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能够派出一位圣灵充当使者,传递这个信息,也证明狩猎之神莫夫斯基对于寒风之王的重视了。

    要知道,贾可道将寒冷,寒风,冰雪等等神格重新融合在一起之后,形成了寒冬这个神职。

    也就是说,贾可道所伪装成为的安泰米在其祂神明眼里,拥有两个神职,寒冬与冬狼,而神格等级十级,如果再提升一级的话,那么安泰米就将成为一位中等神力。

    并且一位掌管着寒冬神职的神明进入丰饶之主的人类神系,对于神系本身有着巨大的好处。

    所谓神系,便是以某位主神为首组成的一个组织。

    丰饶神系的老大便是丰饶之主普尼迪普尼陛下,而其下则有九位属神,分别是胜利之神特和黑尔,狩猎之神莫夫斯基,春晓少女米斯特尔,沼泽领主坦图西斯,道路之神库依西弗,舞蹈之神娜丝蜜,荒野之神提拉斯,葡萄酒半神荷西米,骑士信条欧米尼。

    这九位属神围绕在丰饶之主身边,形成了一个较为紧凑的神明势力。

    而通常情况下,神系内神职的覆盖范围越广,那么这个神系就越容易强大起来。

    要说丰饶神系已经算比较强大了,但由于缺少几个比较重要的神职,使得丰饶神系内的至高神职迟迟没能出现。

    要知道,至高神职的出现,方才意味着丰饶之主能够成为真正的主神。

    而寒风之王的加入,使得丰饶神系能够在气候乃至于生物方面得到一些弥补。

    在得到狩猎之神莫夫斯基的通知后,贾可道便再度来到了狩猎乐园,向莫夫斯基表示了自己的感谢。并由莫夫斯基带着前往觐见丰饶之主。

    丰饶之主依然是一贯的沉默寡言,在几句话之后,丰饶之主就算正式接纳了寒风之神进入丰饶神系。

    而从这一刻开始,贾可道手上的那两个神格上也自行生成了一些东西。

    经过贾可道仔细查看之后,发现这种在神格上生成的东西。就是加入神系之后形成的誓言。

    随着这神格誓言的形成,任何一方在千年之内有任何反悔的行为,那么神格誓言就会自行生效,让反悔一方知道什么叫做痛苦。

    而在千年之后,如果任何一方没有提出异议的话,神格誓言自行续约千年。

    丰饶之主沉默寡言。对于寒风之王的加入,也没有表示任何热情。

    嗯,实际上,这是合情合理的。

    作为丰饶之主,强大神力。普尼迪普尼陛下,任何激动情绪都可能让整个丰饶国度出现震动。

    想想看吧,当初那位真的寒风之王安泰米殿下在暴怒的时候,整个寒风国度都犹如末日降临,天灾纵横一般。

    虽说丰饶国度的面积较之寒风国度巨大不知道多少倍,但如果丰饶之主暴怒的话,恐怕大半个丰饶国度都会陷入到灾难之中。

    因而,像丰饶之主这样的平静。方才是一位神明应该表现出来的态度,不惊不喜不欢不哀。

    在离开丰饶宫殿之后,狩猎之神便很热情邀请贾可道参加丰饶神系的诸神宴会。

    这诸神宴会乃是神系里的神明召开的宴会。彼此之间联络感情等等之类的事情。

    毕竟对于神明来说,尤其是中等神力以下的神明来说,有太多的空余时间用来玩乐了。

    贾可道也想要见识见识这所谓的诸神宴会。

    听得贾可道同意,狩猎之神莫夫斯基倒是感觉脸上颇为有些面子。

    毕竟并不是每一位神明愿意与其祂神明过多交往的。

    这一次诸神宴会的地点设立在葡萄酒之神荷西米的国度内。

    嗯,这位葡萄酒之神荷西米并没有高举王座,祂仅仅只是一位半神罢了。

    荷西米原本是一位酿造葡萄酒的大师。由于其酿造的葡萄酒深受丰饶之主的喜爱,在其临死之前。被丰饶之主赐予了一丝神性。

    之后在点燃神火,成为半神后。便直接被丰饶之主接纳,连王座也不用举了,直接进入丰饶大地,获得了一块国土,建立了自己的国度,葡萄酒园。

    相对于其祂属神来说,荷西米与丰饶之主的关系更为紧密一些。

    别的不说,光是其神性来自于丰饶之主,就使得其无法摆脱与丰饶之主间的关系了。

    当然,这样舒服的点燃神火,使得荷西米基本上没有了高举王座,凝结神格的希望。

    当然,对于荷西米来说,现在的日子绝对就是天堂,有着丰饶之主的护佑,荷西米只需要关系如何酿造出更好的美酒,至于其它事情就不用多管了。

    葡萄酒园实际上就是一个巨型岛屿,四周都是浩瀚的大海,与丰饶大地隔海相望,面积不小,足足有上百万平方公里。

    说实话,贾可道在狩猎之神莫夫斯基的陪同下,来到这座葡萄酒园的时候,都不由得惊讶了一下。

    上百万平方公里的巨型岛屿上无处不是四处蔓延的葡萄藤,翠绿色的叶子将这个岛屿覆盖成为一片绿色海洋,拨开这些茂密的叶子,随处可见五颜六色的葡萄果实。

    相对于丰饶大地其它地方,这座葡萄酒园岛屿上方的天光也要炽热一些,但无数叶子,葡萄将炽热的天光挡在了外面,只要走入岛屿就能够感受到一阵凉爽袭面而来,让人禁不住吸入一口凉气。

    作为这次诸神宴会的主办方,那位葡萄酒半神荷西米早早就守候在岛屿前方海面上空,见到狩猎之神莫夫斯基带着一位不知名的神祗过来,急忙上前见礼:“伟大的莫夫斯基殿下您好,愿您的猎物堆满信徒的仓库。”

    虽说深受丰饶之主的宠爱,但这位葡萄酒半神荷西米殿下依然保持着谨慎。不在实力强过自己的神明面前显露出丝毫的不敬。

    贾可道的眼睛早已看到了这位葡萄酒半神荷西米。

    这位葡萄酒半神就是一个头发略白的老头,衣着并不华丽,肩头还沾着几片掉落的枯叶,看样子就好似刚刚从葡萄架子里钻出来的一般。

    迎面扑来的气息里蕴含着浓郁的葡萄酒香味,甚至于让贾可道都有一些垂涎欲滴的感觉产生。不愧是葡萄酒半神啊。

    在向狩猎之神莫夫斯基见礼之后,荷西米看了看贾可道,不由得向莫夫斯基询问道:“这位是?”

    很显然,这位荷西米作为神明,的确有些不太够格,连丰饶神系里新增加了一位神祗都不知道。或许祂最初还以为贾可道是莫夫斯基的宠物。

    不过莫夫斯基倒没有去在意这一点,只要丰饶之主存在,那么这位葡萄酒半神就不会失去恩宠,作为神系里的一员,莫夫斯基并不会轻易得罪其祂神明。

    “这位是寒风之王安泰米殿下。已经加入了我们丰饶神系。”

    莫夫斯基憨憨的笑道。

    “原来是伟大的安泰米殿下,荷西米刚才失礼了。”

    荷西米这时也感受到贾可道身上散发出来的神力气息,随即便朝着贾可道行了一礼。

    贾可道咧了咧狼嘴,笑道:“伟大的荷西米殿下,不用客气。”

    很快,这位荷西米殿下在言谈之中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贾可道身上。

    原来,这位荷西米殿下准备培育一种在冰天雪地里生长的冰葡萄,作为酿酒的材料。

    感受着葡萄酒半神荷西米身上散发出来的神力气息。贾可道不由得在心头轻叹一声。

    这个葡萄酒半神荷西米倒是可惜了。

    据说其为了酿造出风格味道不同的葡萄酒,已经亲手培育出数十万种葡萄。

    实际上从其神力气息里就能够感受到,那隐隐萌发的生命气息。

    那葡萄也是生物的一种。能够培育出数十万种新葡萄来,其在生命领域的研究不可谓不深了。

    只不过,其研究方向有些偏了。

    如果其将研究方向转向更多的生物,恐怕早就高举王国,凝聚出神格,铸造出属于自己的生命类神职了。

    当然。如果不是其酿造葡萄酒登峰造极的话,恐怕也没法点燃神火。成为半神。

    如此一来,贾可道也不知道怎么说好了。

    在言谈了一会之后。葡萄酒半神荷西米转身便邀请狩猎之神莫夫斯基与贾可道进入了葡萄酒园岛。

    这个葡萄酒园岛虽说仅仅只是丰饶大地里的一个岛屿,但其本质却是相对独立的一个神国。

    如此一来,其祂神明想要进入葡萄酒园岛就需要得到荷西米的邀请,否则的话,就会被视为入侵。

    关于这一点,即便是主神丰饶之主普尼迪普尼陛下也不能例外。

    举办宴会乃是在葡萄酒园岛东南角的一个半岛,这里三面环海,开辟出了一个巨大的广场,数以千计的信徒正在忙碌着,有的信徒正在忙着烹饪美食,有的则是在制作果汁,还有一部分信徒则正从远处将一桶桶葡萄酒运送过来。

    广场中心处已经放好了十张卧榻,每张卧榻前都放着相应的茶几。

    这些卧榻大小不一,小的卧榻只有三四米长,而最大的卧榻却有数千米长,而那些卧榻前的茶几上也摆放着大小不等的餐具。

    “两位殿下请入席吧,其祂殿下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

    荷西米脸上带着一丝几乎看不见的恭敬笑着说道。

    “对,那几位殿下,恐怕来得比较慢,安泰米殿下,我们先入席吧,要说荷西米殿下这里不光有美酒,就连美食也是一绝啊。”

    狩猎之神莫夫斯基笑着向贾可道介绍道,随后,狩猎之神率先走向了一张二十多米长的卧榻。

    对于狩猎之神莫夫斯基来说,这张卧榻正合适。

    而贾可道此时化身的安泰米大概有三十多米的体型,因而就选择了一张五十多米的卧榻躺了下去。

    每张卧榻旁都有上百名人类信徒侍候,见到贾可道躺下之后,那些身高两米不到的人类信徒随即便忙碌了起来。

    他们一部分人将堆积在广场角落处的酒桶搬运了过来。一部分人则将各种美食送上茶几。

    “伟大的安泰米殿下,您对葡萄酒有什么偏好么?琥珀?巴拉斯?黑色巨响?还是龙血玫瑰?呵呵,荷西米殿下酿造的美酒太多了,连我都没法全部记住,只记住了这几个我最喜欢的。要知道这几种葡萄酒就连其祂神系的殿下也为之称赞啊。”

    此时那位葡萄酒半神已经告辞离开,剩下那些尚未抵达的神明还需要祂去迎接。

    而这时那狩猎之神莫夫斯基躺在卧榻上,高举起酒杯,喝了一口之后,朝着贾可道笑着问道。

    琥珀?巴拉斯?黑色巨响?还是龙血玫瑰?贾可道即便将安泰米的记忆翻了个遍也没有发现这些酒名的由来,当然。这也说明,安泰米之前的社交关系太过于狭窄。从莫夫斯基的话语里可以看出,这些葡萄酒很出名,甚至于其它神系的神明都知道。

    “伟大的莫夫斯基殿下,我对葡萄酒不太熟悉。还请您给推荐一款吧?”

    贾可道晃动了一下布满粗毛的尾巴,咧了咧嘴巴笑道。

    说实话,每当看到贾可道冒充的安泰米时,狩猎之神莫夫斯基就有一种张弓引箭的冲动。

    这也是无奈的事情,作为狩猎之神,莫夫斯基在封神之前便是一位射术高超无比的猎人,像安泰米这样的巨狼无疑是最好的猎物。

    当然,莫夫斯基仅仅也就是在心里想象一下罢了。

    现在贾可道伪装的安泰米殿下可是丰饶神系里的一员。莫夫斯基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可能对本神系的神明下手。

    再说了,莫夫斯基的神格等级仅仅才六级,而安泰米现在的神格等级足足有十级。双方打斗起来,恐怕莫夫斯基才是被压制的一方。

    莫夫斯基将心头莫名出现的冲动压下,嘿嘿一笑:“既然这样,那么就每样来一点吧。”

    贾可道点了点那巨大的狼头,随后那些在一旁侍候的信徒便开始忙碌了起来。

    数人合力将一个个五米高的酒桶抬起,飞到茶几上。朝着一个个两米高的高脚酒杯里倒入各色葡萄酒。

    随着那些高脚酒杯倒满美酒,一丝丝诱人的酒香味随即传入贾可道鼻子中。

    贾可道喝过葡萄酒。是当年老郑头款待时喝过,据说是地球上最昂贵的葡萄酒之一。每瓶葡萄酒价值上千美元。

    但那种葡萄酒散发出来的酒香,较之茶几上散发出来的酒香味,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级别。

    如果说这里的酒香味是香气的话,那么贾可道之前喝过的葡萄酒就是潲水了。

    这一点都不夸张。

    琥珀葡萄酒乃是纯黄色,倒入酒杯之后,其上则会浮现出一层淡淡的绿色,看上去分外绚丽。

    贾可道微微一张口,轻轻一吸,琥珀美酒从酒杯里自行冲出,随后带上一丝绿色落入贾可道口中。

    在那一瞬间,贾可道突然之间感觉自己身体凝固了。

    出现这个状态后,贾可道还以为自己被暗算了。

    但就在这一瞬间,贾可道的心神随即扩张了不少,感觉对于四周的环境中蕴含的大道理解更加清晰。

    这种状态仅仅维持了一瞬间便自行消散。

    回过神来之后,贾可道不由得心头略微有些惊喜。

    果然是好酒!

    贾可道并不知道这琥珀美酒对于那些神明有什么好处,但对于自己来说,这琥珀美酒绝对是一等一的宝贝了。

    虽说这琥珀美酒无法让自己直接领悟理解大道,但却能够让自己心神在那一瞬间扩张,加深对大道的一丝理解。

    总的效果并不算很显著,但要知道在之前,贾可道对于大道的理解是没法借助外物的,只能够依靠自己来理解。

    这琥珀美酒就目前来说,算得上是唯一能够帮助贾可道加深对大道理解的宝贝了。

    可别小看了这么一丝效果,足以抵得上贾可道清修数月之久的效果了。

    就这么一口,贾可道就能够明显感到自己踏入炼神还虚之后的道行变得更加稳固了。

    “好酒!果然是好酒!”

    贾可道忍不住呵呵一笑,称赞道。

    “不错吧。嘿嘿。”

    就好像是在称赞自己一般,那狩猎之神莫夫斯基颇为有些得意洋洋的笑道。

    贾可道赞同的点了点头,随后又吸了一口琥珀美酒。

    对于贾可道身上发生的变化,狩猎之神莫夫斯基丝毫没有察觉,见到贾可道将那琥珀美酒喝光之后。又让侍从倒酒,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来,在啃了一口金黄色的烤肉后笑道:“伟大的安泰米殿下,您可不要为了一种美酒放弃整个酒窖啊,尝尝其它美酒吧,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当然。在莫夫斯基心头,此时完全将贾可道化身的安泰米视为了一个土包子,只不过在其表面却没有丝毫显露出来。

    贾可道倒也是从善如流,随后便开始品尝起其它葡萄酒来。

    接下来,贾可道发现。那位狩猎之神莫夫斯基所介绍的美酒都不是凡品。

    那巴拉斯葡萄酒里带着一丝淡淡的苦味,让人喝了之后,心境骤然平静,即便是再大的痛苦,烦恼以及喜悦都能够压制下去,虽说对于贾可道来说,这巴拉斯葡萄酒已经没什么用处了,但对于那些炼神还虚道行以下的弟子来说。却是罕见的珍品了。

    清修时,最难的事情就是保持心境平和,这巴拉斯葡萄酒能够做到这一点。自然就不是凡品了。

    而那黑色巨响喝下之后,则能够清除体内杂质,淬炼肉身,唯一的副作用便是放屁不断。

    很显然,狩猎之神莫夫斯基喜欢这黑色巨响的原因并不是什么清除体内杂质,淬炼肉身。而是取这放屁的乐趣。

    要知道,神明的化身压根就不可能与凡人一般拉屎放屁。

    当然。这很显然是莫夫斯基的恶趣味之一罢了。

    至于那种犹如鲜血的龙血玫瑰,其制作材料里并没有龙血。但却能够喝出龙血的味道,一股淡淡的金属锈味缠绕在舌尖。

    神明们所喜爱的就是这种味道,而贾可道却敏锐的察觉到这龙血玫瑰能够让凡人体质全面提升。

    相对于那琥珀美酒而言,这龙血玫瑰的好处便是能够让那些尚未正式踏入修道之路的道童基础打得更加夯实!

    接下来,贾可道就好似对葡萄酒产生了极大兴趣,吩咐那些信徒侍从将各式各样的葡萄酒统统一样一份,轮流倒入茶几上的十二个酒杯中。

    而贾可道则好似从没有见过葡萄酒一般,只要那些信徒将酒倒入酒杯,就迫不及待的轻轻一吸,将其吸入口中吞下。

    说实话,贾可道这样的喝法,最初那位狩猎之神莫夫斯基都没在意,但没过多久,莫夫斯基的眼睛就瞪圆了。

    在短短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里,贾可道所喝下的葡萄酒就超过了两百多种,而那些空下来的酒桶堆积在一旁,都堆成了一座小山。

    神明喝酒是很不容易醉的,尤其是凡间的酒水。

    但在这里,这些葡萄酒可不是那些凡间酒水可以比拟的,乃是葡萄酒之神荷西米亲手酿造。

    即便是神明喝这种葡萄酒,喝不了多少都会醉过去的。

    就拿狩猎之神莫夫斯基来说,其最多只能够喝下一百多桶葡萄酒,如果再多的话,就会醉倒。

    贾可道此时所喝下的葡萄酒足以将莫夫斯基醉翻两次了。

    待到葡萄酒半神荷西米再度过来的时候,贾可道已经品尝了上千种葡萄酒。

    因而即便是葡萄酒半神荷西米看到贾可道卧榻后面堆积的酒桶时,也不由得有些吃惊。

    要知道荷西米即便贵为葡萄酒半神,天下最好喝的葡萄酒都出自于祂之手,但祂的酒量也就比其祂神明好上一点。

    也就是说,即便是荷西米喝下这么多葡萄酒,恐怕转眼之间就会醉死过去,至于什么时候苏醒,至少需要数百年时间。

    见到荷西米陪着两位神明进来,卧躺在卧榻上的狩猎之神莫夫斯基随即便起身,与那两位神明寒暄:“伟大的提拉斯殿下,伟大的欧米尼殿下,祝愿你们的信仰长久昌盛。”(未完待续)

第四百五十四章 嫁祸成功    第四百五十四章嫁祸成功

    阿木尔的心声若是被唐楚阳听到,他恐怕会乐得大笑出声,可惜唐楚阳不会读心术,不然阿木尔即便再怎么愤怒,心里头恐怕也不敢产生这样的念头。

    不过阿木尔屈辱的表情,足以让唐楚阳看出这厮心里有多恨他了,这份仇恨也是唐楚阳最想要的结果,能给血阁添堵,还能为陷入困局的落月城破局,本就是这个暗杀计划的重中之重。

    “到你了……”

    唐楚阳转头看向了惊涯,扇了阿木尔两巴掌之后,或者说是感觉出阿木尔愤恨无比的状态之后,唐楚阳觉得已经没有必要再去刺激这家伙了,过犹不及很可能把唐楚阳预期的目的推往反方向,那可不是他想要的。

    “阁下,我自问已经很配合你的要求了,即便阁下出自八大隐族的血阁,莫不以为天下万族便可任凭你这般欺辱么?我乃幻魔族掌旗护法,希望阁下不要欺人太甚!”

    唐楚阳先前那毫不留情的两巴掌打得虽然是阿木尔,但旁边看戏的惊涯同样感觉心惊肉跳,如果是斗法死战,被打得再惨惊涯都不会有任何其他情绪。

    但方才阿木尔挨得那两巴掌,纯粹就是对七阶强者赤果果的践踏和侮辱,但凡有点自尊心的人恐怕都受不了,更何况是惊涯这样不论是在幻魔族,还是五行大陆都颇有威望的?

    惊涯绝对不会像阿木尔那么窝囊,他已经决定了,眼前这尊强大的守护神如果真的像侮辱阿木尔那样对待他的。惊涯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和对方拼命。

    不就是死么?从踏入修士界那一刻开始,他做好了这个准备!

    如今之所以势弱。也只是因为惊涯觉得就这么死掉太憋屈,可是相比于被人践踏一样的侮辱。惊涯宁愿选择壮烈的被干掉。

    “幻魔族?嘿嘿……,紫荆山幻魔族?不过一个百万众的小族而已,你这是威胁本尊么?!”

    唐楚阳的话保持天神遗族一如既往的骄傲,当初救唐老爷子等人的时候,他从血阁那些人身上体会过那种刻到骨子里的高傲,既然是演戏,自然要做全套。

    “不敢!阁下实力强大,就算是威胁,也只有身为天神遗族的您威胁我的份儿。我只是想说,我无意于您为敌!”

    威胁?开什么玩笑?!惊涯被唐楚阳的话给吓了一跳,现在的情况是他和阿木尔在人家手里几无还手之力,他有什么资格去威胁一个胜券在握的人?

    当然,惊涯方才那些话确实有威胁的意思在里面,但更多的只是为了增加对方的顾忌,最大限度地为惊涯自己争取活命的机会。

    这种事情可以做,但打死也不能承认啊,所以惊涯否认的极为干脆。并且尽可能地让自己表现的恭谨一些,既然对方肯停手,那就说明他不一定要杀人,惊涯可不想干祸从口出的蠢事。

    “谅你也不敢!”

    唐楚阳冷冷地回了一句。元神一动,百多丈高的哪吒突然抬手向着惊涯虚空一抓,无声无息间。惊涯手中的银色神像陡然脱手而出,如同被一条无形的丝线牵引一样。飞向哪吒巨手当中。

    “住手!此神像乃我幻魔族供奉神像,阁下最好不要打它的主意!”

    见手中的神像被抢。惊涯原本谦恭的态度立马变得惊怒交加,这神像可是族长交给他用于潮汐山相关事务的,若是就这么被人抢走了,他回到族中根本无法向族长交代。

    “区区神像而已,本尊你贪你这么个破玩意儿?啧啧……”

    唐楚阳语气极为不屑地啧了啧嘴,暗地里却是哈喇子都要流一地了,这可是八阶神像啊,用好了对付半神都不是不可能,可惜啊,这玩意儿即便真能留下来,今后怕也不能轻用。

    供奉神像落在别人手里,那可是任何一个种族都不能容忍的事情,他可不想因为贪婪而留下这尊神像,最终再因为这尊八阶神像为将来树立幻魔族这么个大敌。

    “既然阁下对我族供奉神像不屑一顾,还请阁下将神像交还与我,此神像乃是我族族长所赐,回去之后,我还要上缴的……”

    最大的依仗被夺,惊讶甚至连唐楚阳侮辱神像的事情都不计较了,先把宝贝要回来再说,这尊八阶神像要是丢了,他回紫荆山之后可是要遭受族内重罚的。

    “还你?”唐楚阳转头看看一脸紧张的惊涯,突然反手向前一摆,凌空而来的神像突然定在空中,意味莫名地笑道:“好啊!”

    说完这话,唐楚阳右臂伸出,五指微微摊开,神威浩瀚的守护神哪吒如影随形,巨手微微摊开,但却突然猛地虚空一握!

    啪啦!

    一声不算很响破裂声突然传出,银色的神像猛地一震,随后原本浑然如一体的银将蛟龙骑像银光暴涨,紧接着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龟裂了起来。

    “你敢毁我神像?!我和你拼了!!!”

    见神像被毁,原本因为唐楚阳的话而松了口气的惊涯,如同突然失去心智一样疯狂地咆哮了起来。

    神像虽然强大无比,但因为本身材质的原因,根本就经不起任何碰撞,更何况是一位强者的大力揉捏?

    那种轻脆的碎裂声,惊涯已经听到过无数次了,幻魔族修士每个境界都要自己炼制相应品级的神像,能够召唤大量帮手的神像自然不是那么容易炼制的,失败碎裂几乎是家常便饭。

    所以每个幻魔族修士对神像碎裂的声音,几乎已经熟悉到了骨子里,就在银色神像破碎的那一刻,惊涯感觉对方捏碎的不是神像。而是他的心!

    八阶神像啊,而且还是没有使用者要求的供奉神像。这玩意儿整个幻魔族所拥有的数量,都不超过两位数。每尊都是有来历,有记载的,可以说每一尊都是幻魔族的瑰宝!

    惊涯也是身为幻魔族掌旗护法,此次到潮汐山又肩负重任,这才得赐一尊八阶神像用于潮汐山事务,这尊银将蛟龙骑像,他寻常都舍不得拿出来,生怕神像有个什么闪失。

    但此时此刻,他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被他视为无上珍宝,又是幻魔族镇族瑰宝之一的八阶神像,就这么被对方漫不经心,毫不在意地给捏碎了!

    “我要杀了你!!!”

    这一瞬间,惊涯彻底将生死置之度外,供奉神像可以说是每个种族的信仰,信仰被毁,再怎么贪生怕死的人,也会爆发出无比可怕的疯狂。

    可惜。唐楚阳是不会给惊涯疯狂的机会的,就在毁掉神像的那一刻,他就在防备着惊涯突然暴走了,唐家也有供奉神像。虽然在真正的强者眼里,唐家的供奉神像屁都不是。

    但唐楚阳敢保证,若是唐家的供奉神像被人当面毁掉。唐家的任何一个子女,怕都会毫不犹豫地和对方拼命。

    他理解这种情绪。所以对惊涯的防备也格外警惕,神像碎裂的瞬间。唐楚阳就手诀一掐,原本凝滞的四件灵宝几乎火力全力地向着暴走的惊涯倾泻起来。

    有时候无所顾忌的发狂,会让一个人爆发出一百只一百二的实力,惊涯现在的状况就是这样的,他那一瞬间爆发出来的实力绝对超过以往的任何时刻。

    如果是在和一个实力相差不大的对手斗法,这一瞬间惊涯很可能把对方打得找不到北,但事实却是,惊涯的实力和哪吒的四件灵宝相差太大了,三岁幼童的力量跟成年大力士根本没有可比性。

    这种巨大的实力差距,让惊涯如同喷薄欲出的火山岩浆,却突然被漫天倾泻的冰霜给瞬间冰封一样,才刚刚冒头,就被打压的连点黑烟都没喷出来,便直接奄巴了。

    全力爆发的九龙神火罩,雨点一样不断乱砸的巨大金砖,不断缠绕的混天绫,再加一个攻防具备的乾坤圈,几乎打得惊涯半点脾气都没有。

    “杀了我!杀了我!!不然我和血阁不死不休!!!”

    惊涯无力地倒在地上,嘴上却依然疯狂地叫喧着,神像被毁的后果太严重了,虽然不至于让族长处死他,但丢了族内百万族人供奉的神像,他今后在族里还怎么抬得起头?

    幻魔族的每个族人都对这个族群忠诚无比,族中的管理阶层更是其中的佼佼者,惊涯若不是对幻魔族足够忠诚和狂热,也不可能会得到动用供奉神像的资格。

    唐楚阳这种毁掉神像的大脸方式,算是真真正正地打到了惊涯最忌讳的地方,相当于直接拔了神龙的逆鳞!

    “杀你?呵呵,你配么?!”

    唐楚阳当然不可能干掉惊涯,不然他还怎么嫁祸给血阁?现在惊涯所表现出来的状态,就是唐楚阳最想要的结果,好不容易才把惊涯刺激到这种状态,傻子才会杀了这个仇恨的种子。

    说完这话,唐楚阳漫不经心地转头看向阿木尔,这厮被打了第二巴掌之后,就一直趴在地上装死,唐楚阳知道,阿木尔是彻底被践踏得狂暴了,但这厮又是个相当聪明的人。

    这时候阿木尔肯定已经将血阁恨到了骨子里,但又怕唐楚阳这个‘强大’的敌人发现他的恨,所以只能趴在地上装死。

    “嘿嘿,再聪明又怎么样?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当鸵鸟,用憋屈的方式把自己憋疯!”

    想要做的都做完了,唐楚阳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过犹不及嘛,所以他相当大度地想着落月城外指了指,淡淡地冲阿木尔两人道:

    “滚吧……”(未完待续。。)–+16085620–>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