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落月城虽然由原来一百里方圆大小,扩建到了现在的足足三百里方圆,看似建造工程的规模极为庞大,其实对于修士而言,建造起来并不需要太长的时间。

    建城的材料都是现成的,落月城外并不缺少材质坚硬的石材,加上召唤了守护神之后力量百十倍增加的修士,建造一栋占地几平方公里的巨大建筑,都用不了几百修士一个时辰的功夫。

    如今落月城的工程进度之所以有些慢,完全是因为唐楚阳的建城要求有些特殊而已,为了最大限度地保护城内修士的安全,唐楚阳直接推翻了落月城之前的平房建设模式。

    要求金阳按照他的设计图纸,以神碑为中心,建造一片冲天而起的高楼大厦建筑群,神碑的威力再怎么强大,本身也是有供应能量限制的,护城禁制笼罩的范围越大,禁制的威力就越小。

    同时,禁制受到的攻击面就越大,这会呈几何倍级地提高神碑能量的消耗。

    为此,唐楚阳便想到了一个加强禁制威力,同时延长神碑护城禁制寿命的办法,那就是尽量缩小神碑的笼罩范围,护城禁制笼罩的范围越小,禁制所能发挥的防御能力就越强大。

    最终唐楚阳决定以神碑为中心,将方圆十里范围内的所有空间全部建造成现代的摩天大厦,一栋平房最多也就能居住一名修士而已,但相同的面积,往上加盖的话,却可以将居住面积扩充百倍!

    神碑高度足足超过了百丈。这就意味着唐楚阳可以建造二十米以上的高楼,按照这样的规划。神碑的笼罩范围虽然缩小了十倍,但因为充分利用上层空间的原因。能够容纳的人口反而是之前的十倍还多!

    对于城池本身的改造,只要城主就任之后,三十年之内长老团是不会干涉的,因此唐楚阳对这方面的规划几乎毫无顾忌。

    而且,为了增加这些住所对修士的吸引力,唐楚阳还专门把他那一百个掌握了简化版聚元阵的信徒全部派了出去,负责为每个房间布置聚元阵,提高房间主人修炼时汇聚元气的速度。

    当然,布置聚元阵消耗的材料也不少。唐楚阳也不会干那种为了吸引人气赔本赚吆喝的事情,这种加装了聚元阵的房间,收费标准还是很高的,每天高达十个下品元晶。

    如果是落月城定居的修士,可以半价入驻!

    唐楚阳经过长时间的研究,通过创造了三种版本的聚元阵,最简单的就是五行大陆流行的简化版聚元阵,元气汇聚速度是外界的两倍左右。

    布置了简化版聚元阵的房间为‘人字号’住所,每日收费十个下品元晶。然后就是完整版的聚元阵房间,元气汇聚速度三倍,为‘地字’住所,号每日收费五十下品元晶。

    接下来就是最好最豪华的天字号住所。位居大厦的上层,全都是唐楚阳亲自炼制的加强版聚元阵阵盘压阵,每日收费达到了恐怖的十个中品元晶。足足一千下品元晶的天价!

    这样的价格,对于那些六阶大天位的修士而言。都是个相当让人肉疼的价格了,干掉一头六阶妖兽的收入。满打满算也就是上千下品元晶的收入而已。

    就五行大陆上普遍的同阶妖兽强于修士的状况而言,一尊六阶妖兽至少要三名六阶修士才能保证将之击杀,一名六阶大天位修士至少要一天击杀三头同阶妖兽,才能住得起落月城天字号的住所。

    即便这样,还没有计算修士本身所需的各种消耗呢。

    不过潮汐山能给为修士带来的收入,也不止妖兽这一项,诸如高级矿物,炼器材料,各种天才地宝等等,也是所有修士最主要的收入之一。

    比如天石和地晶,虽然难得,但只需要一枚,就可以再落月城的天字号住所里居住好几个月。

    当然,天字号厢房惊人的收费标准,也代表着惊人的收获,五倍于外界的元气汇聚速度,对于高阶修士修炼速度的提升,绝对不是一千个下品元晶能够衡量的。

    修士之间,比拼的就是修为进境,修为境界突破的速度越快,就代表你比别人拥有了更多的先机,尤其是在潮汐山这种竞争更加残酷的小世界里,每一分实力的增加,都有可能是救命般的提升!

    天字号厢房唐楚阳设置的并不多,俗话说的好,物以稀为贵,如果唐楚阳在收费如此恐怖的情况下,还大量建造天字号厢房,这会让所有修士觉得他这是在压榨。

    没有人会喜欢被压榨,哪怕天字号的厢房惊人的元气汇聚速度确实让所有修士惊叹,唐楚阳虽然不是商人,但在现代社会耳濡目染的,一些基本的经商手段他还是知道的。

    十平房公里的地方,刨除必要的街道之外,建筑面积超过两千多万平米,这还是最底层的建筑面积而已,如果唐楚阳把神碑的禁制转换成正方体,楼层也不用建高了,九层便好。

    这样能得到的居住空间将会达到恐怖的两亿平米左右,哪怕按照一百平住一个人的建筑面积,神碑笼罩的十平方公里范围内也能塞进去两百万修士!

    整个潮汐山才多少人?算上和唐楚阳一批参见试炼的修士,以及历届逗留的所有修士,满打满算也就是百万人左右,两亿平米的居住面积,足以将整个潮汐山都装进去还有富裕了。

    而且,据唐楚阳这段时间的了解,一般修士对住所的要求并不高,只要有一件静室能够修炼,在多一个能够存放东西的储物间,就是大部分修士要求的全部了。

    一百平米的居住空间,在唐楚阳原来的世界,那可是三室一厅一厨一卫的标准住房,所以他干脆就直接套用地球上的建筑模式,将占据居住面积七成的套房,全部按照这个模式建造。

    不过修士不同于普通人,厨房和卫生间他们几乎用不到,所以唐楚阳就把原本的卫生间和厨房,直接改造成了储物室。

    储物室其实并不需要太大的空间,因为每个修士都拥有三五个普通的储物袋,大一点的物体,完全可以丢到储物袋当中,然后扔到储物间去。

    而一般的储物单只有成人拳头大小,一个十立方的空间就能放几百上千储物袋了,对于存放空间的要求并不高。

    剩下的三成空间了,唐楚阳打算拿出两成半建造地字号套房,居住空间两百坪,四室两厅两个储物空间占去一百五十平,还有一个可以自由改造的五十平米空房。

    剩下的半城居住空间,就全是天字号的豪华套房了,每套面积五百平。

    其中包括五间三十平米的标准静室,两个五十平米的客厅,两个面积七十五平的储物间,一间一百平空房由套房主人自由改造。

    这是专门为大天位以上比较富裕的修士准备的,虽然只占了总居住面积的半城,但也高达上千万平米的空间,能够建造足足两万个豪华天字号套房。

    两万套天字号的套房,足够容下整个潮汐山所有六阶和七阶修士了,就唐楚阳汇聚的数据来看,整个潮汐山能够达到大天位级别的修士,甚至连一万都不足。

    小天位修士倒是不少,数量差不多能有十万左右,剩下的九成九都是四阶以下的修士了。

    另外多出来的那一万套天字号豪华套房,唐楚阳其实是为效忠于城主府的修士准备的,比如神元宫的门人,每个人都有一套属于他们自己的天字号套房。

    这是自己人的福利,唐楚阳可从来没有亏待自己人的习惯,而且通过这样的区别对待,也能大幅度地增加神元宫对外的吸引力,以及门人的向心力和归属感。

    落月城的套房计划一出,整个潮汐山的修士们再次遭遇了唐楚阳的核弹级冲击,其他城池的客栈虽然也有增加元气汇聚速度的厢房,但大部分也就是比外界快那么一点点而已。

    稍好一点的也就是一倍半的速度,两倍也上的也不是没有,但高达十个中品元晶以上的价格,绝对不是寻常修士能够承受得起的。

    落月城的套房就不同了,哪怕是最差的都是两倍元气汇聚速度,但价格却是四阶修士都能承受的十个下品元晶,也就是两张将符的价格,四阶修士每天战斗消耗的将符都不止这个数了。

    尤其是经过了第一批亲自参观体验了落月城套房的修士宣传之后,那种来自于现代化社会的建筑理念,以及建筑风格方面的贴心服务,几乎在第一时间就吸引了潮汐山大部分修士眼球。

    先是唐楚阳亲手炼制的威力巨大的灵符和唤神图,接着又是能够直接拉起一个家族的守护神形象画谱诱-惑,如今再配上最新推出的,能够加倍汇聚天地元气的套房计划。

    整个潮汐山的气氛彻底被唐楚阳给引爆了,就连人族阵营这边暗中敌对落月城的势力,诸如长生皇朝,紫薇皇朝的皇族,顶尖家族的人都淡定不下去了。

    五倍于外界的修炼速度啊,比起上等的洞天福地都不差多少了,就连他们自己也忍不住动心了!

    “低头吧,示弱也好,道歉也罢,这诱-惑实在太大了,供奉阁那帮长老都开始暗地里串联了,我们还是低估了那小子的底牌啊……”

    凌央泽一脸落寞地靠在椅背上,满腔雄心壮志的他,此时不由得产生了一股浓浓的挫败感,唐楚阳的底牌是在太多了,多得他都有些后悔当初和唐楚阳决裂了。(未完待续……)

    第四百七十章新政的威力(上:

    …

第729-730章、道童收蚁妖    ps:感谢书真棒,凯哥54,夜来风雨上三位道友的打赏!

    见到赵小卒没有受到攻击,邹水东两人也壮起胆子走了过去。

    这些蚂蚁妖兽用触角将三人来回点了一遍之后,似乎失去了对三人的兴趣,随即便转身,将之前丢下的大树扛起,继续向前爬去。

    “妈妈啊,贫道都出了一身冷汗。”

    邹水东待到那些蚂蚁爬远了之后,小声的说道,并伸手摸了摸后背,以示后背真的湿了。

    “我们跟上去,了解一下。”

    赵小卒也没有想到,蚂蚁妖兽就这么转身离开了,自己都还没想好如何讨好呢。

    之后,赵小卒三人跟在蚂蚁妖兽后面,可真是吃了不少苦头。

    之前就说过了,这盆地里的大树生长速度极快,可谓是落地生根,生根发芽,肉眼可见的速度。

    就拿那几头蚂蚁妖兽丢在地上的大树,等到这些蚂蚁妖兽重新抬起来的时候,那大树身上就长了不少根须出去。

    要是普通人的话,压根就没可能将大树从地面抬起来,树根都将大树与地面固定死了,但蚂蚁妖兽的力量极大,能够轻松将根系挣断。

    在这样具有旺盛生机的森林里行走,有多么困难就可想而知了,何况那些蚂蚁妖兽压根就是不走寻常路,一路直线过去,不管脚下是倒塌的大树,还是缠绕的藤蔓等等,根本都无法阻挡它们的脚步。

    任何障碍能够轻易攀爬过去,只是针对蚂蚁妖兽而言,而对于赵小卒三人来说。这简直就是一场铁人百里复合赛。

    对于蚂蚁妖兽极为轻松的障碍,对于赵小卒三人来说,就是困难重重了。

    还好,赵小卒三人的武功底子极为扎实,雄厚。再加上身上带了不少符箓,又学习了一些神通,倒也不至于被那几头蚂蚁妖兽甩得不知去向。

    不管怎么说,赵小卒三人终于抵达了蚂蚁妖兽的目的地。

    这是盆地山壁某处的一个山洞,宽高均为七八米,那些蚂蚁妖兽扛着大树极为轻松就钻了进去。

    而在山洞四周。则游动着数十头蚂蚁妖兽,就在那几头蚂蚁妖兽扛着大树进去的当头,就有一条长着三支角的巨蟒路过,结果被这些蚂蚁妖兽围着一阵厮杀,那巨蟒不得不仓皇逃走。

    到了这时。赵小卒三人方才看清楚这些蚂蚁妖兽的凶猛。

    要知道那条三角巨蟒能够喷吐酸液,凡是被酸液沾着的石头,木头瞬间便被腐蚀得千疮百孔,犹如被水滴了数万年一般。

    但三角巨蟒喷出的酸液落在这些蚂蚁身上却没有多少用处,仅仅只是在蚂蚁身上腐蚀出一点点凹坑罢了。

    而这些蚂蚁一并围攻上去,将那三角巨蟒咬得全身遍体鳞伤,不得不转身拼命逃走。

    看到这一幕,赵小卒倒是坚定了之前的想法。

    随后以赵小卒为首。三人小心翼翼的朝着那个山洞走去。

    不管怎么说,赵小卒三人也没可能躲过那些蚂蚁的注意,还好。即便是守在洞口附近的几头蚂蚁,在用触角碰了碰赵小卒三人后,便将三人放了进去。

    似乎在它们眼中,赵小卒三人就是同类一般。

    但赵小卒三人想要博取这些蚂蚁的好感,却无处下手。

    这些蚂蚁的食物很简单,任何树木。果实都行,但赵小卒三人找来的食物。这些蚂蚁吃掉后,也没有半点其它举动出来。而赵小卒若是想要将符箓贴到这些蚂蚁额头上,这些蚂蚁就会张大大颚,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吓得赵小卒不得不倒退数步。

    这山洞之中乃是蚂蚁母兽的居所,因而才会有这些蚂蚁把守四处,而在赵小卒进入之后方才发现,这哪里是一个山洞,简直就是一个庞大无比的地下迷宫。

    高约五六米的山洞向下不断深入,不到百米就出现了三条分岔路口。

    赵小卒三人也不敢乱闯,在分岔路口处等了一会,便等到了几头搬运食物的蚂蚁过来,随后三人便跟在蚂蚁身后前进。

    实际上整个蚂蚁巢穴就是普通蚂蚁巢穴的放大版,通道比较光洁,四通八达,空气也不太浑浊。

    如果不是赵小卒三人身上带着一些指路符箓的话,恐怕十多天时间都没法将这蚂蚁巢穴里四通八达的通道给搞明白。

    最终,赵小卒三人来到了一个洞穴前,十多头比寻常蚂蚁妖兽更为庞大的巨型蚂蚁守在洞口。

    到了这时,赵小卒三人就再也无法前进,这些巨型蚂蚁虽说见到赵小卒三人之后,并没有发动攻击,但赵小卒三人若是想要进入洞穴之中,随机便会受到这些蚂蚁的阻拦。

    要说赵小卒三人硬来的话,凭借乾坤袋里的一些符箓,法器,倒是可以通过,但那样的话,恐怕这些蚂蚁就会将他们视为仇敌了,指不定,这里就是蚂蚁的卵室或者存放比较重要东西的地方。

    没法进入洞穴,赵小卒轻叹一声,拉住了想要搞些歪门邪道的邹水东,与廖炳强说道:“算了,我们去其它地方看看。”

    就在三人转身准备去其它洞穴看看的时候,把守洞穴的一头蚂蚁似乎得到了什么指示,冲了上来,大颚张开将赵小卒轻轻夹起放到自己后背上,之后转身便进了洞穴。

    邹水东与廖炳强两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被惊吓了一跳,原本打算出手的,可见到那蚂蚁并不是向赵小卒发动攻击便松了松劲。

    而赵小卒被那蚂蚁驮着进入洞穴,也没有忘记嘱咐外面这两家伙:“它没有恶意,你们等着我。”

    邹水东看了看那洞穴试图进去,但依然还是被蚂蚁给阻止了。

    “别费劲了,看来小卒运气应该不错。”

    廖炳强担心这邹水东将蚂蚁触怒。殃及赵小卒这条池鱼,便伸手将邹水东给拉住。

    “运气不错,小心别送出来的时候,变成骨头了,嗯。或许是一头母蚂蚁将他看上了,要当蚂蚁驸马去了。”

    邹水东的嘴巴里说着笑话,但眼神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担心。

    别看有时候,邹水东的嘴巴不饶人,但赵小卒和廖炳强绝对是他的好兄弟。

    就在邹水东,廖斌强两人有些提心吊胆在外面等候的时候。赵小卒却在洞穴之中有些目瞪口呆。

    那头蚂蚁将他送进来的时候,赵小卒还有些疑惑,但很快,他什么都明白了。

    洞穴很大,长宽高足足有上百米。洞穴顶部应该长着一些荧光苔藓之类的植物,一层比较暗淡柔和的光线从洞顶洒落下来,使得赵小卒能够看清楚洞穴内的一切。

    实际上在这样巨大的洞穴内仅仅只有一个生物存在。

    一头巨型蚂蚁,嗯,准确说应该是一头蚁后,身体前半部分比普通巨型蚂蚁略大一些,只有五米多长,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而其腹部却与普通巨型蚂蚁完全不一样,白色膨胀,犹如火车车厢连绵不绝。长达一百多米。

    “你来了。”

    一个极为好听的女声突然之间在洞穴内响了起来。

    你来了?

    赵小卒朝着四周环视了一圈,那头带自己进来的蚂蚁已经退了出去,也就是说,这个声音的主人就是这头体型庞大的蚁后了。

    说实话,不管是这头蚁后那庞大的体型还是会说话这一点,都让赵小卒有些震撼。

    之后。赵小卒有些结结巴巴的询问了起来:“是你在说话?”

    “是我,伟大的蚂蚁之王。所有蚂蚁的主宰,我叫耶利亚。你叫什么名字?”

    这头蚁后毫不客气的给自己按上了一个光鲜的头衔。

    “我叫赵小卒。”

    赵小卒突然感觉心头有些沉甸甸的难受,似乎必须回答对方,这种难受才会消失一般。

    这时赵小卒身上佩戴的一件法器静心宁神玉佩闪现出一层白光,赵小卒心头的难受骤然消失。

    见到这一幕,那蚁后不由得心头一阵暗喜。

    要说这头蚁后便是贾可道当年点化的蚁妖之一。

    当年,这头蚁后多多少少也风光了一把,其产出的蚂蚁妖兽战力惊人,为特伦斯侯爵领击败恶魔出了不少力。

    可在那之后,蚁后感觉自己被明阳仙尊遗弃了,被放到了这里。

    虽说在这里的生活比较清净,也很安全,但对于蚁后耶利亚来说,这盆地就是一个巨大的牢笼。

    这次老君山派出道童前来异界历练,蚁后自然不知,但在这些道童下来之后,耶利亚就知道了。

    但作为蚁后,耶利亚压根就不可能主动出去,整座蚂蚁迷宫都被符箓压制着,因而耶利亚也就只能等待。

    还好,赵小卒三人来到了这里,在经过一番观察之后,耶利亚选中了赵小卒作为自己以后的主人。

    嗯,耶利亚也不敢有什么坏主意,只是想要将赵小卒给唬住,索取一些比较好的待遇,成为对方坐骑,从而离开这个该死的盆地。

    既然如此,耶利亚就要将自己吹嘘一番才行。

    在她的嘴里,自己法力通天,天下无敌,大有除了明阳仙尊之外就没有对手的感觉。

    赵小卒虽说已经成为老君山道童近三年时间了,但本质上还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嫩青,在这些方面哪里可能是蚁妖的对手。

    当然,蚁后虽说是妖怪,但由于其比较特殊的性质,使得其智商可要比那些蚂蚁妖兽强上很多了。

    若是这些话用来骗其他人或许有些难度,但用来骗骗赵小卒却是绰绰有余了。

    赵小卒此时已经被唬得双眼放光,对于这耶利亚提出的条件连连点头。

    就在赵小卒准备按照这耶利亚的吩咐,用指尖鲜血与之缔结盟约的时候,突然之间一只纸鹤从洞壁里穿出,那洞壁就好似无物一般。压根就没法阻止其前进。

    看到这头纸鹤飞来,那蚁妖耶利亚头顶上的触角不由得一颤,随后疾声向赵小卒道:“快将血涂到我额头上。”

    到了这时,这耶利亚也不再故作高深,将自己的头探了下来。

    但耶利亚的举动为时已晚。或许之前这耶利亚不浪费时间去忽悠赵小卒的话就已经缔结了盟约。

    要知道这种鲜血盟约乃是蚁后耶利亚从某头高级恶魔手上搞来的,能够让缔结盟约的双方生死与共,共享生命。

    那飞来的纸鹤身上散现出一丝丝青光,转眼之间,那头蚁后就被定在了那里,动弹不得。

    将那蚁后定住之后。那纸鹤方才扇动着翅膀转身过来看着赵小卒,如同一个活人般的轻舒了一口气道:“还好,没有来晚。”

    赵小卒这个时候完全傻眼了,之前他被那耶利亚蛊惑得将自己指头咬破,正准备将血液涂在对方额头上。好收复这头天下无敌,举世无双的妖兽。

    可偏偏就慢了这么一点,一头纸鹤飞来,那蚁后就好似时间凝固了,不再动弹。

    随后这纸鹤说了一句话,赵小卒压根就没有听清楚,他还在呆愣之中。

    “小子,还好。贫道来得及时,否则的话,你小子就麻烦了。”

    那纸鹤张口朝着赵小卒吐出一口青气。被这青气一喷,赵小卒随即便清醒了过来。

    到了这个时候,赵小卒大概也明白了,这纸鹤应该是老君山某位仙长派来的,至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赵小卒还是不太明白。

    这纸鹤的个性倒是不错。随后便将里面的情况给赵小卒说了一遍。

    赵小卒到了这时方才明白,若是自己与这蚁妖缔结了盟约。那么自己的生命就与这蚁妖缔结在一起了,彼此命运相连。不管这蚁妖死还是自己死,对方都会受牵连而死。

    要说,赵小卒在明白了这原因之后,心头不由得还有点遗憾,在他看来,自己与这蚁妖缔结盟约,共享生命,算下来应该是自己比较占便宜。

    要知道,这蚁妖的寿命至少以千年来计算,自己最多活个上百年就顶天了,两个一均分,自己平白多出数百年寿命,如何不好?

    那纸鹤将事情给赵小卒说了之后,便转身准备将这蚁妖收走,老君山负责道门律法的灵元道长,也就是蔡银玲处置。

    嗯,准确来说,这纸鹤乃是贾可道闲暇无聊之时炼制出来的灵器罢了。

    但让孟挺等弟子有些目瞪口呆的是,这纸鹤与之前那些纸鹤完全不一样,这纸鹤在师尊炼制出来之后,竟然拥有了自己的灵性!

    简单来说,这纸鹤有生命了,成为了一个生灵。

    当然,这在道门之中并不算太过于稀罕的事情,以往地球灵气尚未枯竭的时候,器皿成精的事情比较多,什么符笔,玉石什么的。

    而真正让孟挺等人吃惊的是,这纸鹤最初还只能傻愣愣的替人传话,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纸鹤竟然会开口说话,并且还跟着孟挺等人修炼了起来。

    当然,相对于正常人类来说,这纸鹤修炼的速度并不快。

    但其体质却与普通妖怪不同,就是一张纸,但这张纸乃是贾可道亲手炼制而成,使得其天然能够穿越任何障碍,光送信来说,完全够用了。

    当然,现在的纸鹤其道行与当初不一样了,随手解决这头蚁妖并不困难。

    在这纸鹤面前,这头蚁妖完全被吓傻了,别看她之前牛皮吹得满天飞,说什么明阳仙尊之下,唯我独尊,现在被纸鹤一招拿下,连开口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还好,这赵小卒心地比较善良,见到纸鹤就要对那蚁妖下杀手,不由得出声求情。

    那纸鹤身上原本冒出一层火焰,就准备将那蚁妖烧死,可听得赵小卒的求情,不由得转身回来,怒道:“你这小子,好不省事,要知道你若是与这妖孽缔结了盟约的话,你的修道根基就算是毁了,你以为你占了大便宜?人妖缔结盟约,共享生命,你就变成人妖了!真是枉费了明道道长对你的看重,专门托付我前来搭救于你。”

    纸鹤这番话。可算是将赵小卒打击得不清,他还真不知道明道对自己如此看重。

    赵小卒呆愣了一会之后,看了看那蚁妖,叹了口气道:“这位前辈,虽说如此。但她是没有什么恶行,上天有好生之德,还请前辈饶她一命,。”

    听得此言,那纸鹤愣了一会,不怒反喜。哈哈大笑了起来:“不错,不错,虽然以德报怨,在本道爷看来,并不可取。但也看得出你小子宅心仁厚,明道倒是没有看错你,如此,本道爷就饶她一命,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那纸鹤说到这里,一股白气从口中喷出,在那蚁妖耶利亚头顶上旋转一圈之后。一个虚幻的蚁妖形象便在白气中浮现出来,随后那白气就夹带着那虚幻的蚁妖形象朝着赵小卒落下。

    赵小卒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就被那白气喷中。只感觉脑海里一股眩晕生出,片刻之后便不省人事。

    等到赵小卒从昏晕中苏醒过来时,却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一间房屋内,旁边摆着一个蒲团,廖炳强正盘坐于其上,双眼紧闭。

    赵小卒有些惊骇的发现。就好似体内的精气被尽数抽干了一般,想要挣扎起来。但自己此时全身无力,撑起身体一点就摔落下去。将床伴砸得一阵响动。

    听得声音,廖炳强睁开了眼睛,见到赵小卒醒来不由得欢喜的叫唤了起来。

    看到廖炳强如此高兴,远不像以往那样沉稳,赵小卒心头也不由得生出一丝感动,这才是真正的兄弟。

    听得廖炳强叫嚷,邹水东急冲冲的从外面跑了进来,急切询问赵小卒如何。

    赵小卒将自己状态说了一番之后,便有些好奇的询问两人,之后发生的事情。

    那邹水东见赵小卒问到这里,脸上突然就浮现出一层油光,嘿嘿笑了两声:“你不看看,这是什么?”

    邹水东指了指赵小卒的右臂,赵小卒这时才发现自己右臂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多出了一个蚂蚁的纹身。

    之后,赵小卒方才明白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那纸鹤出手将蚁妖耶利亚的一丝灵魂摄入了赵小卒体内,在这之后,那蚁妖就只能听命于赵小卒了,而蚁妖一丝灵魂入体,以赵小卒现在的道行自然会有些难受,只要休息数日就好。

    这个蚂蚁纹身便是那蚁妖耶利亚变化而成。

    至于邹水东两人也是得了那纸鹤的通知,随后进入将赵小卒给抬了回去,赵小卒都这样了,邹水东两人自然也没可能有时间去招收坐骑了。

    而现在,赵小卒三人已经被分配到特伦斯侯爵领外围的一个村落里,主要工作就是协助村长管理这个村落,另外村落的安全也由三人负责。

    至于坐骑的事情,邹水东两人并不担心,那位纸鹤前辈已经说得很明白了,那蚁妖能够源源不断产下蚁卵,而蚁卵只需要一周时间就能够孵化出蚂蚁妖兽来。

    只要有足够的食物,还怕没有坐骑?

    过了一周,异种灵魂入体的影响缓缓退去,赵小卒终于恢复了精神,从床上起来,来到了屋外。

    看着外面与华夏截然不同的房屋风格,坐落在村子中心处的风车磨坊,以及那些村民院子里饲养的蚂蚁妖兽,赵小卒颇有几分身在游戏里的错觉。

    见到赵小卒能够下床了,早已等得迫不及待的邹水东就拉着赵小卒,让他赔给自己坐骑。

    要说这段时间最难熬的就算是邹水东了。

    这村落里,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有饲养着蚂蚁妖兽或者巨蝗妖兽乃至于甲虫妖兽。

    看到那些农夫带着妖兽外出犁田什么的,邹水东心头就发痒。

    用他的话来说,坐在这些妖兽身上简直太帅了,太酷了,拍下照片的话,不知道要迷倒多少女人。

    在邹水东说这话的时候,廖炳强在旁边不由得直翻白眼,这邹水东还真敢想,真要是拍下照片,保管邹水东一个女朋友都找不到,吓都吓死了。

    现在邹水东最多只能借这些农夫的坐骑过过瘾罢了。

    这些农夫也没有多余的妖兽。

    尤其是前几天,另外一个村子的几个道童骑着自己收服的妖兽,巨兽过来,看得邹水东的眼睛珠子都快掉落下来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