照亮之外,还能够让其悬浮在任何一个地方。

    比如此时,赵小卒便让这光球悬浮在自己头顶一尺处,跟着自己循序前进,如果拿出手电筒来,可没有这样的好处,至少要占去一只手,若是遇到突发意外的话,少掉一只手就要麻烦很多了。

    随着不断深入山洞,赵小卒几人的脸色变得有些凝固了。

    在深入两百多米后,山洞深处就开始分叉为数条溶洞了,赵小卒这时止步低腰将手伸向一张包装纸,让众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纸张竟然触之破碎,就好似经过了数千年岁月一般。

    毫无疑问,这里的阴气已经极为浓郁了,使得这些东西的结构被腐蚀得千疮百孔了。

    赵小卒看了看小李:“小李,到这里就比较不安全了,你还是先退出去吧。”

    赵小卒虽说是商量,但其中的语气却是坚定无比。

    小李倒是想要继续跟下去,可见赵小卒几人的脸色都凝重无比,也不敢坚持。

    但就在小李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听到在前面负责探路的邹水东做了个手势:“噤声!”

    随后赵小卒将几道符箓贴成了一个圈子,招呼几人进入,并朝着小李吩咐道:“接下来,看见什么都不要说话。”

    就这么一下,小李就感觉气氛变得极度紧张了起来。

    可谓是风声鹤唳了。

    很快,小李就能够察觉到四周的温度似乎变得更低了,冷得他的身体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牙齿不由得撞击了起来,到了这时,就算是贴在身上的几道符箓似乎也不怎么管用了。

    赵小卒见状伸出右手在小李肩头轻轻一点,随即小李就能够感觉到一股暖流从肩头流入,片刻之间,全身上下就变得暖和起来。

    就在这时,小李看到前方一个岔洞里飘出了一队人。

    没错,就是飘。

    在小李开启了阴阳眼的眼睛里,这些人有的是穿着工装,有的穿着警服,还有的穿着军装,身上还沾着一些泥土,目光呆滞,脸色惨白双腿没有丝毫动弹,离地一尺有余,自行向前飘动。

    看到这一幕。小李的眼睛顿时瞪大了,差一点就叫出声来,还好,片刻之后,他意识到了。急忙用手将自己嘴巴捂得紧紧的。

    这些人直直朝着赵小卒等人过来,即便是邹水东这样不着调的家伙也是全身肌肉紧绷,若是这些家伙硬撞过来的话,赵小卒所布下的数道符箓就会破灭,那样的话,也就只能一战了。

    还好。在距离赵小卒等人十多米的地方,这些家伙停了下来,在原地无意识的转了几圈,然后转身朝着另外一个岔洞飘去,最终消失得无影无踪。

    过了几分钟后。赵小卒松了口气,伸手将地上的符箓取了回来:“没事了。”

    “刚才那些是鬼?”

    小李也不是傻子,那几个人的样貌,他都看了个清楚明白,正是之前一系列命案里的死者!

    赵小卒点了点头,但也没有让小李回去的打算了,毕竟这几百米路上,小李回去指不定就遇到什么东西了。那样的话,反倒是害了他。

    赵小卒几人随后继续前进,一路上可是遇到了不少鬼。有之前一系列命案的死者,也有一些衣服较为老式的鬼魂,毫无疑问,之后的那些鬼魂死的时间要久远一些了。

    到了后来,甚至于一些穿着马褂长衫的鬼魂也随之出现。

    让赵小卒等人有些惊异的是,随着不断深入。这些鬼魂也开始渐渐有了自己的灵智,并不像之前那些鬼魂那般没有意识到处乱飘。它们在相互遇到的时候,会进行一点交流。

    当然。阴气也变得越来越浓郁,甚至于赵小卒都能够感受到脚下的岩石层里不断散发出阴气来。

    且不提赵小卒几人朝着山洞深处进入,见识到越来越多的鬼魂,只说此时异界星界虚空之中,贾可道所在的死地半位面正在不断朝着地狱位面靠近,而在这个过程中,半位面里也出现了一些变化。

    遍布整个半位面的黑雾漩涡偶尔会有一些灵魂碎片掉落下来。

    这些灵魂碎片来自于主物质位面里的战争,当那些生灵被击杀之后,其灵魂便会被一种莫名的力量牵引到冥河上空,而一些灵魂在被牵引的过程中或许就会被剥离一些碎片下来,这些灵魂碎片所蕴含的力量很单薄,大约上千个灵魂碎片才能够与一个人类的完整灵魂相提并论。

    而这些灵魂碎片,被生死簿的力量给牵引了过来,掉落在这个死地半位面后,很快就被覆盖在大地之上的白骨吸引进去。

    大约数周之后,数以万计的白色鬼火便在白骨堆里生成,它们没有丝毫的灵智,只有针眼大小,它们在这片土地上来回飘荡着。

    也就是说生死簿那牵引过来的灵魂碎片只有数十个完整灵魂的计量。

    若是有鬼火相遇的话,它们之间便会相互吞噬。

    嗯,或许应该说是相互融合。

    在十多个鬼火相互融合之后,这鬼火的体积便会膨胀到指头大小,之后会随机掉落进入一个头颅之中。

    这种鬼火在掉落进入头颅之后,就会发生一种让贾可道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的变化,最终这个头颅将会形成一头亡灵,而鬼火则会变化成为一团灵魂之火。

    一具具森森白骨便会在这些灵魂之火的驱使下行动起来,此时它们并没有多少灵智,但却具备了一些较为简单的反射能力。

    遇到比自己强大的骷髅,这些骷髅会自然听从对方的命令,追随对方。

    贾可道甚至于从里面感受到了一些造物的大道气息。

    要说,地狱位面里转化魔鬼的时候,贾可道也感受到了一些,但由于格纳斯位面核心的影响,使得贾可道很难清楚探查这里面蕴含的大道变化。

    但在这里,由于半位面太小,并没有形成自己特有的位面核心,使得这些变化在生死簿的催化下出现的时候,贾可道就能够比较清楚的探查到里面的变化经过了。

    这无疑让贾可道极为振奋,要说自己这么辛苦的折腾,不就是为了这个么?

    相对于那些亡灵法师所操纵的骷髅而言,这些在生死簿催化下出现的骷髅,显得更为坚固一些,并且身手也要灵活不少。战斗力提升了一些。

    当然,即便是如此,这些骷髅依然摆脱不了骷髅的通病,行动缓慢,战斗力低下。其战斗力提升也就是指之前那些骷髅每三头能够与一名精锐士兵对抗,换成了两头而已。

    当然,对于骷髅这样必须聚集规模才能够形成强大战斗力的亡灵生物而言,能够提升这些战斗力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贾可道之前研究过那些亡灵法师制造出来的亡灵生物的。

    骷髅,僵尸,吸血鬼。幽魂,黑暗骑士,女妖等等亡灵生物,从骷髅到女妖,恐怖骑士。实力落差是很大的,另外这些亡灵生物从亡灵血池里诞生的那一刻开始基本上就是固定不变了,除了幽魂可以进化为女妖之外,都是如此。

    骷髅是没可能进化为僵尸的,而僵尸更不可能进化为吸血鬼,幽魂等等。

    这一点,从制造它们的原材料里就可以看出。

    制造骷髅的原材料是一具具骨架,当然。如果用破损较为严重的骨架也不是不可以,但需要多耗费一些法力来修补骨架,嗯。如果不修补的话,那么所制造出来的骷髅其战斗力将会下降一个档次。

    以骷髅这样渣的战斗力都还要下降一个档次的话,那这样的骷髅简直就是渣中的战斗机了,估计就连用来打水做事都没法。

    而制造僵尸的材料则是死亡不超过三十天的尸体,尽量完整,尸体的腐烂程度与其转化为僵尸后的实力成反比。保存得越完整的尸体,腐烂程度越低的尸体。所转化出来的僵尸,实力越强。

    若是那种已经烂得连人都靠不近的尸体。多数就只能变成骷髅使用了。

    而接下来吸血鬼,黑暗骑士,黑武士等等亡灵生物,都要求使用较为完整的尸体,并且尸体生前的实力越高,那么就越可能转化为强大的亡灵生物。

    至于幽魂,其材料又有些不太一样,需要一些灵魂作为材料。

    但这些亡灵法师制造亡灵生物的规律在这个死地半位面里出现了变化。

    那些骷髅在干翻了同类之后,似乎是一种本能,它们会掏出同类头颅里的灵魂之火吞下,增强自己的灵魂之火,并且还会从同类的骨架上取下最好的肋骨,腿骨等等材料融合在自己身上。

    总之,这些骷髅本能的懂得如何增强自己的实力。

    时间过得很快,期间,贾可道还派出一具分身回去了一趟老君山。

    原因很简单,赵小卒三人在历尽千辛万苦,各种危险之后,竟然幸运无比的找到了那山洞闹鬼的根源,一张薄薄的残页。

    而就在赵小卒接触到那残页的同时,贾可道就察觉到了。

    之后,赵小卒几人刚刚离开山洞,就骇然发现明道大师兄脚踩千步云出现在他们面前。

    这位大师兄也没有与他们多话,让几人上了千步云,随后便驱使着千步云朝着老君山返回。

    “大,大师兄,您老人家过来,不会是出什么大事了吧?”

    赵小卒和廖炳强还沉得住气,站在一旁,双眼观鼻,心头思索,那小李压根就被脚下的千步云给吸引了注意力,正双腿发抖的蹲在云上,用手探索着这千步云的奥秘,唯独有些跳脱的邹水东馋着脸凑到明道面前,厚着脸皮询问。

    “大事?的确是大事,不过对于你们却是好事。”

    明道丢下这句话之后,就再也不肯开口了。

    明道等一干三代嫡传弟子在贾可道的命令下,各自伪装带着一队道兵潜入极北之地,以各种身份参与到霜巨人与帕不拉地精王国之间的战争之中。

    说实话,对于明道等人而言,这无疑是一次深层次的历练,就算是明道,都几次差点陨落在战场之上。

    要知道,现在这场战争已经升级到了丰饶神系与巨人神系之间的全面战争,虽说在星界虚空之中尚未爆发针对某一神国的战争,但在极北之地四周已经是打得狗脑子四溅了。

    像明道等人既要隐藏自己的身份,又要加入到这场战争之中,由此遇到的危险就可想而知了。

    还好,对于明道这些嫡传弟子而言,即便是受了重伤,也能够迅速恢复,他们的乾坤袋都是特制版本,较之兑换碑里的乾坤袋大上足足十倍以上,里面塞满了各种丹药,符箓乃至于法器,灵器,完全不用考虑后勤保障的问题。(未完待续)

第四百八十二章 死气阴光(狂求订阅!)    ps:(ps:这是今天的第一更,下午要去整理一下新租下的店面,后面的更新只能放到晚上了,今天至少两更,这是起码的保证!)

    阴光兽,远古时期黑麒麟的后裔,传承至今不多的拥有颇为浓厚的麒麟血脉超级妖兽,幼生期就具备七阶兽王的实力,成长期就能达到七阶巅峰。

    而成熟期的阴光兽,最差的都是兽君级别,实力之强,九宫境地仙级的人类修士都不敢轻撄其锋!

    金铭,桑怡,迟赫邦三人虽然实力强大,但即便全力以赴,歇尽所能动用全身灵宝,王符,秘术,最多也就勉强能够对付一两只成长期的阴光兽。

    随便来上十只八只阴光兽,便足以把金铭三人虐得欲仙欲死了,而眼下,跟在他们身后冲出来的阴光兽足有上百只!

    轰隆隆!!!

    恐怖声势真得方圆百里一阵阵的地动山摇,金铭三人狼狈逃开之后,后面迎接的三大隐族之人几乎在最短的时间内,迅速结阵,组合出一套严密的防御大阵,一脸凝重地面对着狂奔而来的百余只阴光兽。

    三大隐族之人拥有天神血¥£脉,个个天资不俗,修为惊人,能被带进潮汐山来探索天神遗迹,最差的都是六阶大天位修士。

    可以说每一个隐族子弟都是修士中精英,而隐族之中的精英弟子,比起五行大陆上某些宗门全力培养的天才也不逊色,可这样的天才精英,在面对阴光兽的时候。也不得不全神戒备。

    阴光兽这种一出生就拥有兽王实力的妖兽,即便是在偌大的五行大陆上也是非常少见的。甚至可以说近乎绝迹。

    而且阴光兽身上最差的材料,都能用来炼制最顶尖的法宝。乃至于人间极致的灵宝,寻常能够遇到一只,绝对是遭天之幸。

    可若是遇到一百只以上的阴光兽族群的话,那就不是幸运了,而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大灾难。

    以八大隐族的实力,任何一族单独拿出来或许都具备灭掉一百只阴光兽的实力,但这得是在不惜死战的情况下,因为想要凭借同等数量的修士,甚至两三倍的修士。根本无法保证稳胜。

    “不要用寻常的阵法,那些阵法对阴光兽没用!快!夺天宫所有弟子听令!结‘夺天御神大阵’!!”

    跑到三大隐族驻扎的地方后,金铭见他属下的弟子竟然只是组织了一个大型防御阵法,当下便急吼吼地大叫了,换做寻常的七阶妖兽,即便是两百只,这座大型防御阵法也足够应付了。

    可阴光兽不同,那可是拥有上古麒麟血脉的亚神兽,其实力比之那些未曾激发血脉传承的神兽都要强出许多。

    这样的防御大阵应付十只阴光兽都够呛。更何况现在他们面对可是百余只阴光兽的恐怖族群,一般的大型防御阵别说是防御了,能否抵挡接下来的第一波冲击都悬。

    “血阁弟子听令!结‘血魔都天大阵’!!!”

    迟赫邦就要直接多了,跑到血阁一方那边后。第一时间咆哮着安排了起来,作为曾经亲手猎杀过阴光兽的强者,他太清楚阴光兽的实力有多恐怖了。

    另一边的桑怡面色再不复之前的妩媚。经过了被一百余只阴光兽追击的惊吓后,她的面色已是苍白一片。尽管尤有余悸,桑怡依然强压心中惊惧。冲冰月谷弟子冷声娇喝道:

    “冰月谷弟子听令!结‘寒冰覆海大阵’!!!”

    随着金铭三人的命令下发,三大隐族弟子以最快的速度再次变幻法阵,头领凝重无比的面色让他们不得不全力应对,几乎用处了十二分的精神将所有潜力发挥了出来。

    轰隆隆!!!

    三座顶尖的攻防大阵刚刚结好,百余只体型三十余丈的阴光兽便冲出了山洞,麒麟一样狰狞威武的巨首不断张口咆哮着,一身黑色的鳞甲灵光闪烁,元气之浓郁,比最极品的灵甲还要雄厚许多。

    氤氲五彩雾气扑面而来,本该是祥瑞之兆,却被上百只阴光兽生生地带出了一股子铺天盖地的毁灭气息。

    无以比拟的恐怖灵压席卷而来,严阵以待的三大隐族弟子个个面色发青,一百余只阴光兽凝聚起来的威压实在太可怕了,比之族内九宫境的老祖们都要强出数十倍之多。

    “凝神!羽灵神出击!!!”

    金铭顾不得整理凌乱的仪容,凌空浮在众弟子的上空,抬手掐诀,一边配合着往大阵内输送元气,一边发布命令。

    唰唰唰!

    金光闪烁,下方数十个夺天宫子弟同时结出一模一样的手印,体内元气狂涌而出,那一瞬间输出的元气几乎超过了肉身承受的极限,刹那间就让数十个弟子面目通红,浑身巨颤。

    哧哧哧!

    海量的元气如同潮汐一边,潮起潮落,汹涌澎湃,半个眨眼的时间都不到,足足五尊百余丈高,鹰首人身,背生双翅金色守护神便凝聚成型。

    羽灵神是夺天宫的独有守护神,实力之强,最差的都拥有君级守护神的实力,五尊鹰首人身的羽灵神凝出真身的瞬间,便化作五道恐怖的金光冲向了更加恐怖的阴光兽群。

    另一边的迟赫邦见状,半点也不敢迟疑,八阶实力的羽灵神虽然强横无比,但比起阴光兽也就强出一筹而已,一尊羽灵神应付两三只阴光兽还算勉强,再多那就只有被灭的份儿了。

    “血阁弟子听令!凝神!血海魔君出击!!!”

    呼呼呼!

    无边血光呼啸,数十名血阁子弟陡然化出漫天血雾,转瞬凝聚出四尊面目丑陋,浑身散发着血腥气息。整个身躯被一层血色铠甲覆盖的百余丈高的魔神,轮着一双巨斧大踏步冲了上去。

    “冰月谷弟子听令!凝神!寒冰女王出击!!!”

    桑怡面色清冷地娇喝一声。随后双手如同穿花蝴蝶一样,瞬息结出数百上千个玄奥无比的手印。

    一片片深蓝色的冰霜之气不断自她周身散发出来。和下方数十女弟子释放出来的大量冰寒之气融合,覆盖方圆十数里的冰寒雾气倏然凝聚。

    半息不到的时间里,万千冰寒之气便凝聚成一尊衣裙飘飘,头戴王冠,冰肌玉肤,美轮美奂的冰寒仙子。

    美得让人窒息的冰寒仙子随手一挥,方圆数十里内天地元气疯狂涌动,瞬时化作难以计数的冰霜巨剑,如万箭齐发。齐齐射向了对面蜂拥而来的阴光兽群。

    吼!!!

    面对三大隐族铺天盖地的攻击,百余只阴光兽齐齐仰头咆哮一声,方圆百余里空间仿似都被它们恐怖的嚎叫震慑,无所不在的五行元气竟然产生了一刹那的凝滞。

    噗嗤!噗嗤!噗嗤!

    绵延不绝的碎裂声不断传出,百余只阴光兽头顶上突然出现了千百只巨大的竖瞳,每一个竖瞳都足有十余丈大小,全都呈现诡异无比的黑色。

    竖瞳出现的瞬间,瞳孔连续扩散凝聚,反复数次后。猛地喷射出千百道漆黑无比的黑色光柱,这光柱极为诡异,仿似能够吸收光线一边,所过之处一片黑暗!

    熟悉阴光兽的迟赫邦见状。当即面色巨变,一边迅速变幻手诀控制冲出去的血魔,一边扬声大喝提醒道:

    “该死!这是死气阴光!不要让这东西打中了!!!”

    迟赫邦虽然已经及时提醒。但阴光兽发出的‘死气阴光’速度实在太快了,最先冲上去的五尊金色羽灵神只有三尊在金铭机警的控制下狼狈躲过。

    而另外两尊拥有八阶君级实力羽灵神。竟然毫无抵抗之力地被直接打成了筛子,转水就被可怕的黑光给吞噬的一干二净。

    嘶嘶嘶!!

    一大片倒抽冷气的声音自三大隐族阵容里传出。那可是能把半神都打得没脾气的羽灵神啊,竟然连阴光兽的一波攻击都扛不住,这死气阴光未免太可怕了吧?!

    另一边冰月谷凝出的寒冰女王虽然也躲开了,但本身也显得非常狼狈,释放出去的万千冰寒巨剑直接被黑色光柱打烂,美轮美奂的寒冰女王身上,也被打出好几个透明窟窿。

    唯一损失比较小的就是血阁了,有迟赫邦这个熟悉阴光兽的首领及时操控,四尊血魔当中只有一尊被打掉了一直手臂而已。

    不过即便如此,迟赫邦也没有半点高兴的表情,如今三大隐族即便合力都不见得能扛得住百余只阴光兽的冲击,他们把最强的手段都用出来,抗下这第一波攻击就有如此大的损失。

    接下来等接战的时候,三大隐族得损失多少弟子?隐族子弟因为血脉的关系,虽然天资超出寻常修士不少,但他们的生育率可不是很高,每一名子弟都是族内不容有失的财富。

    如果不是隐族有繁衍上的天生缺陷,以八大隐族的性子,怕是早就称霸整个五行大陆了。

    “金阁主,桑妹子,这才刚刚接战,损失便如此巨大,咱们恐怕应付不了一百多只阴光兽,咱们带来的人不多,损失不起啊,不如暂时退出去怎么样?”

    迟赫邦虽然是在征询金铭和桑怡的意见,但他相信这两个狐狸一样精明的家伙,怕是早就已经做好了撤退的准备,迟赫邦之所以这么说,只是给大家找个台阶下而已。

    毕竟,他们这次进入潮汐山的任务,就是为了天神遗迹,不应付一下就直接走人,回去了也不好交代。

    “点抵挡住阴光兽的冲击再说吧,我感觉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金铭目光闪烁,一边不断地结印,一边抬头看向了对面声势浩大的阴光兽群,这一连串的事情发生的太诡异了,他总觉得这些意外状况肯定是因为什么‘东西’导致的。(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