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感谢六翼炽天使–圣灵,居家道士,凯哥54的打赏。白银世纪问我,对贼道三痴的事情怎么看,唉,贫道沉默,可惜,又少了一个朋友。码字这事,就是用生命来消耗,痔疮、肩周炎、腰间盘突出几乎必得之病,每年码字过百万字的作者都是疾病缠身,贫道当年强壮的体魄,在这些年码字生涯也是消耗殆尽。也希望坐在电脑前的各位注意锻炼身体。眼睛有点湿润。

    除了圣塔罗斯大神殿主体之外,其余的建筑物,只要被闪电劈中,随即便会在轰然一声巨响之中被四处溅射的电光包裹,转眼之后就轰然倒塌。

    如此一来,没多久,在圣塔罗斯大神殿范围内,除了神殿主体之外,其余各种建筑都变成了一片废墟。

    并且在闪电的不断轰击之下,圣塔罗斯大神殿上方的黑色烟雾也迅速变薄,就连神殿主体上也出现了拳头大小的窟窿。

    到了这个时候,献祭了数千人,上万小劣魔方才形成的黑暗殿堂领域也处于摇摇欲坠之中了。

    那头镰刀魔眼中的红光越来越盛,不过即便是它勇力天下无敌,此时也找不到敌人在何方。

    最终,一道闪电落在圣塔罗斯大神殿的尖塔顶端,那尖塔顶端骤然崩断小半。

    镰刀魔再也按忍不住,双腿一蹬,脚下那厚实的石砖骤然破碎,出现了一个大洞。

    而镰刀魔此时已经化为一道红色流光冲向了天上的乌云,在那红色流光的顶端,便是镰刀魔的长柄镰刀。

    看到那镰刀魔狗急跳墙的举动,隐身在一旁的贾可道不由轻笑一声。右手向下一压。

    轰!

    数千道闪电从乌云之上骤然生成,落下!

    那头镰刀魔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转眼之间便被闪电连番击中。

    作为深渊在主物质位面里第一位恶魔大督军,镰刀魔黑尔无疑是强大的。

    在十年前对圣塔罗斯大神殿的攻击中,这头镰刀魔甚至于一刀将那位仓皇出战的大主祭斩掉了头颅。

    但在这时。黑尔心头生出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惊恐情绪。

    第一道闪电落在黑尔身上后,黑尔就感觉体内的力量开始崩散,它甚至于无法将力量凝聚于一点。

    这闪电就好似恶魔的克星,落在身上,电光四射,凡是被闪电命中的地方。原本浓郁的深渊气息就好似遇到了天敌,自行退缩。

    一道,两道,三道,四道。五道…….

    一道道闪电就好似催命符一般落在镰刀魔黑尔身上,转眼之间,黑尔那坚硬如同钢铁的肉身就大半化为焦炭,甚至于魔核都受到了震荡,似乎下一刻,那闪电就能够将魔核化为灰烬!

    这一切,最终使得黑尔不得不放弃了自己一贯的狂傲,出声呼救:“奥黑!救我!”

    随着黑尔这一声呼喊。一根粗大的触手从圣塔罗斯大神殿主塔之上腾空抽出,一股无形的波动骤然从触手上扩散出去。

    那些原本朝着黑尔落下的闪电,瞬间就好似落在了一团透明的泥浆之中。下落速度骤然减慢,肉眼可及。

    “夺心魔?”

    原本在一旁看戏的贾可道倒是有些愕然,说实话,他还真没有想到,在这里居然还躲着一头夺心魔。

    不过看其展现出来的实力,这头夺心魔的位阶可不低。

    夺心魔乃是存在于不少位面的一种生物。由于它们喜欢吞吃生物的大脑,同时又被称为食脑魔。或者灵吸怪。

    它们能够通过心灵力量来控制对方思维,从而奴役其它生物。除非是意志力极为坚强,或者极为混乱的存在,才可能避开它们的奴役。

    总的来说,夺心魔的智力很高,通常情况下都不会有太大的情绪波动,这会影响到它们的心灵力量。

    通常情况下,夺心魔都会奴役一大群智慧或者非智慧生物作为自己的奴隶。

    还是一点就是,夺心魔乃是群居生物,它们会固定居住在一个地方,以方便建造脑池,从而繁衍后代。

    对于所有智慧生物而言,遇上夺心魔都是一件极为恐怖的事情,哪怕是恶魔,见到夺心魔都会吓得立马逃窜。

    一旦与夺心魔遭遇就很难逃离,而接下来,你所需要选择的事情就只剩下一样,在夺心魔控制住自己心智之前自杀,虽说夺心魔并不拒绝刚刚死去的打大脑,但至少自己不用去想象那恐怖的后果。

    贾可道也是从安泰米的记忆中提取到关于夺心魔信息的。

    当然,这头与恶魔待在一块的夺心魔,成功激发了贾可道的兴趣,也算是这头夺心魔的悲催了。

    这头夺心魔的位阶的确不低,其爆发出来的心灵震爆竟然直接影响到乌云,使得乌云之上的闪电迟迟无法落下。

    贾可道自然也不会让这头夺心魔耽误自己的计划,右手袖子轻轻一甩,那头躲在黑暗中的夺心魔就感觉自己扩散到四周的心灵波动骤然消散,之后就昏迷了过去,被贾可道装入袖中。

    在伪装降临之后,贾可道就恢复了人身。

    即便有神明发现,也不奇怪,对于神明来说,降临之后的形态是由降临时的肉身所决定的,而不是真身。

    随着夺心魔被贾可道收入袖中,那头镰刀魔就再也无法抵挡落下的闪电,前后不过三息时间,镰刀魔就在一道粗若儿臂的闪电之中化为灰烬,,甚至于就连魔晶都没能保存下来。

    对于贾可道来说,镰刀魔这样的恶魔拿来也没有多少用处,倒是那些较为低级的恶魔可以多收取一些,想到这里,贾可道随即身形一动。就朝着一些逃走的恶魔追去。

    等到贾可道返回塔罗斯城的时候,那座由圣塔罗斯大神殿亵渎改造而来的黑暗殿堂已在闪电之下化为了一堆废墟。

    贾可道随后便在废墟里翻看了一会,找出了一件蕴含着浓郁深渊气息的东西。

    一块巴掌大小的红色鳞片。

    这块红色鳞片应该是用来亵渎腐化圣塔罗斯大神殿的核心物件了。

    要知道,像圣塔罗斯大神殿这样的建筑物,绝非其它普通魔法建筑可以比拟的。

    作为荒野教会最为庞大的神殿之一。圣塔罗斯大神殿从建立的那一天开始,就不断受到入驻期间的大主祭加持神术。

    再加上长年累月信徒们在这里的虔诚祈祷,使得这座圣塔罗斯大神殿早在两百年前就自然形成了强大圣居。

    所谓圣居,便是充满着圣洁力量的地方,而充满邪恶力量的地方被称为邪居。

    通常情况下,任何一座神殿。不论大小,在建成之后,神明意识入驻神像时,都会对神殿形成一种圣居效果。

    但通常情况下,这种圣居效果并不太稳定。也不够强大。

    当然,即便是这种低级圣居,也能够驱散邪恶,让邪恶力量削弱大半以上。

    而这种由无数信徒祈虔诚祈祷形成的强大圣居效果,则可以完全压制邪恶的存在,这样的强大圣居效果甚至于会让靠近神殿的恶魔完全丧失抵抗之力。

    由此也可以想到,想要亵渎这样的大神殿,也不是将神像拖出来。拉上两爬屎,吐上几口唾沫,就能够让大神殿化为黑暗殿堂这种高级邪居的。

    这需要无比邪恶残暴的恶魔领主身上取下的东西才可能达到足够的亵渎效果。

    可惜了。早知道就将那头镰刀魔给留下来了,也可以知道这鳞片是谁的。

    对了,自己不是抓到了一头夺心魔么?

    看之前的情况,这头夺心魔在恶魔大军里的地位不低啊。

    想到这里,贾可道袖子一抖,随即一头脑袋长得好似章鱼。身体干枯如柴的怪物便摔落在地上。

    这头怪物全身上下为紫色,身上覆盖着一层微微反光的粘液。脑袋光秃油亮,嘴边长着四条触手。眼睛突出,没有瞳孔,尽数乳白色,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阴冷,冰冷,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寒冷和恐惧。

    夺心魔在摔落地上之后,转即便苏醒了过来,随后连情况都没有搞清楚,便朝着贾可道发出了一记心灵震爆,接下来,一阵心灵波动便朝着贾可道笼罩过来。

    这算得上是夺心魔的惯用招数了。

    绝大多数的生物在一记心灵震爆之后,基本上就跟白痴差不多了,脑海里一片混乱,犹如潮水倒灌,之后这夺心魔便能够轻而易举将对方的心智控制,结束正常战斗。

    “孽畜!”

    贾可道倒是没有想到,这头夺心魔居然没能搞清楚自己的处境,还敢反抗,随即冷哼一声,犹如炸雷响起。

    那夺心魔压根就没法抵抗贾可道轻哼而出的雷音。

    别说贾可道现在已经踏入炼神还虚的道行,就算还在炼气化神的地步,轻轻冷哼一声,也不是夺心魔这样的邪恶生物能够抵抗的。

    所谓声如雷音,可破万邪,就是在说这里了。

    地球上的雷电与这异界不同,原本就是至阳之物,那些千年大妖在对上雷劫的时候都是吓得浑身发抖,不能自抑,何况这夺心魔了。

    贾可道这一声雷音无形无色,犹如无数钢针转眼之间便将那心灵震爆以及随后笼罩而来的心灵波动尽数破除,并趁胜追击,一头扎入那夺心魔的脑海之中。

    那夺心魔顿时便如受雷击,身体一阵痉挛,嘴角边上伸出的几根触手四处蠕动,就好似快死的章鱼一般。

    此时的夺心魔别说将贾可道给控制住了,现在连自己的身体都没法控制了。

    良久之后,那夺心魔方才恢复过来,但此时脑海之中依然是混乱无比,只能勉强保持一点清醒,看向贾可道的目光里充满了从未有过的恐惧和惊慌。

    从成年的那一刻开始,夺心魔获得了自己的身体之后,所有见到自己的生物无不是害怕。恐惧,惊慌,拼命逃窜。

    而夺心魔自己对此并没有半点其它感受,仅仅只是猎手与猎物之间的冰冷关系罢了。

    但现在,夺心魔倒是能够体会到在自己面前。那些猎物的感受了。

    当然,如果等到夺心魔恢复神智之后,或许做出的第一个决定就是自杀。

    这是夺心魔的秉性,也是为什么从未有人抓到过夺心魔*的缘故。

    一旦无法抵御敌人,也无法逃走的时候,夺心魔就会快速死去。就连半神都无法阻止。

    贾可道右手在夺心魔额头上轻轻一点,数个符文随即浮现出来,组合成为一道淡金色的控心符,印在了夺心魔额间,随后消失不见。

    这种手段又要比炼气化神时的临空绘符高出不止一个档次了。

    自成符箓!

    到了炼神还虚的境界。绝大多数符箓对于贾可道来说,都属于随手可成了。

    只要贾可道愿意,轻轻一点,符箓自行形成,既不需要符纸符笔,也不需要朱砂,连手指头都不需要绘制。

    总之,这种手段已经完全脱离了凡人手段。算得上是言出法随的范围了。

    随着那道控心符印在夺心魔额间,这控制他人心智的老祖宗今天算是阴沟里翻船了。

    这控心符算得上是惑梦摄心符的高级版本了。

    不过就效果而言,惑梦摄心符较为温和。虽说受符者虽说会将施符者视为主人,但却有自己的心智思路,有着自己的底线原则,若是施符者超越了这个底线原则,那么惑梦摄心符就会自行消除。

    至于这控心符就要霸道多了,一经落下符箓。受符者随即便会丧失心智,一切以施符者命令为准。丝毫没有半点自己的心智。

    至少,在贾可道手中释放出来。半神以下,即便是有反抗之力也无法逃脱被控制的命运。

    随着贾可道问上几句,这夺心魔便如实将一切吐了出来。

    原来这头夺心魔乃是一头外出游历的夺心魔长老。

    嗯,夺心魔这个物种的实力等次与其它生物不太一样。

    其实力大致分为以下几个阶段。

    最初成年夺心魔将卵排入脑池之中,之后数日便会孵化为夺心魔蝌蚪。

    随后夺心魔蝌蚪便会在脑池里生活十多年之久,这个阶段的夺心魔蝌蚪近乎于没有智力,同时毫无战斗力,即便是一个人类小孩都可以轻易将其捏死。

    当然,也没有多少生物能够平安无恙的靠近脑池,要知道在脑池底部生活着夺心魔的最强者主脑!

    在夺心魔蝌蚪长到极致的时候,就会由成年夺心魔将其放入人形生物的耳朵里,夺心魔蝌蚪就会钻入对方的脑子,吞吃其脑灰质,最终将自己与对方剩下的脑子接连起来,彻底夺取对方躯干。

    这也就是为什么夺心魔长着一颗好似章鱼的脑袋,却拥有一个人形身体所在了。

    夺心魔这时就算是成年了,成为了一头标准的夺心魔。

    这时的夺心魔就算是成年了,从这一刻开始,夺心魔就会获得自己第一个能力,心灵震爆。

    光这一个能力,就足以让大剑士以下,乃至于没有防护的剑师中招了。

    当然,通常情况下,任何一位剑师身上都会佩戴一系列用来抵抗心智控制的魔法道具。

    在之后的岁月里,夺心魔将会不断吸取智慧生物脑汁,从而获得足够的灵质来提升自己的实力。

    通常情况下,运气中等的夺心魔会在五十岁以前,成为一头精英夺心魔,之后能够活到一百五十岁。

    如果运气较好,在一百五十岁之前没有被人挂掉的话,就很可能成长为夺心魔长老,到了这个时候,夺心魔的寿命将会提升到三百岁。

    最后,夺心魔长老在临死的时候将会有两种选择。

    如果夺心魔长老拥有自己的村落,那么它就会回到村落,自愿死在脑池之中,成为夺心魔主脑的食物,从而将自己的一切与主脑合二为一。

    如果夺心魔长老的村落因为种种原因被摧毁或者迁移了,那么夺心魔长老便会选择一个较为安全隐蔽的地方,脱去躯体。断掉触手,就连头颅都要抛弃,只留下大脑。

    而这个大脑将会在一年之内分泌出足够的晶体,将自己封存在里面。

    到了这时,这个夺心魔长老就算是蜕变为一头夺心魔主脑了。

    夺心魔主脑可不是一般的存在。其实力近乎于半神,甚至于一些年岁超过三千年的夺心魔主脑其实力不会弱于半神。

    这一点就让人恐惧了,并且每个村落都会出现一个主脑,由此也可以看出夺心魔这个种族的强大。

    当然,夺心魔主脑再强大,也有一个无法忽视的弱点。

    其自身无法移动。

    并且在夺心魔长老蜕变成为夺心魔主脑的时候。就需要另外一头夺心魔来照顾才行。

    毕竟在最初的时候,另外一头夺心魔需要掠夺来大量的脑汁在主脑上方形成脑池。

    主脑没有任何进食器官,它维持生命所需要的营养和灵质都来源于脑池。

    在主脑形成,脑池形成之后,一个新的夺心魔村落就算是形成了。

    至于繁衍后代。一头夺心魔就足够了。

    要知道,夺心魔乃是雌雄同体的生物,一生之中能够产卵两到三次,每次上千卵粒。

    但能够成长到成年的夺心魔也就只有千分之二三。

    也就是说,一头夺心魔一生之中再怎么努力,最多也就只能繁衍出四到九头夺心魔出来。

    嗯,主脑虽说近乎于没有寿命的限制,但却也没有繁衍后代的能力了。

    这么一说。上天也是公平的,在给予了夺心魔强悍无比的能力之后,也削弱了它们繁衍后代的能力。

    不管怎么说。这对于其他智慧生物而言,算得上是一个好消息了。

    如果夺心魔像老鼠兔子那样能生的话,恐怕要不了多久,各大位面就成为了夺心魔的奴隶集中营,所有的智慧生物会将会生活在那紫色的冰冷恐怖之下。

    不管怎么说,这头夺心魔长老成为了贾可道的奴隶。

    嗯。话题扯远了。

    这头夺心魔长老算是那头镰刀魔的客卿,原本在深渊里游历。结果受镰刀魔邀请一并进入了主物质位面。

    对于夺心魔长老来说,主物质位面无疑就是一个天堂。相对于恶魔的脑汁来说,主物质位面里那些智慧生物的脑子可要香甜甘美得多。

    据夺心魔长老所述,那块红色鳞片乃是深渊第一百零一层面恶魔主君克努斯陛下身上的一块鳞片。

    作为恶魔主君,克努斯陛下的本体乃是一头巨海蛇魔,在深渊位面里,这位克努斯陛下算得上是最为年轻的一位恶魔主君了。

    当然,说其年轻,仅仅只是与其它恶魔主君对比之后的结果罢了。

    实际上,这位克努斯陛下的年龄至少不会低于十万岁,甚至于更高。

    总之,克努斯陛下不但是深渊第一百零一层面的绝对主宰,更将自己的势力浸透进入了其它数个层面。

    而那头恶魔大督军,镰刀魔便是克努斯所派出的先锋。

    由此,贾可道也看出了深渊恶魔对主物质位面入侵的混乱程度。

    就贾可道现在所知,入侵主物质位面的恶魔大军后面就已经有一位恶魔主君,两位恶魔公爵以及大大小小的恶魔侯爵,伯爵,子爵上百。

    这些大恶魔并没有团结在一起,也没有统一的领导,进入主物质位面后,都是各打各的,偶尔联合一下,随后又会相互陷害。

    甚至于不少恶魔完全脱离了恶魔贵族的管辖,变成了流寇一样的存在,在主物质位面里四处流窜。

    说实话,到现在为止,魔灾尚未平息,虽说有各大教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更有那些恶魔之间的内讧。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恐怕魔灾就不是平息的问题了,而是祸害整个主物质位面的灾难了。

    知道那块红色鳞片乃是一位恶魔主君身上的东西后,贾可道不由得笑了起来,笑眯眯的将这块红色鳞片放入一个小玉盒里,随后在其上施加了几道符箓,将其与恶魔主君的联系尽数切断。

    之后,贾可道便取出一只纸鹤,将夺心魔长老收到里面。

    那纸鹤轻叫一声之后,随即便化为一道淡淡的青光消失不见。

    待到那纸鹤再度出现的时候,却已经来到了青木山谷中的半位面光门前。

    此时负责镇守青木山谷半位面光门的乃是张庆明。

    见到这只青色纸鹤飞来,张庆明自然知道是师父送东西来了。

    结果将纸鹤里的东西一取出来,张庆明倒是被吓了一跳。

    这夺心魔以地球人的眼光来看,着实太丑了点,并且张庆明从没有见过夺心魔,还以为是师尊在什么地方抓的什么亚人种。(未完待续)

第四百五十七章 小茶壶发威    唐楚阳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面对这种情势突变之后,发生超乎他预料之外的事情了,不过以往的哪一次恐怕都没有这次严重,如果唐楚阳没记错的话。+◆,

    海大富曾经非常郑重地提醒过唐楚阳,身为人族公敌,黑魔族的三大秘术几乎都是针对人族的,一旦使用,其对人族的压制能力简直是超乎想象的。

    “二爷爷,咱们就这么看着他使用秘术啊?!赶紧组织他啊!!!”

    唐楚阳的语气前所未有的焦急起来,说着话的同时,他毫不犹豫地将储物戒指里的王符全部拿了出来,妈的,天魔溃体再强,在你没有完全启动之前,几十枚王符还砸不死你?!

    “没用的,你这么做等于是在帮他!”

    唐楚阳正打算动手的时候,李令远却一把拉住了他,不待唐楚阳反问,他便接着道:

    “天魔溃体一旦激发,就会最大限度地抽取天地元气,这期间继续的天地元气越多,他的实力就会越恐怖,你若是将几十枚王符砸过去,不但能缩短他的秘术完成时间,

    还会大幅度提升他的实力,真要那样,等他的秘术完成,落月城的神碑恐怕都拦不住他了,咱们两个也必死无疑!”

    “啊?!那怎么办?”

    唐楚阳傻眼了,这就是阅历太过浅薄的缺点了,这时候如果李令远不在场的话,唐楚阳选择的做法,几乎就等同于自杀。

    “能怎么办?跑啊!”

    李令远苦笑一声。拉着唐楚阳就往城外跑,此时他们的位置就在落月城西北角。一息都不用便能冲出落月城去。

    不过李令远拉着唐楚阳正要飞出落月城的时候,原本也打算跑路的唐楚阳却突然停了下来。浑身颤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极为激动的事情一样。

    “楚阳,你怎么了?快走吧,咱们没办法对付已经已经激发了天魔溃体的魔王!”

    李令远有些焦急地再次拉了一把唐楚阳,却发现这小子如同脚底生根一般,拉都拉不动,正想继续劝说,却不想唐楚阳突然语气激动级道:

    “谁说天魔溃体就不能对付了?二爷爷,您一边儿站着。孙儿给您看一出好戏……”

    说完话,唐楚阳也不理李令远的疑惑,挣脱了李令远抓着他的手之后,看似随意地冲着远处已经被无边魔气包裹的安布罗轻轻一指,一道奇诡无比的红色丝线倏然电射而出!

    这丝红线极为诡异,急速穿梭而去的时候,竟然没有半分的声息传出,并且将整个落月城的所有声音就压制了下去,仿似整个世界都被静音了一般。让李令远看的目瞪口呆,膛目结舌!

    “这是?……”

    李令远不知道这丝红线是什么神通,但他非常清楚能够将周边所有声息封印,所需要的那份实力有多么恐怖。这种静音的效果并不是隔音禁制的屏蔽,而是彻底的压制。

    以李令远将近半神的实力,就算压制整个落月城范围的所有声息都做不到。而且是远远做不到的那种。

    “这小子身上到底还有多少秘密啊?!”

    李令远再次不可置信地看向了唐楚阳,他绝对不相信这种能力是唐楚阳凭借本身实力做到的。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但这小怪物到底是怎么做到得呢?

    李令远不可抑制地陷入了震撼当中……

    唐楚阳可顾不得考虑李令远的感受。就在他打算跟着李令远跑路的时候,识海里突然传出一句满是陶醉的尖叫,让唐楚阳立马否决了狼狈逃窜的选择。

    “哇!好充足的元气,这味道太美妙了!!!”

    小茶壶的尖叫响起的刹那,唐楚阳就彻底淡定了,怎么就忘了这个小家伙了呢,它对天地能量的追求,简直就是无穷尽的,唐楚阳禁不住有些懊恼,早该想到这个小不点了的。

    “还是不够淡定啊……”

    处惊不变这种需要依靠阅历来支撑的城府,现在的唐楚阳还没有成长到那个地步,他的所谓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主要是在自身安全不会出现意外的情况下。

    如果情况出乎了唐楚阳的所有预料,他就是想淡定也淡定不下来,就比如说刚才,在知道了安布罗使用天魔溃体之后,他几乎瞬间就失态了,根本没有犹豫就选择跟着李令远跑路。

    “哈哈!!!血阁又怎么样?隐族又怎么样?!你们再强,强得过我天魔族的天魔溃体吗?!!你们两个,今日谁都别想生离落月城!!哈哈哈!!!”

    天魔溃体眼见着就要彻底酝酿完成,安布罗再也压抑不住心底里的愤怒,开始疯狂地叫嚣了起来,从被李令远突袭开始,他就一直处于极度憋屈的状态,这时候爆发出来,自然格外的狂烈。

    “不知死活啊……”

    唐楚阳摇头叹气,小茶壶的真正威力根本就不是现在的他能够想象的,因此唐楚阳对小茶壶的实力,甚至比他自己的底牌都要自信得多。

    安布罗哪怕变身成真正的天神,在唐楚阳看来,也无法对小茶壶造成任何威胁,安布罗最后的张狂最终也只是换来唐楚阳的怜悯和叹气而已。

    红色丝线接触到安布罗的瞬间,现场的情势就突然变得诡异了起来,原本疯狂地吸收天地元气,如同气球一样膨胀起来的安布罗在被红线接触到的刹那。

    便又如同被不断抽去水分的西瓜一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干皱下去,并且这种态势随着时间的延长,也在以更加恐怖的速度加速。

    “怎么回事?!我的元气怎么在消失?!这,这不可能!天魔溃体一旦激发,根本破无可破!!不!不可能!!不!!!”

    安布罗脸上嚣张得意的表情才刚刚涌起。便被体内疯狂被抽走的天地元气而变得扭曲了起来,如同被夺走的最心爱之物的安布罗顿时以更加疯狂的状态咆哮了起来。

    势不可挡的天魔溃体竟然在以一种他不能理解的方式消逝。这让原本信心满满的安布罗如遭雷击,仿似看到了天底下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怎么也无法接受,原本注定的结果会发生如此让人绝望的转变。

    “不!不该是这样的,你们该死!你们都该死!!”

    歇斯底里咆哮的同时,安布罗再次开始疯狂的吸收周边的天地元气,原本笼罩了整个落月城的恐怖吸力再次开始向外扩散,转瞬便扩散到了几百里开外。

    堪称巨量的天地元气涌入,如果不是安布罗此时的躯体已经被天魔溃体呈几何倍级提升,单是这恐怖的元气量便足以把他的肉身给生生撑爆了。

    不过安布罗吸收的天地元气再多,对于胃口和无底洞一样的小茶壶来说。都像是满桌子的美酒佳肴,来多少它便吞多少。

    “哇哇哇!好多元气啊,快吸,再多吸一些来,还是有些慢了啊!”

    一下子吞噬了数量恐怖的天地元气,小茶壶如同打了鸡血一样不断在唐楚阳的识海里活蹦乱跳,咋咋呼呼地为安布罗打气,似乎对安布罗如今堪称可怖的元气吸收能力依然感觉不满足。

    嘶嘶嘶!!!

    唐楚阳和李令远已经忍不住在倒抽冷气了,方圆几百里的天地元气啊。而且还是以神碑为中心被加强了浓度的区域。

    这种无与伦比的恐怖元气吸收速度,十个九宫镜的地仙都足以被撑爆了,但安布罗却依然犹有余力一样,依然在疯狂地加大吸收范围和力度。

    唐楚阳看得面色发青。心底里不自觉地生出一股子后怕的情绪,如果没有小茶壶,没有李令远在身边。他肯定会选择使用王符和安布罗正面硬撼,但此情此情。唐楚阳不用比较都能想象到结果了。

    “这个老变态!就算是我的天神金身,也没有这么恐怖的元气吸收力度。这尼玛是不自爆不罢休的节奏么?!!”

    李令远受到的冲击要比唐楚阳更大,他是见识过天魔溃体的,但却没有见识过想安布罗这么恐怖的,就目前安布罗所吸收的天地元气数量,如果全部爆发出来的话。

    整个落月城,包括堪称永不损坏的神碑,恐怕都要被这股恐怖到了极致的元气给炸成一片白地!

    “楚阳,你方才用的那是什么神通?给二爷爷交个底儿,能破掉那厮的天魔溃体么?此时性命倏关,容不得半分差错啊!”

    这话出口,李令远甚至都想直接带着唐楚阳先离开落月城了,安布罗的疯狂实在太让人心惊肉跳了,这种时候,稍有不慎,李令远和唐楚阳绝对会是个尸骨无存的结果。

    “放心吧二爷爷,您看,那厮完了……”

    唐楚阳心里同样胆战心惊,但他对小茶壶的信心却很足,经过那次和小茶壶的坦诚相见,他已经知道这小不点绝对不是人间凡物,安布罗此时虽然恐怖,但还吓不住小茶壶。

    随着唐楚阳这句话出口,场中情景顿时风云突变,原本最后爆发起来疯狂吸收天地元气的安布罗猛地一僵,连接在他身上的红色丝线红光暴涨,刹那间就把再次涨大的安布罗抽得缩小一半还多。

    “啊!!!我不甘心啊!!!”

    充满绝望的嘶喊再次冲安布罗口中咆哮而出,伴随着绝望的咆哮,安布罗缩小了一半多的庞大肉身,如同变戏法一样,下一瞬就恢复到了正常人类大小。

    ‘啪叽’一声物体落地声响起,安布罗双目圆睁摔到地面上荡起一片灰尘,整个躯体已经彻底失去了声息……(未完待续。。)–+16087132–>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