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ps:感谢诸位书友的打赏和月票!医院那边的情况差不多了,明天去收拾东西,大概晚上能回家过夜了,这样,咱们明天三更,补偿一下前几天的断更!)

    “完善?!你竟然可以完善流传了几十万年的阵符?!!”

    杨修整张脸突然激动的通红,好似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眼珠凸凸地望着唐楚阳,犹如在看一尊下凡的天神。←

    唐楚阳非常理解杨修此时的震惊,完善已经在五行大6上流传了几十万年的阵符,其中道理,就好似在地球上有人用事实反驳了相对论一样,对所在行业为的冲击绝对是无与伦比的。

    唐楚阳所为的‘完善’并不是他自己完成的,而是直接拿了华夏更加完整的体系直接套用,所以在他而言,根本就谈不上什么居功自傲,更多的还是拿来主义的羞愧汗颜。

    “我想,你可以看看我炼制的灵符,相比会对我亲手炼制的灵符有所了解……”

    唐楚阳说完这话,再次拿出一张灵纸,单手抓着灵笔‘唰唰唰’笔走龙蛇,瞬息间又炼制了一张兵符,随手甩给了无法接受唐楚阳说法的杨修。

    事实胜于雄辩,与其浪费口水去说服杨修相信,唐楚阳还不如直接拿一张亲自炼制的灵符给杨修,让他自己亲自去验证之后自己信服。

    新炼制的水盾符带着点点蓝光飞向杨修,偌大的课堂里近百灵画师齐齐转头跟着忘了过去,杨修此时也顾不得客气礼貌。有些失态地抬手接过灵符,双目一闭。开始仔细感应。

    兵符是所有炼符这个体系里构造最简单的灵符,一个阵基。一个阵符,加上增加元气输出的几条阵纹,简易的不能再简易,杨修只是闭目的刹那,就把手里这张水盾符给吃透了。

    但正因为吃透了这张灵符的构造,杨修的面色反而变得更加复杂起来,疑惑,恍悟,不可置信。了然,惊叹等等,那一瞬间的情绪变幻,看得整个课堂的近百灵画师七上八下,无着无落。

    唐楚阳的话不仅对杨修造成了冲击,对在长近百其他灵符师的震撼同样不小,在场所有修士既然能够进入灵符师这个体系,对于灵符自然都有自己了解和认知。

    不说完全自创阵符这个最难的道路,单单是在原有阵符的基础上改进。就已经是能够卡住九成灵画师的天堑了,可以说但凡是能够改进灵符的,无一不是资质惊人,闻名天下的天才灵符师。

    至于说完善阵符。即便是那些惊采绝艳,千年难出,能够自创新类型的妖孽级天才灵符师。也不敢在这方面浪费时间。

    五行大6现有的所有阵符都是流传自荒古时期,而荒古时期哪怕是最不起眼的修士。如今都已经是上四界的天神之一,他们观天地万物而创造的阵符。岂是凡间界修士可以脱并完善的?

    修士虽然脱凡俗,但在天神眼里依然是蝼蚁一样的凡人,修士自创阵符,甚至于在原有阵符上改进,只要资质够好,经验足够丰富,想要做到还是有可能的。

    但要说起‘完善’荒古天神所创的阵符,那在任何修士看来根本就是个最不好笑的笑话,几乎是所有修士都认定了不可能生的事情。

    在阵符的认知上过上界天神?这扯淡扯得都没边儿了!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唐楚阳说出他完善了五行大6现有阵符的话时,杨修才会那么激动和不可置信,在场的其他灵符师若不是因为已经身属神元宫,恐怕早就嗤笑出声了。

    这牛皮吹得简直破天了!

    “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

    沉默许久的杨修终于开口了,他一张略显沧桑的脸上挂满了激动的通红,原本浑浊的眼神精光四射,明亮得吓人,一边自言自语地赞叹的同时,杨修死死盯着手中的水盾符,如看绝世奇珍!

    唐楚阳见状,笑而不语,知道杨修已经摸透了他炼制的那张兵符,完美的阵基,阵符和阵纹,就是让杨修忍不住啧啧赞叹的只要原因。

    不过唐楚阳知道杨修为何如此,在场其他人可不明白到底生了什么事情,见杨修神经质一样,一会儿激动,一会儿难以置信,如今又开始自顾自的喃喃自语,当下便有人忍不住了,没好气道:

    “杨兄!这里可是课堂,几十人可都等着你说话呢,一个人嘀嘀咕咕的成何体统?!”

    “对啊,杨兄有什么现,和我们分享一下啊,大家如今可都是同门师兄弟……”

    “我观杨兄双目精光灼灼,元神灵压绪动不休,怕是有了不少收获吧?快说与我等听听,唐老师的灵符到底有什么不同之处?”

    几个人分别起头问话之后,整个课堂瞬间就炸窝了,其他灵符师也不甘示弱地纷纷提问,经过唐楚阳将近十天的影响,在场近百个灵符师已经使用了这种比宽松跃的学习气氛。

    不像在其他宗门和家族里一样,一旦师尊开始讲课,所有人都得老老实实的噤声,正襟危坐,有疑问都不敢轻易出声。

    周围瞬间嘈杂起来的氛围,直接将杨修从自我世界里给惊了出来,回神之后见所有人都满目热切地看着他,杨修当即便有些汗颜。

    不过他也没急着回话,而是先向讲台上的唐楚阳恭敬地行了师徒之礼,一脸敬佩地赞叹道:

    “唐老师在灵符之道上的造诣,简直无与伦比,空前绝后!学生佩服!”

    说完这话,杨修也不待唐楚阳谦虚几句,便直接向身边的其他灵符师摆了摆手,扬声道:

    “诸位静一静,静一静,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弟,杨某有所收获自然会与诸位师兄弟分享,且静一下,容杨某斟酌一番,好细细将心中所得说与诸位师兄弟听听……”

    杨修这话一出,原本喧嚣的课堂瞬间就安静得落针可闻,唐楚阳不知道杨修的来历,在场大多数灵画师却都是知道杨修名头的。

    杨修虽只是个初级灵符师,炼制过的品级最高的灵符也不过是品兵符,但包括霸神宗这样的级宗门在内,都知道散修联盟有个‘兵符大师’,对于‘兵符’的研究几乎无人能比。

    兵符是灵符体系里最低等的灵符,但同时也是消耗量最大,也是普及最广泛的灵符,就连一些阅历丰富的普通人,都能随口道出几种兵符的效果和外观。

    兵符用途广泛,用量惊人,几乎每个家族和宗门,包括王朝和皇朝这一类的国家,都未曾放弃过对兵符的研究,但能够获得‘兵符大师’这个称号的灵符师,整个五行大6都不足十人。

    而杨修,就是其中之一!

    杨修对兵符的研究已经到了痴迷的地步,他的修炼资质其实并不差,属于那种可以拜入大型宗门的乙等上品资质,但因为研究兵符,杨修甚至连修炼时间都搭了进去。

    时至现今,和杨修一起出道的修士,即便是资质最差的都已经是天位修士,而已经五六十岁的杨修,却依然在三才境徘徊,不是他没有修炼资源,也不是资质不行。

    而是杨修把所有修炼用的时间,全部用在了兵符的研究上,这种几十年如一日的痴迷,也让他获得了‘兵符大师’的称号。

    课堂里近百灵符师全都安静了下来,聚精会神地听着杨修对唐楚阳炼制的那枚水元盾的分析和讲解,站在讲台上的唐楚阳也不介意杨修抢了他的风头,而是以元神传音之法,在向烛翎打听杨修的身份来历。

    自打落月城的危机被解除之后,觉得时间紧迫的唐楚阳便全身心地投入到他的教学事业里,课堂里近百灵符师都是已经加入神元宫的门人,因此唐楚阳也没有刻意去了解所有人的来历。

    关于这些人的身份来历,唐楚阳相信家里的那三位老爷子恐怕比他这个当事人还要认真,唐楚阳那一脑袋的神秘学识,唐老爷子等人原先可是打算将之当做不传之秘的。

    如果不是唐楚阳层出不穷地拿出来的东西,让包括李令远在内的三位老爷子都有些眼花缭乱,数量种类已经多到了让人麻木的地步,唐浩然等人绝对不会允许唐楚阳把这些东西外传的。

    等烛翎将杨修的‘惊人’来历说完之后,唐楚阳有些膛目结舌地望向了正在舌灿莲花地‘讲课’的杨修,‘兵符大师’这种称号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得到的。

    哪怕是兵符属于灵符体系里垫底的存在,但它的普及型,以及市场占有略,绝对不是任何一个势力能够忽略的存在!

    唐楚阳无门槛招收灵符师,也只是想打破宗门和家族对灵符师的垄断,想以这样的方式让神元宫迅壮大起来而已。

    不成想,不知不觉的竟然钓到‘杨修’这么一条大鱼!

    “啧啧……,这次赚大了!以杨修对兵符的研究和了解,只要我将麻衣神相传承里关于灵符一道的学识一股脑传给他,这厮根本就是未来唐家学府的‘院士’级存在啊!”

    在过去的几天课程里,唐楚阳对杨修多少也有些了解,这个神元宫年龄最大的弟子,是个沉默寡言,不太爱说话的人。

    可一旦涉及到灵符方面,尤其是兵符的时候,杨修就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完全变成另一个人,平时一百棒子打不出个屁的状态,转瞬就变身级讲师,一张嘴听都不愿意停下来。(未完待续!–9878+d8z1w+1987929–>

第四百六十章 完善阵符    台下的赞叹声传到唐楚阳的耳中,他那张年轻得过分的俊脸上却没有任何得意之色,不过是炼制一张上辈子已经玩儿到烂熟的初级灵符而已,吃饭喝水一样的事情,实在没什么好得意的。↑,

    水盾符眨眼时间炼制成功,唐楚阳在台下近百灵符师的惊叹注视下,随手掐了个激发灵符的法诀,直接将处于隔空禁制当中水盾符引爆。

    台下诸多灵符师见状,绵延不绝的惊诧之声再次充斥整个讲堂,这其中尤以杨修最为惊讶,他虽然只是初级灵符师,但却拥有几十年的炼符经验。

    而积累了几十年的炼符经验让杨修充分验证了,在没有任何元气成分的真空状态下,哪怕是需要元气量最小的兵符,也不可能炼制成功!

    “隔空禁制当中没有任何元气存在,这张兵符绝对不可能发挥任何作用!”

    杨修虽然加入了神元宫,并且极为敬佩唐楚阳在唤神图和灵符方面的惊人造诣,但敬佩并不是盲目的崇拜,杨修可不认为被自己验证了几十年的真理,这么轻易就被眼前的年轻天才给颠覆。

    不只是杨修,就连更加了解唐楚阳有多恐怖的易星,看到唐楚阳在隔空禁制里激发灵符,心里也是持怀疑态度的,水元盾属于元灵符,是必须要以元气为支撑才能炼制成功的。

    至于一张没有任何元气的灵符,在所有灵画师看来,并不比三岁孩童信手涂鸦的废纸更加珍贵。

    没有任何元气支撑的灵符能激发么?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个道理几乎是就是所有灵符师。乃至于所有修士都知道的最基本的常识,唐楚阳确实很强大。这是在场近百灵符师从接触这位唐老师以来,切身了解到的事实。

    但再强大。也不可能违背常识,违背定律!

    就在这种所有灵符师惊诧注视的情况下,随着唐楚阳的手诀结束,那张水盾符无声自然,瞬息消失无踪,众人见状,顿时露出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但眼底深处多少带着些失望之色。

    奇迹这种千载难逢,万载难遇的事情。越是普通的人就越是期盼它的到来,在场众灵符师虽然本能的不认为唐老师会成功,但深心里总是带着那么一丁点的期望。

    毕竟,谁有都一个见证乃至于创造奇迹的梦。

    “常理就是法则,唐老师在灵符上的造诣虽然惊采绝艳,但毕竟不可能违背法则……”

    “是啊,五行大陆有灵符师以来的记载里,从未有人在隔空禁制下能够炼制,并激发灵符。这根本就是在挑战法则,除非是天神,我等凡人怎可能做到?”

    “唐老师虽然天才,但毕竟也是凡人。不用元气的元灵符根本就不可能存在。”

    随着台下不断传出的叹息和遗憾,身处台上的唐楚阳却依然一脸淡笑,心里也禁不住暗叹。直接撼动法则的完美阵符虽然强大,但毕竟是在真空状态下激发。法术转换的速度到底还是变慢了。

    约莫两息时间后,原本彻底消散的水盾符倏然而现。在近百灵符师不可置信注视下,通体淡蓝的水元盾就拿突兀地瞬间出现,并且凝实无比地漂浮在隔空禁制当中。

    嘶嘶嘶!!!

    近百人倒抽冷气的声音颇为惊人,寂静的讲堂瞬间就被各种吸气声填满,真空状态下,没有任何元气支撑的情况下,这枚水元盾竟然成成功的激发了?!

    太不可思议了!太让人震撼了!也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真,真的激发了?”

    “怎么可能?!没有任何元气的情况下,这张灵符根本就不应该具备任何功效啊?!!”

    “那可是隔空禁制啊!里面不存在一丝一毫的元气,再加上一张没有任何元气的灵符,这,这,怎么可能会转化成法术?根本就是无中生有嘛!”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杨修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隔空禁制里那个凝实无比的水元盾,水盾符他也能炼制,并且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炼制了几十上百万张。

    但正因为炼制的足够多,对水盾符足够熟悉,杨修才越发的不能接受眼前看到的事实,最重要的是,唐老师现在所做的这个实验杨修也做过,但却从未成功过!

    杨修做这个实验,不是为了提升他的炼符造诣,而是为了研制出一种能够不受禁止限制也能激发的灵符!

    像眼下的唐老师这样,在隔空禁制里炼制灵符,并且直接激发的实验,他连想都没想过,因为那根本就是一种闲的蛋疼的浪费!

    “没有元气,就连灵符本身都不可能炼制成功,更何况是在隔空禁制里激发这张没有任何元气的灵符?为什么?为什么唐老师能够做到?!”

    杨修有些魔怔了,为了研制出能够在无元气的禁制里使用的灵符,他把几十年的寿元都交代了进去,但却从未成功过,哪怕事前他把灵符炼制的再怎么元气充足。

    可一旦灵符被放到真空状态下时,一旦激发,没有外界元气支撑的灵符便会直接崩溃,根本就不可能转化出相应的法术!

    除非是王符!

    杨修虽然是个初级灵符师,但他在灵符上的造诣,尤其是在兵符这个领域的造诣绝对是大师级的,并且声名远扬!

    如果不是他的名气太大,本身又是散修联盟的荣誉长老,单单是他在兵符领域的名声,便足以让所有家族手段尽出地逼他为家族效力了。

    但就是这么个研究兵符几十年的大师级灵符师,生生地被一个年级还没有他孙子大的年轻人给颠覆了几十年的认知,眼睁睁地看着那张水元盾被转化出来的瞬间。杨修整个人就彻底凌乱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

    一瞬间受到的冲击太大,杨修连对老师最基本的尊称都给忘了。他现在满脑子就只剩下一个念头,在没有任何元气支撑的情况下。那张水盾符为什么能够违背常理的发挥作用?

    “呵呵,想要做到这个并不难,使用我研发的阵符,就能轻易实现你看到的效果!”

    杨修失礼的直言问话,换做五行大陆的任何一名原住民修士,恐怕都忍不住要呵斥几句的,但唐楚阳却不介意,他未来的大学府计划,主打的就是‘平等’!

    给与所有进入学府的学生营造一个有尊严的。公平的,且绝对平等的学习氛围。

    杨修的表现确实有些失礼,即便是放到开放的现代社会,他这种在课堂上直接用‘你’来质问老师的行为,都是一种对老师的冒犯和不尊重。

    但唐楚阳真的介意,因为他看到了杨修现在的‘状态’,那是一种发现了新大陆的欣喜若狂,或者说‘疯狂’和‘执着’,那是只有对某种领域极为自信的人。才会表现出来的状态。

    杨修现在的状态就是这样,尽管唐楚阳对杨修的过去了解的并不多,但这不妨碍他读懂了杨修对灵符的痴迷。

    “阵符?你自创的阵符?!”

    杨修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原本昏花的眸子里甚至有星星点点的火光喷出。唐楚阳的回答,比之前的实验给他的冲击更大!

    自创阵符?灵符师自从成体系的那一天开始计算,一直到如今的几十万年下来。能够自创阵符的人一个巴掌都数的过来,每一个都是震古烁今的远古前贤!

    杨修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唐楚阳。眼前这个少年单从面相上来看,满打满算都不超过二十岁。即便他在灵符和唤神图的造诣上远超杨修这个活了几十年的老头子。

    但自创阵符依靠的可不仅仅是天赋,经验,成百上千万次的炼制各种类型的灵符积累下来的经验,才是创在阵符最大的基础依仗,对于这一点,杨修再清楚不过了!

    “你自创的阵符,是新类型?还是改进?!”

    杨修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在灵符师这个体系里,自创灵符也是分种类的,一种就是在原有阵符的基础上进行改进,让原有阵符具备更强大的威力,或者增加其他的功效。

    并且只有比较巨大的改进,才称得上是‘自创’,比如将原有阵符的威力翻倍,或者以原有阵符为基础,研发出一种同属性,但功效完全不同的阵符等等。

    就这个,还是近几万年才被加入到灵符师的体系当中,因为完全依靠凭空想象而创造一种不存在的阵符,其中难度实在太恐怖了,恐怖到几十万年下来,才出了那么三五个人而已。

    杨修这话问得也是有原因的,如果只是在原有阵符的基础上改进的话,能够做到这种‘自创’的灵符师虽然还是不多,但也不能算少了。

    就杨修所知,以改进为自创的灵符师,在过去的几万年修士界的历史当中,怎么着也有一百多个人了,杨修,就是其中之一!

    “不是改进,也不是新类型……”

    唐楚阳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杨修的的话也让他陷入了沉思,从地球上带来的所有学识,五行大陆上基本上都是有的,唯一的区别就在于,五行大陆上的所有阵符都是有缺陷的。

    而唐楚阳掌握的所有阵符,都是毫无瑕疵的完美阵符!

    因为五行大陆已经有了基础,所以唐楚阳即便掌握了更加完美的阵符,也不能说是他自创的新类型,至于改进,他觉得也不能算是,因为五行大陆上的阵符只是缺失了一份,并不是本身存在缺陷。

    皱着眉头想了想,唐楚阳最终斟酌着道:

    “非要给我研发的阵符分个类型的话,我更喜欢将它形容为‘完善’!我在现有阵符的基础上完善了它,让它更趋于完美!”

    ps:(ps:再次无耻的断更了,小猪没脸狡辩什么,因为这是已经发生的事实,只是想给大家个解释而已,小猪照顾的病人病情恶化了,很可能……不吉利的话就不说了,诸位应该明白的,请给小猪几天时间,事情太多,烦得根本没法子静心码字,抱歉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