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感谢辰曦星际,书友150305145720728,还款计划,凯哥54四位书友的打赏。另外刚才看到一个新闻,某*机炸弹落入云南村落,导致4死9伤,这不是第一次了,前几次没死人,我心头很难受,也很愤怒。虽说已经退伍十多年了,但老子还能扛得动枪!

    清水符威力不大,但在关键时候能够保命,就这一点,价值两三千华夏币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如此算来,这一个任务点大致价值两百到三百华夏币,当然,这只是粗算。

    用两三百块华夏币去购买一只野生的蟾蜍,蝎子,的确有些亏大了。

    至于其余的毒物,也都差不多是超出了原本的价值在收购。

    当然,实际上这些任务点可不止这个价格。

    直接用钱是买不到任务点的,只有用丹药,符箓,灵器这些东西才能够兑换,而外面的人想要获得任务点,就只能够依靠完成任务来获得。

    任务点是可以直接在石碑那里兑换丹药,符箓,灵器这些外面没可能用钱买到的东西。

    可以想象,最初的任务并不会太多,这也会造成任务点的价值上升。

    毕竟对于那些富豪来说,之前是用钱都很难买到丹药,现在有任务点了,情况又不一样了。

    在赵天亮的带动下,孟挺等等二代弟子乃至于三代弟子都纷纷在石碑上发布了任务。

    实际上对于这些嫡传弟子来说,任务点这东西不算太缺,只要舍得花点时间,炼制一些丹药,符箓,任务点就换回来了。

    当然,就连那些外门弟子也发布了一些任务。

    最初发布的任务还是比较靠谱的,比如赵天亮收购毒物的收购任务,孟挺收购九九九朱砂的任务等等。

    不过到了后面,有些任务就不太像话了。

    譬如在老君山有着大魔王称号的郑羽梦就在石碑任务系统里发布了一个任务。

    要求寻找一批试验品,以供其试验蛊毒之用。

    当然,这个任务的报酬还是不低的,每次试验可获得两千点任务点。

    这个报酬绝对不低了。

    要知道,一道清水符也就十个任务点,一瓶十粒装的五味吞气丹,大致一百个任务点。

    这都可以直接兑换二十瓶十粒装的五味吞气丹了。

    当那些守在石碑旁的外门道童见到这个任务的时候,不由得兴奋了起来。

    一想到郑羽梦的赫赫威名,不少道童就犹豫了。

    但这个世界上总会有人愿意吃螃蟹的。

    这个试验任务的十个名额很快就满了,让那些手慢一步的外门道童不由得懊恼不已。

    相对于老君山的外门道童来说,此时那些因为好奇围在入山公路附近石碑的游客却是千形百态了。

    一个三十多岁男性游客,刚刚将手接触到光洁如玉的白色石碑上,眼前就好似突然打开了一个半透明的屏幕。

    从上到下,一共有三个散发出淡淡绿色荧光的选项。

    第一个是入山考验,第二个则是任务,第三个便是查询石碑库存宝物。

    这男性游客绝对属于那种好奇份子,在惊咦一声之后,就选择了入山考验。

    片刻之间,四周的游客不由得惊叫了起来,原因很简单,那个好奇的男性游客就在选定了入山考验的同时,身体就好似一缕青烟消失得无影无踪。

    “有人失踪了!”

    实际上与这个男性游客一样,同时选择了入山考验的游客可有不少,有五六十岁的老人,也有三四十岁的壮年,乃至于二十多岁的青年等等。

    十多个游客在这一瞬间消失,顿时尖叫声四起,有拿着手机正在拍照的吓得手机丢了出去,有寻找失踪亲人的,焦急得大吼大叫,有吓得转头就跑的,还有人急忙拨打报警电话。

    总之,现场一片混乱。

    还好,孟挺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幕,很快就有十多个道童从老君观那边过来,告知游客,那些失踪的游客乃是进入了入山考验,很快就会回来的。

    当然,他们还有一句潜台词没有说出来,如果入山考验过了关的话,恐怕想要出来就需要点时间了。

    只不过,这些道童心头也明白,恐怕能够通过入山考验的不会有几个。

    要知道,这入山考验差不多就在贾可道曾经制定的考验之上翻版优化之后的结果。

    凡是选择了入山考验这个选项的人,随即便会被传入石碑附属的虚幻空间内,接受考验。

    这些小道长的话倒也没有骗人,很快就有第一个游客出现在入山公路口处。

    正是那个三十多岁的男性游客,神色有些茫然的走过来,他老婆急忙上去关心问道:“你没事吧?”

    “啊,没事,可惜了。”

    男性游客随即回过神来,不由得叹了口气。

    很显然,那入山考核他没能通过。

    很快,一个个被石碑拉入考核空间的游客不断出现。

    在他们的记忆里,自己去了一个很神秘的地方,接受了很多很多的考验,当然,那些考验是什么,他们没法说出来,在离开考核空间的时候,他们脑海里与考核有关的记忆就会尽数抹去了,只剩下一些与时间有关的记忆。

    在短短的数分钟时间内,他们在石碑考核空间内渡过的时间并不少于数个小时甚至于数天。

    这并不是时间流速不同,而是那考核空间原本就是基于游客意识建立起来的,犹如黄粱一梦。

    不管怎么说,在那些游客出现之后,之前的慌乱也平息了下来。

    正如那些道童所猜想的一般无异,接受入山考核的十多个游客没有一个成功的。

    不过这些游客很快就发现了新的东西。

    很快,游客里就有人接取了张庆明发布的收购任务,在获得一块玉牌之后,费了一些功夫,抓来了一只蟾蜍,将其靠近石碑,随着一道亮光从石碑上闪过,那头蟾蜍随即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名游客不由得欢喜得跳了起来,自己那块玉牌里多出了一点任务点。

    大部分的游客都站在一旁看热闹或者翻看石碑里储备的宝贝,流着口水,压根就没有意识到去做任务可以获得任务点,然后换取符箓丹药等等宝贝。

    而仅仅只有数名游客将精力投入到抓蟾蜍、蝎子的野趣活动中,这几个游客,或许听闻过那些丹药,符箓的威名,总之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们也算得上是实干的行动派了。

    当然,也就仅限于抓抓蟾蜍,蝎子了,至于那些什么毒蛇,黑寡妇,他们是万万不敢去抓,也或许是没有时间去抓了,毕竟在老君山这一带被贾可道用幻阵覆盖之后,大部分的山区都没法进入了,何况赵天亮所需要的毒蛇在这老君山未必就能够找到。

    不管怎么说,直到天黑时分,那几个游客却是满头大汗,背着个竹筐回到了石碑前。

    此时游客已经减少了一些,不过对于这突然出现的石碑,后面过来的一些游客正在兴致勃勃探索着石碑里的奥秘,也有一些游客接受了入山考核,现在正陆续在入山公路口处出现。

    当那几个游客将竹筐里的蟾蜍尽数交付给石碑之后,他们的玉牌里随即便多出了数量不等的任务点。

    那个三十多岁的男性游客算是运气最好的了,他一共抓了一百二十只蟾蜍,兑换出来的任务点自然也是一百二十点。

    随后这男性游客便开始选择石碑第三项,开始查看起其内储备的宝贝来。

    当他选择石碑第三项后,眼前随即又弹出了三个选项,第一是符箓类,第二是丹药类,第三是法器类。

    男性游客忙碌了整整半个上午外加一个下午方才搞到这些任务点,自然不敢胡乱使用,须得一一看过所有宝贝才行。

    符箓类,大致有清水符,凝神符,招神符,力士符,镇灵符,消灾解难符,守元符,花舞符,祛蝗符,催眠符等等,每种符箓后面都标记有库存数量以及价格,介绍等等。

    清水符目前是十个任务点一张,凝神符是十二个任务点一张,招神符和力士符是配套的,一套各一张,三十任务点,镇灵符二十,消灾解难符二十,守元符十五,花舞符二十,怯蝗符五,催眠符二十等等。

    实际上,由于石碑的兑换价格需要长时间的兑换运转,大量物质进出之后才可能达到比较合理的程度,就目前而言,这个价格只是初始价格罢了。

    正如之前所说的一般,那男性游客没有轻易兑换,而是选择了第二项。

    第二项乃是丹药类,较之符箓类的品种少上很多,其中有五味吞气丹十粒装一百任务点,怀阳止血丹十五点一粒,化气补血丹二十点一粒,巨蝗通络丹二十点一粒,解毒丹十点一粒等等。

    第三项则是法器类,目前就只有两种法器,还是张庆明门下一个嫡传弟子闲得没事干,将自己炼制的法器给兑换了进来。

    其中有静心宁神玉佩一百任务点,护身戒指一百五十任务点。

    从以上这些符箓,丹药,法器里可以看出,最不值钱的就算是符箓了,其次是丹药,最值钱的便是法器了。

    当然,这也是有道理的。

    就这些低级货色来说,符箓无疑价值最低,并且使用一次就自行销毁了。

    而丹药相对来说就要价值高一些,尤其是五味吞气丹,如果换成华夏币的话,绝对超过那一百点任务点,当然,任务点与华夏币之间并不直接流通。

    当然,就五味吞气丹与巨蝗通络丹,这两种丹药而言,那些练武,修道者恐怕愿意出大价钱来购买的。

    至于法器,那就是可以反复使用的东西了,就拿静心宁神玉佩来说,佩戴之后可以宁心静气,使得学习,工作状态提升很多,睡眠质量提升等等一系列好处。

    总之,对于凡人来说,这已经算得上是珍宝了。

    而护身戒指每三天能够阻挡一次伤害,至于威力,大概就是普通狙击枪一击。

    在凡人的世界里而言,这护身戒指无异于能够每三天救一条命了,当然,如果被炮弹直接命中的话,这护身戒指也没法救命。

    看完所有库存的宝贝后,那个男性游客感觉有些头痛了。

    自己一共有一百二十任务点,换算下来,能够兑换的东西并不多。

    但这个男性游客也知道,这绝对是自己走了狗屎运。

    现在的问题就是如何将这些任务点最大利益化。

    犹豫片刻之后,男性游客随即与自己老婆商量了起来。

    在商量了一会之后,男性游客选择了一块静心宁神玉佩与一道消灾解难符,一百二十任务点尽数花光。

    在领取了兑换物品之后,男性游客就与妻子一并离开了石碑,准备回旅馆休息了。

    此时那十多个游客也基本上选好了自己兑换的东西。

    有尽数选择丹药的,有丹药,符箓各选择一部分的,还有一个直接兑换了一个护身戒指。

    总之,每个人的心态不一样,选择兑换的东西自然也不一样。

    而等他们回到旅馆的时候,却被服务生请到了旅馆的会议室里,说有人要见他们。

    当然,这些游客此时已经是又饿又累,里面脾气暴躁的直接扭头就走。

    但很快,这些游客也不得不老老实实的来到会议室。

    原因很简单,那些旅客发现,自己身后站着一群警察。

    进到会议室后,一个面容和蔼可亲的中年人随即上前与这些游客一一握手,还吩咐服务生将准备好的食物尽数端上。

    对于这样奇怪的事情,那些旅客不由得心头有些打鼓。

    但此时,他们的确饿得慌,没有推辞。

    等到他们吃饱喝足之后,那中年人方才笑着提出了自己的请求。

    那就是请他们将兑换出来的东西出售给自己。

    鉴于对方的神秘背景,乃至于好吃好喝,一些旅客倒是动摇了,他们的心思很简单,这些东西如果能够卖出一些钱来,也不枉费自己这么辛苦了。

    但剩下的旅客想法就不一样了,他们虽说对那些丹药,符箓,法器的价值虽说不算太清楚,但也明白,绝对不是一点钱能够买到的。

    并且这中年人给出的价格不算很高,没有达到他们的心理预期。

    实际上,这个中年人就是神秘部门的联络员。

    孟挺在将石碑安置好后,便吩咐驻守老君观的弟子通知了神秘部门。

    神秘部门的动作不算慢了,但也不可能阻止那些旅客去完成任务。

    当然,那些兑换出来有着神奇效果的符箓,丹药,法器,神秘部门还是想要掌握在自己手里的。

    原因有两点,第一,其中一些东西如果流散出去的话,可能造成的危害不小,譬如催眠符,这玩意简直就是打家劫舍的灵丹妙药啊,使用得当的话,恐怕不亚于几把手枪了。

    第二,神秘部门每年从老君观交易过来的符箓丹药法器,完全不够用。

    最终,在反复协商之后,那些游客手中大部分丹药,符箓,法器都卖给了中年人。

    要说,中年人给的价钱也不算低了,譬如一枚五味吞气丹,中年人开出了二十万华夏币的价格。

    现在这五味吞气丹不比当年那般珍贵了,光是那些离山道童带出去的五味吞气丹就不在少数。

    因而最终双方还算是比较友好的进行了交易。

    一些游客也将留下了一部分丹药,符箓,法器,不过这些东西都是没有危害性的,因而那个中年人也没有强制征收。

    那个男性游客手里的静心宁神玉佩就是其一,他将那两粒五味吞气丹卖出了四十万,唯独将静心宁神玉佩给留了下来,这件法器他准备给自己上高中的儿子使用。

    当然,即便是没有出售的东西,那中年人也进行了登记。

    那男性游客两口子回到房间,欢喜无比,当晚就嘿咻了数次。

    的确,这一趟出来旅游太划算了。

    光是那四十万华夏币就算解决了**烦,要知道两口子的工资并不算高,儿子上高中之后,家庭开支可不小,有了这四十万,怎么说也能够将儿子的大学给供出来了。

    但他们并不知道,手里真正最值钱的还算是那块静心宁神玉佩。

    两年后,儿子考上了华夏最为出名的名牌大学京大。

    这让他们老师都吃惊不已,要知道,那个学生在高一的时候并不怎么出色,按照那种程度下去,高考的时候最多也就考上一个二本不错了。

    但由于静心宁神玉佩的作用,使得其学习效率大幅提升,最终成为了一个奇迹。

    且不提那些游客之后所发生的悲欢离合。

    这些游客总的来说,还算好的了。

    但里面也有起了邪念的游客。

    原因就在于接受任务之后,石碑自行给予的那块玉牌。

    这块玉牌乃是用来记录任务点以及任务完成情况的。

    要说用玉牌来做这个,在贾可道看来,压根就是一件小事。

    制器阁现在张庆明手上,每个月他都会利用异界里那些破烂废矿,提纯炼制出大量的玉石来,作为自己炼制灵器的材料。

    也就是说,这玉石在老君山里压根就不值钱。

    但在老君山里不值钱的东西,放在外面就值钱了。

    那些游客里有懂行的家伙,在接了任务之后,一摸那玉牌,眼睛都瞪直了。

    这是上好的和田玉啊!

    虽说很薄,但就这么一块,拿出去指不定就能够卖出数十万了。

    于是乎,有五个游客就起了邪念,领了任务之后,又想领取其它任务,但却被石碑拒绝了。

    在完成接取任务之前,不能再行领取。

    当然,对于这几个游客来说,有这一块玉牌也不错了。

    他们没有去完成什么任务,而是直接揣着玉牌就离开了,旅馆也不回了,直奔双都的玉石金店。

    转眼就赚几十万,这种事情也太美了。

    但很快,这些游客就发现了一个很悲催的情况。

    玉牌卖不出去!

    嗯,这倒不是说那些玉石金店不收这种玉牌。

    上好的和田美玉,怎么可能不收,问题就在于,那些游客将玉牌一卖,拿着钱刚走两步,人家老板手上的玉牌就飞了起来,然后落入游客口袋里。

    接下来,也接不下去了。

    遇到脾气好的老板见到这种怪事之后,对不起,收回钱后,请你出去,以后这种邪门的东西不要拿过来了。

    遇到脾气不好的老板,直接就打电话报警了。

    就算这些游客想尽办法从麻烦里脱身之后,也会发现,那并不是偶然的怪事。

    不管用任何方法,玉牌都不可能被丢掉,或者说无法离开身体三米之外。

    这一点吓得那些贪心的游客都快神经衰弱了。

    当然也不是没有游客狠下心肠用锤子对付玉牌的。

    但他们很快就发现,这压根就是一件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不管是锤子砸在玉牌上,还是用电钻,甚至于有人动用了切割机,都没法破坏玉牌。

    但最终,他们还是摆脱了这如同噩梦一样的境地。

    那些任务都是有时间限制的,或任务时间到了,没人完成,任务自动取消,或任务被人完成了,这两种情况出现后,他们身上的玉牌自动消失。

    当然,如果完成了一次任务,上面有任务点的玉牌,是不会消失的,当然,即便是完成了任务,但任务点给花光了,玉牌一样会消失的。

    嗯,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那些竖立在外面的石碑附近都有人站岗了,那是神秘部门派来的人,目的只有两个,那就是将石碑里发布的任务包圆,另外就是派人参加入山考核。

    不管怎么说,在神秘部门看来,自己派出的人如果能够进入老君山的话,效果肯定要比那些离山道童好很多,如果能够有几个人称为嫡传弟子的话,那就更好了。

    孟挺这段时间忙着建立兑换碑里的书库,因而外面的考核碑,压根就没有去理会。

    这兑换碑与外面的考核碑大体一样,但还是有很多东西不一样的。

    譬如石碑里的丹药,符箓,法器,考核碑里都是低级货色,这一部分与兑换碑是联通的,而兑换碑里那些略为高级一点,或者更高级的货色,考核碑那里是不可能看见的。

    另外,孟挺在兑换碑里建立的书库,主要是几个师兄弟撰写的修行经验笔记,或者一些神通的修炼方法,再或者是一些绘符,炼丹,制器的入门,进阶书籍等等之类。你正在阅读,如有!

第四百五十一章 崩溃    ( )ps:(ps:抱歉,今天有事情忙,只有一更了,明天补……)

    “惊涯长老,你不用拿这种眼光看我,如果你们没有抱着同样的心思,恐怕也不会来参加这次句聚会吧?既然来了,就不要把罪过都强加在我身上!”

    阿木尔是何等精明的人,只看惊涯的不怀好意的目光,便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不过阿木尔可不认为责任全在他身上。√∟,

    若是当初他发起这个会议的时候,所有人都拒绝的话,这个落月城设计的大坑恐怕谁都不会跳进来。

    事实证明所有人都是抱着不怀好意的心思来的,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当然要对自身的所作所为负责,斗不过人家,就只能被人家算计,胜王败寇本就是天经地义之事。

    “再说了,倒霉的也不只是你们,本王子也是其中一员,这个时候咱们可还在人家的算计当中呢,若是咱们先起了内讧,你应该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阿木尔的实力不行,但他的嘴巴和脑子却是各族代表中最强的那个,几句直指本质的话说出来,直接就让惊涯无言以对,当初接受阿木尔的邀请时,惊涯几乎毫不犹豫地就来了。

    他那么痛快地应邀而来难道是为给阿木尔面子?显然不是!阿木尔虽然是飞鱼族的三王子,但还不至于需要让惊涯去巴结的地步,归根结底,他还是为了利益而来。

    杀个妖兽还有被干掉的风险呢,更何况是对付一座城池?阿木尔每一句话都说到了重点上,这让惊涯尽管愤恨。但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沉默了许久。惊涯最终叹了口气,道:

    “现在怎么办?”

    “这就对了嘛!咱们现在的当务之急。应该是齐心协力的先逃出落月城再说,至于其他恩怨,还是等有命活过今天再说吧!”

    阿木尔慷慨地给了惊涯一个赞赏的眼神儿,心里却暗暗地松了口气,已经蓄势完成的攻击,也被他悄无声息地散掉了。

    既然惊涯想通了,阿木尔也没必要先下手为强了,再说如今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力量,尤其是惊涯所代表的力量。远超阿木尔,想要活着离开落月城,阿木尔知道他还得依仗惊涯的实力。

    “少废话,直接说重点!”

    尽管心里已经想通了,但惊涯依然对阿木尔没什么好脸色,今次栽的这个大跟头虽然不能全怪阿木尔,但阿木尔这个发起者也绝对是罪魁祸首了,惊涯就算再大度,也不可能被阿木尔三两句话给迷惑了。

    只是就像阿木尔说的那样。如今他们都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当务之急便是先逃出落月城再说,恩怨什么的,等活着逃出去之后再清算也不迟!

    “惊涯长老莫急。且听我细细道来!”

    阿木尔也知道惊涯只是和他暂时妥协而已,不过有这个暂时联合就够了,阿木尔也没指望能够凭借三言两语。就能唬住惊涯这么个幻魔族的七阶王者。

    话出口之后,阿木尔一边说。一边回想进入落月城之后的遭遇,稍稍斟酌之后便继续道:

    “其他的本王子就不多说了。既然咱们两个走到了一起,那就不能在隐藏底牌,方才那尊魔王足足激发了十张七阶唤神图,咱们这些人也正好分作五路逃跑!

    这就意味着,每一路人马都要面对两尊被强化的八阶的半神级守护神,本王的意思呢,就是惊涯长老用你的银将蛟龙骑来缠住其中一尊半神,

    我则用飞鱼族的供奉宝物‘碧海圣珠’缠住另一尊,论实力,这五路逃亡的队伍里,咱们两个合作绝对能排进前三,只要咱们能够精诚合作,突围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随着阿木尔最后信誓旦旦的一锤定音,惊涯原本显得昏花的老眼突然变得明亮起来,按照阿木尔的安排,那两尊半神级守护神肯定能被困住。

    接下来就像阿木尔说得那样,主要两人能够精诚合作,冲出落月城还不是没有希望!

    落月城的防御虽强,但若是惊涯和阿木尔不惜寿元,使用种族禁术来强行突破落月城的防护,绝对算不上多困难的事情。

    神碑的防护之所以很少被破开,不是因为七阶强者无法打破它的防御,而是打破神碑防护所需付出的代价太大,除非生死攸关,不然很少会有七阶修士愿意牺牲寿元去攻破神碑防护。

    “就这么办!”

    惊涯几乎没怎么犹豫,就非常痛快地答应了阿木尔的计划,不是他不想考虑,而是背后狂涌而来的强大守护神气息,已经彻底抹掉了惊涯犹豫的时间。

    “银将蛟龙骑!赦!!!”

    回转身的瞬间,惊涯便再次拼尽全力地激发了手中神像,他手里的这尊银色的神像可是地地道道的八阶神像,最极限的蛟龙骑召唤数量高达一千!

    不过那是八阶半神才能做到的事情,以惊涯如今的修为,即便是以牺牲寿元为代价,最多也就能召唤五百骑而已,不过惊涯可不会傻到直接损耗寿元召唤蛟龙骑。

    一串串奇异无比的符文随着惊涯的嘴唇张合,不断以快速到了极致的速度组合了起来,不过眨眼不到的功夫,惊涯整个人便再次被摧残的光华笼罩。

    昂昂昂!!!

    数百条蛟龙齐齐长啸,惊天动地,鬼哭狼嚎,随着蛟龙的庞大躯体扭曲摆动,足足三百五十骑银将蛟龙骑鱼贯而出,并且停也不停地迎上冲过来的两尊八阶守护神。

    阿木尔见状,如此生死攸关之境他也不敢怠慢,几乎以生平最快的速度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物之后,嘴唇张合间一段段玄妙无比的怪异咒诀不断自他的口中诵出。

    “碧海青天!海纳百川!王者降临!诸灵退避!赦!!!”

    随着阿木尔的咒语出口,被他拿在右手当中,一枚如同婴儿拳头大小的碧蓝色玻璃球一样的宝物,陡然绽放出无比瑰丽的玄妙彩光,刹那间又化作万千滔天巨浪,蜂拥着向两尊守护神冲了过去。

    轰!!!

    嘭嘭嘭!!!

    一连串恐怖无比的爆炸声绵延不绝地响起,两尊迎面赶来的守护神如同虎入羊群一般,一个冲进了滔天大浪当中,每一拳击出,便有恐怖巨浪被直接打爆。

    而冲到三百多名七阶蛟龙骑队伍里的那尊守护神,几乎是拳脚并用地一顿横拳扫腿,只一个回合而已,三百多个银将蛟龙骑就直接被他打飞了几十个之多。

    “好强悍的七阶守护神!看气息这该是天帝系的守护神吧?只是散发出来的气息怎地如此陌生?我竟然从未遇到过,难道是初降级的唤神图?!”

    惊涯面色难看地盯着那尊在银将蛟龙骑队伍里肆虐的守护神,语气和表情满满的都是凝重,天帝系的七阶守护神,惊涯虽然不敢说了解全部,但其中的九成五他还是知道的。

    他只是稍稍感应了一下,便发现对面的两尊守护神,竟然全都是让他感觉极为陌生的新类型守护神,跟这种守护神斗法,尤其还是在对方比自己强的情况下,简直倒霉到不能再倒霉了。

    “不只是初降,而且还是双持!八大隐族的底蕴,果然强大的惊人啊!”

    阿木尔的话语看似夸赞,可他的面色却比惊涯还要难看好几倍,原本有了惊涯的帮助之后,阿木尔以为凭借着他们两人联合,应付这两尊拥有半神实力的守护神应该是没问题的。

    但在这个问题上,阿木尔却犯了个惯性错误,那就是他潜意识里一直认为,那十张唤神图所召唤的守护神,肯定是他见过的,哪怕没见过,也应该是类型相差不大的守护神。

    但阿木尔绝对不想不到,这十张唤神图全都出自唐楚阳这个怪胎之手,完全迥异于五行大陆那种半残缺阵符的完整构建,让唐楚阳炼制出来的所有唤神图都是与众不同的。

    并且,每一尊守护神都是精英级的存在!

    “初降?还是双持?隐族底蕴竟然强大到如斯地步了?!”

    惊涯心中震惊,原本因为阿木尔的计划而生出的一丝信心,这时候也被眼前出乎预料的守护神,给搅得七零八落,欲断欲连。

    “惊涯长老,咱们的时间可不多,别愣着了,赶紧走!”

    虽然追来的两尊守护神实力强大得出乎了二人的预料,但八阶神像和飞鱼族的碧海圣珠,到底还是暂时将两尊守护神给缠住了,如今每一分每一秒对于阿木尔两人来说都是无比珍贵。

    此等时刻,阿木尔自然不会给惊涯发呆的时间,另一边的惊涯也只是守护神强大的实力震撼了一把而已,阿木尔一声招呼,他便瞬间醒悟,心有余悸地看了对面一眼,又急忙转头冲阿木尔道:

    “三王子,咱们走!!”

    唰唰唰!

    两尊守护神的实力出乎了阿木尔和惊涯的预料,这让原本冷静下来的二人多少有些慌乱,逃起来也显得非常狼狈,几乎和落荒而逃也没有多大区别了。

    只是阿木尔和惊涯才好不容易飞身来到城墙处时,却被站在城墙上的那一排足有数十尊百丈高的守护神给惊呆了。

    随着对面铺天盖地,犹若天神军团降临的,强大得令人窒息的可怖灵压不断袭来,清醒过来的阿木尔忍不住面色死灰,崩溃了一般狂嚎道: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狗屁的隐族,狗屁的血阁,我不服!老子不服!!!”(未完待续。。)

    (l~1`x*>+`<w>`+<*l~1x)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