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杨修不断向身边的同门师兄弟陈述他自己的领悟的同时,也在时不时地观看手中那张水盾符,唐楚阳炼制的这张水盾符粗粗看上去,和五行大陆其他灵符师炼制的灵符没有多大区别。

    但只要使用元神透析灵符之内的阵符和阵基,就会发现两者还是存在着细微差别的,当然,这种细致到了稍不注意就会忽略的细节,也就杨修这种对兵符极为了解的人才能发现。

    如果唐楚阳给杨修的不是兵符,而是更高一级的将符的话,杨修恐怕就不能那么轻易看出其中的区别了。

    兵符和将符表面上虽然只是一个级别的差距,但其中涉及到的灵符构造却完全是两个概念,杨修精通五行大陆现有九成以上的兵符,但要说将符,他也只敢说略有了解而已。

    要说精深,杨修虽然自负在灵符的上的才学不俗,但也不敢在将符上面也堪称大师,灵符的品级越高,对于修士本身的修为也有着更加苛刻的要求,不是你想炼就能炼制出来的。

    严格来说,唐楚阳之所以能够越级炼制王符,无非就是他的元神足够强大,同时对于灵符构造方面,比如阵基,阵符和阵纹的研习远超这个世界大部分灵符师罢了。

    “诸位师兄弟注意看,我现在将这张水元盾内的阵基和阵符分离出来,诸位师兄弟分辨一下,看唐老师构建的阵基和阵符,和咱们构建的阵基,阵符有什么不同之处?”

    杨修说着话,双手同时不停地快速结印。手中的水元盾符腾空而起,刹那间绽放出清冷的淡蓝色光芒,随后一个只有拇指盖大小的阵符左冲右突,似乎想要挣脱灵符的束缚跳出来。

    “分!”

    杨修只是极为随意地掐诀呵斥一声,灵符上哪层束缚阵符的无形光膜便突然消失。左冲右突的阵符一闪而出,上下摇晃数次,随即转变了方向似要往外逃走。

    “啧啧,唐老师炼制的这枚阵符果然特殊,竟然拥有如此惊人的灵性,怪不得这张灵符的品级如此之高!”

    赞叹的话才说出口。杨修便不失时机地抬手一捞,那枚几欲逃脱的阵符便如同被无形大手握住一样,一边奋力挣扎,一边飞向了杨修的手心。

    杨修这些动作说来话长,其实也就他两句话的功夫。一张完整的灵符便轻易被他将核心的阵符给剥离了出来,只这一手,就让在场所有灵符师皆都露出一脸的惊叹之色。

    想要将一张完整的灵符生生拆分,绝对不想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炼制灵符的时候,阵纹,阵基和阵符都可以分散了一一添加到灵纸之上。

    可灵符炼制成功的首要条件,就是将阵符。阵纹和阵基这三样最基本的东西融合成为一体,如果三者没有融合,灵符根本就不可能炼制成功。

    这也就意味着。炼制的时候想怎么来就怎么来,但将一张完整灵符里的阵符生生剥离,就在场的近百灵符师来说,能够做到不会超过三个。

    至于像杨修这样,在短短两句话的时间里剥离阵符,整个课堂里包括唐楚阳在内。恐怕也只有杨修能够做到了。

    “果然是,很厉害啊……”

    唐楚阳也被杨修瞬间剥离阵符的神技给震惊了。他虽然能够炼制各种各样的灵符,并且所掌握的阵符和阵基。阵纹等等超过这个世界九成九的灵符师。

    但要让唐楚阳将一张完整的灵符拆分,哪怕是一张最低品级的兵符,他就算能够勉强做到,也不可能像杨修这样轻松惬意地信手拈来,就好似做了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一样。

    “这就是唐老师炼制的水盾符之中的阵符了,诸位师兄弟仔细看看,这枚阵符和咱们所了解的水系阵符有什么区别?”

    杨修抬手虚托着掌心的蓝色阵符,如同欣赏稀世珍宝一样,目光里全是惊叹和喜悦之色,其他灵符师见状,也顾不得向讲台上的唐楚阳请示,便纷纷围了上去细细观看。

    如果直接使用元神分解灵符构造,在场九成以上的修士恐怕都无法分别眼前这枚阵符,和他们所掌握的水系阵符有什么不同。

    但杨修将这枚阵符提取出来,让众人能够直接研究阵符,几个对兵符比较精通的灵符师不过分辨比对了一下,便看出了唐楚阳这枚阵符和他们所掌握的同样的阵符区别在哪里了。

    “这……,粗粗看上去,似乎一模一样,但细细辨析的话,唐老师炼制的这枚阵符,似乎更加完美,好似,恩,好像是多了一些东西在里面,但有看不出多在哪里了……”

    说话的是一位三十来岁,长眉细目,颚下留了三缕青须的灵符师,是在场众多灵符师里除开杨修之外,对兵符了解最多的人,同时他也是神元宫这次招收到的三位灵画师之一。

    “确实,阵符虽然只占了一张灵符三成不到的部分,但其重要性却远超阵纹和阵基,在一些比较特殊的抵挡,阵符甚至可以直接拿来当法术使用,唐老师这枚阵符,神华内敛,凝而不散,而且灵性十足,比我等所掌握的水系阵符,却是要强出许多!”

    有人起头之后,后面几个对兵符了解比较多的灵符师,禁不住便上前发表自己的看法,五行大陆上几乎所有的灵符师,都比较喜欢闭门造车。

    在灵符方面的交流,除非是师徒,父子,又或者关系极好的生死之交,不然,哪怕是一个刚成为灵符师的修士,也不会轻易和另外的灵符师在灵符上产生交集。

    唐楚阳如今举办的这个大课堂,可是一个非常难得的特殊灵符交流平台,因为有唐楚阳这个高阶灵画师天才的开诚公布,在场所有灵符师那点压箱底儿的东西,就显得不是那么起眼了。

    这也就导致这些将自己的位置摆的很低的灵符师们,根本就不敢有所藏私,因为如今正是大家争相表现的时候,如果不能给唐楚阳留下一个‘很能干’形象。

    今后能不能得传高阶阵符,可就有待商榷了,毕竟在修士界这么个无比现实的圈子里,一个人能够得到重用的主要依仗,就取决于他能够产生的价值。

    如果是一个产生不了太大价值的人,即便被唐楚阳无情地抛弃了,在场所有灵符师恐怕都不会多说什么,因为修士界就是这么个残酷无情,无比现实的世界。

    课堂上近百修士开始议论纷纷的时候,唐楚阳也没闲着,他一边听着众人的讨论,一边双手不停地炼制兵符,今天这堂课的主要目的,就是让这些‘学生’们接触,并且了解一下华夏神学文化。

    如今又了杨修这么个‘兵符大师’引导,反倒节省了唐楚阳不少口水,在他看来,经过自身亲自验证而得到的经验,自然要比从别人嘴里听说来的更加深刻。

    因此接下来唐楚阳也不打算继续讲课了,干脆没人发几张他亲自炼制的兵符,让所有灵符师亲自使用,分析,甚至于直接分解开来了解一下他炼制的灵符到底有什么不同之处。

    炼制兵符对如今的唐楚阳而言,并不比吃饭喝水难多少,加上又有本源火印辅助,只是区区二三十息的时间,唐楚阳就炼制了足足数千张兵符出来,金木水火土五大属性一个不缺。

    “好了,你们先停一停,大家每个人轮流到我这里来领取五行属性的兵符各两张,然后你们便留在课堂自己研究,我给你们一天时间,明天课堂上,我希望你们每个人都能交给我一份研究心得,表现出众者,奖励王符一枚!”

    随着唐楚阳的声音在课堂响起,原本喧嚣的礼堂瞬间就安静了下来,唐楚阳虽然一直在强调课堂上的‘自由和平等’,但老师的威严他还是有必要强调一下的。

    最起码在老师讲课的过程中,没有主动提问的话,学生是不逊于私自打断老师讲课的,不然就会受到相当严重的处罚。

    唐楚阳不喜欢体罚,但他的处罚方式却让在场所有灵符师和灵画师噤若寒蝉,无他,因为唐老师的处罚方式,竟然是‘踢人’。

    一旦有人故意冒犯,唐楚阳往后的十节课程里,犯错之人将被直接无情地踢出教室之外,错过学习高阶学识的机会。

    这些加入神元宫的灵符师和灵画师,本就是冲着唐楚阳掌握的那些形象画谱而来,如果因为一些不必要的事情犯错,导致自身被踢出课堂之外,这惩罚简直比杀了他们还要恐怖。

    如今礼堂里近百的灵符师里面,八成以上都只是最普通的初级灵符师而已,他们之所以无法晋级中阶灵符师,不是他们本身的资质不够,又或者经验不足。

    而是缺少更高阶的阵符和画谱罢了,高端阵符几乎就是宗门和家族,以及各大王朝,皇朝笼络天下优秀修士的招牌,这些人几乎都是各大家族和宗门挑剩下的人。

    有因为资质不行而被淘汰的,有因为性格原因被放弃的,也有不愿意被家族和宗门限制自由,而一直逍遥事外的,他们这些人要么是被唐楚阳‘高深’的学识吸引而来。

    要么就是因为看好神元宫的未来,当然,也有真心实意地来学习更高阶的画谱和阵符的,比如杨修,他就是奔着唐楚阳在灵符上的惊人造诣而来的。

第四百六十一章 兵符大师杨修    ps:(ps:感谢诸位书友的打赏和月票!医院那边的情况差不多了,明天去收拾东西,大概晚上能回家过夜了,这样,咱们明天三更,补偿一下前几天的断更!)

    “完善?!你竟然可以完善流传了几十万年的阵符?!!”

    杨修整张脸突然激动的通红,好似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眼珠凸凸地望着唐楚阳,犹如在看一尊下凡的天神。←

    唐楚阳非常理解杨修此时的震惊,完善已经在五行大6上流传了几十万年的阵符,其中道理,就好似在地球上有人用事实反驳了相对论一样,对所在行业为的冲击绝对是无与伦比的。

    唐楚阳所为的‘完善’并不是他自己完成的,而是直接拿了华夏更加完整的体系直接套用,所以在他而言,根本就谈不上什么居功自傲,更多的还是拿来主义的羞愧汗颜。

    “我想,你可以看看我炼制的灵符,相比会对我亲手炼制的灵符有所了解……”

    唐楚阳说完这话,再次拿出一张灵纸,单手抓着灵笔‘唰唰唰’笔走龙蛇,瞬息间又炼制了一张兵符,随手甩给了无法接受唐楚阳说法的杨修。

    事实胜于雄辩,与其浪费口水去说服杨修相信,唐楚阳还不如直接拿一张亲自炼制的灵符给杨修,让他自己亲自去验证之后自己信服。

    新炼制的水盾符带着点点蓝光飞向杨修,偌大的课堂里近百灵画师齐齐转头跟着忘了过去,杨修此时也顾不得客气礼貌。有些失态地抬手接过灵符,双目一闭。开始仔细感应。

    兵符是所有炼符这个体系里构造最简单的灵符,一个阵基。一个阵符,加上增加元气输出的几条阵纹,简易的不能再简易,杨修只是闭目的刹那,就把手里这张水盾符给吃透了。

    但正因为吃透了这张灵符的构造,杨修的面色反而变得更加复杂起来,疑惑,恍悟,不可置信。了然,惊叹等等,那一瞬间的情绪变幻,看得整个课堂的近百灵画师七上八下,无着无落。

    唐楚阳的话不仅对杨修造成了冲击,对在长近百其他灵符师的震撼同样不小,在场所有修士既然能够进入灵符师这个体系,对于灵符自然都有自己了解和认知。

    不说完全自创阵符这个最难的道路,单单是在原有阵符的基础上改进。就已经是能够卡住九成灵画师的天堑了,可以说但凡是能够改进灵符的,无一不是资质惊人,闻名天下的天才灵符师。

    至于说完善阵符。即便是那些惊采绝艳,千年难出,能够自创新类型的妖孽级天才灵符师。也不敢在这方面浪费时间。

    五行大6现有的所有阵符都是流传自荒古时期,而荒古时期哪怕是最不起眼的修士。如今都已经是上四界的天神之一,他们观天地万物而创造的阵符。岂是凡间界修士可以脱并完善的?

    修士虽然脱凡俗,但在天神眼里依然是蝼蚁一样的凡人,修士自创阵符,甚至于在原有阵符上改进,只要资质够好,经验足够丰富,想要做到还是有可能的。

    但要说起‘完善’荒古天神所创的阵符,那在任何修士看来根本就是个最不好笑的笑话,几乎是所有修士都认定了不可能生的事情。

    在阵符的认知上过上界天神?这扯淡扯得都没边儿了!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唐楚阳说出他完善了五行大6现有阵符的话时,杨修才会那么激动和不可置信,在场的其他灵符师若不是因为已经身属神元宫,恐怕早就嗤笑出声了。

    这牛皮吹得简直破天了!

    “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

    沉默许久的杨修终于开口了,他一张略显沧桑的脸上挂满了激动的通红,原本浑浊的眼神精光四射,明亮得吓人,一边自言自语地赞叹的同时,杨修死死盯着手中的水盾符,如看绝世奇珍!

    唐楚阳见状,笑而不语,知道杨修已经摸透了他炼制的那张兵符,完美的阵基,阵符和阵纹,就是让杨修忍不住啧啧赞叹的只要原因。

    不过唐楚阳知道杨修为何如此,在场其他人可不明白到底生了什么事情,见杨修神经质一样,一会儿激动,一会儿难以置信,如今又开始自顾自的喃喃自语,当下便有人忍不住了,没好气道:

    “杨兄!这里可是课堂,几十人可都等着你说话呢,一个人嘀嘀咕咕的成何体统?!”

    “对啊,杨兄有什么现,和我们分享一下啊,大家如今可都是同门师兄弟……”

    “我观杨兄双目精光灼灼,元神灵压绪动不休,怕是有了不少收获吧?快说与我等听听,唐老师的灵符到底有什么不同之处?”

    几个人分别起头问话之后,整个课堂瞬间就炸窝了,其他灵符师也不甘示弱地纷纷提问,经过唐楚阳将近十天的影响,在场近百个灵符师已经使用了这种比宽松跃的学习气氛。

    不像在其他宗门和家族里一样,一旦师尊开始讲课,所有人都得老老实实的噤声,正襟危坐,有疑问都不敢轻易出声。

    周围瞬间嘈杂起来的氛围,直接将杨修从自我世界里给惊了出来,回神之后见所有人都满目热切地看着他,杨修当即便有些汗颜。

    不过他也没急着回话,而是先向讲台上的唐楚阳恭敬地行了师徒之礼,一脸敬佩地赞叹道:

    “唐老师在灵符之道上的造诣,简直无与伦比,空前绝后!学生佩服!”

    说完这话,杨修也不待唐楚阳谦虚几句,便直接向身边的其他灵符师摆了摆手,扬声道:

    “诸位静一静,静一静,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弟,杨某有所收获自然会与诸位师兄弟分享,且静一下,容杨某斟酌一番,好细细将心中所得说与诸位师兄弟听听……”

    杨修这话一出,原本喧嚣的课堂瞬间就安静得落针可闻,唐楚阳不知道杨修的来历,在场大多数灵画师却都是知道杨修名头的。

    杨修虽只是个初级灵符师,炼制过的品级最高的灵符也不过是品兵符,但包括霸神宗这样的级宗门在内,都知道散修联盟有个‘兵符大师’,对于‘兵符’的研究几乎无人能比。

    兵符是灵符体系里最低等的灵符,但同时也是消耗量最大,也是普及最广泛的灵符,就连一些阅历丰富的普通人,都能随口道出几种兵符的效果和外观。

    兵符用途广泛,用量惊人,几乎每个家族和宗门,包括王朝和皇朝这一类的国家,都未曾放弃过对兵符的研究,但能够获得‘兵符大师’这个称号的灵符师,整个五行大6都不足十人。

    而杨修,就是其中之一!

    杨修对兵符的研究已经到了痴迷的地步,他的修炼资质其实并不差,属于那种可以拜入大型宗门的乙等上品资质,但因为研究兵符,杨修甚至连修炼时间都搭了进去。

    时至现今,和杨修一起出道的修士,即便是资质最差的都已经是天位修士,而已经五六十岁的杨修,却依然在三才境徘徊,不是他没有修炼资源,也不是资质不行。

    而是杨修把所有修炼用的时间,全部用在了兵符的研究上,这种几十年如一日的痴迷,也让他获得了‘兵符大师’的称号。

    课堂里近百灵符师全都安静了下来,聚精会神地听着杨修对唐楚阳炼制的那枚水元盾的分析和讲解,站在讲台上的唐楚阳也不介意杨修抢了他的风头,而是以元神传音之法,在向烛翎打听杨修的身份来历。

    自打落月城的危机被解除之后,觉得时间紧迫的唐楚阳便全身心地投入到他的教学事业里,课堂里近百灵符师都是已经加入神元宫的门人,因此唐楚阳也没有刻意去了解所有人的来历。

    关于这些人的身份来历,唐楚阳相信家里的那三位老爷子恐怕比他这个当事人还要认真,唐楚阳那一脑袋的神秘学识,唐老爷子等人原先可是打算将之当做不传之秘的。

    如果不是唐楚阳层出不穷地拿出来的东西,让包括李令远在内的三位老爷子都有些眼花缭乱,数量种类已经多到了让人麻木的地步,唐浩然等人绝对不会允许唐楚阳把这些东西外传的。

    等烛翎将杨修的‘惊人’来历说完之后,唐楚阳有些膛目结舌地望向了正在舌灿莲花地‘讲课’的杨修,‘兵符大师’这种称号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得到的。

    哪怕是兵符属于灵符体系里垫底的存在,但它的普及型,以及市场占有略,绝对不是任何一个势力能够忽略的存在!

    唐楚阳无门槛招收灵符师,也只是想打破宗门和家族对灵符师的垄断,想以这样的方式让神元宫迅壮大起来而已。

    不成想,不知不觉的竟然钓到‘杨修’这么一条大鱼!

    “啧啧……,这次赚大了!以杨修对兵符的研究和了解,只要我将麻衣神相传承里关于灵符一道的学识一股脑传给他,这厮根本就是未来唐家学府的‘院士’级存在啊!”

    在过去的几天课程里,唐楚阳对杨修多少也有些了解,这个神元宫年龄最大的弟子,是个沉默寡言,不太爱说话的人。

    可一旦涉及到灵符方面,尤其是兵符的时候,杨修就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完全变成另一个人,平时一百棒子打不出个屁的状态,转瞬就变身级讲师,一张嘴听都不愿意停下来。(未完待续!–9878+d8z1w+1987929–>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