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贫道终于回来了,感谢诸位书友的关心,这两日入山一游,感觉所获良多。感谢还款计划,纯银世纪,凯哥54,天涯道尊几位书友的打赏。

    这么说吧,这人被汽车碾压之后,血都快流光了,全身骨头断了不少,在这样的情况下,再多的清水符也就只能拖一点时间,但若是用这甘露符的话,一道符箓下去,不说痊愈,至少命保住了。

    当然,不管兑换碑的宝贝有多么多么好,赵小卒三人也知道是空中楼阁。

    与其临渊慕鱼,不如退而结网。

    赵小卒三人齐齐抹了一把从嘴角流下的口水,开始查看起里面的任务来。

    相对于考核碑里大多都是收购东西的任务而言,这兑换碑里的任务基本上就是老君山的内部事务了。

    譬如这一条任务:外门藏经阁执事发布,藏经阁需要看门童子一名,要求,熟悉藏经阁书籍,月薪两千任务点。

    这不就是那看门道童所说的任务么?

    不过这条任务显示正在执行中,并且不能多人接取。

    还有一条任务:外门后勤执事发布,每日取灵水浇灌灵田,需童子三人,要求力大或会释放黄巾力士符,周薪五百任务点,注:尚缺两人。

    “这个任务好,一周五百任务点耶!”

    赵小卒兴奋的叫了起来。

    要说,这兑换碑里的任务的确不少,但很多任务并不适合赵小卒这三个入门不久的新人。

    譬如这个任务:给别山山神松大剔除病根,要求能够释放灵剑符。甘露符,报酬两千任务点。

    赵小卒三人连符箓都还没有接触,这种任务自然是不可能接的。

    再不是就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任务,但都需要离山执行,譬如帮某某顺路送什么东西回家等等之类的任务。

    都要求顺路去。因而报酬不高,赵小卒三人现在离山的资格都没有,只有望而兴叹。

    因而,像这种要求低,报酬高的任务的确很难得。

    “哪里?哪里?我看看,额。找到了。”

    邹水东也找到了这个任务,但这个任务现在只差两人了,赵小卒三人里面就有一个不能接这个任务了。

    “要不,我换个任务吧。”

    赵小卒倒是心善。

    不过那廖炳强笑道:“没事,看。我找到了个什么任务。”

    外门罗长老发布,迎接新人,引导新人熟悉情况,报酬:每引导一个新人,一百任务点。

    廖炳强接下了这个任务,手上便多出了一块玉牌,这块玉牌倒是与考核碑的玉牌差不多。

    廖炳强与赵小卒两人告别之后,便按照玉牌上的指示接新人了。

    而赵小卒两人则开始上山。没错,玉牌上指示需要上山,自有人指点如何取水。

    老君山虽说比老君观的位置要高上很多。但对于赵小卒两人来说,还真算不了什么。

    待到两人后背微微出现一点毛汗的时候,山顶就近在眼前了。

    “你两人可是赵小卒,邹水东?”

    这时山顶大殿门口站着一个中年道人,身穿玄黄道袍,见到赵小卒两人上来。随即便问道。

    “是。”

    赵小卒两人急忙拿出玉牌,要知道。罗长老可是说过的,其余地方可以随便去。但这老君山的山顶乃是嫡传弟子所住的地方,若是没有召见的话,就不要上去,免得出了什么事就不好说了。

    “嗯,贫道乃是外门长老牛驱林,既然你们接了任务,就跟贫道来吧。”

    那牛驱林看了看两人的玉牌,随后点了点头,便转身带着两人上了山顶。

    进了山顶大殿的院子后,赵小卒两人就见到院子里竖立着一道黑色光门。

    一名年轻女道士盘腿坐在旁边,头顶悬浮着一把匕首大小的飞剑,双目微闭。

    “见过明心师兄。”

    那牛长老挥手让赵小卒两人先行停在原地,随后上前行了一礼。

    那女道士看上去颇为清秀,听得牛长老过来缓缓张开眼睛,朝着赵小卒两人看了一眼。

    赵小卒与邹水东两人顿时感觉全身犹如针刺,心头就好似压上了一块巨石,几乎喘不过气来,那牛长老与女道士之间的对话,就再也听不见了。

    “既然如此,你且带他俩过去,记住,别让他俩乱跑。”

    就在赵小卒,邹水东两人感觉自己再也无法承受的时候,那股压力骤然消散,就听得那女道士朝着牛长老吩咐道。

    “嗯,你们两个还不快快过来拜见你们明心师伯?”

    那牛长老点了点头,随后朝着赵小卒两人叫道。

    赵小卒两人这时后背汗水淋漓,哪里还敢迟疑,急忙上前向那位明心师伯行礼:“弟子见过明心师伯。”

    “行了,你们先过去吧。”

    那明心师伯笑了笑,随即又好似想起了什么:“你们是才进来的道童么?”

    “是。”

    赵小卒两人急忙又站定回答。

    “嗯,既然如此,作为师伯,就给你们点见面礼。”

    明心师伯右手轻轻一挥,那悬浮在其头顶的飞剑上骤然飞出两道流光,转眼之后便落入赵小卒两人头顶。

    吓得两人一哆嗦,还以为这位师伯突然翻脸了。

    待到进入那黑色光门,赵小卒两人突然精神一振,虽说两人尚未踏入炼精化气入门,不能主动吸收灵气,但身处浓郁的灵气之中,那灵气也会缓慢浸入体内。

    当然,赵小卒两人对于通过黑色光门之后,就突然到了另外一个地方有些好奇之外,更感兴趣的却是之前那位师伯所说的见面礼。

    “你俩倒是运气不错,那明心道长乃是灵元道长首徒。那把飞剑降妖除魔,威力无比,给你两人的见面礼乃是明心道长那把飞剑的分身,可在你俩危险之时救一命!”

    听得赵小卒询问,那位牛长老不由得有些羡慕的说道。

    赵小卒两人听得是咋舌不已。

    很快。三人就出了谷口,来到了一条环形河前,那牛长老从乾坤袋里取出上百个大木桶,让两人打水:“这里的水蕴含大量灵气,用来种菜是再好不过了,以后你两人每天过来一次。将这百个木桶装满,运回老君山浇菜之用。”

    “弟子明白。”

    赵小卒两人一边打水,一边应道。

    “嗯,你两人配发的乾坤小袋有些不足用,罢了。这个乾坤袋先借给你们使用,以后记得还给贫道。”

    那牛长老想了想,随后便将自己那个乾坤袋递给了赵小卒。

    新道童进山配发的都是乾坤小袋,里面空间很小,而这乾坤袋就不同了,装下百个木桶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当然,其价值较之乾坤小袋自然也是不同,否则的话。这牛长老也不会犹豫此事。

    按照兑换碑里的价格,一个乾坤袋足足需要三千任务点才能够换到。

    对于外门弟子来说,这三千任务点也不算一个数目了。毕竟就算是外门长老,也不可能每个月都能够找到比较好的任务,另外,自己修炼也需要消耗不少任务点去兑换丹药,乃至于书籍的。

    将事情交代了之后,牛长老便自行离开。将接下来的事情尽数交给了赵小卒与邹水东。

    而赵小卒与邹水东两人在接下来的工作里,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这个任务要求力大了。

    将上百个大木桶尽数装满灵水之后。赵小卒与邹水东两人的后背就有些湿润了。

    还好,牛长老将乾坤袋留了下来。否则的话,光凭赵小卒两人身上的乾坤小袋,来回十趟都忙不完。

    沿着来路返回老君山顶,那位明心师兄(师姐)依然盘坐在黑色光门外,见到赵小卒两人穿过黑色光门,也没有多话,只是点了点头。

    赵小卒两人急忙行礼,之后便匆匆下山,来到了灵田处。

    这处灵田乃是位于老君山与清风山之间,占地面积大致有两千多亩,里面尽数种着各类蔬菜。

    相对于赵小卒与邹水东以往见过的蔬菜相比,这灵田内的蔬菜每一棵都呈现出凡物难及的旺盛生机。

    就拿最外面的番茄田,每棵番茄高约一米五,其上结满了拳头大小的红色番茄,散发出淡淡的果香味,让人闻之有些偷吃的*。

    而给这些灵田浇水绝对是一个重体力活。

    一百木桶里盛装的灵水,需要尽数均匀浇在两千多亩田地上。

    也就是说每一桶灵水需要分配到二十亩田地上,若是浇水不均匀的话,那么一部分灵田就没有灵水可用,就会使得灵田内种植的蔬菜变得枯黄。

    为了不至于让蔬菜枯黄,赵小卒与邹水东两人不得不将浇水的量计算了又计算。

    但到了最后,依然有上百亩地没能浇到灵水。

    因而在罗长老傍晚来检查时,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让赵小卒两人再去一次山顶,打些灵水回来补上。

    就在赵小卒两人忙着浇灌灵田的时候,廖炳强已经接到了那八个新人。

    相对于赵小卒三人当初有明道大师兄接待的好处而言,这八个后面考核成功的新人相对来说在这方面的待遇就要差上一点了。

    还好,廖炳强性格较为敦厚。

    这八个考核成功的新人并不是在同一个时间考核成功的。

    他们是这个月内陆陆续续考核成功的新人,在通过考核之后,考核碑并没有将他们直接传到老君山来,而是原地送出,只不过在他们玉牌里留了信息,让他们在安排好家中事务之后,赶往老君观。

    另外,每人还得了一张银行卡,里面有二十万安家费,虽说不多,但足以解决不少问题了。

    这也是顺应之前情况而做出的改变。

    要知道,一旦进入老君山之后。想要出来就比较困难了,至少三年内是没可能离开老君山了,因而如果不能将家中安排好的话,恐怕这道童也无心修道。

    当然,赵小卒三人还好。老君观直接出面将一些事务给解决了。

    这八人陆陆续续赶到老君观之后,坐镇老君观的几位三代嫡传弟子便将这八人给送入了老君山。

    之后便是由接了任务的廖炳强接手。

    说实话,相对于赵小卒三人来说,这八人在考核过关后,进入老君山之前的时间要充裕得多,因而他们在网上或多或少都了解了一些老君山的情况。

    这不了解不知道。了解之后,这八人直接愣神了。

    要说老君山扬名天下之时,至少也是三十年前的事情了。

    因而这些考核过关的新人都是那之后出生的,对于老君山的情况压根就不知道。

    但在了解到一些情况后,这八个人心里就变得激动了起来。

    不管时代如何发展。科技如何发达,这神仙一道都是人类心头的歪歪。

    之前若是接触这些信息,这些新人或许会认为是编造的故事,但在经历了考核碑一事之后,他们再接触到这些信息,就不会认为是编造之故事了。

    被老君观的道长带着,踏上入山公路后,这几个人心头就一直没有平静过下来。

    “这几人就交给你了。”

    将这八人送来的乃是流青云的一个嫡传弟子。与廖炳强交接之后便自行回去,不再过问。

    而廖炳强则带着这几人转身朝着老君山脚而去。

    从入山公路口到老君山脚还是需要走上一段距离的,再加上阵法影响。使得路程扭曲,便将距离加长了。。

    三十年后的地球人类,由于环境日益恶化,体质越见变弱,这么一段路程,没走多久。其中的两个女孩就娇喘连连,其余男子也是后背冒汗。

    那几人为了歇息一下。不得不上前与廖炳强搭话:“这位道长贵姓?”

    廖炳强原本属于老实憨厚那种,不怎么善于言辞。听得几人询问,转头一看,一个个都是额头冒汗,倒是反应了过来,便驻足下来,笑着回道:“贫道姓廖,名炳强,你们叫我廖师兄即可。”

    “廖师兄,你可真厉害,走这么久的路,额头都没一点汗水。”

    发现廖炳强一点粗气都没喘,一个女生不由得惊叫了起来。

    “呵呵,这点路倒不算什么,每天练武都要比这个辛苦一些。”

    廖炳强憨笑着回答。

    见到这位廖师兄性格温和,之前不敢随意说话的几人随即便兴奋了起来,围着廖炳强询问了起来。

    而廖炳强倒也老实,有问必答,半点都不知道维护自己的高人形象。

    “廖师兄,您现在一口气能举多重的石锁啊?”

    一个对武术极有兴趣的年轻人看着廖炳强在道袍下凸起的肌肉,不由得好奇问道。

    “也就只能举起三百斤的石锁。”

    廖炳强想了想回道。

    这句话顿时让众人不由得惊叹了起来,一副高人形象骤然在他们眼中形成。

    要知道能够举起三百斤的石锁,放在现代社会里,无疑就是顶个的大力士了。

    像一般的成年人,力气较大的能够举起百来斤就算很强了,寻常老百姓能够举起三四十斤就不错了。

    一些坐办公室的白领,举个二十斤的米袋子都叫苦连天。

    听得众人赞叹,廖炳强不由得有些脸红,急忙解释道:“是双手举的,就只能举起十下。”

    在廖炳强看来这并不算什么厉害,他原本力气就不小,在工地上搬砖的时候,一个人也要推两百斤的独轮车送砖。

    就拿赵小卒和邹水东来说,仙子阿也能够举起两百来斤的石锁了,要说,还是呼吸吐纳之法神奇无比。

    在一番言谈之后,这些新人算是对老君山大概有了一个印象。

    在他们眼里,这里就是修仙求道的宝地。

    廖炳强也没敢多耽误时间,随后让众人再度起身,朝着老君山山脚走去。

    正巧走到山脚时,就遇到了罗长老。

    廖炳强随后带着这帮新人上前向罗长老问好。

    罗长老看着那些新人不由得点了点头笑道:“很不错。小廖,你先带他们去熟悉一下环境,晚课的时候就直接带往大殿,明白么?”

    之前,廖炳强他们也是这个套路。因而廖炳强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嗯,小廖不错,贫道就先走一步了。”

    那罗长老丢下一句话,随后丢出一团白云,踏上之后。白云腾空而起,选了个方向便迅速飞走,消失不见。

    廖炳强这段时间在老君山里,对于这样的情况已经是视若无睹了。

    这也难怪,在老君山里。那些外门长老,执事乃至于老道童哪一个不是在这里待上了二三十年的,这么多年下来,积累的好东西自然不少。

    之前或许只有一些表现最好的道童才能够获得灵器,但现在有兑换碑了。

    那些道童将经年积累下来的符箓等等之物换成任务点,兑换自己所需要的东西。

    如此一来,这些长老,执事。老道童哪一个没有千步云,略远的距离都用云朵替步了。

    说实话,廖炳强几人都做好了计划。这段时间多做一点任务,积累一些任务点,然后换取一些自己所需要的东西。

    他们现在算是明白了,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想要加快修炼。并不只是蹲在厢房内一门苦修的,有时候也是可以借助外力的。

    “那我们就先去选定厢房。更衣洗澡,然后我带你们去参观一下。”

    廖炳强想了想自己进山之后的流程。随后便向那些新人宣布了接下来的事情。

    至于那些新人已经被罗长老踏云而去的风采给镇住了。

    要说外界的科技算是很发达了,虽说这三十年来没怎么发展,但便携式火箭背包等等之类的东西已经开始广泛化,当然,需要的钞票也不少,至少在近二十年内,还属于奢侈品。

    不管怎么说,那些科技产品相对于踏云而去完全就不是一个概念。

    神仙!

    这是新人们的第一念头,而这类东西任何一个华夏人从小都听过神仙故事,曾经都在脑海里幻想过自己如果是神仙如何如何之类的事情。

    但在脑海里的幻想与现实中接触到,那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在廖炳强叫了数声之后,那些新人方才回过神来,眼中的激动更是炽热。

    老君山的道童在巅峰时期,足足有两千号,并且最初都尽数住在老君山山脚,由此可以想象老君山山脚的厢房有多少了。

    但随着道童数量急剧减少,尤其是现在,空置的厢房就很多了。

    为了方便照顾这些新人,廖炳强索性将这些人带到了自己居住的小院附近,让他们自行挑选住所。

    要说这些新人,较之廖炳强几人的待遇要略差一点,既没有嫡传弟子接见,也没有黄巾力士帮着打扫卫生。

    当然,能够通过考核碑考核的家伙,在自立方面多多少少不算太差。

    要说在老君山幻阵的覆盖之下,这些厢房内的灰尘堆积不多。

    在廖炳强的帮助下,众新人忙碌了大半个小时后,总算是将自己居住的厢房被打扫了出来。

    随后众人开始在淋浴间内洗澡,洗去这一身的泥垢灰尘,最后一个个欢喜的换上灰色道袍,穿上白色道袜,鞋子。

    要说道童的灰色道袍并不算好看,就算是帅哥美女穿上这一身之后,其颜容都被掩盖了不少。

    但他们依然兴奋不已,穿上这道袍之后,就意味着他们开始融入这老君山了。

    廖炳强随后便带着众人开始沿着藏经阁,大殿,食堂,演武场等等地方一一参观过去。

    当廖炳强带着一群人来到藏经阁的时候,却发现守门的道童依旧是上次那个中年道童,名叫黄和林。

    廖炳强与他都已经是熟人了,急忙上前见礼,并询问对方怎么还在守门。

    这中年道童黄和林呵呵一笑,颇有点得意的笑道:“这个任务,贫道可是不会让给你的,看看,这是什么?”

    中年道童说着话,颇为神秘的将一件东西递给了廖炳强。

    廖炳强接过一看,却是两个巴掌大小的一个小鼎,不由得惊叹一声:“红石鼎!”

    这红石鼎乃是明远道长的得意之作,这明远道长就是那张庆明了。

    红石鼎要说拿来炼丹,炼精化气上层以上都是看不起的。

    但其优点就在于,就算你炼精化气都没有入门,依然能够催动这鼎中蕴藏的丹火炼制丹药,并且炼丹成功率较之那些用凡火驱动的丹炉强上数倍。

    可以这么说,这红石鼎对于普通道童来说,简直就是一个生财的宝贝。(未完待续)

第709-710章、兑换碑    ps:感谢书友许燕敏123的打赏,贫道此时正在山中。

    其中一个证件乃是全国道教协会颁发的道士证,嗯,这个等同于工作证,是用来购买车票所用,同时也证明自己是老君山里的道童,仅此而已。

    至于另外一个证件就有些牛叉了。

    华夏科学院安全部!简称科安部。

    虽说这个名字听上有些怪异,但证件里详细介绍了,各地警察局需要妥善接待。

    说白了就是如果出了什么事,可以让警察局帮忙洗地。

    嗯,当然,这仅限于做好事。

    赵小卒得意了一会,感觉自己现在身份地位不同了。

    不过见到那黄巾力士之后,那点浮躁就消散了。

    毕竟,能够通过入山考核的人,在心性方面都不会过于浮躁,否则的话,是很难通过这种考核的。

    “自我介绍,我叫邹水东,河东省祁淡市人,来这里之前是个程序猿。”

    那个脸色有些白皙,带着眼镜,显得有些干瘦的年轻人笑道,看他那双细长的双手,倒是与自我介绍有些相符。

    “廖炳强,南山省云溪市人,工地上搬砖的小工。”这个廖炳强看上较矮,但块头很壮,站在那里就好似一个黑猩猩。

    “赵小卒,g省y县人,宅男一个。”

    这自我介绍让赵小卒有些脸红,人家一个是程序猿,一个是小工,怎么说也是有工作,自己养活自己。

    “以后就在一个战壕里吃饭了。大家相互帮助啊,走,我们去看看新窝。”

    很显然,那个邹水东性格比较活跃,很快就将气氛带动了起来。

    三人结伴将黄巾力士打扫干净的厢房一一查看一遍。

    每间厢房里有三张床。黄巾力士已经铺好了床,放上了干净的床单被子,就连牙膏牙刷水杯洗脸巾等等之类的日常用品都准备好了,并且在衣柜里还放着十多件灰色道袍,以及没拆包装的内衣内裤,袜子等等东西。

    最让三人惊异的是。在每张床前的书桌上还摆放着电脑,居然还连着网。

    总之,就算是三人什么东西没带,也不用担心。

    “这里真不错啊,就是空旷了一点。”

    邹水东欢呼着扑在了一张床上。将叠好的被子都弄散了架。

    的确,这个院子有四间厢房,足够十二人住,才三个人,的确有些空旷了。

    赵小卒捧着杯子,一边喝水,一边笑道:“要不,我们三个住一间厢房得了。”

    “行!我赞同!”邹水东自然是第一个点赞。而廖炳强也是住惯了集体宿舍的,憨笑着点了点头。

    那黄巾力士在一旁呆立了一会之后,便开始提醒三人洗澡换衣。

    待到三人从厢房旁边的浴室里洗澡出来。换上那灰色道袍之后,方才真正意识到,从这一刻开始,自己就不是以前那个凡夫俗子了,而是一名道童了。

    一想到这里,赵小卒心头倒是莫名生出一丝恐慌来。不过看到邹水东站在镜子前,学着道士的模样搞怪行礼。不由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那点恐慌随即也就跟着烟消云散了。

    之后。那黄巾力士送了三块玉牌过来,每块玉牌上都刻着自己的名字。

    这才是老君山真正的身份玉牌,没有这玩意的话,他们三人压根就没可能离开这山脚。

    这一点,三人通过玉牌就知道了。

    随后,那黄巾力士便领着赵小卒三人在老君山脚转悠了起来。

    藏经阁是率先参观的地方。

    位于山脚的藏经阁乃是木质结构,高约二十多米,上下三层,分别有道门经典,各种武术,炼丹制器绘符等等书籍。

    此时藏经阁里没多少人,就一个负责看门的道童,见到黄巾力士带着三个新道童过来,笑着打了个招呼:“你们是新来的?好久没新人来了。”

    “道长好。”

    三人给这道童打招呼,不过还不熟悉这道门之中的一些言辞。

    这看门道童看上去也是中年人了,却笑道:“大家都是师兄弟,就叫我师兄好了。”

    随后,那黄巾力士便守在了藏经阁外,由那看门道童带着三人进去参观。

    据这看门道童所言,以后这里可是他们需要经常过来的地方。

    邹水东进了藏经阁最是兴奋,别看他曾经是个程序猿,身材单薄,但据他自己所说从小就喜爱武艺,只不过没有名师罢了。

    那看门道童给三人大致介绍了一番之后,便让三人自行游览,自己却回去了大门处,据他所说,这看守藏经阁大门也是个任务,但只有老君山的人方才接到这种任务,就守守大门,一个月可以获得两千任务点。

    可别小看了这两千任务点,两千任务点放在外面的考核碑里,最多也就是兑换一些低级丹药,符箓,法器,但在老君山里,却可以找那兑换碑兑换更好的东西。

    譬如,炼精化气下层才能够绘制的太上宁心护身符一百任务点,五雷符一百任务点,火焰甲兵符八十任务点,但若要请人将这火焰甲兵符给刻画到自己身上,那么就需要三百任务点了。

    还有金刚护甲力士符三百任务点,当然与火焰甲兵符一样,若是请人刻画身上的话,就需要多加八百任务点。

    混元一气罩三百任务点,三鸦悬空壶四百任务点,乾坤小袋两百任务点。

    嗯,乾坤小袋是要配发的话,但若是自己整坏了,遗失了,那么就需要自己拿任务点兑换了。

    总之,外面考核碑里的东西与里面这兑换碑的东西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由此可知,这道童手里的任务点自然也要值钱很多。

    想想看就知道了。那混元一气罩三百任务点,外面考核碑里的护身戒指一百五十任务点,两个护身戒指与一个混元一气罩的兑换价格一样,但真要用起来,恐怕十个护身戒指都比不上一个混元一气罩!

    护身戒指只是普通的法器罢了。而混元一气罩则是低阶灵器,护身戒指只能够抵挡普通子弹攻击,而混元一气罩则能够抵挡炮弹!

    换成是谁,也能够明白这里面的不同。

    因而这看门道童每个月两千任务点,着实让赵小卒三人看得眼红啊。

    但赵小卒三人却不知道,真要是修行起来。这两千任务点还真算不了什么。

    只不过,看门任务的好处就在于,不费事,自己在大门处也可以修炼,不至于耽误了修炼的事情。一举两得,两千任务点基本上算是干得了。

    “我的乖乖,居然真的有辟邪剑法?”

    邹水东就好似一个猴子,在那看门道童离开后,就开始四处翻阅了起来,很快,他就惊呼了起来,手里举着一本线装书。

    赵小卒。廖炳强两人急忙围了过去,一看,那书封面上果然写着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辟邪剑法。

    邹水东翻开封面一看。首页上就写着八个大字:欲练此功,无需自宫。

    “嗯,不应该是欲练此功,必须自宫么?”

    廖炳强抓了抓头皮,不由得有些纳闷。

    继续翻看下去,这本辟邪剑法的撰写者乃是一位道号明气的道长。

    不过看这书倒还真像那么一回事。不知道真假的邹水东便拿着这本书去了大门处,向那位看门道童讨教。

    那看门道童看到是此书。不由得呵呵一笑:“这本辟邪剑法在藏经阁里可谓是鼎鼎大名了,这位明气师兄可是明元师伯的大弟子。喜好武学。”

    “这别是胡乱写的吧?”

    邹水东有些迟疑,但那看门道童却打消了他的疑惑:“明气师兄可是内门嫡传弟子,道行高深,这点武学对于他来说,算不了什么。”

    邹水东不由得大喜,随后便仔细翻看起来,而赵小卒,廖炳强两人也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书籍看了起来。

    但没过多久,那黄巾力士便进来提醒他们,需要去下一个地方参观了。

    赵小卒三人不得不依依不舍的将手中书籍放下,跟着黄巾力士离开了藏经阁。

    而下一个参观地点则是山脚的大殿,壮观雄伟,主殿里面供奉着三清神像,自然不用多说。

    随后三人跟着黄巾力士转向两处偏殿,不由得有些惊异,这两处偏殿之中供奉着近二十尊神像。

    就听得那黄巾力士朝着一尊神像介绍道:“此乃别山山神松大之神像。”

    “此乃青木城隍之神像。”

    “此乃九头河神白大之神像。”

    “此乃极北山神青羽之神像。”

    ……

    这一口气介绍过去,赵小卒三人压根一个都不认识,就连那什么别山,青木,九头河,极北等等地方也是不知。

    正巧此时一位道童过来打扫卫生,赵小卒三人急忙上前请教:“这位师兄,还请为我三人介绍介绍。”

    那道童同样也是中年模样,性情和蔼,被三人打断手中事务,也不气恼,随即便给三人介绍了起来:“这偏殿里供奉的神明,均为明阳祖师敕封为神。”

    之后,道童的介绍听得三人可谓是如痴如醉。

    半晌之后,介绍完毕,赵小卒三人眼里神采奕奕,不由得赞叹一声:“明阳祖师好厉害!”

    明阳祖师的确厉害,能够敕封神明,如何不厉害。

    总之,赵小卒三人心里的向道之心变得越见坚固了起来。

    之后,食堂,演武场等等地方一一参观过去。

    待到天色逐渐黄昏之时,那黄巾力士便带着三人返回了大殿之中,将三人交给了一个中年道童。

    那中年道童朝着黄巾力士行了一礼:“有劳力士。”

    随着这一礼,那黄巾力士方才化为一团云雾消失不见。

    “贫道乃是老君山三代外门长老罗米,你们叫我罗长老可,叫罗师伯也可。”

    那中年道童转身看着三人笑道。

    这罗米之前就介绍过。与黄芪和,齐佳明三人一并进入老君山,之前乃是个兽医。

    三人均为好友,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三人的境地却不尽相同。

    黄芪和现在已是老君山三代嫡传弟子。孟挺门下,道号明和,炼精化气中层瓶颈。

    齐佳明同样是老君山三代嫡传弟子,张庆明门下,道号明气,炼精化气中层巅峰。

    那本辟邪剑法正是齐佳明闲暇无事之时所著。

    至于罗米。在苦熬了这么多年后,道行总算是踏入了炼精化气下层,但毕竟资质不佳,孟挺也看过,估计罗米到了炼精化气上层也就到头了。因而就索性委任为外门长老,管理外门道童。

    现在外门之中,凡是没有被收入内门,录为嫡传弟子,但道行已经踏入炼精化气中层的道童,均被委任为外门长老,一共有八人。

    踏入炼精化气入门的道童一共有十三人,委任为外门执事。协助外门长老管理道童。

    除此之外还有二十三名道童这些年来限于资质,一直没能突破炼精化气入门这一关。

    这些道童以后将专门负责教导入门的新道童。

    赵小卒三人跟着罗长老进了主殿,此时四十五名道童已经尽数到齐。

    罗长老将三人介绍给大家之后。便分了三个蒲团给赵小卒,邹水东,廖炳强,让他们跟着做晚课。

    赵小卒三人什么都不懂,也就只能跟着众道童诵读经文。

    晚课做完,众道童一并前往食堂。

    今天的晚饭是众道童给三个新道童接风。倒是颇为丰盛。

    虽说食材并不奢侈,但掌瓢的大师傅都是老郑头重金聘请而来。手艺不凡,让赵小卒三人吃得滑口。差点就撑住了。

    实际上这食堂的食材看上去不奢侈,但里面一些材料却是山中灵田种出,三人吃了之后,就感觉体内一股股热流沸腾。

    吃过晚饭,三人回到厢房,拿着罗长老给的呼吸吐纳之法就修炼了起来。

    按照罗长老的说法,这呼吸吐纳之法乃是入门修炼之法,光练这个,一旦精深之后,就与凡人不同了,以此为基础,成就武术高手都是小事。

    罗米自己也是这样过来的,因而知道如何激发三人的兴趣。

    而经过罗米罗长老如此一说,三人本就年轻,心头未必就没有行侠仗义的念头,却不说如何修道,光是将这呼吸吐纳之法如果练成的话,也能够成为一代大侠了。

    如此,三人一夜不眠,连番修炼。

    就连原本打算开机看看的电脑都没有顾得上去玩了。

    次日清晨,老君山山顶,山腰,山脚乃至于十多个山头,外面的老君观同时响起洪亮的钟声,将赵小卒三人从修炼中惊醒过来。

    在缓缓收功之后,赵小卒三人不由得一阵欢喜,虽说三人在一夜练功之后,并未生出罗长老所说的气感,但一夜未眠却是精神抖擞,半点不困。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赵小卒三人则开始一点点融入到老君山之中。

    每日清晨起床便是打扫各处卫生,在洗漱之后便前往山脚大殿进行早课,之后则是前往食堂进餐。

    待到从食堂出来之后,赵小卒三人却需要前往罗长老处学习道门经典。

    从八点学习到十点后,便是休闲时间,可去藏经阁,或去演武场,或回自己厢房,也有去做任务等等。

    而赵小卒三人对于呼吸吐纳之法的兴趣颇高,自然不愿意去其它地方,则一并回了厢房,趁着那兴头再度修炼呼吸吐纳之法。

    直到中午,三人前往食堂。

    待到下午,赵小卒三人又不得不去罗长老处学习道门经典,之后返回厢房修炼呼吸吐纳之法,直到晚课。

    这样有规律的生活,每日循环不断。

    过得一月时间,这日赵小卒三人在罗长老处学习了道门经典后,正待离开,却被罗长老叫住了:“你三人这些时间在山中还习惯吧?”

    在赵小卒三人面前,这罗长老近乎于师尊的地位了。

    因而听得罗长老问话。赵小卒三人也不敢怠慢,急忙回道:“还习惯。”

    “嗯,修炼固然重要,但也不要忘记其它事情了,劳逸结合方为正道啊。”

    罗长老丢下一句貌似普通。但却有些玄机的话语后,放了赵小卒三人离开。

    说实话,如果不是罗长老这句话的话,赵小卒三人还真舍不得将时间浪费到玩乐等等地方去。

    在修炼呼吸吐纳之法的第三天,赵小卒就有了气感,随后第四日是邹水东有了气感。第六日是廖炳强有了气感。

    而在有了气感之后,三人很快就察觉到这呼吸吐纳之法真正的好处。

    先说那赵小卒,实际上在三人之中,赵小卒的身体是最弱的,不说骨瘦如柴。但有点肩不能抗的感觉,平时在家里,帮着扛包二十斤的大米上三楼就气喘吁吁了。

    可现在,别说二十斤大米了,厢房院子角落处那上百斤的石锁,赵小卒都能够扛上肩膀了,还能够每天举举石锁,打熬一下力气。

    而邹水东。廖炳强无不是如此,感觉自己身体逐渐轻了,身上的力气变大了。耐力变好了,甚至于邹水东原本已经停止的个头,这段时间貌似也长了一点。

    另外三人还在藏经阁各自选择了一门武功与呼吸吐纳之法一并修炼。

    这呼吸吐纳之法原本就算得上一门极为高深的内功,在配以武功,所显现出来的东西就与之前在家里时大不一样了。

    赵小卒选的乃是力士拳,据说这门武功能够增强力量。强壮肉身,赵小卒的身体干瘦。就想要多点力气,因而就选择了这门武功。

    那邹水东选择的则是五行拳。含龙虎豹鹤蛇五种拳型,拳精之后则能体壮身坚,手灵足稳,眼锐胆壮。

    廖炳强块头大,却选择了太极拳。

    太极拳,大家都知道,不用多说。

    按照廖炳强的话来说,我脑子笨,看不懂其它东西,就太极拳原来在学校学过一点。

    而这三种武功配合呼吸吐纳之法修炼之后,可谓是一日千里。

    在短短大半个月时间里,赵小卒三人的精气神都显得与往日完全不同,颇有几分武林高手的风范。

    如此一来,三人修炼呼吸吐纳之法的兴头有多高,就可想而知了。

    但既然那罗长老如此说了,赵小卒三人也知道是为了自己好。

    不过三人离开了罗长老的院子后,就有些发愁了,自己三人干点什么好?

    回去上网玩游戏?

    若是在家里的时候,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但现在,三人不说脱胎换骨,但至少与往日的心境有些不一样了。

    玩游戏在他们眼中已经成为了浪费时间的代名词。

    就拿邹水东的话来说,玩游戏玩得再好有什么用?还不如我去举举石锁打熬一下力气。

    去藏经阁?

    可罗长老说过,在藏经阁内只能选择一门武功,其它武功看都不准看的,如果将这些时间拿去看道门经典,三人着实心有不甘。

    “要不,我们去兑换碑看看有没有什么任务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去赚点好处?”

    赵小卒这时倒是想了起来,笑道。

    其余两人一听,急忙点了点头。

    之前三人可都是在考核碑那里做过任务的,据说这老君山兑换碑里的奖品可要比外面的考核碑强上很多。

    如此一来,赵小卒三人便朝着位于山脚内侧的兑换碑奔了过去。

    那兑换碑并不太起眼,只有十多米高,整体白色,与考核碑并没有多少差别。

    不过待到赵小卒三人靠近兑换碑后,才发现,这兑换碑真的要比考核碑强多了。

    三人不约而同选择了查看兑换碑内的库存。

    与考核碑一般无异,兑换碑内的库存也分为三类。

    符箓,丹药,器。

    里面除了考核碑里那些低级玩意之外,所出现的中,高级货色让赵小卒三人看得口水直流。

    什么金刚护甲力士符,什么五雷符,什么三元丹,山丘小印等等。

    总之,都是考核碑里完全不可能见到的东西,对于外面的人来说,这些东西才是真正的灵丹,仙符,神器啊。

    当然,这些东西的兑换价格也较之那考核碑里的东西贵上很多。

    譬如清水符价格是十任务点一道,而兑换碑里才有的甘露符则要一百五十任务点才能够兑换一道!

    嗯,当然,这甘露符相对于清水符而言,效果也要强上不知道多少,十五道清水符的效果绝对抵不上一道甘露符。(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