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听着那丹丹一连串的问话,赵小卒大概明白了。

    这个小雅或许有什么病,可能是心脏病,嗯,没法,自古红颜多薄命,在赵小卒的印象里,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得心脏病的比较多,还有不少是先天性心脏病。

    想来,这一吓,的确有些危险了,若是对方被吓出个好歹来,自己可就真的有点麻烦了。

    虽说,赵小卒现在已不算是凡人,但若是让一个女孩因此出现问题,赵小卒的良心着实有些过意不去。

    有些事情,不那么去想,就不会发生,但若是想了,就会发生。

    而赵小卒眼前就是如此。

    就在那丹丹一口气问了一长串话,那小雅正准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的时候,突然脸色变得惨白,右手贴在心口上,急喘不断,一看就知道是什么病发作了。

    这一下,那个丹丹倒是真给吓着了,她和另外的胖女孩一起就在小雅身上,行李里乱翻了起来,企图找到应急的药物。

    可偏偏这越急,就越找不到东西。

    这小雅眼看身体就要软倒在床上了。

    原本有些犹豫的赵小卒不得不一把将对方扶住,右手在腰间一抹,一个精致的陶瓷小瓶就出现在手心之上。

    拔掉瓶塞,赵小卒从瓶子里倒出一粒丹药,往小雅嘴里一塞,随后疾喝一声:“拿水来!”

    那丹丹见到赵小卒给小雅喂药,既担心对方胡乱喂药出现问题,但心头却莫名松了一下,之后又被赵小卒一喝。急忙将水杯递上。

    赵小卒用水将丹药给小雅送服下去之后,不由得轻轻舒了一口气。

    他给这个女孩喂下的丹药倒也不是什么高级丹药,仅仅只是一粒三气丹。

    好吧,实际上这所谓的三气丹,只不过是赵小卒自己炼制出来的普通丹药。

    既不能增长体内灵气。也不能够扩张经络,通气,其唯一的作用就是吊命。

    就算是半死的人,喂上一粒,也能够挣扎半个小时不死了。

    不过这用于吊命的三气丹在这小雅身上发挥的效果就比较明显了。

    在吞服下去之后,数息之后。小雅的脸色便带了上一丝红晕,不再惨白。

    “我没事了。”

    小雅朝着自己两个同学笑了笑,随后又朝着赵小卒谢道:“谢谢你了。”

    似乎刚刚好转,小雅自己也不敢多说话,随后便在丹丹的劝说下。躺在了卧铺上休息。

    反倒是那个胖妹兴致勃勃的与赵小卒言谈起来。

    从这个胖妹口中,赵小卒得知了三人的名字。

    首先是这个胖妹,叫做陶晓红,那个刻薄女叫做牛丹丹,而心脏病发作的小雅叫做黄小雅。

    她们三人乃是l大学的大一学生,也是老乡,趁着暑假,结伴外出旅游。只是没想到在这里,黄小雅的心脏病发作了。

    在赵小卒了解到这些之后,那个黄小雅在药力的作用下恢复了。光看表情已经正常无比。

    而黄小雅回想起之前赵小卒给自己喂下去的药丸,心头不由得暗暗称奇。

    那药丸看上去其貌不扬,塞入口中,水一灌,就迅速化为一股热流传遍全身。

    说实话,黄小雅从小吃药不少。但这样的药还是第一次遇见。

    “谢谢你了,对不起。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黄小雅坐立起来,朝着赵小卒正式感谢。

    赵小卒尚未来得及说话。那个胖妹陶晓红便急冲冲的显摆道:“他叫赵小卒,是个道士呢。”

    道士?

    之前没有注意两人对话的黄小雅与牛丹丹都用一种有些莫名的目光看着赵小卒。

    说实话,现在这个社会,道士和尚什么的,电视上倒是看见过,而现实里,如果不是去寺院道观的话,还真不容易见到。

    再说了,最近新闻报道借用和尚道士骗取钱财的不少。

    虽说,黄小雅不至于将救了自己命的赵小卒视为骗子,但牛丹丹的目光里却是带上一丝警惕。

    嗯,这个时候,几人才注意到赵小卒一头长发披落,看上去倒是有几分怪异。

    好吧,实际上她们学校里也有男生留长发,在学校里看见,倒不感觉怎么样,现在看到赵小卒留着长发,还以为是装艺术家呢。

    “是道童,不是道士,我才入山不到三年时间,没有资格被称为道士。”

    赵小卒听得陶晓红将自己的老底捅了出来,不由脸上微微一红,摆了摆手,急忙解释道。

    要说,此时的赵小卒如果让邹水东,廖炳强两人看到,无疑会大吃一惊。

    要知道,在异界历练的时候,每每有恶魔入侵村落,赵小卒都是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斩杀恶魔丝毫不会有半点留情。

    而此时的赵小卒与异界的赵小卒似乎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了。

    实际上,这并不奇怪。

    赵小卒此时落入了年轻人的通病。

    像赵小卒这样没怎么经历社会,大学毕业后便充当宅男,最终入山修道,接触到的基本上都是男性,而少数的几位女性,那可都是师伯,嫡传弟子一级的前辈。

    总之,赵小卒见到灵元,明心等等的时候,心里是不可能产生什么的,反倒是心头忐忑不安,生怕有什么做不好,受了斥责。

    但现在,赵小卒正在回家路上,心情可谓是放松无比,那黄小雅又是个娇柔美丽的女孩,何况之前还略微近距离的接触了一下。

    反正,此时赵小卒的心莫名有些慌乱,但听到黄小雅的声音,却心头有些兴奋。

    “哼,我才不信。你是哪个学校的?艺术系的吧?我就知道只有艺术系的人说话才这么不靠谱,别是耗子扛着枪,起了打猫心肠吧?”

    没等黄小雅说话,那牛丹丹却好似吃了一点枪药,就轰轰轰朝着赵小卒轰炸过来。

    被牛丹丹这么一说。赵小卒脸上略微有些尴尬,但心境反倒是平和了下来,心头想到,大家只不过是萍水相逢,指不定下了火车,就一辈子找不到对方了。自己可是修道之人,未必就有再度踏入世俗的机遇。

    想到这里,赵小卒淡淡一笑:“既然小雅同学没事了,我也有些疲乏了,不好意思。先去休息一下。”

    赵小卒返身上了上铺躺下,为了避免让那牛丹丹说自己装逼,也就没有打坐,对于赵小卒而言,躺着清修,效果要差上一点,但这也没有什么大碍,毕竟在火车上最多也就是一天两夜罢了。

    赵小卒躺下。黄小雅略微有些尴尬的拉了拉牛丹丹。

    牛丹丹也有些哑然,不知道是怎么的,自己看见这小子心头就有股无名之火。谁想到这一番炮火,对方居然不接招。

    黄小雅的提醒也让她想起了人家救了黄小雅的事情,心头微微有点愧疚,但嘴巴上却是半点不服输:“不就是以退为进罢了。”不过声音也放小了很多。

    被牛丹丹这么一闹,陶晓红也感觉无趣,但牛丹丹却是她的好朋友。也不好去说她。

    一时间,卧箱内沉静无声。

    接下来的时间里。大家睡觉的睡觉,吃饭的吃饭。双方相安无事。

    赵小卒是不想招惹麻烦,而黄小雅三人则是不太好意思说话。

    总之,双方都没有了继续接触的动力。

    赵小卒先到站,他也没有什么行李好收拾的,伸了个懒腰就从上铺跳了下来。

    此时那个牛丹丹不知道去干什么了,只有陶晓红躺在上铺酣睡。

    看到正坐在下铺边看书的黄小雅,赵小卒想了想,最后还是略有些心软,轻声道:“你这心脏病,我也不知道情况,喏,这瓶药,你拿着,若是发病,可服用一粒。嗯,我要下车了,祝你一路顺风。”

    赵小卒说着话,将一个陶瓷小瓶递了过去。

    这陶瓷小瓶里装着十粒三气丹,实际上,这一粒服用下去,黄小雅起码三个月都不会复发了。

    黄小雅脸有些红,但考虑再三还是接在了手里,之后犹豫了一会,朝着准备离开的赵小卒叫道:“赵小卒,能留个电话么?以后我会感谢你的。”

    赵小卒头都没有回,摆了摆手:“我没有电话。”

    赵小卒站在车门前,准备着下车,却愕然看到那个黄小雅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跑到面前后,将一张纸条塞入自己手心:“我的电话。”

    随后黄小雅脸上红通通的离开了,就好似后面有条大狼狗在撵。

    吱嘎,火车停了下来。

    赵小卒有些愕然的下了火车,说实话,他压根就没有想到,那个黄小雅居然会主动将电话号码抄给自己,这让赵小卒感觉自己是不是走了桃花运。

    但转眼之后,赵小卒那点跳动的桃花心情就被回家的紧张给代替了。

    赵小卒并不是家里的独子,上面还有一个姐姐,不过已经嫁人生子,以前对于这个弟弟也是诸多关照,唯独让赵小卒不爽的就是那个姐夫了。

    姐夫乃是工商局里的一个小科长,在那个小县城里算得上是位卑权重的角色了,平时里来到老丈人家,最喜欢的就是教育这个小舅子。

    赵小卒虽说在家啃老,但老有人教训自己,心里多少也有些不太舒服。

    当然,现在想起来,赵小卒倒是有些感谢自己那个姐夫,如果不是他跑来念叨得自己心烦,自己也不会想到去考核碑做任务,不去做任务,最后也不会想到进入老君山,不进入老君山,现在也不会有这样的成绩。

    赵小卒的道行虽说仅仅只是炼精化气入门,但光这一点,就算是给个亿万富翁都不换的。

    亿万富翁?

    呵呵,想到这里,赵小卒就不由得轻笑起来。

    若是换成其他普通人自然是百般愿意,但对于赵小卒而言。钱够用就行了,要说赚钱,随便绘制几道符箓,炼制几瓶丹药,那都是钱。

    经过两次转车之后。赵小卒回到了阔别近三年的小县城。

    相对于现在的别山县而言,这里要不发达得多,但就是那些显得有些破旧的房屋,却让赵小卒心头不由得一阵激动。

    终于回家了。

    出了车站,赵小卒原本打算直接回家的,可看到周围众人的怪异目光。不由得苦笑了起来,就在车站外找了一个发廊进去。

    这头发如果不打整一下的话,恐怕回家后又会被念叨不少时间了。

    赵小卒的父亲虽然仅仅只是一个普通工人,但从其喜欢下象棋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他比较传统。

    若是被父亲看到自己留着长发。恐怕脸色不会太好看。

    还好,赵小卒进入的发廊还算正规。

    二十块,赵小卒剪了一个略微精神的寸版,走出发廊。

    车站四周的士不少,赵小卒随便一招手就有的士停下。

    坐在车上,看着熟悉的街道,赵小卒之前消失的忐忑紧张,又浮现了出来。

    赵小卒不得不在心头默默念起玉皇心印经。来驱散这种情绪。

    之前就说过,赵小卒家住在工厂宿舍楼上。

    赵小卒在厂门口就下了车。

    沿途过去,倒是有不少熟人见到赵小卒后纷纷热情招呼。

    “嗨。是小卒啊,怎么回来了?”

    “不是说你去什么观当道士去了?”

    “赚大钱了?看你一身西装革履的。”

    要说赵小卒这一身还是回来的路上买的,之前穿着入山的衣服,款式已经过时了。

    全身上下的行头,赵小卒花了三千多,在这个小县城已经算是十分高档了。

    不过还是有一些熟人看着赵小卒的目光有些怪异。

    之前没人说。没一会,赵小卒遇到父亲同一个车间的张伯。就被说了。

    说回来看家人,怎么一点东西都不带。

    要说这张伯与父亲是过命的交情。从小看着赵小卒长大的,因而嘴里说话也没有那么多顾忌。

    这张伯说得赵小卒是一头大汗。

    的确,赵小卒这空脚撩手,双手空空,大老远的回来,认得赵小卒的人看见,心里难免会嘀咕几句。

    说到底,认为赵小卒不孝,再或者认为赵小卒混得不行,否则的话,怎么会连一点东西都不买?

    明白这一点之后,赵小卒倒是真心实意的谢了张伯,随后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将放在乾坤袋里的礼物尽数取出,手拿肩扛的朝着家里走去。

    要说赵小卒这次回家,自然不可能仅仅只准备一些丹药什么的,在路过大城市的时候,赵小卒可是专门去大商场里转了几圈,买了不少东西。

    什么衣服,手表,化妆品,酒水,香烟等等,这大大小小的盒子拿在手上,看上去就跟去拜会老丈人差不多了。

    这会见到赵小卒的熟人说话又不一样了。

    什么孝顺啊,什么小卒终于长大了,懂事了等等之类的话语都丢到了赵小卒头上。

    赵小卒脸色通红,硬着头皮终于回到了家门口。

    “小卒!”

    正在赵小卒准备敲门的时候,门打开了,一个中年妇女突然间看到赵小卒,不由得愣了一下,随后惊喜的叫了起来,这自然便是赵小卒的母亲张翠花。

    “妈!”

    赵小卒一愣,手上的东西在不知不觉中尽数掉落下来,心头激动,径直就跪了下去。

    “你这孩子,有什么事,进来说话。”

    或许是听得外面的动静,一个外表憨厚的中年人走了出来,见到赵小卒跪在地上,不由得说道,这却是赵小卒的父亲赵建国。

    随后,赵小卒就进了阔别近三年的家,看到任何东西,赵小卒都感觉心头激动。

    赵小卒刚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得到张翠花通知的姐姐赵小兰,姐夫程新俊两人带着赵小卒的外甥程小军就过来了。

    要说赵小卒长相白净,算得上有几分小帅的话,那么赵小卒的姐姐就算是个大美人了,张翠花昔日曾经笑言道。自己这家里,小兰可是集中了全家人的精华,从小就好像个洋娃娃,长大了更是出水芙蓉。

    这番言语也曾经让赵小卒暗暗生气数日。

    而姐夫程新俊三十岁不到就当上了科长,可谓是春风得意。当然,就长相而言,较之赵小卒就有些差距了,现在都开始发福,挺起大肚子了。

    当然,男人不是靠长相吃饭。当年这程新俊追赵小兰的时候,也不是凭借长相,而是写得一手好文章,在小县城里颇为有几分才气,最后才抱得美人归的。

    几人见面。自然又是一番激动寒暄。

    在与姐姐,姐夫说了几句之后,赵小卒拍了拍脑袋,开始分发起礼物来。

    “军军,这是舅舅给你买的玩具,喜不喜欢?”

    首先自然是一家人的小宝贝,年仅六岁的外甥程小军。

    赵小卒这个舅舅给他买的直升机可算是将程小军高兴坏了,接过礼物。谢过之后,便欢呼着到屋外去玩了。

    “爸,这是我给你买的手表。西装,领带。妈,这项链,手镯,你看喜不喜欢?姐,这可是法国进口的化妆品。姐夫,这是专门给你带的皮带……”

    赵小卒不断将礼物送出。倒是让心细的姐姐有些脸色变了。

    她可不是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家庭妇女,这些礼物的价值。她在心头一估算就算了出来。

    光是项链,手镯恐怕就要上万了,再加上其它东西,没有五万块是拿不下来的,再看看剩下的礼物,赵小兰便将赵小卒给拉到了一边,小声追问起来。

    赵小卒一听姐姐的追问,顿时便明白了过来。

    姐姐是担心自己干了什么坏事。

    的确,这一堆礼物,老君山给的那两万块压根就不够用。

    赵小卒在回来的路上,寻了个大城市的广场,找到那些摊子,出让了一瓶五味吞气丹,方才将这些东西置办下来的。

    “这算什么啊,你弟弟我可没有干什么坏事,广场的考核碑知道么?”

    赵小卒准备给姐姐科普科普知识,免得姐姐将自己当贼看。

    “知道,那里能接任务,可以赚大钱,我也知道你以前赚过,可现在不一样了,你守上十天半个月都未必能够接到一个任务。”

    让赵小卒没有想到的是,赵小兰对这些倒是了如指掌,估摸着也是去接过任务的,但从其语气上来说,多半没有结果。

    “姐,我现在可不是普通人了。”

    赵小卒说到这里,一时间难免有些想要炫耀的想法,毕竟一个人有了成绩,是最想在家人面前炫耀一下了,尤其是那种之前长期宅在家里啃老,被亲戚朋友说过不少次的宅男。

    “不是普通人?难道成神仙了?小卒啊,我们老赵家就你一个男丁,你要是不学好,让爸妈伤心了,看我怎么治你。”

    赵小兰也是关心心切,又是辣椒脾气,一时控制不住,声音就大了一些,将正准备去厨房做饭的母亲给引了过来。

    “怎么了?小卒出事了?”

    张翠花走过来,一脸的紧张,脸色都有些发白了。

    赵小卒不由得叹气,早知道自己在离家的时候就教会父母用电脑了,这两年多时间里,与父母也就是打打电话,网上没有视频过,难怪姐姐会以为自己没学好。

    这个时候,父亲,姐夫都走了过来。

    赵小卒索性将自己在老君山学道的事情尽数讲了出来,当然与异界有关的东西,赵小卒直接隐去,毕竟这种事情,老君山是不允许向外传播的。

    至于其它的事情,倒也不鼓励不制止。

    听了赵小卒这一番话语,父母,姐姐,姐夫都目瞪口呆。

    父母还好点,打电话时多少说了一点,不过他们还以为赵小卒仅仅只是在老君山当领工资那种道童,仅仅只是一个工作罢了。

    而姐姐,姐夫对此压根就是一点不清楚,指不定还以为赵小卒有些神志不清了,说些胡话。

    见到家人都是一副不太相信的神色,赵小卒不得不从乾坤袋里摸出一粒黄豆,轻念数声,朝着地上一丢,随即一股浓烟冒出,片刻之后,一个手持长枪的铁甲士兵便从浓烟里走出,站在赵小卒面前竖立不动了。

    看到这一幕,一家人的嘴巴都张得大大的,倒是刚刚从外面拿着直升机回来的程小军欢快的叫道:“舅舅变戏法了,舅舅变戏法了。”(未完待续)

第四百七十九章 血竹    有王符辅助,唐楚阳的飞行速度已经不比金铭等七阶强者逊色多少,等到淡灰色的雾气将他们之前构建的防御彻底吞噬,唐楚阳等人已经跑到几百里之外了。

    这已经是非常慢的速度了,如果不是神魔山周遭全是空间乱流,凭金铭,桑怡等人强悍的七阶的实力,连续几个瞬移就能跑到几千里之外。

    “再往前一千四百里就有个凹进去的小山谷,那里有我们的人驻守,距离天神遗迹入口也不远了……”

    前面引路的人重新换成了金铭,唐楚阳虽然是第一个逃窜的,但他可不清楚神魔山的地理环境,等飞出安全距离后,唐楚阳就停下来等待金~~~m铭,桑怡,迟赫邦等人了。

    进入天神遗迹之后,他和金铭,迟赫邦,桑怡三人的是队友,需要互相合作依靠,就必须培养最基本的信任,唐楚阳可不想因为这个影响了他和金铭等人之间的关系。

    一千多里路,对于全力飞行的七阶强者不算多远,唐楚阳使用王符辅助,飞行速度甚至要比金铭他们还稍快一些,大约不到一炷香时间,唐楚阳便看到了绵延山脉处一块非常显眼的凹口。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人还没有靠近,边听一声大喝远远传来,随后五光十色的光华自凹口处飞射而出,不一刻便有五六人飞身挡住了唐楚阳等人的去路。

    七阶强者在危险的地方探险时,一般都会选择将自身的灵压外放,以此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唐楚阳估摸着,对方很可能是感应到他们这边七阶强者来得太多。才会一口气出来这么多人拦截。

    “是我!”

    金铭淡淡应了一声,声音虽轻。但却充满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也让旁边的唐楚阳见识了一下隐族上位者的威严。

    “阁主?属下拜见阁主!”

    五六人中有两人属于夺天宫之人,听到金铭的声音后,一脸喜色地越众而出,凌空想着金铭抱拳行礼,一脸恭敬之色。

    “嗯。”

    金铭随意地点了点头,人也正好飞身到了两名夺天宫弟子面前,抬头往远处的神魔山看了一眼,淡淡问道:

    “没出什么状况吧?”

    两名夺天宫弟子闻言正想回答。转头看到唐楚阳这个外人站在金铭身后,当下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回答这个比较机密的问题。

    “说吧,唐老弟是咱们请来的自己人……”

    “是!”

    见阁主发话了,两人不再犹豫,其中一个稍微年长一些的夺天宫弟子抱拳道:

    “山谷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多出了许多元气飙风,自这些飙风出现之后,遗迹的入口越发的不稳定了,李长老等人已经详细探查检验了一番,若是再不激活天神遗迹里的真神大阵。遗迹很可能就要消失了……”

    “哦?这么说,遗迹入口越来越不稳定了?”

    金铭的面色变得有些严肃了,不过也没有表现得太过急迫,他和桑怡三人离开的时候。遗迹入口就已经有了不稳定的迹象了,只是金铭没有想到入口消逝的会这么快而已。

    “正是!”

    两名夺天宫弟子一脸肯定地点了点头,这消息可是驻守这里的长老们已经验证的事实。他们正担心金铭等人不能按时归来呢。

    金铭闻言还想说些什么,一边的迟赫邦却上前道:

    “既然遗迹越来越不稳定了。咱们还在这里耽搁什么,老金莫要废话了。咱们赶紧去看看吧!”

    “也好,先去看看再说!”

    金铭点了点头,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的,还是赶紧去看看情况再说吧,只要能把遗迹里的真神大阵激发,遗迹入口就能稳定下来,那时候他们就能慢慢开发这座天神遗迹了。

    几名夺天宫,血阁,冰月谷的弟子带路,唐楚阳等人跟在后面进入了山脉下方的凹口处。

    等进入凹口之后,唐楚阳发现这里竟然是一处摆满血色巨石的怪异山谷,也不只是巨石,唐楚阳甚至看到了一片方圆十余里大小的竹林,不过这竹林却不是绿色,而是猩红的血色。

    “不会是传说中的千年血竹吧?这玩意儿可是炼制灵纸,法宝,丹药的全能型极品材料啊……”

    唐楚阳现在将符,王符,金元,元晶,甚至连初中级的材料也不是很全,唯独在高阶和顶尖极品材料上,简直穷的要死,突然看到了疑似极品材料的血竹,他就有些走不到了。

    而且那片血竹林虽然规模不大,但却未曾遭到破坏,这意味着血阁等三大隐族要么是看不上血竹,要么就是根本不知道血竹这种极品材料的用处。

    极品材料即便是隐族也不可能无视,因此唐楚阳几乎在最短的时间内就得出了个让他惊喜的结论,那就是三大隐族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血竹的作用!

    “那个,金阁主,桑姐姐,还有迟堂主,我还从未来过神魔山呢,可不可以四处逛逛?你们需要进入天神遗迹的时候再通知我就行……”

    金铭,桑怡,迟赫邦三人闻言一愣,有些想不明白唐楚阳在这么危险的地方,为什么还有闲心去闲逛?

    不过金铭他们需要仰仗唐楚阳地方不少,此时也不好太过限制这个脾气不是很好的小家伙,免得把他给逼走了,当下金铭也没怎么想便做主道:

    “既然唐老弟想四处走走,那边在山谷周遭转转吧,这里太过凶险,而老弟你的修为……,恩,还望老弟注意自身安全,不要轻易涉险。”

    金铭的话里略带了一些警告的意味,他倒不是故意仗势欺人,而是唐楚阳的修为实在太低。神魔山又是个连七阶强者都得小心翼翼的地方,若是唐楚阳出了意外。他们三个可就白跑了一趟。

    “放心吧,我这人惜命的很。不会轻易拿小命儿去开玩笑!”

    唐楚阳这话说得极为认真,这可是大实话,唐家的大好局面刚刚铺开,他怎么可能舍得去死?

    “哈哈,那唐老弟就四处逛逛吧,我们先去准备一下……”

    迟赫邦大笑着补了一句,另一边的桑怡也满脸笑意地向唐楚阳点了点头,娇笑道:

    “嘻嘻,唐小弟。你可不要乱跑,免得一会儿姐姐找不到你哦……”

    “您几位安心,我一定不乱跑!”

    唐楚阳说完便佯作迫不及待四处看了看,直接冲着和血竹林相反的地方飞了出去,等他飞远了,金铭三人才相互对视了一眼,迟赫邦疑惑道:

    “这小子莫不是发现了什么好东西?”

    “这个山谷几乎被咱们三方人挖地三尺了,还能有什么好东西被忽略?”

    金铭摇了摇头,目光意味莫名地看着飞远的唐楚阳。凝眉思虑了一下后,还是继续道:

    “不过,我总感觉这小子有些邪性,还是派个人跟着他吧。桑妹子,你们冰月谷最擅长隐匿之术,便由你派个人盯着那小家伙吧。千万被他发现了,接下来咱们可还要靠他闯遗迹呢……”

    “那小家伙可不想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呢……”

    桑怡笑着说了句。不过也没有反对金铭的安排,相比于唐楚阳这个刚认识的陌生人。血阁和夺天宫才是自己人,这一点桑怡还是分得非常清楚的。

    “就派紫衣去吧,她的修为虽然才境,但在《冰隐诀》上的造诣比我还要深厚,那位小弟弟即便满身王符,也休想发现紫衣跟踪他,除非他的元神超过我们这些七阶强者!”

    金铭闻言点头,似乎是颇为;了解‘紫衣’,一脸赞赏地点头道:

    “紫衣啊?那小丫头可是你们冰月谷的宝贝呢,派她去的话,那就太好了……”

    解决了唐楚阳的问题之后,金铭,桑怡,迟赫邦三人便直接向山谷深处飞去,马上就要再次进入天神遗迹了,他们还有许多事情要准备一下。

    ……

    “他们应该走了吧?”

    唐楚阳在一处乱石堆里到处乱逛,一会儿敲敲这里,一会儿摸摸那里,好似在找东西一般,心底里却在想着,金铭等人是不是已经离开了血竹林附近。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唐楚阳在乱石堆里足足耗了一刻钟,才踩着悠闲的步子向血竹林晃了过去。

    才走了没几步,唐楚阳却突然定住了身形,眼角余光微不可查地向身后左侧的山壁瞄了一眼,随后闭目站在原地不动了。

    “竟然有人跟踪我?”

    唐楚阳心里有些惊讶,身为灵画师的他,元神强度远超同阶修士,史无前例的九彩元神让他的元神强度接近七阶强者,即便是七阶强者跟踪他,唐楚阳也有信心发现对方的行迹。

    可拥有如此强大的元神,唐楚阳竟然没有发现他被人跟踪了,方才他之所以突然停住脚步,只不过是得到了识海里的小茶壶的提醒而已。

    “果然还是心性不够沉稳啊,表现的有些急切和突兀了……”

    唐楚阳心里暗暗叹了口气,他在高阶材料上简直快穷疯了,突然发现血竹这种极品多用途材料,无论他再怎么压抑,到底表现得还是有些急切了。

    另一边,施展了冰隐诀的紫衣较小的身子整个缩成了一团,有些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方才唐楚阳瞄得那一眼虽然极为隐晦,但却依然被敏感无比的紫衣感觉到了。

    “难道他发现我了?怎么可能?!以我在冰隐诀上的造诣,便是桑怡师叔在此,也不可能这般轻易就发现我!”(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