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感谢痛心之吻,凯哥54,纯银世纪三位书友的打赏!

    在其中最为挺拔的一座山峰上,有着一间巨大的石屋。

    突然之间,巨大石屋内传出一个犹如雷鸣的声音来:“霜巨人出现了半神?这是怎么回事?莫斯利!”

    随着这个声音响起,从山峰之间的平原上,一个体型超过三十米的青色巨人奔跑了过来,犹如大象一般笨重的跳上了山峰,跪拜在石屋前,瓮声瓮气的问候:“伟大的主人,您有什么吩咐?”

    “去!立即将此事查明!”

    “是,伟大的主人。”

    那青色巨人随后跳下山峰,来到平原上,双手奋力一撕,竟然撕出了一个通往主物质位面的空间裂缝,跳入之后消失不见。

    同样,一个依附在主物质位面的国度,尽数都是丘陵地带,茂密的森林与山丘混合在一起,显得地形极为崎岖。

    一群山丘巨人正对一头尖刺兽围追堵截,它们挥动着手里的大棒,时不时落在那头体型庞大的尖刺兽身上。

    而这头尖刺兽时而将身体缩为一团,露出浑身的尖刺,时而一跃而起,朝着山丘巨人包围的缝隙逃走。

    但作为山丘巨人特定的食物之一,尖刺兽不管如何奔逃,最终还是倒在了山丘巨人的大棒之下。

    山丘巨人们欢喜的围在尖刺兽身边,将这头尖刺兽抬回部落享受。

    但在这时,一个愤怒的声音在咆哮了起来:“怎么回事?霜巨人怎么会有了半神!可恶啊!”

    山丘巨人们自然知道,这个愤怒的声音便是自己的主,伟大的山丘巨人之主额洛奇殿下所发出来的。

    随着这个声音响起。地面都为之震动了起来。

    身高四到五米的山丘巨人不得不一一跪伏在地面上,不断朝着山丘巨人之主额洛奇祈祷,祈求这位神明息怒。

    像这样的情况,在斯考德点燃神火的那一瞬间,同时发生在泥巨人之国。树巨人国度,鱼巨人国度。

    这五位巨人之神,很早之前就企图将自己的信仰散播到霜巨人一族中了。

    但由于五位巨人神之间斗心斗角,相互破坏对方的计划,使得霜巨人一族一直以来过着平静的生活,而现在随着霜巨人半神的出现。这种脆弱的平衡随即便被打破。

    五位巨人神纷纷降临或者派出自己的神使前往极北之地,企图将这位刚刚点燃神火不久的霜巨人半神干掉。

    毕竟刚刚点燃神火不久的半神,对于神力的掌握很弱,历史上很多屠神战役的主角便是这种刚刚点燃神火的半神。

    当然,斯考德在点燃神火之后。感觉自己的力量变得无比强大,即便是心头生出一点点莫名的危险预感,也没有放在心头,反而将注意力集中在了收复更多的霜巨人一事上。

    并不只是极北之地才有霜巨人的。

    对于霜巨人这种极度适应寒冷气候的智慧种族来说,只要比较寒冷的地方,都可能出现它们的身影。

    除了极北之地外,极北之地向南上百公里的范围内也生活着数以千计的霜巨人,另外在极北之地北方的冰海里。分布着数以百计的岛屿,在这些寒冷且拥有着温泉的岛屿上,同样生活着大量霜巨人。

    且不提斯考德派出使者前往各个地方收复其它霜巨人部落。在老君山里,随着两年时间过去,来自于华夏各地的新道童不断到来。

    在这两年时间里,赵小卒三人也幸运的踏入了炼精化气入门,也算得上老君山外门里的前辈了。

    在外门之中,只要踏入炼精化气入门。那么相应的地位也会随之提升不少。

    这日,赵小卒做完了一个从异界运水到老君山的任务之后。脸色顿时变得灿烂无比。

    这从异界运水到老君山是一个日常任务,不管道行高低。均可接取。

    这是观主孟挺发布的任务,就是为了将异界的灵水灌入老君山地界之中,从而使得老君山灵气变得充足起来。

    嗯,这是一个对老君山地界长期的改造工程。

    这也是无奈的事情,要说之前,孟挺很早就想到这个问题了,可惜那黑色光门之间空气是不流动的,最后也就只能将蕴含充足灵气的水从异界运送过来了。

    这也算是给外面道童一个小小的福利了。

    赵小卒这个任务做完之后,获得五百任务点,加上之前存下来的任务点,足足有一万二千任务点了。

    要说赵小卒这两年时间里所收获的任务点不低于两万点,但不少任务点都消耗在购买丹药,法器等等用来辅助修行的东西上了,因而能够积累一万二千任务点下来,这赵小卒也算是蛮拼的了。

    站在兑换碑前,赵小卒此时完全忽视了周围的其他道童,伸手点开石碑界面,选择了库存。

    随后,那半透明的石碑界面便转换成为数个选项。

    从上到下分别是丹药,符箓,器,神通,杂物。

    赵小卒点在那神通选项之上,界面再度变化,取而代之的却是一本本犹如真实存在的书籍,每一本书籍上都闪烁着不同颜色的大字。

    赵小卒此时不由得一阵激动,要知道,这一刻他可是等了快两年了,当初第一次见到一位前辈施展神通的时候,赵小卒就陷入进去了。

    嗯,兑换碑里有神通可供兑换,这一点赵小卒也是知道的。

    但里面任何一种神通,都是价值不菲,就拿最最普通的十里眼来说吧,施展这个神通之后,根据神通功力强弱,双眼能够看出十里到百里之远,分外清晰。简直就好似在眼睛上加装了一副高倍数的望远镜。

    当然,这样的神通是没有多少战斗力的,只能算是一种辅助的小神通。

    但就这样的神通,就需要三千任务点来兑换!

    之所以神通如此之贵,无非是观主孟挺担心道童们兑换神通之后。过于热衷神通,从而影响了修行。

    当然,就算是这样,这些神通也值这个价格。

    甚至于有外门道童这样说:“神通可要比符箓方便多了,想用就可以用。”

    的确如此,这神通只要修炼娴熟了。使用起来,的确要比符箓这些东西方便很多,若是选择一个较好的神通,无疑就可以让道童们多出一些防身之技来。

    或许也考虑到这一点,兑换碑里的神通并不稀少。反倒是数量众多,一眼看下去,几乎都会让人眼花缭乱。

    什么逐浪御水,腾云驾雾,小呼风唤雨,十里眼,招风耳,小法相天地。逆转法相,小吞食天地,小黑风漫天。小琉璃火,小黑冥之电,隔山打牛,小驱山填海等等之类,让赵小卒看得眼睛都要发红了。

    甚至于里面连一气化三清,袖中乾坤这样的神通都有。当然,与之前那些什么小呼风唤雨。小法相天地一般无异,在前面都加了一个小字。

    这就是小神通了。或者说是大神通的删减版本。

    这倒不是贾可道吝啬,完全是因为过于高深的神通,让这些道童学去,恐怕不是什么好事,如果没有天赋的话,穷其一生,未必都能够将一门大神通给修炼出来。

    而小神通就不一样了,能够比较容易上手,不至于浪费了时间。

    赵小卒之前所想要的神通叫做小黄沙漫天,也是那位道童前辈所用过的神通,一旦释放出来,能够在方圆百米之内黄沙滚滚,狂风怒号,修炼到极致,甚至于能够将钢铁都吹成沙砾。

    但现在,赵小卒的心思变了,没法,这不是赵小卒心智不坚,无奈,这里面的神通太多了,赵小卒对比了一下,感觉那小黄沙漫天的性价比不太高。

    怎么说,赵小卒也是现代社会里成长起来的,与兑换碑没法讨价还价,但至少可以选择一个性价比较高,且威力不弱,比较方便的神通来。

    毕竟赵小卒这壹万贰仟任务点可是辛辛苦苦积攒了两年,才积攒起来的。

    逐浪御水,此乃御水神通,可驱使河水,变化万千,缺点:在无水之处,效果削弱八成。

    这个神通倒是不错,只需要八千任务点即可兑换。

    但随即之后,赵小卒摇了摇头,这逐浪御水神通虽说看上去不错,但局限性也太大了,在没有水的地方,效果大减。

    腾云驾雾,可召唤白云腾空而起,随心所欲飞行,兑换价格,一万任务点。

    这个神通不错,赵小卒有些心动了,能够随心所欲的飞行,无疑是绝大多数人类心里的梦想。

    可问题是,这个神通并不是不可或缺的,想要飞行的话,去兑换一个千步云,也就两千任务点而已,这千步云与腾云驾雾神通之间的区别就是速度慢上一些罢了。

    要不然选择呼风唤雨?

    一万一千任务点,可召唤风雨,若是配合五雷神通的话,简直就是一个地图mp炮,风雨波及范围内的敌人皆可击杀。

    当然,赵小卒随后又看了看五雷神通的兑换价格,不由得摇了摇头。

    这五雷神通的兑换价格居然高达两万任务点!

    赵小卒现在是心有力而腰包不足啊。

    之后被赵小卒看上眼的神通分别是小吞食天地,一万五千任务点,小琉璃火一万六千任务点,小袖中乾坤三万任务点等等,总之,赵小卒在一阵盘算之后,遗憾的发现,自己喜欢的神通,都超过了自己手上的任务点。

    嗯?

    这个不错!

    赵小卒在翻看了数百种神通之后,终于找到了一个自己喜欢,且价格也能够承受的神通。

    撒豆成兵!

    撒豆成兵,撒下任何豆类,均可将其变成军队,根据神通修炼程度不同,变成的军队实力不等!兑换价格:一万任务点!

    要说这个神通,也有替代品的。据说明阳仙尊当年就炼制过一炉成兵丹,这成兵丹丢出便可化为天兵天将。

    可问题是这炼制成兵丹至少也需要炼气化神下层才能够做到。

    要说兑换碑里原本有一瓶成兵丹,乃是贾可道放进去的,里面有一百一十粒成兵丹,总价二十二万任务点。可谓是兑换碑里最为昂贵的兑换物。

    最终被财大气粗的羽元师伯,也就是郑羽梦兑换了出去,也不知道用在了什么地方。

    总之,像成兵丹这样的高价货完全就不是赵小卒所能够惦记的。

    就撒豆成兵了。

    赵小卒咬了咬牙,伸手点向了撒豆成兵神通,随着指头接触到那撒豆成兵神通。赵小卒就感觉一股暖流从指尖冲入体内,转眼之后,那暖流化为热浪,犹如岩浆一般烧得赵小卒痛呼一声就倒在地上,全身痉挛。

    要说这痛得昏迷过去还好。可偏偏赵小卒此时精神清醒无比,就感觉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热,无一处不痛。

    转眼之间,赵小卒全身汗水淋漓,将衣服尽数浸湿,但数息之后,体内涌出的热力又将衣服烘干。

    如此反复十多次之后。那热流方才退却。

    旁边的道童都知道这是兑换了神通之后的反应,因而倒也不奇怪。

    不过一些才入山不久的新道童见到赵小卒的模样倒是被吓了一跳。

    此时的赵小卒双唇干彻起泡,道袍之上凝结出一层厚厚的盐花。看上去就好似刚刚才从沙漠里走出来的倒霉旅人一般。

    “师兄,您没事吧,喝点水吧?”

    一个年仅二十不到的新人道童走了过来,从乾坤小袋里取出了一个葫芦问道。

    赵小卒虽说腰间的乾坤袋里有水,但也不好拒绝,谢了一声。接过葫芦就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水仅仅只是普通的白开水,但对于赵小卒来说。却如同甘露一般,没法。之前体内的变化直接让赵小卒处于水分大量流逝的状态。

    喝了水之后,赵小卒才注意到这个道童就是三天前自己接引进山的新人。

    赵小卒笑着询问了对方在山中是否习惯,与这新人道童寒暄了一番,又指点了对方在呼吸吐纳之法上的疑惑。

    忙完了这些之后,赵小卒也等不及去演武场了,直奔食堂后厨。

    此时食堂尚未开门,几个脖子粗壮的厨师正在案板前做着准备,用切片刀将一些菜,肉切片。

    嗯,这些厨师都不是道童,而是老君山从外面请进来的大厨,他们每上半年班可以出去休息半年,至于报酬,却是连外面五星级酒店都开不出来的高薪。

    赵小卒曾经接过几个帮厨的任务,譬如从入山公路处将送来的粮食,肉类等等东西送入厨房仓库之类的任务,毕竟老君山里是不允许外人进入的。

    如此一来,赵小卒与厨房的几个厨师也算是熟识了。

    因而见到赵小卒过来,那几个厨师将手中的刀放下就笑了起来:“赵道长,还没到吃饭的时间,肚子饿了?”

    赵小卒现在的脸皮倒也不薄,嘿嘿笑了笑:“有没有豆子?黄豆,绿豆都可以。”

    “豆子?有啊,你要这个干什么?”

    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厨师一边应道一边朝着厨房后面的一排口袋走去,那些口袋里都是各种杂粮,放在那里方便取用,毕竟每次进入仓库取用东西,并不太方便。

    将几个口袋翻开看了看,那厨师便招呼赵小卒过去:“你自己来看,需要什么豆子就自己抓。”

    要说老君山的厨房管理就一条,干净,不管是食堂卫生还是饭菜都要求干净,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要求了。

    就算这些厨师偷点蛋,肉什么的,也没人会去管。

    嗯,这倒不是老君山钱多得没地方放了,可以随意抛洒。

    没法,这些厨师每半年才能够出去一次,别说藏蛋,藏肉了,藏得再多,也没法拿出去变现。

    再说了,这些厨师还看不上这么点小钱。

    赵小卒走过去一看,好家伙,这里的豆子品种还挺齐全。

    黄豆,绿豆。大豆,蚕豆,豌豆,菜豆,小豆。黑豆,青豆,红豆等等,大概华夏国内的豆子这里都有。

    赵小卒又没有收集豆子的爱好,无非就是想要找点豆子试试自己刚刚融合的神通罢了。

    就黄豆吧,赵小卒伸手在袋子里抓了一把黄豆。

    见到赵小卒就抓了一把黄豆。那个厨师笑了:“你是准备回去自己磨豆浆还是点豆腐?就这么一把豆子怎么够?”

    赵小卒嘿嘿一笑,原本打算回去的路上试试的,现在好了,有几个现场观众也不错。

    “你们眼睛盯仔细了,别眨眼!”

    赵小卒从这把黄豆里数出五粒。随即便激活了那撒豆成兵的神通,来到厨房外门处,向外一丢,口中暴喝一声:“撒豆成兵!”

    随着赵小卒这一丢,那五粒黄豆飞出,落在地上随即便冒出一股股浓烟,使得几个厨师压根就看不清楚那浓烟里发生了什么。

    不过对于这些厨师来说,赵小卒这一手也算得上难得的把戏了。

    几粒豆子。还是从厨房里拿的,丢在地上就能够冒浓烟,就好似烟雾弹一样。倒是有趣。

    看了几眼,几个厨师操起菜刀就准备继续忙碌了,要知道现在山脚居住的外门道童数量已经超过了三百多人,因而厨师们可不像以前那样好耍了,如果再不准备好食材的话,等到食堂开门。玩笑就开大了。

    对于现在这份工作,几个厨师十分满意。可不愿意因此将工作给丢掉了。

    在这里做半年,领的薪水足足抵挡五星级酒店里做上五年。傻子才不愿意在这里工作。

    只要厨房里这一套做好了,休闲时候老君山是不会管的,不管你回寝室上网与家人吹牛聊天,还是跑去跟着道童学习呼吸吐纳之法,都没有人管你。

    这里面,后面那一条是最让厨师们兴奋的,唯一的问题就是这呼吸吐纳之法不允许外传。

    但即便是如此,这些厨师放出去,也算得上一代武林高手了。

    就在这些厨师在案板上噔噔噔的切菜时,就听得外面传来几个脚步声。

    几个厨师抬头一看,不由得有些呆愣,从浓烟之中走出了五个穿着古代皮甲的士兵,他们手上拿着清一色的木杆长枪,看上去倒是有几分气势。

    实际上相对于那些厨师来说,始作俑者赵小卒显得极为兴奋,他此时已经完全呆愣了,嘴里不停的低喃:“终于成功了!神通成功了!”

    这五个古代士兵来到赵小卒身前,齐齐举起右拳在胸口捶了一下,随后便站立不动,转眼之间就犹如五尊雕像不再动弹了。

    “赵道长,这这怎么回事?”

    那个胖厨师都快要惊呆了,从他的角度看出去,可以清楚看见这五个士兵并不是从外面进来的,而是直接从浓烟里走出来的,一联想到赵小卒丢出去的五粒黄豆,那么最不可能的结果就是真正的结果了。

    这五个士兵乃是由那五粒黄豆变成的!

    说实话,这几个厨师也见识过一些神通,不过像这样撒豆成兵的神通还真是第一次。

    赵小卒此时哪里还有心情与胖厨师说话,凑到那五个士兵面前,仔细打量了一番,不由得在心头轻轻叹了一口气。

    这撒豆成兵的神通,需要赵小卒在脑海里想象出士兵的模样,再释放神通,从而将豆子变成自己所需要的士兵来。

    嗯,赵小卒在脑海里所想象的士兵乃是穿着金光闪闪的明光甲,手上提着银光闪闪的烂银枪,头上戴着白虎吞云盔,脚下踩着白云,后背还挂着一把大弓。

    总之,如果真的按照赵小卒这般想法变出士兵来的话,那么必然是极度威武的。

    可站在赵小卒面前的这五个士兵,就穿着一身普通皮甲,手上的长枪也是普通木杆,连白蜡杆都不是,更不用说铁杆枪了。

    至于头上是没有戴任何头盔的,脚下也没有白云,后背更没有大弓。

    一看就知道,这五个士兵,仅仅只是极为普通的那种,并且这五个士兵的长相完全是一个模子刻画出来,看上去极为古板,半点表情都没有。

    “这是你用豆子变出来的?”

    胖厨师此时已经完全忘记了手里的工作,小心翼翼的凑过来问道。

    “嗯。”

    赵小卒这时倒是回过神来了。(未完待续)

第四百六十四章 天神遗迹    “竟然还不止一拨人?”

    从唐老爷子了解了拜访落月城之人的信息之后,唐楚阳有些惊讶地反问了一句,不过他这话也只是过于惊讶的本能反问而已,也没想着让人回答。

    皱眉思索了一番,唐楚阳实在想不明白,隐族之人为什么在这个时间来找他这个初露峥嵘的小新人?

    “爷爷,来得都是八大隐族的哪一支?他们不会是为了前段时间的事情来的吧?”

    突然出现的隐族拜访,让唐楚阳想到了他之前的暗杀嫁祸计划,心里想着,莫不是计划败露,血阁上门来找场子了?

    “三拨人里倒是有血阁之人,但带头之人表现的相当客气,似乎不是为了咱们之前的‘嫁祸’而来,并且,他们这批人同来的还有同属八大隐族的冰月谷和夺天宫,指名道姓的要见你……”

    唐老爷子也跟着皱起了眉头,唐楚阳目前在落月城的名气虽然一时无两,但说到底也只能算半个天位修士而已,这么点修为不可能引起八大隐族的重视。

    另一边同样被召集过来商议对策的李令远,宇文侯,以及烛翎三人皆是一副凝重表情,落月城十数天前的孤立无援,差点儿就把他们给愁白了头,如今面对更加可怕的隐族,由不得他们不担心。

    “以我对隐族的了解,他们恐怕是为了楚阳拿出来的那些形象画谱而来!”

    这是李令远唯一能够想到的可能了,唐楚阳层出不穷惊人学识只有他们这些‘自己人’才知道,表现在外界的,最多也就是唐楚阳是个天才灵画师而已。

    尤其是前段时间的拍卖会。十几张五阶以上的守护神形象画谱,很是在潮汐山引起了偌大的轰动,八大隐族身为天神在凡间界的代言人,对于守护神形象化画谱这方面,应该是比较在意。

    “有这个可能!”

    唐浩然。宇文侯,烛翎三人闻言,齐齐点了点头,就连唐楚阳也觉得,这次隐族来访,是有ba九是为了形象画谱而来。

    不是来访的三大隐族到底是个什么想法。恐怕也只有唐楚阳亲自接见之后,从他们口中来了解这些人的目的了。

    最终唐楚阳索性也不多想了,干脆地起身摆了摆手,冲唐浩然,李令远等人道:“算了。咱们也无需多想了,落月城如今虽然实力强大,但比起八大隐族中的任何一族,恐怕都没有多少抵抗之力,既然人家都已经到了家门口了,是福是祸,咱们都得接着!”

    说完这话,唐楚阳直接转头向门外喊道:“陆俊。摆开仪仗,迎接贵客进城~!”

    “是!”

    门外候命的陆俊闻言,恭敬地回应了一声。随后转身离开去安排接待事宜,身为唐楚阳的贴身家将,关于外客接待的事情,早就已经被唐楚阳发派给了陆俊和金阳二人。

    约莫一个时辰之后,血阁,冰月谷。夺天宫三大隐族攻击十数人被陆俊恭敬地迎进了落月城,唐楚阳一身盛装。亲自出了城主府迎接,八大隐族的名头太过响亮。唐楚阳就是想要不给面子都难。

    “贵客来访,唐某不胜荣幸,还请诸位贵客到城主府稍坐,让唐某尽一尽地主之谊……”

    两年多的经历,让唐楚阳见了不少的大世面,其他方面的收获暂且不说,至少在接人待物上,已经远非地球上那个‘落魄’的麻衣相士唐楚阳能够比拟。

    “呵呵,唐城主客气了,我等冒昧拜访,希望未曾打扰了唐城主才好……”

    说话的是个一头绿色长发,面容端庄中透着几分艳丽的娇艳少-妇,但看面向,也就是三十岁左右的模样。

    不过娇艳少-妇身上强大的七阶王者灵压,让唐楚阳知道对方的寿元恐怕不必身后的李令远等人差多少,三十多岁的天位修士唐楚阳见过不少。

    但三十多岁的七阶强者,即便以唐楚阳逆天的修炼速度,他也不认为三十岁之前,能够迈入七阶王者的行列。

    五行大陆的修行体系,越往上越难,唐楚阳如今已经算是半只脚踏进了五行境天位修士的行列,但只五行境,就足足有五个小境界需要他不断的突破。

    更何况*境的六个境界,以及七星境的七个境界,这其中每一个境界,无不需要修士本身经年累月的凝炼元神,打熬本命神印,根本无法取巧,几乎没有突飞猛进,一步登天的可能!

    “你就是短短半年之内便名震潮汐山的唐楚阳?那个天才高阶灵画师?竟然这么年轻?你的寿元恐怕还不足二十吧?”

    娇艳少-妇客气地说完之后,在她嘴边的一位身着血红灵甲,满脸胡子拉碴,面相极为粗鲁的大汉老实不客气地问了这么一句,他这话倒是没什么而已,只是惊诧于唐楚阳年轻得不像话的寿元。

    “呵呵,让阁下见笑了,唐某还差半年就年满十九了……”

    对于年龄,唐楚阳觉得实在没什么好隐瞒的,修士的寿元都是表现在元神之上的,只要修炼过元神探测之术的修士,基本上都能轻易探查出其他修士的具体寿元。

    “还不到十九?唐城主可真够年轻的……”

    这次接话的是一位满头金发的老者,这老者相貌堂堂,一脸中正,第一眼看去,便给人一种堂皇正气之感。

    唐楚阳估摸着,这老头要么就是个心胸坦荡之人,要么就是修炼了浩然正气一类的功法,才让他拥有如此特殊的灵压气场。

    “哈哈,有志不在年高啊,几位,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有什么事情还是进去再说吧……”

    唐楚阳大笑着回应了一句,随后抬手向着城主府内一引。示意几人进入城主府。

    “哈哈,小志不在年高?这话说得好!走走走,这里确实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进去再说!”

    金发老者也跟着大笑一声,随后冲身边的娇艳少-妇和满脸胡须的红甲大汉点了点头。当先走进了城主府。

    红甲大汉和娇艳少-妇见状,也跟着向唐楚阳点了点头,挥手带着手下的人陆续跟了上去。

    进入城主府之后,还是那位娇艳少-妇最先开口,她先向身为主人的唐楚阳点了点头,随后声音妩媚地娇笑道:“唐城主。容奴家为你介绍一下,我身边这位红甲大汉,乃是血阁贪杀堂堂主,迟赫邦,七阶后期王者!”

    “吃河蚌?这名起得可真够另类的……”唐楚阳闻言。眉毛一挑,心里暗暗吐槽了一句,面上却一脸敬仰道:“血阁七杀堂,名震天下,迟堂主,唐某有礼了!”

    “唐城主无须客气,咱们虽然来找你帮忙,但也要看你能不能通过测试。如果不行的话……”

    红甲大汉迟赫邦似乎是个极为鲁直的人,唐楚阳不过随口客气一句,他却直接就把话题往正事上引。不过迟赫邦话才说到一半,娇艳少-妇就没好气地打断道:“迟堂主,唐城主对咱们的事情还一无所知,你这般急着说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作甚?能不能先容奴家把身份向唐城主表明一下?”

    “呃,我只是不想浪费太多时间而已,你也知道。那地方不是固定的,随时都有可能转移。或者消失……”

    迟赫邦似乎颇为忌讳娇艳少-妇,见对方说话带了几分恼怒。当下便想解释一下,不过他话说的越多,娇艳少妇的俏眉就皱得越厉害,另一边的金发老者见状,急忙不动声色地插话道:“老夫‘金铭’夺天宫‘金光阁’阁主,七阶后期,还请唐城主多多指教……”

    “呵呵,金阁主客气了,您可是堂堂七阶王者,晚辈不过一个半只脚才踏进五行境的小修士而已,比起您可还差得远呢。”

    唐楚阳不失时机地奉承了一句,目光却不停地在娇艳少-妇,迟赫邦和金铭三人之间打转,迟赫邦几次说话被强行打断,让唐楚阳多少看出了三人间的一些猫腻。

    尤其是迟赫邦虽然并未把话说完,但唐楚阳通过其中的只言片语,模模糊糊地也整理出了一些信息,不过此时要应对金铭三人,唐楚阳也无法静下心来思考,只能客气地冲娇艳少-妇笑道:“呵呵,现在就只剩下这位仙子一样的姐姐了,不知仙子姐姐芳名如何称呼?”

    “嘻嘻,唐城主这嘴巴倒是够甜的,奴家可不是什么大人物,冰月谷‘惊虹峰’峰主,桑怡便是奴家了……”

    桑怡一脸娇嗔模样地抬着芊芊玉手点了点唐楚阳,撒娇一样把自己的身份来历介绍了一下,一举一动无不带着一股让人沉迷其中的诱人风情,看得自负心如明镜的唐楚阳都忍不住心里突突直跳。

    “迟堂主,唐城主对咱们的事情还一无所知,你这般急着说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作甚?能不能先容奴家把身份向唐城主表明一下?”

    “呃,我只是不想浪费太多时间而已,你也知道,那地方不是固定的,随时都有可能转移,或者消失……”

    迟赫邦似乎颇为忌讳娇艳少-妇,见对方说话带了几分恼怒,当下便想解释一下,不过他话说的越多,娇艳少妇的俏眉就皱得越厉害,另一边的金发老者见状,急忙不动声色地插话道:“老夫‘金铭’夺天宫‘金光阁’阁主,七阶后期,还请唐城主多多指教……”

    “呵呵,金阁主客气了,您可是堂堂七阶王者,晚辈不过一个半只脚才踏进五行境的小修士而已,比起您可还差得远呢。”

    唐楚阳不失时机地奉承了一句,目光却不停地在娇艳少-妇,迟赫邦和金铭三人之间打转,迟赫邦几次说话被强行打断,让唐楚阳多少看出了三人间的一些猫腻。

    尤其是迟赫邦虽然并未把话说完,但唐楚阳通过其中的只言片语,模模糊糊地也整理出了一些信息,不过此时要应对金铭三人,唐楚阳也无法静下心来思考,只能客气地冲娇艳少-妇笑道:“呵呵,现在就只剩下这位仙子一样的姐姐了,不知仙子姐姐芳名如何称呼?”

    “嘻嘻,唐城主这嘴巴倒是够甜的,奴家可不是什么大人物,冰月谷‘惊虹峰’峰主,桑怡便是奴家了……”

    桑怡一脸娇嗔模样地抬着芊芊玉手点了点唐楚阳,撒娇一样把自己的身份来历介绍了一下,一举一动无不带着一股让人沉迷其中的诱人风情,看得自负心如明镜的唐楚阳都忍不住心里突突直跳。

    “迟堂主,唐城主对咱们的事情还一无所知,你这般急着说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作甚?能不能先容奴家把身份向唐城主表明一下?”

    “呃,我只是不想浪费太多时间而已,你也知道,那地方不是固定的,随时都有可能转移,或者消失……”

    迟赫邦似乎颇为忌讳娇艳少-妇,见对方说话带了几分恼怒,当下便想解释一下,不过他话说的越多,娇艳少妇的俏眉就皱得越厉害,另一边的金发老者见状,急忙不动声色地插话道:“老夫‘金铭’夺天宫‘金光阁’阁主,七阶后期,还请唐城主多多指教……”

    “呵呵,金阁主客气了,您可是堂堂七阶王者,晚辈不过一个半只脚才踏进五行境的小修士而已,比起您可还差得远呢。”

    唐楚阳不失时机地奉承了一句,目光却不停地在娇艳少-妇,迟赫邦和金铭三人之间打转,迟赫邦几次说话被强行打断,让唐楚阳多少看出了三人间的一些猫腻。

    尤其是迟赫邦虽然并未把话说完,但唐楚阳通过其中的只言片语,模模糊糊地也整理出了一些信息,不过此时要应对金铭三人,唐楚阳也无法静下心来思考,只能客气地冲娇艳少-妇笑道:“呵呵,现在就只剩下这位仙子一样的姐姐了,不知仙子姐姐芳名如何称呼?”

    “嘻嘻,唐城主这嘴巴倒是够甜的,奴家可不是什么大人物,冰月谷‘惊虹峰’峰主,桑怡便是奴家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