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由于贫道周六周日前往名山大川拜访道友,因而今明两天均是预定发布,谢谢各位道友的支持。

    还好,在得到消息之后,大博学者扎格拉斯从半位面里出来了,见到居然是夺心魔也被吓了一跳,随即便指挥着两头亡灵骷髅将夺心魔给运进了半位面里。

    说实话,这也算是运气了,若是张庆明多手多脚,不小心将镇压夺心魔的控心符给解掉了的话,嘿嘿,那玩笑就大了。

    这可不是一般的夺心魔,而是夺心魔里比较强大的长老。

    在异界里面,不管任何物种,只要带上长老这两个字,无一不是强者。

    譬如,火元素长老,实力与大剑师差不多,而这夺心魔长老如果被解开了的话,在没有多少防备的情况下,这青木山谷里恐怕就会出大乱子了。

    扎格拉斯催生了大量魔性藤蔓将夺心魔长老全身上下捆得好似一个粽子后,方才将这怪物的来历给张庆明说了。

    张庆明听闻是如此怪物,在后怕的同时,却生出了几分好奇,逼着扎格拉斯从夺心魔长老身上抽取了几大管血液,他想要试试这夺心魔长老的血液若是用来给灵器淬火的话,是不是会有一些比较特殊的效果。

    贾可道在干掉了塔罗斯城里的恶魔,拔掉了圣塔罗斯大神殿这座黑暗殿堂之后,便消失不见。

    贾可道现在的计划便是取得丰饶神系上下的信任,至少要初步融入这个神系之中,之后才好行事。

    要知道,贾可道总的计划可不小。光是三步就让人叹为观止。

    挑拨众神之乱,发展敕封地祗,建立地府。

    嗯,最后一步实际上是以死神的外壳来建立地府。

    贾可道可不是没事干,太无聊。才做这些事情的。

    此时贾可道已经能够感受到,由于自己来自于地球,不同于这个世界的土著,使得自己对这个世界大道的理解近乎于瓶颈了。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自己想要将道行从炼神还虚下层提升到炼神还虚中层,所需要的时间将会以万年计算。

    毫无疑问。这个过程太过于缓慢了,慢得让贾可道都有些无法承受。

    要知道,任何事情,拖得太长,最终都会出现一些让自己意料不到的麻烦。

    之前就说过了。贾可道隐隐约约有一种紧迫的预感,有危险的预感。

    因而尽快提升自己的道行,才是王道。

    而想要打破这种瓶颈,更加深入理解这个世界的大道,那么就只能用奇招了。

    这个世界并不像那些玄幻小说描写的那样,这里没有死神的存在。

    嗯,或许一些位面里已经有死神的萌芽了,但完全成型的死神是没有的。

    否则的话。这个世界里的生物在死亡之后,所发生的事情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

    少部分虔诚的信徒在死亡后,就会被神明派出的神使接往神国。享受那无尽的幸福。

    而剩下大部分的信徒,乃至于无信徒,都只能任由自己的灵魂被吸入冥河上空,沿着冥河前进,最终进入一个个深渊或者类似于深渊的位面里,转化为恶魔。或者被恶魔当成食物。

    当然,这种过程也展现了这个世界的趋势。

    但如此一来。这个世界给贾可道的感觉就有些不太完整。

    每时每刻无数灵魂被吸入冥河,或许有一部分灵魂会被转化。返回各位面,形成新的灵魂,但更多的灵魂就化为恶魔,或者消散。

    这使得整个世界不断走向崩溃,灭亡,越来越多的恶魔将会从各个深渊之中冲出,毁灭整个世界。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最终命运。

    这并不是一个平衡的世界,也不是一个道法自然的世界。

    贾可道寻思很久时间,方才做出这个决定,将这个世界不完整的地方补足,从而使得自己能够更加深入理解这个世界的大道。

    当然,至于是否能够成功,贾可道并不太在意。

    实际上,从这个计划的第一步开始,贾可道就发现之前的瓶颈距离自己似乎远了一点,使得自己的道行略微提升一丝,几乎看不见的一丝。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好兆头。

    先试试吧。

    当然,孟挺等弟子倒是不知道贾可道此时正在进行如此伟大的计划。

    在考核碑在华夏全国各地竖立之后,老君山发布出去的任务,完成率近乎于百分之百。

    毕竟老君山的这些任务,大多都是收购一些药材,一些比较特殊的材料等等之类。

    而考核碑最主要的功能则是进行入山考核,招收道童。

    最初的半年时间,孟挺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整整半年时间居然没有一个人能够通过入山考核。

    当然,这也与参加入山考核的人比较少有关系,这入山考核的难度并不低于当初贾可道设立的考核项目,甚至于更高,这参加的人一少,能够过关的人就更少。

    但在半年之后,孟挺的脸色变得好了一些。

    由于更多的人知道了考核碑里库存的宝贝有多么多么好,多么多么值钱,就算是不卖钱,自己用也是好处多多。

    丹药可以延年益寿,治病救伤,符箓可以治病,保命,法器可以护身等等。

    当然,现在的符箓里,那些凡是能够控制凡人的什么催眠符等等之类符箓都被取消掉了。

    对于凡人来说,那玩意太变态了。

    不管你心智再高,意志多坚强,只要被催眠符贴上,立马变成傀儡,要钱给钱,要人给人。着实是作奸犯科的必备道具。

    如此一来,孟挺也不可能任由那些家伙作奸犯科,因而就做主将此类能够控制心智的符箓,丹药,法器尽数从考核碑里取出。

    那些人知道了考核碑里有宝贝。只要做一个任务就可以兑换,自然引来了更多人。

    可以这么说,这考核碑几乎将全国上下很多人,嗯,主要是宅男宅女的生活给改变了。

    在之前,大多数的宅男宅女实际上并不是他们想宅。而是读完大学之后,找不到工作,就业压力大,最后不得不待在家里啃老,玩游戏。上论坛,看小说,泡妹子帅哥。

    其实他们也想赚钱啊!

    现在好了,听某某同学说,那个什么考核碑能够赚大钱!

    于是乎,这些宅男宅女便蜂拥而至,当然,凡是找不到工作的人都去了。

    每个县城。大中小城市的考核碑周围都围满了人。

    首先,老君山的任务是最吃香的,任何一个任务一出现。都会被人立马接下。

    当然,这个任务是不限制有多少人接的,只能限制完成任务数量,嗯,你也可以不限制。

    老君山的任务被人完成了,还有其他公司。老板乃至于国家机关发布的任务。

    总之,这考核碑的确让不少人赚到了钱。能够自己养活自己了。

    当然,这手快有。手慢无,除了那些无限制的任务之外,大多数的任务都会很快被人完成,如此一来,不少人就开始研究这考核碑了。

    就如同玩网络游戏一样,一个个公会,一个个工作室相续成立。

    任务里收购的东西,我不认识,但我这里可能有,于是同公会了解这东西的人就开始指点,最终,完成任务之后,按照公会标准,大家分红。

    当然,要说效率高,还得属任务工作室了,里面多半都是一些脑子快的家伙,专门研究任务怎么做最快,怎么才能够从一个无限制数量的任务里利润最大化等等。

    之后,那入山考核就被大多数人接受了。

    他们如同那个赵小卒一样,既然考核碑里的东西都是老君山的道长制作的,那么我何不去老君山拜师学艺?

    这念头一起,进行入山考核的人就变得多了起来。

    且说那赵小卒在虚拟考核空间里累了个半死,吓了个半死,但最后幸运过关,眼前闪过一道白光之后,气喘吁吁的赵小卒就发现自己站在了山脚前,前面则是一排排古色古香的厢房,每四间厢房围成了一个小院子,中间是一条条青石板路。

    赵小卒张望了一会,就看到一个穿着灰布道袍的中年道士走了过来。

    那中年道士见到自己之后,脸上一喜,便一甩拂尘,朝着赵小卒行了一礼:“这位小善人可是通过了入山考核?”

    赵小卒一看就知道这个中年道士是前辈,自己是跑来拜师求艺的,哪里还敢怠慢,从没有跪过人的膝盖顿时就软了下来,如同推金山倒玉柱,就朝着那中年道士给跪了下去,口中还大声叫道:“赵小卒拜见师父!还请师父收我为徒!”

    那中年道士实际上也有五十多岁了,只不过练习呼吸吐纳之法已久,样貌衰老较慢罢了。见到赵小卒居然跪了下来,中年道士不由得右手拂尘一抬,便伸到了赵小卒腋下。

    那赵小卒随即便跪不下去了,只见那中年道士轻轻一抖拂尘,赵小卒就感觉一股暗力涌来,原本下跪的身体就再也控制不住,随即被这股暗力给带了起来,但却没有被摔倒,反倒是稳稳的站在了原地。

    这赵小卒不由得心头大喜,之前他心头还有点犹豫,担心这道士就是个普普通通的道士。

    毕竟书里不是也说了么,再厉害的仙门里也有用来驱使的普通人。

    光这中年道士显露出来的这一手,就让没有见识过武功的赵小卒惊为天人。

    如果自己能够学到这一身武功,嘿嘿,就不虚此行了。

    一想到这里,那赵小卒还以为中年道士在试探自己,急忙又要跪拜下去。

    那中年道士不由得苦笑连连,用拂尘一戳赵小卒腰间,赵小卒便感觉腰间一麻,想要跪拜却再也跪拜不下去了。

    “福生无量天尊。小善人,贫道并不收徒,乃是奉明道大师兄带你前去办理入山手续的。”

    这中年道士如此一说,赵小卒也知道自己没可能拜这道士为师了,只能跟在道士身后。朝着山脚走去。

    当然,赵小卒也不是迂腐之人,趁着还在走路的时候便与这中年道士攀谈了起来。

    这中年道士名叫杨里,待人还算和蔼,对赵小卒的问话都一一解答。

    从这杨里口中,赵小卒得知。这入山之后并不是说立马就可以拜师的,都要先当道童,学习道门经典,练习呼吸吐纳之法,而藏经阁内有着大量书籍可以翻看。

    每周六。日两天,会有内门嫡传弟子前来宣道,讲解道童们在修行之中所遇到的问题。

    若是表现不错的话,待到内门开始收徒的时候就有机会拜入内门,到那时,掌门大师伯才会赐下道号,到那时,才称得上老君山真正的门人!

    这一番话。赵小卒感觉怎么听着耳熟无比,脑海里想了想,才发现这什么内门。外门完全就是那些里的套路啊。

    一想到这里,赵小卒随即就想起了自己看过的几本,心头直敲小锣,犹豫片刻之后方才吱吱呜呜的询问杨里:“杨道长,这老君山会不会鼓励相互争斗残杀啊?”

    杨里一听不由得哈哈大笑,惊得赵小卒立马就倒退几步。生怕这位杨道长如同小说里描写的那般,冷哼一声。为了解决竞争对手,直接将自己干掉。

    “赵小卒啊赵小卒。怎么现在的年轻人都这样啊,小说看得太多了,行了,山脚打坐的那位便是明道大师兄,你可要小心一点,明道大师兄可是掌门大师伯的首席大弟子,道法高深,不要失礼了。”

    说到这里,杨里让开道路,让赵小卒自己过去,说自己还有事。

    赵小卒此时也羞得满脸通红,为自己的猜测感到有些羞愧。

    想来也是,那小说里的东西自然是虚构的,要说入了这道门,还像人世间里一般自相残杀争斗的话,还修什么道,成什么仙?

    赵小卒与杨里道别之后,便举步沿路向前,走了两步,就见到山脚处盘坐着一个年轻道士,微微闭着双目,虽说看上去十分年轻,但却给人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让人不由得生出一丝敬仰来。

    到了这时,赵小卒方才发现,自己并不算是第一个通过入山考核的,在那年轻道士对面坐着两个身穿便装的年轻人。

    绝对不是道士,光看那两人坐在蒲团上的姿势,时不时扭动一下屁股的模样,就知道是才进山的。

    赵小卒走到距离那年轻道士前面十米处便停了下来,也不知道该怎么行礼,只是嘴上叫道:“大,大师兄,是杨里杨道长叫我过来的。”

    就在这时,那明道大师兄也缓缓睁开了眼睛,看到赵小卒满脸通红,有些局促不安的样子,不由得轻笑了起来:“福生无量天尊,贫道道号明道,以后你可叫我大师兄,也可叫我道号,老君山没有那么多规矩的。”

    这明道大师兄如此一说,赵小卒只感觉如沐春风,心头的惶恐骤然消散,就感觉坐在自己面前的明道大师兄就好似相处多年的大哥,威严中带着柔和,让人心中舒服不已。

    “嗯。”

    赵小卒点了点头。

    随后,这明道大师兄便笑着让那两人起身:“今天就你们三人,也罢,让贫道来给你们说说,在老君山里的一些事情吧。”

    听得大师兄让自己起来,那两人倒是迫不及待的站了起来,要说第一次打坐的人,要不了几分钟就会感觉全身上下不自在。

    一会感觉后背有蚂蚁爬,一会感觉有蚊子飞脸上了,甚至于还感觉胯下发痒,想要抓上一把。

    实际上这都是心不静的表现。

    若是心静下来了,别说没有蚂蚁爬会产生的幻觉,就算是有蚂蚁从脸上爬过去,也是浑然不动,丝毫不在话下。

    三人听得大师兄如此一说,心头倒是有些惭愧,看看人家大师兄这么年轻就能够当上大师兄,的确不同于凡人啊。

    随后这明道大师兄给三人讲解了一些老君山的故事。当然重点就是贾可道这位明阳祖师了。

    明道也不夸张,只是缓缓道来,听得三人不由得目瞪口呆,这世上还有如此之人,岂不就是仙人了?

    讲完了老君山的一些故事之后。明道便带着三人进了一个庭院。

    让三人有些诧异的是,这庭院门口挂着两个黑字白底的木质招牌。

    一个是全国道教协会驻老君山办事处,一个则是华夏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驻老君山办事处。

    当然,这诧异也是可以理解的。

    在这三人心中,此时已经将老君山当成神仙宝地一般所在,突然之间看到颇有世俗味道的招牌。心头自然诧异。

    看到三人脸上的表情,明道笑了起来:“这是为了方便大家出去游历时不出现麻烦,师尊让他们入驻进来的。”

    的确,之前那几个秘密部门就有这种意向了,不过被孟挺婉拒了。

    现在就是考虑到随着从新招收道童。而现在的道童培养就不像之前那些道童了,他们除了在老君山修行之外,到了一定时候,就需要出去到全国各地历练。

    由于这些道童一旦出去之后,光那一身本事就不是凡人可以想象的,容易惹出是非,如此一来,与秘密部门的合作就需要重新提上议程了。

    让这两个部门入驻进来就是其一。

    主要还是为了方便道童们出行。减少麻烦,至于那秘密部门想要借此掌握老君山一些情况,就比较困难了。

    毕竟很多东西并不是看看就可以达到目的。

    当然。作为回报,老君山在必要的时候也要出面解决一些秘密部门没法解决的事情,比如上次郑羽梦去山洞巨墓那次就是这样。

    另外,孟挺也恢复了老君山与秘密部门之间的交易,只不过与考核碑一样,一些比较特殊的符箓。丹药,法器。老君山是不会出售的。

    走入庭院,就看到两张摆在露天里的办公桌后面坐着两个中年男子。都穿着西装打着领带,见到明道带人进来,这两人急忙起身上前寒暄:“明道道长来了,这是新人?恭喜恭喜啊。”

    明道点了点头,笑着回了几句。

    随后,这两人,一人负责拍照,一人负责操作机器制作证件。

    很快,每人两份证件便制作好了。

    在离开庭院之后,明道掏出两道符箓,轻轻一晃,那符箓便燃烧了起来,随后一阵狂风刮过,一个上半身赤裸,下半身乃是旋风云雾,头上裹着黄色丝巾的壮汉便出现在众人面前。

    那壮汉出现之后便朝着明道一抱拳,神色卑微:“小的参见仙长。”

    “你且带他们三人去住处,一切事情均由你帮助清理。”

    明道随后朝着那壮汉吩咐道,末了方才转头朝着赵小卒三人笑道:“这便是黄巾力士,能够存在一个时辰,就让它帮你们打扫一下清洁,认认路,否则的话,赶不上晚课了,你们就惨了。”

    说完话,明道右手一挥,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取出一团拳头大小的白云,丢在地上。

    那白云随后便迅速膨胀起来,待到一人见方的时候,明道便站了上去,朝着赵小卒三人笑了笑,便腾空而起,片刻之后便消失不见。

    前前后后这些事情,算是将赵小卒三人给看呆了。

    “黄巾力士?腾云驾雾?”

    赵小卒嘴里不知不觉就说出了口,那黄巾力士听得赵小卒叫唤,随即便朝着三人行了一礼,右手一招,三人脚下便生出一股旋风,如同大手将三人抓起,随着黄巾力士便向前飞去。

    随即赵小卒三人便是一阵惨呼嚎叫。

    待到三人被黄巾力士放下的时候,却已经到了一个小院之中。

    三人惊吓之余,正在回味之前离地数米的飞行,就见到那黄巾力士化为一股旋风,钻入各个厢房,开始打扫起卫生来。

    赵小卒不由得羡慕的轻叹一声:“这才是仙人啊。”

    其余两人不由得连连点头,毫无疑问,不管是黄巾力士还是明道踏云离开这些事情,在他们心头激起了向道之心。

    即便是其中一人之前还想着修炼几天学点东西就回去,现在回去的念头被尽数打消。

    在感叹了一番之后,赵小卒方才想起,之前的两个证件来,随后翻开看了看。(未完待续)

第四百五十八章 危机解除    “咦?太神奇了,天魔溃体竟然还能增加肉身强度?”

    唐楚阳检查了一下了安布罗没了声息的肉身时,惊讶地发现这厮的肉身强度竟然有了很大的提升,并且被天魔溃体激发出来的魔气,也有一部分被留了下来。∮,

    按照唐楚阳对天魔解体的了解,这种事情根本就是不可能发生的才对,天魔解体是以肢解肉身的方式,来呈几何倍级地提升自身的实力,天魔溃体在唐楚阳看来也差不多。

    但安布罗的身体虽然也是在解体,但在他被小茶壶抽干了体内的元气和生机之后,整个躯体却并未直接崩散,反而显得更加凝实了起来,就强度而言,比之前还要强出好几倍。

    “哼!那都是我的功劳!如果不是我可以压缩了他的身体,这个家伙早就化为飞灰了!”

    识海里小茶壶略带着些不满的回答,让唐楚阳心底里的疑惑得到了证实,果然,这种违反常理的事情不是安布罗自己弄出来的,而是抽干了安布罗的小茶壶。

    “谢了!小不点……”

    知道这事儿是小茶壶做的,唐楚阳也就明白了小家伙的用心,这是在帮他积攒实力,必须得感谢人家。

    “谢就不用了,这次就算是方才那些元气的奖励好了,今后只要有这样的机会,千万记得想起我,总不会让你白忙的……”

    说着话的时,小茶壶的话里带着满满的怨气,先前要不是它自己被巨量的元气惊醒。这次怕是又要错过一次吸收能量的机会,唐楚阳这种总是不自觉地遗忘它的行为。让小茶壶很忧伤。

    “嘿嘿,一定一定。这次是情势太过紧急了,我一紧张,就没想起你……”

    唐楚阳干笑着摆摆手,他心里本能地对小茶壶有些抗拒,因为这种心态,也导致唐楚阳总是不自觉地遗忘小茶壶的存在,这次要不是小茶壶及时出现,他的全盘计划和心思可就全部白费了。

    安抚完了小茶壶之后,唐楚阳和李令远一起将整个落月城扫荡了一遍。前前后后总共收拾了数十具各种强者的肉身,其中完好的大部分都是六阶以上的修为。

    六阶以下的修士,即便是巨灵族这种在肉身上天赋异禀的种族,在近乎八阶的守护神围攻下,想要保持完整的躯体,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留仙居周边十数里范围,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这还是在李令远可以控制的情况下,毕竟如今还肯留在落月城的修士。大多都是对落月城比较有好感,或者充满信心的。

    李令远和唐楚阳不可能不顾及他们的人身安全,其实早在发现了安布罗,阿木尔等人的时候。在留仙居周边的居住的修士,都已经被城主府的人暗中请离了。

    而留在这里的修士大多都是唐楚阳的信徒,以及李令远等人安排过来的。用于迷惑阿木尔等人的内线,而且。早在李令远出手之前,他们就已经提前撤离了。

    因此这一场大战造成的破坏虽然不小。但对落月城定居的修士来说,也就是几个倒霉蛋跑得慢被波及了而已,真正受到致命伤害的修士,几乎一个都没有。

    收拾完种族强者的尸体,唐楚阳直接吩咐赶过来的陆俊等人,把被摧毁的所有建筑物重新建造起来,造房子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个需要消耗时间的力气活,但修士却轻而易举。

    几千上万斤种的坚硬十块,普通人少说也得几十上百人才有可能将之抬起,但一个四阶修士,却可以轻易举起数万斤的巨石,单单是力量上的巨大差距,就让修士的建造速度远超普通人。

    唐楚阳和唐老爷子等人是分头行事,李令远和唐楚阳留在落月城对付各大种族的强者,而唐浩然,宇文侯和烛翎三人,则是去对付同阵营的长生皇朝的凌央泽等人。

    等落月城这边的事情告一段落之后,唐楚阳和李令远回答城主府却发现,唐浩然等人竟然比他们还要先回到城主府。

    “杀了几个出头鸟,他们内部已经开始互相怀疑了……”

    看到唐楚阳和李令远的第一时间,烛翎就将他们那边的情况简单地说了出来,长生皇朝那边的联盟,因为同时人族的关系,不论是唐楚阳,还是唐浩然和李令远等人,都不打算痛下杀手。

    毕竟夺城大战没多久就要开始了,这个时候大量击杀人族的强者,就等于大幅度削弱人族阵营的整体实力,无异于自掘坟墓。

    其他敌对种族可以毫不顾忌的击杀,但人族这边绝对不能那般肆无忌惮,这是早就商量好的既定计划,唐浩然,宇文侯和烛翎他们三人的任务,就是去把长生皇朝联盟这潭水给搅浑而已。

    “哈哈!那就等于咱们的计划成功了,人最怕的就是不信任,一旦他们之间开始互相猜忌,等到这正开始对付落月城的时候,必然谁都不肯尽全力的,

    一个内部充满矛盾的联盟,即便再强大恐怕也发挥不出多少实力,就让长生皇朝的那帮王八蛋继续唱独角戏吧,至于咱们,该开始准备夺城大战的事情了……”

    唐楚阳一脸没所谓地摆了摆手,只要人族这边的联盟不能一条心的对付落月城,凭借唐楚阳他们现在的实力,足以应付一个松散又充满矛盾的联合体了。

    至于其他敌对种族那边,唐楚阳就更加不担心了,负责通风报信的阿木尔和惊涯已经被他放走了,一旦阿木尔和惊涯将血阁到来的信息带出去,这偌大的屎盆子血阁是吃定了。

    大部分的视线被转移出去之后,落月城的承受的压力已经减少到唐楚阳他们可以承受的地步,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继续大肆招收散修和那些不受重视的侍从,让落月城更快的壮大起来。

    不过这些事情交给更加沉稳的唐老爷子和李令远等人就行,唐楚阳目前的主要任务,就是将那些已经被甄选出来的神元宫门人,在最短的时间内培养起来。

    培养出足够忠心和强大的门人,不论是对即将到来的夺城大战,还是唐楚阳离开潮汐山之后学府计划,都是拥有不可估量的好处的,这一点,唐楚阳很看重,也是他未来一段时间的重中之重。

    “夺城大战啊,接下来就是你了……”

    抱着这样的期待,唐楚阳整理了一下思绪,开始搜索脑海里关于快速培养门人实力的相关信息,阵法,物资,灵丹,灵符等等,只要能够用到的,唐楚阳一个都不会错过。(未完待续。。)–+16087390–>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