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感谢书友许燕敏123的打赏,贫道此时正在山中。

    其中一个证件乃是全国道教协会颁发的道士证,嗯,这个等同于工作证,是用来购买车票所用,同时也证明自己是老君山里的道童,仅此而已。

    至于另外一个证件就有些牛叉了。

    华夏科学院安全部!简称科安部。

    虽说这个名字听上有些怪异,但证件里详细介绍了,各地警察局需要妥善接待。

    说白了就是如果出了什么事,可以让警察局帮忙洗地。

    嗯,当然,这仅限于做好事。

    赵小卒得意了一会,感觉自己现在身份地位不同了。

    不过见到那黄巾力士之后,那点浮躁就消散了。

    毕竟,能够通过入山考核的人,在心性方面都不会过于浮躁,否则的话,是很难通过这种考核的。

    “自我介绍,我叫邹水东,河东省祁淡市人,来这里之前是个程序猿。”

    那个脸色有些白皙,带着眼镜,显得有些干瘦的年轻人笑道,看他那双细长的双手,倒是与自我介绍有些相符。

    “廖炳强,南山省云溪市人,工地上搬砖的小工。”这个廖炳强看上较矮,但块头很壮,站在那里就好似一个黑猩猩。

    “赵小卒,g省y县人,宅男一个。”

    这自我介绍让赵小卒有些脸红,人家一个是程序猿,一个是小工,怎么说也是有工作,自己养活自己。

    “以后就在一个战壕里吃饭了。大家相互帮助啊,走,我们去看看新窝。”

    很显然,那个邹水东性格比较活跃,很快就将气氛带动了起来。

    三人结伴将黄巾力士打扫干净的厢房一一查看一遍。

    每间厢房里有三张床。黄巾力士已经铺好了床,放上了干净的床单被子,就连牙膏牙刷水杯洗脸巾等等之类的日常用品都准备好了,并且在衣柜里还放着十多件灰色道袍,以及没拆包装的内衣内裤,袜子等等东西。

    最让三人惊异的是。在每张床前的书桌上还摆放着电脑,居然还连着网。

    总之,就算是三人什么东西没带,也不用担心。

    “这里真不错啊,就是空旷了一点。”

    邹水东欢呼着扑在了一张床上。将叠好的被子都弄散了架。

    的确,这个院子有四间厢房,足够十二人住,才三个人,的确有些空旷了。

    赵小卒捧着杯子,一边喝水,一边笑道:“要不,我们三个住一间厢房得了。”

    “行!我赞同!”邹水东自然是第一个点赞。而廖炳强也是住惯了集体宿舍的,憨笑着点了点头。

    那黄巾力士在一旁呆立了一会之后,便开始提醒三人洗澡换衣。

    待到三人从厢房旁边的浴室里洗澡出来。换上那灰色道袍之后,方才真正意识到,从这一刻开始,自己就不是以前那个凡夫俗子了,而是一名道童了。

    一想到这里,赵小卒心头倒是莫名生出一丝恐慌来。不过看到邹水东站在镜子前,学着道士的模样搞怪行礼。不由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那点恐慌随即也就跟着烟消云散了。

    之后。那黄巾力士送了三块玉牌过来,每块玉牌上都刻着自己的名字。

    这才是老君山真正的身份玉牌,没有这玩意的话,他们三人压根就没可能离开这山脚。

    这一点,三人通过玉牌就知道了。

    随后,那黄巾力士便领着赵小卒三人在老君山脚转悠了起来。

    藏经阁是率先参观的地方。

    位于山脚的藏经阁乃是木质结构,高约二十多米,上下三层,分别有道门经典,各种武术,炼丹制器绘符等等书籍。

    此时藏经阁里没多少人,就一个负责看门的道童,见到黄巾力士带着三个新道童过来,笑着打了个招呼:“你们是新来的?好久没新人来了。”

    “道长好。”

    三人给这道童打招呼,不过还不熟悉这道门之中的一些言辞。

    这看门道童看上去也是中年人了,却笑道:“大家都是师兄弟,就叫我师兄好了。”

    随后,那黄巾力士便守在了藏经阁外,由那看门道童带着三人进去参观。

    据这看门道童所言,以后这里可是他们需要经常过来的地方。

    邹水东进了藏经阁最是兴奋,别看他曾经是个程序猿,身材单薄,但据他自己所说从小就喜爱武艺,只不过没有名师罢了。

    那看门道童给三人大致介绍了一番之后,便让三人自行游览,自己却回去了大门处,据他所说,这看守藏经阁大门也是个任务,但只有老君山的人方才接到这种任务,就守守大门,一个月可以获得两千任务点。

    可别小看了这两千任务点,两千任务点放在外面的考核碑里,最多也就是兑换一些低级丹药,符箓,法器,但在老君山里,却可以找那兑换碑兑换更好的东西。

    譬如,炼精化气下层才能够绘制的太上宁心护身符一百任务点,五雷符一百任务点,火焰甲兵符八十任务点,但若要请人将这火焰甲兵符给刻画到自己身上,那么就需要三百任务点了。

    还有金刚护甲力士符三百任务点,当然与火焰甲兵符一样,若是请人刻画身上的话,就需要多加八百任务点。

    混元一气罩三百任务点,三鸦悬空壶四百任务点,乾坤小袋两百任务点。

    嗯,乾坤小袋是要配发的话,但若是自己整坏了,遗失了,那么就需要自己拿任务点兑换了。

    总之,外面考核碑里的东西与里面这兑换碑的东西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由此可知,这道童手里的任务点自然也要值钱很多。

    想想看就知道了。那混元一气罩三百任务点,外面考核碑里的护身戒指一百五十任务点,两个护身戒指与一个混元一气罩的兑换价格一样,但真要用起来,恐怕十个护身戒指都比不上一个混元一气罩!

    护身戒指只是普通的法器罢了。而混元一气罩则是低阶灵器,护身戒指只能够抵挡普通子弹攻击,而混元一气罩则能够抵挡炮弹!

    换成是谁,也能够明白这里面的不同。

    因而这看门道童每个月两千任务点,着实让赵小卒三人看得眼红啊。

    但赵小卒三人却不知道,真要是修行起来。这两千任务点还真算不了什么。

    只不过,看门任务的好处就在于,不费事,自己在大门处也可以修炼,不至于耽误了修炼的事情。一举两得,两千任务点基本上算是干得了。

    “我的乖乖,居然真的有辟邪剑法?”

    邹水东就好似一个猴子,在那看门道童离开后,就开始四处翻阅了起来,很快,他就惊呼了起来,手里举着一本线装书。

    赵小卒。廖炳强两人急忙围了过去,一看,那书封面上果然写着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辟邪剑法。

    邹水东翻开封面一看。首页上就写着八个大字:欲练此功,无需自宫。

    “嗯,不应该是欲练此功,必须自宫么?”

    廖炳强抓了抓头皮,不由得有些纳闷。

    继续翻看下去,这本辟邪剑法的撰写者乃是一位道号明气的道长。

    不过看这书倒还真像那么一回事。不知道真假的邹水东便拿着这本书去了大门处,向那位看门道童讨教。

    那看门道童看到是此书。不由得呵呵一笑:“这本辟邪剑法在藏经阁里可谓是鼎鼎大名了,这位明气师兄可是明元师伯的大弟子。喜好武学。”

    “这别是胡乱写的吧?”

    邹水东有些迟疑,但那看门道童却打消了他的疑惑:“明气师兄可是内门嫡传弟子,道行高深,这点武学对于他来说,算不了什么。”

    邹水东不由得大喜,随后便仔细翻看起来,而赵小卒,廖炳强两人也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书籍看了起来。

    但没过多久,那黄巾力士便进来提醒他们,需要去下一个地方参观了。

    赵小卒三人不得不依依不舍的将手中书籍放下,跟着黄巾力士离开了藏经阁。

    而下一个参观地点则是山脚的大殿,壮观雄伟,主殿里面供奉着三清神像,自然不用多说。

    随后三人跟着黄巾力士转向两处偏殿,不由得有些惊异,这两处偏殿之中供奉着近二十尊神像。

    就听得那黄巾力士朝着一尊神像介绍道:“此乃别山山神松大之神像。”

    “此乃青木城隍之神像。”

    “此乃九头河神白大之神像。”

    “此乃极北山神青羽之神像。”

    ……

    这一口气介绍过去,赵小卒三人压根一个都不认识,就连那什么别山,青木,九头河,极北等等地方也是不知。

    正巧此时一位道童过来打扫卫生,赵小卒三人急忙上前请教:“这位师兄,还请为我三人介绍介绍。”

    那道童同样也是中年模样,性情和蔼,被三人打断手中事务,也不气恼,随即便给三人介绍了起来:“这偏殿里供奉的神明,均为明阳祖师敕封为神。”

    之后,道童的介绍听得三人可谓是如痴如醉。

    半晌之后,介绍完毕,赵小卒三人眼里神采奕奕,不由得赞叹一声:“明阳祖师好厉害!”

    明阳祖师的确厉害,能够敕封神明,如何不厉害。

    总之,赵小卒三人心里的向道之心变得越见坚固了起来。

    之后,食堂,演武场等等地方一一参观过去。

    待到天色逐渐黄昏之时,那黄巾力士便带着三人返回了大殿之中,将三人交给了一个中年道童。

    那中年道童朝着黄巾力士行了一礼:“有劳力士。”

    随着这一礼,那黄巾力士方才化为一团云雾消失不见。

    “贫道乃是老君山三代外门长老罗米,你们叫我罗长老可,叫罗师伯也可。”

    那中年道童转身看着三人笑道。

    这罗米之前就介绍过。与黄芪和,齐佳明三人一并进入老君山,之前乃是个兽医。

    三人均为好友,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三人的境地却不尽相同。

    黄芪和现在已是老君山三代嫡传弟子。孟挺门下,道号明和,炼精化气中层瓶颈。

    齐佳明同样是老君山三代嫡传弟子,张庆明门下,道号明气,炼精化气中层巅峰。

    那本辟邪剑法正是齐佳明闲暇无事之时所著。

    至于罗米。在苦熬了这么多年后,道行总算是踏入了炼精化气下层,但毕竟资质不佳,孟挺也看过,估计罗米到了炼精化气上层也就到头了。因而就索性委任为外门长老,管理外门道童。

    现在外门之中,凡是没有被收入内门,录为嫡传弟子,但道行已经踏入炼精化气中层的道童,均被委任为外门长老,一共有八人。

    踏入炼精化气入门的道童一共有十三人,委任为外门执事。协助外门长老管理道童。

    除此之外还有二十三名道童这些年来限于资质,一直没能突破炼精化气入门这一关。

    这些道童以后将专门负责教导入门的新道童。

    赵小卒三人跟着罗长老进了主殿,此时四十五名道童已经尽数到齐。

    罗长老将三人介绍给大家之后。便分了三个蒲团给赵小卒,邹水东,廖炳强,让他们跟着做晚课。

    赵小卒三人什么都不懂,也就只能跟着众道童诵读经文。

    晚课做完,众道童一并前往食堂。

    今天的晚饭是众道童给三个新道童接风。倒是颇为丰盛。

    虽说食材并不奢侈,但掌瓢的大师傅都是老郑头重金聘请而来。手艺不凡,让赵小卒三人吃得滑口。差点就撑住了。

    实际上这食堂的食材看上去不奢侈,但里面一些材料却是山中灵田种出,三人吃了之后,就感觉体内一股股热流沸腾。

    吃过晚饭,三人回到厢房,拿着罗长老给的呼吸吐纳之法就修炼了起来。

    按照罗长老的说法,这呼吸吐纳之法乃是入门修炼之法,光练这个,一旦精深之后,就与凡人不同了,以此为基础,成就武术高手都是小事。

    罗米自己也是这样过来的,因而知道如何激发三人的兴趣。

    而经过罗米罗长老如此一说,三人本就年轻,心头未必就没有行侠仗义的念头,却不说如何修道,光是将这呼吸吐纳之法如果练成的话,也能够成为一代大侠了。

    如此,三人一夜不眠,连番修炼。

    就连原本打算开机看看的电脑都没有顾得上去玩了。

    次日清晨,老君山山顶,山腰,山脚乃至于十多个山头,外面的老君观同时响起洪亮的钟声,将赵小卒三人从修炼中惊醒过来。

    在缓缓收功之后,赵小卒三人不由得一阵欢喜,虽说三人在一夜练功之后,并未生出罗长老所说的气感,但一夜未眠却是精神抖擞,半点不困。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赵小卒三人则开始一点点融入到老君山之中。

    每日清晨起床便是打扫各处卫生,在洗漱之后便前往山脚大殿进行早课,之后则是前往食堂进餐。

    待到从食堂出来之后,赵小卒三人却需要前往罗长老处学习道门经典。

    从八点学习到十点后,便是休闲时间,可去藏经阁,或去演武场,或回自己厢房,也有去做任务等等。

    而赵小卒三人对于呼吸吐纳之法的兴趣颇高,自然不愿意去其它地方,则一并回了厢房,趁着那兴头再度修炼呼吸吐纳之法。

    直到中午,三人前往食堂。

    待到下午,赵小卒三人又不得不去罗长老处学习道门经典,之后返回厢房修炼呼吸吐纳之法,直到晚课。

    这样有规律的生活,每日循环不断。

    过得一月时间,这日赵小卒三人在罗长老处学习了道门经典后,正待离开,却被罗长老叫住了:“你三人这些时间在山中还习惯吧?”

    在赵小卒三人面前,这罗长老近乎于师尊的地位了。

    因而听得罗长老问话。赵小卒三人也不敢怠慢,急忙回道:“还习惯。”

    “嗯,修炼固然重要,但也不要忘记其它事情了,劳逸结合方为正道啊。”

    罗长老丢下一句貌似普通。但却有些玄机的话语后,放了赵小卒三人离开。

    说实话,如果不是罗长老这句话的话,赵小卒三人还真舍不得将时间浪费到玩乐等等地方去。

    在修炼呼吸吐纳之法的第三天,赵小卒就有了气感,随后第四日是邹水东有了气感。第六日是廖炳强有了气感。

    而在有了气感之后,三人很快就察觉到这呼吸吐纳之法真正的好处。

    先说那赵小卒,实际上在三人之中,赵小卒的身体是最弱的,不说骨瘦如柴。但有点肩不能抗的感觉,平时在家里,帮着扛包二十斤的大米上三楼就气喘吁吁了。

    可现在,别说二十斤大米了,厢房院子角落处那上百斤的石锁,赵小卒都能够扛上肩膀了,还能够每天举举石锁,打熬一下力气。

    而邹水东。廖炳强无不是如此,感觉自己身体逐渐轻了,身上的力气变大了。耐力变好了,甚至于邹水东原本已经停止的个头,这段时间貌似也长了一点。

    另外三人还在藏经阁各自选择了一门武功与呼吸吐纳之法一并修炼。

    这呼吸吐纳之法原本就算得上一门极为高深的内功,在配以武功,所显现出来的东西就与之前在家里时大不一样了。

    赵小卒选的乃是力士拳,据说这门武功能够增强力量。强壮肉身,赵小卒的身体干瘦。就想要多点力气,因而就选择了这门武功。

    那邹水东选择的则是五行拳。含龙虎豹鹤蛇五种拳型,拳精之后则能体壮身坚,手灵足稳,眼锐胆壮。

    廖炳强块头大,却选择了太极拳。

    太极拳,大家都知道,不用多说。

    按照廖炳强的话来说,我脑子笨,看不懂其它东西,就太极拳原来在学校学过一点。

    而这三种武功配合呼吸吐纳之法修炼之后,可谓是一日千里。

    在短短大半个月时间里,赵小卒三人的精气神都显得与往日完全不同,颇有几分武林高手的风范。

    如此一来,三人修炼呼吸吐纳之法的兴头有多高,就可想而知了。

    但既然那罗长老如此说了,赵小卒三人也知道是为了自己好。

    不过三人离开了罗长老的院子后,就有些发愁了,自己三人干点什么好?

    回去上网玩游戏?

    若是在家里的时候,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但现在,三人不说脱胎换骨,但至少与往日的心境有些不一样了。

    玩游戏在他们眼中已经成为了浪费时间的代名词。

    就拿邹水东的话来说,玩游戏玩得再好有什么用?还不如我去举举石锁打熬一下力气。

    去藏经阁?

    可罗长老说过,在藏经阁内只能选择一门武功,其它武功看都不准看的,如果将这些时间拿去看道门经典,三人着实心有不甘。

    “要不,我们去兑换碑看看有没有什么任务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去赚点好处?”

    赵小卒这时倒是想了起来,笑道。

    其余两人一听,急忙点了点头。

    之前三人可都是在考核碑那里做过任务的,据说这老君山兑换碑里的奖品可要比外面的考核碑强上很多。

    如此一来,赵小卒三人便朝着位于山脚内侧的兑换碑奔了过去。

    那兑换碑并不太起眼,只有十多米高,整体白色,与考核碑并没有多少差别。

    不过待到赵小卒三人靠近兑换碑后,才发现,这兑换碑真的要比考核碑强多了。

    三人不约而同选择了查看兑换碑内的库存。

    与考核碑一般无异,兑换碑内的库存也分为三类。

    符箓,丹药,器。

    里面除了考核碑里那些低级玩意之外,所出现的中,高级货色让赵小卒三人看得口水直流。

    什么金刚护甲力士符,什么五雷符,什么三元丹,山丘小印等等。

    总之,都是考核碑里完全不可能见到的东西,对于外面的人来说,这些东西才是真正的灵丹,仙符,神器啊。

    当然,这些东西的兑换价格也较之那考核碑里的东西贵上很多。

    譬如清水符价格是十任务点一道,而兑换碑里才有的甘露符则要一百五十任务点才能够兑换一道!

    嗯,当然,这甘露符相对于清水符而言,效果也要强上不知道多少,十五道清水符的效果绝对抵不上一道甘露符。(未完待续)

第四百五十九章 唐老师    “所谓灵符,在我看来就是以阵符为骨,灵纸为肉,元气为动力支撑,以天神神通为灵引的一种可积存的时效法术,而对于灵符这方面来说,暂且不说它的品级,什么才是它最重要的依仗呢?”

    城主府一间特意开辟出来的巨大静室当中,唐楚阳站在最前面的讲台上谈笑风生,以极为轻松闲适的谈话方式,将他对灵符构造方面的认知,娓娓道来。≤,

    这件足够容纳上千人的巨大的讲堂,是唐楚阳根据他那个世界大学的讲堂改造而成,阶梯式半环形座位递次而下,层次分明。

    从最后也是最高的一排座位,一直延伸到唐楚阳所在的讲台,来自现代设计理念的特殊改造,让整间静室的人都能轻易听到他的声音,并且看到他的肢体语言。

    能容纳上千人的礼堂内,目前只是稀稀落落的坐了不到一百人,全都是神元宫到目前为止招收到的灵符师,这其中初级灵符师占了其中的大部分,中级灵符师都不足以十位。

    至于高级灵符师,不算唐楚阳这个高阶灵画师勉强算一个之外,更是一个都无。

    不过即便是这样,能在潮汐山凑出差不多一百个灵符师,也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尽管这些没什么前途的初级灵符师并不被那些大家族看在眼里。

    但唐楚阳才不会在乎资质的问题,灵画师他或许无法成批量的去培养,毕竟多彩元神这玩意儿太少见了,唐楚阳也没那个能力将一个修士的元神从单彩变成多彩。

    但灵符师不同。经过唐楚阳对五行大陆长达两年多的了解,尤其是在灵符和唤神图这方面下了大力气了解之后。他已经能够非常清楚地明确一件事情。

    那就是,理论上所有修士都具备成为灵符师的可能。皆因想要成为灵符师所需必须条件,只是修士元神的强大与否而已,至于元神强度方面,并没有太过苛刻的要求。

    无非就是元神强度比较高的修士,炼制灵符的速度,以及灵符的产量比只是单纯元神强大的修士多出许多而已。

    但这些问题对唐楚阳来说根本就不算问题,炼制一张灵符,最重要的其实就是阵符,阵纹和阵基。

    只要在这三个最基础的方面下足了功夫。并且能构建出最完整的阵符阵基,哪怕是一个资质最差的初级灵符师炼制的灵符,其功效都要比一个初级,甚至于中级灵画师炼制的灵符要好得多。

    根据唐楚阳的了解,五行大陆上几乎所有体系相比于华夏的神话体系,都是存在巨大缺陷的,即便是在这个世界的强者看来极为完美的阵符,阵符,在唐楚阳的眼里也是有瑕疵的。

    而唐楚阳所掌握的来自于华夏的学识。在五行大陆上表现出来的才是真正的完美,并且还是一个远远超出这个世界灵符师,以及灵画师框架的完整体系!

    这就意味着只要唐楚阳愿意,他就能直接开创一个全新的灵符师和灵画师流派。如果不怕招惹妒恨的话,甚至于灵丹,阵法。灵纸等等几乎所有的体系,他都能生生搭建出另外一个全新的流派。

    不过唐楚阳也知道以他现在的实力。还难以做到无惧整个大陆的万族窥视,为保险起见。唐楚阳目前只打算将灵画师和灵符师这两个流派搭建起来,为将来的大学府计划搭桥铺路。

    眼前这一批不足百人的灵符师,以及可怜的四个灵画师,唐楚阳几乎是把他们当做未来大学府的教师来培养的。

    五行大陆的教育传统实在太保守,局限也太大了,一般都是父传子,子传孙,再不就是师傅传弟子,师兄传师弟,有些比较自私的,更是宁愿将一身所学全部带进棺材,也不愿将之传承下去。

    所以,为了将来的大学府计划着想,唐楚阳不得不把地球上大学里的教学模式照搬了过来,用身体力行,言传身教的方式,来让眼前这些未来的教师种子们提前适应一下现代化的教育方式。

    “你们觉得对灵符来说,什么才是核心呢?都说说,大家踊跃发言,答对有奖!”

    这话说出来的时候,唐楚阳心里就在叹气,这种让学生参与到讨论中的教学方式,他已经实行了好几天了,但在座的近百人愣是没有一个敢于主动举手发言的,个个都是正襟危坐,噤若寒蝉。

    对于这样尴尬的情况,唐楚阳其实也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五行大陆毕竟处在近似于华夏古代的封建社会时期。

    并且还附加了修仙体系这个凌驾于普通社会之上的存在,更是将‘天地君亲师’这个封建传统推崇到了极致,甚至于,因为修士的存在。

    更是将本该排在最末尾的‘师’,硬生生地拔升到了君王和亲人之前,‘师尊’二字,几乎成为仅次于‘天地’的尊贵所在!

    也因为这个,让整个人族,乃至于其他种族里,所谓的‘师尊’,也就是唐楚阳眼中的老师,已经被神化到了能够随意掌握徒弟生杀大权的存在。

    在这种极度封建压抑的社会风气下,可以想象唐楚阳突然推行师生平等相处的教学概念,会遭遇多么尴尬的局面。

    不过唐楚阳可是经历了三十多年现代社会熏陶的现代人,相比于五行大陆的古板师尊们,他的行事方式和想法可要灵活多了,在经历了第一天的冷场尴尬之后。

    唐楚阳便在课堂上附加了一个‘答对有奖’环节,以此来刺激眼前这不足百人的学生大胆发言,踊跃参与他唐老师搞出来的师生互动教学模式。

    不论对错,只要勇于回答老师的问题,课后都会得到一张将符的奖励,如果答对了那就更走运了,直接奖励一张威力不逊于王符的超品将符!

    有了这等赤果果的利益诱-惑,并且在经历了第二天某个学生的冒险一试,课后真的得到了‘唐老师’的奖励后,将近一个学生彻底热血沸腾了起来。

    一张将符对于任何一名灵符师来说,都算不上多大的财富,但你搁不住数量够多啊,如果一堂课能抢答老师十个问题,一天两堂课下来岂不是能得到二十张将符?

    一个月下来更是能够积攒几百张将符,一张将符的话,哪怕一个四阶修士都不会太在意,但几百张将符的话,尤其是其中还有不逊于王符的超品将符,即便是高阶灵符师怕也淡定不下来的。

    唐楚阳简简单单地附加了这么一个小环节,就让冷场了一次的课堂,从第三天开始,只要唐楚阳提问,近个百学生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开始踊跃参与了起来。

    “师尊,不,唐老师,我觉得炼制灵符最重要的是元气,没有天地元气,灵符根本就无法激发!”

    第一个站起来抢答的,是一位年过半百的灰发修士,唐楚阳对这个修士的印象蛮深刻的,因为这位寿元高达五十五岁的老人,研究了半辈子灵符,却依然只是个初级灵画师而已。

    唐楚阳冲这位叫做‘杨修’的老修士赞许地点了点头,随后却又摇着头解释道:

    “嗯,你说得不算错,但也不算对,天地元气虽然是驱动灵符运转和激发的能量,但没有天地元气,不见得就不能炼制灵符!”

    说完这话,唐楚阳单手结了几个手印,瞬间施展了一个隔空禁制,隔空禁制是灵符师经常要用到的一种能够隔绝元气的禁制,一般都用于测试灵纸和灵符的质量和时效性。

    隔空禁制只是个初级法术,能够通过禁制来隔绝出一个半立方米的真空空间,但凡是蕴含元气的东西,一旦投入到真空当中,都会以最快的速度发散,将自身蕴含的元气快速填充真个真空空间。

    灵画师和灵符师,一般都喜欢用隔空禁制来测试灵纸的元气含量和强度,同时也能测试灵符的强度和保存时限。

    唐楚阳施展的这个隔空禁制比较大,足有一个立方左右,将隔空禁制布置在身前的讲台上之后,唐楚阳一边将灵笔,灵砚,灵纸等灵符师必备的工具摆上讲台,一边开口讲解道:

    “我现在就在没有天地元气的空间里炼制灵符,你们都仔细着看一下,我在没有天地元气的空间里炼制出来的灵符,到底能不能发挥作用!”

    唐楚阳说着话,脑中稍稍想了想便开始下笔画符,既然是实验性的灵符,一会儿肯定要直接在课堂演示的,所以唐楚阳决定炼制一张最低级的防御兵符。

    兵符这种最低级别的灵符,对于现如今的唐楚阳而言几乎瞬息可成,几乎就是一个眨眼的功夫,一张水盾符就被他炼制了出来。

    灵符炼成的刹那,一股虽然轻微但却坚韧无比的元气波动陡然荡漾开来,足足波及到百丈开外,才开始缓缓消散。

    “灵动百丈!这是极品兵符!天!唐老师在灵符上的造诣实在是太让人绝望了,极品兵符,竟然瞬息可成,怕是大师级的灵符师也不见得能这么简单就炼制出极品兵符吧?”

    “是啊!唐老师不但在唤神图的造诣上惊采绝艳,便是在灵符上的造诣,也让我等望尘莫及啊!”

    “能拜在唐老师门下,真是我等天大的福分!若我能达到唐老师这等瞬息成符,不,哪怕是十息炼制一张极品灵符,便足以让那些大家族刮目相看了!”(未完待续。。)–+16104749–>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