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感谢雨过浔阳楼,余夏天,心若逆流三位书友的打赏,谢谢了。

    “干什么,干什么?别闹,否则撤销你们的摊位。”

    在一片混乱之中,几个身穿制服的保安就过来了,他们是负责维持广场秩序的保安。

    相对于这些摊主来说,保安是有着特权的,他们可以撤销这些摊位,当然他们也不知道这些摊位后面是什么。

    当然,这些摊主随即一阵哆嗦,老实了下来,他们后台再硬也不可能去与这些保安计较,这摊子的设立原本就是大家协商而来,如果被撤销了的话,回去后,不知道会被怎么处罚。

    赵小卒挑了个比较顺眼的摊主走了过去,询问手里的丹药怎么卖。

    实际上,这一溜排开的摊位价格都差不多。

    赵小卒手上的次等品五味吞气丹有三瓶,共三十粒,换算下来就有十五万块!而招神符力士符这一套则卖出了八万块的高价。

    说到底,这些摊主是不能提前要求那些人兑换什么东西的,再说了,那石碑里的库存随时都在变化,你即便是让别人去兑换指定的东西,也未必能够换到。

    赵小卒没有去考虑那么多事情,他此时的脑海已经被这二十三万块给镇住了。

    赵小卒有些失神的表情并没有引起摊主诧异,这种情况,他看得多了。

    还有做完任务兑换了东西。卖掉后直接失心疯的都有。

    这都是暴富惹的祸啊。

    赵小卒发财了。

    他倒是老实,自己留了三万块,剩下的都交给了老爸。随后又请整个宿舍楼的邻居好好搓了一顿。

    当然,那些邻居并不知道,自家的锅底灰能够值那么多钱。

    家里的生活条件改善了。

    接下来,赵小卒就开始在广场蹲点了。

    想要找到一个自己能做,并且不太费事的任务,太难了。

    里面很多任务,不是专业人士压根就做不了。

    譬如收购某种药材。赵小卒连这种药材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又如何去寻找?

    而一些东西的产地。距离赵小卒的家乡太远了,如果算上路费,在外的生活费,自己所能赚的也就只剩下零头了。

    最让赵小卒伤神的任务则是有限量的收购。谁也不知道这个任务什么时候会被人直接完成,那样的话,自己辛辛苦苦花费时间精力钱财找到的东西就烂在手里了。

    花费了三个月时间,赵小卒又做了两个任务,这次就赚得比较少了。

    一个是收购十年以上的芦苇根,要求根须不能断,一个是收购蛇尾苔藓,要求长在悬崖面上的那种。

    赵小卒这两个任务做完,一共收入十万。

    当然。三个月时间能够收入十万,在这个小县城里已经算是土豪收入了。

    但赵小卒却有些不太满足了,他感觉既然这丹药。符箓,法器那么值钱,自己何不去那个老君山学习?

    那样的话,自己学会了,还用得着像现在这样辛辛苦苦的赚钱么?

    很快,赵小卒就来到了石碑前。选择了入山考核。

    在一道白光从眼前闪过之后,赵小卒就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翠绿无比的山头。四周长满了灌木。

    “嗷!”

    赵小卒还没搞清楚自己来到了什么地方,就听得远处传来了一声狼嚎,吓得他浑身一哆嗦。

    这里居然有狼!

    对于现代社会的人类来说,狼这玩意完全就是书本上才可能存在的东西。

    就算大多数的动物园里,未必就有狼这种东西。

    当然,就算没有见过狼,赵小卒也知道狼的恐怖。

    自己需要武器!

    到了这时,赵小卒倒是有些后悔了,早知道这入山考核这么恐怖,自己当初兑换的符箓就该留下。

    当然,这个时候,赵小卒在后悔了一会之后,就在四周寻找到一根粗大的树枝,在石头上敲了敲,还算结实。

    就在赵小卒找到了一根树枝,给自己壮了壮胆,没过一会,一条灰黑色的身影就出现在赵小卒的视线范围内。

    那是一条狗,错,那是一条狼!

    那就是狼!

    看到那条狼缓缓朝着自己逼来,赵小卒感觉自己全身上下都麻木了,那双绿油油的眼睛盯着自己,自己就连半根小指头都没法动弹。

    还好,那条狼并没有直接扑上来,在赵小卒前面二十多米远处就停了下来。

    “我不怕你!我不怕你!我不怕你!”

    赵小卒眼睛没敢挪开,据说在遇上狼的时候,自己的眼睛如果移开了的话,那么狼就是立马扑上来。

    赵小卒在心里不断给自己鼓劲,好一阵子后,身体方才从那种剧烈惊恐之中恢复过来。

    而这个时候,那条狼再度缓缓逼来,赵小卒一咬牙,举着树枝就朝着狼头打了下去。

    让赵小卒奇怪的是,那条狼压根就没有躲闪,被树枝击中狼头只有,一声哀鸣之后,就转身逃走了。

    这一幕,让原本打算拼着被咬上几口也要将狼干掉的赵小卒目瞪口呆。

    而下一刻,赵小卒再度眼前一道白光闪过,随即便掉落到一个温泉池子里,温暖无比的池水几乎让赵小卒一瞬间呻吟起来。

    但他绝对想象不到自己接下来会遇到什么。

    温泉池子里的温度不断升高……

    赵小卒在石碑虚幻空间内接受着入山考验,欲死欲仙。

    在一座宫殿内,贾可道变化成为的巨狼。正趴在酒坛与肉腿之间。

    宫殿外架着十多堆高耸的篝火,一名名巨人正在篝火旁烧烤巨大的兽腿,一些穿着兽皮的女子来回穿梭于宫殿内外。不断将一盘盘烧烤好的兽腿端上。

    整个宫殿宏伟无比,在其顶端塑造有一把巨大弓箭。

    一个穿着兽皮,上半身肌肉膨胀,披着一头乱发,体型超过十多米的壮汉坐在贾可道对面,不时举起酒杯向贾可道致意。

    酒过三巡,那壮汉颇为憨厚的嘿嘿一笑。沾满油脂碎肉的右手摸了摸那半秃的脑门:“伟大的安泰米殿下,不知道您这次过来做客。是为了什么事情?”

    这个壮汉可不是普通的巨人。

    祂是伟大的狩猎之神莫夫斯基,弱等神力,神格等级六,神职:狩猎。猎人,射手。

    性格冲动,憨厚,残忍。

    这是某位渎神者所形容的狩猎之神莫夫斯基。

    至于憨厚,残忍怎么会连接在一起,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了。

    听得那壮汉如此问话,贾可道一口将一米多长的兽腿一口吞下之后,略微打了个饱嗝,细长的狼眼看了莫夫斯基一样。口中发出低沉的笑声:“伟大的莫夫斯基殿下,吾与冰雪女神艾拉之间的战争,您听说过吧?”

    莫夫斯基对于贾可道的身份丝毫没有半点怀疑。对于神明来说,辨认对方的身份,并不是看外表,而是查看对方的神力。

    而贾可道此时身上揣着融合之后的寒冬神格,体外散发出来的神力气息与安泰米一般无异,因而贾可道即便不表露身份。莫夫斯基也会将他认为是寒风之王安泰米殿下。

    听得贾可道这么一说,莫夫斯基随即便点了点头。神色有些疑惑,祂不知道这位寒风之王突然之间降临自己的狩猎乐园是为了什么。

    神明之间,关系较好的时常都会去对方神国相互做客。

    虽说狩猎之神莫夫斯基殿下与寒风之王安泰米殿下之间从没有发生过冲突,但两者之间也谈不上有多好的关系。

    狩猎之神莫夫斯基乃是丰饶之主普尼迪普尼陛下的属神,算得上是有靠山了,而寒风之王安泰米殿下则是一个孤神。

    这跟你一个很少打招呼的邻居突然之间到你家里来做客一样的古怪,而你多少是个小领导那种概念差不多。

    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这莫夫斯基虽说看上去憨厚鲁莽,但能够封神的家伙,再傻也有三分机灵。

    祂能够看出安泰米是带着事情而来,冲动的祂能够忍到现在才询问对方,已经算是很沉得住气了。

    “恭喜您,在这场战争中胜利了。”

    对于冰雪女神艾拉的陨落,莫夫斯基是知道的。

    任何一位神明陨落,其祂神明都会在一瞬间知晓,这是一种基于世界规则结构上的联通。

    “但我的损失也很大。”

    贾可道将这句话丢出来后,就沉默了下来,让莫夫斯基有些莫名其妙,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话了。

    不过对于神明来说,沉默只是短暂的。

    贾可道很快就将自己的来意和盘托出。

    “什么,您愿意依附于丰饶之主普尼迪普尼陛下?”

    说实话,莫夫斯基压根就没想明白,安泰米作为一位神明居然会愿意成为丰饶之主普尼迪普尼陛下的属神。

    要知道,神明算是最追求独立的存在了。

    作为神明,至高无上,谁也不会愿意屈身从属于另外一位神明,哪怕对方比自己强大百倍,千倍。

    当然,像莫夫斯基这样的神明,从最初封神开始就是丰饶之主普尼迪普尼陛下出手帮助,天然就成为了丰饶之主的属神。

    说句话不应该说的话,如果丰饶之主挂掉了的话,莫夫斯基这样的属神恐怕立马会独立出去,不会有半点犹豫。

    因而对于寒风之王安泰米愿意主动归顺丰饶之主普尼迪普尼陛下的举动,作为莫夫斯基来说,着实有些不太明白。

    但既然对方提出了这个要求,莫夫斯基也不可能拒绝,即便是要拒绝也不是莫夫斯基的事情。

    在贾可道离开之后。莫夫斯基很快派出化身向丰饶之主禀报此事。

    嗯,需要说明一点的是,作为丰饶之主的属神。狩猎之神莫夫斯基的神国狩猎乐园,就坐落在丰饶之主的神国丰饶大地之中。

    可以这么说,如果说丰饶大地乃是一座帝国的话,那么狩猎乐园就是位于这座帝国之中的候国,拥有一定独立性,若是丰饶大地受到外敌入侵的话,那么狩猎乐园也要出力抵挡。

    在丰饶大地上。到处都是森林,农田。一片绿色交织,显得分外壮丽。

    而在丰饶大地中心处,则有着一片面积超过数万平方公里的金黄色农田,在这里。所有农田一年四季常熟,由于靠近丰饶之主居住的宫殿,这些农田里的作物只需要一天便能够成熟收割,完全就是一块神迹之田。

    无数的农夫此时正在这片农田上忙碌着。

    他们用锋锐的镰刀不断收割着农田上的小麦,水稻,玉米,而那些作物在被收割之后,要不了一会儿,那些被收割之后的断桩处就会萌发翠绿的幼芽。这些幼芽生长的速度极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生长。

    待到中午时,这些幼芽就已经成长为茂盛的作物。翠绿色的叶片在风中不断摇摆着,贪婪的吮吸着天上落下的阳光和水分。

    下午时分,这些作物便开始绽放花朵,花朵迅速凋零,子实不断灌浆膨胀,待到入夜时分。翠绿的叶片就开始泛黄。

    直到次日清晨,作物的子实便尽数成熟。等待着那些农夫的收割。

    在这片神迹之田中心处耸立着一棵巨大无比的农作物,其形态如同小麦、水稻、玉米等等数十种作物融合在了一起。

    这棵巨大农作物高约数万米,四周空中悬浮着一些巡逻的神使。

    这些神使的外貌与人类无疑,但其身上却穿着犹如麦穗的黄色铠甲,手上握着一把如同玉米棒子似的武器,若是让贾可道看见,恐怕还会以为是一个个作物变化出来的妖怪。

    一道红色流光从远处飞来,速度极快,但在靠近这棵巨大作物之后,红色流光随即减缓,显出一个后背背着一把大弓的壮汉来。

    这个壮汉正是那位狩猎之神莫夫斯基殿下。

    见到是狩猎之神过来,那些在四周巡逻的神使便有一队飞来,上前朝着狩猎之神跪下行礼:“拜见狩猎之神。”

    狩猎之神抬了抬手,让这些神使起来,询问道:“丰饶之主陛下现在宫殿内么?”

    “在。”

    这些神使随即回道。

    狩猎之神也没有多话,随即朝着那巨大农作物落了下去。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那巨大农作物的本来面目随即便浮现了出来。

    实际上,这巨大农作物乃是一座宫殿,丰饶之主普尼迪普尼陛下的宫殿。

    狩猎之神莫夫斯基殿下落在了一张面积超过数百亩的叶片上,那叶片上随即便出现了一道金色大门。

    待到莫夫斯基进入之后,那道金色大门随即消散。

    而莫夫斯基此时已经进入到一个大厅之中。

    这座大厅里唯一的存在便是一团绿黄两色交织的巨大光团。

    “莫夫斯基殿下,您来了,有什么事需要您亲自过来?”

    巨大光团里传出一个声音,随着声音传出,光团四周散发出的光线也随之变得有些扭曲。

    神明之间的关系较为对等,这莫夫斯基殿下即便是丰饶之主普尼迪普尼陛下的属神,在两者交谈之时,这位普尼迪普尼陛下依然使用您这种敬语,而不是你。

    “伟大的普尼迪普尼陛下,我这次过来是向您汇报一件事情。”

    莫夫斯基朝着那巨大光团微微行了一礼,随后言道。

    像丰饶之主普尼迪普尼这样的强大神力,其原本的形态是没可能被其它存在看到了,其它存在能够看到的就只是这巨大光团的外形。

    无以伦比的神力直接使得普尼迪普尼陛下四周的空间出现了变化,可以这么说,到了强大神力这种实力,光是外出,对于所过之处都是一种难以承受的巨大灾难。

    祂们的力量太过于庞大了。任何位面对于祂们来说,都犹如巨人脚下结冰的薄薄河面,即便是不用力。都可能让一个位面崩溃。

    “什么事,说吧。”

    巨大光团微微震动。

    “寒风之王安泰米殿下今天降临狩猎乐园,表示愿意归顺伟大的丰饶之主。”

    虽说自己就是丰饶之主的属神,但狩猎之神莫夫斯基殿下每一次站在这位普尼迪普尼陛下面前时,全身上下都会莫名的颤抖。

    普尼迪普尼陛下虽说没有散发出任何的威势,就好似一个普普通通的光团坐落在那里,但都会让人有一种灵魂深处散发出来的畏惧。

    没法。狩猎之神莫夫斯基殿下也知道,自己与丰饶之主之间的实力相差太大了。

    更何况。这座作物宫殿内乃是丰饶之主的绝对领域,只要丰饶之主愿意,轻轻一动心念,那么莫夫斯基就将万复不劫。

    “安泰米殿下愿意归顺?”

    这个消息无疑让丰饶之主都有些疑惑。随后整个宫殿便陷入到寂静之中。

    莫夫斯基殿下并没有继续说话,祂知道,丰饶之主此时正在查看那位安泰米殿下所遗留下来的命运轨迹。

    这个世界上,任何存在,生物,从出生那一刻开始,便会留下自己的命运轨迹。

    而所谓的预知术,便是对这种命运轨迹进行查看,从而得知未来的动静。

    在这方面最为神奇的自然就是预知女士娜米斯殿下。

    这位绝少与其祂神明打交道的女神。掌握着预知这个神职。

    这个神职的强大是毫无疑问的。

    据说只要预知女士娜米斯殿下愿意,祂甚至于可以查看一些神明封神之前所遗留下来的命运轨迹残余。

    要知道,基本上所有神明在正式封神之后。乃至于从微弱神力到弱等神力,弱等神力到中等神力,强大神力一步步晋升上来,都会逐步将自己封神前的命运轨迹尽数抹去。

    这是神明必须做的事情。

    这个世界上虽说没有时间这个神职,但涉及到时间的传奇法术,传奇神术。超神术等等之类的东西可不少。

    可以这么说,有不少传奇法师乃至于神明。能够在付出巨大代价之后,释放一些与时间有关的法术,将过去的对手直接抹杀,从而解决现在的对手。

    譬如,一个敌人现在很强大,但其最初才生下来的时候,必定很弱小,将那时候的敌人击杀,从而会导致现在的敌人直接灭亡。

    因为这样,那些神明就不得不预防这个问题出现,一旦封神之前的命运轨迹被抹去了,即便对方能够想办法去到自己很弱小的时候,他也没法见到当时的自己。

    同时,这神明抹去自己的命运轨迹,也不是完全的抹去,总会留下一些残余。

    如此一来,预知女士的强大就可想而知了,只需要了解那些命运轨迹,就能够了解一位神明的弱点,从而战败对方。

    但让其祂神明奇怪无比的是,这位预知女士也不知道封神多少年了,按照一些神明的猜测,应该不会低于三四万年。

    但这三四万年的时间里,这位预知女士的神格等级一直是一级,从没有提升过。

    曾经有不少神明仗着自己实力比预知女士强大,企图夺取对方神格,但最终连这位预知女士身处何地都没有找到。

    相对于预知女士来说,这位丰饶之主在这方面的能力自然要弱上很多。

    但作为强大神力,这一点至少要比狩猎之神强上很多。

    在数分钟之后,巨大光团再度说话:“吾答应祂的请求。”

    听到这句话,之后又见巨大光团不再说话,陷入沉默之中,狩猎之神也就没有再停留下去,随后离开。

    狩猎之神莫夫斯基并不知道丰饶之主到底看到了什么,但至少可以明白,寒风之王的投靠并不算是坏事。

    由于确定了此事,狩猎之神莫夫斯基随后便派出手下一位圣灵作为代表前往寒风国度,传达此事。

    所谓的圣灵乃是神国之中除了神明自身之外最为强大的存在,也是信徒里最为强大的存在。

    可以这么说,这些圣灵从本质上来说,乃是与所信奉神明最为接近。

    它们的信仰纯洁无比,其中一些较为强大的圣灵,其实力甚至于可以超过那些半神或者一些刚刚封神的存在。

    当然,这种圣灵仅限于强大神力或者中等神力的国度之中。

    不管哪位神明,圣灵这种存在都是比较稀少的。

    就狩猎之神莫夫斯基自身来说,封神上万年时间了,国度内由信徒晋升而来的圣灵也就只有两个。(未完待续)

第695-696章、做任务    ps:感谢凯哥54的100打赏。

    这些东西主要是用来培养道童,让他们可以更快的成长起来,当然,那些嫡传弟子也可以兑换里面的一些书籍来学习。

    毕竟他们的师父多数情况下,也没有多少时间来教导他们比较基础的东西,就算是指点,也是修行上比较高深的东西。

    实际上,随着石碑的建立,孟挺等师兄弟的受益算是最大了。

    最大的好处就是师兄弟们节约出更多时间来修行了。

    节约指点徒弟的时间,并且兑换来的东西,会让他们更努力一些,毕竟是自己花费任务点换来的。

    一些低级,中级符箓,丹药,法器灵器,不用自己浪费时间炼制了,自己可以节约时间炼制出更好的东西来。

    而对于考核碑的异常,最先发现的则是郑羽梦。

    要说,整座老君山里,对这石碑最感兴趣的就算是郑羽梦了。

    在这里面,她发布的任务算是最多,并且大多都是让人惊悚或者哭笑不得的任务。

    最近,郑羽梦发现发布在考核碑里的任务,往往会在第一时间就有人接取,并且要不了多久,任务就会完成。

    结果,起了疑心的郑羽梦飞过去一看,好嘛,这考核碑都被秘密部门给包圆了,周围都是他们的人,那些游客或者闻讯赶来的人,都被拦在了外面。压根就不可能靠近。

    当然,这秘密部门也没有大张旗鼓的拦人,直接在石碑外面用铁栅栏拦上。然后上面挂着白底黑字的大招牌:此处有滑坡塌方危险,请勿靠近。

    这招牌一挂,除了胆量特别大,喜欢作死的家伙,恐怕没一个人会冒着危险翻过铁栏杆了。

    当然,即便是有胆大包天的家伙翻过去,立马就会被人抓住。这里到处都是摄像头呢。

    郑羽梦一看就笑了,这简直就是垄断市场。不公平竞争啊。

    不过,郑羽梦倒没有直接去阻止这种不公平竞争,而是阴笑着发布了几个任务。

    随着郑羽梦发布的这几个任务一挂上去,立马就被人接取了。

    接取的人按照惯例先看了看任务报酬。不由得一喜:“一千任务点!这任务够肥的!”

    刚笑完,再一看任务,这小子立马傻眼了。

    “保证石碑被一百万人知道,并了解其用处,任务奖励一千任务点。”

    要说这个任务并不难,甚至于很容易。

    现在是网络时代,只需要将石碑的照片乃至于介绍发到各大网站,论坛等等地方,转眼之间就能够让很多人知道了。

    何况以秘密部门的能力。办到这一点并不困难。

    这一千任务点可算得上是唾手可得。

    但问题出现了,秘密部门之所以派人守在这里,无非就是想要将石碑任务包圆。

    如果要完成这个任务的话。那么这个目的就没法实现。

    这个任务很快就被人汇报了上去。

    但与这个任务一样,还有几个任务也是同样让人头痛。

    比如:带五百个记者来采访,任务奖励两千任务点。

    在不少于两百个县城实地介绍石碑,保证每个县城有一百个人知道。任务奖励四千任务点。

    当然,前面几个任务还算好,最多接了不做。也能够实现秘密部门封锁消息,包圆石碑任务的目的。毕竟这石碑里又不只有这几个任务。

    但最后一个任务就有点让人哭笑不得了:给秘密部门一把手吃特制巴豆,保证其连续拉稀一周,任务奖励一万任务点。

    特制巴豆是随着任务一并出现在接取人手里的。

    这巴豆随即就被拿去分析了,结果就是如果这巴豆吃下去的话,绝对会拉稀一周,任何符箓,丹药都不可能解除效果,这绝对是拉死的前奏啊。

    最让那位秘密部门一把手胆寒的是,这个任务可以反复接取。

    晕了,绝对晕了。

    一万任务点的诱惑力之大是可以想象的。

    那位一把手立马就明白了一个道理,这*裸是故意的啊,真要是有人心动了的话,自己还不得活活拉死?

    就算是不被拉死,拉上一周时间,恐怕自己脱肛都是小事。

    一想到这里,一把手立马就毛骨悚然,既然可以发布让自己吃巴豆的任务,那么发布一点其它更狠毒的任务,也不在话下。

    这还是修道人么?

    一把手哪里还敢迟疑,立马让人联系了老君观,请求会面。

    秘密部门的一把手要求亲自会面,老君山这边的接待规格也不能太低了。

    因而孟挺索性抽出时间会见了这位一把手。

    毕竟双方之间还有不少事情需要沟通的。

    双方领导之间的会面就不用多说了。

    一把手提出了几个要求,第一就是希望孟挺约束一下门人,第二便是希望继续之前的交易,第三将石碑取消了,第四就是希望老君山帮着秘密部门培养一批人。

    听得一把手的要求,孟挺颇为有点哭笑不得,随即便将郑羽梦给叫了过来,让其取消了针对这位一把手的任务。

    郑羽梦嘀嘀咕咕的将任务取消了,但也将秘密部门将石碑包圆的事情给捅了出来。

    孟挺在约束了郑羽梦之后,要求秘密部门停止将石碑包圆的行为。

    至于取消石碑是不可能的事情,老君山还不用看别人眼色行事,交易以后就终止了,需要什么丹药,符箓,秘密部门就只能依靠任务来解决了。

    而培养人才这一点。只要能够通过石碑考核,那么就没有问题。

    如此一来,双方不欢而散。

    很快。秘密部门就没法将石碑包圆了。

    原因很简单,孟挺在结束会谈之后,随即便派出黄巾力士在全国各地打造了大量石碑,只需要孟挺催动巴蛇鳞片,那些石碑就能够直接转化为考核碑。

    并且这些考核碑,增加了一个新的功能,只要进入考核碑千米范围之内。就等同于接触到石碑了。

    如此一来,秘密部门就完全没辙了。

    遍布全国各地的石碑数量超过了数万个。秘密部门想要将这些石碑给看住,所花费的人力物力可不是个小数目,至少以秘密部门自身的经费是没可能办到的。

    再说了,就算将这些石碑给看住了。难道人家不可以造出更多的石碑来?

    嗯,有人就说了,干脆将这些石碑给砸了。

    实际上,早在有人提出这个意见之前,秘密部门就悄悄的干过一回了,直接动用了推土机。

    可问题是,那推土机尚未接触到石碑就坏掉了,发动机爆裂。

    而用锤子的话更悲催,砸在石碑上。石碑没有半点伤痕,锤子就好似击中了弹簧,直接弹回来。反倒是将手持锤子的家伙给送进了医院。

    至于动用炸药,秘密部门是不敢的,那样的话,且不提是否真的能够将石碑给炸掉,首先就与老君山撕破脸皮了。

    即便是如此,秘密部门也不是没有办法的。

    大家都接取任务。以秘密部门的效率以及遍布各处的分部,各种任务做起来是得心应手。在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老君山发布的任务超过七成都是秘密部门完成的。

    再说了,其余完成任务的人,多半在第一时间就会有秘密部门的人找到,进行收购。

    当然,最初这样还行,后面时间一长,那些富豪,公司老总听到这个消息后,随即便加入了进来。

    使得秘密部门的收益缩水了不少,气得一把手大骂不止。

    当然,到了这时,老君山发布的任务较之以前却要多出好几倍,算下来,秘密部门的收益在绝对值上反倒有些增加。

    孟挺将数以万计的石碑分别竖立在全国各地,绝对是一个好主意。

    在那些石碑竖立起来之后,或多或少就会有人由于好奇接近,从而接触到石碑。

    这样下来,接触到石碑参加入山考核的人数较之前提升了数千倍之多,也使得老君山再度迎来了新道童。

    赵小卒,一个听上去颇有诗情画意,但写出来让人哭笑不得的名字。

    赵小卒的父亲是一个资深的象棋爱好者,下棋时在占据了绝对优势之后,很喜欢用小卒过河来解决战斗,在赵小卒出生的时候,就将其取了这个名字。

    嗯,这个名字给赵小卒带来了不少烦恼,其一就是很多人在第一时间听到别人叫他的名字时,会认为是个女孩,赵小竹。

    赵小卒小学初中高中大学都过得很平淡,他读书的天赋不算太高,大学也就读了个二本,属于中间阶层。

    大学毕业后,也没指望去考研究生改善一下自己的学历,在人才市场里混迹了数个月后,终于找到了一份工作。

    某房地产公司售楼部销售员。

    嗯,据说现在房地产市场比较兴旺,因而这方面工作的工资奖金很高。

    等到赵小卒上班之后才知道,什么市场兴旺啊,那都是托,真正买房子的都没几个。

    当然,地段好的房子肯定有人买,问题是赵小卒上班的公司新修的楼房位置着实不太好,再加上赵小卒长得也不帅,又不是美女,其业绩就可想而知了。

    第一个月过去后,赵小卒领了基本工资一千二百块,就被公司扫地出门了,人家公司可不养废物。

    回家啃老的赵小卒并不甘心,他想要赚钱,赚很多钱,让那些看自己笑话的人明白赵小卒并不是一个废物,可问题是这个社会想要赚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赵小卒的老爹不是富一代,也不是手掌大权的人民公仆,更不是地下皇帝。仅仅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人,给不了赵小卒什么帮助。

    赵小卒在一次出门闲逛的时候,听到几个年轻人说什么赚大钱。就鬼使神差的跟了上去。

    很快,赵小卒就见到了那耸立在县城广场旁边的石碑。

    高达上百米的石碑着实将第一次过来的赵小卒给震慑了一把。

    之后的事情就不用多说了。

    靠近石碑千米之后,数个选项便在赵小卒面前打开。

    已经将这里面怎么赚钱搞清楚的赵小卒,迫不及待的打开了任务选项。

    收购大章鱼墨汁百斤,报酬:每五十克一任务点。

    收购雷劈木,数量无限,报酬:桃木每五十克八任务点。

    代为聘请国家一级厨师十名。厨师工资面议,报酬:每聘请成功一名厨师。二十任务点。

    收购十年锅底灰无限量,每超过五年,报酬增倍,报酬:每十克一任务点。

    …….

    一打开任务选项。赵小卒的眼睛就看花了。

    从上到下,数以万计的任务。

    当然,这里面真正属于老君山发布的任务也就只有数百条罢了。

    其余的任务则是其他人发布的,而报酬则是华夏币。

    要说秘密部门想要将石碑包圆,使得孟挺将石碑遍布全国,倒是给不少人提供了方便。

    譬如下面这一条。

    寻找失踪儿童一名,张小蛋,现年五岁,于某年某月某日于某地某街道失踪。失踪时身穿红色立领羽绒服……报酬:十万华夏币。

    当然,用华夏币发布任务是绝对不能够做违法的事情,这一点由石碑自行控制。倒不用担心太多。

    赵小卒压根就不太明白这任务点有多少用处,因而将注意力直接放在了华夏币任务上。

    但赵小卒很快发现,那些华夏币任务很难找到自己能够做的,或者说很难找到能够比较快完成的,里面的华夏币任务多数都要去其它地方才能够完成。

    如此一来,赵小卒不得不查看起那些老君山发布的任务来。

    最终。赵小卒选择了十年锅底灰的任务,随着任务被选去。赵小卒只感觉手中一凉,随即便发现自己手中多出了一块玉牌,玉牌很薄,让人担心会不会直接碎掉。

    赵小卒在接取任务之后,随即便回家,先将自家铁锅下面的锅底灰小心翼翼的铲下,装入一个塑料瓶里。

    自家的铁锅都超过二十年历史,下面的锅底灰从没有铲过,厚厚一层。

    见到自家儿子突然之间这么勤快,赵老爹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之前被公司辞退,赵老爹还担心儿子一蹶不起,现在看来,倒不用担心这个了。

    不过接下来,赵小卒似乎勤快得有些过分了。

    赵小卒家并不富裕,住在工厂修建的职工宿舍楼里,住在这里的家庭都差不多,没有厨房,洗菜在走廊的公共厕所,做饭在转角处,灶具一字排开,做饭的时候,那油烟足以让人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赵小卒挨家挨户的帮人家刮锅底灰。

    都是熟悉的邻居,其他人也不好阻止,再说了,锅底灰刮了,也能够省不少燃料不是?

    将上下七层楼所有铁锅底刮得干干净净之后,赵小卒将收集到的锅底灰用弹簧秤一称,不由得笑了,足足有一斤多,那弹簧秤都快被拉直了。

    没有枉费自己这么辛苦为上百个锅底刮灰,不过也亏得自己住在工厂宿舍楼里,换成其它地方,可没有这么方便刮锅底灰的机会。

    随后,赵小卒欢天喜地的拿着塑料瓶就直奔广场。

    待到赵小卒将塑料瓶往石碑上一放,塑料瓶里的锅底灰随即便消失不见。

    很快那块玉牌上就传来一个信息:十年锅底灰四百三十克,十五年锅底灰两百克,二十年锅底灰八十克,总计任务报酬一百一十五任务点。

    一百一十五任务点?

    赵小卒之后便打开了石碑兑换选项,依次查看了起来。

    相对于石碑最初竖立的时候,现在考核碑里的库存就要多出很多了。

    随着孟挺将一些基础简单入门的炼丹。制符,炼器等等书籍,乃至于神通各方面的东西放入兑换碑后。那些还留在山上的道童顿时被点燃了热情。

    他们纷纷拿出自己存下来的符箓,丹药乃至于法器放入石碑,换成任务点,换取一本书籍,回去后,埋头苦读。

    而孟挺等人为了培养弟子们,会时不时让他们给道童讲课。解决那些道童在修行时遇到的问题,难题。

    如此一来。这些嫡传弟子就需要更加刻苦才行,否则的话,上去讲课被道童给问住了,颜面无存。

    在那些道童开始学习符箓。丹药,制器有些成果的时候,那些绘制出来的符箓,炼制的丹药以及法器的最终归属地就是石碑了。

    如此一来,石碑里的库存便随之增多了不少。

    由于这些符箓,丹药,法器出自道童之手,其效果就要差上不少,在价格方面也要低很多。让兑换的人多出了不少选择。

    赵小卒兑换了三瓶十粒装的五味吞气丹,次等货,每瓶三十任务点。

    在广场外就有专门收购这些丹药。符箓,法器的摊子,有秘密部门开设的,也有一些公司开设的,甚至于一些二道贩子也闻风赶来,不过能够在全国各地开设收购摊子的也就只有秘密部门能够做到了。

    赵小卒已经打听好了。这种五味吞气丹最好卖,虽说现在价格不如当年了。但这玩意有一个好处,即便是次等货,只要多吃几粒,效果也能够与上等品差不多。

    当然,对于修道者来说,这需要一些时间来排出丹药里的杂质,但对于凡人来说,五味吞气丹用来泡药酒,这点杂质也无所谓了。

    兑换了三瓶五味吞气丹,次等货,花费九十任务点,还剩二十五点,赵小卒又兑换了一套招神力士符,同样是次等品,将剩下的任务点尽数花光。

    相对于其它符箓来说,这招神符与力士符一套下来,即便是次等品,也需要二十五任务点,较之良品的仅仅只少五点。

    没法,这玩意太好用了。

    即便是次等品,召唤出来的黄巾力士,也能够存在半个小时,虽说这种次等品召唤出来的黄巾力士从各方面都要弱上一些,但其用处颇多。

    相对于其它符箓而言,成套的招神力士符在秘密部门是最受欢迎的,并且那些大公司,大富豪都愿意出高价收购这样的力士符。

    要知道,这黄巾力士,可要比那些保镖方便多了,并且就算是再厉害的保镖,也很难正面对抗一头黄巾力士的。

    要说入门符箓里,战斗力最强的符箓,就算是这力士符了。

    当然,这力士符也有缺点。

    首先需要招神符接引黄巾力士,再用力士符将其召唤出来。

    当然,对于孟挺这样道行高深的修道者来说,招神符倒是可以免去了。

    其主要的缺点就是召唤黄巾力士整个过程比较漫长,当初贾可道第一次召唤黄巾力士的时候,足足花费了五六分钟时间。

    这样长的时间,也决定着黄巾力士没可能在危险降临时,有时间召唤。

    当然,如果将黄巾力士用来救人,救灾什么的,倒是一把好手,即便是再危险的地方,黄巾力士都能够比较轻易将被困住的人给救出来。

    在需要的时候,力士符这些费用就算不了什么了。

    最让人难受的是,释放这力士符还需要学习专门的咒语,当然,只要不是太傻,有学习障碍,这个倒不算什么。

    赵小卒来到广场边,这里一字排开有十多个摊子,都是一张方桌,前面挂了个广告布,上面写着收购符箓,丹药,法器等等之类的字样。

    见到赵小卒过来,那些摊子的主人随即便招呼了起来。

    “小哥,过来过来,我这里高价收购丹药,符箓。”

    “小哥,我这里专收法器,丹药符箓也要。”

    “五味吞气丹上品每粒三万元,良品每粒一万,次等品每粒五千!清水符上品每道一万,良品每道五千,次等品每道一千…….”

    有直接拉拢赵小卒的摊主,有强调自己专业收购的摊主,还有直接用钞票来诱惑赵小卒的摊主。

    总之,一瞬间,这广场旁边就乱套了。

    没法,就目前而言,老君山发布的任务不算太多,分散到全国各地之后,一个县城每天都完成不了多少任务。

    赵小卒从来到这广场上后,就被这些摊主给盯上了,见到其手里拿着几个药瓶,都不知道招揽顾客的话,这摊主也做不下去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