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唐楚阳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面对这种情势突变之后,发生超乎他预料之外的事情了,不过以往的哪一次恐怕都没有这次严重,如果唐楚阳没记错的话。+◆,

    海大富曾经非常郑重地提醒过唐楚阳,身为人族公敌,黑魔族的三大秘术几乎都是针对人族的,一旦使用,其对人族的压制能力简直是超乎想象的。

    “二爷爷,咱们就这么看着他使用秘术啊?!赶紧组织他啊!!!”

    唐楚阳的语气前所未有的焦急起来,说着话的同时,他毫不犹豫地将储物戒指里的王符全部拿了出来,妈的,天魔溃体再强,在你没有完全启动之前,几十枚王符还砸不死你?!

    “没用的,你这么做等于是在帮他!”

    唐楚阳正打算动手的时候,李令远却一把拉住了他,不待唐楚阳反问,他便接着道:

    “天魔溃体一旦激发,就会最大限度地抽取天地元气,这期间继续的天地元气越多,他的实力就会越恐怖,你若是将几十枚王符砸过去,不但能缩短他的秘术完成时间,

    还会大幅度提升他的实力,真要那样,等他的秘术完成,落月城的神碑恐怕都拦不住他了,咱们两个也必死无疑!”

    “啊?!那怎么办?”

    唐楚阳傻眼了,这就是阅历太过浅薄的缺点了,这时候如果李令远不在场的话,唐楚阳选择的做法,几乎就等同于自杀。

    “能怎么办?跑啊!”

    李令远苦笑一声。拉着唐楚阳就往城外跑,此时他们的位置就在落月城西北角。一息都不用便能冲出落月城去。

    不过李令远拉着唐楚阳正要飞出落月城的时候,原本也打算跑路的唐楚阳却突然停了下来。浑身颤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极为激动的事情一样。

    “楚阳,你怎么了?快走吧,咱们没办法对付已经已经激发了天魔溃体的魔王!”

    李令远有些焦急地再次拉了一把唐楚阳,却发现这小子如同脚底生根一般,拉都拉不动,正想继续劝说,却不想唐楚阳突然语气激动级道:

    “谁说天魔溃体就不能对付了?二爷爷,您一边儿站着。孙儿给您看一出好戏……”

    说完话,唐楚阳也不理李令远的疑惑,挣脱了李令远抓着他的手之后,看似随意地冲着远处已经被无边魔气包裹的安布罗轻轻一指,一道奇诡无比的红色丝线倏然电射而出!

    这丝红线极为诡异,急速穿梭而去的时候,竟然没有半分的声息传出,并且将整个落月城的所有声音就压制了下去,仿似整个世界都被静音了一般。让李令远看的目瞪口呆,膛目结舌!

    “这是?……”

    李令远不知道这丝红线是什么神通,但他非常清楚能够将周边所有声息封印,所需要的那份实力有多么恐怖。这种静音的效果并不是隔音禁制的屏蔽,而是彻底的压制。

    以李令远将近半神的实力,就算压制整个落月城范围的所有声息都做不到。而且是远远做不到的那种。

    “这小子身上到底还有多少秘密啊?!”

    李令远再次不可置信地看向了唐楚阳,他绝对不相信这种能力是唐楚阳凭借本身实力做到的。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但这小怪物到底是怎么做到得呢?

    李令远不可抑制地陷入了震撼当中……

    唐楚阳可顾不得考虑李令远的感受。就在他打算跟着李令远跑路的时候,识海里突然传出一句满是陶醉的尖叫,让唐楚阳立马否决了狼狈逃窜的选择。

    “哇!好充足的元气,这味道太美妙了!!!”

    小茶壶的尖叫响起的刹那,唐楚阳就彻底淡定了,怎么就忘了这个小家伙了呢,它对天地能量的追求,简直就是无穷尽的,唐楚阳禁不住有些懊恼,早该想到这个小不点了的。

    “还是不够淡定啊……”

    处惊不变这种需要依靠阅历来支撑的城府,现在的唐楚阳还没有成长到那个地步,他的所谓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主要是在自身安全不会出现意外的情况下。

    如果情况出乎了唐楚阳的所有预料,他就是想淡定也淡定不下来,就比如说刚才,在知道了安布罗使用天魔溃体之后,他几乎瞬间就失态了,根本没有犹豫就选择跟着李令远跑路。

    “哈哈!!!血阁又怎么样?隐族又怎么样?!你们再强,强得过我天魔族的天魔溃体吗?!!你们两个,今日谁都别想生离落月城!!哈哈哈!!!”

    天魔溃体眼见着就要彻底酝酿完成,安布罗再也压抑不住心底里的愤怒,开始疯狂地叫嚣了起来,从被李令远突袭开始,他就一直处于极度憋屈的状态,这时候爆发出来,自然格外的狂烈。

    “不知死活啊……”

    唐楚阳摇头叹气,小茶壶的真正威力根本就不是现在的他能够想象的,因此唐楚阳对小茶壶的实力,甚至比他自己的底牌都要自信得多。

    安布罗哪怕变身成真正的天神,在唐楚阳看来,也无法对小茶壶造成任何威胁,安布罗最后的张狂最终也只是换来唐楚阳的怜悯和叹气而已。

    红色丝线接触到安布罗的瞬间,现场的情势就突然变得诡异了起来,原本疯狂地吸收天地元气,如同气球一样膨胀起来的安布罗在被红线接触到的刹那。

    便又如同被不断抽去水分的西瓜一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干皱下去,并且这种态势随着时间的延长,也在以更加恐怖的速度加速。

    “怎么回事?!我的元气怎么在消失?!这,这不可能!天魔溃体一旦激发,根本破无可破!!不!不可能!!不!!!”

    安布罗脸上嚣张得意的表情才刚刚涌起。便被体内疯狂被抽走的天地元气而变得扭曲了起来,如同被夺走的最心爱之物的安布罗顿时以更加疯狂的状态咆哮了起来。

    势不可挡的天魔溃体竟然在以一种他不能理解的方式消逝。这让原本信心满满的安布罗如遭雷击,仿似看到了天底下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怎么也无法接受,原本注定的结果会发生如此让人绝望的转变。

    “不!不该是这样的,你们该死!你们都该死!!”

    歇斯底里咆哮的同时,安布罗再次开始疯狂的吸收周边的天地元气,原本笼罩了整个落月城的恐怖吸力再次开始向外扩散,转瞬便扩散到了几百里开外。

    堪称巨量的天地元气涌入,如果不是安布罗此时的躯体已经被天魔溃体呈几何倍级提升,单是这恐怖的元气量便足以把他的肉身给生生撑爆了。

    不过安布罗吸收的天地元气再多,对于胃口和无底洞一样的小茶壶来说。都像是满桌子的美酒佳肴,来多少它便吞多少。

    “哇哇哇!好多元气啊,快吸,再多吸一些来,还是有些慢了啊!”

    一下子吞噬了数量恐怖的天地元气,小茶壶如同打了鸡血一样不断在唐楚阳的识海里活蹦乱跳,咋咋呼呼地为安布罗打气,似乎对安布罗如今堪称可怖的元气吸收能力依然感觉不满足。

    嘶嘶嘶!!!

    唐楚阳和李令远已经忍不住在倒抽冷气了,方圆几百里的天地元气啊。而且还是以神碑为中心被加强了浓度的区域。

    这种无与伦比的恐怖元气吸收速度,十个九宫镜的地仙都足以被撑爆了,但安布罗却依然犹有余力一样,依然在疯狂地加大吸收范围和力度。

    唐楚阳看得面色发青。心底里不自觉地生出一股子后怕的情绪,如果没有小茶壶,没有李令远在身边。他肯定会选择使用王符和安布罗正面硬撼,但此情此情。唐楚阳不用比较都能想象到结果了。

    “这个老变态!就算是我的天神金身,也没有这么恐怖的元气吸收力度。这尼玛是不自爆不罢休的节奏么?!!”

    李令远受到的冲击要比唐楚阳更大,他是见识过天魔溃体的,但却没有见识过想安布罗这么恐怖的,就目前安布罗所吸收的天地元气数量,如果全部爆发出来的话。

    整个落月城,包括堪称永不损坏的神碑,恐怕都要被这股恐怖到了极致的元气给炸成一片白地!

    “楚阳,你方才用的那是什么神通?给二爷爷交个底儿,能破掉那厮的天魔溃体么?此时性命倏关,容不得半分差错啊!”

    这话出口,李令远甚至都想直接带着唐楚阳先离开落月城了,安布罗的疯狂实在太让人心惊肉跳了,这种时候,稍有不慎,李令远和唐楚阳绝对会是个尸骨无存的结果。

    “放心吧二爷爷,您看,那厮完了……”

    唐楚阳心里同样胆战心惊,但他对小茶壶的信心却很足,经过那次和小茶壶的坦诚相见,他已经知道这小不点绝对不是人间凡物,安布罗此时虽然恐怖,但还吓不住小茶壶。

    随着唐楚阳这句话出口,场中情景顿时风云突变,原本最后爆发起来疯狂吸收天地元气的安布罗猛地一僵,连接在他身上的红色丝线红光暴涨,刹那间就把再次涨大的安布罗抽得缩小一半还多。

    “啊!!!我不甘心啊!!!”

    充满绝望的嘶喊再次冲安布罗口中咆哮而出,伴随着绝望的咆哮,安布罗缩小了一半多的庞大肉身,如同变戏法一样,下一瞬就恢复到了正常人类大小。

    ‘啪叽’一声物体落地声响起,安布罗双目圆睁摔到地面上荡起一片灰尘,整个躯体已经彻底失去了声息……(未完待续。。)–+16087132–>

第703-704章、亵渎,黑暗殿堂    ps:感谢古月神话再现,余夏天,正直小战士,还款计划等书友的打赏。

    当然,即便是如此,贾可道的飞行速度还是很快的。

    丰饶大地不愧是丰饶大地,从高空俯视下去,一望无际的平原上布满了良田,无数作物在微风下起伏不定,一条条河流犹如银带纵横在平原之上,给那些作物带来了丰富的水源。

    即便是少数的山脉之上,也长满了各式各样的果树,果香四溢。

    那些信徒各个种族都有,数不胜数,在这里,他们可以轻而易举的养活自己,可谓是幸福的天堂了。

    贾可道在丰饶大地之上足足飞行了一个多小时,方才见到一块与丰饶大地不尽相同的土地。

    在这里,大地显得要贫瘠很多,地面上长着一些灌木丛,有一些山脉,树林,小河。

    这里是一片荒野之地。

    就在贾可道所化流光进入这片荒野之地后,一些人类神使便出现了。

    流光随即化为一头金色巨狼,周身金光肆意,与荒野之地自身的规则抵抗着,时不时散射出一些流光,看上去气象万千,着实威武不凡。

    那些人类神使自然知道,这是一位殿下,但究竟是哪一位殿下,他们就不知道了:“不知道是哪位殿下降临?我等迎接来迟。”

    说实话,负责神国边境巡逻的神使的确不太好做。

    每当遇到神明到来的话,神使就必须毕恭毕敬的迎接。

    可偏偏不少神明都喜欢装逼,要么化为落魄农夫,要么就是看上去一点都不起眼。总之,让这些神使在发现每一个外来者的时候,都提心吊胆。

    没法,如果得罪了这些神明的话,就算是荒野之神提拉斯殿下也不可能给他们说情的。

    几个神使而已。死了就死了,又算得上什么大事呢?

    还好,贾可道所化的安泰米殿下出场气势惊人,一看就知道是神明,倒也不用那些神使费尽心思去猜测了。

    “我便是安泰米,提拉斯殿下在么?我有事相询。”

    贾可道悬浮在半空。轻轻言道。

    “提拉斯殿下在。”

    神使们随即便知道了,这位安泰米殿下便是刚刚加入丰饶神系不久的寒风之王,据说这位神明的实力不弱,之前已经将冰雪女神干掉,让诸神震惊。

    贾可道在神使们的指引下。朝着荒野之地深处飞去。

    在荒野之地深处耸立着一座巨大的土丘,无数金色灌木生长在土丘之上,使得土丘散发出无数金光,但那些金色灌木之上都带着一丝丝黑气。

    可以看出,荒野之神提拉斯也不是坐以待毙,正想着办法,将自己身上的深渊气息转移到那些金色灌木之上,当然。那些金色灌木能够承受提拉斯身上的深渊气息,也算得上是一种宝物了。

    尚未等贾可道靠近这座土丘,一个人形便出现在贾可道面前。脸上冷漠无比,带着几分沮丧。

    这便是荒野之神提拉斯殿下了。

    见到贾可道后,提拉斯情绪不高,冷冷说道:“安泰米殿下找我何事?”

    贾可道对于提拉斯的冷淡或者说不太礼貌的行为并不在意。

    人家都快被恶魔干死了,怎么说也要让人有点脾气吧?

    “提拉斯殿下,难道您不请我进去坐坐?”

    贾可道那张狼脸笑起来。几乎让提拉斯有种一拳打上去的冲动。

    不过还好,提拉斯将这种莫名生出的冲动给压制住了。随后转身带着贾可道进了土丘。

    入了土丘,便是一座巨大的宫殿。

    宫殿内比较空荡。仅仅只有一个宝座。

    提拉斯一个瞬移便出现在宝座前,随后坐下,朝着贾可道这边一挥手,一张宝座随即出现,不过就高度而言较之提拉斯那张却要低矮很多了。

    贾可道压根就没有去理会那张宝座,笑着向提拉斯道:“不知道提拉斯殿下身上的深渊气息什么时候能够驱散?那些黑暗殿堂是否摧毁了?”

    “深渊气息?黑暗殿堂?”

    贾可道这句话就好似戳中了提拉斯的g点,菊花,胯下等等之类的部位,使得端坐在宝座之上的提拉斯骤然站立了起来。

    随着提拉斯这么一站,整座宫殿内的气息骤然变化,就好似无数的刀枪剑戟,无数的尖刺对准了贾可道,只要提拉斯心念一动,那么贾可道就会变得千疮百孔。

    可千万不要小瞧了,一位神明位于自己神国中心宫殿里时的实力。

    在这里,祂们拥有如同创世神一般的伟力,生杀予夺。

    面对好似耸立起全身毛发一般的提拉斯,面对四周随时可能激发的伟力,贾可道轻声笑了笑,这提拉斯也太过于敏感了。

    作为一位神明,贾可道感觉提拉斯的确有些不太合格。

    但贾可道接下来却没有说更多的话,反倒是半眯着眼睛,似乎四周的危机气息,让祂感觉很舒服一般。

    局面僵持的时间并不久,数息之后,好似炸毛猫的提拉斯也明白,自己过于敏感了。

    别说安泰米殿下说这么一句话,就算是*裸的打脸,提拉斯也没有直接翻脸的勇气。

    原因很简单,提拉斯仔细一想,就知道这位安泰米殿下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要知道,在丰饶神系里,提拉斯与其祂神明之间的关系并不算太好,虽说魔灾爆发之后,神系之中有几位神明伸出了援助之手。

    数个教会派出了自己的教会武士,祭司,入驻荒野教会总部,帮助抵御恶魔入侵,甚至于还运来了不少物质。

    但这种援助无异于杯水车薪,对于解决提拉斯现在的困境丝毫没有半点助力。

    相反。提拉斯能够察觉到自己教会里的一些高级神职人员,似乎与那些外来祭司出现了一些说不清的关系,勾勾搭搭的。

    引狼入室!

    到了这时,提拉斯算是明白了过来,其祂神明的援助对于自己来说。完全就是饮鸩止渴。

    自己拒绝援助的话,指不定下一刻荒野教会就被恶魔大军横扫,灭亡。

    但若是这种援助一直持续下去的话,恐怕荒野教会最终会成为其它教会口中争夺的食物。

    这一点并不奇怪。

    那些神明并不会这时出手争夺荒野教会里数千年储存下来的财富,神职人员,但待到提拉斯被深渊气息彻底腐蚀。陨落之后,荒野教会自然也会解体,到那时,这些神明就可以顺理成章的瓜分这笔厚实的财富。

    别以为荒野教会在损失所有分部,就只剩下一个教会总部的情况下。就不值钱了。

    别的不说,在之前的魔灾中,荒野教会各分部的神职人员阵亡很少,往往在城池被攻破之前,就借助各种方法逃回了教会总部。

    光是那些高中低级神职人员就足以让诸神流口水了。

    并不是随便一个人拉出来就可以成为神职人员的。

    在这个世界里,神职人员的培养相对于地球上来说,要原始得多。

    诸神下属的教会里,培养神职人员都是采用师父带徒弟的模式。一个祭司,资深祭司乃至于主祭身边都会有一些祭司学徒服侍,顺便跟着学习。

    而这些祭司学徒通常会在师父身边学习数年乃至于十年以上。

    并且一般祭司也就只有带一个祭司学徒的能力。主祭倒是能够带十多个祭司学徒,但主祭太少了。

    这几种情况相加之后,教会培养神职人员的速度之慢就可想而知了。

    何况这里面还有不少祭司学徒在长时间的学习后未必就能够出师,成为辅祭。

    而在所信奉的神明陨落之后,那些神职人员如果转信的话,就不会受到惩戒之火的伤害。其实力会完全保留。

    这样一来,那些神明做出的举动就不算奇怪了。

    当然。如此一来,这位荒野之神心头的郁闷就可想而知了。

    这就好似一个即将挂掉的公司董事长。看到自己的商业合作伙伴守候在自己病床前嘘寒问暖,但他们的实际目的却是等着自己挂掉后,好瓜分自己的财产,股份。

    总之,提拉斯感觉自己受到了背叛。

    但在自己陨落之前,那些神明是不会动的,如此一来,提拉斯奈何不了那些神明。

    至于丰饶之主,就不用多说了,提拉斯倒是去找过丰饶之主数次,但丰饶之主对于提拉斯的处境并没有表示太多的关怀。

    而提拉斯也不敢逼着丰饶之主做这做那。

    或许自己的危机解决就落在这位安泰米殿下身上?

    一想到这里,提拉斯的神色与之前就骤然不一样了,右手一挥,贾可道身旁的宝座骤然升高,直到与提拉斯的宝座一般无异时方才停下:“伟大的安泰米殿下,您今天光临荒野国度,有失远迎,还请您见谅。”

    在一番近乎于阿谀的言谈之后,提拉斯随即又传令下去,没多久一队队体态妖娆,面容绝色的女子便鱼贯而入,将大量美食端上,并开始跳舞。

    总之,转眼之间,贾可道的待遇就直线上升,而提拉斯的言谈表情倒是比见到亲爹还要热情数分。

    贾可道心头暗笑,这不就是茶,上茶,上好茶的典故么?

    当然,既然这提拉斯意识到了玄机所在,又不是一味的食古不化,贾可道自然也不会耽误时间,随即便将自己的来意和盘托出。

    原来,贾可道此行的目的便是帮助提拉斯摆脱危机,将那些黑暗殿堂摧毁。

    当然,有来有往,提拉斯所需要给予贾可道回报的便是以后贾可道需要的时候,提拉斯就要给以援助。

    毫无疑问,对于贾可道提出的帮助,提拉斯可谓是惊喜万分。

    对于提拉斯而言,这简直就是一件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至于。贾可道的要求,提拉斯就直接拍了胸脯,待到那些黑暗殿堂被摧毁,安泰米殿下有什么事只管吩咐。

    待到贾可道离开荒野国度的时候,一贯躲在山丘里不出现的提拉斯执意将贾可道送到国度之后方才返回。

    之后。贾可道又连番去拜访了胜利之神特和黑尔,道路之神库依西弗,沼泽领主坦图西斯,而这几位神明在贾可道离开的时候都是满脸堆笑将其送出。

    反倒是之前在葡萄酒园岛与贾可道相谈甚欢的骑士信条欧米尼,贾可道却没有在第一时间去拜访。

    很显然,凡是贾可道去拜访过的神明。都或多或少得到了贾可道的好处,或者许诺过好处。

    当然这一切,也没可能逃过丰饶神系剩下几位神明的眼睛。

    狩猎之神莫夫斯基心头不由得有些难受,怎么说自己也算得上安泰米殿下加入丰饶神系的引荐人啊,怎么都不来找我?

    但很快。莫夫斯基就眉开眼笑了,外面神使来报,寒风之王安泰米殿下前来拜访。

    待到将所有神明都拜访了一遍之后,贾可道所化身的安泰米殿下便返回了寒风国度,此时的寒风国度正在既定的线路上缓缓移动,而移动的终点则是丰饶大地。

    这是加入神系之后必须履行的义务和权利。

    一个神系里的神明,其神国都必须融合在一起,借此来履行某些义务和权利。

    简单来说。外敌入侵,大家都要出手,若是主神对某某发动神战的话。那么神系上下同样都要出手。

    这里面好处最大的就是丰饶之主,其祂神明的国度被融合进来,丰饶之主雁过拔毛,多少能够分润一些信仰之力。

    当然,也因为神国融合在一起,丰饶之主也给神系诸神提供了安全保障。至少在丰饶之主被击倒之前,外敌是没可能侵入神国之中。

    回到寒风国度。贾可道化身的安泰米殿下就没有在国度之外出现过了,很快。那些将注意力集中在寒风国度上的神明就发现,一道流光从寒风国度朝着主物质位面迅速落下。

    那是一丝意识。

    安泰米殿下降临了。

    意识到这一点后,诸神的目光随即便移开,转向了更为很重要的方面,当然,即便是如此,祂们多多少少也将一丝注意力挂在寒风国度上的。

    主物质位面,荷鲁斯公国都城塔罗斯城,荒野教会曾经最为重要的教会分部,没有之一。

    在这里,荒野教会是唯一的教会力量,塔罗斯城近二十万市民有超过八成都是荒野信徒。

    在三百年前,塔罗斯城近十万信徒齐心协力在城池中心处建立起了着名的圣塔罗斯大神殿。

    圣塔罗斯大神殿占地面积超过了千亩,乃是一个雄伟壮观的建筑群。

    其中有近两百米高的神殿主体,占地百亩的祭司花园,圣餐堂,附属图书馆,祭司住院以及一个圣武士训练营等等。

    总之,在魔灾爆发之前,圣塔罗斯大神殿里面共有大祭司一名,主祭两名,资深祭司、正式祭司三十名,辅祭百名,祭司学徒两百,护殿圣武士一个小队二十人,教会武士五百人,在教会分部里实力排名第一。

    但时至今日,整个塔罗斯城早在十年前彻底沦陷,圣塔罗斯大神殿已经被恶魔亵渎,化为黑暗殿堂。

    原本雪白的神殿主体此时已是漆黑一片,干枯的血迹已经在地面上铺成了一层厚实的薄膜,或犹如一条条鼻涕虫布满四处。

    贾可道此时悄然悬浮在大神殿上空,在他的眼里,整座神殿笼罩在一片黑气之中,一丝丝混合着硫磺,血腥的气息不断朝着空中扩散出来。

    深渊气息如此浓郁。

    塔罗斯城的城墙上,街道上很少有恶魔存在,恶魔是不事生产的,而塔罗斯城也没可能供给数十万恶魔长达十年的吃食。

    而在圣塔罗斯大神殿的大门处,一些高级恶魔正在押着人类进入神殿主体之中。

    这些人类应该来自于千里之外的希斯米王国,那里现在正是恶魔大军的主攻方向之一,如此看来,看来恶魔已经将这里当成了它们的重要据点之一。

    到这里需要说明一点的就是。在诸神眼中的降临,实际上仅仅只是贾可道将自己身体转移了一下的错觉罢了。

    对于贾可道来说,只要分出一丝神念,就能够在神念抵达的任何地方重新凝聚出身体来。

    就这一点而言,倒是与那些神明的化身有些相似了。

    是夜。塔罗斯城上空乌云密布,电光雷鸣,一场雷暴骤然成型,一道道闪电在乌云上由电丝不断汇聚之后落下,砸在塔罗斯城内便是电光四射。

    塔罗斯城内的恶魔变得惊慌无比,它们压根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从头顶落下一道闪电来。将自己劈成焦炭。

    要知道,现在还驻守在塔罗斯城内的恶魔可不是小怯魔那样的低等恶魔了。

    塔罗斯城内的恶魔,最弱的也是巴布魔这样的中级恶魔,甚至于在圣塔罗斯大神殿四周还能够看到不少四臂蛇魔,弗洛魔等等之类的中高级恶魔。

    说实话。闪电对于恶魔来说,的确有一些克制效果,但恶魔的魔法抗性颇高,因而在以往主物质位面与深渊的战争里,雷系法术对于恶魔的杀伤力不小,但也不是绝对的克制。

    但现在,在塔罗斯城上空形成的雷暴里,任何一道纤细的闪电落下。都能够让一头恶魔化为焦炭。

    对于那些恶魔而言,这种闪电的杀伤力已经超越了普通闪电的威力,完全无视了恶魔的魔法抗性。

    在圣塔罗斯大神殿主体的尖塔上。一头手持长柄镰刀,身材干瘦,仅仅只有三米体型,头顶长着一只扭曲盘角,全身赤红,腿部如同牛蹄的恶魔。看着天上的乌云,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用瓮声瓮气的语调说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一位大魔导师对我们出手了么?”

    这是一头战力超过二十三级的镰刀魔。

    镰刀魔在深渊之中的战力并不算最强,但绝对是其它恶魔不敢招惹的对象。

    它们是最疯狂的顶级恶魔。一旦进入战斗状态,只要出现在它们面前的生物,都会被它们视为敌人,因而在深渊之中,镰刀魔有着疯子,蠢货,白痴等等之类的绰号。

    当然,能够被原本疯狂混乱的其它恶魔加上这些称号,足见镰刀魔在战斗时有多少癫疯了。

    而在主物质位面里,镰刀魔则被视为杀戮者,甚至于有人认为镰刀魔乃是深渊之中的狂战士。

    总之,当镰刀魔出现在战场上的时候,便是敌我双方的厄运。

    当然,从此时这头镰刀魔的话语上来看,镰刀魔没有参加战斗的时候,似乎头脑还算比较清晰,甚至于比其它恶魔更灵活一些。

    “愚蠢的黑尔,这就是一场普通的雷暴罢了,我没有感受到任何的魔法气息。”

    当镰刀魔的声音消失后,在其身后的黑暗里传来一阵心灵波动,冷漠丝毫没有半点情绪融合在里面,就如同冷寂的机器语。

    只不过言语之间,时不时会有一两条漆黑的触手末端从黑暗里伸出,随后又缩回去。

    “奥黑,你这是向一位强大而残暴的大督军发动挑战么?”

    镰刀魔扛在肩上的长柄镰刀上突然闪过一道红光,与此同时,镰刀魔那双灰蒙蒙的眼睛中也缓缓浮现出一层红光。

    随着镰刀魔的怒气不断升起,那头将身体隐藏在黑暗之中的恶魔却没有再说出半句话来。

    随着雷暴的形成,闪电犹如雨点一般坠落下去,打得塔罗斯城犹如笼罩在一层蓝色光芒之中。

    此时还敢在外面闲逛的恶魔已经尽数变成了焦炭。

    圣塔罗斯大神殿此时已经成为了雷暴中心下方,一道道粗若发丝的闪电凌空劈下。而圣塔罗斯大神殿之上随即便浮现出一层漆黑的烟雾,这些烟雾席卷而上,企图将天上乌云冲散。

    但在犹如雨点一般落下的闪电轰击,升腾席卷而上的烟雾不断被劈散,始终无法对乌云造成半点威胁。

    随着时间的流逝,闪电坠落的速度是越来越快,越来越多,并且时不时还会出现一道道粗若儿臂的纯白色闪电。

    这些粗若儿臂的白色闪电,一经落下,随即便会在烟雾之中劈出一个大洞来,直惯而下,转眼之间便砸落在圣塔罗斯大神殿上。(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