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有了能够使用天神神力加持的古宝长生戟,唐楚阳觉得要是再砍不断万年血竹的话,他就真的对眼前粗如成人大腿的血竹彻底没辙了。→

    “万年血竹再强,总强不过天神神力吧?嘿,这次要还砍不断你,我立马扭头走人!”

    唐楚阳双手持戟,识海里元神轻轻一震,灵台空间便有一丝若有若无的金色神力飘然而出,被神力注入之后,原本只是暗青色的长生戟陡然耀起浓郁无比的绿色光华。

    一股仿似来自荒古凶兽愤怒咆哮的可怕威势陡然散发开来,本就一丈多长的长生戟陡然暴涨一倍,化作一杆近七米的恐怖画戟,周身闪烁着摧残的绿色光芒。

    “给我开!!!”

    唰!!!

    唐楚阳抡圆了长生戟,自上而下想着万年血竹的根部削了下去,‘哧!’的一声轻响,如中棉帛,绿光莹莹的长生戟从血竹根部一闪而过,随后血竹‘吱吱呀呀’扭动了几下,不甘地倒了下去。

    不清楚长生戟威力的唐楚阳用力过猛,差点被七米长的大戟给生生带飞出去,凝气沉腰,花费了不少元气才稳住了身形,唐楚阳经不住有些尴尬地自语:

    “太锋利了,差点儿出丑啊……”

    万年血竹虽然只有承认大腿粗,却足有上百丈长,唐楚阳不敢耽搁,当下抡起长生戟每隔十丈距离砍一下,不过四五息时间就把百余丈长的万年血竹给砍成了十几段。

    不是唐楚阳不想保留完整的血竹,而是他身上最好的储物戒指就是毕旻送的那枚岩晶戒。长宽高各五十米的空间,绝对称得上极为恐怖的储物空间了。可惜,到底还是放不下百丈长的万年血竹。

    完成分段工作后。唐楚阳第一时间就把所有血竹收了起来,真正使用长生戟的时候,他才发现这件古宝的威力真的很强悍,单单是那股子仿似凶兽一样的恐怖威压,就能将寻常修士给吓崩溃了。

    方才只是一击出手,长生戟恐怖的灵压至少波及到了万丈之外,唐楚阳可不敢保证,这么恐怖的威势有没有惊动金铭等人,保险起见。还是趁没有人敢来之前,尽量多的收集血竹吧。

    心理有了负担,唐楚阳动起手来便格外的迅速,不过一盏茶的时间过去,这个方圆数十里范围的血竹林里,所有上万年的血竹就全部给他给收到了储物戒指里。

    不过唐楚阳初次使用长生戟,越用越顺手的情况下,天神神力用起来就没个节制了。

    几十株万年血竹最多用一点神力,便足以让长生戟发挥一斩而尽的威力。但唐楚阳玩儿嗨了没控制住,一口气砸了将近五分之一的神力进去。

    一下子接受了这么多神力补充,长生戟虚弱的神力不但瞬间恢复,并且还超出许多。如果不在有限的时间内用掉的话,唐楚阳多砸进去的天神神力都等于全部浪费了。

    “激动过头了……”

    唐楚阳老脸发红,他的神力虽然能通过信徒源源不断的获取。但每天就那么一点的信仰,提升神位还不够呢。这下可好,平白浪费了那许多的神力。

    “不能这么浪费啊。得找个妖兽挥霍掉,不然用不了两个时辰这些神力都要自行消散了,这可是需要我积攒一个月的量啊!”

    转头看了看满眼的血竹,密密麻麻的少说也有上万株之多,大腿粗万年以上的血竹已经没有了,剩下的全都是成人手臂粗细的千年血竹。

    唐楚阳原本就是奔着千年血竹来的,不过却没想到这片血竹林里竟然有那么多万年血竹,千年血竹就已经属于顶尖的九阶材料了,而万年血竹,便是放到仙界也算是不错的材料了。

    而放在凡间的修士界,那绝对是顶尖材料中的极品,说是稀世难得也不为过!

    “都是好东西啊,不能浪费,全收了!”

    唐楚阳狠狠点了点头,双手抓着长生戟猛地向前一挥!

    ‘唰!’一道百余丈长的绿色匹练脱戟而出,瞬息便飞射到了千丈之外,绿色匹练所过之处,数不清的血竹摧枯拉朽一般‘噼里啪啦’的倒了一地。

    唐楚阳双目放光,一边挥舞着长生戟猛砍,一边不断地抬手将一株株前年血竹收起来,有了这一批数量过万的血竹,怕是都能让他用到飞升成神的那一天了。

    竭泽而渔是要遭天谴的,唐楚阳可不敢做出这么缺德的事情,所以他并没有把血竹连根拔起,而是选择从根部往上一尺左右的地方下刀,留下根须,再过千百年这里又是一片血竹林。

    唐楚阳这边一脸兴奋地砍伐血竹的时候,金铭,桑怡,迟赫邦三人那边却发生了意外,金铭三人所谓的准备,其实就是背着唐楚阳再次进去天神遗迹探索一下,做一些必要的安排。

    在过去的半年时间里,这样的事情三大隐族的人已经做了不知道多少次,从未发生过什么意外,不过这一次不同了,就像神魔山之外原本平静的飙风,突然发生了诡异的阴阳风暴相撞一样。

    这一次,由金铭大头,迟赫邦和桑怡二人殿后的小队才进去遗迹没多久,便有些惊慌失措地跑了出来,一向脾气不怎么好的迟赫邦更是便跑便破口大骂:

    “这他妈到底怎么回事?!那座神殿咱们之前进去了十几次都未曾发现任何意外,为什么这次突然出现了那么多阴光兽?!!”

    “别说那么多了,快组织人拦截吧,一百多只阴光兽,凭咱们现在的人手很可能拦不住!做好撤退的准备!”

    金铭是最后一个跑出遗迹入口的,也是三人中最狼狈的一个,原本整理的一条不紊的白发,此时如同炸了个炮仗一样,有一部分似乎是被雷劈了一样,焦黑一片,他边说,边转头冲着迎上来的属下喊道:

    “都别过来!全部把最强的法宝放出来,遗迹里有上百头阴光兽跟出来了!!”

    随着金铭最后一声大喝,一阵儿如同万兽奔腾的恐怖震动,紧跟着从金铭身后的山洞里传了出来,冲上去打算迎接的几十个三大隐族弟子闻言,顿时齐齐面色巨变,失声道:

    “最差都是七阶兽王的阴光兽?!一百多头?!!”

    七阶兽王这种存在,随便一头都是了不得的存在,一百多头这个数字惊人了,甚至让在场的三大隐族修士们以为金铭在和他们开玩笑。

    一百头七阶妖兽又多可怕呢?九宫境的地仙见了都得跑吧?(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ps:明天《唤神》首页热点大封推,为了这个推荐,小猪今天特意把所有能做的事情全部做完了,就是为了明后两天多点更新,所以导致今天更新迟了,而且字数不多,因为时间根本不够,再写下去就要断更了,而且今天干活一直到晚上九点才停下来,很累,明天再好好更新吧,明后两天,每天最少保底两更!诸位书友晚安……)

第751-752章 凡人俗事    赵小卒随手一挥,将神通解除,那铁甲士兵转即便重新化为一粒黄豆,跳入赵小卒手中。

    “原来你说的是真的!你是神仙了?”

    良久之后,姐姐方才吐出一句话来,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之前的一句话,居然一语成真,自己的弟弟赵小卒居然真的成神仙了。

    姐姐的话,让赵小卒哭笑不得,急忙解释:“什么神仙啊,你弟弟我连内门都没有进入,也就是初入道罢了。”

    赵建国与张翠花在惊愕了一番之后,反倒是高兴了起来。

    自己儿子不管是不是神仙,光这些本事,就是长出息了,之后怎么样,自己也不用担心了。

    倒是他姐夫看着赵小卒的目光最为炽热,简直就要将赵小卒身上看出一个窟窿来。

    既然事情讲开了,赵小卒索性便将自己准备的真正礼物拿了出来。

    给外甥程小军的是一块挂在脖子上的静心宁神玉佩,这块玉佩是赵小卒请邹水东做的法器,在兑换碑里要一百任务点,但在邹水东手里,也就是玉佩需要二十个任务点罢了。

    给父亲赵建国,母亲张翠花的是一人一枚养身益寿戒,这种戒指能够起到延年益寿,祛除病患的作用,兑换碑那里至少两百任务点。

    而给姐姐的则是一粒养颜丹,这粒养颜丹,可不是赵小卒能够炼制出来的,而是他请罗长老出手炼制的,花费了他五百任务点,也是兑换碑里没有此物,如果有的话。估计没有七百任务点是拿不下来的,在这些礼物里算是最贵的了。

    这养颜丹,能够保持青春,起到颜容不老的作用,当然。实际作用也没有介绍那么夸张,但可以确定的一点就是,服用了此丹之后,之后容颜的衰老程度将会降低七成以上。

    也就是说,赵小兰现在二十六岁,在二十年后。四十六岁的时候,看上去最多也就是三十一二岁。

    当然,这仅仅局限于容颜,也就是身体外表,体内的器官。该怎么衰老就怎么衰老,只不过在初次服用养颜丹的时候,药力会对体内进行一番洗炼,排除一些病痛,积累的毒素。

    如果连体内器官都可以减缓衰老的话,这养颜丹可就不止五百任务点了,一千任务点,指不定都有人要。

    当然。这器官的衰老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的,长期服用五味吞气丹炮制的药酒就行了。

    对此,赵小卒可是准备了十瓶五味吞气丹。足够一家人泡酒喝上十年了。

    听了赵小卒的介绍之后,赵小兰不由得惊喜万分。

    哪一个女人不注意自己的容颜?

    自从生了儿子后,赵小兰可是对自己脸上出现的一些色斑苦恼极了。

    现在听得这么一粒黑呼呼的丹药居然有这样的疗效,赵小兰哪里还按忍得住,立马就丢入口中,连赵小卒阻止都来不及。苦笑连连,自己这个姐姐也太冲动了一点。

    之前就说过。这养颜丹初次服用的时候,药力会进行洗炼。排除病痛,毒素。

    而其直接反应出来的效果就是赵小兰吞下养颜丹没三秒钟,就说肚子痛,然后直奔卫生间,尚未关门,这边就闻到了扑面而来的臭味。

    让程小军直嚷妈妈臭臭。

    程新俊倒是有些担心妻子,有些迟疑的询问:“小卒,你姐不会有事吧?”

    就连父亲,母亲都有些担心的看了过来。

    赵小卒着实有些哭笑不得,急忙解释:“这养颜丹就是这样,服用之后,体内毒素就会排出,拉肚子很正常的,还会冒黑汗。”

    听得赵小卒如此解释之后,几人方才有些安心,但多少还是有些担心。

    被赵小兰这一打岔,赵小卒这时才想起,自己给姐夫的礼物尚未拿出,随后便从乾坤袋里取出一物,递到了程新俊手上。

    程新俊接过一看,却是一个用布缝制的小布包,只有两指宽,摩擦之间,里面似乎有纸张。

    见到程新俊那疑惑的目光,赵小卒随即便解释了起来:“姐夫,这可是我专门请高人给你绘制的升官符哦。”

    程新俊一听,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就跟夜里的猫儿差不多了。

    要说程新俊这段时间心里一直有着心病,什么心病?局里的老局长就要退休了。

    毫无疑问,任何单位的一把手退休,都会在一个单位里引起各种局势的变动。

    而这位老局长就是程新俊的官场引路人,如果不是这位老局长的话,程新俊也没可能当上科长。

    可现在问题来了,老局长退休,最有可能上位的却是与程新俊有着剧烈矛盾的李副局长。

    程新俊虽说喜欢吃点喝点,但做事却有着自己的原则底线,而那位李副局长就不一样,收钱办事是他的原则,喜好女色更是在局里出了名。

    在一次工商局查获假货后,这位李副局长给程新俊打招呼,要求特事特办,结果年轻气盛的程新俊直接就给顶了回去。

    当然,有着老局长的关照,那位李副局长也就只能摔上几个杯子了事,但现在,如果那位李副局长上台的话,嘿嘿,程新俊的日子就不太好过了。

    另外,程新俊与李副局长之间还有一个难以排除的矛盾。

    去年单位里吃团年饭的时候,要求带家属,程新俊就带着赵小兰去了,结果那个好色的李副局长就将赵小兰给盯上了,不怀好意的专门跑来敬酒,让程新俊怒气升腾,如果不是旁人劝着,那李副局长指不定脑门上就要挨上一酒瓶了。

    甚至于之后,赵小兰说有人给她打骚扰电话,程新俊一猜就是那个李副局长。

    这种事情,只要是男人都无法忍受的。像那些新闻报道里的官员,将自己老婆送给上司享受,给自己换来虔诚,程新俊是没可能答应的。

    但不管怎么说,程新俊这段时间日子不太好过。这时听到升官符三个字顿时便兴奋了起来。

    结果一问赵小卒,赵小卒也有点不太好意思,别看这符箓的名字取得好,实际上也就是平安符的加强版,大致就是能够让人的运气好上一点,心情舒畅一些。不容易遇到横祸等等之类。

    但真要说有了升官符就能够升官什么的,那就是个笑话。

    赵小卒原意便是让姐夫讨个口彩。

    当然,这升官符多少有点用处,只不过对于程新俊现在的处境帮助不大罢了。

    听到这里,程新俊脸色一暗。不由得轻声叹气。

    就在这时,赵小兰的声音从卫生间里传了出来:“新俊,帮我找件衣服进来。”

    程新俊急忙应了一声,随后便去找衣服了。

    等到程新俊找来衣服,递进去的时候,那赵小兰已经洗了个澡。

    穿好衣服出来的赵小兰可谓是光彩夺目。

    都让等着的程新俊看呆了。

    看到自家老公的模样,赵小兰不由得有些娇羞的嗔道:“你干嘛?傻了啊?”

    要说赵小兰原本就是个美人,面容姣好。体态完美,只不过生了孩子后,受了些影响。脸上起了些黄斑,身材也略微有点变形,自然就影响了感观。

    但现在,服用养颜丹之后,赵小兰将体内积累的毒素排出,之前的病痛消除。出了一身恶臭无比的黑汗,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出来。体型完全恢复,甚至于比之前更好。脸上也是白净无比,隐隐有一种诱人的光彩从皮肤里透射出来。

    要说其颜值,较之程新俊追她的当年,还要高出三成,再一娇羞的嗔怒,自带三分媚态,差点就让程新俊有些把持不住了。

    还好,此时的赵母去厨房做饭了,赵父则是拉着赵小卒在茶几上下起了象棋,没有人注意,否则程新俊倒是有些丢脸了。

    一家人融融乐乐的吃了个午饭,赵父,程新俊,赵小卒三人也是喝了个痛快。

    赵小卒虽说在老君山没怎么喝酒,但酒水这种东西想要将他喝醉,难度就比较高了。

    吃过饭,赵父照例带着程小军回房间睡午觉去了,赵小兰则是帮着母亲收拾厨房。

    而程新俊却罕见的拉着赵小卒下象棋。

    要说,程新俊也是个象棋爱好者,当年赵父执意看中了他,也正是因为这一点。

    不过赵小卒与姐夫下棋的机会基本上没有。

    平时,这都是赵父的专利。

    再说了,程新俊怎么说有着一点官员的矜持,以往的赵小卒在程新俊眼里,也就是个小孩罢了。

    今天这是怎么了?

    赵小卒相信,姐夫还不是那种变色龙。

    赵小卒下棋的水平也就一般,以赵父的话语就是臭棋篓子。

    可今天赵小卒却连赢三盘,他是看出来了,这程新俊的心思压根就没在棋盘上,似乎有什么心事,欲言又止。

    “姐夫,有什么事就说吧,我们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不能说的?”

    赵小卒也没心思下棋了,当然,他对于下棋的确没多少爱好,也不想将时间费在这里,要知道,这难得回来一趟,除了在家陪父母之外,他还准备去看看同学,朋友什么的,还有一些邻居亲戚都需要拜访,自己买了那么多礼物,总不可能带回老君山去吧?

    程新俊之前是感觉不知道怎么说这事,但后来一想,这件事情能够帮上自己的恐怕就只有这个小舅子了,于是心一横,一咬牙,便将这前前后后的事情尽数给赵小卒倒了出来。

    说完之后,程新俊还感觉有些脸红,毕竟自己以前在赵小卒面前可称得上是榜样了,而现在请以往自己当成小孩的小舅子帮忙,这自尊心多少有些承受不住。

    听完程新俊的话后,赵小卒心头也是暗暗有些怒火。

    他听进去的重点,并不是那个李副局长贪污腐化,而是李副局长居然胆敢打自己姐姐的注意。并且还有点付诸于行动的迹象。

    有哲人说过一句话:“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而姐姐则是弟弟的暗恋。”

    先不说这句话对与否,赵小卒对自己姐姐视若珍宝,因而此时对于那个李副局长的行为就很是恼怒。

    “有没有什么符箓给他来一张?让他当不成这个局长就好了。”

    程新俊见小舅子不说话,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便试探着问道。

    “当不成局长倒是便宜他了。姐夫,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了,你就别管了。”

    赵小卒可是在异界出生入死过,此时怒火升腾也就没有掩饰。

    那股气势散发出来,倒是让程新俊没敢说话了。

    待到晚上回家,两口子搂在一起。躺在床上的时候,程新俊不由得说道:“小卒这次回来,人完全不一样了。”

    “咋了?”赵小兰问道。

    “看不透,以为夫混迹官场近十年的功底都看不透啊。”程新俊倒是难得的开了一句玩笑,当然。他请小舅子出手的事情也不可能给老婆说。

    但转即之后程新俊就被赵小兰一把捏住了要害,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数息之后,房间内就传出了一些不可说的声音来。

    程新俊两口子忙活着,赵小卒此时却坐在了一家k厅里。

    这是同学聚会。

    要说赵小卒的大学同学,这些年过去,倒是没多少联系,而高中同学也是分散四处。赵小卒甚至于连一些人的模样,名字都忘记了。

    可偏偏初中同学,赵小卒却是每一个人都记得清楚。

    有人说。在进入社会之后,自己保持联系的同学决定了自己的社会层次。

    如果是大学同学的话,那么你无疑混得不错,如果是高中同学的话,你还在为房为车忙碌,如果是初中。小学同学的话,算了吧。你连买房买车的欲望都没有。

    而赵小卒却认为这句话不对。

    至于为什么不对,赵小卒还没有完全考虑这个问题。只是感觉能够与昔日同学在一起,享受这种难得的友情就足够了。

    “小卒,怎么?看上我们班花了?”

    一个干瘦的年轻人端着一杯啤酒,走到赵小卒身边坐了下来,嘴巴朝着围在点歌台处的一群女生撇了撇嘴吧。

    这是赵小卒在初中时的死党之一,叫做赵铁柱,算得上是本家了,现在帮着家里打理超市,在这个小县城也算得上富二代了。

    这次的同学聚会便是赵铁柱发起的。

    不过全班同学共有五十七人,能够来的同学也就二十多人。

    这也是正常的,通常情况下,他们这个年龄段的同学都已经在社会上打拼不少年了,并且混得不太好的也不愿意来参加同学会。

    因而那几个女生就成为了同学会的亮点。

    “班花?”

    赵小卒笑了笑,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懵懂的少年了,要说当初还偷偷暗恋,但现在,物是人非。

    别的不说,人家班花现在孩子都四岁了,难道自己还要玩个第三者插足?

    当然,像这样的同学会还逐渐带上了一些社会气息,见面说上两句就询问对方工作单位,职业什么,都是常事。

    混得好又有点张扬的同学自然是趾高气昂的说自己在某某局,某某公司,某某单位上班,担任什么什么职位。

    略微低调的则会说自己混口稀饭吃罢了。

    同学会倒没有出现什么狗血的意外,但在同学会结束后,赵小卒离开k厅,就看到那位班花身后一辆汽车冲来。

    赵小卒不由得心头一惊,一个箭步便冲了上去,将那班花一抱,借着这股冲势,从汽车面前躲了过去。

    吱嘎一声,那汽车停住了,从上面下来一个司机,块头倒是挺壮,嘴里却不怎么干净:“你们挡什么道,害得我差点出车祸。”

    听得这句话,其他同学就不乐意了,虽说他们之间未必就有多深厚的友情,但怎么说也是同学,见到这司机倒打一钉耙,不由得义愤填膺,就朝着那个司机围了上去。

    “你差点撞到人。还凶?”

    “信不信老子修理你!?”

    一时间,同学们凭借着人多势众,倒是让那个司机脸上有些紧张。

    不管怎么说,他一个人块头再壮,想要对付十多个男人。还是难度不小。

    看着群情激昂,最可能的后果就是自己被白白殴打一顿。

    “你们吼什么吼?知道我是谁么?知道我车上坐的是谁么?说出来吓死你们这群穷逼!”

    司机见势不好,急忙将杀手锏丢了出来。

    还别说,这句话的威力不小。

    对于华夏人民来说,大多有一个特点,不爱惹事。

    要说之前群情激昂。现在脑子略微一冷静,就知道对方恐怕有什么靠山。

    再说了,班花也没有被真正撞到,没有什么大事,自己也没必要为了这点小事去得罪可能的强势人物。

    宁人息事。就是大多数同学此时冒出的想法。

    一时间,针对司机的声讨声为之一顿。

    “行了,小曾。”

    那汽车后面车窗降了下来,一个肥胖的中年人露出脸来,朝着司机略微呵斥了一句。

    当然,任凭谁都看得出来,这个中年人的呵斥绝对不是对司机差点撞到人的事情,而是对司机过于张扬。差点将自己名号丢出来的呵斥。

    毕竟现在网络太发达了,指不定什么事情就被人传到网上去了,那样的话。对于自己是不利的。

    之前很多网络事件就证明了这一点。

    “是是是,李局。”

    那中年男子一呵斥,那司机立马就从气势汹汹变成了小白兔,规规矩矩的回到车上,随后发动汽车一溜烟走了。

    不过那位所谓的李局倒是没有注意到,赵小卒在将班花救下之后。并没有上前,反倒是用手机将汽车给照了下来。

    肇事车跑了。那班花也没有受什么伤,因而大家也没趣。随即便解散,各自回家各找各妈去了。

    不得不说,赵小卒倒是比较敏锐,听到那个李局的时候,就反应了过来,于是乎,也给那位李局照了一张。

    之后,回到家,赵小卒便将姐夫哥给叫了过来,将照片拿给姐夫一看。

    姐夫顿时点了点头:“这就是李新田那个王八蛋,你在哪里照到的?”

    赵小卒压根就没跟姐夫多话,言语数句之后,就将一脸期盼的姐夫劝走了。

    待到全家人都进入了梦乡,赵小卒则取出一道遁隐符贴在身上,数息之后,赵小卒的身形便渐渐消失在空气之中。

    这遁隐符乃是赵小卒自己亲手所绘制,施展此符之后,能够隐去自己的身形,达到隐身的效果。

    当然,这种隐遁符仅仅只是入门符箓之一,因而你也别指望这种符箓能够有多么强力,如果在晚上的话,这隐遁符的效果是很不错的,但若是在白天,隐去的身形能够很容易发现透明的轮廓,再说了,虽说能够隐去身形,但身上的气味乃至于发出的声音,留下的脚印等等都无法隐去。

    因而这隐遁符较之能够真正隐去所有痕迹的隐身符就要差上很远了。

    但对于赵小卒而言,这些缺点都算不了什么。

    悄然踏上窗台,赵小卒便从三楼轻身而下,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之中。

    赵小卒这一夜干了什么,没有人知道。

    但次日清晨,一处别墅发生轻微火灾,在消防队员闯入之后发现,那位李副局长居然正赤身裸体的搂着一个女人昏昏大睡,叫都叫不醒。

    很快,此事就被围观者拍照发到了网上,而李副局长与那个女人的身份也很快被人揭破。

    顿时,这个小县城里舆论一片哗然,堂堂一位副局长居然包养二奶,还拥有一座价值两百多万的别墅。

    光这两点,就足以让人质疑这位副局长了。

    很快,这位副局长就被查出了更多的问题。

    一周时间不到就被停职,之后别说升任局长了,就连这个副局长位置都保不住,坐牢都属于正常。

    不管怎么说,在这件事情里受益最大的就算是赵小卒的姐夫程新俊了。

    那位原本定下升任正局长的李副局长出事,老局长也暂时没可能退休了,需要继续留上半年,另外一位副局长接了那位李副局长的差事,而程新俊据说有望升任新的副局长。

    总之,这件事情发生之后,程新俊可算是将自家小舅子视为天人。(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