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感谢书友moeny的打赏。

    “不错,我喜欢地狱这个名字!”

    “的确,这个名字比格纳斯好多了。”

    魔鬼们纷纷小声讨论了起来,但它们却没有混乱,依然按照各城堡的位置站在原地,显现出了魔鬼特有的纪律性。

    到了这时,贾可道在黑色城堡里留下了一丝自己的气息,这一丝气息将会监视整个地狱的任何动静,如果有什么大事发生的话,那么贾可道就会在极短的时间内知晓。

    要说,贾可道不是不可以在这里留下一个分身。

    但以贾可道现在的道行而言,分出的分身过多,分身的道行就会衰落,而贾可道也无法调整每个分身的实力。

    而对于贾可道而言,分身实力太弱的话,很容易被其它有意图的神明看出一些东西来。

    因而,如果不是必要的话,贾可道现在是不会再分出分身了。

    将生死簿收好之后,贾可道便离开这个刚刚诞生不久的地狱,朝着之前选择好的一个半位面快速飞了过去。

    这个半位面,乃是贾可道之前发现的一个半位面。

    与其它半位面相同,在薄弱的位面屏障包裹之中,悬浮着一块陆地。

    这块陆地的面积并不算大,也不规则,前后左右加起来,其总面积大概也就只有五百多平方公里。

    嗯,这个面积说实话,在半位面里都算是小号的了。

    老君山所在的别山县,总面积就超过了一千五百平方公里。也就是说,这个半位面里的陆地面积也就只有别山县的三分之一左右。

    当然,相对于那些位面碎片里只有上千米,数百米长的陆地而言,这个半位面里的陆地也不算小了。

    而贾可道所发现的半位面里。就连数万平方公里的半位面都是有的,但贾可道最终选择了这个半位面的原因就在于,这个半位面里缺少一些规则,譬如正能量,光,还有火等等。

    如此一来。这个半位面,看上去面积不算小,但却如同一块死地。

    没有火山,没有岩浆,没有雨水。甚至于里面漆黑一片。

    嗯,像这样的半位面,被神明们称为死地半位面,就算是最贪婪的神明,也不愿意将这种半位面融合到自己的国度之中。

    原因很简单,像这样的半位面,资源贫瘠到了极致,融入自己国度之中。非但没有多少好处,反倒会让国度扩大后,自己多消耗力量去掌控国度。

    就算是掌管沙漠之类神职的神明也不会喜欢这死地半位面。祂们更喜欢拥有风元素的半位面。

    但死地半位面在整个星界虚空之中的数量极为稀少。

    毕竟绝大多数的位面碎片,半位面在生成之初,多多少少都带着一些规则,而像死地半位面这样的半位面要在机缘巧合之下才可能产生。

    要说贾可道为了寻找这么一个半位面,也着实花费了一些功夫。

    当然,也正是因为如此。即便是有神明等等之类的存在发现了这个半位面,也不会引起半点注意的。在祂们眼中,这样的半位面就与路边的一粒石子没有多少区别。

    贾可道在来到这个半位面之后。便一头钻了进去。

    陆地整体大概都是有普通的岩石构成,地表之上没有看到水,显得十分干燥。

    这让贾可道不由得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便将那本生死簿取了出来。

    生死簿现在完全没有了当初神物自晦的状态,贾可道刚刚将其取出,这生死簿便朝着四周喷出黑雾,黑雾随即迅速蔓延开来。

    前后不到二十分钟,这块小小的陆地就被黑雾尽数笼罩,从而完全消失在星界虚空之中,就算是以前发现过这个半位面的神明,这个时候将注意力集中过来也不会发现半位面的存在。

    黑雾在弥漫了整个半位面后,便迅速改造起这个半位面来,地面的颜色从之前的灰黄朝着黑色转变,高空的黑雾开始自行凝聚,形成了之前格纳斯位面一般无异的黑雾漩涡。

    随着这些黑雾漩涡开始转动,漩涡之中开始零星掉落一些尸体,白骨下来。

    时间不断流逝,漩涡里掉落尸体,白骨的速度越来越快,很快便在岩石地面上堆积起一座座由尸体,白骨构成的小山。

    而此时的地狱之中,没有一头魔鬼注意到,以往转动不息的黑雾漩涡乃至于黑雾都尽数消失,而地面的尸体与白骨也在不断减少之中。

    毫无疑问,这些尸体,白骨都不断朝着半位面转移了。

    由于大量的尸体转变成为魔鬼,使得掉入半位面里的尸体要远远少于白骨。

    当然,来自于主物质位面的尸体和白骨也在其中不断掉落。

    看到这一幕,贾可道点了点头,从目前而言,一切都比较顺利。

    而接下来,贾可道想要做的事情就比较困难了。

    贾可道此时张口一喷,一条只有手指大小的小蛇便被贾可道从体内喷了出来。

    这条小蛇遇风则涨,片刻功夫便化为一条上百米的巨蛇,并在迅速膨胀之中。

    没有半点疑问,这条蛇便是贾可道分出的巴蛇肉身了。

    待到巴蛇肉身膨胀接近万米时,就已经是到了极限。

    巴蛇肉身此时拼命朝着半位面缠去,企图将整个半位面缠绕起来。

    但这个半位面仅仅宽度就有七公里多长,而长度则是超过了七十公里,成长条状。

    以巴蛇肉身近十公里的长度,想要将宽度超过七公里的陆地缠绕起来,还远远不够。

    “呔!长!”

    贾可道此时也没有犹豫,轻喝一声,张口朝着巴蛇肉身喷出一口青气。

    那青气接触到巴蛇肉身之后。自行融入了进去。

    呼!

    身体原本已经膨胀到极致的巴蛇肉身再度膨胀起来,转眼之间便在这个半位面之上缠绕了数圈之多,其总长度在这一瞬间恐怕增长了三四万米。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巴蛇肉身压根就不可能将这半位面缠绕起来。

    在巴蛇的拖拽下,被贾可道暂时命名为死地的半位面。开始缓缓向前移动,其目的地便是已经改名为地狱的格纳斯位面。

    星界虚空无边广大,两个位面之间的距离都是极为遥远的。

    以巴蛇现在拖拽死地半位面的速度,想要抵达地狱位面,恐怕就需要上千年的时间。

    还好,巴蛇的拖拽速度并不是恒定不变的。由于星界虚空的特殊性,使得巴蛇能够不断加速。

    在一周之后,死地半位面在星界虚空之中移动的速度已经快到了极致,按照这种速度下去,最多只需要三年时间。死地半位面就能够与地狱位面接壤。

    当然,死地半位面在靠近地狱位面的时候还需要减速才行,否则的话,死地半位面以这个速度撞在地狱位面之上,那地狱位面就算不被毁灭,恐怕也要半残了。

    如此一算,死地半位面最终靠近地狱位面所需要的时间,大致在五年左右。

    对于这一点。贾可道还算满意。

    就在贾可道驱使着巴蛇肉身拖拽死地位面的时候,在地狱位面之中,那冥河之畔。一个个飘落下来的灵魂终于接触到了河滩。

    这些灵魂在接触到河滩的一瞬间,便融化了下去,飞快形成了一个个黑色的小肉茧,其体积也就只有拳头大小,较之深渊位面里形成的肉茧倒是要小上一号。

    灵魂密密麻麻的落下,在冥河两边的河畔上形成了极为壮观的一幕。无数黑色肉茧耸立在碎石之间,给人一种肉麻至极的感官冲击。

    如果哪位看官有密集恐惧症的话。恐怕在见到的一瞬间就要全身瘫软下去了。

    不过这一幕,对于那些守候在冥河河畔外围的魔鬼而言。却让它们嘴边的口水不停的掉落了下来。

    总之,对于这些魔鬼而言,河畔边不管是黑色肉茧还是灵魂,都能够让它们享受到极致的美味。

    如果不是冥河之畔那若隐若现的危险预兆,恐怕这些魔鬼早就迫不及待的扑上去了。

    当然,或许它们会排成长队去享受美味,毕竟它们天生具有相当的纪律性。

    从第一枚黑色肉茧竖立在河畔开始,到第七日,冥河上空的灵魂数量已经减少了很多。

    很快,第一枚黑色肉茧破裂了,一条手臂长短的黑色蠕虫带着满身粘液从肉茧里钻了出来,原本饱满坚挺的肉茧也随之干瘪了下去。

    黑色蠕虫在略微蠕动了一会之后,转头就朝着干瘪的肉茧啃食起来。

    很显然,这干瘪肉茧对于蠕虫来说,乃是出生之后的难得美味。

    到了这时,所有的魔鬼都能够感受到来自于冥河河畔的危险解除了。

    这些魔鬼随即便在各自首领的带领下朝着河畔涌去,毫无疑问,它们具有高度的纪律性。

    在魔鬼首领的呵斥下,这些魔鬼压根就没有去动那些黑色肉茧,以及从肉茧里钻出的蠕虫,它们的目标是那些正飘落下来的灵魂。

    灵魂虽然已经变得比较稀少,但有资格抵达冥河之畔的魔鬼数量也不多,大概也就只有两千多头。

    对于这两千多头魔鬼而言,天下稀稀拉拉掉落下来的灵魂,已经足够了。

    “真是美味啊,我都想要写一首诗歌来赞美了。”

    一头生前乃是一个吟游诗人的阿霸魔伸手抓住几团灵魂,将其塞入口中,那些灵魂惊骇之极,但却无法逃避自己的命运,入口之后便化为炽热的暖流,让阿霸魔全身通畅,不由得叫喊了起来。

    不过话说回来,一头体型超过二十米的阿霸魔想要写出诗歌,这着实让人有一种怪异的感觉出现。

    魔鬼们按照实力,地位高低,分别占据着属于自己的一块地盘。整个过程井然有序。

    毫无疑问,实力越强,地位越高的魔鬼所占据的地盘就大,落下来的灵魂就越多。

    就在这些魔鬼享受着属于自己的美味时,那些从黑色肉茧里钻出的蠕虫不少已经吃光了自己的肉茧。开始朝着自己身旁的同类发动了攻击。

    对于这些蠕虫而言,同类就是让自己吃得更饱,拥有更多的力量的食物。

    这一点倒是与那些恶魔蠕虫没有什么差别。

    随即,一场轰轰烈烈的厮杀在冥河之畔展开。

    对于就发生在自己身边不远处的厮杀,魔鬼们连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它们的注意力尽数集中在那些不断飘落下来的灵魂身上。

    对于它们来说。那些蠕虫之间的战斗就好似一群蚂蚁在打架,不管谁输谁赢,都无所谓,最后的强者将会获得胜利,从而进化。拥有活下去的机会。

    相对于魔鬼们而言,这些蠕虫已经完全被抹去了生前的记忆,它们此时的智慧极为低下,只为生存而战。

    由此可见,魔鬼的冷酷却是刻在了灵魂深处。

    当然,它们与恶魔终究是不一样的。

    这场发生在冥河之畔的大厮杀,足足持续了三天三夜。

    最初成功干掉十多条同类的蠕虫,早已化身为肉茧。进入到下一轮的进化之中,而一些刚刚从肉茧里才出生不久的蠕虫,才刚刚开始进行自己的第一顿美味。

    随着时间的流逝。新凝结的肉茧开始纷纷破裂。

    这些肉茧约有两尺高,在肉茧破裂之后,里面钻出的乃是全身漆黑的劣魔。

    魔鬼们已经结束了自己的进食,因为天上已经不掉落灵魂了。

    它们在首领的命令下分散开来,时刻注视着自己周围的肉茧。

    大多数的劣魔在钻出后的第一时间里,就被那些魔鬼收集到身边。到一定数量之后,便带着它们向首领走去。

    劣魔之间是绝对不允许打斗厮杀的!

    任何相互打斗厮杀的情况一出现。那些四处巡查的魔鬼便会将双方当场斩杀!

    要知道,这些能够跟着首领出来的魔鬼最次的也是中级魔鬼。绝非这些劣魔所能够比拟的强大,何况这些魔鬼在吞食了大量灵魂之后,其实力隐隐又提升了一大截。

    别说两头劣魔了,就算是上百头劣魔,也没可能对付一头阿霸魔。

    由于劣魔钻出肉茧过于频繁,那些魔鬼有时也看不过来。

    一些劣魔趁着那些强大魔鬼看不过来的机会,趁机便从地上捞起一两条蠕虫,放入口中就嚼食起来,蠕虫那漆黑的肉汁顺着劣魔的嘴角就流淌出来,看上去格外恶心。

    恶心是针对人类这种审美观而言的,这些劣魔倒是吃得欢快,但很快就引来了比较恶劣的后果。

    刚将一队劣魔送回首领身边的中级魔鬼见到这些劣魔的模样后,一股怒气就升腾起来,随即便是一顿拳打脚踢,将这些劣魔打得哭爹叫娘,再也不敢乱伸爪子了。

    这些魔鬼倒不是为了那些蠕虫报不屈,而是见不得这些劣魔不听指挥的行径。

    对于魔鬼而言,任何不遵守纪律的行为都是需要得到严惩的。

    冥河之畔的肉茧越来越少,它们都变成一头头劣魔。

    那些魔鬼首领一个个脸上都露出了笑容,对于它们而言,这些劣魔就是上好的劳力和炮灰,也是自己权势的保证。

    很快,魔鬼首领们开始带着大队人马返回自己的城堡,中间一队队排成长列的劣魔,四周则是那些中高级魔鬼,它们时不时冲上去对一些不守规矩的劣魔拳打脚踢,让它们记住纪律的重要性。

    且不提地狱里新出生的劣魔所遭受的地狱生活。

    只说赵小卒在返家路上。

    赵小卒不缺钱,购买的是一张软卧票,相对于硬卧来说,软卧无疑要舒服很多。

    一个单间里上下八铺床,还有电视。

    赵小卒上大学的时候,可没舍得买过软卧票,最奢侈的一次也就是硬卧。

    现在好了,躺在软卧上,看着电视。不用去闻那满车厢的汗水味,光是这个舒服劲,就让赵小卒感觉值了。

    火车开始缓缓启程,软卧单间里就赵小卒一个人,倒让赵小卒感觉一阵放松。

    如果软卧里来上几个女学生。叽叽喳喳的一阵乱侃什么的,赵小卒还真感觉有些受不住。

    作为老君山的道童,在老君山这两年多时间里,赵小卒已经习惯了清净的生活。

    说实话,光是回到别山县城,各处商铺里传来的音乐。喧闹的人声,就让赵小卒有些感觉不习惯。

    “啪!”

    赵小卒正想着回去之后该如何如何,就听到关上的软卧门开启了,三个女生走了进来。

    这三个女生的确是女生,刚一进来。就哇哇哇的叫了起来,看着雪白的床铺就开始划分起地盘来。

    你住这个下铺,我住这个下铺,她住这个上铺。

    赵小卒也没有去理会,静静躺在上铺上。

    不过他不去找事,事情却找到了他头上。

    一个梳着马尾巴的女孩爬了上来,好吧,就爬了一半就看到了躺在上面的赵小卒。然后就是一阵刺耳尖叫声。

    没法,赵小卒躺得太隐蔽了一点,再说了。一个修道之人,同时也算得上是武林高手,想要让自己变得更隐蔽一点也不是什么难事。

    如果不是这个女孩爬上来直接看见了,只要赵小卒不下去,指不定等火车到站了,她们未必都知道这里还躺着一个人。

    也正因为如此。正准备上来躺着的女孩突然发现自己眼前出现一个男人,可算是吓坏了。

    “小雅。怎么了?”

    另外两个原本躺在下铺的女孩顿时也是一阵鸡飞狗跳,慌乱不已。

    在一阵慌乱之后。事情总算是搞明白了。

    赵小卒有些尴尬的从上铺跳了下来,向三个女孩问好。

    不管怎么说,赵小卒感觉自己将人家女孩给吓到了,打打招呼缓和一下,也要比自己躲在上面不动弹好,这是基本的礼貌。

    “哇塞,好帅!像金城武!”见到赵小卒身轻如燕落下,触地无声,一头束好的长发飘荡下来,一个略胖的女孩不由得叫了起来。

    赵小卒倒是差点被这一声吓一跳,不过转眼之后,赵小卒倒是反应了过来,自己像金城武?自己有这么帅么?好吧,我真的有这么帅。

    赵小卒一时间心头有些得意。

    或许这就是离开老君山后,心情放松的原因罢了,若是在老君山里,赵小卒恐怕不会这样容易心情荡漾。

    “哪里和金城武一样了,躲在上面,不像好人,就是有点小帅罢了。”

    没等赵小卒将这个心情保持多久,另外一个略瘦,短发齐耳的女孩就一瓢冷水淋在了他头上,还好,后面那半句话让他心里有些安慰。

    嗯,不和小女孩计较,赵小卒心头安慰自己。

    实际上,这三个女孩与赵小卒的年龄差距也就只有三四岁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是大学生。

    略胖的女孩穿着一身淡蓝色毛衫,身材丰满,面容带着一些婴儿肥,以赵小卒在大学当屌丝时的眼光来看,能够打七十分,如果放在那些男生比例暴高的理工学院里,也算得上是班花了。

    略瘦的女孩,眉毛粗浓,略微有些秀气,嘴皮较薄,穿着牛仔裤,上身穿着黑色针织衫,给人一种英姿勃发的感觉,不过那句话倒是让赵小卒感觉略微有些刻薄,降低了一点印象分,能够打八十分。

    嗯,最后那个女孩,就是有点冒失爬上赵小卒上铺,被吓到的女孩,身材纤柔,面容姣好清秀,一头长发披搭在肩头,脸色有些微微发白,身上穿着一身白色连衣长裙,娇柔可人,让人一见,目光就有些移动不开了。

    至少能够打上九十分,即便是放在女生众多的师范,艺术等等院校里,也是难得的系花级别美女了。

    “丹丹,别乱说话了,是我自己不小心罢了。”

    听到那个齐耳短发女孩略带刻薄的话语,这个被吓到的女孩反倒帮着赵小卒说起话来。

    大概之前是过于担心了,这个丹丹此时也知道自己一时口快,说话有些伤人,也就没有对赵小卒过于嘲讽,反倒将小雅扶住,让她坐在下铺,用担心的语气问道:“小雅,你没事吧,心跳快不快?心慌不慌?要不就吃片药吧,你爸妈可是将你交给我了,要是出事可怎么办?”(未完待续)

第四百七十八章 混元一气    “知道的太多,有时候也不是好事……”

    唐楚阳心惊胆颤地看着远处几乎是擦着边分身而过的阴阳风暴,全身神经都绷紧到了极致,以他现在的实力,绝对扛不住氢弹级的爆炸威力。←

    每次看到阴阳两种飙风相对着刮过去,唐楚阳都控制不住地抓出一把王符来,似乎随时都会控制不住扔出去,这鬼地方实在太考验神经线条了,唐楚阳嘟囔了一句,催促前面的金铭道:

    “金阁主,咱们是不是能加快点儿速度?这里实在太危险了,我的小身板可承受不住这些飙风肆虐……”

    前面的金铭闻言,回头看了唐楚阳一眼,见他满脸紧张之色,当下便忍不住笑道:

    “哈哈,唐老弟无须担心,这条路是我们专门探出来的,外面的元气风暴看着吓人,却不会影响到咱们要走的地方,安心跟着我走就好……”

    唐楚阳看金铭一脸的自信神色,知道对方说得是实话,不过他担心的可不是被风暴卷走,叹口气,只能无奈地解释道:

    “我怕的不是风暴装到我,而是风暴相互撞击!”

    “风暴相撞?”金铭诧异,不过随后就明白了唐楚阳的意思,摇着头笑道:“你是担心属性相斥的元气风暴撞到一起?呵呵,放心吧,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我……,嗯?唐老弟你怎么了?”

    “你回头看看就知道了!”

    唐楚阳面色发青地抬手指了指斜后方,就在距离几人不足百丈远的地方,一黑一白两股巨大的元气风暴。正以无可抵挡的威势狠狠地向着对面撞了过去!

    “该死!之前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这。这是怎么回事?!”

    金铭看清后面的风暴变化后,一张老脸顿时憋得青红交加。这该死的风暴也忒不给面子了,他刚说了不可能撞到一起,后面马上就发生了元气风暴相撞的事情,而且还是最危险的阴阳风暴!

    “快跑!!”

    毕竟是七阶强者,金铭等人对于五行元气的认知并不比唐楚阳逊色多少,阴阳风暴有多恐怖,他们这些已经探查过神魔山的人再清楚不过了。

    轰!!!

    几乎是金铭惊变大叫的瞬间,一阴一阳两色元气风暴狠狠地撞到了一起,唐楚阳失声嚎了一嗓子。手里的七八枚王符想都没想便激发扔了出去。

    劈嗤!劈嗤!劈嗤!

    王符的爆裂声绵延不绝地响起,不止唐楚阳动用了王符,就连后面的迟赫邦,桑怡二人也没有任何犹豫地甩手扔出去好几枚防御王符,瞬息间的功夫,几人便被数十面各种属性的巨盾包围。

    同时,在数十面巨盾的外面,紧跟着‘唰唰唰’冒出四五道呈半环形的百丈银墙,那是最前面的金铭随后补上外围防御。

    阴阳风暴撞到一起后。一大片淡灰色的不明气体如同恶心的烟尘一般,想着四周迅速地扩散开来,眨眼不到的时间便已经波及到了唐楚阳等人附近。

    噗嗤!噗嗤!噗嗤!

    最外围四五道百余丈高,至少十丈厚的巨大银墙如同被针扎了的气球一样。被浓郁得让人窒息的淡灰色烟尘轻易吞噬,几个眨眼的功夫,五枚王符所化的银色巨墙便消失得一干二净!

    “好恐怖的吞噬能力。这到底是什么层次的元气?怎地威力如此惊人?!”

    迟赫邦,金铭。桑怡三人见状,禁不住齐齐变色。这种淡灰色的元气他们从未见识过,此时见一向强力的王符,都被这淡灰色的烟雾给轻易腐蚀,即便他们修为强悍,也被这可怕的烟雾给吓到了。

    “那不是吞噬,而是分解,所有通过符印释放出去的法术,都被那种淡灰色的气体给分解,回归本源了……”

    唐楚阳青着脸解释了一句,金铭三人不知道眼前的灰色烟雾是什么,但他唐楚阳知道啊,尽管包括上辈子他都没有亲眼见识过这种传说中的气体,但这不妨碍唐楚阳知道‘它’是什么。

    “唐老弟知道这灰色烟雾是什么?”

    金铭三人齐齐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唐楚阳身上,目中的诧异神色毫不掩饰,似乎是没想到唐楚阳这个修为最低的人,竟然知道他们这些七阶王者都不知道的东西。

    “嗯!”唐楚阳点了点头,这个时候实在没什么好谦虚的,他必须得让金铭三人知道眼前的灰色气体有多可怕“这是混沌元气,天地诞生之初便存在的最原始的元气,阴阳五行便是由它而生!”

    “混沌元气?唐老弟说的莫不是天地间至杂又至纯的混元一气?”

    金铭有些诧异地反问了一句,五行大陆没有‘混沌之气’这么一说,但却有‘混元一气’演化万物的说法,其实和唐楚阳认知里的混沌元气差不多一个意思。

    不过混元一气在五行大陆消失已久,只有那些极为古老的种族内的传承里,还有一些关于混元一气的记载,比如八大隐族这种拥有十几万年传承的种族,就知道混元一气的存在。

    “可能吧……”

    唐楚阳可不知道五行大陆的混元一气是个什么玩意儿,不过在他想来,既然是‘混元’那就跟混沌多少有些联系,或许是说法上的不同也不一定。

    “这玩意儿看着没什么威胁,但其威力极为恐怖,就我所知,目前五行大陆还没有什么东西能扛得住它的侵蚀,咱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的好!”

    唐楚阳一边说着话,一边单手掐诀召唤守护神,随着他的手诀完成,遥远的天际仿似呼应他的手势一般,一点金光一闪而现,却随后明亮的金光陡然暗淡,不一刻就消失无踪!

    “什么情况?竟然不能召唤守护神?!”

    唐楚阳原本还算淡定的表情顿时就是一青,他之前虽然紧张,但仗着能够召唤哪吒这个超级战神,所以也不是很担心逃不出去,可如果不能召唤守护神的话,唐楚阳的处境就有些危险了。

    金铭,桑怡等人感应到唐楚阳这边的异常,转过头看到他竟然在召唤守护神,当下只能苦笑着解释道:

    “神魔山到处都是空间乱流,成千上万的空间裂缝会不断地吞噬周边的天地元气,守护神真身根本就凝聚不起来,除非你能把守护神的元神降到元气风暴上,不然根本不可能召唤守护神!”

    “原来如此……”

    唐楚阳恍然,随后又有些汗颜地挠了挠头,被数不尽的空间乱流充斥的空间,根本就不可能召唤得了守护神,这么简单的道理他本该知道的,唐楚阳知道,尽管表面平静,但他心里却真的紧张了。

    “我们之所以要求你掌握大量的守护神形象,就是因为这里无法召唤守护神,不过天神遗迹里的守护神很多,可惜只有唤出守护神真身,咱们才能借用,这也是我们找你帮忙的主要原因!”

    迟赫邦一边说话,一边将手中的王符不要钱地扔了出去,尽管他面上看着很平静的样子,可唐楚阳却从他不断抽搐的嘴角看出,几十枚王符扔出去,怕是把这厮心疼坏了。

    “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吧……”

    唐楚阳将手中王符一口气全撒出去,同时激发后,化作十多个巨大无匹的芭蕉扇,每一扇芭蕉扇都足有百丈大小,弓着扇面蓄力之后,齐齐向着淡灰色的烟雾扇了过去。

    呼呼呼!!!

    恐怖的狂风呼号声不断响起,原本势不可挡的淡灰色烟雾竟被这惊人无比的飙风给吹得微微后退了一些,金铭三人见状一喜,正想对唐楚阳说些什么,却被唐楚阳不客气地摆手阻止,道:

    “别指望我能扛得住这些混沌元气,这十几枚‘万里狂风符’只能勉强抵抗一下而已,你们最好趁着我那十几枚王符还在发挥功效的时候赶紧跑,我可不奉陪了……”

    说完这话,唐楚阳随手又拿出一枚王符,单手掐诀激发后,银光缭绕间瞬息将唐楚阳包裹,随后银光如同被揉捏的面团一样,不断地向外延伸,眨眼化作一双三十余丈长的银色双翅。

    ‘呼哧!’一声银色双翅猛地一扇,唐楚阳变化作一道银色的流光,转瞬消失在金铭三人的视界当中。

    “好快的速度!那是什么灵符?”

    迟赫邦有些惊讶地叫了一声,不过他的动作也不慢,说着话的同时,脚下突然又一朵黑云升起,拖着他便化作一道黑影消失。

    “咱们也走吧……”

    看到十几扇巨大的芭蕉扇越来越无力地山洞,桑怡向旁边的金铭说了一句,抬手一甩,一条粉红色的绫带脱手而出,化作一条几十丈长的彩虹,携着桑怡向前方飞射而去。

    “元气风暴怎么会突然撞到一起?之前足足半年时间从未发生过这样的意外,为何偏偏这次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难道……”

    金铭一边唤出一支碧翠欲滴的百丈玉如意,一边若有所思地看着越来越恐怖的淡灰色烟雾,随后又转头看了看唐楚阳消失的地方,抬手并指成剑,整个人化作一道绿色红光追了过去。(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