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感谢凯哥54的100打赏。

    这些东西主要是用来培养道童,让他们可以更快的成长起来,当然,那些嫡传弟子也可以兑换里面的一些书籍来学习。

    毕竟他们的师父多数情况下,也没有多少时间来教导他们比较基础的东西,就算是指点,也是修行上比较高深的东西。

    实际上,随着石碑的建立,孟挺等师兄弟的受益算是最大了。

    最大的好处就是师兄弟们节约出更多时间来修行了。

    节约指点徒弟的时间,并且兑换来的东西,会让他们更努力一些,毕竟是自己花费任务点换来的。

    一些低级,中级符箓,丹药,法器灵器,不用自己浪费时间炼制了,自己可以节约时间炼制出更好的东西来。

    而对于考核碑的异常,最先发现的则是郑羽梦。

    要说,整座老君山里,对这石碑最感兴趣的就算是郑羽梦了。

    在这里面,她发布的任务算是最多,并且大多都是让人惊悚或者哭笑不得的任务。

    最近,郑羽梦发现发布在考核碑里的任务,往往会在第一时间就有人接取,并且要不了多久,任务就会完成。

    结果,起了疑心的郑羽梦飞过去一看,好嘛,这考核碑都被秘密部门给包圆了,周围都是他们的人,那些游客或者闻讯赶来的人,都被拦在了外面。压根就不可能靠近。

    当然,这秘密部门也没有大张旗鼓的拦人,直接在石碑外面用铁栅栏拦上。然后上面挂着白底黑字的大招牌:此处有滑坡塌方危险,请勿靠近。

    这招牌一挂,除了胆量特别大,喜欢作死的家伙,恐怕没一个人会冒着危险翻过铁栏杆了。

    当然,即便是有胆大包天的家伙翻过去,立马就会被人抓住。这里到处都是摄像头呢。

    郑羽梦一看就笑了,这简直就是垄断市场。不公平竞争啊。

    不过,郑羽梦倒没有直接去阻止这种不公平竞争,而是阴笑着发布了几个任务。

    随着郑羽梦发布的这几个任务一挂上去,立马就被人接取了。

    接取的人按照惯例先看了看任务报酬。不由得一喜:“一千任务点!这任务够肥的!”

    刚笑完,再一看任务,这小子立马傻眼了。

    “保证石碑被一百万人知道,并了解其用处,任务奖励一千任务点。”

    要说这个任务并不难,甚至于很容易。

    现在是网络时代,只需要将石碑的照片乃至于介绍发到各大网站,论坛等等地方,转眼之间就能够让很多人知道了。

    何况以秘密部门的能力。办到这一点并不困难。

    这一千任务点可算得上是唾手可得。

    但问题出现了,秘密部门之所以派人守在这里,无非就是想要将石碑任务包圆。

    如果要完成这个任务的话。那么这个目的就没法实现。

    这个任务很快就被人汇报了上去。

    但与这个任务一样,还有几个任务也是同样让人头痛。

    比如:带五百个记者来采访,任务奖励两千任务点。

    在不少于两百个县城实地介绍石碑,保证每个县城有一百个人知道。任务奖励四千任务点。

    当然,前面几个任务还算好,最多接了不做。也能够实现秘密部门封锁消息,包圆石碑任务的目的。毕竟这石碑里又不只有这几个任务。

    但最后一个任务就有点让人哭笑不得了:给秘密部门一把手吃特制巴豆,保证其连续拉稀一周,任务奖励一万任务点。

    特制巴豆是随着任务一并出现在接取人手里的。

    这巴豆随即就被拿去分析了,结果就是如果这巴豆吃下去的话,绝对会拉稀一周,任何符箓,丹药都不可能解除效果,这绝对是拉死的前奏啊。

    最让那位秘密部门一把手胆寒的是,这个任务可以反复接取。

    晕了,绝对晕了。

    一万任务点的诱惑力之大是可以想象的。

    那位一把手立马就明白了一个道理,这*裸是故意的啊,真要是有人心动了的话,自己还不得活活拉死?

    就算是不被拉死,拉上一周时间,恐怕自己脱肛都是小事。

    一想到这里,一把手立马就毛骨悚然,既然可以发布让自己吃巴豆的任务,那么发布一点其它更狠毒的任务,也不在话下。

    这还是修道人么?

    一把手哪里还敢迟疑,立马让人联系了老君观,请求会面。

    秘密部门的一把手要求亲自会面,老君山这边的接待规格也不能太低了。

    因而孟挺索性抽出时间会见了这位一把手。

    毕竟双方之间还有不少事情需要沟通的。

    双方领导之间的会面就不用多说了。

    一把手提出了几个要求,第一就是希望孟挺约束一下门人,第二便是希望继续之前的交易,第三将石碑取消了,第四就是希望老君山帮着秘密部门培养一批人。

    听得一把手的要求,孟挺颇为有点哭笑不得,随即便将郑羽梦给叫了过来,让其取消了针对这位一把手的任务。

    郑羽梦嘀嘀咕咕的将任务取消了,但也将秘密部门将石碑包圆的事情给捅了出来。

    孟挺在约束了郑羽梦之后,要求秘密部门停止将石碑包圆的行为。

    至于取消石碑是不可能的事情,老君山还不用看别人眼色行事,交易以后就终止了,需要什么丹药,符箓,秘密部门就只能依靠任务来解决了。

    而培养人才这一点。只要能够通过石碑考核,那么就没有问题。

    如此一来,双方不欢而散。

    很快。秘密部门就没法将石碑包圆了。

    原因很简单,孟挺在结束会谈之后,随即便派出黄巾力士在全国各地打造了大量石碑,只需要孟挺催动巴蛇鳞片,那些石碑就能够直接转化为考核碑。

    并且这些考核碑,增加了一个新的功能,只要进入考核碑千米范围之内。就等同于接触到石碑了。

    如此一来,秘密部门就完全没辙了。

    遍布全国各地的石碑数量超过了数万个。秘密部门想要将这些石碑给看住,所花费的人力物力可不是个小数目,至少以秘密部门自身的经费是没可能办到的。

    再说了,就算将这些石碑给看住了。难道人家不可以造出更多的石碑来?

    嗯,有人就说了,干脆将这些石碑给砸了。

    实际上,早在有人提出这个意见之前,秘密部门就悄悄的干过一回了,直接动用了推土机。

    可问题是,那推土机尚未接触到石碑就坏掉了,发动机爆裂。

    而用锤子的话更悲催,砸在石碑上。石碑没有半点伤痕,锤子就好似击中了弹簧,直接弹回来。反倒是将手持锤子的家伙给送进了医院。

    至于动用炸药,秘密部门是不敢的,那样的话,且不提是否真的能够将石碑给炸掉,首先就与老君山撕破脸皮了。

    即便是如此,秘密部门也不是没有办法的。

    大家都接取任务。以秘密部门的效率以及遍布各处的分部,各种任务做起来是得心应手。在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老君山发布的任务超过七成都是秘密部门完成的。

    再说了,其余完成任务的人,多半在第一时间就会有秘密部门的人找到,进行收购。

    当然,最初这样还行,后面时间一长,那些富豪,公司老总听到这个消息后,随即便加入了进来。

    使得秘密部门的收益缩水了不少,气得一把手大骂不止。

    当然,到了这时,老君山发布的任务较之以前却要多出好几倍,算下来,秘密部门的收益在绝对值上反倒有些增加。

    孟挺将数以万计的石碑分别竖立在全国各地,绝对是一个好主意。

    在那些石碑竖立起来之后,或多或少就会有人由于好奇接近,从而接触到石碑。

    这样下来,接触到石碑参加入山考核的人数较之前提升了数千倍之多,也使得老君山再度迎来了新道童。

    赵小卒,一个听上去颇有诗情画意,但写出来让人哭笑不得的名字。

    赵小卒的父亲是一个资深的象棋爱好者,下棋时在占据了绝对优势之后,很喜欢用小卒过河来解决战斗,在赵小卒出生的时候,就将其取了这个名字。

    嗯,这个名字给赵小卒带来了不少烦恼,其一就是很多人在第一时间听到别人叫他的名字时,会认为是个女孩,赵小竹。

    赵小卒小学初中高中大学都过得很平淡,他读书的天赋不算太高,大学也就读了个二本,属于中间阶层。

    大学毕业后,也没指望去考研究生改善一下自己的学历,在人才市场里混迹了数个月后,终于找到了一份工作。

    某房地产公司售楼部销售员。

    嗯,据说现在房地产市场比较兴旺,因而这方面工作的工资奖金很高。

    等到赵小卒上班之后才知道,什么市场兴旺啊,那都是托,真正买房子的都没几个。

    当然,地段好的房子肯定有人买,问题是赵小卒上班的公司新修的楼房位置着实不太好,再加上赵小卒长得也不帅,又不是美女,其业绩就可想而知了。

    第一个月过去后,赵小卒领了基本工资一千二百块,就被公司扫地出门了,人家公司可不养废物。

    回家啃老的赵小卒并不甘心,他想要赚钱,赚很多钱,让那些看自己笑话的人明白赵小卒并不是一个废物,可问题是这个社会想要赚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赵小卒的老爹不是富一代,也不是手掌大权的人民公仆,更不是地下皇帝。仅仅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人,给不了赵小卒什么帮助。

    赵小卒在一次出门闲逛的时候,听到几个年轻人说什么赚大钱。就鬼使神差的跟了上去。

    很快,赵小卒就见到了那耸立在县城广场旁边的石碑。

    高达上百米的石碑着实将第一次过来的赵小卒给震慑了一把。

    之后的事情就不用多说了。

    靠近石碑千米之后,数个选项便在赵小卒面前打开。

    已经将这里面怎么赚钱搞清楚的赵小卒,迫不及待的打开了任务选项。

    收购大章鱼墨汁百斤,报酬:每五十克一任务点。

    收购雷劈木,数量无限,报酬:桃木每五十克八任务点。

    代为聘请国家一级厨师十名。厨师工资面议,报酬:每聘请成功一名厨师。二十任务点。

    收购十年锅底灰无限量,每超过五年,报酬增倍,报酬:每十克一任务点。

    …….

    一打开任务选项。赵小卒的眼睛就看花了。

    从上到下,数以万计的任务。

    当然,这里面真正属于老君山发布的任务也就只有数百条罢了。

    其余的任务则是其他人发布的,而报酬则是华夏币。

    要说秘密部门想要将石碑包圆,使得孟挺将石碑遍布全国,倒是给不少人提供了方便。

    譬如下面这一条。

    寻找失踪儿童一名,张小蛋,现年五岁,于某年某月某日于某地某街道失踪。失踪时身穿红色立领羽绒服……报酬:十万华夏币。

    当然,用华夏币发布任务是绝对不能够做违法的事情,这一点由石碑自行控制。倒不用担心太多。

    赵小卒压根就不太明白这任务点有多少用处,因而将注意力直接放在了华夏币任务上。

    但赵小卒很快发现,那些华夏币任务很难找到自己能够做的,或者说很难找到能够比较快完成的,里面的华夏币任务多数都要去其它地方才能够完成。

    如此一来,赵小卒不得不查看起那些老君山发布的任务来。

    最终。赵小卒选择了十年锅底灰的任务,随着任务被选去。赵小卒只感觉手中一凉,随即便发现自己手中多出了一块玉牌,玉牌很薄,让人担心会不会直接碎掉。

    赵小卒在接取任务之后,随即便回家,先将自家铁锅下面的锅底灰小心翼翼的铲下,装入一个塑料瓶里。

    自家的铁锅都超过二十年历史,下面的锅底灰从没有铲过,厚厚一层。

    见到自家儿子突然之间这么勤快,赵老爹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之前被公司辞退,赵老爹还担心儿子一蹶不起,现在看来,倒不用担心这个了。

    不过接下来,赵小卒似乎勤快得有些过分了。

    赵小卒家并不富裕,住在工厂修建的职工宿舍楼里,住在这里的家庭都差不多,没有厨房,洗菜在走廊的公共厕所,做饭在转角处,灶具一字排开,做饭的时候,那油烟足以让人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赵小卒挨家挨户的帮人家刮锅底灰。

    都是熟悉的邻居,其他人也不好阻止,再说了,锅底灰刮了,也能够省不少燃料不是?

    将上下七层楼所有铁锅底刮得干干净净之后,赵小卒将收集到的锅底灰用弹簧秤一称,不由得笑了,足足有一斤多,那弹簧秤都快被拉直了。

    没有枉费自己这么辛苦为上百个锅底刮灰,不过也亏得自己住在工厂宿舍楼里,换成其它地方,可没有这么方便刮锅底灰的机会。

    随后,赵小卒欢天喜地的拿着塑料瓶就直奔广场。

    待到赵小卒将塑料瓶往石碑上一放,塑料瓶里的锅底灰随即便消失不见。

    很快那块玉牌上就传来一个信息:十年锅底灰四百三十克,十五年锅底灰两百克,二十年锅底灰八十克,总计任务报酬一百一十五任务点。

    一百一十五任务点?

    赵小卒之后便打开了石碑兑换选项,依次查看了起来。

    相对于石碑最初竖立的时候,现在考核碑里的库存就要多出很多了。

    随着孟挺将一些基础简单入门的炼丹。制符,炼器等等书籍,乃至于神通各方面的东西放入兑换碑后。那些还留在山上的道童顿时被点燃了热情。

    他们纷纷拿出自己存下来的符箓,丹药乃至于法器放入石碑,换成任务点,换取一本书籍,回去后,埋头苦读。

    而孟挺等人为了培养弟子们,会时不时让他们给道童讲课。解决那些道童在修行时遇到的问题,难题。

    如此一来。这些嫡传弟子就需要更加刻苦才行,否则的话,上去讲课被道童给问住了,颜面无存。

    在那些道童开始学习符箓。丹药,制器有些成果的时候,那些绘制出来的符箓,炼制的丹药以及法器的最终归属地就是石碑了。

    如此一来,石碑里的库存便随之增多了不少。

    由于这些符箓,丹药,法器出自道童之手,其效果就要差上不少,在价格方面也要低很多。让兑换的人多出了不少选择。

    赵小卒兑换了三瓶十粒装的五味吞气丹,次等货,每瓶三十任务点。

    在广场外就有专门收购这些丹药。符箓,法器的摊子,有秘密部门开设的,也有一些公司开设的,甚至于一些二道贩子也闻风赶来,不过能够在全国各地开设收购摊子的也就只有秘密部门能够做到了。

    赵小卒已经打听好了。这种五味吞气丹最好卖,虽说现在价格不如当年了。但这玩意有一个好处,即便是次等货,只要多吃几粒,效果也能够与上等品差不多。

    当然,对于修道者来说,这需要一些时间来排出丹药里的杂质,但对于凡人来说,五味吞气丹用来泡药酒,这点杂质也无所谓了。

    兑换了三瓶五味吞气丹,次等货,花费九十任务点,还剩二十五点,赵小卒又兑换了一套招神力士符,同样是次等品,将剩下的任务点尽数花光。

    相对于其它符箓来说,这招神符与力士符一套下来,即便是次等品,也需要二十五任务点,较之良品的仅仅只少五点。

    没法,这玩意太好用了。

    即便是次等品,召唤出来的黄巾力士,也能够存在半个小时,虽说这种次等品召唤出来的黄巾力士从各方面都要弱上一些,但其用处颇多。

    相对于其它符箓而言,成套的招神力士符在秘密部门是最受欢迎的,并且那些大公司,大富豪都愿意出高价收购这样的力士符。

    要知道,这黄巾力士,可要比那些保镖方便多了,并且就算是再厉害的保镖,也很难正面对抗一头黄巾力士的。

    要说入门符箓里,战斗力最强的符箓,就算是这力士符了。

    当然,这力士符也有缺点。

    首先需要招神符接引黄巾力士,再用力士符将其召唤出来。

    当然,对于孟挺这样道行高深的修道者来说,招神符倒是可以免去了。

    其主要的缺点就是召唤黄巾力士整个过程比较漫长,当初贾可道第一次召唤黄巾力士的时候,足足花费了五六分钟时间。

    这样长的时间,也决定着黄巾力士没可能在危险降临时,有时间召唤。

    当然,如果将黄巾力士用来救人,救灾什么的,倒是一把好手,即便是再危险的地方,黄巾力士都能够比较轻易将被困住的人给救出来。

    在需要的时候,力士符这些费用就算不了什么了。

    最让人难受的是,释放这力士符还需要学习专门的咒语,当然,只要不是太傻,有学习障碍,这个倒不算什么。

    赵小卒来到广场边,这里一字排开有十多个摊子,都是一张方桌,前面挂了个广告布,上面写着收购符箓,丹药,法器等等之类的字样。

    见到赵小卒过来,那些摊子的主人随即便招呼了起来。

    “小哥,过来过来,我这里高价收购丹药,符箓。”

    “小哥,我这里专收法器,丹药符箓也要。”

    “五味吞气丹上品每粒三万元,良品每粒一万,次等品每粒五千!清水符上品每道一万,良品每道五千,次等品每道一千…….”

    有直接拉拢赵小卒的摊主,有强调自己专业收购的摊主,还有直接用钞票来诱惑赵小卒的摊主。

    总之,一瞬间,这广场旁边就乱套了。

    没法,就目前而言,老君山发布的任务不算太多,分散到全国各地之后,一个县城每天都完成不了多少任务。

    赵小卒从来到这广场上后,就被这些摊主给盯上了,见到其手里拿着几个药瓶,都不知道招揽顾客的话,这摊主也做不下去了。(未完待续)

第四百五十三章 打脸    投降了还怎么嫁祸?

    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唐楚阳不得不认真考虑一下,阿木尔虽然藏在巨大的电鳗体内,但他的声音唐楚阳还是听得出来的,强悍的记忆力是麻衣神相的基本素质之一。⊥,

    而惊涯,根本就无法召唤守护神,所以这俩熟人唐楚阳几乎在第一时间就认了出来,放过这两人的念头,唐楚阳也不是没有,毕竟双方有过一次还算愉快的交易。

    而且所谓嫁祸,当然不可能斩尽杀绝,那样的话岂不是连个通风报信的都没有了?

    不过在放过阿木尔和惊涯之前,唐楚阳觉得,首先得给二人留个足够深刻的纪念,不然,只要阿木尔和惊涯这次逃出落月城,恐怕也没多大勇气去找血阁的麻烦。

    毕竟,血阁太强大了。

    想让一个人恨你,办法实在太多了,唐楚阳几乎在最短的时间内就想好要做些什么了,阿木尔这种人最在意的无非就是面子和自尊问题,让他记恨,最好的办法就是大脸,狠狠地大脸。

    打得他无地自容!

    至于惊涯,唐楚阳觉得这个人太精明了,面子什么的恐怕不会影响他的处世观念,不过很快唐楚阳就有法子对付他了。

    惊涯手里那尊能够召唤银将蛟龙骑的银色神像,似乎很珍贵的样子,如果毁掉它的话,惊涯应该会非常愤怒吧?或者说愤恨?

    “想投降?嘿嘿,当然可以,先解除掉你的守护神!”

    有了决定。唐楚阳便直接抽身退开,给阿木尔留了些喘息的时间。至于惊涯,四件灵宝依然在热情地招待着他。就算放人,那也得一个一个的对付。

    七阶强者里可没有省油的灯,唐楚阳可不想在最得意的时刻阴沟里翻船,那笑话可就闹得太大了。

    “解除守护神?……”

    阿木尔犹豫了,越是智商高的人,通常也很难相信别人,有守护神保护他至少还能撑一阵子,如果解除守护神的话,阿木尔可没有半点抵抗之力了。

    “怎么?不愿意了?小子。你要想清楚,即便你不解除守护又能撑多久?!”

    对于多疑的人,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让他彻底绝望,打架唐楚阳或许不擅长,但要说心理攻势,或者人性什么的,那可是一个相士最基本的生存手段。

    “……”

    阿木尔被唐楚阳几句话说的无言以对,是啊,就算不接触守护神。他又能支撑多久呢?败亡基本上已经是注定的事情了。

    不过就凭对方三言两语便彻底解除自身防御,这似乎有点送死的感觉,万一对方失信,阿木尔岂不是只有束手待毙的份儿了?想到这个问题。阿木尔开始犹豫了。

    “阁下,请收回你的灵宝,我投降。并且立刻收回神像!”

    不过阿木尔犹豫的时候,惊涯却没有办法犹豫的意思。攻击他的四件灵宝实在太恐怖了,九龙神火罩。混天绫,乾坤圈,金砖,四件强悍灵宝联合起来,简直就是全方位立体式的攻击。

    任凭惊涯实力再强,又有八阶神像傍身,可在这种群体,单体,困敌,扰敌等等全方位最强悍的攻击下,已经把他折腾的疲于应付,随时都有可能在下一刻毙命。

    最主要的是,八阶神像原本不至于这么弱,但惊涯毕竟只是七阶强者,他手里这尊八阶银色神像,最强的状态是召唤一千名拥有七阶后期实力的蛟龙骑士,但惊涯却只能召唤三百龙骑。

    并且,还是三百个在七阶初期这个层次里,都是最渣的那种银将蛟龙骑。

    如果只是面对同阶强者,哪怕是同阶的精英和天才,惊涯也有信心将对方打得没脾气。

    但唐楚阳太妖孽了,他的守护神根本就不能以常理去度量,神位低实力强的守护神,大陆上也不是没有人契约过,但像唐楚阳这样四阶拥有七阶实力的守护神,惊涯连见都没见过。

    而且,就算见了惊涯恐怕也不会相信,这世上哪有神位和实力差距这么恐怖的守护神?

    在惊涯看来,被包裹在哪吒体内的唐楚阳,至少也是个七阶后期,甚至于八阶初期的超级强者,单凭对方不眨眼地丢出四件如此强悍的灵宝,便已经很能说明对方的实力了。

    元神精华几乎是每个修士的命根子,不可能有那个七阶以上的强者,会在和别人生死斗法的时候,肆意挥霍元神精华!

    如果让惊涯知道,唐楚阳就是扔灵宝扔爽了,才使用了如此奢侈的战斗方式,不知道他是该哭?还是该笑?

    “哦?你要投降?呵呵,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比这小子聪明多了……”

    惊涯的适时开口,让唐楚阳差点儿忍不住欢呼一声,惊涯这老小子太配合了,只要是拥有灵智的生物,大多都是有比较心理的,惊涯这么一开口,阿木尔肯定会受到巨大影响。

    为了加速瓦解阿木尔的防御心理,唐楚阳在惊涯说完话的那一刻,突然抬手想着四件灵宝掐了个法诀,随后四件灵宝便如同被按了暂停键一样,攻势收敛,凝滞在空中一动不动。

    “解除神像!”

    止住了四件灵宝的攻击之后,唐楚阳第一时间就以毋庸置疑的命令语气,让惊涯收起神像,这种态度上的傲慢和强势,他是必须要表达出来的,血阁之人,当然得有自高无上的骄傲。

    “好!我马上解除!”

    惊涯只是稍稍犹豫,就急忙将神像祭起,以最快的速度将围绕在身边的银将蛟龙骑收了起来,放在战斗持续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他却已经彻底被唐楚阳可怕的实力所震撼。

    若真的继续打下去的话,惊涯举得,即便他耗尽寿元使用幻魔族禁术,恐怕也难以逃出生天,既如此,何不赌一赌血阁不愿意赶尽杀绝呢?

    另一边的阿木尔见惊涯毫不犹豫的投降,他原本还在犹疑的心思顿时突突猛跳了起来,阿木尔自忖才智超人一等,自然明白惊涯这么干,会把他这个犹豫的人衬托的很没有诚意。

    因此在惊涯收起神像的时候,阿木尔再不敢有任何犹豫,几乎是在同时,慌忙冲唐楚阳道:

    “我,我马上解除守护神!”

    解除守护神可要比收起神像简单多了,阿木尔话说完后,只是一个法诀打出,庞大无比的电鳗就凌空崩散,露出虚空而立,却面色苍白的阿木尔。

    “哼!你想投降别投降么?白痴!”

    大脸时刻终于到来,唐楚阳冷哼一声,百丈高的哪吒抬手直接虚空对着阿木尔一巴掌扇了过去。

    啪!!!

    响亮无比的耳光声崔亮无比地传出老远,遂不及防的阿木尔被这一巴掌扇得猛然一震,随后如同被流星砸中一般,‘嗖’的一声横飞而去。

    轰!!!

    紧接着一声巨响传出,阿木尔横飞的身体狠狠地撞在了数十丈外的民居上,整个身子再次猛地一震,‘噗’地喷出一口鲜血来。

    ‘啪叽’又是一声响,撞在民居墙壁上的阿木尔又被反弹摔到了地上,趴在那里好久都没有动静。

    另一边,解除了神像攻击的惊涯见状,心里禁不住就是一抖,暗暗轻轻他表现的足够果决,不然被打飞的恐怕就是他了,这一巴掌实在扇得太狠了,惊涯估摸着,阿木尔绝对被重伤了。

    “站起来!!”

    唐楚阳的声音里充满了傲慢和冷漠,对趴在地上好似没了声息的阿木尔没有半点怜悯之一,七阶强者的肉身强度非常惊人,唐楚阳再自信,也不会认为他能一巴掌拍死一尊七阶强者。

    况且,阿木尔可是飞鱼族之人,肉身还有一层强大的鱼鳞保护,这一巴掌虽狠,但最多也就是让他喷几口血而已。

    “是……”

    阿木尔虚弱着应了一声,一边艰难地双臂支撑地面缓缓爬了起来,他颤抖看似无力的声音,并不是因为伤势所致,而是被唐楚阳毫不客气的一耳刮给气。

    从小到大,身为飞鱼族三王子的阿木尔,还从未没有被人这般赤果果地侮辱过!

    艰难无比地爬起来之后,阿木尔低垂着头,好似根本不敢抬头正视唐楚阳,他不是不敢,阿木尔是怕对方看到他眼里仿似要喷涌而出的愤怒和仇恨。

    “嘿嘿,你不服气?!”

    阿木尔虽然没有抬头,但他抑制不住颤抖的身体,已经让唐楚阳看出来这厮心里有多愤怒了,这正是他想要的结果,唐楚阳自然不会有任何顾忌。

    “不敢!是本王……,是晚辈触怒了您,合该如此。”

    阿木尔歇尽全力地想让他的话看起来柔弱一些,但被人如此赤果果的大脸,那种发自心底里的屈辱感,让他说出口的话,依然显得僵硬无比。

    “哈哈!说得好!我打你,本就是应该之事!所以……”

    唐楚阳猖狂无比地大笑了几声,说话的语气带着不加掩饰的鄙夷和不屑,巨大的巴掌再次举起,讥笑道:

    “所以,老子还想打你!”

    话说完,毫不犹豫地又是一巴掌扇了出去!

    啪!!!

    脆亮无比的耳光声再次传出,刚刚站起来的阿木尔应声而飞,仰着被打肿的脸,带着满腔翻江倒海一样的屈辱和仇恨,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飞出老远的距离!

    “血阁!你们等着!此仇不报!老子枉为飞鱼族王子!!!”(未完待续。。)–+16076569–>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