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四百五十四章嫁祸成功

    阿木尔的心声若是被唐楚阳听到,他恐怕会乐得大笑出声,可惜唐楚阳不会读心术,不然阿木尔即便再怎么愤怒,心里头恐怕也不敢产生这样的念头。

    不过阿木尔屈辱的表情,足以让唐楚阳看出这厮心里有多恨他了,这份仇恨也是唐楚阳最想要的结果,能给血阁添堵,还能为陷入困局的落月城破局,本就是这个暗杀计划的重中之重。

    “到你了……”

    唐楚阳转头看向了惊涯,扇了阿木尔两巴掌之后,或者说是感觉出阿木尔愤恨无比的状态之后,唐楚阳觉得已经没有必要再去刺激这家伙了,过犹不及很可能把唐楚阳预期的目的推往反方向,那可不是他想要的。

    “阁下,我自问已经很配合你的要求了,即便阁下出自八大隐族的血阁,莫不以为天下万族便可任凭你这般欺辱么?我乃幻魔族掌旗护法,希望阁下不要欺人太甚!”

    唐楚阳先前那毫不留情的两巴掌打得虽然是阿木尔,但旁边看戏的惊涯同样感觉心惊肉跳,如果是斗法死战,被打得再惨惊涯都不会有任何其他情绪。

    但方才阿木尔挨得那两巴掌,纯粹就是对七阶强者赤果果的践踏和侮辱,但凡有点自尊心的人恐怕都受不了,更何况是惊涯这样不论是在幻魔族,还是五行大陆都颇有威望的?

    惊涯绝对不会像阿木尔那么窝囊,他已经决定了,眼前这尊强大的守护神如果真的像侮辱阿木尔那样对待他的。惊涯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和对方拼命。

    不就是死么?从踏入修士界那一刻开始,他做好了这个准备!

    如今之所以势弱。也只是因为惊涯觉得就这么死掉太憋屈,可是相比于被人践踏一样的侮辱。惊涯宁愿选择壮烈的被干掉。

    “幻魔族?嘿嘿……,紫荆山幻魔族?不过一个百万众的小族而已,你这是威胁本尊么?!”

    唐楚阳的话保持天神遗族一如既往的骄傲,当初救唐老爷子等人的时候,他从血阁那些人身上体会过那种刻到骨子里的高傲,既然是演戏,自然要做全套。

    “不敢!阁下实力强大,就算是威胁,也只有身为天神遗族的您威胁我的份儿。我只是想说,我无意于您为敌!”

    威胁?开什么玩笑?!惊涯被唐楚阳的话给吓了一跳,现在的情况是他和阿木尔在人家手里几无还手之力,他有什么资格去威胁一个胜券在握的人?

    当然,惊涯方才那些话确实有威胁的意思在里面,但更多的只是为了增加对方的顾忌,最大限度地为惊涯自己争取活命的机会。

    这种事情可以做,但打死也不能承认啊,所以惊涯否认的极为干脆。并且尽可能地让自己表现的恭谨一些,既然对方肯停手,那就说明他不一定要杀人,惊涯可不想干祸从口出的蠢事。

    “谅你也不敢!”

    唐楚阳冷冷地回了一句。元神一动,百多丈高的哪吒突然抬手向着惊涯虚空一抓,无声无息间。惊涯手中的银色神像陡然脱手而出,如同被一条无形的丝线牵引一样。飞向哪吒巨手当中。

    “住手!此神像乃我幻魔族供奉神像,阁下最好不要打它的主意!”

    见手中的神像被抢。惊涯原本谦恭的态度立马变得惊怒交加,这神像可是族长交给他用于潮汐山相关事务的,若是就这么被人抢走了,他回到族中根本无法向族长交代。

    “区区神像而已,本尊你贪你这么个破玩意儿?啧啧……”

    唐楚阳语气极为不屑地啧了啧嘴,暗地里却是哈喇子都要流一地了,这可是八阶神像啊,用好了对付半神都不是不可能,可惜啊,这玩意儿即便真能留下来,今后怕也不能轻用。

    供奉神像落在别人手里,那可是任何一个种族都不能容忍的事情,他可不想因为贪婪而留下这尊神像,最终再因为这尊八阶神像为将来树立幻魔族这么个大敌。

    “既然阁下对我族供奉神像不屑一顾,还请阁下将神像交还与我,此神像乃是我族族长所赐,回去之后,我还要上缴的……”

    最大的依仗被夺,惊讶甚至连唐楚阳侮辱神像的事情都不计较了,先把宝贝要回来再说,这尊八阶神像要是丢了,他回紫荆山之后可是要遭受族内重罚的。

    “还你?”唐楚阳转头看看一脸紧张的惊涯,突然反手向前一摆,凌空而来的神像突然定在空中,意味莫名地笑道:“好啊!”

    说完这话,唐楚阳右臂伸出,五指微微摊开,神威浩瀚的守护神哪吒如影随形,巨手微微摊开,但却突然猛地虚空一握!

    啪啦!

    一声不算很响破裂声突然传出,银色的神像猛地一震,随后原本浑然如一体的银将蛟龙骑像银光暴涨,紧接着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龟裂了起来。

    “你敢毁我神像?!我和你拼了!!!”

    见神像被毁,原本因为唐楚阳的话而松了口气的惊涯,如同突然失去心智一样疯狂地咆哮了起来。

    神像虽然强大无比,但因为本身材质的原因,根本就经不起任何碰撞,更何况是一位强者的大力揉捏?

    那种轻脆的碎裂声,惊涯已经听到过无数次了,幻魔族修士每个境界都要自己炼制相应品级的神像,能够召唤大量帮手的神像自然不是那么容易炼制的,失败碎裂几乎是家常便饭。

    所以每个幻魔族修士对神像碎裂的声音,几乎已经熟悉到了骨子里,就在银色神像破碎的那一刻,惊涯感觉对方捏碎的不是神像。而是他的心!

    八阶神像啊,而且还是没有使用者要求的供奉神像。这玩意儿整个幻魔族所拥有的数量,都不超过两位数。每尊都是有来历,有记载的,可以说每一尊都是幻魔族的瑰宝!

    惊涯也是身为幻魔族掌旗护法,此次到潮汐山又肩负重任,这才得赐一尊八阶神像用于潮汐山事务,这尊银将蛟龙骑像,他寻常都舍不得拿出来,生怕神像有个什么闪失。

    但此时此刻,他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被他视为无上珍宝,又是幻魔族镇族瑰宝之一的八阶神像,就这么被对方漫不经心,毫不在意地给捏碎了!

    “我要杀了你!!!”

    这一瞬间,惊涯彻底将生死置之度外,供奉神像可以说是每个种族的信仰,信仰被毁,再怎么贪生怕死的人,也会爆发出无比可怕的疯狂。

    可惜。唐楚阳是不会给惊涯疯狂的机会的,就在毁掉神像的那一刻,他就在防备着惊涯突然暴走了,唐家也有供奉神像。虽然在真正的强者眼里,唐家的供奉神像屁都不是。

    但唐楚阳敢保证,若是唐家的供奉神像被人当面毁掉。唐家的任何一个子女,怕都会毫不犹豫地和对方拼命。

    他理解这种情绪。所以对惊涯的防备也格外警惕,神像碎裂的瞬间。唐楚阳就手诀一掐,原本凝滞的四件灵宝几乎火力全力地向着暴走的惊涯倾泻起来。

    有时候无所顾忌的发狂,会让一个人爆发出一百只一百二的实力,惊涯现在的状况就是这样的,他那一瞬间爆发出来的实力绝对超过以往的任何时刻。

    如果是在和一个实力相差不大的对手斗法,这一瞬间惊涯很可能把对方打得找不到北,但事实却是,惊涯的实力和哪吒的四件灵宝相差太大了,三岁幼童的力量跟成年大力士根本没有可比性。

    这种巨大的实力差距,让惊涯如同喷薄欲出的火山岩浆,却突然被漫天倾泻的冰霜给瞬间冰封一样,才刚刚冒头,就被打压的连点黑烟都没喷出来,便直接奄巴了。

    全力爆发的九龙神火罩,雨点一样不断乱砸的巨大金砖,不断缠绕的混天绫,再加一个攻防具备的乾坤圈,几乎打得惊涯半点脾气都没有。

    “杀了我!杀了我!!不然我和血阁不死不休!!!”

    惊涯无力地倒在地上,嘴上却依然疯狂地叫喧着,神像被毁的后果太严重了,虽然不至于让族长处死他,但丢了族内百万族人供奉的神像,他今后在族里还怎么抬得起头?

    幻魔族的每个族人都对这个族群忠诚无比,族中的管理阶层更是其中的佼佼者,惊涯若不是对幻魔族足够忠诚和狂热,也不可能会得到动用供奉神像的资格。

    唐楚阳这种毁掉神像的大脸方式,算是真真正正地打到了惊涯最忌讳的地方,相当于直接拔了神龙的逆鳞!

    “杀你?呵呵,你配么?!”

    唐楚阳当然不可能干掉惊涯,不然他还怎么嫁祸给血阁?现在惊涯所表现出来的状态,就是唐楚阳最想要的结果,好不容易才把惊涯刺激到这种状态,傻子才会杀了这个仇恨的种子。

    说完这话,唐楚阳漫不经心地转头看向阿木尔,这厮被打了第二巴掌之后,就一直趴在地上装死,唐楚阳知道,阿木尔是彻底被践踏得狂暴了,但这厮又是个相当聪明的人。

    这时候阿木尔肯定已经将血阁恨到了骨子里,但又怕唐楚阳这个‘强大’的敌人发现他的恨,所以只能趴在地上装死。

    “嘿嘿,再聪明又怎么样?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当鸵鸟,用憋屈的方式把自己憋疯!”

    想要做的都做完了,唐楚阳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过犹不及嘛,所以他相当大度地想着落月城外指了指,淡淡地冲阿木尔两人道:

    “滚吧……”(未完待续。。)–+16085620–>

第697-698章、皈依?    ps:感谢雨过浔阳楼,余夏天,心若逆流三位书友的打赏,谢谢了。

    “干什么,干什么?别闹,否则撤销你们的摊位。”

    在一片混乱之中,几个身穿制服的保安就过来了,他们是负责维持广场秩序的保安。

    相对于这些摊主来说,保安是有着特权的,他们可以撤销这些摊位,当然他们也不知道这些摊位后面是什么。

    当然,这些摊主随即一阵哆嗦,老实了下来,他们后台再硬也不可能去与这些保安计较,这摊子的设立原本就是大家协商而来,如果被撤销了的话,回去后,不知道会被怎么处罚。

    赵小卒挑了个比较顺眼的摊主走了过去,询问手里的丹药怎么卖。

    实际上,这一溜排开的摊位价格都差不多。

    赵小卒手上的次等品五味吞气丹有三瓶,共三十粒,换算下来就有十五万块!而招神符力士符这一套则卖出了八万块的高价。

    说到底,这些摊主是不能提前要求那些人兑换什么东西的,再说了,那石碑里的库存随时都在变化,你即便是让别人去兑换指定的东西,也未必能够换到。

    赵小卒没有去考虑那么多事情,他此时的脑海已经被这二十三万块给镇住了。

    赵小卒有些失神的表情并没有引起摊主诧异,这种情况,他看得多了。

    还有做完任务兑换了东西。卖掉后直接失心疯的都有。

    这都是暴富惹的祸啊。

    赵小卒发财了。

    他倒是老实,自己留了三万块,剩下的都交给了老爸。随后又请整个宿舍楼的邻居好好搓了一顿。

    当然,那些邻居并不知道,自家的锅底灰能够值那么多钱。

    家里的生活条件改善了。

    接下来,赵小卒就开始在广场蹲点了。

    想要找到一个自己能做,并且不太费事的任务,太难了。

    里面很多任务,不是专业人士压根就做不了。

    譬如收购某种药材。赵小卒连这种药材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又如何去寻找?

    而一些东西的产地。距离赵小卒的家乡太远了,如果算上路费,在外的生活费,自己所能赚的也就只剩下零头了。

    最让赵小卒伤神的任务则是有限量的收购。谁也不知道这个任务什么时候会被人直接完成,那样的话,自己辛辛苦苦花费时间精力钱财找到的东西就烂在手里了。

    花费了三个月时间,赵小卒又做了两个任务,这次就赚得比较少了。

    一个是收购十年以上的芦苇根,要求根须不能断,一个是收购蛇尾苔藓,要求长在悬崖面上的那种。

    赵小卒这两个任务做完,一共收入十万。

    当然。三个月时间能够收入十万,在这个小县城里已经算是土豪收入了。

    但赵小卒却有些不太满足了,他感觉既然这丹药。符箓,法器那么值钱,自己何不去那个老君山学习?

    那样的话,自己学会了,还用得着像现在这样辛辛苦苦的赚钱么?

    很快,赵小卒就来到了石碑前。选择了入山考核。

    在一道白光从眼前闪过之后,赵小卒就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翠绿无比的山头。四周长满了灌木。

    “嗷!”

    赵小卒还没搞清楚自己来到了什么地方,就听得远处传来了一声狼嚎,吓得他浑身一哆嗦。

    这里居然有狼!

    对于现代社会的人类来说,狼这玩意完全就是书本上才可能存在的东西。

    就算大多数的动物园里,未必就有狼这种东西。

    当然,就算没有见过狼,赵小卒也知道狼的恐怖。

    自己需要武器!

    到了这时,赵小卒倒是有些后悔了,早知道这入山考核这么恐怖,自己当初兑换的符箓就该留下。

    当然,这个时候,赵小卒在后悔了一会之后,就在四周寻找到一根粗大的树枝,在石头上敲了敲,还算结实。

    就在赵小卒找到了一根树枝,给自己壮了壮胆,没过一会,一条灰黑色的身影就出现在赵小卒的视线范围内。

    那是一条狗,错,那是一条狼!

    那就是狼!

    看到那条狼缓缓朝着自己逼来,赵小卒感觉自己全身上下都麻木了,那双绿油油的眼睛盯着自己,自己就连半根小指头都没法动弹。

    还好,那条狼并没有直接扑上来,在赵小卒前面二十多米远处就停了下来。

    “我不怕你!我不怕你!我不怕你!”

    赵小卒眼睛没敢挪开,据说在遇上狼的时候,自己的眼睛如果移开了的话,那么狼就是立马扑上来。

    赵小卒在心里不断给自己鼓劲,好一阵子后,身体方才从那种剧烈惊恐之中恢复过来。

    而这个时候,那条狼再度缓缓逼来,赵小卒一咬牙,举着树枝就朝着狼头打了下去。

    让赵小卒奇怪的是,那条狼压根就没有躲闪,被树枝击中狼头只有,一声哀鸣之后,就转身逃走了。

    这一幕,让原本打算拼着被咬上几口也要将狼干掉的赵小卒目瞪口呆。

    而下一刻,赵小卒再度眼前一道白光闪过,随即便掉落到一个温泉池子里,温暖无比的池水几乎让赵小卒一瞬间呻吟起来。

    但他绝对想象不到自己接下来会遇到什么。

    温泉池子里的温度不断升高……

    赵小卒在石碑虚幻空间内接受着入山考验,欲死欲仙。

    在一座宫殿内,贾可道变化成为的巨狼。正趴在酒坛与肉腿之间。

    宫殿外架着十多堆高耸的篝火,一名名巨人正在篝火旁烧烤巨大的兽腿,一些穿着兽皮的女子来回穿梭于宫殿内外。不断将一盘盘烧烤好的兽腿端上。

    整个宫殿宏伟无比,在其顶端塑造有一把巨大弓箭。

    一个穿着兽皮,上半身肌肉膨胀,披着一头乱发,体型超过十多米的壮汉坐在贾可道对面,不时举起酒杯向贾可道致意。

    酒过三巡,那壮汉颇为憨厚的嘿嘿一笑。沾满油脂碎肉的右手摸了摸那半秃的脑门:“伟大的安泰米殿下,不知道您这次过来做客。是为了什么事情?”

    这个壮汉可不是普通的巨人。

    祂是伟大的狩猎之神莫夫斯基,弱等神力,神格等级六,神职:狩猎。猎人,射手。

    性格冲动,憨厚,残忍。

    这是某位渎神者所形容的狩猎之神莫夫斯基。

    至于憨厚,残忍怎么会连接在一起,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了。

    听得那壮汉如此问话,贾可道一口将一米多长的兽腿一口吞下之后,略微打了个饱嗝,细长的狼眼看了莫夫斯基一样。口中发出低沉的笑声:“伟大的莫夫斯基殿下,吾与冰雪女神艾拉之间的战争,您听说过吧?”

    莫夫斯基对于贾可道的身份丝毫没有半点怀疑。对于神明来说,辨认对方的身份,并不是看外表,而是查看对方的神力。

    而贾可道此时身上揣着融合之后的寒冬神格,体外散发出来的神力气息与安泰米一般无异,因而贾可道即便不表露身份。莫夫斯基也会将他认为是寒风之王安泰米殿下。

    听得贾可道这么一说,莫夫斯基随即便点了点头。神色有些疑惑,祂不知道这位寒风之王突然之间降临自己的狩猎乐园是为了什么。

    神明之间,关系较好的时常都会去对方神国相互做客。

    虽说狩猎之神莫夫斯基殿下与寒风之王安泰米殿下之间从没有发生过冲突,但两者之间也谈不上有多好的关系。

    狩猎之神莫夫斯基乃是丰饶之主普尼迪普尼陛下的属神,算得上是有靠山了,而寒风之王安泰米殿下则是一个孤神。

    这跟你一个很少打招呼的邻居突然之间到你家里来做客一样的古怪,而你多少是个小领导那种概念差不多。

    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这莫夫斯基虽说看上去憨厚鲁莽,但能够封神的家伙,再傻也有三分机灵。

    祂能够看出安泰米是带着事情而来,冲动的祂能够忍到现在才询问对方,已经算是很沉得住气了。

    “恭喜您,在这场战争中胜利了。”

    对于冰雪女神艾拉的陨落,莫夫斯基是知道的。

    任何一位神明陨落,其祂神明都会在一瞬间知晓,这是一种基于世界规则结构上的联通。

    “但我的损失也很大。”

    贾可道将这句话丢出来后,就沉默了下来,让莫夫斯基有些莫名其妙,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话了。

    不过对于神明来说,沉默只是短暂的。

    贾可道很快就将自己的来意和盘托出。

    “什么,您愿意依附于丰饶之主普尼迪普尼陛下?”

    说实话,莫夫斯基压根就没想明白,安泰米作为一位神明居然会愿意成为丰饶之主普尼迪普尼陛下的属神。

    要知道,神明算是最追求独立的存在了。

    作为神明,至高无上,谁也不会愿意屈身从属于另外一位神明,哪怕对方比自己强大百倍,千倍。

    当然,像莫夫斯基这样的神明,从最初封神开始就是丰饶之主普尼迪普尼陛下出手帮助,天然就成为了丰饶之主的属神。

    说句话不应该说的话,如果丰饶之主挂掉了的话,莫夫斯基这样的属神恐怕立马会独立出去,不会有半点犹豫。

    因而对于寒风之王安泰米愿意主动归顺丰饶之主普尼迪普尼陛下的举动,作为莫夫斯基来说,着实有些不太明白。

    但既然对方提出了这个要求,莫夫斯基也不可能拒绝,即便是要拒绝也不是莫夫斯基的事情。

    在贾可道离开之后。莫夫斯基很快派出化身向丰饶之主禀报此事。

    嗯,需要说明一点的是,作为丰饶之主的属神。狩猎之神莫夫斯基的神国狩猎乐园,就坐落在丰饶之主的神国丰饶大地之中。

    可以这么说,如果说丰饶大地乃是一座帝国的话,那么狩猎乐园就是位于这座帝国之中的候国,拥有一定独立性,若是丰饶大地受到外敌入侵的话,那么狩猎乐园也要出力抵挡。

    在丰饶大地上。到处都是森林,农田。一片绿色交织,显得分外壮丽。

    而在丰饶大地中心处,则有着一片面积超过数万平方公里的金黄色农田,在这里。所有农田一年四季常熟,由于靠近丰饶之主居住的宫殿,这些农田里的作物只需要一天便能够成熟收割,完全就是一块神迹之田。

    无数的农夫此时正在这片农田上忙碌着。

    他们用锋锐的镰刀不断收割着农田上的小麦,水稻,玉米,而那些作物在被收割之后,要不了一会儿,那些被收割之后的断桩处就会萌发翠绿的幼芽。这些幼芽生长的速度极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生长。

    待到中午时,这些幼芽就已经成长为茂盛的作物。翠绿色的叶片在风中不断摇摆着,贪婪的吮吸着天上落下的阳光和水分。

    下午时分,这些作物便开始绽放花朵,花朵迅速凋零,子实不断灌浆膨胀,待到入夜时分。翠绿的叶片就开始泛黄。

    直到次日清晨,作物的子实便尽数成熟。等待着那些农夫的收割。

    在这片神迹之田中心处耸立着一棵巨大无比的农作物,其形态如同小麦、水稻、玉米等等数十种作物融合在了一起。

    这棵巨大农作物高约数万米,四周空中悬浮着一些巡逻的神使。

    这些神使的外貌与人类无疑,但其身上却穿着犹如麦穗的黄色铠甲,手上握着一把如同玉米棒子似的武器,若是让贾可道看见,恐怕还会以为是一个个作物变化出来的妖怪。

    一道红色流光从远处飞来,速度极快,但在靠近这棵巨大作物之后,红色流光随即减缓,显出一个后背背着一把大弓的壮汉来。

    这个壮汉正是那位狩猎之神莫夫斯基殿下。

    见到是狩猎之神过来,那些在四周巡逻的神使便有一队飞来,上前朝着狩猎之神跪下行礼:“拜见狩猎之神。”

    狩猎之神抬了抬手,让这些神使起来,询问道:“丰饶之主陛下现在宫殿内么?”

    “在。”

    这些神使随即回道。

    狩猎之神也没有多话,随即朝着那巨大农作物落了下去。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那巨大农作物的本来面目随即便浮现了出来。

    实际上,这巨大农作物乃是一座宫殿,丰饶之主普尼迪普尼陛下的宫殿。

    狩猎之神莫夫斯基殿下落在了一张面积超过数百亩的叶片上,那叶片上随即便出现了一道金色大门。

    待到莫夫斯基进入之后,那道金色大门随即消散。

    而莫夫斯基此时已经进入到一个大厅之中。

    这座大厅里唯一的存在便是一团绿黄两色交织的巨大光团。

    “莫夫斯基殿下,您来了,有什么事需要您亲自过来?”

    巨大光团里传出一个声音,随着声音传出,光团四周散发出的光线也随之变得有些扭曲。

    神明之间的关系较为对等,这莫夫斯基殿下即便是丰饶之主普尼迪普尼陛下的属神,在两者交谈之时,这位普尼迪普尼陛下依然使用您这种敬语,而不是你。

    “伟大的普尼迪普尼陛下,我这次过来是向您汇报一件事情。”

    莫夫斯基朝着那巨大光团微微行了一礼,随后言道。

    像丰饶之主普尼迪普尼这样的强大神力,其原本的形态是没可能被其它存在看到了,其它存在能够看到的就只是这巨大光团的外形。

    无以伦比的神力直接使得普尼迪普尼陛下四周的空间出现了变化,可以这么说,到了强大神力这种实力,光是外出,对于所过之处都是一种难以承受的巨大灾难。

    祂们的力量太过于庞大了。任何位面对于祂们来说,都犹如巨人脚下结冰的薄薄河面,即便是不用力。都可能让一个位面崩溃。

    “什么事,说吧。”

    巨大光团微微震动。

    “寒风之王安泰米殿下今天降临狩猎乐园,表示愿意归顺伟大的丰饶之主。”

    虽说自己就是丰饶之主的属神,但狩猎之神莫夫斯基殿下每一次站在这位普尼迪普尼陛下面前时,全身上下都会莫名的颤抖。

    普尼迪普尼陛下虽说没有散发出任何的威势,就好似一个普普通通的光团坐落在那里,但都会让人有一种灵魂深处散发出来的畏惧。

    没法。狩猎之神莫夫斯基殿下也知道,自己与丰饶之主之间的实力相差太大了。

    更何况。这座作物宫殿内乃是丰饶之主的绝对领域,只要丰饶之主愿意,轻轻一动心念,那么莫夫斯基就将万复不劫。

    “安泰米殿下愿意归顺?”

    这个消息无疑让丰饶之主都有些疑惑。随后整个宫殿便陷入到寂静之中。

    莫夫斯基殿下并没有继续说话,祂知道,丰饶之主此时正在查看那位安泰米殿下所遗留下来的命运轨迹。

    这个世界上,任何存在,生物,从出生那一刻开始,便会留下自己的命运轨迹。

    而所谓的预知术,便是对这种命运轨迹进行查看,从而得知未来的动静。

    在这方面最为神奇的自然就是预知女士娜米斯殿下。

    这位绝少与其祂神明打交道的女神。掌握着预知这个神职。

    这个神职的强大是毫无疑问的。

    据说只要预知女士娜米斯殿下愿意,祂甚至于可以查看一些神明封神之前所遗留下来的命运轨迹残余。

    要知道,基本上所有神明在正式封神之后。乃至于从微弱神力到弱等神力,弱等神力到中等神力,强大神力一步步晋升上来,都会逐步将自己封神前的命运轨迹尽数抹去。

    这是神明必须做的事情。

    这个世界上虽说没有时间这个神职,但涉及到时间的传奇法术,传奇神术。超神术等等之类的东西可不少。

    可以这么说,有不少传奇法师乃至于神明。能够在付出巨大代价之后,释放一些与时间有关的法术,将过去的对手直接抹杀,从而解决现在的对手。

    譬如,一个敌人现在很强大,但其最初才生下来的时候,必定很弱小,将那时候的敌人击杀,从而会导致现在的敌人直接灭亡。

    因为这样,那些神明就不得不预防这个问题出现,一旦封神之前的命运轨迹被抹去了,即便对方能够想办法去到自己很弱小的时候,他也没法见到当时的自己。

    同时,这神明抹去自己的命运轨迹,也不是完全的抹去,总会留下一些残余。

    如此一来,预知女士的强大就可想而知了,只需要了解那些命运轨迹,就能够了解一位神明的弱点,从而战败对方。

    但让其祂神明奇怪无比的是,这位预知女士也不知道封神多少年了,按照一些神明的猜测,应该不会低于三四万年。

    但这三四万年的时间里,这位预知女士的神格等级一直是一级,从没有提升过。

    曾经有不少神明仗着自己实力比预知女士强大,企图夺取对方神格,但最终连这位预知女士身处何地都没有找到。

    相对于预知女士来说,这位丰饶之主在这方面的能力自然要弱上很多。

    但作为强大神力,这一点至少要比狩猎之神强上很多。

    在数分钟之后,巨大光团再度说话:“吾答应祂的请求。”

    听到这句话,之后又见巨大光团不再说话,陷入沉默之中,狩猎之神也就没有再停留下去,随后离开。

    狩猎之神莫夫斯基并不知道丰饶之主到底看到了什么,但至少可以明白,寒风之王的投靠并不算是坏事。

    由于确定了此事,狩猎之神莫夫斯基随后便派出手下一位圣灵作为代表前往寒风国度,传达此事。

    所谓的圣灵乃是神国之中除了神明自身之外最为强大的存在,也是信徒里最为强大的存在。

    可以这么说,这些圣灵从本质上来说,乃是与所信奉神明最为接近。

    它们的信仰纯洁无比,其中一些较为强大的圣灵,其实力甚至于可以超过那些半神或者一些刚刚封神的存在。

    当然,这种圣灵仅限于强大神力或者中等神力的国度之中。

    不管哪位神明,圣灵这种存在都是比较稀少的。

    就狩猎之神莫夫斯基自身来说,封神上万年时间了,国度内由信徒晋升而来的圣灵也就只有两个。(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