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当然,小舅子私底下对他的警告也让他浑身抖了几抖,对于赵小卒来说,程新俊当多大的官,他压根就不在乎,他在乎的是程新俊对自己姐姐好不好。

    程新俊之前对赵小兰不错,但很难说如果其升官之后会是个什么样子,因而赵小卒的警告是及时到位的。

    因而之后,程新俊在当上副局长,享受到之前没有过的权势后,送钱的,送自己的纷纷上门,可程新俊一想到赵小卒,升腾起来的贪欲和肉欲就顿时烟消云散。

    虽说那位小舅子已经不在小县城,但程新俊知道,如果自己做出了什么对不起赵小兰的事情,恐怕最终的结果连那位李副局长都不如。

    出手帮助姐夫对于赵小卒而言,仅仅只是回家探亲的小插曲罢了。

    闲暇日子里,赵小卒每日除了保留一定时间清修打坐之外,就是外出与几个死党相会,晚上则是回家陪同父母。

    总之,对于赵小卒而言,这段时间的生活就好似回到了学生时代,显得无拘无束,让心情畅快无比。

    在不知不觉之间,赵小卒发现自己的道行竟然突破了瓶颈,骤然跃入炼精化气下层,这让赵小卒在惊喜之余,不由得猜测老君山让大家回家探亲,或许就是另外一种历练。

    当然,这种做法对于赵小卒而言,是一个很不错的结果。

    就是不知道邹水东他们怎么样了?

    想到这里,赵小卒倒是有些惭愧,自己回家都快一个月了,沉浸在家庭的温暖之中。倒是忘记了给自己的好基友电话。

    当赵小卒拿起电话给邹水东拨打之后,电话铃声响了一会之后,方才有人接听。

    “喂,谁啊?不知道道爷我刚刚睡下么?”

    话筒里传来一个极为懒散的声音,正是邹水东。语气如同在老君山时一样欠揍。

    “我,赵小卒!这么久都不知道给我打电话。”赵小卒倒是学会了恶人先告状,不过听到邹水东的声音,他脸上却露出了笑容。

    “啊,是小卒啊,等会。”

    邹水东那边顿时一阵慌乱。时不时还听到女人嗔怪的声音,让赵小卒一阵无语,这小子不会是开房吧?

    “好了,找我什么事?是想念本道爷了,还是想念本道爷了。”

    邹水东的脸皮倒是奇厚无比。压根就不提之前的事情。

    可赵小卒对于这事有些好奇,偏偏要刨根问底。

    两人在电话里一阵唇枪舌战之后,赵小卒方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原来这邹水东回家后不久,家里人就急冲冲的领来了一个又一个姑娘。

    相亲,没错,就是相亲。

    对于邹水东当道士一事,家里人虽不说反对,但其母亲却是要求其结婚。至少得将孩子生上一个。

    邹水东家在河东省祁淡市这个小城市里,原本就算是比较富裕,在加上邹水东回来。堪称商场老鳄的父亲立即就将邹水东带回来的一些东西卖出了高价。

    然后……邹母就扬言要找个儿媳妇,钱都不是问题,说白了,邹母就是要用钱买个儿媳妇,然后生个孙子,至于邹水东嘛。要去修道也可以,要留在家里也可以。老两口是有孙子就万事足了。

    于是邹水东就头痛了。

    一群群姑娘就过来了。

    现在的姑娘可不比几十年前了,一个个都是赤膊上阵。在茶楼里与邹水东喝茶的时候就敢直接色诱。

    直到一天晚上,邹水东糊里糊涂被一个姑娘带进酒馆,推进房间,胡天胡地了一夜之后,才知道,自己母亲可算是下了血本。

    说白了,这些姑娘压根就不用嫁入邹家,只需要能够怀上孩子,生下后,就可以得到邹母的打赏二十个黄金大盟,嗯,错了,是两百万。

    对于不少女孩来说,就出卖一次*,生个孩子就能够得到两百万,另外所有费用,邹家都包了,何乐而不为。

    要知道,就算是傍大款,也需要每周出卖几次肉身才能够获得钞票的,再说了,一些大款还舍不得出这么高的价格呢。

    当然,邹水东也是从抗拒慢慢走向顺从的。

    没法,姑娘们太热情了。

    听完了邹水东的经历后,赵小卒不由得目瞪口呆,暗暗骂了一声无耻。

    要说,回想起来,赵小卒还要庆幸自家老妈没有这样对付自己,要说这段时间里,老妈也是朝着赵小卒暗示了不少次了,都被赵小卒装聋作哑躲过去了。

    赵小卒现在压根就没有遇到值得让自己心动的女孩,嗯,错了,火车上倒是遇到了一个让他略微心动的女孩,可惜被那个刻薄女给搅合了。

    不管怎么说,赵小卒现在的心思主要还是放在修道之上,至于情爱这些,有时心头骚动,但很快就被自己压制了下去。

    随后赵小卒又给廖炳强打了个电话,谁知道,那廖炳强却说自己被当地秘密部门请去办事了,事情有些麻烦,正想找赵小卒两人帮忙呢。

    当然,这秘密部门请人办事也不是不需要代价,尤其是请老君山弟子,虽说秘密部门里也有不少离山的道童,但全华夏这么大,需要的人手太多了,因而在遇到一些比较麻烦的事情时,秘密部门就需要请老君山这个外援了。

    而这次的事情正好发生在廖炳强的家乡,南山省云溪市,在罗长老接到老君观转来秘密部门的请求后,就想起了廖炳强正回家探亲的事情,便纸鹤传书了过去,将此事交给了廖炳强处理。

    廖炳强了解了此事之后,就感觉自己一人可能办不下来,正巧赵小卒打电话过来,便将赵小卒抓了差。

    这次秘密部门给的报酬倒是不低。

    除了给老君山的部分外。这参与进来的老君山弟子也能够从收获里获得三成的收益。

    要知道,秘密部门处理不下来的事情大多数比较诡异的,而这里面或许能够获得一些宝物。

    因而不少外门弟子对这种出外勤倒是比较热衷,只不过以往这种好事都是嫡传弟子出面,现在嘛。据说明阳仙尊将三代嫡传弟子尽数带走了,因而就将这些事情放在了新一代的外门弟子身上。

    赵小卒自然是不会拒绝廖炳强的邀请,也顺便让廖炳强通知一下邹水东,想来邹水东是十分愿意借此脱身的。

    在廖炳强打电话过去之后,果不其然,邹水东几乎高兴得快要跳起来了。

    之后。赵小卒也没有耽误时间,随即给父母,姐姐,姐夫说了一声,便径直启程上路。

    对于赵小卒的离开。家里人多少有些难受的,但他们也知道,赵小卒现在已经不是之前那个宅在家里的啃老族了,能够回来一趟,或许就很不错了。

    相对于赵小卒,邹水东而言,廖炳强的家乡云溪市却是一个二线大城市。

    所谓的二线大城市就是华夏国内除掉首都京城,魔都等等几个一线大城市之外。较为发达的省会城市。

    当然,住在大城市里并不意味着生活就会有多么多么的好。

    至少,对于以往忙着搬砖糊口的廖炳强而言。是这样的。

    不过现在嘛,廖炳强可称得上是衣锦还乡了。

    要说廖炳强买的礼物较之赵小卒就差远了,但扛不住人家量大啊。

    家里人送的礼物就不说了,自然是优中选优,精中挑精。

    而送给那些亲戚朋友的礼物,都是整套的。

    男的是皮带。领带外加什么什么酒,女的是化妆品。面膜,手链。小孩子一套玩具。

    总之,对于出手豪气大方的廖炳强,所有亲戚朋友都是赞扬不断。

    这与之前一脸的唾弃完全就是天壤之别。

    当然,如果换成邹水东的话,送?送毛!

    你瞧不起我?我给你送礼物?

    但廖炳强的想法却要温和得多,都是亲戚朋友,哪里有什么解不开的仇怨,缓和一下关系,以后自己父母在家有事,也有人帮手不是?

    赵小卒家乡距离南山省云溪市不算太远,火车一天一夜就到了。

    刚刚走出车站,赵小卒就被廖炳强给抓住了。

    “小卒,小卒,这里!这里!”

    一个雄厚的声音传来,赵小卒环视了一圈之后,就看到了犹如一头巨熊耸立在人群里的廖炳强,要知道在修炼了小吞食天地与小法相天地这两种神通之后,廖炳强就开始二次发育了,站在人群里极为醒目,不过其身边却站着一位身穿黄色连衣裙的娇小女孩,比较清秀。

    赵小卒挤开人群便走了过去。

    廖炳强上前就抱着赵小卒一阵熊抱,让赵小卒苦笑连连。

    这廖炳强的力气是越来越大了,以赵小卒现在的肉身而言,都有些吃不住了。

    要说赵小卒现在的肉身,别的不说,至少能够与一头棕熊较劲了,可在廖炳强面前,那简直就是一棵黄豆芽。

    “对了,老廖,怎么不介绍介绍?”

    赵小卒看了看站在廖炳强身边的女孩,不由得笑问道。

    “啊,对了,这是我媳妇,贺惜梦。”

    廖炳强被赵小卒一提醒,随即醒悟了过来,急忙郑重其事的介绍,并向贺惜梦介绍了赵小卒:“惜梦,这是我在老君山最好的两个兄弟之一,赵小卒,过命的交情,你就叫三弟吧。”

    那贺惜梦看上去娇小,但却丝毫不怯场,大大方方叫了赵小卒一声三弟。

    赵小卒倒是愣住了,记得廖炳强这小子没有结婚啊,这么说,就是这几天回来就结婚了?

    廖炳强家里现在换了大房子,也不肯让赵小卒去住酒店,拖着赵小卒就上了自己的车。

    要说廖炳强现在可要比赵小卒过得惬意多了。

    房子买了,车子买了,老婆娶了,看上去一副安居乐业的样子。倒是让赵小卒略微有些担心。

    在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候,赵小卒随口便问了这个问题。

    廖炳强倒是笑了:“惜梦是我的青梅竹马,从小就认识了,以前她爸妈嫌弃我穷。”

    从廖炳强口中,赵小卒听到了一段比较狗血的故事。

    总之。就是贺惜梦在父母的干涉下,也一直保持着与廖炳强的联系,这次廖炳强发达了,因而贺惜梦的父母就很轻易的松了口。

    没法,上百万的聘礼,也足够将绝大多数贪财的岳父母给击倒了。

    “那你不修道了?”

    赵小卒倒是有些目瞪口呆。要说邹水东现在是夜夜当新郎,但这廖炳强更胜一筹,直接就结婚了。

    “修,怎么不修?我们老君山貌似没有不准结婚的山规吧?”

    廖炳强呵呵一笑,回问道。

    赵小卒想了想。的确是这样,老君山的确没有不准结婚的规定,只不过自己看着山里没有一个结婚的,下意识就将这种事情给忘记了,还以为修道就不能结婚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结婚对于修道的影响到底是好是坏,赵小卒也不知道,只有说让廖炳强好自为之了。

    之后。邹水东也急匆匆的赶到了云溪市,来到了廖炳强家中。

    到了这时,廖炳强方才将这个由秘密部门委托的案子情况大体说了一遍。

    云溪市乃是全国比较知名的旅游城市。下辖三区四县,拥有大片原始森林,湖泊等等优质风景。

    这事情就发生在山背县。

    近年来,山背县正在大力发展境内判官山,力求在五年时间内将判官山发展成为华夏国内三a级风景区。

    一切都发展顺利,但就在半年前。一件事情让山背县的领导们头大了起来。

    判官山上出现了人命案!

    五个修路的工人失踪三日后,尸体出现在一个山洞口。

    现场勘查证明这五个工人是自己走到这里来的。四周并没有其他人留下的痕迹,另外尸检结果表明这五个工人是受到极大惊吓毙命。

    由于没有更多的线索。在警方排查了五个工人的恩仇史后,这件案子就变成了一桩悬案。

    这件案子引发的风波在时间的流逝下,没用两周时间就烟消云散,而判官山的建设依然在如火如荼的进行。

    毕竟在这个时代,有太多的新闻让老百姓们在闲暇茶余时间打发时间了。

    但这件事情刚刚平息下去没一个月时间,又有三个修路工人枉死。

    同样受到惊吓毙命,同样出现在那个山洞口。

    这样的连环人命案,使得山背县不得不将山洞作为了探查重点,但探查的结果让人很遗憾。

    这个山洞可不是那种小山洞,这是一个溶洞,里面九曲十八弯,就算是上万人马丢进去,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将整个山洞体系探查完全。

    最要命的是,在组织了数百警力,数千民兵对山洞进行探查不到三天时间,又出人命案了。

    这次不是修路工人了,而是进山洞探查的民兵,一共死掉了七个民兵,两个警察。

    这一下子,山背县就算是想要捂盖子,都捂不住了,不得不将案件上交。

    而民间传言这些人撞见了阴兵过路,结果犯了禁忌,被取了魂魄而死。

    这种传闻更是让人心头恐慌。

    总之,由于这一系列的案件发生,使得判官山的建设完全停顿,就算那些建筑公司开出两倍的奖金,并且是现金,但那些建筑工人也不愿意上山了。

    钱虽好,但命更重要,何况现在到处都是用工荒,不在这里打工,未必还找不到赚钱的地方?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前往山洞勘查的市警察局专案组也死掉了一个人。

    总之,最后这个案子就转移到了秘密部门手上。

    没法,像这样找不到线索,显得极为诡异,又有些超出常识的案件,基本上都是交到秘密部门手里。

    而这云溪市的秘密部门里也没有什么厉害人物,没法,从老君山离开的退休道童没有加入秘密部门的就不用多说了,加入秘密部门的退休道童很多也被派往了国外执行任务。留在本土的不算多,都集中在总部,压根就不够使用。

    再说了,相对于现在的道童而言,以前的道童在兑换碑的帮助下。光实力而言,却要强出很多。

    这也是无奈的事情。

    当初那些道童可没有这么好的条件,学习到的东西也要少上很多。

    “阴兵过路?”

    听到廖炳强这番介绍之后,赵小卒和邹水东的眼睛有些发亮,他们想起了郑羽梦师叔给他们这些外门童子上课时所讲到的亲身经历。

    那可是收获了一张生死簿残页啊。

    虽说那张生死簿残页被明阳仙尊收走了,让郑羽梦师叔很不甘。但这件事情无疑是郑羽梦一直津津乐道的功绩。

    “肯定有宝贝!”

    在老君山的时候,赵小卒等人所学的东西不说包罗万象,至少一些寻常人不知道的事情,他们都知道。

    譬如,地球在灵气枯竭之后。已经没有了所谓的阴曹地府。

    因而像这样有着阴兵过路传言的地方,多数都是有宝的。

    何况,这判官山的传说也有些预示。

    话说,这判官山的名字由来就是一个神话传说。

    当年,地府判官崔府君生前就居于此处,乐善好施,为百姓敬仰,其死后便因为大功德而被任为地府首席判官。执掌生死簿。

    因而又有传说,这判官山与阴间相连云云,时常会有人见到阴兵过路等等。

    三人在准备了一番之后。便启程前往山背县。

    负责给三人开车的乃是当地秘密部门的工作人员小李,同时他也担任着廖炳强三人与当地政府之间的联络沟通。

    刚一见面,这位小李就显得很热情,拍着胸脯说,在后勤上有什么事情交给自己解决好了。

    大家都是年轻人,彼此之间接触倒也不算难事。

    赵小卒等人来到山背县后。就由小李出面与当地警察局联系,准备给赵小卒几人开一张进山的证明。

    由于这连番的命案发生。使得当地不得不将判官山的进山通道给封锁了。

    “再也死不起人了。”这是当地警察局局长与小李交流时的话语。

    的确,任何一个地方。像这种莫名其妙的死人,所引发的社会恐慌都不会太小,尤其是对于一个以旅游业经济为主的地方而言,光是风言风语,就足以对经济造成极大的打击了。

    也正因为如此,那位警察局长听闻,赵小卒三人就是上级派来解决问题的专家时,不由热情的拉着三人就要安排午饭。

    当然,这或许也是警察局长见三人如此年轻,想要摸摸底,免得又平白去送死。

    正如之前所说,再也死不起人了,若是这三人也挂在山上的话,自己这个局长恐怕也干不了多久了。

    对于这位局长的盛情邀请,赵小卒几人也没有拒绝,他们也想从这个局长嘴里掏出更为详细的情况来。

    不管怎么说,这前前后后的人命案子都是对方在侦破。

    吃过午饭,赵小卒三人的脸色变得略微有些凝重。

    的确,他们从那位局长口中得到了不少东西。

    到了这时,赵小卒可以判断出,这个案子绝对与普通人类无关,也就是说,超出了正常人类可以做到的地步。

    而那位局长在这一顿午饭之后,对赵小卒几人却是刮目相看,不愧是上面派来的专家,问问题都问在了重点上。

    由于这种感官,那位局长还亲自带着赵小卒一行人来到了进山口。

    这里已经被设上了路卡,一队队警察,荷枪实弹的把守着这里,决不允许任何人擅自进入。

    当然,局长大人也就送到这里了,不管他对赵小卒几人抱着多大的希望,也不敢跟着进去,将自己小命拿来玩耍。

    反倒是那个小李坚决要求跟着进去。

    对于这小李的坚持,赵小卒也只能点头答应,但也与之说好,进去之后要听从命令。

    那小李点了点头,心头却是一阵激动。

    这个任务可是他好不容易争取来的,作为刚刚加入秘密部门的新人,就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

    何况,听说这三位乃是来自于老君山的高人,小李从小对于仙侠之类的小说就尤为喜爱,现在见到了真人版的,真要让他留在山外,还不得将他给憋死。(未完待续)

第四百八十一章 阴光兽    有了能够使用天神神力加持的古宝长生戟,唐楚阳觉得要是再砍不断万年血竹的话,他就真的对眼前粗如成人大腿的血竹彻底没辙了。→

    “万年血竹再强,总强不过天神神力吧?嘿,这次要还砍不断你,我立马扭头走人!”

    唐楚阳双手持戟,识海里元神轻轻一震,灵台空间便有一丝若有若无的金色神力飘然而出,被神力注入之后,原本只是暗青色的长生戟陡然耀起浓郁无比的绿色光华。

    一股仿似来自荒古凶兽愤怒咆哮的可怕威势陡然散发开来,本就一丈多长的长生戟陡然暴涨一倍,化作一杆近七米的恐怖画戟,周身闪烁着摧残的绿色光芒。

    “给我开!!!”

    唰!!!

    唐楚阳抡圆了长生戟,自上而下想着万年血竹的根部削了下去,‘哧!’的一声轻响,如中棉帛,绿光莹莹的长生戟从血竹根部一闪而过,随后血竹‘吱吱呀呀’扭动了几下,不甘地倒了下去。

    不清楚长生戟威力的唐楚阳用力过猛,差点被七米长的大戟给生生带飞出去,凝气沉腰,花费了不少元气才稳住了身形,唐楚阳经不住有些尴尬地自语:

    “太锋利了,差点儿出丑啊……”

    万年血竹虽然只有承认大腿粗,却足有上百丈长,唐楚阳不敢耽搁,当下抡起长生戟每隔十丈距离砍一下,不过四五息时间就把百余丈长的万年血竹给砍成了十几段。

    不是唐楚阳不想保留完整的血竹,而是他身上最好的储物戒指就是毕旻送的那枚岩晶戒。长宽高各五十米的空间,绝对称得上极为恐怖的储物空间了。可惜,到底还是放不下百丈长的万年血竹。

    完成分段工作后。唐楚阳第一时间就把所有血竹收了起来,真正使用长生戟的时候,他才发现这件古宝的威力真的很强悍,单单是那股子仿似凶兽一样的恐怖威压,就能将寻常修士给吓崩溃了。

    方才只是一击出手,长生戟恐怖的灵压至少波及到了万丈之外,唐楚阳可不敢保证,这么恐怖的威势有没有惊动金铭等人,保险起见。还是趁没有人敢来之前,尽量多的收集血竹吧。

    心理有了负担,唐楚阳动起手来便格外的迅速,不过一盏茶的时间过去,这个方圆数十里范围的血竹林里,所有上万年的血竹就全部给他给收到了储物戒指里。

    不过唐楚阳初次使用长生戟,越用越顺手的情况下,天神神力用起来就没个节制了。

    几十株万年血竹最多用一点神力,便足以让长生戟发挥一斩而尽的威力。但唐楚阳玩儿嗨了没控制住,一口气砸了将近五分之一的神力进去。

    一下子接受了这么多神力补充,长生戟虚弱的神力不但瞬间恢复,并且还超出许多。如果不在有限的时间内用掉的话,唐楚阳多砸进去的天神神力都等于全部浪费了。

    “激动过头了……”

    唐楚阳老脸发红,他的神力虽然能通过信徒源源不断的获取。但每天就那么一点的信仰,提升神位还不够呢。这下可好,平白浪费了那许多的神力。

    “不能这么浪费啊。得找个妖兽挥霍掉,不然用不了两个时辰这些神力都要自行消散了,这可是需要我积攒一个月的量啊!”

    转头看了看满眼的血竹,密密麻麻的少说也有上万株之多,大腿粗万年以上的血竹已经没有了,剩下的全都是成人手臂粗细的千年血竹。

    唐楚阳原本就是奔着千年血竹来的,不过却没想到这片血竹林里竟然有那么多万年血竹,千年血竹就已经属于顶尖的九阶材料了,而万年血竹,便是放到仙界也算是不错的材料了。

    而放在凡间的修士界,那绝对是顶尖材料中的极品,说是稀世难得也不为过!

    “都是好东西啊,不能浪费,全收了!”

    唐楚阳狠狠点了点头,双手抓着长生戟猛地向前一挥!

    ‘唰!’一道百余丈长的绿色匹练脱戟而出,瞬息便飞射到了千丈之外,绿色匹练所过之处,数不清的血竹摧枯拉朽一般‘噼里啪啦’的倒了一地。

    唐楚阳双目放光,一边挥舞着长生戟猛砍,一边不断地抬手将一株株前年血竹收起来,有了这一批数量过万的血竹,怕是都能让他用到飞升成神的那一天了。

    竭泽而渔是要遭天谴的,唐楚阳可不敢做出这么缺德的事情,所以他并没有把血竹连根拔起,而是选择从根部往上一尺左右的地方下刀,留下根须,再过千百年这里又是一片血竹林。

    唐楚阳这边一脸兴奋地砍伐血竹的时候,金铭,桑怡,迟赫邦三人那边却发生了意外,金铭三人所谓的准备,其实就是背着唐楚阳再次进去天神遗迹探索一下,做一些必要的安排。

    在过去的半年时间里,这样的事情三大隐族的人已经做了不知道多少次,从未发生过什么意外,不过这一次不同了,就像神魔山之外原本平静的飙风,突然发生了诡异的阴阳风暴相撞一样。

    这一次,由金铭大头,迟赫邦和桑怡二人殿后的小队才进去遗迹没多久,便有些惊慌失措地跑了出来,一向脾气不怎么好的迟赫邦更是便跑便破口大骂:

    “这他妈到底怎么回事?!那座神殿咱们之前进去了十几次都未曾发现任何意外,为什么这次突然出现了那么多阴光兽?!!”

    “别说那么多了,快组织人拦截吧,一百多只阴光兽,凭咱们现在的人手很可能拦不住!做好撤退的准备!”

    金铭是最后一个跑出遗迹入口的,也是三人中最狼狈的一个,原本整理的一条不紊的白发,此时如同炸了个炮仗一样,有一部分似乎是被雷劈了一样,焦黑一片,他边说,边转头冲着迎上来的属下喊道:

    “都别过来!全部把最强的法宝放出来,遗迹里有上百头阴光兽跟出来了!!”

    随着金铭最后一声大喝,一阵儿如同万兽奔腾的恐怖震动,紧跟着从金铭身后的山洞里传了出来,冲上去打算迎接的几十个三大隐族弟子闻言,顿时齐齐面色巨变,失声道:

    “最差都是七阶兽王的阴光兽?!一百多头?!!”

    七阶兽王这种存在,随便一头都是了不得的存在,一百多头这个数字惊人了,甚至让在场的三大隐族修士们以为金铭在和他们开玩笑。

    一百头七阶妖兽又多可怕呢?九宫境的地仙见了都得跑吧?(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ps:明天《唤神》首页热点大封推,为了这个推荐,小猪今天特意把所有能做的事情全部做完了,就是为了明后两天多点更新,所以导致今天更新迟了,而且字数不多,因为时间根本不够,再写下去就要断更了,而且今天干活一直到晚上九点才停下来,很累,明天再好好更新吧,明后两天,每天最少保底两更!诸位书友晚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