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感谢寂寞老沙的打赏!另外今天是三月份最后一天了,还有三个半小时就要结束了,还请各位书友翻翻自己的小腰包,看看里面有没有多余的月票,给本书打发一张,贫道在这里给您跪谢了。

    象鼻巨兽开始在地上打滚,企图将巨型蚂蚁一一碾压至死,但这些巨型蚂蚁过于灵活了一些,在象鼻巨兽倒下打滚的同时,便随即逃开,时不时伸出大颚咬上两口。

    很快,那头被雷电击中的飞翼巨牛就好似一枚巨型炮弹砸落了下来,其坠落之势极为惊人,倒是将那些巨型蚂蚁惊得四处逃散。

    就算是那头象鼻巨兽此时也不敢承受这飞翼巨牛的撞击,从地上一跃而起,就朝着森林深处疯狂逃走。

    前后仅仅十多秒时间,飞翼巨牛就轰然一声砸落在地面上,原本就比较柔软的林间泥土如何可能承受这样的冲击,转眼之间便被飞翼巨牛砸出一个巨坑来。

    无数泥土就好似喷泉一般,从飞翼巨牛周围喷射出去,呼一声,便将四周那些倒塌的树木尽数掩盖。

    这仅仅只是十多个盆地内小小的一幕罢了。

    几乎每时每刻都有体型庞大的巨兽之间爆发争斗,至于那些体型略小的妖兽与巨兽之间也是冲突连连。

    有蚂蚁妖兽围攻巨兽,有巨兽屠戮蚂蚁妖兽,有巨蝗妖兽与蚂蚁妖兽之间的战斗,甚至于有甲虫妖兽与巨兽对撞等等。

    而最让这些道童惊异的是,在这些从外面看上去并不算过于巨大的盆地内部,其面积要远远超过其实际面积的。

    这一点。并不是每一个道童都意识到的,但多少都感觉有些怪异。

    他们自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乃是贾可道之前做的一个实验,将袖中乾坤与乾坤袋的一些功效用在了这盆地上,使得盆地内的面积空间扩大了十多倍不止。

    这已经是贾可道目前所能够做到的极限了,在贾可道最初尝试着将盆地面积空间扩大的时候。最多也就只能扩大两倍。

    为此,贾可道还特意多分出了一个分身专门研究这个问题,毕竟若是将这个研究透了的话,不仅仅只是对大道的精深,更能够让一些神通变得更为强大。

    实际上到了贾可道这个道行阶段,不管是神通。符箓,炼丹等等之类都可以说是正在逐渐融为一体了。

    用信手拈来这句话来形容绝不为过。

    多分出一个分身,贾可道的平均道行随即又衰落一点,从炼气化神上层巅峰掉落到炼气化神上层中期。

    当然,对于贾可道来说。这倒也算不了什么。

    便是分出数以百计的分身将道行衰落到普通人的程度也无所谓,只需要将这些分身收回,贾可道随即便可恢复道行。

    在道童们看得脸色快要发白的时候,克拉斯等外门弟子则纷纷取出一朵千步云,让道童们踏上之后便驱使着这千步云朝着盆地内落下。

    尚未等这些道童反应过来的时候,克拉斯等外门弟子便开始介绍了起来。

    原来,他们乘坐千步云下到盆地底部去,其目的就是让这些道童自行挑选一头坐骑。或者说是帮手,总之,在接下来的历练日子里。自己所挑选的巨兽或者妖兽就将会陪伴着自己了。

    听得这句话之后,赵小卒等人不由得兴奋了起来。

    嗯,男人都是喜欢比较暴力够劲的东西,譬如枪械,大炮,越野车。猛兽甚至于坦克,战舰。原子弹等等一切与暴力,豪迈有关的东西。

    很显然。赵小卒这些道童也不例外,实际上那些巨兽乃至于妖兽一落入他们眼中,就让他们喜爱上了。

    要说,这个时候,赵小卒不由得为自己当初决定参加入山考核一事感到庆幸,如果当初自己仅仅满足于那些钱,就不思进取的话,或许现在已经找了一个姑娘,结婚生子,过着略比常人富裕一点的生活。

    但赵小卒扪心自问,这样的生活是自己所想要的么?

    赵小卒沉思片刻之后,不由得苦笑了起来,如果没有加入老君山,体会到这不同的生活,或许自己会对那种凡人生活感觉很幸福,但现在自己已经不可能回去过那种生活了。

    那样的话,自己或许会发疯?

    就在赵小卒苦思冥想的时候,其余道童却是一脸兴奋,在千步云上便议论了起来。

    “我就要那个象鼻巨兽了,太牛了,能喷火,一烧就一大片。”

    这是个脸上还在长青春痘的道童,别人长青春痘,都用符箓直接治好,他可偏偏不愿意,说什么这是青春的尾巴,不能湮灭了。

    “象鼻巨兽算什么?我就要那头飞翼巨牛!那才叫牛!真正的牛,能喷冰雾,还能飞!连千步云都节约下来了。”

    青春痘道童尚未将话说完,另外一个嘴边长了一圈小胡子的道童嘿嘿笑了起来。

    随后两个道童就在千步云上争吵了起来。

    而邹水东也意淫了一会,随后拉着廖炳强说话,这廖炳强倒是早就打定了主意:“听罗长老说,当年他们在这里历练的时候,都是选取巨蝗,蚂蚁,甲虫,听说不错,我就选一头蚂蚁好了,这玩意体型不大,但力气不小。”

    说到最后,廖炳强很有远见给邹水东点了一句:“记住并不是体型最大的最好,想象你的乾坤袋能装多大就明白了。”

    廖炳强这么一说,邹水东愣了一下,随即也明白了过来。

    原来如此,我是说怎么那几位长老,执事一说到历练的事情就是叹气摇头的,原来就落在这事上啊。

    想来也是,当初这几位长老。执事所选取的坐骑都是块头最大的甲虫妖兽,这块头大,的确好,不管是冲锋陷阵,还是帮着自己做事。出力不少。

    但问题是,这块头大了,乾坤袋都没法装下,要知道这乾坤袋里面的空间不小,比乾坤小袋大多了,但也就只能装下不到十米直径的东西。如此一来,那些长老,执事当年的坐骑就没法运回老君山。

    再说了,这块头太大的妖兽,贾可道当年也不允许道童们随意将其带回老君山饲养。

    邹水东随即又找到赵小卒一说。赵小卒点了点头,对廖炳强的想法表示认可,毕竟,道童前来异界历练是锻炼自己的,若是坐骑过于强悍,反倒无法得到锻炼了。

    千步云很快就落到了盆地之中。

    就在千步云落下之前,克拉斯等外门弟子已经放出了自己的气息,不管怎么熟悉程度还是气息的强大上来说。这盆地的妖兽,亚龙兽都不敢轻举妄动。

    等道童们从千步云上下来之后,眼神却有些惊异。

    原来。之前在巨兽搏杀之间被尽数扫断倒地的大树竟然泛发生机,那些断裂在地上的树干四周长出了极为密集的树根,不断朝着泥土里钻入,而树干上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向上长出嫩芽,看这个速度,恐怕要不了数日时间。这树干上就会长出十多棵小树来,最多半个月时间。小树就会长成大树。

    实际上,这盆地里的森林尽数都是利用那悬空岛藤蔓培育出来的植物。具有极为强悍的再生能力,以作为盆地内各种巨兽,妖兽的食物来源。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以盆地内这些巨兽,妖兽的数量,这些森林压根就没可能支撑多久。

    赵小卒看到这一幕,在目瞪口呆的同时,脑海里又想开了,照这样下去,恐怕要不了多久,这盆地内就没法走路了。

    难怪这盆地下面的森林如此茂密。

    “现在大家自由活动,若是找到满意的坐骑,就用这个贴在坐骑额头上,带回来,就可以了。”

    克拉斯等外门弟子将千步云一收,随后从腰间的乾坤袋里掏出一叠符箓,分发给道童们。

    当然,他们没有说明的是,如果这符箓损坏了的话,就没有第二道了。

    这种符箓乃是孟挺没事研究出来的御兽符,能够将特定的兽类选定为自己的坐骑,而这兽类也会在符箓的作用下,承认施符者为主人。

    御兽符的作用与惑梦摄心符,真梦符的作用有些相似,但只能对豢养的猛兽使用,也就是说只能对你抱有好感的猛兽,妖兽什么的。

    若是对那些怀有敌意的魔兽,妖兽等等之类使用的话,那么你就准备哭吧。

    当然,这一点,克拉斯等人也给道童们解释清楚了。

    因而道童们想要找到一头让自己满意的坐骑,并不仅仅只是将符箓贴到对方头上就可以了,还需要获得对方的好感。

    嗯,虽说这盆地内的妖兽,巨兽都不会对老君山的人发动攻击,但这一点,道童们是不知道的。

    因而在听到外门弟子这么一说之后,这些道童就感觉有些麻爪了。

    要说强行制服还好一点,可如何博取这些大家伙的好感,这些道童就感觉有些头晕。

    当然,就算是硬来,这些道童估摸着自己也没法对付一头巨兽,至少现在不行。

    如此一来,一些道童随即便将自己之前定的目标悄然降低,从巨兽改成了蚂蚁等等之类的妖兽。

    但却有更多的道童并不信邪,依然决定以巨兽为坐骑。

    克拉斯等外门弟子会在原地等上三天三夜,也就是说,如果在三天三夜这段时间内,你没法带回一头坐骑的话,那么就等于失败了。

    克拉斯等人倒不会将道童丢在这盆地内,也不会终止他们的历练,时间一到,他们就会将这些道童强行带走罢了。

    拿到御兽符之后,赵小卒,邹水东,廖炳强三人便离开了原地,朝着森林深处走去。

    而其他道童要么单独出发,要么与赵小卒三人一样与交好的道童一起出发,没多久,克拉斯等外门弟子身边就没有一个道童了。

    明道。明心,明玄三人此时却是踩在盆地上空的一朵白云之上,隐去了身形,目光注视着那些在森林里跋涉的道童,嘴里却小声的说着话。

    “大师兄。这批道童可要比我们当年的一些道童强多了。”

    很少说话的明心不再沉默寡言,站在明道身边似乎显得话有些多。

    让另一边的道玄,眼角浮现出一丝笑意。

    “嗯,这些道童经过的入山考核可要比我们当年严格多了,单独一人考核,绝不可能有半点蒙混过关的可能。”

    明道轻笑着回答道。他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明心的变化,心境平淡,不愧为孟挺早早暗定的下一代老君山观主,嗯,据说从下一代开始。这观主就要改称为山主了。

    明玄很老实,一直都沉默寡言,不插话半句。

    而下面的道童压根就不知道三位嫡传弟子正在上空看着他们。

    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些道童已经找到了自己心仪的坐骑,正企图用各种方法来讨好对方。

    这些道童大概在心里都有些明白,实际上从来到异界开始,历练就开始了。

    而自己寻找坐骑就是历练里的一种,要么是考察锻炼胆量。要么就是查看过程里的种种。

    一些道童独自一人行走,自然是要显示自己的实力,而另外一部分道童抱团前进则是想要表现自己的团结。还有一部分道童压根就没有在意这些事情。

    但实际上,在明心等人眼中,这些道童不管是选择独自一人,还是抱团,还其他什么,都不重要。

    重要的就是一点。自己找到称心合意的坐骑。

    历练并不是短时间就可以完成的事情,因而每一件事情。只要做成了,或者努力了。明心等人就会给道童加上相应的分数。

    如果没做成,或者既没做成也不愿意去做,那么就可能会被扣分。

    嗯,当然,如果表现得很差,但明心等人感觉可以给分,也是可行的。

    总之,这历练里的暗中计分,并没有完全统一的标准。

    要说唯一的标准就是运气了。

    运气好,你可能就过了关,运气不好,就没法过关。

    而在贾可道看来,对于修道者来说,最重要的东西,一不是天赋,二不是努力定可胜天的意志,而是运气。

    说白了,用贾可道教育徒弟们的话来说就是,一个人天赋极强,意志顽强,要说这样的人应该算是修道的好苗子了,但他的运气极差,还没踏入修道之路就挂掉了,像这样的人就算是开天辟地以来一等一的天才又有什么用处。

    相反,一个天赋极差,意志懒散的家伙,通背道德经都需要数年时间才可能完成,但其运气极佳,可谓是上山有人开路,下水有人搭桥,就连偷懒蹲在家里睡觉都可能有仙人上门收徒,像这样的人,修道不成就是天理难容了。

    说实话,贾可道的这番话与孟挺等人一贯以来形成的三观有着天壤地别的不同。

    因而在听完了贾可道这番言论之后,当时的孟挺等弟子不由得目瞪口呆,最终还是孟挺这位大师兄鼓起勇气向师尊发问:“不知我等算是天才还是运气极好?”

    孟挺这句话的意思是,自己这些人当年也是经过师尊的黄粱一梦考核的,虽说有些简单,但相对于之后的三代弟子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

    如此来说,自己这些人也算是天才了,也修道有成了,但运气绝对不是至强,师尊这话岂不是有些自相矛盾?

    听得孟挺这句问话,贾可道倒没有生气,如果这些弟子诺诺而为,连问题都不敢提出来的话,那么修道也就这个样子了,不可能有什么大的长进。

    这修道原本就是探索世界大道本质,以贾可道自身的经验来说,越靠近大道,那么以往的常识就越容易被颠覆,若是只知道遵从权威,遵从以往经验知识的话,那么就没可能追寻大道了。

    “你等绝对是大运气之人。”

    贾可道呵呵一笑回答道,却让孟挺等人更加疑惑了。

    贾可道原本想要让众弟子自行参悟,可偏偏这几个弟子都好似傻了一样,此时连句话都不知道如何说了。

    贾可道不得不索性将问题的关键给点了出来:“就拿你孟元来说。如若不是大运气之人,当年在双都招聘市场的时候,又怎么可能鬼使神差的来到我面前,应聘道童呢?”

    贾可道这句话说完,众弟子顿时恍然大悟。犹如醐醍灌顶,明白了这里面的本质所在。

    实质上,他们能够踏入修道之途,这原本就是天大的福分。

    再一个,能够从道童投入贾可道门墙成为嫡传弟子,又是天大的气运。之后包括一路披荆斩棘,修到这个程度,都是如此。

    就拿那些道童来比较,能够成为孟挺等人嫡传弟子的道童自然有着大气运,而那些差点就能够加入孟挺等人门墙。只能成为外门长老,执事的道童气运就要差上一些了,气运最差者便是那些离开老君山,不愿意留下来的道童了。

    但即便是这些道童与那些寻常之人相比,拥有着他们所不能够比拟的力量,也有着大气运。

    随之,孟挺又想到了一个问题,这个角度是从自己求道的角度来说。是有着大气运,但若自己寻求家庭幸福,老婆暖炕。儿孙满堂,如今的遭遇岂不就成为悲剧?

    由于担心师尊在众师弟面前尴尬,孟挺当时特意单独找到了师尊询问。

    对于孟挺的疑惑,贾可道脸上浮现出一丝古怪,半晌没有说话。

    倒是让孟挺有些担心,担心师尊生气了。

    过了很久。贾可道方才笑了起来,拍了拍孟挺的肩头。畅快道:“孟元,你能够问出这个问题。就说明你已经开始在追寻大道了。”

    听得师尊这么一说,孟挺倒是有些惊讶。

    “如果你站到了为师这个高度,就不会有这个疑问了。”

    贾可道随后大概说了说这里面的问题,至于是怎么回事,除了孟挺之外,就没有人知道了。

    但在这之后,孟挺足足沉闷了一年多时间方才恢复过来。

    而这些事情,在闲暇之时,孟挺等人就会给自己门下弟子摆谈一下,增长一下他们的见识。

    因而明道等人别的不说,在道法自然方面却要做得比师尊们当年更为出色一些。

    不提其他道童进展如何,赵小卒三人此时已经进入森林深处,发现了数头扛着一根大树往回赶的蚂蚁妖兽。

    这些蚂蚁妖兽属于杂食生物,食谱极为广泛,从肉类到植物的根茎叶枝都是它们的食物。

    这几头蚂蚁妖兽所扛着的大树乃是运回巢穴供给母兽食用的。

    作为妖兽,这些巨型蚂蚁对外界动静极为敏锐,赵小卒三人的靠近,很快就引起了这些蚂蚁妖兽的注意,它们随即便将大树丢在了一旁,转身对准了赵小卒三人,那一对对大颚不断张合着,头上的触角朝着赵小卒三人缓缓颤抖。

    说实话,之前在盆地山壁上之上看下去,那些蚂蚁给人的感觉很小,但现在这些三米多长的蚂蚁妖兽距离自己不到三十米,给人的感觉就有些不太一样了。

    “我的妈,我的腿都有些软了。”

    邹水东小声说道。

    “同上,+1!”

    廖炳强这个时候居然还笑得出声,倒是不得不让人佩服他的沉稳。

    “没事,胆子放大一点,克拉斯不是说了么,这些妖兽不会袭击我们的。”

    赵小卒心头也有些害怕,没法,任凭是谁第一次近距离见到这些大家伙都会这样。

    如果您老人家认为比较假的话,就请您到动物园散养区里去近距离接触一下那些猛兽就知道了。

    这是一种人类自身很难控制的情绪,即便知道对方不会伤害自己,或者不可能伤害到自己,都会如此。

    “嗯,不会袭击我们的。”

    邹水东比较好面子,也不想被两个朋友给看扁了,因而也不断给自己和朋友鼓劲。

    还别说,这的确有效果,在一阵相互鼓励之后,邹水东的胆子壮了不少,当然,他还是做好了准备,如果这些蚂蚁妖兽表现出什么异状的话,他立马就会激发定身术和御风两个神通,将自己三人卷上高空,然后逃走。

    赵小卒率先走向了那些蚂蚁妖兽,果然这些蚂蚁妖兽见到赵小卒走过来,并没有主动攻击,反倒是用长长的触角在赵小卒身上点了几下,似乎在确定赵小卒的气息。(未完待续)

第四百六十八章 说服    金铭,迟赫邦,桑怡三人被安排到了城主府单独开辟的一个别院里,一天时间绝对算不上长,唐楚阳干脆直接让三人留在城主府,等作出决定了,要么和金铭三人一起离开,要么继续留守落月城。

    安排好金铭三人之后,唐楚阳等人再次汇聚到一间静室当中,李令远慎重地布置了足足三层禁制,才向静室里的几个人点点头,表示可以开始商讨。

    唐浩然,宇文侯,烛翎,李令远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竟相对无言,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考虑不考虑的问题,而是去或者不去的问题。

    唐老爷子之所以不让唐楚阳那么痛快的答应,不过是怕自家乖孙被金铭等几个老狐狸给骗了,毕竟对方的来头实在太大了,即便以李令远和唐老爷子的自信,也不得不慎重对待。

    “乖孙,你还是说说你的想法吧,我们几个老家伙似乎也没什么好建议能拿出来……”

    最终唐老爷子还是把话语权交给了唐楚阳,金铭也好,桑怡也罢,他们毕竟是冲着唐楚阳来的,自家这个乖孙又是个不能以常理衡量的小怪物,老爷子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先看看唐楚阳的想法再说。

    “我想去!”

    唐楚阳的回答很直接,这本就是他心里+→已经决定的想法,满脑袋的学识让他已经不缺乏软实力,如今,或者将来,唐家最需要的是顶尖的灵材,灵丹。灵宝,天材地宝等等真正的好东西。

    即便是潮汐山出产的最好的天材地宝。放到整个修士界而言或许算得上顶尖,但放到修士界顶尖修士圈子里。这些天材地宝也就是可堪入目而已,还不至于到了要拼命抢夺的地步。

    但和天神有关的物品就不一样了,便是以天神代言人自居的八大隐族,见到了和天神有关的物品也会歇尽所能地去争取,这从金铭,桑怡三人邀请唐楚阳的诚意就看得出来。

    “落月城如今在潮汐山的实力,不说绝对的第一,但排进前三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加上咱们已经大幅削弱了魔族和海族阵营的整体实力。这次人族阵营胜利几乎已是板上钉钉!”

    唐楚阳知道他不可能凭借简单一句话,就让家里的三位老爷子同意他去冒险,所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之后,他不待几位老爷子发表意见就开始分析目前的状况。

    “而且,神元宫的架子已经搭起来了,潮汐山是个精英汇聚的地方,尽管咱们走得是平民路线,但神元宫创建之初拉起来的底子还是不错的,

    若是落月城胜出。中低级材料,乃至于一部分高级天材地宝和修炼资源,咱们应该能积蓄出不少,但真正起决定性作用的顶尖修炼资源。灵宝,灵丹等等,就不是那么容易得到了……”

    唐楚阳把话说到这个地步的时候。唐浩然,李令远等人也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心里已经明白了唐楚阳想法,确实。真正顶尖的资源,恐怕就只有从诸如天神遗迹这样的地方去获取了。

    唐家如果只是想成为一个名扬天下的大家族,或者大宗门,拥有潮汐山源源不断三十年的资源积累,也确实足够了。

    但想成为霸神宗,或者长生皇朝这样的顶尖势力,没有顶尖的资源支持是绝对不可能的,唐楚阳要表达的意思就是这个,天神遗迹很显然就是获得顶尖资源的难得机会。

    虽然明白了唐楚阳的意思,也知道了获取顶尖资源的必要性,但如今已经把唐楚阳视为唐家崛起希望的唐浩然,依然无法下狠心让宝贝乖孙去冒险。

    “可是金铭,桑怡,迟赫邦他们,毕竟是出自八大隐族,实力底蕴只雄厚,根本就不是咱们能够比拟,而且,他们三人谈到天神遗迹时,遮遮掩掩,说的那些话也不尽不实,

    我怀疑,他们可能隐瞒了什么重要的信息,万一等进入天神遗迹之后他们玩儿什么猫腻的话,你岂不是等于羊入虎口?”

    金铭三人的来头太大了,八大隐族可是五行大陆上最为顶尖和超然的存在了,唐浩然等人可以不惧长生皇朝,也不惧霸神宗和生佛寺,但属于超级势力层次的八大隐族不同。

    这八支隐族当中的任何一族,都是拥有至少几万年乃至于是几万年底蕴的超然存在,是根本不能以正常势力来衡量的。

    不然以唐浩然和李令远等人如今的实力,被血阁折腾了几十年的仇恨,怎么可能就这么生生地压在心底?

    “爷爷,你还是对孙儿没信心啊……”

    唐楚阳自信无比地笑了笑,他单手掐了个玄妙无比的法诀,眉心处陡然射出一道细细的金光。

    金色的光线一出,一股恐怖无比,浩瀚莫匹的身为陡然充斥这个静室,压得唐老爷子等人面色巨变,竟有些喘不过气的感觉。

    “好可怕的天神神威!”

    烛翎惊呼一声,看向唐楚阳的目光惊疑不定,这是他第一次从一个凡人身上体验到天神的恐怖神威,烛翎有些想不明白,唐楚阳区区一个天位修士,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可怕的神威?

    神威,那是天神才拥有的天之威压,凡人岂能得之?

    李令远和唐浩然,宇文侯三人也是一脸惊叹,看向唐楚阳的目光非常复杂,尤其是唐老爷子,心中更是五味杂陈。

    他太在乎唐楚阳这个唐家唯一的嫡系血脉了,竟然忘了这小子还有天神金身这个超级底牌,说起来,如果他这宝贝乖孙真被逼急了直接动用天神金身,怕是九宫镜的地仙都得避其锋芒吧?

    “唉,既然你小子想去,那便去吧,不过你必须得带上你二爷爷一起去,这落月城,有我和你五爷爷,加上烛翎鬼王和你那些掌握了阵法的信徒,恐怕向出事都难……”

    唐浩然摇头叹气,突然感觉自己的实力还是太低了,竟然无法给自己的后辈子孙提供足够强大的依靠,这话出口,唐浩然心里对于更加强大的实力也无比迫切起来。

    如果他能够在晋升九宫镜地仙,不,哪怕是目前只差一个小境界的半神,放到整个大陆去,恐怕也没多少人敢随便欺辱唐家了吧?

    “爷爷放心吧,我此去肯定不会有什么危险,倒是你们这里,一定要争取获取阵营胜利后的最大利益,唐家能否在最短的时间内成长起来,全要靠这些资源来支撑呢……”(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