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传道大千》更多支持!

    第五个区域与第六个区域则没有显现出任何画面,一片漆黑。

    这应该是所谓的饿鬼道与地狱道。

    所谓饿鬼道,它们无时不刻忍受着饥饿的煎熬,当它们靠近食物的时候,食物就会变成不能吃的东西,水也是如此。

    而地狱道则与十八地狱有些关系,就不在这里多说了。

    总之,在贾可道眼里,这轮回盘是出现了一些问题。

    不过,轮回盘仅仅只是一丝虚体在这里,贾可道猜测这轮回盘或许是融入到冥河之中了。

    但以贾可道现在的道行想要将轮回盘给找出来,无疑就是个笑话。

    不过仅仅只是这个轮回盘虚体的出现,对于贾可道来说也算是帮了大忙了。

    就在贾可道查看这轮回盘虚体的时候,生死簿弥漫而出的黑雾已经将整个格纳斯位面尽数笼罩。

    当最后一寸土地被黑雾笼罩的时候,整个格纳斯位面随即便震动了起来,几乎一瞬间,所有的火山骤然爆发,将无数火红的岩浆**而出,让被黑雾笼罩的格纳斯位面显现出一丝别样的颜色。

    这是格纳斯位面核心最后的挣扎。

    它企图用清扫一切的办法扫除已经布满整个位面的黑雾。

    “镇灵!”

    贾可道轻喝一声,右手朝着下面不断喷发的火山轻轻一指,随即两个金色大字浮现出来,向下一落,接触到那些直冲云霄的岩浆之后,顺势化为一片金光蔓延开来。

    这片金光极为耀眼,甚至于在星界虚空之中,都能够看到这一片蔓延开来的金光。

    就好似格纳斯位面突然之间生出一点金光,转眼之后遍布整个位面,将格纳斯位面点缀得犹如一个金色的太阳。

    格纳斯位面在茫茫星界虚空之中原本仅仅只是一个不起眼的位面,但在这一刻,却引来了无数目光注视。

    甚至于有几丝神念从远处破空而来,朝着格纳斯位面就钻了进来。

    这几丝神念分别来自于数位神明。

    贾可道惊异的发现,这里面居然还有自己的熟人。

    丰饶之主普尼迪普尼陛下的神念也加了进来。

    贾可道不由得苦笑了起来,在这些发现格纳斯位面动静,且敢于出手的神明眼里,这个格纳斯位面必定是出现了什么好东西,因而方才出现这样的异状。

    嗯,实际上,这些神明的猜测也不是没有道理。

    通常情况下,无主的神器出现,都很难掩饰自己绽放出去的金光。

    何况那生死簿也算得上是一件神器,甚至于在贾可道眼里中那些神器更高级的存在。

    不过熟人归熟人,贾可道自然不可能让这些神明的神念突入格纳斯位面,发现里面出现的异变。

    很难说这些神明在发现格纳斯位面出现的异变之后,会有什么反应,因而贾可道也没有客气,右手朝着那悬浮在半空的生死簿轻轻一招。

    那生死簿转眼之间便缩小到极致,朝着地面坠落下去,片刻之后,生死簿消失不见。

    虽说生死簿消失不见,但弥漫在格纳斯位面大地之上的黑雾依然存在,并开始缓慢改造着这片原本充斥着深渊气息的大地。

    就这么一会功夫,所有恶魔乃至于亡灵生物,不管是活着的,还是已经死掉的尸体,其肉身都在黑雾之中不断腐朽,化为一具具白骨。

    而那些神明的神念此时进入格纳斯位面正巧见到这一幕,并且祂们能够感受到这个位面里不断蔓延的亡灵气息,以及与亡灵气息混合在一起的深渊气息,那种来自于灵魂深处的腐朽,使得这些神明就好似耗子见到了猫,压根就没有半点犹豫,转眼之间便将神念抽回,再也不愿意将神念探入了。

    对于这些神明来说,深渊气息对于祂们来说是一种毒药。

    就拿荒野之神提拉斯做个例子就可以看出,当提拉斯由于教会下属神殿被恶魔亵渎,化为黑暗殿堂之后,那深渊气息顺势入侵其真身,使得提拉斯的真身不断被腐蚀,那种痛苦简直就无法言语出来。

    现在这个格纳斯位面除了深渊气息之外,还弥漫着亡灵气息,更是让这些神明不愿意接触了。

    如果这个格纳斯位面里真的有神器出现,那么冒点风险,还勉强合算,但在诸神神念一扫而过,这格纳斯位面里压根就没有神器气息存在,甚至于连一点资源都没有,如何让这些神明愿意冒着风险继续待下去?

    甚至于,祂们还会以为这或许就是恶魔的阴谋。

    当然,不管怎么说,那些神明的神念在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来。

    在那些神念离开后,贾可道落到了地面,双眼微闭,心神尽数沉入这个分身之中,端坐于地面之上,犹如雕像一般。

    格纳斯位面随着生死簿气息的不断浸入,整个位面都在不断变化之中。

    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黑色,只不过深浅颜色有些差异罢了。

    地面的岩浆河已经尽数凝固,就连昔日喷发不断的火山也变得寂静无比,似乎整个位面都变成了一片死寂之地。

    渐渐的,那些生死簿喷吐出来的黑雾,开始凝聚起来,在高空之上形成了一个个黑雾漩涡,总数超过了上百之多。

    这些黑雾漩涡缓慢的转动着,也不知道它们连接到了什么地方,从这些黑雾漩涡之中,时不时便会从掉落一些东西出来。

    一具具完整的白色骨架,有破损的骨架,还有好似沙砾一样的骨沫子以及完整新鲜的尸体。

    时间缓慢流逝,一年时间过去了。

    格纳斯位面的大地上出现一堆堆由白骨,尸体组成的小山。

    如果有人凑近查看的话,会发现这些白骨,尸体各有不同,一部分乃是人类的白骨,尸体,而小部分的白骨,尸体比较矮小,却是地精之类生物,最后还有一些庞大的骨架,尸体,这部分骨架,尸体一些是山丘巨人,一些则是恶魔。

    甚至于最近几日,从黑雾漩涡里掉落出来的骨架,尸体里居然出现一具全身闪现着一丝丝雷光的骨架,这是一具泰坦巨人的骨架。

    主物质位面里,早在一年之前,霜巨人部落与帕不拉地精王国之间的战争已经全面扩大到丰饶神系部分神明与巨人诸神之间。

    嗯,之前就说过了,春晓少女米斯特尔,道路之神库依西弗,舞蹈之神娜丝蜜这三位丰饶神系里的神明并不愿意加入到这场由霜巨人之主斯考德挑起的战争之中。

    但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并不是说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如果可以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话,恐怕这个世界上的不少神明就不会陨落了。

    星界虚空里也不会出现那些化为岛屿的神尸。

    当帕不拉地精王国遭受围攻,在连续三场战役之中皆以败北告终的时候,那位山丘巨人之主额洛奇殿下再也撑不住了。

    这位额洛奇殿下急忙派出化身前往泰坦国度,泥巨人国度,树巨人国度,鱼巨人国度求援。

    要知道,在之前,巨人诸神之间都是相互看不起的,巨人是高傲的,它们信奉的神明更加高傲,每一位巨人神明都想要将其祂巨人神明收为自己的属神,从而建立起一个较为紧密的巨人神系来。

    这个想法,从没有成功的可能性出现。

    尤其是山丘巨人之主额洛奇,在千年之前甚至于还与泥巨人之主尼奇斯殿下大战了一场,两败俱伤,时至今日,任何一头山丘巨人在遭遇泥巨人的时候,双方都会迅速进入到生死搏杀的状态。

    由此可见彼此之间的仇恨有多么深厚了。

    但对于一位神明来说,保证自己不陨落却是要比其它东西重要得多。

    因而在卑躬屈膝的一番游说之后,泰坦之主泰蒙奇殿下率先加入到了这场战争之中。

    接到神谕之后,一个总人数超过百人的泰坦部落千里迢迢的赶到了帕不拉地精王国,突然出现在一个战场之上,对一支五千人的精锐人类军队发动了毁灭性的打击。

    这个消息使得其余几个战场的丰饶联军连夜退出了数十里,以确保安全,最终让摇摇欲坠的帕不拉地精王国有了喘气的机会。

    没法,相对于其它巨人种族来说,泰坦巨人完全就是巨人里的BUG。

    其体型乃是霜巨人三倍以上,也就是说,一头泰坦巨人光凭肉身力量就能够对抗三到五头霜巨人。

    嗯,当然,光凭这一点来说,泰坦巨人还不算出奇。

    真正让其它巨人胆寒的是,泰坦巨人天生就拥有操纵雷电的天赋!

    嗯,巨人基本上从生下来开始就拥有一种天赋能力。

    霜巨人能够操纵寒气,山丘巨人能够凝聚石球,一群泥巨人能够在身边四周形成一片沼泽等等。

    这些巨人很大一部分战斗力就是体现在这种天赋之上。

    相对于其它巨人的种族天赋而言,泰坦巨人的种族天赋着实有些变态。

    它们能够召唤雷电轰击千米之内的任何敌人,并且能够将雷电凝结成为长枪,对敌人发动致命的抛射攻击。

    总之,大多数敌人很难招架它们这种雷电攻击。

    甚至于就算是一头巨龙,也不敢过于靠近一头泰坦巨人。

    泰坦巨人在介入这场巨人之战后,鱼巨人之主唐克斯朝着海岛上的鱼巨人,鱼人下达了神谕,使得上百个鱼人部落开始在帕不拉地精王国北岸登陆,当然这里面少不了数以百计的鱼巨人。

    嗯,这鱼巨人与鱼人之间的关系,大致和地精,山丘巨人之间的关系差不多。

    有单独组建部落的鱼巨人,也有出生在鱼人部落的鱼巨人。

    鱼人的造型就不用多说了,它们多数都是一条鱼的身体上长着四肢,平均身高较之人类矮上一些,而鱼巨人就是鱼人的放大版。

    但鱼巨人则是巨人一族里最为巨大一族,体型最小的鱼巨人也有十米多,体型最大的鱼巨人则会超过百米。

    当然,上百米的鱼巨人也就只能在海里打打海战了,若是上岸的话,它们那脆弱的下肢很难承受起自己沉重的身体。

    另外树巨人之主奥曼伊也加入到了战争之中,只不过树巨人之主奥曼伊麾下的树巨人与树人部落都坐落在大陆东南方,短时间内想要赶到这里,无疑是个难题。

    另外需要说明一点的就是,除了泰坦巨人之外,在巨人种族里,这些树巨人的战力算是最强了。

    任何一头树巨人都拥有百米以上的身高,它们能够轻而易举的将大树催化为临时存在的树人,用于攻杀敌人,另外那些树人通常情况下也拥有超过三十米的身高。

    由此可以想象,树巨人之主奥曼伊麾下部落的强大了。

    树巨人,树人部落无法短时间内赶到帕不拉地精王国,但它们很快就将目标对准了道路之神库依西弗麾下的道路教会总部。

    道路教会总部就坐落在大陆南方偏向东面一点的地方,这里是大陆上交通最为发达的地方,没有之一。

    整齐笔直的道路遍布了这里,甚至于这里已经出现了飞艇的雏形。

    将发展道路作为教义的道路教会,并不仅仅局限于地面上的道路,只要任何有利于交通的事情,他们都会去做。

    因而现在的道路教会总部正在靠近的沿海地区修建数个大型港口,准备发展海洋交通事业。

    在贾可道看来,或许这位道路之神才是这个时代的弄潮儿,要知道,在地球上,就算是傻子都知道,交通发达对于社会的影响力有多大。

    据说道路之神库依西弗殿下在近百年内,正准备谋求海航线路的神职。

    虽说这个神职或许会冒犯某位海神,但如果道路之神库依西弗殿下获得了这个神职的话,那么凝结交通神职,就指日可待。

    毫无疑问,交通这个神职较之道路要高大上很多,指不定库依西弗或许能够借此成为一位中等神力。

    当然,在这个社会环境普遍较为落后的世界里,想要做到这一点的确很难。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这位库依西弗殿下到现在为止,其神格等级也不会只有两级了。

    而来自于树巨人,树人的进犯,将原本不想加入到这场战争,对这场战争极度厌恶的道路之神库依西弗拖了进去。

    人家树巨人,树人部落组成的军队兵锋直指道路教会总部,并且所过之处,那些修建得好似艺术品的道路,被这些体型庞大的家伙一一摧毁。

    对于这些崇尚原始的大家伙来说,道路就是人类对森林的一种侵略方式。

    那些人类为了修建道路,往往会砍伐大量的树木,来消除森林对道路的影响。

    而这一点,却是树巨人,树人们所无法接受的事情。

    也就是说,早在这之前,这些树巨人,树人对于道路教会就埋下了极大的仇恨。

    现在嘛,只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

    到了这个时候,就算是道路之神库依西弗殿下再怎么不想,也就只能奋力对抗了。

    而道路之神库依西弗殿下的参战也使得春晓少女米斯特尔,舞蹈之神娜丝蜜两位殿下不得不跟着参战。

    之前就说过了,春晓少女米斯特尔对库依西弗有着特殊的好感。

    而舞蹈之神娜丝蜜殿下则算得上是丰饶神系内库依西弗的盟友。

    就算是一个关系较为紧密的神系内,也会有关系亲疏的。

    总之,除了泥巨人之主尼奇斯殿下尚未有什么动静,态度比较暧昧之外,双方诸神都或积极或被动的加入到这场战争之中,使得主物质位面里这块大陆上,超过十分之一的面积被这场战火波及。

    而恶魔入侵所影响到的地方也占据了整块大陆面积的百分之五。

    嗯,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国家之间的普通战火爆发。

    这些爆发的战争,其余诸神都抱着谨慎的态度旁观。

    对于这些旁观的神明来说,战争爆发,有着好处,能够消磨这些参战神明的实力,或许在战争结束的时候,自己的信仰范围可以扩大不少。

    但每一位神明并不是傻子,对经历了太多事情的祂们来说,现在最需要注意的是不要被战火将自己拖进去。

    之前就说过了,很多时候并不是自己想要干什么,就能够干什么的。

    这个世界的历史上,那么多神明的陨落,实际上很多都不是自己主动参战,而是因为某些意外发生,被拖了进去。

    而这些连续不断的战争所造成的后果便是制造了大量的尸体或者白骨。

    最终,这些尸体,白骨因为某种原因落入到了这个格纳斯位面之中,成为了格纳斯位面的一部分。

    一年时间过去了。

    海量的尸体,白骨堆积在这块面积并不算大的大陆上,将整个大陆变成了一个巨大的万人坑。

    这是一具霜巨人的尸体。

    由于其体内的寒气较为浓郁,尚未散去,使得这具尸体并没有出现丝毫腐烂。

    冥河上空已经吹起了冥河之风,密密麻麻,闪耀着各色微光的灵魂球在微风吹拂之中,出现在冥河的尽头,顺着冥河飘荡过来。

    这些灵魂都是来自于各大位面里的智慧生物,大凡那些智慧生物在死亡后,如果没能被神使挑选上的话,就会落入冥河之风中,顺着不知道跨越了多少位面的冥河不断飘荡下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生死簿扩散出去的黑雾,使得格纳斯位面内的这一段冥河出现了变异,原本应该被某种力量束缚在冥河上空,即便是飘落下去也只能落在冥河之畔的灵魂球,竟然在微风的吹拂下,摆脱了束缚。

    他们好似断了线的风筝,在格纳斯位面的空气里四处自由的飘荡。

    说实话,这些灵魂最初在冥河上空是恐惧的,生前他们认为自己对神明是虔诚的,能够在死后进入神的国度,永享那无边的幸福,而他们身边的祭司也是这样说的。

    但真正到了死后,他们才发现,自己受骗了,压根就没有什么神使,自己也没能进入神国,只能在一条静静流淌的河流上空,被风吹动,不断飘荡下去。

    这种对未知的恐惧,足以将他们生前的信仰摧毁,甚至于一些灵魂开始谩骂那些引导自己信仰的祭司。

    至于所信奉的神明,敢于谩骂的太少了,毕竟在谩骂神明之后的第一时间内,灵魂便会被打上渎神者的标记。

    也正是如此,在冥河力量突然之间无法束缚他们的时候,他们兴奋无比,在高空飘荡,四处自由的呐喊。

    但很快,他们发现自己来到的这里竟然会如此恐怖。

    大地上一堆堆的尸体,白骨,就好似一个个巨大无比的坟场,万人坑乃至于一场刚刚被屠戮过的大地。

    当然,任凭是谁在高空飘荡数周之后,对于大地之上的恐怖情景也只能熟视无睹了。

    但这种自由的飘荡并不会永远的持续下去。

    在数周后的某一天,来自于冥河上空的微风突然停止了,消失了。

    而那些借助风力在高空飘荡的灵魂球也在这一瞬间失去了动力,朝着地面飘落下去。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多数灵魂心头是兴奋的,他们已经厌倦了这种无休止的飘荡。

    但依然有少部分灵魂对于意外有着莫名的恐惧,他们莫名有一种预感,当自己掉落到地面的时候,会出现一些让自己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对于未知,他们依然会产生恐怖。

    由于灵魂球的重量极轻,近乎于没有,因而灵魂球掉落的速度并不快。

    但就算是再慢的掉落速度,最终也会让这些灵魂球距离地面越来越近。

    最终,掉落速度最快的一枚灵魂球距离地面不到五十米了。

    突然一股吸力从下方的那具霜巨人尸体上产生,那个灵魂连惊叫的时间都没有,转眼之间便被这股吸力吸入了尸体之中。

    见到这一幕,其余的灵魂顿时变得惶恐起来。

    再就算他们不断尖叫,甚至于将自己的信仰重新交给诸神,也无法阻挡,下面尸体不断产生吸力,将他们一个个吸入尸体之中。(小说《传道大千》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R1152( )

第四百七十六章 危险的神魔山    神魔山所在的地方非常远,几乎已经到了潮汐山南面最边缘的地方,同时也是最危险的地方,那里,只有七阶以上的强者才有资格过去冒险。

    按照正常思路来说,一般都是越中心的位置越危险才对,但潮汐山这个特殊的小世界恰恰相反,拥有十八座神碑守护的中心位置反而是最安全的,最危险的地方反而是边缘地带。

    万鬼窟之所以距离十八座神碑那么近,不是因为它不够危险和庞大,而是因为万鬼窟太特殊了,完全是由各种各样的破碎空间糅杂而成的怪物。

    类似于十八层地狱,轮回六恶道等等所在的地狱,其实并没有和潮汐山同处于一个空间,甚至都不在一个位面,这从唐楚阳得到的那座宫殿就能看出一二了。

    神魔山就不同了,这座时大时小和潮汐山一样没有固定形体的山脉,本就是潮汐山里实实在在的存在,都不知道已经存在多少万年,甚至于几十万年时间了。

    如果说潮汐山大部分地方对修士的能力,守护神,灵符什么的都是巨大增幅的天堂空间,那么神魔山就是个相反的,对于修士自身所有的一切都能产↓生压制的地狱。

    前往神魔山的路上,金铭负责向唐楚阳讲述了一下神魔山的来历,根据万千修士几万年来在潮汐山的探索,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神魔山曾经是一处远古神魔大战的战场。

    因此神魔山存在天神遗迹并不是多奇怪的事情,真正惊人的是遗迹什么时候会出现而已,潮汐山是个特殊的小世界。而潮汐山之内又糅杂了许许多多破碎的和不完整的空间。

    万鬼窟是这样,神魔山也是这样。可以说潮汐山数得着的绝域都是单独的空间,要么不完整。要么干脆就只是一部分空间碎块,也就是这个‘空间碎块’有点大而已。

    神魔山就是一处不完整的空间,因此整个神魔山都被笼罩在一片空间乱流当中,即便是七阶强者,一个不小心都会被充斥整个神魔山的空间乱流给轻易绞碎,想不死都难!

    就这,还不是神魔山最恐怖的地方,最恐怖的是神魔山神灵之气和魔灵之气充斥,两种截然相反的高等级能力撞到一起所爆发出来的恐怖杀伤力。比充斥神魔山的空间乱流还可怕一百倍!

    如果只是被空间乱流绞碎的肉身,修士的元神至少还能逃出去夺舍重生,但若是被神魔两气给缠住的话,最轻也是个魂飞魄散的下场,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这些比较吓人的信息,金铭,桑怡,迟赫邦三人原本是不打算告诉唐楚阳的,反正他们只是个帮手而已。如果唐楚阳因为自己乱跑而挂掉了,和他们也没有多大的关系。

    但唐楚阳不眨眼地拿出了几百枚王符,并且表现出来的实力也超乎了三人的想象,金铭等人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地拔高唐楚阳在他们这个团队中的重要性。

    直到出发的时候,在金铭,桑怡和迟赫邦三人看来。唐楚阳能在遗迹当中发挥的作用,甚至有可能已经超过他们了。

    这就意味着在遗迹的探险过程中。唐楚阳这个原本不被他们看重的小破孩,很可能会变成这次团队的主力!

    天神遗迹对于紫薇皇朝。霸神宗这样的顶尖势力来说,都是想都不敢想的惊天宝藏,八大隐族虽然超然世外,并且以天神代言人自居,却也不可能不把天神遗迹放在眼里。

    金铭,迟赫邦,桑怡三人这次之所以进入潮汐山,其实就是奔着天神遗迹来的,如果任务失败,即便他们身份尊贵,回去了也不会有好果子吃,毕竟在他们上面,还有更加尊贵的存在。

    “这么危险的地方,你们这些七阶强者进去都是送死,让我一个才半只脚踏入天位的修士来凑热闹,三位,你们不会是想坑我吧?”

    “坑?”

    金铭疑惑,唐楚阳这个字用得太现代化了,身为封建社会的老怪物,他有些听不明白,不过从唐楚阳惊疑不定的表情上,金铭就能看出这绝对不会是个好的形容词。

    “就是想害我,谋杀!”

    唐楚阳停下脚步,语气认真地解释了一下‘坑’的意思,他对神魔山也不算一无所知,但也知道的有限,基本上都是从烛翎那里听来的。

    李令远倒是对潮汐山挺熟的,毕竟被困在潮汐山几十年时间,就是想不熟悉都难,但神魔山周边神魔二气充斥,李令远不过借尸还魂,根本就不敢靠近,所以他对神魔山的了解仅限于传言。

    烛翎好歹还去过神魔山,但也只敢在神魔山周边区域对抗一下空间乱流而已,至于山上的神魔二气,随便擦一下就是魂飞魄散的恐怖结果,他可没胆子爬上去找虐。

    所以唐楚阳看似信心满满,其实他对神魔山的了解,除开烛翎贡献出的一点点外围信息之外,其他消息基本上都是来自道听途说,真假难辨。

    如今听金铭把潮汐山说的那么恐怖,唐楚阳不害怕才怪,他好不容易才在潮汐山打拼出这么点儿家底儿,眼看着凭借现下基础,唐家的未来可以说充满希望。

    这种事情,冒点儿小险去搏一搏,唐楚阳或许不会有太多的犹豫,但真要拿小命儿去拼,并且还不一定能得到好处的话,唐楚阳是打死也不会去干的。

    未来生活好不容易才有了点儿盼头,就这么贸贸然地去神魔山这种随时会丢命的地方,绝对不是个正常人该有的选择。

    “唐老弟,你误会了,我们需要你帮忙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害你?”

    金铭苦笑着摇了摇头,他之所以重点向唐楚阳介绍神魔山有多危险,不过是为了震慑眼前这个小老弟,让他到时候不要到处乱跑而已,毕竟,眼前的小家伙能够起到的作用超过了他们的预期。

    “神魔山确实危险,但我们已经找到了一条安全的,能够到达遗迹入口的路线,到时候你只要跟着我们走就是,老夫跟你说那么多,其实就是怕你到处乱跑而已……”

    见唐楚阳已经生了退意,金铭不得不说句大实话了,这个时候可不能让唐楚阳动了退出的心思,别的势力探查不出来的信息,不代表八大隐族探不出来。

    他们得到的那几百枚王符,以及落月城之前拍卖会拍出去的大量王符,很有可能就是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小家伙炼制的,虽然这个信息并不是很确切,但金铭以他多年的阅历判断。

    这事儿尽管听着难以置信,但和事实恐怕ba九不离十了,唐楚阳一没背景,而没实力,三没靠山,几百上千枚王符绝对不应该是他能够轻易拿得出来的。

    只有这些灵符全都是他自己炼制的,才能让所有一切看来不可思议的事情,变得理所当然起来。

    而且,如今眼前的小家伙已经是个高阶灵画师,炼制出王符来也不是多奇怪的事情,唯一让人震惊的,恐怕就是他惊人的王符产量了。

    据金铭所知,包括八大隐族中最擅长的灵篆族在内,大师级甚至于宗师级的灵画师,都不该有唐楚阳这么恐怖的产量,一千枚王符,至少也得是一个宗师级灵符师五年以上的产量!

    而唐楚阳来到潮汐山才多久?如果属下探查到的情报无误的话,这小子在进入潮汐山之前,不过是个中级灵画师而已,在进入潮汐山短短不到半年的时间里连晋两阶这么恐怖的事情。

    即便是放在拥有天神血脉的隐族当中,也足以称得上是天才中的天才了,更何况,唐楚阳的王符产量还那么恐怖!

    一个年龄不足二十岁的高阶灵画师,并且还是王符产量恐怕到不能置信的灵符师,这样的人,别说是那些顶尖宗门了,就连他们这些隐族之人也不得不重视,并且尽其所能地拉拢!

    早在唐楚阳不眨眼地拿出几百枚王符的时候,金铭也好,桑怡也罢,他们原本利用唐楚阳的心思已经很淡了,坑一个三无修士他们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

    可像唐楚阳这样潜力无穷,未来前途不可限量的天才,那又是另外一种待遇了,况且,唐楚阳目前所表现出来的实力,也不像传说中那样,是个无背景,无底蕴,无实力的三无修士。

    至少前日金铭三人在城主府见到的李令远,宇文侯,唐老爷子三个人,就全都是实力不俗的七阶强者,虽然没有较量,可金铭单凭气势上就能判断出来,他竟然不是那三人中任何一人的对手!

    “这么说,这一趟过去不会有太大危险了?”

    唐楚阳还是一脸的犹疑模样,他从一开始就不太相信迟赫邦,金铭和桑怡三人,这全都是八大隐族太强势了,他之所以答应与金铭三人合作,不过是仗着自身实力想要与虎谋皮而已。

    “如果你让你那位长辈跟来的话,你肯定会比现在更加安全,他的实力可比我强多了……”

    “免了吧,我二爷爷要统筹整个落月城的事务,若是落月城里连个主事的人都不留下,万一被人攻破,我找谁补偿损失去?”

    唐楚阳当然知道金铭说的是谁,李令远可是七阶圆满的七阶高手,真打起来,半神也能应付一下,正是因为李令远的实力太强,唐楚阳觉得把他留在落月城的作用更大。(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