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感谢古月神话再现,余夏天,正直小战士,还款计划等书友的打赏。

    当然,即便是如此,贾可道的飞行速度还是很快的。

    丰饶大地不愧是丰饶大地,从高空俯视下去,一望无际的平原上布满了良田,无数作物在微风下起伏不定,一条条河流犹如银带纵横在平原之上,给那些作物带来了丰富的水源。

    即便是少数的山脉之上,也长满了各式各样的果树,果香四溢。

    那些信徒各个种族都有,数不胜数,在这里,他们可以轻而易举的养活自己,可谓是幸福的天堂了。

    贾可道在丰饶大地之上足足飞行了一个多小时,方才见到一块与丰饶大地不尽相同的土地。

    在这里,大地显得要贫瘠很多,地面上长着一些灌木丛,有一些山脉,树林,小河。

    这里是一片荒野之地。

    就在贾可道所化流光进入这片荒野之地后,一些人类神使便出现了。

    流光随即化为一头金色巨狼,周身金光肆意,与荒野之地自身的规则抵抗着,时不时散射出一些流光,看上去气象万千,着实威武不凡。

    那些人类神使自然知道,这是一位殿下,但究竟是哪一位殿下,他们就不知道了:“不知道是哪位殿下降临?我等迎接来迟。”

    说实话,负责神国边境巡逻的神使的确不太好做。

    每当遇到神明到来的话,神使就必须毕恭毕敬的迎接。

    可偏偏不少神明都喜欢装逼,要么化为落魄农夫,要么就是看上去一点都不起眼。总之,让这些神使在发现每一个外来者的时候,都提心吊胆。

    没法,如果得罪了这些神明的话,就算是荒野之神提拉斯殿下也不可能给他们说情的。

    几个神使而已。死了就死了,又算得上什么大事呢?

    还好,贾可道所化的安泰米殿下出场气势惊人,一看就知道是神明,倒也不用那些神使费尽心思去猜测了。

    “我便是安泰米,提拉斯殿下在么?我有事相询。”

    贾可道悬浮在半空。轻轻言道。

    “提拉斯殿下在。”

    神使们随即便知道了,这位安泰米殿下便是刚刚加入丰饶神系不久的寒风之王,据说这位神明的实力不弱,之前已经将冰雪女神干掉,让诸神震惊。

    贾可道在神使们的指引下。朝着荒野之地深处飞去。

    在荒野之地深处耸立着一座巨大的土丘,无数金色灌木生长在土丘之上,使得土丘散发出无数金光,但那些金色灌木之上都带着一丝丝黑气。

    可以看出,荒野之神提拉斯也不是坐以待毙,正想着办法,将自己身上的深渊气息转移到那些金色灌木之上,当然。那些金色灌木能够承受提拉斯身上的深渊气息,也算得上是一种宝物了。

    尚未等贾可道靠近这座土丘,一个人形便出现在贾可道面前。脸上冷漠无比,带着几分沮丧。

    这便是荒野之神提拉斯殿下了。

    见到贾可道后,提拉斯情绪不高,冷冷说道:“安泰米殿下找我何事?”

    贾可道对于提拉斯的冷淡或者说不太礼貌的行为并不在意。

    人家都快被恶魔干死了,怎么说也要让人有点脾气吧?

    “提拉斯殿下,难道您不请我进去坐坐?”

    贾可道那张狼脸笑起来。几乎让提拉斯有种一拳打上去的冲动。

    不过还好,提拉斯将这种莫名生出的冲动给压制住了。随后转身带着贾可道进了土丘。

    入了土丘,便是一座巨大的宫殿。

    宫殿内比较空荡。仅仅只有一个宝座。

    提拉斯一个瞬移便出现在宝座前,随后坐下,朝着贾可道这边一挥手,一张宝座随即出现,不过就高度而言较之提拉斯那张却要低矮很多了。

    贾可道压根就没有去理会那张宝座,笑着向提拉斯道:“不知道提拉斯殿下身上的深渊气息什么时候能够驱散?那些黑暗殿堂是否摧毁了?”

    “深渊气息?黑暗殿堂?”

    贾可道这句话就好似戳中了提拉斯的g点,菊花,胯下等等之类的部位,使得端坐在宝座之上的提拉斯骤然站立了起来。

    随着提拉斯这么一站,整座宫殿内的气息骤然变化,就好似无数的刀枪剑戟,无数的尖刺对准了贾可道,只要提拉斯心念一动,那么贾可道就会变得千疮百孔。

    可千万不要小瞧了,一位神明位于自己神国中心宫殿里时的实力。

    在这里,祂们拥有如同创世神一般的伟力,生杀予夺。

    面对好似耸立起全身毛发一般的提拉斯,面对四周随时可能激发的伟力,贾可道轻声笑了笑,这提拉斯也太过于敏感了。

    作为一位神明,贾可道感觉提拉斯的确有些不太合格。

    但贾可道接下来却没有说更多的话,反倒是半眯着眼睛,似乎四周的危机气息,让祂感觉很舒服一般。

    局面僵持的时间并不久,数息之后,好似炸毛猫的提拉斯也明白,自己过于敏感了。

    别说安泰米殿下说这么一句话,就算是*裸的打脸,提拉斯也没有直接翻脸的勇气。

    原因很简单,提拉斯仔细一想,就知道这位安泰米殿下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要知道,在丰饶神系里,提拉斯与其祂神明之间的关系并不算太好,虽说魔灾爆发之后,神系之中有几位神明伸出了援助之手。

    数个教会派出了自己的教会武士,祭司,入驻荒野教会总部,帮助抵御恶魔入侵,甚至于还运来了不少物质。

    但这种援助无异于杯水车薪,对于解决提拉斯现在的困境丝毫没有半点助力。

    相反。提拉斯能够察觉到自己教会里的一些高级神职人员,似乎与那些外来祭司出现了一些说不清的关系,勾勾搭搭的。

    引狼入室!

    到了这时,提拉斯算是明白了过来,其祂神明的援助对于自己来说。完全就是饮鸩止渴。

    自己拒绝援助的话,指不定下一刻荒野教会就被恶魔大军横扫,灭亡。

    但若是这种援助一直持续下去的话,恐怕荒野教会最终会成为其它教会口中争夺的食物。

    这一点并不奇怪。

    那些神明并不会这时出手争夺荒野教会里数千年储存下来的财富,神职人员,但待到提拉斯被深渊气息彻底腐蚀。陨落之后,荒野教会自然也会解体,到那时,这些神明就可以顺理成章的瓜分这笔厚实的财富。

    别以为荒野教会在损失所有分部,就只剩下一个教会总部的情况下。就不值钱了。

    别的不说,在之前的魔灾中,荒野教会各分部的神职人员阵亡很少,往往在城池被攻破之前,就借助各种方法逃回了教会总部。

    光是那些高中低级神职人员就足以让诸神流口水了。

    并不是随便一个人拉出来就可以成为神职人员的。

    在这个世界里,神职人员的培养相对于地球上来说,要原始得多。

    诸神下属的教会里,培养神职人员都是采用师父带徒弟的模式。一个祭司,资深祭司乃至于主祭身边都会有一些祭司学徒服侍,顺便跟着学习。

    而这些祭司学徒通常会在师父身边学习数年乃至于十年以上。

    并且一般祭司也就只有带一个祭司学徒的能力。主祭倒是能够带十多个祭司学徒,但主祭太少了。

    这几种情况相加之后,教会培养神职人员的速度之慢就可想而知了。

    何况这里面还有不少祭司学徒在长时间的学习后未必就能够出师,成为辅祭。

    而在所信奉的神明陨落之后,那些神职人员如果转信的话,就不会受到惩戒之火的伤害。其实力会完全保留。

    这样一来,那些神明做出的举动就不算奇怪了。

    当然。如此一来,这位荒野之神心头的郁闷就可想而知了。

    这就好似一个即将挂掉的公司董事长。看到自己的商业合作伙伴守候在自己病床前嘘寒问暖,但他们的实际目的却是等着自己挂掉后,好瓜分自己的财产,股份。

    总之,提拉斯感觉自己受到了背叛。

    但在自己陨落之前,那些神明是不会动的,如此一来,提拉斯奈何不了那些神明。

    至于丰饶之主,就不用多说了,提拉斯倒是去找过丰饶之主数次,但丰饶之主对于提拉斯的处境并没有表示太多的关怀。

    而提拉斯也不敢逼着丰饶之主做这做那。

    或许自己的危机解决就落在这位安泰米殿下身上?

    一想到这里,提拉斯的神色与之前就骤然不一样了,右手一挥,贾可道身旁的宝座骤然升高,直到与提拉斯的宝座一般无异时方才停下:“伟大的安泰米殿下,您今天光临荒野国度,有失远迎,还请您见谅。”

    在一番近乎于阿谀的言谈之后,提拉斯随即又传令下去,没多久一队队体态妖娆,面容绝色的女子便鱼贯而入,将大量美食端上,并开始跳舞。

    总之,转眼之间,贾可道的待遇就直线上升,而提拉斯的言谈表情倒是比见到亲爹还要热情数分。

    贾可道心头暗笑,这不就是茶,上茶,上好茶的典故么?

    当然,既然这提拉斯意识到了玄机所在,又不是一味的食古不化,贾可道自然也不会耽误时间,随即便将自己的来意和盘托出。

    原来,贾可道此行的目的便是帮助提拉斯摆脱危机,将那些黑暗殿堂摧毁。

    当然,有来有往,提拉斯所需要给予贾可道回报的便是以后贾可道需要的时候,提拉斯就要给以援助。

    毫无疑问,对于贾可道提出的帮助,提拉斯可谓是惊喜万分。

    对于提拉斯而言,这简直就是一件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至于。贾可道的要求,提拉斯就直接拍了胸脯,待到那些黑暗殿堂被摧毁,安泰米殿下有什么事只管吩咐。

    待到贾可道离开荒野国度的时候,一贯躲在山丘里不出现的提拉斯执意将贾可道送到国度之后方才返回。

    之后。贾可道又连番去拜访了胜利之神特和黑尔,道路之神库依西弗,沼泽领主坦图西斯,而这几位神明在贾可道离开的时候都是满脸堆笑将其送出。

    反倒是之前在葡萄酒园岛与贾可道相谈甚欢的骑士信条欧米尼,贾可道却没有在第一时间去拜访。

    很显然,凡是贾可道去拜访过的神明。都或多或少得到了贾可道的好处,或者许诺过好处。

    当然这一切,也没可能逃过丰饶神系剩下几位神明的眼睛。

    狩猎之神莫夫斯基心头不由得有些难受,怎么说自己也算得上安泰米殿下加入丰饶神系的引荐人啊,怎么都不来找我?

    但很快。莫夫斯基就眉开眼笑了,外面神使来报,寒风之王安泰米殿下前来拜访。

    待到将所有神明都拜访了一遍之后,贾可道所化身的安泰米殿下便返回了寒风国度,此时的寒风国度正在既定的线路上缓缓移动,而移动的终点则是丰饶大地。

    这是加入神系之后必须履行的义务和权利。

    一个神系里的神明,其神国都必须融合在一起,借此来履行某些义务和权利。

    简单来说。外敌入侵,大家都要出手,若是主神对某某发动神战的话。那么神系上下同样都要出手。

    这里面好处最大的就是丰饶之主,其祂神明的国度被融合进来,丰饶之主雁过拔毛,多少能够分润一些信仰之力。

    当然,也因为神国融合在一起,丰饶之主也给神系诸神提供了安全保障。至少在丰饶之主被击倒之前,外敌是没可能侵入神国之中。

    回到寒风国度。贾可道化身的安泰米殿下就没有在国度之外出现过了,很快。那些将注意力集中在寒风国度上的神明就发现,一道流光从寒风国度朝着主物质位面迅速落下。

    那是一丝意识。

    安泰米殿下降临了。

    意识到这一点后,诸神的目光随即便移开,转向了更为很重要的方面,当然,即便是如此,祂们多多少少也将一丝注意力挂在寒风国度上的。

    主物质位面,荷鲁斯公国都城塔罗斯城,荒野教会曾经最为重要的教会分部,没有之一。

    在这里,荒野教会是唯一的教会力量,塔罗斯城近二十万市民有超过八成都是荒野信徒。

    在三百年前,塔罗斯城近十万信徒齐心协力在城池中心处建立起了着名的圣塔罗斯大神殿。

    圣塔罗斯大神殿占地面积超过了千亩,乃是一个雄伟壮观的建筑群。

    其中有近两百米高的神殿主体,占地百亩的祭司花园,圣餐堂,附属图书馆,祭司住院以及一个圣武士训练营等等。

    总之,在魔灾爆发之前,圣塔罗斯大神殿里面共有大祭司一名,主祭两名,资深祭司、正式祭司三十名,辅祭百名,祭司学徒两百,护殿圣武士一个小队二十人,教会武士五百人,在教会分部里实力排名第一。

    但时至今日,整个塔罗斯城早在十年前彻底沦陷,圣塔罗斯大神殿已经被恶魔亵渎,化为黑暗殿堂。

    原本雪白的神殿主体此时已是漆黑一片,干枯的血迹已经在地面上铺成了一层厚实的薄膜,或犹如一条条鼻涕虫布满四处。

    贾可道此时悄然悬浮在大神殿上空,在他的眼里,整座神殿笼罩在一片黑气之中,一丝丝混合着硫磺,血腥的气息不断朝着空中扩散出来。

    深渊气息如此浓郁。

    塔罗斯城的城墙上,街道上很少有恶魔存在,恶魔是不事生产的,而塔罗斯城也没可能供给数十万恶魔长达十年的吃食。

    而在圣塔罗斯大神殿的大门处,一些高级恶魔正在押着人类进入神殿主体之中。

    这些人类应该来自于千里之外的希斯米王国,那里现在正是恶魔大军的主攻方向之一,如此看来,看来恶魔已经将这里当成了它们的重要据点之一。

    到这里需要说明一点的就是。在诸神眼中的降临,实际上仅仅只是贾可道将自己身体转移了一下的错觉罢了。

    对于贾可道来说,只要分出一丝神念,就能够在神念抵达的任何地方重新凝聚出身体来。

    就这一点而言,倒是与那些神明的化身有些相似了。

    是夜。塔罗斯城上空乌云密布,电光雷鸣,一场雷暴骤然成型,一道道闪电在乌云上由电丝不断汇聚之后落下,砸在塔罗斯城内便是电光四射。

    塔罗斯城内的恶魔变得惊慌无比,它们压根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从头顶落下一道闪电来。将自己劈成焦炭。

    要知道,现在还驻守在塔罗斯城内的恶魔可不是小怯魔那样的低等恶魔了。

    塔罗斯城内的恶魔,最弱的也是巴布魔这样的中级恶魔,甚至于在圣塔罗斯大神殿四周还能够看到不少四臂蛇魔,弗洛魔等等之类的中高级恶魔。

    说实话。闪电对于恶魔来说,的确有一些克制效果,但恶魔的魔法抗性颇高,因而在以往主物质位面与深渊的战争里,雷系法术对于恶魔的杀伤力不小,但也不是绝对的克制。

    但现在,在塔罗斯城上空形成的雷暴里,任何一道纤细的闪电落下。都能够让一头恶魔化为焦炭。

    对于那些恶魔而言,这种闪电的杀伤力已经超越了普通闪电的威力,完全无视了恶魔的魔法抗性。

    在圣塔罗斯大神殿主体的尖塔上。一头手持长柄镰刀,身材干瘦,仅仅只有三米体型,头顶长着一只扭曲盘角,全身赤红,腿部如同牛蹄的恶魔。看着天上的乌云,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用瓮声瓮气的语调说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一位大魔导师对我们出手了么?”

    这是一头战力超过二十三级的镰刀魔。

    镰刀魔在深渊之中的战力并不算最强,但绝对是其它恶魔不敢招惹的对象。

    它们是最疯狂的顶级恶魔。一旦进入战斗状态,只要出现在它们面前的生物,都会被它们视为敌人,因而在深渊之中,镰刀魔有着疯子,蠢货,白痴等等之类的绰号。

    当然,能够被原本疯狂混乱的其它恶魔加上这些称号,足见镰刀魔在战斗时有多少癫疯了。

    而在主物质位面里,镰刀魔则被视为杀戮者,甚至于有人认为镰刀魔乃是深渊之中的狂战士。

    总之,当镰刀魔出现在战场上的时候,便是敌我双方的厄运。

    当然,从此时这头镰刀魔的话语上来看,镰刀魔没有参加战斗的时候,似乎头脑还算比较清晰,甚至于比其它恶魔更灵活一些。

    “愚蠢的黑尔,这就是一场普通的雷暴罢了,我没有感受到任何的魔法气息。”

    当镰刀魔的声音消失后,在其身后的黑暗里传来一阵心灵波动,冷漠丝毫没有半点情绪融合在里面,就如同冷寂的机器语。

    只不过言语之间,时不时会有一两条漆黑的触手末端从黑暗里伸出,随后又缩回去。

    “奥黑,你这是向一位强大而残暴的大督军发动挑战么?”

    镰刀魔扛在肩上的长柄镰刀上突然闪过一道红光,与此同时,镰刀魔那双灰蒙蒙的眼睛中也缓缓浮现出一层红光。

    随着镰刀魔的怒气不断升起,那头将身体隐藏在黑暗之中的恶魔却没有再说出半句话来。

    随着雷暴的形成,闪电犹如雨点一般坠落下去,打得塔罗斯城犹如笼罩在一层蓝色光芒之中。

    此时还敢在外面闲逛的恶魔已经尽数变成了焦炭。

    圣塔罗斯大神殿此时已经成为了雷暴中心下方,一道道粗若发丝的闪电凌空劈下。而圣塔罗斯大神殿之上随即便浮现出一层漆黑的烟雾,这些烟雾席卷而上,企图将天上乌云冲散。

    但在犹如雨点一般落下的闪电轰击,升腾席卷而上的烟雾不断被劈散,始终无法对乌云造成半点威胁。

    随着时间的流逝,闪电坠落的速度是越来越快,越来越多,并且时不时还会出现一道道粗若儿臂的纯白色闪电。

    这些粗若儿臂的白色闪电,一经落下,随即便会在烟雾之中劈出一个大洞来,直惯而下,转眼之间便砸落在圣塔罗斯大神殿上。(未完待续)

第四百五十六章 又玩儿大了!    上一次在矿场和安布罗交手,唐楚阳一直处于不太冷静的状态,加上实力本就和七阶强者相差甚多,如果不是有大阵辅助,唐楚阳根本就没那个资格成为安布罗的对说。…,

    但如今不同了,唐楚阳已经构建五行,凝聚出完整的本命神印形象,修为方面已经算是突破到小天位的五行境了,如果不是他还没有想好契约哪个五阶守护神,此时早就成为小天位修士了。

    加上哪吒这个不能以常理论的近战天神,以及唐楚阳本身远超寻常修士的强悍元神,他的真实实力,比之大部分七阶强者也不差多少了。

    而且,如果唐楚阳不吝惜元神精华消耗的话,动用镇元子这尊大神,安布罗恐怕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咻!

    唐楚阳手一抬,火尖枪如同一只巨大的火箭一样飞射而出,直奔安布罗后背而去,生死相较,可不是讲究光明正大的时候,能用最省力的办法干掉对手,唐楚阳绝对不会有任何犹豫。

    “卑鄙!”

    安布罗能从一阶小小魔人成长到如今魔王的地步,其实力自然有他的独到之处,尽管被四尊近乎八阶的守护神逼得手忙脚乱,他却依然轻易地躲过了唐楚阳的偷袭。

    “哈哈哈!卑鄙?身为黑魔族一员,你也配谈‘卑鄙’二字?!”

    安布罗悲愤无比的怒骂并未激怒唐楚阳,比起为了对付人族而无所不用其极的黑魔族,他的‘偷袭’行为简直可以用光明正大来形容。

    抬手一招。飞出去的火尖枪凌空旋出一个优美的弧度,以更快的速度回到了唐楚阳的手中。双手持枪斜向指天一震,唐楚阳元神一动。以内元气风起云涌,化作天地人三色光华喷薄而出。

    麻衣相士经过近千年发展,从原先的毫无近战能力,一直成长到了每一个都是武学宗师的地步,身为二十一世纪不多的几个分支唯一的传人,唐楚阳掌握的战技非常丰富。

    麻衣近战九变化,一元指,两仪气,三才枪。四相罡,五行棍,**刀,七星拳,八卦掌,九宫剑,每一门武学都是根据天地五行星象演化而来,博大精深,攻防兼备。

    唐楚阳此时施展的。就是麻衣九变当中的‘三才枪’,三才枪并不是一套枪法,而是整整三套,一曰天枪。‘霸天纵横枪法’,二曰地枪,‘地煞神鬼三十六路破魔枪’。三曰人枪,‘轩辕御龙枪法’。

    唐楚阳此时所用。乃是‘地煞神鬼三十六路破魔枪’,技战刁钻狠辣。有出无回,无所不用其极,专用于对付邪魔外物,意为当荡尽下魔气。

    金银铜三色光华交相辉印,瞬息后,代表地枪的银光倏然暴涨起来,将唐楚阳整个人笼罩在内,原本火焰熊熊的火尖枪刹那间被渲染成了一根银亮无比的璀璨银枪。

    银芒闪烁间,唐楚阳持枪虚晃三周,紧接着三十六路破魔枪第一路枪法施展开来。

    天阳诛魔!!!

    银色的长枪被唐楚阳抡圆了化作一轮金红色的红日,携着无比浓烈的阳刚之气铺天盖地地向安布罗砸了过去,威势隆隆,浩瀚莫匹!

    “这是什么神通?气息竟然如此让我厌恶?!”

    安布罗面色惊变,此时李令远已经将围攻他的四尊守护神转移到了格泰那边,突然轻松下来的安布罗还没来得及缓口气,就被唐楚阳的惊天一枪给惊得全神戒备起来。

    一身墨绿盔甲的句芒双手猛地将天弓一撑,随着安布罗一声恐怖的暴喝,数十丈大小的天弓直接被拉成了满月状,‘哧哧’黑青色的魔气汹涌而出,转瞬凝成一支青中带黑的十余丈箭矢。

    “截神箭!!!”

    随着安布罗暴喝出口,天弓之上那支直径超过一丈,长度更是达到了一二十张的恐怖箭矢,‘嗡!’的一声破空而去,携着无与伦比的破空之势直奔唐楚阳。

    唐楚阳身在空中,银色长枪被他挥舞成一轮金红灿阳,面对安布罗冲天而来的恐怖箭矢,此情此景,犹如后羿射日,情势迫人到连一旁观看的李令远都紧张了起来。

    可惜,句芒虽然比身为魔君的后羿强出甚多,但安布罗所持却不是开天射日弓,更重要的是,唐楚阳不是嚣张自傲的金乌,他非常清楚句芒的截神箭有多恐怖。

    “五行解魔符!赦!!!”

    几乎想都没想,唐楚阳顺手就将三张银光璀璨的王符甩了出去,他修为本就比安布罗相差甚远,近战归近战,那也不能拿自己的小命儿硬拼啊,危险的时候自然得用灵符去砸。

    尼玛!这是赖皮!

    看着迎头而来的三枚王符,安布罗差点儿忍不住破口大骂,不带这么不要脸的!

    安布罗虽是七阶魔王,但他召唤句芒本就是越级召唤,三枚王符瞬间爆发出来的恐怖破坏力,打死他都不敢正面硬抗,愤恨无比地瞪了唐楚阳一眼之后。

    安布罗极为狼狈地一个侧翻,遁地葫芦一样躲出上百丈远,没来得及起身,又双手撑地来了个凌空一千八百度轮番转,又是几百丈的距离横了出去。

    轰隆隆!!!

    三枚失去目标的王符狠狠砸在地面上,方圆三百丈范围内一瞬间被摧残成一片白地,看得远远逃开的安布罗心惊肉跳,唐楚阳也颇为遗憾地摇了摇头。

    另一边观战的李令远见状,微微松口气的同时,又禁不住瞪了唐楚阳一眼,埋怨道:

    “你这小子,还真是赖皮!”

    “嘿嘿……,对付什么人,就要用什么招,咱们跟黑魔族这样的人族公敌,有什么好讲究的?”

    唐楚阳不以为耻,反而因为安布罗躲过了三枚王符的攻击有些遗憾,随便一枚王符都价值一百多中品元晶,这一下子可相当于砸了几个亿的金元进去,竟然连根毛都没砸出来。

    “两位,我天魔族和隐族无冤无仇,甚至多有合作,为何要对本王赶尽杀绝?!”

    安布罗原本对血阁充满顾忌,但亲眼看到各个种族的强者一一被李令远灭杀,他已经被逼出了凶性,这时候说话虽然看似依然客气,但语气当中也带了不加掩饰的愤恨。

    “看你不顺眼而已!”

    唐楚阳不客气地回了一句,双手持枪一晃,再次冲着几百丈外的安布罗冲了过去,七天时间让他除了炼制出不少唤神图之外,王符也积攒了几十枚,抽冷子用一下,打残安布罗绝对没问题!

    “你们!!!”

    安布罗闻言,气得三尸神暴跳,一双本就发红的眼珠子已经红的仿似要喷出火来,这下他算是彻底看出来了,对面这两个强大的修士,根本就没有打算放过他!

    “隐族?去你妈的隐族!老子即便是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粗暴无比地将心中愤懑发泄出来之后,安布罗双手猛然合在一起,周身魔气刹那间冲天而起,紧接着一种方式能够引动天地法则的奇异音节,不断自安布罗口中呢喃了出来。

    安布罗念动咒语的速度并不快,似乎是因为那些奇异音节就是天地法则一般,他每撼动哪怕一丝一点,都要歇尽所能地耗尽每一份力气,看着艰难无比,厚重如山。

    “啧啧,这是要酝酿什么大杀招么?”

    唐楚阳不以为意,身上的几十枚王符就是他最大的依仗,经过潮汐山这段时间的闯荡之后,唐楚阳已经对王符的威力有了相当充分的了解。

    十枚王符在潮汐山能够发挥出来的威力,足以抵挡仙君级的守护神全力一击,安布罗虽然越级召唤的仙帝级的句芒,但他恐怕连句芒真实实力的百分之一都发挥不出来。

    只要唐楚阳几十枚王符砸出去,哪怕安布罗用处句芒的天神必杀技,他都有信心将之轻易破掉。

    不过唐楚阳见识不行,可不代表寿元过百的李令远也同样无知,当初和李令远和唐浩然等人闯荡五行大陆,可没少参与人族和天魔族的大战,对于天魔族的了解,李令远可要远超唐楚阳。

    “不好!这是‘天魔溃体’!楚阳!快回来!!!”

    李令远语气焦急无比,甚至可以说是大惊失色,话出口的同时他快速无比的控制两尊守护神掉头,几个闪烁都挡到了唐楚阳和安布罗之间。

    随后李令远又抬手向唐楚阳虚空一抓,原本一往无前地冲向安布罗的唐楚阳猛然一震,接着便如同牵线木偶一样不受控制地倒飞而回,被李令远抓到了身边。

    “天魔溃体?!黑魔族的三大秘术之一的‘天魔溃体’?!”

    被拉回来的唐楚阳一脸震惊之色,他虽未曾见识过‘天魔溃体’这个黑魔族的三大秘术,但却海大富和布衣那里听到过关于大陆百强种族的镇族秘术。

    “那不就是我所在那个世界的天魔解体?”

    唐楚阳面色有些发白地自语了一句,天魔溃体的大体效果在唐楚阳看来,和华夏神话传说里的天魔解体差不多,都是消耗剩余寿元,以牺牲生命的代价短时间内将自身实力提升数十上百倍!

    以安布罗至少七阶中期的实力,别说是提升百倍了,就算只是提升十数倍,就足以横扫现场的十几尊守护神,并且还要算上唐楚阳和李令远了。

    “妈的!又玩儿大了!!”(未完待续。。)–+16086897–>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