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台下的赞叹声传到唐楚阳的耳中,他那张年轻得过分的俊脸上却没有任何得意之色,不过是炼制一张上辈子已经玩儿到烂熟的初级灵符而已,吃饭喝水一样的事情,实在没什么好得意的。↑,

    水盾符眨眼时间炼制成功,唐楚阳在台下近百灵符师的惊叹注视下,随手掐了个激发灵符的法诀,直接将处于隔空禁制当中水盾符引爆。

    台下诸多灵符师见状,绵延不绝的惊诧之声再次充斥整个讲堂,这其中尤以杨修最为惊讶,他虽然只是初级灵符师,但却拥有几十年的炼符经验。

    而积累了几十年的炼符经验让杨修充分验证了,在没有任何元气成分的真空状态下,哪怕是需要元气量最小的兵符,也不可能炼制成功!

    “隔空禁制当中没有任何元气存在,这张兵符绝对不可能发挥任何作用!”

    杨修虽然加入了神元宫,并且极为敬佩唐楚阳在唤神图和灵符方面的惊人造诣,但敬佩并不是盲目的崇拜,杨修可不认为被自己验证了几十年的真理,这么轻易就被眼前的年轻天才给颠覆。

    不只是杨修,就连更加了解唐楚阳有多恐怖的易星,看到唐楚阳在隔空禁制里激发灵符,心里也是持怀疑态度的,水元盾属于元灵符,是必须要以元气为支撑才能炼制成功的。

    至于一张没有任何元气的灵符,在所有灵画师看来,并不比三岁孩童信手涂鸦的废纸更加珍贵。

    没有任何元气支撑的灵符能激发么?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个道理几乎是就是所有灵符师。乃至于所有修士都知道的最基本的常识,唐楚阳确实很强大。这是在场近百灵符师从接触这位唐老师以来,切身了解到的事实。

    但再强大。也不可能违背常识,违背定律!

    就在这种所有灵符师惊诧注视的情况下,随着唐楚阳的手诀结束,那张水盾符无声自然,瞬息消失无踪,众人见状,顿时露出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但眼底深处多少带着些失望之色。

    奇迹这种千载难逢,万载难遇的事情。越是普通的人就越是期盼它的到来,在场众灵符师虽然本能的不认为唐老师会成功,但深心里总是带着那么一丁点的期望。

    毕竟,谁有都一个见证乃至于创造奇迹的梦。

    “常理就是法则,唐老师在灵符上的造诣虽然惊采绝艳,但毕竟不可能违背法则……”

    “是啊,五行大陆有灵符师以来的记载里,从未有人在隔空禁制下能够炼制,并激发灵符。这根本就是在挑战法则,除非是天神,我等凡人怎可能做到?”

    “唐老师虽然天才,但毕竟也是凡人。不用元气的元灵符根本就不可能存在。”

    随着台下不断传出的叹息和遗憾,身处台上的唐楚阳却依然一脸淡笑,心里也禁不住暗叹。直接撼动法则的完美阵符虽然强大,但毕竟是在真空状态下激发。法术转换的速度到底还是变慢了。

    约莫两息时间后,原本彻底消散的水盾符倏然而现。在近百灵符师不可置信注视下,通体淡蓝的水元盾就拿突兀地瞬间出现,并且凝实无比地漂浮在隔空禁制当中。

    嘶嘶嘶!!!

    近百人倒抽冷气的声音颇为惊人,寂静的讲堂瞬间就被各种吸气声填满,真空状态下,没有任何元气支撑的情况下,这枚水元盾竟然成成功的激发了?!

    太不可思议了!太让人震撼了!也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真,真的激发了?”

    “怎么可能?!没有任何元气的情况下,这张灵符根本就不应该具备任何功效啊?!!”

    “那可是隔空禁制啊!里面不存在一丝一毫的元气,再加上一张没有任何元气的灵符,这,这,怎么可能会转化成法术?根本就是无中生有嘛!”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杨修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隔空禁制里那个凝实无比的水元盾,水盾符他也能炼制,并且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炼制了几十上百万张。

    但正因为炼制的足够多,对水盾符足够熟悉,杨修才越发的不能接受眼前看到的事实,最重要的是,唐老师现在所做的这个实验杨修也做过,但却从未成功过!

    杨修做这个实验,不是为了提升他的炼符造诣,而是为了研制出一种能够不受禁止限制也能激发的灵符!

    像眼下的唐老师这样,在隔空禁制里炼制灵符,并且直接激发的实验,他连想都没想过,因为那根本就是一种闲的蛋疼的浪费!

    “没有元气,就连灵符本身都不可能炼制成功,更何况是在隔空禁制里激发这张没有任何元气的灵符?为什么?为什么唐老师能够做到?!”

    杨修有些魔怔了,为了研制出能够在无元气的禁制里使用的灵符,他把几十年的寿元都交代了进去,但却从未成功过,哪怕事前他把灵符炼制的再怎么元气充足。

    可一旦灵符被放到真空状态下时,一旦激发,没有外界元气支撑的灵符便会直接崩溃,根本就不可能转化出相应的法术!

    除非是王符!

    杨修虽然是个初级灵符师,但他在灵符上的造诣,尤其是在兵符这个领域的造诣绝对是大师级的,并且声名远扬!

    如果不是他的名气太大,本身又是散修联盟的荣誉长老,单单是他在兵符领域的名声,便足以让所有家族手段尽出地逼他为家族效力了。

    但就是这么个研究兵符几十年的大师级灵符师,生生地被一个年级还没有他孙子大的年轻人给颠覆了几十年的认知,眼睁睁地看着那张水元盾被转化出来的瞬间。杨修整个人就彻底凌乱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

    一瞬间受到的冲击太大,杨修连对老师最基本的尊称都给忘了。他现在满脑子就只剩下一个念头,在没有任何元气支撑的情况下。那张水盾符为什么能够违背常理的发挥作用?

    “呵呵,想要做到这个并不难,使用我研发的阵符,就能轻易实现你看到的效果!”

    杨修失礼的直言问话,换做五行大陆的任何一名原住民修士,恐怕都忍不住要呵斥几句的,但唐楚阳却不介意,他未来的大学府计划,主打的就是‘平等’!

    给与所有进入学府的学生营造一个有尊严的。公平的,且绝对平等的学习氛围。

    杨修的表现确实有些失礼,即便是放到开放的现代社会,他这种在课堂上直接用‘你’来质问老师的行为,都是一种对老师的冒犯和不尊重。

    但唐楚阳真的介意,因为他看到了杨修现在的‘状态’,那是一种发现了新大陆的欣喜若狂,或者说‘疯狂’和‘执着’,那是只有对某种领域极为自信的人。才会表现出来的状态。

    杨修现在的状态就是这样,尽管唐楚阳对杨修的过去了解的并不多,但这不妨碍他读懂了杨修对灵符的痴迷。

    “阵符?你自创的阵符?!”

    杨修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原本昏花的眸子里甚至有星星点点的火光喷出。唐楚阳的回答,比之前的实验给他的冲击更大!

    自创阵符?灵符师自从成体系的那一天开始计算,一直到如今的几十万年下来。能够自创阵符的人一个巴掌都数的过来,每一个都是震古烁今的远古前贤!

    杨修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唐楚阳。眼前这个少年单从面相上来看,满打满算都不超过二十岁。即便他在灵符和唤神图的造诣上远超杨修这个活了几十年的老头子。

    但自创阵符依靠的可不仅仅是天赋,经验,成百上千万次的炼制各种类型的灵符积累下来的经验,才是创在阵符最大的基础依仗,对于这一点,杨修再清楚不过了!

    “你自创的阵符,是新类型?还是改进?!”

    杨修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在灵符师这个体系里,自创灵符也是分种类的,一种就是在原有阵符的基础上进行改进,让原有阵符具备更强大的威力,或者增加其他的功效。

    并且只有比较巨大的改进,才称得上是‘自创’,比如将原有阵符的威力翻倍,或者以原有阵符为基础,研发出一种同属性,但功效完全不同的阵符等等。

    就这个,还是近几万年才被加入到灵符师的体系当中,因为完全依靠凭空想象而创造一种不存在的阵符,其中难度实在太恐怖了,恐怖到几十万年下来,才出了那么三五个人而已。

    杨修这话问得也是有原因的,如果只是在原有阵符的基础上改进的话,能够做到这种‘自创’的灵符师虽然还是不多,但也不能算少了。

    就杨修所知,以改进为自创的灵符师,在过去的几万年修士界的历史当中,怎么着也有一百多个人了,杨修,就是其中之一!

    “不是改进,也不是新类型……”

    唐楚阳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杨修的的话也让他陷入了沉思,从地球上带来的所有学识,五行大陆上基本上都是有的,唯一的区别就在于,五行大陆上的所有阵符都是有缺陷的。

    而唐楚阳掌握的所有阵符,都是毫无瑕疵的完美阵符!

    因为五行大陆已经有了基础,所以唐楚阳即便掌握了更加完美的阵符,也不能说是他自创的新类型,至于改进,他觉得也不能算是,因为五行大陆上的阵符只是缺失了一份,并不是本身存在缺陷。

    皱着眉头想了想,唐楚阳最终斟酌着道:

    “非要给我研发的阵符分个类型的话,我更喜欢将它形容为‘完善’!我在现有阵符的基础上完善了它,让它更趋于完美!”

    ps:(ps:再次无耻的断更了,小猪没脸狡辩什么,因为这是已经发生的事实,只是想给大家个解释而已,小猪照顾的病人病情恶化了,很可能……不吉利的话就不说了,诸位应该明白的,请给小猪几天时间,事情太多,烦得根本没法子静心码字,抱歉了……)

第711-712章、山内要比山外好    ps:贫道终于回来了,感谢诸位书友的关心,这两日入山一游,感觉所获良多。感谢还款计划,纯银世纪,凯哥54,天涯道尊几位书友的打赏。

    这么说吧,这人被汽车碾压之后,血都快流光了,全身骨头断了不少,在这样的情况下,再多的清水符也就只能拖一点时间,但若是用这甘露符的话,一道符箓下去,不说痊愈,至少命保住了。

    当然,不管兑换碑的宝贝有多么多么好,赵小卒三人也知道是空中楼阁。

    与其临渊慕鱼,不如退而结网。

    赵小卒三人齐齐抹了一把从嘴角流下的口水,开始查看起里面的任务来。

    相对于考核碑里大多都是收购东西的任务而言,这兑换碑里的任务基本上就是老君山的内部事务了。

    譬如这一条任务:外门藏经阁执事发布,藏经阁需要看门童子一名,要求,熟悉藏经阁书籍,月薪两千任务点。

    这不就是那看门道童所说的任务么?

    不过这条任务显示正在执行中,并且不能多人接取。

    还有一条任务:外门后勤执事发布,每日取灵水浇灌灵田,需童子三人,要求力大或会释放黄巾力士符,周薪五百任务点,注:尚缺两人。

    “这个任务好,一周五百任务点耶!”

    赵小卒兴奋的叫了起来。

    要说,这兑换碑里的任务的确不少,但很多任务并不适合赵小卒这三个入门不久的新人。

    譬如这个任务:给别山山神松大剔除病根,要求能够释放灵剑符。甘露符,报酬两千任务点。

    赵小卒三人连符箓都还没有接触,这种任务自然是不可能接的。

    再不是就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任务,但都需要离山执行,譬如帮某某顺路送什么东西回家等等之类的任务。

    都要求顺路去。因而报酬不高,赵小卒三人现在离山的资格都没有,只有望而兴叹。

    因而,像这种要求低,报酬高的任务的确很难得。

    “哪里?哪里?我看看,额。找到了。”

    邹水东也找到了这个任务,但这个任务现在只差两人了,赵小卒三人里面就有一个不能接这个任务了。

    “要不,我换个任务吧。”

    赵小卒倒是心善。

    不过那廖炳强笑道:“没事,看。我找到了个什么任务。”

    外门罗长老发布,迎接新人,引导新人熟悉情况,报酬:每引导一个新人,一百任务点。

    廖炳强接下了这个任务,手上便多出了一块玉牌,这块玉牌倒是与考核碑的玉牌差不多。

    廖炳强与赵小卒两人告别之后,便按照玉牌上的指示接新人了。

    而赵小卒两人则开始上山。没错,玉牌上指示需要上山,自有人指点如何取水。

    老君山虽说比老君观的位置要高上很多。但对于赵小卒两人来说,还真算不了什么。

    待到两人后背微微出现一点毛汗的时候,山顶就近在眼前了。

    “你两人可是赵小卒,邹水东?”

    这时山顶大殿门口站着一个中年道人,身穿玄黄道袍,见到赵小卒两人上来。随即便问道。

    “是。”

    赵小卒两人急忙拿出玉牌,要知道。罗长老可是说过的,其余地方可以随便去。但这老君山的山顶乃是嫡传弟子所住的地方,若是没有召见的话,就不要上去,免得出了什么事就不好说了。

    “嗯,贫道乃是外门长老牛驱林,既然你们接了任务,就跟贫道来吧。”

    那牛驱林看了看两人的玉牌,随后点了点头,便转身带着两人上了山顶。

    进了山顶大殿的院子后,赵小卒两人就见到院子里竖立着一道黑色光门。

    一名年轻女道士盘腿坐在旁边,头顶悬浮着一把匕首大小的飞剑,双目微闭。

    “见过明心师兄。”

    那牛长老挥手让赵小卒两人先行停在原地,随后上前行了一礼。

    那女道士看上去颇为清秀,听得牛长老过来缓缓张开眼睛,朝着赵小卒两人看了一眼。

    赵小卒与邹水东两人顿时感觉全身犹如针刺,心头就好似压上了一块巨石,几乎喘不过气来,那牛长老与女道士之间的对话,就再也听不见了。

    “既然如此,你且带他俩过去,记住,别让他俩乱跑。”

    就在赵小卒,邹水东两人感觉自己再也无法承受的时候,那股压力骤然消散,就听得那女道士朝着牛长老吩咐道。

    “嗯,你们两个还不快快过来拜见你们明心师伯?”

    那牛长老点了点头,随后朝着赵小卒两人叫道。

    赵小卒两人这时后背汗水淋漓,哪里还敢迟疑,急忙上前向那位明心师伯行礼:“弟子见过明心师伯。”

    “行了,你们先过去吧。”

    那明心师伯笑了笑,随即又好似想起了什么:“你们是才进来的道童么?”

    “是。”

    赵小卒两人急忙又站定回答。

    “嗯,既然如此,作为师伯,就给你们点见面礼。”

    明心师伯右手轻轻一挥,那悬浮在其头顶的飞剑上骤然飞出两道流光,转眼之后便落入赵小卒两人头顶。

    吓得两人一哆嗦,还以为这位师伯突然翻脸了。

    待到进入那黑色光门,赵小卒两人突然精神一振,虽说两人尚未踏入炼精化气入门,不能主动吸收灵气,但身处浓郁的灵气之中,那灵气也会缓慢浸入体内。

    当然,赵小卒两人对于通过黑色光门之后,就突然到了另外一个地方有些好奇之外,更感兴趣的却是之前那位师伯所说的见面礼。

    “你俩倒是运气不错,那明心道长乃是灵元道长首徒。那把飞剑降妖除魔,威力无比,给你两人的见面礼乃是明心道长那把飞剑的分身,可在你俩危险之时救一命!”

    听得赵小卒询问,那位牛长老不由得有些羡慕的说道。

    赵小卒两人听得是咋舌不已。

    很快。三人就出了谷口,来到了一条环形河前,那牛长老从乾坤袋里取出上百个大木桶,让两人打水:“这里的水蕴含大量灵气,用来种菜是再好不过了,以后你两人每天过来一次。将这百个木桶装满,运回老君山浇菜之用。”

    “弟子明白。”

    赵小卒两人一边打水,一边应道。

    “嗯,你两人配发的乾坤小袋有些不足用,罢了。这个乾坤袋先借给你们使用,以后记得还给贫道。”

    那牛长老想了想,随后便将自己那个乾坤袋递给了赵小卒。

    新道童进山配发的都是乾坤小袋,里面空间很小,而这乾坤袋就不同了,装下百个木桶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当然,其价值较之乾坤小袋自然也是不同,否则的话。这牛长老也不会犹豫此事。

    按照兑换碑里的价格,一个乾坤袋足足需要三千任务点才能够换到。

    对于外门弟子来说,这三千任务点也不算一个数目了。毕竟就算是外门长老,也不可能每个月都能够找到比较好的任务,另外,自己修炼也需要消耗不少任务点去兑换丹药,乃至于书籍的。

    将事情交代了之后,牛长老便自行离开。将接下来的事情尽数交给了赵小卒与邹水东。

    而赵小卒与邹水东两人在接下来的工作里,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这个任务要求力大了。

    将上百个大木桶尽数装满灵水之后。赵小卒与邹水东两人的后背就有些湿润了。

    还好,牛长老将乾坤袋留了下来。否则的话,光凭赵小卒两人身上的乾坤小袋,来回十趟都忙不完。

    沿着来路返回老君山顶,那位明心师兄(师姐)依然盘坐在黑色光门外,见到赵小卒两人穿过黑色光门,也没有多话,只是点了点头。

    赵小卒两人急忙行礼,之后便匆匆下山,来到了灵田处。

    这处灵田乃是位于老君山与清风山之间,占地面积大致有两千多亩,里面尽数种着各类蔬菜。

    相对于赵小卒与邹水东以往见过的蔬菜相比,这灵田内的蔬菜每一棵都呈现出凡物难及的旺盛生机。

    就拿最外面的番茄田,每棵番茄高约一米五,其上结满了拳头大小的红色番茄,散发出淡淡的果香味,让人闻之有些偷吃的*。

    而给这些灵田浇水绝对是一个重体力活。

    一百木桶里盛装的灵水,需要尽数均匀浇在两千多亩田地上。

    也就是说每一桶灵水需要分配到二十亩田地上,若是浇水不均匀的话,那么一部分灵田就没有灵水可用,就会使得灵田内种植的蔬菜变得枯黄。

    为了不至于让蔬菜枯黄,赵小卒与邹水东两人不得不将浇水的量计算了又计算。

    但到了最后,依然有上百亩地没能浇到灵水。

    因而在罗长老傍晚来检查时,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让赵小卒两人再去一次山顶,打些灵水回来补上。

    就在赵小卒两人忙着浇灌灵田的时候,廖炳强已经接到了那八个新人。

    相对于赵小卒三人当初有明道大师兄接待的好处而言,这八个后面考核成功的新人相对来说在这方面的待遇就要差上一点了。

    还好,廖炳强性格较为敦厚。

    这八个考核成功的新人并不是在同一个时间考核成功的。

    他们是这个月内陆陆续续考核成功的新人,在通过考核之后,考核碑并没有将他们直接传到老君山来,而是原地送出,只不过在他们玉牌里留了信息,让他们在安排好家中事务之后,赶往老君观。

    另外,每人还得了一张银行卡,里面有二十万安家费,虽说不多,但足以解决不少问题了。

    这也是顺应之前情况而做出的改变。

    要知道,一旦进入老君山之后。想要出来就比较困难了,至少三年内是没可能离开老君山了,因而如果不能将家中安排好的话,恐怕这道童也无心修道。

    当然,赵小卒三人还好。老君观直接出面将一些事务给解决了。

    这八人陆陆续续赶到老君观之后,坐镇老君观的几位三代嫡传弟子便将这八人给送入了老君山。

    之后便是由接了任务的廖炳强接手。

    说实话,相对于赵小卒三人来说,这八人在考核过关后,进入老君山之前的时间要充裕得多,因而他们在网上或多或少都了解了一些老君山的情况。

    这不了解不知道。了解之后,这八人直接愣神了。

    要说老君山扬名天下之时,至少也是三十年前的事情了。

    因而这些考核过关的新人都是那之后出生的,对于老君山的情况压根就不知道。

    但在了解到一些情况后,这八个人心里就变得激动了起来。

    不管时代如何发展。科技如何发达,这神仙一道都是人类心头的歪歪。

    之前若是接触这些信息,这些新人或许会认为是编造的故事,但在经历了考核碑一事之后,他们再接触到这些信息,就不会认为是编造之故事了。

    被老君观的道长带着,踏上入山公路后,这几个人心头就一直没有平静过下来。

    “这几人就交给你了。”

    将这八人送来的乃是流青云的一个嫡传弟子。与廖炳强交接之后便自行回去,不再过问。

    而廖炳强则带着这几人转身朝着老君山脚而去。

    从入山公路口到老君山脚还是需要走上一段距离的,再加上阵法影响。使得路程扭曲,便将距离加长了。。

    三十年后的地球人类,由于环境日益恶化,体质越见变弱,这么一段路程,没走多久。其中的两个女孩就娇喘连连,其余男子也是后背冒汗。

    那几人为了歇息一下。不得不上前与廖炳强搭话:“这位道长贵姓?”

    廖炳强原本属于老实憨厚那种,不怎么善于言辞。听得几人询问,转头一看,一个个都是额头冒汗,倒是反应了过来,便驻足下来,笑着回道:“贫道姓廖,名炳强,你们叫我廖师兄即可。”

    “廖师兄,你可真厉害,走这么久的路,额头都没一点汗水。”

    发现廖炳强一点粗气都没喘,一个女生不由得惊叫了起来。

    “呵呵,这点路倒不算什么,每天练武都要比这个辛苦一些。”

    廖炳强憨笑着回答。

    见到这位廖师兄性格温和,之前不敢随意说话的几人随即便兴奋了起来,围着廖炳强询问了起来。

    而廖炳强倒也老实,有问必答,半点都不知道维护自己的高人形象。

    “廖师兄,您现在一口气能举多重的石锁啊?”

    一个对武术极有兴趣的年轻人看着廖炳强在道袍下凸起的肌肉,不由得好奇问道。

    “也就只能举起三百斤的石锁。”

    廖炳强想了想回道。

    这句话顿时让众人不由得惊叹了起来,一副高人形象骤然在他们眼中形成。

    要知道能够举起三百斤的石锁,放在现代社会里,无疑就是顶个的大力士了。

    像一般的成年人,力气较大的能够举起百来斤就算很强了,寻常老百姓能够举起三四十斤就不错了。

    一些坐办公室的白领,举个二十斤的米袋子都叫苦连天。

    听得众人赞叹,廖炳强不由得有些脸红,急忙解释道:“是双手举的,就只能举起十下。”

    在廖炳强看来这并不算什么厉害,他原本力气就不小,在工地上搬砖的时候,一个人也要推两百斤的独轮车送砖。

    就拿赵小卒和邹水东来说,仙子阿也能够举起两百来斤的石锁了,要说,还是呼吸吐纳之法神奇无比。

    在一番言谈之后,这些新人算是对老君山大概有了一个印象。

    在他们眼里,这里就是修仙求道的宝地。

    廖炳强也没敢多耽误时间,随后让众人再度起身,朝着老君山山脚走去。

    正巧走到山脚时,就遇到了罗长老。

    廖炳强随后带着这帮新人上前向罗长老问好。

    罗长老看着那些新人不由得点了点头笑道:“很不错。小廖,你先带他们去熟悉一下环境,晚课的时候就直接带往大殿,明白么?”

    之前,廖炳强他们也是这个套路。因而廖炳强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嗯,小廖不错,贫道就先走一步了。”

    那罗长老丢下一句话,随后丢出一团白云,踏上之后。白云腾空而起,选了个方向便迅速飞走,消失不见。

    廖炳强这段时间在老君山里,对于这样的情况已经是视若无睹了。

    这也难怪,在老君山里。那些外门长老,执事乃至于老道童哪一个不是在这里待上了二三十年的,这么多年下来,积累的好东西自然不少。

    之前或许只有一些表现最好的道童才能够获得灵器,但现在有兑换碑了。

    那些道童将经年积累下来的符箓等等之物换成任务点,兑换自己所需要的东西。

    如此一来,这些长老,执事。老道童哪一个没有千步云,略远的距离都用云朵替步了。

    说实话,廖炳强几人都做好了计划。这段时间多做一点任务,积累一些任务点,然后换取一些自己所需要的东西。

    他们现在算是明白了,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想要加快修炼。并不只是蹲在厢房内一门苦修的,有时候也是可以借助外力的。

    “那我们就先去选定厢房。更衣洗澡,然后我带你们去参观一下。”

    廖炳强想了想自己进山之后的流程。随后便向那些新人宣布了接下来的事情。

    至于那些新人已经被罗长老踏云而去的风采给镇住了。

    要说外界的科技算是很发达了,虽说这三十年来没怎么发展,但便携式火箭背包等等之类的东西已经开始广泛化,当然,需要的钞票也不少,至少在近二十年内,还属于奢侈品。

    不管怎么说,那些科技产品相对于踏云而去完全就不是一个概念。

    神仙!

    这是新人们的第一念头,而这类东西任何一个华夏人从小都听过神仙故事,曾经都在脑海里幻想过自己如果是神仙如何如何之类的事情。

    但在脑海里的幻想与现实中接触到,那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在廖炳强叫了数声之后,那些新人方才回过神来,眼中的激动更是炽热。

    老君山的道童在巅峰时期,足足有两千号,并且最初都尽数住在老君山山脚,由此可以想象老君山山脚的厢房有多少了。

    但随着道童数量急剧减少,尤其是现在,空置的厢房就很多了。

    为了方便照顾这些新人,廖炳强索性将这些人带到了自己居住的小院附近,让他们自行挑选住所。

    要说这些新人,较之廖炳强几人的待遇要略差一点,既没有嫡传弟子接见,也没有黄巾力士帮着打扫卫生。

    当然,能够通过考核碑考核的家伙,在自立方面多多少少不算太差。

    要说在老君山幻阵的覆盖之下,这些厢房内的灰尘堆积不多。

    在廖炳强的帮助下,众新人忙碌了大半个小时后,总算是将自己居住的厢房被打扫了出来。

    随后众人开始在淋浴间内洗澡,洗去这一身的泥垢灰尘,最后一个个欢喜的换上灰色道袍,穿上白色道袜,鞋子。

    要说道童的灰色道袍并不算好看,就算是帅哥美女穿上这一身之后,其颜容都被掩盖了不少。

    但他们依然兴奋不已,穿上这道袍之后,就意味着他们开始融入这老君山了。

    廖炳强随后便带着众人开始沿着藏经阁,大殿,食堂,演武场等等地方一一参观过去。

    当廖炳强带着一群人来到藏经阁的时候,却发现守门的道童依旧是上次那个中年道童,名叫黄和林。

    廖炳强与他都已经是熟人了,急忙上前见礼,并询问对方怎么还在守门。

    这中年道童黄和林呵呵一笑,颇有点得意的笑道:“这个任务,贫道可是不会让给你的,看看,这是什么?”

    中年道童说着话,颇为神秘的将一件东西递给了廖炳强。

    廖炳强接过一看,却是两个巴掌大小的一个小鼎,不由得惊叹一声:“红石鼎!”

    这红石鼎乃是明远道长的得意之作,这明远道长就是那张庆明了。

    红石鼎要说拿来炼丹,炼精化气上层以上都是看不起的。

    但其优点就在于,就算你炼精化气都没有入门,依然能够催动这鼎中蕴藏的丹火炼制丹药,并且炼丹成功率较之那些用凡火驱动的丹炉强上数倍。

    可以这么说,这红石鼎对于普通道童来说,简直就是一个生财的宝贝。(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