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ps:这是今天的第一更,下午要去整理一下新租下的店面,后面的更新只能放到晚上了,今天至少两更,这是起码的保证!)

    阴光兽,远古时期黑麒麟的后裔,传承至今不多的拥有颇为浓厚的麒麟血脉超级妖兽,幼生期就具备七阶兽王的实力,成长期就能达到七阶巅峰。

    而成熟期的阴光兽,最差的都是兽君级别,实力之强,九宫境地仙级的人类修士都不敢轻撄其锋!

    金铭,桑怡,迟赫邦三人虽然实力强大,但即便全力以赴,歇尽所能动用全身灵宝,王符,秘术,最多也就勉强能够对付一两只成长期的阴光兽。

    随便来上十只八只阴光兽,便足以把金铭三人虐得欲仙欲死了,而眼下,跟在他们身后冲出来的阴光兽足有上百只!

    轰隆隆!!!

    恐怖声势真得方圆百里一阵阵的地动山摇,金铭三人狼狈逃开之后,后面迎接的三大隐族之人几乎在最短的时间内,迅速结阵,组合出一套严密的防御大阵,一脸凝重地面对着狂奔而来的百余只阴光兽。

    三大隐族之人拥有天神血¥£脉,个个天资不俗,修为惊人,能被带进潮汐山来探索天神遗迹,最差的都是六阶大天位修士。

    可以说每一个隐族子弟都是修士中精英,而隐族之中的精英弟子,比起五行大陆上某些宗门全力培养的天才也不逊色,可这样的天才精英,在面对阴光兽的时候。也不得不全神戒备。

    阴光兽这种一出生就拥有兽王实力的妖兽,即便是在偌大的五行大陆上也是非常少见的。甚至可以说近乎绝迹。

    而且阴光兽身上最差的材料,都能用来炼制最顶尖的法宝。乃至于人间极致的灵宝,寻常能够遇到一只,绝对是遭天之幸。

    可若是遇到一百只以上的阴光兽族群的话,那就不是幸运了,而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大灾难。

    以八大隐族的实力,任何一族单独拿出来或许都具备灭掉一百只阴光兽的实力,但这得是在不惜死战的情况下,因为想要凭借同等数量的修士,甚至两三倍的修士。根本无法保证稳胜。

    “不要用寻常的阵法,那些阵法对阴光兽没用!快!夺天宫所有弟子听令!结‘夺天御神大阵’!!”

    跑到三大隐族驻扎的地方后,金铭见他属下的弟子竟然只是组织了一个大型防御阵法,当下便急吼吼地大叫了,换做寻常的七阶妖兽,即便是两百只,这座大型防御阵法也足够应付了。

    可阴光兽不同,那可是拥有上古麒麟血脉的亚神兽,其实力比之那些未曾激发血脉传承的神兽都要强出许多。

    这样的防御大阵应付十只阴光兽都够呛。更何况现在他们面对可是百余只阴光兽的恐怖族群,一般的大型防御阵别说是防御了,能否抵挡接下来的第一波冲击都悬。

    “血阁弟子听令!结‘血魔都天大阵’!!!”

    迟赫邦就要直接多了,跑到血阁一方那边后。第一时间咆哮着安排了起来,作为曾经亲手猎杀过阴光兽的强者,他太清楚阴光兽的实力有多恐怖了。

    另一边的桑怡面色再不复之前的妩媚。经过了被一百余只阴光兽追击的惊吓后,她的面色已是苍白一片。尽管尤有余悸,桑怡依然强压心中惊惧。冲冰月谷弟子冷声娇喝道:

    “冰月谷弟子听令!结‘寒冰覆海大阵’!!!”

    随着金铭三人的命令下发,三大隐族弟子以最快的速度再次变幻法阵,头领凝重无比的面色让他们不得不全力应对,几乎用处了十二分的精神将所有潜力发挥了出来。

    轰隆隆!!!

    三座顶尖的攻防大阵刚刚结好,百余只体型三十余丈的阴光兽便冲出了山洞,麒麟一样狰狞威武的巨首不断张口咆哮着,一身黑色的鳞甲灵光闪烁,元气之浓郁,比最极品的灵甲还要雄厚许多。

    氤氲五彩雾气扑面而来,本该是祥瑞之兆,却被上百只阴光兽生生地带出了一股子铺天盖地的毁灭气息。

    无以比拟的恐怖灵压席卷而来,严阵以待的三大隐族弟子个个面色发青,一百余只阴光兽凝聚起来的威压实在太可怕了,比之族内九宫境的老祖们都要强出数十倍之多。

    “凝神!羽灵神出击!!!”

    金铭顾不得整理凌乱的仪容,凌空浮在众弟子的上空,抬手掐诀,一边配合着往大阵内输送元气,一边发布命令。

    唰唰唰!

    金光闪烁,下方数十个夺天宫子弟同时结出一模一样的手印,体内元气狂涌而出,那一瞬间输出的元气几乎超过了肉身承受的极限,刹那间就让数十个弟子面目通红,浑身巨颤。

    哧哧哧!

    海量的元气如同潮汐一边,潮起潮落,汹涌澎湃,半个眨眼的时间都不到,足足五尊百余丈高,鹰首人身,背生双翅金色守护神便凝聚成型。

    羽灵神是夺天宫的独有守护神,实力之强,最差的都拥有君级守护神的实力,五尊鹰首人身的羽灵神凝出真身的瞬间,便化作五道恐怖的金光冲向了更加恐怖的阴光兽群。

    另一边的迟赫邦见状,半点也不敢迟疑,八阶实力的羽灵神虽然强横无比,但比起阴光兽也就强出一筹而已,一尊羽灵神应付两三只阴光兽还算勉强,再多那就只有被灭的份儿了。

    “血阁弟子听令!凝神!血海魔君出击!!!”

    呼呼呼!

    无边血光呼啸,数十名血阁子弟陡然化出漫天血雾,转瞬凝聚出四尊面目丑陋,浑身散发着血腥气息。整个身躯被一层血色铠甲覆盖的百余丈高的魔神,轮着一双巨斧大踏步冲了上去。

    “冰月谷弟子听令!凝神!寒冰女王出击!!!”

    桑怡面色清冷地娇喝一声。随后双手如同穿花蝴蝶一样,瞬息结出数百上千个玄奥无比的手印。

    一片片深蓝色的冰霜之气不断自她周身散发出来。和下方数十女弟子释放出来的大量冰寒之气融合,覆盖方圆十数里的冰寒雾气倏然凝聚。

    半息不到的时间里,万千冰寒之气便凝聚成一尊衣裙飘飘,头戴王冠,冰肌玉肤,美轮美奂的冰寒仙子。

    美得让人窒息的冰寒仙子随手一挥,方圆数十里内天地元气疯狂涌动,瞬时化作难以计数的冰霜巨剑,如万箭齐发。齐齐射向了对面蜂拥而来的阴光兽群。

    吼!!!

    面对三大隐族铺天盖地的攻击,百余只阴光兽齐齐仰头咆哮一声,方圆百余里空间仿似都被它们恐怖的嚎叫震慑,无所不在的五行元气竟然产生了一刹那的凝滞。

    噗嗤!噗嗤!噗嗤!

    绵延不绝的碎裂声不断传出,百余只阴光兽头顶上突然出现了千百只巨大的竖瞳,每一个竖瞳都足有十余丈大小,全都呈现诡异无比的黑色。

    竖瞳出现的瞬间,瞳孔连续扩散凝聚,反复数次后。猛地喷射出千百道漆黑无比的黑色光柱,这光柱极为诡异,仿似能够吸收光线一边,所过之处一片黑暗!

    熟悉阴光兽的迟赫邦见状。当即面色巨变,一边迅速变幻手诀控制冲出去的血魔,一边扬声大喝提醒道:

    “该死!这是死气阴光!不要让这东西打中了!!!”

    迟赫邦虽然已经及时提醒。但阴光兽发出的‘死气阴光’速度实在太快了,最先冲上去的五尊金色羽灵神只有三尊在金铭机警的控制下狼狈躲过。

    而另外两尊拥有八阶君级实力羽灵神。竟然毫无抵抗之力地被直接打成了筛子,转水就被可怕的黑光给吞噬的一干二净。

    嘶嘶嘶!!

    一大片倒抽冷气的声音自三大隐族阵容里传出。那可是能把半神都打得没脾气的羽灵神啊,竟然连阴光兽的一波攻击都扛不住,这死气阴光未免太可怕了吧?!

    另一边冰月谷凝出的寒冰女王虽然也躲开了,但本身也显得非常狼狈,释放出去的万千冰寒巨剑直接被黑色光柱打烂,美轮美奂的寒冰女王身上,也被打出好几个透明窟窿。

    唯一损失比较小的就是血阁了,有迟赫邦这个熟悉阴光兽的首领及时操控,四尊血魔当中只有一尊被打掉了一直手臂而已。

    不过即便如此,迟赫邦也没有半点高兴的表情,如今三大隐族即便合力都不见得能扛得住百余只阴光兽的冲击,他们把最强的手段都用出来,抗下这第一波攻击就有如此大的损失。

    接下来等接战的时候,三大隐族得损失多少弟子?隐族子弟因为血脉的关系,虽然天资超出寻常修士不少,但他们的生育率可不是很高,每一名子弟都是族内不容有失的财富。

    如果不是隐族有繁衍上的天生缺陷,以八大隐族的性子,怕是早就称霸整个五行大陆了。

    “金阁主,桑妹子,这才刚刚接战,损失便如此巨大,咱们恐怕应付不了一百多只阴光兽,咱们带来的人不多,损失不起啊,不如暂时退出去怎么样?”

    迟赫邦虽然是在征询金铭和桑怡的意见,但他相信这两个狐狸一样精明的家伙,怕是早就已经做好了撤退的准备,迟赫邦之所以这么说,只是给大家找个台阶下而已。

    毕竟,他们这次进入潮汐山的任务,就是为了天神遗迹,不应付一下就直接走人,回去了也不好交代。

    “点抵挡住阴光兽的冲击再说吧,我感觉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金铭目光闪烁,一边不断地结印,一边抬头看向了对面声势浩大的阴光兽群,这一连串的事情发生的太诡异了,他总觉得这些意外状况肯定是因为什么‘东西’导致的。(未完待续。。)

    …

第753-754章、案件    当然,小舅子私底下对他的警告也让他浑身抖了几抖,对于赵小卒来说,程新俊当多大的官,他压根就不在乎,他在乎的是程新俊对自己姐姐好不好。

    程新俊之前对赵小兰不错,但很难说如果其升官之后会是个什么样子,因而赵小卒的警告是及时到位的。

    因而之后,程新俊在当上副局长,享受到之前没有过的权势后,送钱的,送自己的纷纷上门,可程新俊一想到赵小卒,升腾起来的贪欲和肉欲就顿时烟消云散。

    虽说那位小舅子已经不在小县城,但程新俊知道,如果自己做出了什么对不起赵小兰的事情,恐怕最终的结果连那位李副局长都不如。

    出手帮助姐夫对于赵小卒而言,仅仅只是回家探亲的小插曲罢了。

    闲暇日子里,赵小卒每日除了保留一定时间清修打坐之外,就是外出与几个死党相会,晚上则是回家陪同父母。

    总之,对于赵小卒而言,这段时间的生活就好似回到了学生时代,显得无拘无束,让心情畅快无比。

    在不知不觉之间,赵小卒发现自己的道行竟然突破了瓶颈,骤然跃入炼精化气下层,这让赵小卒在惊喜之余,不由得猜测老君山让大家回家探亲,或许就是另外一种历练。

    当然,这种做法对于赵小卒而言,是一个很不错的结果。

    就是不知道邹水东他们怎么样了?

    想到这里,赵小卒倒是有些惭愧,自己回家都快一个月了,沉浸在家庭的温暖之中。倒是忘记了给自己的好基友电话。

    当赵小卒拿起电话给邹水东拨打之后,电话铃声响了一会之后,方才有人接听。

    “喂,谁啊?不知道道爷我刚刚睡下么?”

    话筒里传来一个极为懒散的声音,正是邹水东。语气如同在老君山时一样欠揍。

    “我,赵小卒!这么久都不知道给我打电话。”赵小卒倒是学会了恶人先告状,不过听到邹水东的声音,他脸上却露出了笑容。

    “啊,是小卒啊,等会。”

    邹水东那边顿时一阵慌乱。时不时还听到女人嗔怪的声音,让赵小卒一阵无语,这小子不会是开房吧?

    “好了,找我什么事?是想念本道爷了,还是想念本道爷了。”

    邹水东的脸皮倒是奇厚无比。压根就不提之前的事情。

    可赵小卒对于这事有些好奇,偏偏要刨根问底。

    两人在电话里一阵唇枪舌战之后,赵小卒方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原来这邹水东回家后不久,家里人就急冲冲的领来了一个又一个姑娘。

    相亲,没错,就是相亲。

    对于邹水东当道士一事,家里人虽不说反对,但其母亲却是要求其结婚。至少得将孩子生上一个。

    邹水东家在河东省祁淡市这个小城市里,原本就算是比较富裕,在加上邹水东回来。堪称商场老鳄的父亲立即就将邹水东带回来的一些东西卖出了高价。

    然后……邹母就扬言要找个儿媳妇,钱都不是问题,说白了,邹母就是要用钱买个儿媳妇,然后生个孙子,至于邹水东嘛。要去修道也可以,要留在家里也可以。老两口是有孙子就万事足了。

    于是邹水东就头痛了。

    一群群姑娘就过来了。

    现在的姑娘可不比几十年前了,一个个都是赤膊上阵。在茶楼里与邹水东喝茶的时候就敢直接色诱。

    直到一天晚上,邹水东糊里糊涂被一个姑娘带进酒馆,推进房间,胡天胡地了一夜之后,才知道,自己母亲可算是下了血本。

    说白了,这些姑娘压根就不用嫁入邹家,只需要能够怀上孩子,生下后,就可以得到邹母的打赏二十个黄金大盟,嗯,错了,是两百万。

    对于不少女孩来说,就出卖一次*,生个孩子就能够得到两百万,另外所有费用,邹家都包了,何乐而不为。

    要知道,就算是傍大款,也需要每周出卖几次肉身才能够获得钞票的,再说了,一些大款还舍不得出这么高的价格呢。

    当然,邹水东也是从抗拒慢慢走向顺从的。

    没法,姑娘们太热情了。

    听完了邹水东的经历后,赵小卒不由得目瞪口呆,暗暗骂了一声无耻。

    要说,回想起来,赵小卒还要庆幸自家老妈没有这样对付自己,要说这段时间里,老妈也是朝着赵小卒暗示了不少次了,都被赵小卒装聋作哑躲过去了。

    赵小卒现在压根就没有遇到值得让自己心动的女孩,嗯,错了,火车上倒是遇到了一个让他略微心动的女孩,可惜被那个刻薄女给搅合了。

    不管怎么说,赵小卒现在的心思主要还是放在修道之上,至于情爱这些,有时心头骚动,但很快就被自己压制了下去。

    随后赵小卒又给廖炳强打了个电话,谁知道,那廖炳强却说自己被当地秘密部门请去办事了,事情有些麻烦,正想找赵小卒两人帮忙呢。

    当然,这秘密部门请人办事也不是不需要代价,尤其是请老君山弟子,虽说秘密部门里也有不少离山的道童,但全华夏这么大,需要的人手太多了,因而在遇到一些比较麻烦的事情时,秘密部门就需要请老君山这个外援了。

    而这次的事情正好发生在廖炳强的家乡,南山省云溪市,在罗长老接到老君观转来秘密部门的请求后,就想起了廖炳强正回家探亲的事情,便纸鹤传书了过去,将此事交给了廖炳强处理。

    廖炳强了解了此事之后,就感觉自己一人可能办不下来,正巧赵小卒打电话过来,便将赵小卒抓了差。

    这次秘密部门给的报酬倒是不低。

    除了给老君山的部分外。这参与进来的老君山弟子也能够从收获里获得三成的收益。

    要知道,秘密部门处理不下来的事情大多数比较诡异的,而这里面或许能够获得一些宝物。

    因而不少外门弟子对这种出外勤倒是比较热衷,只不过以往这种好事都是嫡传弟子出面,现在嘛。据说明阳仙尊将三代嫡传弟子尽数带走了,因而就将这些事情放在了新一代的外门弟子身上。

    赵小卒自然是不会拒绝廖炳强的邀请,也顺便让廖炳强通知一下邹水东,想来邹水东是十分愿意借此脱身的。

    在廖炳强打电话过去之后,果不其然,邹水东几乎高兴得快要跳起来了。

    之后。赵小卒也没有耽误时间,随即给父母,姐姐,姐夫说了一声,便径直启程上路。

    对于赵小卒的离开。家里人多少有些难受的,但他们也知道,赵小卒现在已经不是之前那个宅在家里的啃老族了,能够回来一趟,或许就很不错了。

    相对于赵小卒,邹水东而言,廖炳强的家乡云溪市却是一个二线大城市。

    所谓的二线大城市就是华夏国内除掉首都京城,魔都等等几个一线大城市之外。较为发达的省会城市。

    当然,住在大城市里并不意味着生活就会有多么多么的好。

    至少,对于以往忙着搬砖糊口的廖炳强而言。是这样的。

    不过现在嘛,廖炳强可称得上是衣锦还乡了。

    要说廖炳强买的礼物较之赵小卒就差远了,但扛不住人家量大啊。

    家里人送的礼物就不说了,自然是优中选优,精中挑精。

    而送给那些亲戚朋友的礼物,都是整套的。

    男的是皮带。领带外加什么什么酒,女的是化妆品。面膜,手链。小孩子一套玩具。

    总之,对于出手豪气大方的廖炳强,所有亲戚朋友都是赞扬不断。

    这与之前一脸的唾弃完全就是天壤之别。

    当然,如果换成邹水东的话,送?送毛!

    你瞧不起我?我给你送礼物?

    但廖炳强的想法却要温和得多,都是亲戚朋友,哪里有什么解不开的仇怨,缓和一下关系,以后自己父母在家有事,也有人帮手不是?

    赵小卒家乡距离南山省云溪市不算太远,火车一天一夜就到了。

    刚刚走出车站,赵小卒就被廖炳强给抓住了。

    “小卒,小卒,这里!这里!”

    一个雄厚的声音传来,赵小卒环视了一圈之后,就看到了犹如一头巨熊耸立在人群里的廖炳强,要知道在修炼了小吞食天地与小法相天地这两种神通之后,廖炳强就开始二次发育了,站在人群里极为醒目,不过其身边却站着一位身穿黄色连衣裙的娇小女孩,比较清秀。

    赵小卒挤开人群便走了过去。

    廖炳强上前就抱着赵小卒一阵熊抱,让赵小卒苦笑连连。

    这廖炳强的力气是越来越大了,以赵小卒现在的肉身而言,都有些吃不住了。

    要说赵小卒现在的肉身,别的不说,至少能够与一头棕熊较劲了,可在廖炳强面前,那简直就是一棵黄豆芽。

    “对了,老廖,怎么不介绍介绍?”

    赵小卒看了看站在廖炳强身边的女孩,不由得笑问道。

    “啊,对了,这是我媳妇,贺惜梦。”

    廖炳强被赵小卒一提醒,随即醒悟了过来,急忙郑重其事的介绍,并向贺惜梦介绍了赵小卒:“惜梦,这是我在老君山最好的两个兄弟之一,赵小卒,过命的交情,你就叫三弟吧。”

    那贺惜梦看上去娇小,但却丝毫不怯场,大大方方叫了赵小卒一声三弟。

    赵小卒倒是愣住了,记得廖炳强这小子没有结婚啊,这么说,就是这几天回来就结婚了?

    廖炳强家里现在换了大房子,也不肯让赵小卒去住酒店,拖着赵小卒就上了自己的车。

    要说廖炳强现在可要比赵小卒过得惬意多了。

    房子买了,车子买了,老婆娶了,看上去一副安居乐业的样子。倒是让赵小卒略微有些担心。

    在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候,赵小卒随口便问了这个问题。

    廖炳强倒是笑了:“惜梦是我的青梅竹马,从小就认识了,以前她爸妈嫌弃我穷。”

    从廖炳强口中,赵小卒听到了一段比较狗血的故事。

    总之。就是贺惜梦在父母的干涉下,也一直保持着与廖炳强的联系,这次廖炳强发达了,因而贺惜梦的父母就很轻易的松了口。

    没法,上百万的聘礼,也足够将绝大多数贪财的岳父母给击倒了。

    “那你不修道了?”

    赵小卒倒是有些目瞪口呆。要说邹水东现在是夜夜当新郎,但这廖炳强更胜一筹,直接就结婚了。

    “修,怎么不修?我们老君山貌似没有不准结婚的山规吧?”

    廖炳强呵呵一笑,回问道。

    赵小卒想了想。的确是这样,老君山的确没有不准结婚的规定,只不过自己看着山里没有一个结婚的,下意识就将这种事情给忘记了,还以为修道就不能结婚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结婚对于修道的影响到底是好是坏,赵小卒也不知道,只有说让廖炳强好自为之了。

    之后。邹水东也急匆匆的赶到了云溪市,来到了廖炳强家中。

    到了这时,廖炳强方才将这个由秘密部门委托的案子情况大体说了一遍。

    云溪市乃是全国比较知名的旅游城市。下辖三区四县,拥有大片原始森林,湖泊等等优质风景。

    这事情就发生在山背县。

    近年来,山背县正在大力发展境内判官山,力求在五年时间内将判官山发展成为华夏国内三a级风景区。

    一切都发展顺利,但就在半年前。一件事情让山背县的领导们头大了起来。

    判官山上出现了人命案!

    五个修路的工人失踪三日后,尸体出现在一个山洞口。

    现场勘查证明这五个工人是自己走到这里来的。四周并没有其他人留下的痕迹,另外尸检结果表明这五个工人是受到极大惊吓毙命。

    由于没有更多的线索。在警方排查了五个工人的恩仇史后,这件案子就变成了一桩悬案。

    这件案子引发的风波在时间的流逝下,没用两周时间就烟消云散,而判官山的建设依然在如火如荼的进行。

    毕竟在这个时代,有太多的新闻让老百姓们在闲暇茶余时间打发时间了。

    但这件事情刚刚平息下去没一个月时间,又有三个修路工人枉死。

    同样受到惊吓毙命,同样出现在那个山洞口。

    这样的连环人命案,使得山背县不得不将山洞作为了探查重点,但探查的结果让人很遗憾。

    这个山洞可不是那种小山洞,这是一个溶洞,里面九曲十八弯,就算是上万人马丢进去,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将整个山洞体系探查完全。

    最要命的是,在组织了数百警力,数千民兵对山洞进行探查不到三天时间,又出人命案了。

    这次不是修路工人了,而是进山洞探查的民兵,一共死掉了七个民兵,两个警察。

    这一下子,山背县就算是想要捂盖子,都捂不住了,不得不将案件上交。

    而民间传言这些人撞见了阴兵过路,结果犯了禁忌,被取了魂魄而死。

    这种传闻更是让人心头恐慌。

    总之,由于这一系列的案件发生,使得判官山的建设完全停顿,就算那些建筑公司开出两倍的奖金,并且是现金,但那些建筑工人也不愿意上山了。

    钱虽好,但命更重要,何况现在到处都是用工荒,不在这里打工,未必还找不到赚钱的地方?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前往山洞勘查的市警察局专案组也死掉了一个人。

    总之,最后这个案子就转移到了秘密部门手上。

    没法,像这样找不到线索,显得极为诡异,又有些超出常识的案件,基本上都是交到秘密部门手里。

    而这云溪市的秘密部门里也没有什么厉害人物,没法,从老君山离开的退休道童没有加入秘密部门的就不用多说了,加入秘密部门的退休道童很多也被派往了国外执行任务。留在本土的不算多,都集中在总部,压根就不够使用。

    再说了,相对于现在的道童而言,以前的道童在兑换碑的帮助下。光实力而言,却要强出很多。

    这也是无奈的事情。

    当初那些道童可没有这么好的条件,学习到的东西也要少上很多。

    “阴兵过路?”

    听到廖炳强这番介绍之后,赵小卒和邹水东的眼睛有些发亮,他们想起了郑羽梦师叔给他们这些外门童子上课时所讲到的亲身经历。

    那可是收获了一张生死簿残页啊。

    虽说那张生死簿残页被明阳仙尊收走了,让郑羽梦师叔很不甘。但这件事情无疑是郑羽梦一直津津乐道的功绩。

    “肯定有宝贝!”

    在老君山的时候,赵小卒等人所学的东西不说包罗万象,至少一些寻常人不知道的事情,他们都知道。

    譬如,地球在灵气枯竭之后。已经没有了所谓的阴曹地府。

    因而像这样有着阴兵过路传言的地方,多数都是有宝的。

    何况,这判官山的传说也有些预示。

    话说,这判官山的名字由来就是一个神话传说。

    当年,地府判官崔府君生前就居于此处,乐善好施,为百姓敬仰,其死后便因为大功德而被任为地府首席判官。执掌生死簿。

    因而又有传说,这判官山与阴间相连云云,时常会有人见到阴兵过路等等。

    三人在准备了一番之后。便启程前往山背县。

    负责给三人开车的乃是当地秘密部门的工作人员小李,同时他也担任着廖炳强三人与当地政府之间的联络沟通。

    刚一见面,这位小李就显得很热情,拍着胸脯说,在后勤上有什么事情交给自己解决好了。

    大家都是年轻人,彼此之间接触倒也不算难事。

    赵小卒等人来到山背县后。就由小李出面与当地警察局联系,准备给赵小卒几人开一张进山的证明。

    由于这连番的命案发生。使得当地不得不将判官山的进山通道给封锁了。

    “再也死不起人了。”这是当地警察局局长与小李交流时的话语。

    的确,任何一个地方。像这种莫名其妙的死人,所引发的社会恐慌都不会太小,尤其是对于一个以旅游业经济为主的地方而言,光是风言风语,就足以对经济造成极大的打击了。

    也正因为如此,那位警察局长听闻,赵小卒三人就是上级派来解决问题的专家时,不由热情的拉着三人就要安排午饭。

    当然,这或许也是警察局长见三人如此年轻,想要摸摸底,免得又平白去送死。

    正如之前所说,再也死不起人了,若是这三人也挂在山上的话,自己这个局长恐怕也干不了多久了。

    对于这位局长的盛情邀请,赵小卒几人也没有拒绝,他们也想从这个局长嘴里掏出更为详细的情况来。

    不管怎么说,这前前后后的人命案子都是对方在侦破。

    吃过午饭,赵小卒三人的脸色变得略微有些凝重。

    的确,他们从那位局长口中得到了不少东西。

    到了这时,赵小卒可以判断出,这个案子绝对与普通人类无关,也就是说,超出了正常人类可以做到的地步。

    而那位局长在这一顿午饭之后,对赵小卒几人却是刮目相看,不愧是上面派来的专家,问问题都问在了重点上。

    由于这种感官,那位局长还亲自带着赵小卒一行人来到了进山口。

    这里已经被设上了路卡,一队队警察,荷枪实弹的把守着这里,决不允许任何人擅自进入。

    当然,局长大人也就送到这里了,不管他对赵小卒几人抱着多大的希望,也不敢跟着进去,将自己小命拿来玩耍。

    反倒是那个小李坚决要求跟着进去。

    对于这小李的坚持,赵小卒也只能点头答应,但也与之说好,进去之后要听从命令。

    那小李点了点头,心头却是一阵激动。

    这个任务可是他好不容易争取来的,作为刚刚加入秘密部门的新人,就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

    何况,听说这三位乃是来自于老君山的高人,小李从小对于仙侠之类的小说就尤为喜爱,现在见到了真人版的,真要让他留在山外,还不得将他给憋死。(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