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里是锁神堂,我们城主大人把这里叫‘靶场’,也是我们落月城独有的创意,靶场内可通过主动调节禁制,不停地出现大量或少影像,

    修士可以通过施法来击杀影像,以此锻炼自身单体法术的命中率,也可以施展群体攻击术法,来实验法术的威力!”

    欧燕每介绍一样新奇的设施,她美眸便更亮一分,这些施舍她们这些参加培训的侍女们可都亲自实验过的,就拿欧燕自己来说,反正她要是有钱的话,肯定拒绝不了这些独特的设施的。

    有时候欧燕就在想,她们城主大人的脑袋到底是怎么长的?怎么就能想到这么多稀奇古怪,但却又/极为新鲜实用,让人眼前一亮的神奇事物呢?

    至于一直在听欧燕讲述的赵铭,早就有些迫不及待地一一亲自体验了,原本他并不是很看重‘醉仙居’的,身为青华皇朝的三皇子,什么样的灵酒他没有喝过?

    不过酒吧可是唐楚阳重点推出的盈利项目,为此专门拿出了几种传说中的灵酒配方,比如‘醉仙露’‘琼浆玉液’等道家传承的灵酒,以及麻衣神相专有‘七星醉’等等。

    而且,醉仙居的酒杯可都是唐楚阳特制的,每只酒杯都凝练了一个微型的凝元阵,凝聚淬炼无比纯粹的天地元气,一口酒灌进去加上灵酒本身蕴含的元气,堪比一整天的修炼效果!

    因此原本满脸不在意的赵铭几杯酒下肚后,一张俊脸上的表情就变得有些精彩了,一杯酒就等同他修炼一天的收获。如果每天喝一杯的话,他完全可以把大部分的修炼时间用来做其他事情了。

    “好酒!”

    只凭这几种落月城独有的灵酒。赵铭心里已经可以肯定,如果是他自己的话。这天字号套房那是肯定要买一套的!

    至于‘塑神阁’的效果,赵铭就只能用惊叹来形容了,里面的天地元气浓度实在太吓人了,潮汐山的元气浓度本就是外界的好几倍,如今再被浓缩了足足十倍之后,已经彻底液化了。

    泡在纯由精粹元气构成的池塘里,赵修感觉浑身十八万毛孔都舒服得在呻-吟,唯一可惜的是,他的修为实在太低了。只能勉强在里面呆上一刻钟,时间长了以他的识海容量根本就撑不下去。

    锁神堂,也就是唐楚阳口中的‘靶场’,可以说是赵铭最喜欢的地方了,他是个战斗狂人,可惜尊贵的皇子身份让他很难跑出去和人拼命,就算他想,身边的皇家护卫也不会允许赵铭那么做。

    可是锁神堂这个其他的地方却完全满足了他的愿望,这地方竟然是集幻。困,惑,防,攻于一体的超级符合大阵构建而成。一旦启动控制中枢,竟然给人一种身临其境之感。

    而且,最让赵铭满意的是。这里的测试居然是分级别,甲乙丙丁四个等级里。以赵铭目前的实力居然在丙级难度上,就被里面的影像给虐得欲-仙欲-死。

    “原来我的真实实力竟然这么差……”

    每一种难度上都设置了大体的实力评定。丙级,也就勉强能够和兽将,也就是五阶妖兽打个平手而已,以赵修小天位修士的实力,竟然在丙级幻境中被虐得毫无还手之力!

    休息了半个时辰缓过劲儿之后,赵铭被欧燕带到了一处空着的天字号套房里,五行大陆本是个处于封建时期的世界,因此唐楚阳也没有在古朴雅致方面去和拥有几十万年历史的五行大陆较真。

    恰恰相反,唐楚阳直接引用了来自现代社会,充满时尚新潮气息的格局和布置,比如说套房外面的大门,就是一种类似于玻璃的水晶定制的外观简洁大方,充满未来气息的禁制大门。

    进入套房后,便是一间布局合理,清新优雅中又带着些奢华的客厅,赵铭从未见过这种让人眼前一亮的布置,一脸新奇地四处看了看后,桌椅对面的一块透明水晶一样的屏幕问道:

    “这是什么东西?有什么用?”

    欧燕闻言顺着赵铭的手望了过去,见到那块透明光屏后,似是响起了什么新奇的事情一样,细细的眉毛微微跳了跳,笑道:

    “这个啊,我们城主大人管它叫‘幻光镜’,据说其内可以演化三千世界的芸芸众生,不过城主大人说因为缺少素材,所以它暂时只具备一样功能……”

    说着话,欧燕抬手掐诀想着幻光镜轻轻一点,淡淡的白光闪烁后,原本干净透明的水晶上突然出现了一副画面,赵铭仔细看了下幻光镜里的画面之后,诧异道:

    “这不是门口的景象么?”

    “正是!”

    欧燕点了点头,幻光镜可是个好东西,培训的时候城主大人可是说了好多关于幻光镜的事情,欧燕想了想,解释道:

    “这样可以让套房的主人不用开门,就能看到来访的客人是谁,以此来决定见或不见,同时这幻光镜也连接到了底下的服务大厅,若是客人来访,房主可以通过幻光镜确定对方是不是自己的客人……”

    赵铭闻言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这幻光镜的作用对于普通人来说或许作用巨大,但对修士而言,基本上可有可无。

    “这东西有些华而不实啊,修士有元神探测,幻光镜的作用有些多余了……”

    欧燕闻言笑着摇头,如果幻光镜起不到作用的话,城主大人也没必要花费大力气把它安装在这里了,抿了抿嘴,笑着解释道:

    “呵呵,皇子殿下这就想错了,我们为了最大限度地保护修士的,整个大楼都是禁止元神探测的,就算是半神。也休想在大楼范围内动用元神探测!”

    “哦?这么厉害?!”

    赵铭双目一亮,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只凭套房内能够隔绝强者的元神探测这一点,就让他非常动心了。类似赵铭这种级别的人,通常会有很多机密时间需要商议。

    如果只是商议皇朝内部的事情还好,可以让皇族供奉殿的供奉来负责提供强大的禁制,可如果想要谈比较隐秘的个人利益,不但需要自己准备七阶强者,同时还要防备来自皇朝的监控。

    就拿赵铭来说吧,他和别人谈论关于青华皇朝的利益,可以不避讳皇族供奉殿的供奉们,但若是商议他自己的事情。不如打压甚至于谋杀某个哥哥姐姐,就得防备来自皇族长老团的监控了。

    以往这种互相谋害的事情,那些皇子公主们都只能在心里想想,或者干脆跑到远离皇族长老团能够监控的范围商议,劳心费力不说,还总是心惊肉跳的担心东窗事发。

    如果这天字号的套房真有欧燕说得那么厉害,居然能够隔绝半神的元神探测的话,那这种套房简直就是所有皇族人员不容错过的超级密室啊!

    “这样的话,那这个幻光镜倒确实是个不错的东西。不过你们这里的防护能力怎么样?就说那扇门吧,人家要是强行突破进来的话,那房主可就惨了……”

    经过一连串的参观和了解后,赵铭心里已经肯定了天字号套房的惊人实用性。如今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这里的防护能力了。

    “这个您完全可以放心!”

    欧燕几乎是本能地点了点头,这一点她可是相当有信心的,也是城主大人亲口说了好几遍的事情。当下想都不想地便肯定道:

    “每一套天字号套房的门,都是直接连接到神碑上的。攻击房门都等于攻击神碑的禁制,神碑的威力。皇子殿下应该是了解的吧?哪怕是几十个的七阶强者,没有几天的时间也破不开!”

    解释完房门到底拥有多么强大的防御力后,欧燕似乎觉得这样还不够,稍稍顿了顿,便继续道:

    “除此之外,每扇门都是经过灵器师炼制而成,其内固化了一枚攻击力极为强大的王符,一旦房门被强行破坏,这枚王符就会自动激发,七阶王者若是不小心,很可能会被这枚固化王符瞬杀!

    而且,若是有客人来访,是必须要到我们的服务台去登记验证的,若是房主通过幻光镜发现客人可疑,完全可以拒绝接见,由我们的人将对方请离!

    再者,第九层的天字号住房还有一项特权,那就是每天都有一尊七阶强者不断巡视,若房主在危险,我们的人保证可以在三息时间内出现在套房门口!

    如此算下来,服务大厅是第一重防护,所在楼层还有一尊七阶强者防护,再加上房门里固化的那枚王符,足足三重防护,绝对能够让我们的人在房主遇险之前将之保护起来!”

    “……”

    赵铭闻言彻底沉默了,这他妈想得也太周到了吧?风味独特效果强大的灵酒,洗练肉身凝锻元神的塑神阁,锻炼实战能力的锁神堂。

    如今在加上几乎牢不可破的防护能力,以及可以隔绝半神元神探测的绝对,赵铭心里甚至生出一种打算把这里当做秘密基地来用了!

    “这些,都是你们城主想出来的?”

    沉默许久,赵铭终于一脸不可置信地问了一句,这短短几个时辰里,他感受的新奇和冲击实在太多太大了,赵铭实在太好奇了这得是个什么样的妖孽,才能想出这么多贴心的东西啊?

    “是啊!全都是我们城主大人想出来的!”

    欧燕飞快地点点头,说着话的时候,她自己已经是一脸的敬佩和崇拜,城主大人简直就是无所不能的,本人又那么年轻,而且俊美得让她这个女人都自惭形移。(未完待续……)

    ps:(ps:第二更搞出来了,零点都过半小时了,别的不说了,通报一个特大喜讯,《唤神》终于等来首页大封推了,这个月13号,小猪无比期待啊,哈哈,诸位书友晚安……)

    …

第737-738章、格纳斯位面,深渊雏形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传道大千》更多支持!由于道童身上的身份玉牌破碎,使得坐镇青木山谷的明道等人知晓了此事,随后明道便将明心派出追杀这头吞噬者。

    在明白了这里面的情况之后,道童们虽说为那三名道童的死亡有些伤感,但同时也是士气大震,心头充满自豪。

    区区三个道童,说实话,在这异界还真不当回事,可几位师兄却如此重视,连夜追杀,最终将其干掉,带回头颅。

    如果还在老君山的时候,道童们或许对恶魔的战力没有多少具体了解,但现在,经过三个月时间之后,他们对于恶魔的战力已经有了具体而深入的了解。

    简单来说,两头小怯魔,基本上就能够与一名老兵打成平手了,只不过小怯魔的胆量着实太小了点,多数时候只能充着炮灰。

    而更强大一些的恶魔,譬如剑魔,巴布魔,刀魔等等这样的中级恶魔,都能够与普通剑士打个平手,甚至于凭借着强大的恢复能力,它们能够轻而易举将同样实力的人类拖死。

    如果一头剑魔跑到地球上去,乖乖,所引发的恐怖会是个什么样子,着实让人担心。

    而吞噬者这样的顶级恶魔,在地球上,足以与一个精锐师对抗,这仅仅只是在地面上的战斗,如果吞噬者提前偷袭的话,恐怕就算是一支装甲师。最终也就只能落个全军覆灭的下场。

    总之,像顶级恶魔这样的存在,绝非可以用数量来填平的。

    包括赵小卒在内,这些道童扪心自问,如果自己遇到这吞噬者会是个什么下场?

    之后不寒而栗。

    另外。道童们对于嫡传弟子的强大,也有了清楚的认识,不少道童的心头也就多了几分想念。

    如果自己能够成为一位嫡传弟子的话,该多好啊。

    将村落遇袭,三位道童阵亡的消息通报之后,明道随即便宣布了一个让道童们欢呼而激动的决定。

    所有道童返回老君山后。便可轮流向外门长老,执事申请探亲假。

    要知道,将所有时间加在一起,这些道童来到老君山已经有两年半时间了。

    而在这两年半时间里,所有道童都没有离开过老君山半步。就更别提回家探亲之类的事情了。

    虽说老君山里有网络,道童们也能够借助电话,网络视频与家人联系,但这种远距离的通讯始终无法代替道童们心里对家的期盼。

    可别以为当了道童就必须清心寡欲什么的,老君山对这方面倒没有过于严格的要求。

    看着道童们兴高采烈的通过黑色光门返回老君山,明道不由得轻叹一声。

    在明道看来,这次村落遇袭,完全就是自己的责任。自己没能做好预防的准备。

    而在明心,明玄两人看来,这责任并不能完全归咎在大师兄身上。毕竟已经有很久没有顶级恶魔入侵的事情发生过了。

    尤其是在上次孟挺等人联手将三头恶魔督军击杀在特伦斯侯爵领外围一带之后,这特伦斯侯爵领在恶魔的眼中就几乎成为了禁区。

    这时间一久,大家就疏忽了。

    “大师兄,要不,让贫道去向掌门师伯汇报吧,没能将此事算出来。是贫道之过啊。”

    道玄此时也是满脸愧疚,作为老君山第二卦。这次出事,着实让他心头有些难受。

    “不用说了。贫道乃是大师兄,这事,最终还是贫道疏忽了。”

    明道作为孟挺等人培养的下一代观主,自有气度,就算是天大的惩罚,他也不可能让别人来替他扛。

    听得大师兄如此一说,明心,明玄两人也不敢多说。

    明道随后穿过黑色光门,回到老君山顶之后,便朝着后山匆匆赶去。

    这个时候,孟挺等人正在后山清修。

    且不提明道的举动让孟挺等人心头赞赏无比,只说那些道童回到老君山后,便欢天喜地的下山去了。

    能够回家看看的喜讯,让这些道童的心境都出现较大的波动。

    他们在心头欢喜的同时,也开始忙碌了起来。

    接近三年没有回家了,这次回家,不但要回去享受亲情,也要给亲人,朋友们准备礼物,让他们看看,自己这几年时间可不是白混的。

    尤其是那些在大学毕业后,找不到工作,曾经在家里啃老的道童,这次回去就是一心想要扬眉吐气的。

    要知道昔日在家里的时候,那日子就不用多提了。

    父母的叹气不说,凡是家里来了关系较为亲密的亲戚,那么自己的就业问题,婚姻问题顿时就成为了焦点。

    不管是谁都会拉着自己唠叨两句。

    “三儿啊,你父母年纪也大了,你总不可能一辈子都蹲在家里吧?还是想办法找个工作,不然婶子都没法给你介绍对象了。”

    “现在的女孩可挑了,相貌且不说,一要有房有车,二要存款百万,三要没有负担,军子,你可要努力了。”

    “他婶子啊,这次我可是给我们家柱子找了个好姑娘,那相貌人品可是没得说,就是对方有个小小的要求,实际上也不算什么要求,就是要求找一个有正式工作的。”

    “小林啊,这个工作可是你大伯我拉下脸皮给你求来的,要是你不好好干,怎么好意思见我!”

    等等等等,总之,光是这些事情,就让曾经的宅男们感觉自己不变成蜗牛都不行了,每天都要经受的唠叨,忍受别人略微鄙视的目光。

    说实话,不管是谁。谁不愿意找个好工作,谁不愿意自己买房买车,自己成为富一代?

    但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任何地方,富裕起来的都是少数。大多数都只能混个温饱,想要满足一些要求,就只能向父母伸手了。

    但任何一个略微有自尊心的人都不好意思向父母伸手的,因而一个个索性蹲在家里,虽说吃喝也是父母负责,但至少不会消耗太多家里的钱财。

    至于被别人当成教育自家孩子的坏典型。就不用多说了。

    这个社会,想要找到有钱,有地位的工作,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不管怎么说,在入山当道童之前。这些年轻人都是顶着极大的生活压力。

    但现在不同了,不管是自己在老君山学到的东西,还是自己所具有的财富,都足以让自己回家后扬眉吐气了。

    任何一个道童都知道,自己乾坤袋里的东西,如果放到外面去,有多么值钱。

    当然,真正的好东西。这些道童是不愿意拿出去换钱的。

    因而在道童回山后的一周时间里,那些外门长老,执事有些愕然。居然没有一个道童来申请探亲假。

    而等这些外门长老,执事前去查看之后,一个个不由得苦笑了起来。

    这些道童或忙着炼丹,或忙着绘符,更有去兑换碑兑换了各种笔记,忙着下苦功。

    总之。他们要么是准备着给家人的礼物,要么就是准备拿去换钱的符箓。丹药,还有之前没有理会炼丹绘符的。现正在亡羊补牢,学习如何绘符炼丹制作最初级的开光法器。

    长老,执事们倒是对明道这位大师兄更加佩服了。

    在历练之后,再宣布放假,反倒使得这些道童更加努力了。

    赵小卒三人在道童之中的家底算是比较富足的,因而没多久便准备好了,便去找罗长老请假。

    有了明道大师兄的吩咐,罗长老自然不会阻拦,随即便点头批准了三人的探亲假,随后将三个信封分别给予了赵小卒三人。

    信封里面装着两万块现金,算是给返家道童的路费了。

    至于更多的钱却是没有的,毕竟,在老君山里待上两年时间,随随便便一件东西拿出去都能够换取大量钱财,完全不用像以前那样发放工资了。

    探亲假的时间不分远近,都是三个月时间,但对于离家已久的赵小卒三人来说,那种回家的期盼让他们已经不愿意再多耽误半点时间了。

    因而回到厢房,三人也没有过多停留,换上自己当初进山时穿着的衣服,三人在院子里相聚,彼此看了几眼,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要说三人之前穿惯了灰色道袍,现在再重新穿上便装,怎么看都有些感觉奇怪。

    是了,三人头上还顶着一个发髻,看上去的确有些怪异。

    赵小卒三人彼此之间相互调笑了两句之后,便将扎发髻的簪子拔掉,片刻之后,一头长发便柔顺的滑落下来。

    还好,三人入山仅仅也就两年半时间,留出的头发也就齐肩,仅仅够扎出一个小发髻罢了。

    此时,三人长发披落,再配上那无比的自信,倒是颇有几分艺术家的气质。

    所有东西都已经收入乾坤袋中,赵小卒三人倒不用背着繁重的行李。

    离开小院,三人便缓步顺着青石路朝着入山公路而去,这探亲回家,从原则上来说,是要求尽量不使用法器,符箓,神通等等之类的东西,因而赵小卒三人也准备适应这种要求,从最开始做起。

    这期间,倒是遇到了不少其他忙碌的道童。

    很显然,三人获得探亲假的消息已经传了出去,凡是见到赵小卒三人的其他道童,都面带善意的朝着他们笑道:“福生无量天尊,恭喜恭喜。”

    甚至于还有关系较好的道童开他们的玩笑:“三人与贫道有缘,还是多住几日吧。”

    到了这个时候,一贯喜欢搞怪的邹水东就站了出来,一把将对方肩膀搂住:“小道长,人家看你有缘,索性跟着我们出去还俗吧,小女子愿意以身相许。”

    那嗲声嗲气的语气。不光对方感觉全身肉皮子发麻,就连赵小卒与廖炳强都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多来上几次之后,像廖炳强这般稳重的都忍受不住了,一把便将邹水东抓起扛在肩头上,与赵小卒一起就朝着入山公路狂奔而去。

    很显然。这回家的喜悦让邹水东都有些失态了。

    踏上入山公路,没走多久,就到了入山口。

    此时正值上午十点多,一些游客正围在那些考核碑附近。

    当然,现在大中小城市包括县城都有这考核碑的存在了,不管接取任务的人多少。大家对这个东西都很熟悉了,不至于大老远的跑来看这么一块石碑。

    只不过,这些考核碑乃是最早建立的,或许在这些游客眼里,要比其它地方的考核碑有意义一些。

    倒是有眼尖的游客看到了赵小卒三人从里面出来。有几分惊异。

    不过赵小卒三人一没穿道袍,二没扎发髻,也就是头发披落着,看上去有几分怪异罢了。

    但现在这个时代,像这样的人多了去,随便找个艺术学院去看看,里面长头发的人大把,也就是在这里看到惊异一下罢了。

    何况赵小卒三人为了避免被人围观。步伐极快,就好似后面有条狼狗在追,出了入山口。啪啪啪几步,就钻入人群之中消失不见。

    自从贾可道将老君山一带设置幻阵,将老君观等景观迁出之后,这入山口就与别山县城很近了,直线距离不超过三公里。

    由于以老君观为主形成的老君山景区在国内极具知名度,因而这个景区发展得很好。因而交通极为发达,赵小卒三人很快就拦到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县城。

    到了县城,邹水东提议。三人在一家馆子里搓了一顿,算是三人暂时的离别宴了。

    在两年半的时间里,赵小卒三人从陌生到熟识,再到亲密,关系好得穿一条裤子,因而虽说是短暂的离别,但也有三个月之久,使得三人在吃饭的时候颇为有些伤感。

    不过,再伤感,也要分别。

    三人的家乡各在一方,自然不可能三人都到一个人的家乡去,因而在吃过饭后,三人就要分道扬镳。

    离开饭馆,三人便来到了别山县火车站。

    别山县之前是没可能修建火车站的,但凭借着旅游业的高速发展,在十多年前,别山县就成为了附近三省的交通小枢纽,不但修建了火车站,还修建了数条高速公路。

    如此一来,别山县的交通就变得极为发达。

    因而,赵小卒三人也不用担心不能迅速赶回自己的家乡。

    在买好了火车票之后,三人依次离开了并不算熟悉的别山县县城,各自返回阔别了快三年的家乡。

    且不提赵小卒三人在返回家乡中发生了多少事情,只说霜巨人半神斯考德与山丘巨人之主额洛奇之间的战争已经进行到白炽状态。

    几乎所有斯考德麾下的霜巨人部落都投入到了战争之中,而山丘巨人之主额洛奇的帕不拉王国也投入了全部的军队,发誓要将霜巨人部落一网打尽。

    甚至于霜巨人半神斯考德这几年时间里,都与山丘巨人之主额洛奇的意识降临体进行了数场大战。

    说实话,由于对规则的理解程度不同,山丘巨人之主额洛奇的意识降临体从实力上来说,要高于刚刚点燃神火不久的斯考德。

    但每当额洛奇的意识降临体要将斯考德击杀的时候,总会出现一些让祂意想不到情况,从而失手,让霜巨人半神斯考德成功逃脱。

    而像这样的大战,促使着霜巨人半神斯考德迅速成长,在最近的那场战斗之中,这位霜巨人半神甚至于直接击杀了山丘巨人之主额洛奇的意识降临体,并且将意识降临体内蕴含的那一丝神性吞噬了进去。

    要说不同种类的神性之间想要吞噬,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

    但由于霜巨人神性与山丘巨人神性同属于巨人神性,反倒使得斯考德在吞噬的时候并没有多少困难。

    而到了这个时候,看到了霜巨人半神斯考德的潜力后,丰饶神系也开始兑现斯考德当初加入神系之时的承诺。

    以骑士信条欧米尼为信仰的几个小公国组成联军,从南方借道。穿过崎岖的牛碲石山脉进入了帕不拉王国所占据的汉尼斯草原,向帕不拉王国发动了突然袭击。

    沼泽领主坦图西斯朝着数个大沼泽的蜥蜴人,半鱼人乃至于蛇人等等半人种发布了神谕,这些半人种随即以部落的方式向帕不拉王国入侵。

    至于信奉着狩猎之神莫夫斯基的猎人公会则派出了精锐射手,猎人加入到霜巨人部落之中。

    而荒野之神提拉斯也降下了神谕。让已经变得虚弱无比的荒野教会派出了由一位大主祭率领的祭司团前往极北之地助阵,多多少少也算出了一把力。

    最后葡萄酒半神荷西米则提供了大量美味的葡萄酒,这些葡萄酒被荷西米融入了一丝神力,能够用来治疗伤势。

    如此一来,这位看上去不怎么样的半神,在参战联军之中却是深受好评。

    唯一的问题就是道路之神库依西弗。舞蹈之神娜丝蜜以及春晓少女米斯特尔这三位神明没有半点动静。

    要说丰饶之主普尼迪普尼陛下没有动静是因为还不到祂老人家出手的时候,而道路之神库依西弗这三位神明没有动静,就有些让人吃惊了。

    当然,如果转念想一想,大致也能够明白其中的意味。

    当初在丰饶神系的诸神会议之上。道路之神库依西弗这三位神明就不愿意让霜巨人半神斯考德加入丰饶神系,不愿意引发神战。

    从这种没有动静的动静之中也可以看出,时至今日,这三位神明也没有改变自己的态度。

    但这三位神明却不知道自己早已被贾可道计算在里面了。

    话说,此时贾可道一个分身早已来到了格纳斯位面。

    或许记忆力比较好一点的看官都记得这个位面。

    一个尚在雏形之中的深渊位面,准确说这个格纳斯位面正朝着深渊位面缓慢的转变,其已经具备独自产生混乱深渊气息的能力。

    贾可道当初在这个格纳斯位面里救出的灵魂,在转化为亡灵之后占据了一个恶魔的城堡。

    在这之后。贾可道便没有继续关注这个深渊位面雏形,也不知道那些亡灵现在怎么样了。

    对于贾可道而言,想要在星界之中寻找到曾经到过的位面。并不困难。

    何况这个格纳斯位面在贾可道离开的时候,留下了一点贾可道的气息,使得在贾可道的感应之中,这个格纳斯位面就犹如星界之中的灯塔一般闪亮。

    贾可道出现在格纳斯位面之外的星界虚空之中。

    出现在贾可道面前的格纳斯位面依然是一团黑雾包裹,但让贾可道颇为有些惊异的是,在这黑雾之中缓缓弥漫出来的并不仅仅只是混乱邪恶深渊气息了。而是夹杂着一丝丝亡灵气息。

    贾可道隐去了身形,悄然投入到黑雾之中。

    片刻之后。贾可道便出现在这个位面的某处。

    贾可道落脚之处旁边便是一条正在缓缓流动的岩浆河,顺着岩浆河看过去。则是一座数百米高的火山,而在火山脚下耸立着一座黑色的城堡。

    贾可道好似一个游客,缓缓朝着那座黑色城堡走去,看似速度很慢,但贾可道每踏出一步,其身形与那座黑色城堡之间的距离便会缩短数百米乃至于上千米。

    缩地千里!

    这乃是一个比较神奇的神通。

    实际上贾可道压根就没有去学过这个神通,但在对这个世界大道的理解程度到了,贾可道自然而然便能够使用出来。

    这便是大道至简了。

    城堡四周弥漫着一层浓郁的亡灵气息,与四周不断生成的深渊气息对抗着,相互腐蚀着。

    贾可道甚至于能够看出在这种对抗,相互腐蚀之中,亡灵气息还略微占据了一点上风,以至于城堡之外五六百米范围内的深渊气息都不存半点。

    在厚实的城墙之上,一队队恶魔正在来回巡逻着,其中有小劣魔,狂魔,巴布魔等等。

    但这些恶魔的亡灵化已经十分明显了。

    它们已经不是暗红色或者红色的皮肤,而是淡淡的红色下面透出一股惨白,就连走路的步伐也变得略微有些僵硬,并且它们双目之中的混乱,疯狂丝毫没有残留下来,有的只是冰冷,没有丝毫感情的冰冷。

    好吧,实际上这座恶魔城堡已经成为了一座亡灵城堡。(小说《传道大千》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