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感谢还款计划的100打赏,凯哥54的100打赏。

    这些年时间下来,那些道童在离开老君山后的出路也不仅仅只是去秘密部门了。

    毕竟世界上的事情就没有不透风的墙。

    老君山的道童个个都是能人。

    很快,从老君山离开的道童就被国内公司或者地方政府争相聘请。

    最初的时候,他们多数都是担任保安部经理,或者特警队队长等等之类与武力有关的职位。

    没法,谁让这些道童个个能打,个个都是国术高手。

    这样的人才可不好找,若是找个走后门的家伙放在这种位置上,一旦需要见真功夫的时候就麻烦了。

    而后没多久,那些领导发现,这些道童不但功夫高强,一些道童还善于给人治病疗伤。

    嗯,这都是托老君山藏经阁的福。

    那些没能被挑选成为嫡传弟子的道童,这些年时间除了修炼呼吸吐纳之法,做早晚课,打扫清洁之外,更多的时间则是用在了看书学习之上。

    其中有些人自然就对医术有了兴趣,并且那些居住在老君山外围的山民,正是练手的好道具。

    要知道,这道门与医术是密切相关的,道门之中盛传的五术,分别是山,医,命,相,卜。

    其中的山,便是修仙之术,自然就不用多说。

    而这医。与华夏的中医出于同源,历史上不少名医都是与道门有关,或者出自道门。

    这部分道童自然就随之也受到了热捧。随着时代的更替,原本不太热门的华夏中医已经深入人心,尤其中医里以预防疾病,提前调理身体等等理念更是符合现代都市人的心理。

    如此一来,不少大医院都是慕名而来聘请,当然,就算是混得最差的道童。不少集团公司老总也会愿意出高薪聘请为家庭医生,医疗顾问等等。

    至于那些对于算卦风水看相等等有点造诣的道童。就更是受欢迎,现在的大公司,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会先请人看看风水什么的。别的不说,光是那些寺院道观的头柱香供不应求,就明白大家的心理状态了。

    因而,这些道童在离开老君山后,立业是没有半点问题的,至于成家,现在这个社会只要有了钞票,想要成家就太容易了,当然。前提条件是自己不能太挑剔。

    不管怎么说,随着老君山道童不断离开,老君山的运转也会出现一些问题。

    这个问题。之前孟挺就给贾可道禀报过来,但现在,师尊当了甩手掌柜,这一切的问题,都需要孟挺来解决。

    首先,不能像师尊当年那样招收道童了。

    虽说那种办法解决了道童不足的问题。但引来的动静也太大了点,有些不太符合道门清净的宗旨。

    在绞尽脑汁寻思出几个方案之后。孟挺便将一干师弟乃至于所有三代弟子都唤到了老君山顶大殿之中。

    这还是孟挺第一次正式以观主身份召集同门,弟子开会,因而就选在了这里,毕竟相对于其它地方来说,孟挺认为这里才是老君山真正的根。

    一干同门,弟子在接到纸鹤传信之后,不管相隔多远,均陆续到齐,在见到孟挺之后,这些同门,弟子一一上前向孟挺行礼,或口称掌门师兄,或口称掌门师伯,之后便按照排行,各自站好。

    待到所有人到齐之后,孟挺便扬声道:“今日召集各位同门,有一件事情需要大家商议。”

    听得孟挺如此一说,站在左右下首处的流青云等人急忙回道:“还请掌门师兄明言。”

    “便是招收道童的方案商议,这里不论辈分,若是有想法均可提出。”

    孟挺一直相信这一点,一人之智,非众人之智可比。

    听得孟挺这样一说,下面顿时安静了下来,不管是流青云等二代弟子还是明道等三代弟子各自对视一眼,或许没有想到是此事,或许是不好意思,或许是辈分低了,不敢说话,一时间没人说话,显得安静无比。

    环视一圈之后,孟挺苦笑一声,看来只能点名了:“青元师弟,你先说说你的意见吧。”

    听得大师兄点了自己,流青云轻咳了一声,或许是他这段时间负责老君山这边事务,着实感觉到人手不够的麻烦,因而早就思考好了方案。

    要知道,这段时间可是出了不少麻烦。

    而最主要的麻烦就是与那些离开老君山的道童有关。

    这里面最主要的麻烦就是一些道童在离开老君山后,心性有些变化,或为非作歹,或助纣为虐,甚至于还有离开华夏投入外国一些组织,做一些对华夏不利的事情。

    要说,这种事情原本不该老君山来管的,老君山乃是清净修道之所,外面即便是杀得血流成河,也不管老君山任何事情。

    可问题是,这种理由在神秘部门面前是说不通的,再说了,这段时间负责镇守外面老君观的几个嫡传三代弟子的头都快大了。

    神秘部门的联络员一个劲求见老君山观主,请求老君山清扫门墙云云,着实有些麻烦。

    当然,如果真要是需要派出人手清扫门墙的话,也不可能派才招收进来的道童,但老君山的道童现在新离开的一批人超过了八十人,使得老君观的道童数量一瞬间锐减到不足六十人。

    要知道,光是异界那边所需要的道童数量就超过了百人。

    “大师兄,以我之见,可依照师尊之前的办法,先招收一批道童,解燃眉之急。”

    流青云的方案很简单。就是照着师尊的方案画葫芦即可。

    孟挺听闻流青云的方案后,不由得摇了摇头,若是这样的话。自己又何须召集众人开会。

    “明元师弟,你且说说吧。”

    孟挺随即又点了张庆明。

    “大师兄,是不是可以请求师尊出手炼制一件镇山碑,立在老君观,用来挑选道童之用?”

    张庆明想了想随即出口言道。

    听得张庆明如此一说,孟挺不由得眉头一扬,这张庆明的方案倒是与自己的一个方案较为相似。但却要简略很多,但看在张庆明匆匆想出来的份上。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当然,孟挺并不会这么简单的表态,随后又一一点名,逼着师弟。师侄们发言。

    这一番发言下来,天色都有些昏暗了。

    众人之智的确要比一人之智强出太多。

    虽说在之后的发言里有着不少让人啼笑皆非的方案,但也有让人眼睛一亮的东西。

    孟挺将那些较好的方案与自己想出的方案整合之后,随即制定出了一个从目前来看较为完善的方案。

    在入山口处立一碑,凡愿意入山者均可触摸,从而触发此碑上依附的幻阵,接受入山考验,若是能够通过这入山考验,那么便可被老君山收为道童。

    这是招收道童的方案。孟挺随即便将此方案依附在纸鹤上,请求师尊炼制此碑。

    张庆明虽说在制器一道上已经很不错了,但较之师尊还差上不少。

    孟挺也不愿意因为考验碑出现什么问题从而导致更大的麻烦。

    孟挺将纸鹤放飞之后。那金色纸鹤随即翅膀扇动,转眼之后便化为一道金色流光消失。

    接下来就是等待了。

    孟挺也不知道师尊什么时候才能够将考验碑炼制完毕,因而暂时将精力用在了调教几个弟子身上。

    毕竟孟挺现在已经踏入炼气化神下层,想要在短时间内再度提升道行,是没可能了,倒不如调教一下弟子。也算是一种另类的修行。

    这次,贾可道倒没有让孟挺等上个十来年。仅仅一周时间,那只金色纸鹤便重新出现在孟挺面前。

    见到金色纸鹤回来,孟挺略有些欢喜,随后抓住纸鹤轻轻一探,便发现纸鹤自带的乾坤袋里有着数件东西。

    待到孟挺将这几件东西取出之后,不由得有些发愣,这是两片巴蛇鳞片。

    孟挺入手之后,那两块巴蛇鳞片上便有信息传入脑海之中。

    原来,这两块巴蛇鳞片也是贾可道在晋升炼神还虚时接受青光淬炼,吸收过狂暴灵气的,但较之其它巴蛇鳞片就要差上很多了。

    但即便是如此,贾可道也将其炼制成为了半仙器。

    其中一块巴蛇鳞片便是孟挺所需要的考验碑。

    简单来说,这块考验碑是专给外人用的。

    任何人接触到这考验碑,都会在脑海里生成数个选项,其一便是接受入山考验,若是通过了,自然有黄巾力士将其引领入山。

    第二个选项则是任务发布栏,这一点便是贾可道的创新了。

    嗯,贾可道的灵感来自于网络游戏。

    这任务发布栏里有着各种各样的任务,任何人都可以接取其中的任务。

    在接取任务之后,接任务者便会获得一块玉牌,若是完成了任务,那么就可以获得任务奖励。

    嗯,任务的来源主要是老君山,从上到下,不管是嫡传弟子还是外门道童,都可以通过这块考验碑发布任务,从而节约时间解决一些事情。

    当然,即便是凡人也是可以通过这个考验碑发布一些任务。

    若是老君山嫡传弟子,外门道童发布的任务,完成任务之后,获得任务奖励乃是数量若干不等的任务点,任务点记录在玉牌之中,可以兑换储备在考验碑里的丹药,符纸等等低级东西。

    关键的地方来了,对于嫡传弟子,外门道童来说,这任务点的获得,则是他们将自己炼制的丹药,符纸或者一些相关经验整理成册,放入考验碑后,经过考验碑自行计算任务点获得。

    至于外面那些凡人所发布的任务。可以用自己获得的任务点发布,也可以用华夏币发布。

    好吧,这个设定。孟挺看见之后,嘴角多少有些抽动,的确有点狗血。

    至于另外一块巴蛇鳞片,则是老君山嫡传弟子与道童专用的兑换碑。

    这块兑换碑也有发布任务的功能,这一部分实际上与考验碑是连同的,也就是说,兑换碑上发布的任务。考验碑上也可以看见。

    而相对于考验碑来说,兑换碑真正的好处则是在于里面有着考验碑所无法兑换的高级货色。

    总之。这两块巴蛇鳞片送过来后,给孟挺解决了一个大麻烦。

    这不仅仅只是解决了招收道童的问题,更重要的是,还解决了一些比较特殊的问题。

    比如。与秘密部门的交易就可以放到这任务栏上,只不过发布的任务可以限定比较特殊的人接取,之外的人是没可能看到的。

    孟挺感觉自己手里的这两块巴蛇鳞片哪里是什么半仙器,这*裸就是两台现实版本的游戏服务器了。

    孟挺之后将两块巴蛇鳞片里的一些内容单独设置一番后,便脚下一蹬,一团白云自行生成,载着孟挺朝着老君观方向飞去。

    来到入山口,倒是有不少观光客看到了飞来的白云,顿时兴奋了起来。虽说老君观的仙人传说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但依然有不少人知道的。

    何况这里的景区就是拿仙人传说来做噱头的,因而这些游客在导游的介绍下多少也知道这一带是有仙人的。

    啪啪啪啪。那些游客纷纷拿起手机,朝着白云就一阵猛拍。

    孟挺也没有去理会那些拿起手机拍照的游客,朝着那公路的入山路口附近丢出一道力士符。

    那力士符转眼之间便燃烧了起来,随后便化出一头黄巾力士来。

    那些游客此时都傻眼了。

    白云上还真有仙人,随手一道符箓竟然招出了一头上半身是纠结肌肉,下半身是雾气的怪物来。

    当然。略微对神话传说了解一点的游客,倒是惊呼出声:“是黄巾力士!”

    但更多的游客是双腿发软。

    没法。这就是叶公好龙了。

    如果孟挺一副仙风道骨没有什么威胁的情况下,走过去的话,那些游客或许不会害怕,但那黄巾力士变化出来的震慑力有点大了。

    黄巾力士一手持锤,一手持锥,在孟挺的驱使下,在公路边就忙碌了起来。

    以孟挺现在炼气化神下层的道行所绘制出来的力士符,绝非那些炼精化气入门弟子所绘制出来的力士符可比的。

    光论体型,这头黄巾力士就要比寻常的黄巾力士大上三倍,一锤子下去,公路旁的山壁就被敲下一块巨石来,随后锥,锤配合,一阵石屑四处飞溅,没多久,一座六七米高的石碑便耸立在公路左侧。

    要说是石碑,有点夸张了,这仅仅只是一块竖立起来的长方形巨石,其上一条条竖立的石糟,倒是与乡间用来下地基的条石有些相似。

    那黄巾力士在敲打出一块石碑之后,并没有结束手里的工作,随后又飞到公路右侧一阵敲打,再度耸立起一块石碑来。

    就这样,从这公路入山口开始,那黄巾力士一路敲打过来,一直到老君观山脚方才住手。

    这一路过来,黄巾力士一共敲打出三十六块石碑,待到最后一锤落下之后,那黄巾力士便自行崩溃,烟消云散。

    直到这时,孟挺方才将一块巴蛇鳞片取出,右手在其上轻轻一蹭,随后将其抛出。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那巴掌大小的巴蛇鳞片在空中翻了数个跟斗,随后其上数十道金青交织之气飞出,朝着那些石碑落下。

    随着金青之气落在石碑之上,那些石碑顿时光华大作,转眼之间金光冲天而起,方圆百里之内看得清清楚楚。

    那些游客用来拍照的手机随即便在那金光大作之下失效,就连眼睛都被金光刺得无法睁开。

    等到这些游客眼睛恢复之后,那些一字排开的石碑已经完全变样。

    纯白如玉,高十多米。其上铭刻着四个大字:考验碑。

    见到这样的变化,那些游客不由得兴奋了起来,纷纷朝着那些石碑跑了过去。

    此时。孟挺已经将那块巴蛇鳞片收回,转身便朝着老君山飞去。

    待到白云飞到老君山脚,孟挺随即又招出黄巾力士,再度打造出一座石碑,将另外一块巴蛇鳞片,抛出,之后又是一片金光闪耀。这座石碑便开始不断变化,最终变成了一座高约百米的白色石碑。较之那考验碑却要高大数倍。

    这才是半仙器作用所在,孟挺将巴蛇鳞片收回之后,便回到了老君山顶大殿。

    当然,为了这两块石碑最初的运转。孟挺将自己炼制的一些低级符箓放入到了两块石碑之中。

    这些低级符箓都是孟挺以往的练手之作,什么清水符,凝神符,招神符,力士符,镇灵符,消灾解难符,守元符,花舞符。怯蝗符,催眠符等等。

    这两块石碑随即便给孟挺放入的符箓分出了等级,给孟挺吐出了一块玉牌。这玉牌里就记录了孟挺出售符箓所得的任务点。

    “一万七千多任务点?”

    流青云盘坐在孟挺身边,手上把玩着孟挺的那块玉牌,心神探入一看,不由得笑了起来,随即略微有些得意将自己的玉牌递给了孟挺。

    “三万多任务点?”

    孟挺倒是有些吃惊。

    在孟挺将此事宣布之后,不管是二三代嫡传弟子还是那些外门道童。随即便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那兑换碑与考验碑上,纷纷将自己炼制或者储存下来的符箓。丹药兑换成为任务点,之后再换取自己需要的丹药或者符箓,甚至于法器,灵器。

    实际上,这两块碑里的兑换体系很不错,为老君山解决了不少麻烦。

    就拿那些外门道童来说,不管是准备离山的道童,还是留下来的道童,在老君山待了这么多时间,每个月配发的丹药,符箓也不算太少了。

    不管是丹药还是符箓,都可能有些存余,之前也就是道童之间相互兑换,相互弥补所缺。

    但不同符箓,丹药之间的价值并没有明确,因而有时还会因为相互之间兑换出现一些矛盾。

    而那些已经离山的道童,在出售符箓,丹药换取钱财,准备置办一份家业的时候,也会因为丹药,符箓价值几何的问题头痛无比。

    要知道卖贵了倒不用多说,卖便宜了,是个人心头都不会太舒服的。

    现在好了,不管是考验碑还是兑换碑,都能够按照一定的规则将丹药,符箓乃至于灵器等等东西按照任务点的模式计算价格。

    并且这个价格也不是固定的,会根据储量多少,乃至于需求多少,从而自行调整价格。

    就目前来说,丹药的价格要高于同等符箓的,而灵器这一类也要高于丹药。

    “嘿嘿,两位师兄,第一个发布任务的殊荣归小弟了!”

    赵天亮得意洋洋的来到了山顶大殿之中,见到两位师兄行了个礼,随后笑道。

    原来,这赵天亮最近准备炼制一炉七毒丹,给年岁已高,患上了类风湿疾病的父亲治病之用。

    要说这七毒丹并不起眼,只能算是最简单的凡丹,其采用药材乃是七种毒物的毒液。

    有蟾蜍,白花蛇,金环蛇,眼镜蛇,奥利海蛇,蝎子,黑寡妇蜘蛛这七种毒物,并且要新鲜的野生之物,量比较大。

    若是让老郑头的公司去置办这些毒物,不是不可以,就是比较麻烦。

    何况,这七种毒物分布比较散乱。

    赵天亮正头疼此事,见到孟挺师兄搞出了这两种石碑,就索性将此事作为任务发布了上去。

    “你悬赏了多少任务点?”

    流青云有时也会出现这种烦恼的事情,炼丹所需要的东西谈不上珍贵,但却不算正规药材,想要收集起来比较麻烦,见到赵天亮一脸的欢悦,不由得问道。

    “蟾蜍每只一点,蝎子每只一点,白花蛇,金黄社,眼镜蛇每条五十点,奥利海蛇国内没有,我每条是两百点,黑寡妇每只三百点。”

    赵天亮呵呵笑道。

    听到这里,流青云不由得笑了起来:“蟾蜍,蝎子每只一点?你亏大了。”

    “没事,小道也没有时间去抓活的,倒不如直接发布任务收购。”

    赵天亮一副我是土豪,我怕谁的神色,引得孟挺都笑了起来。

    流青云这话倒是不假。

    要知道,一道清水符基本上能够兑换十个任务点,而清水符出售给神秘部门的价格大致两千到三千一道。(未完待续)

第四百五十章 入瓮    ( )ps:(ps:感谢‘peter0328’堂主一直以来的不断打赏支持!铁杆兄弟了!小猪躬身拜谢您的支持了……)

    格泰等各种族代表不寒而栗的时候,一口气甩出十张七阶唤神图的李令远,也激动得浑身哆嗦,在他过去一百多年的生命历程里,嚣张过,得意过,风光过,甚至于风流过……

    但却唯独没有像现在这般,如此败家过,足足十张七阶唤神图啊,放到紧要的时候用,说是十条命都不过分,但今天,他却要一口气将这十张七阶唤神图全部用掉!

    “这个超级败家子啊!”

    这十张唤神图虽然要经李令远的手用出去,但李令远本身却心疼得浑身都哆嗦起来,一想到唐楚阳要求他必须用掉的要求,李令远就忍不住要骂一句‘超级败家子’。∷

    真没这么败家的!

    “受死吧!!”

    为了避免因为舍不得而忍不住将唤神图收起来,李令远几乎在亮出十张七阶唤神图的瞬间,就咬牙将所有唤神图给激发了,再稍微等那么三五息,他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忍不住收几张藏起来。

    说到底李令远也只是个七阶神使而已,七阶唤神图对他的诱惑力简直是无与伦比的,不过搅乱潮汐山目前的局势,对于缓解落月城危机实在太重要了,李令远是个分得清轻重的人。

    唰唰唰!

    整整十道七彩光华冲天而起,一股铺天盖地,恐怖绝伦的神威倏然自天而降。瞬息将整个落月城方圆千里范围笼罩在内,而格泰。阿木尔,安布罗等人。更是被惊得面色巨变,心中惧意大生。

    冲天而起的是七彩光华,自天而降的却是八彩神光,这是君王一级的守护神降临时,才有可能发生的浩瀚场面,这一刻,格泰等人对李令远拿出来的十张七阶唤神图再无怀疑。

    十道八彩神光,那就是十尊半神级别的守护神,在场各种族代表就是打捆翻上几番。都不见得是这十尊半神的对手,而原本被寄以厚望一百五十银将蛟龙骑,有个三五尊半神足以横扫。

    剩下的五尊半神,在加上一个同样实力恐怖,乃至于不逊于半神的魔王,即便是格泰这种不太喜欢动脑子的人,都知道他们这一方已经处于绝对弱势了!

    “撤!!!”

    最先承受不住的就是阿木尔,这时候他脸上再没有了之前算计落月城的意气风发,一张脸瞬息由铁青转变成苍白之色。一声大喝出口,头都不回地就驾驭着巨型电鳗向落月城城外狂飙。

    “走!”

    格泰转头向身边的族人招呼一声,数十丈长的巨腿一屈一弹,庞大无匹的身体如同一座横飞的大山一样。带着一片黑压压的阴影飞向落月城西门。

    师尊八阶守护神凝成的瞬间,在场的十数个种族代表再无半分犹豫,几乎同时分作好几个方向分散逃离。以此来拖延李令远的追击,至于最后李令远会选择追谁。所有人就只能拼运气了。

    “哼!想跑?十张七阶唤神图啊!要是一个都留不下来,老子还有脸去见那个小家伙么?”

    李令远抬手掐诀。迅速绝伦地念了几段咒诀后,再次抬手向着十尊守护神一指,彩色光华再次闪耀,随后十尊被强化到八阶的守护神一分为五,每组两尊,分作五个方向追了出去。

    李令远如今可是七星境圆满的神使,元神感知即便是全方位笼罩距离,也超过了千里之巨,加上唐楚阳炼制的唤神图比较特殊,这个控制范围还可以增加五倍!

    五千里范围的控制区域,李令远拥有充足的信心将这些种族代表拦下至少一半儿以上,而且,拥有城主大印,并且躲在暗处观战的唐楚阳,绝对不会让这些人轻易逃离出落月城!

    说起来也是李令远的出场太过突兀和震撼,竟然让阿木尔等人忽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那就是拥有神碑笼罩的落月城,可是无法召唤守护神的!

    除非拥有城主大印的城主关掉神碑的防护!

    当初唐楚阳提出关掉神碑防护的时候,几乎遭遇了包括三位老爷子和烛翎在内的所有人反对,神碑防护,可是潮汐山十八座城池最主要,也最重要的防护。

    一旦将神碑的防护关掉,落月城都等于直接变成了不设防的城池,若是赶巧遇到的其他势力攻城,落月城连最基本的抵抗能力都没有。

    这就等于把一个美丽少妇扒光了衣服,放到舞台上等人台下万千色狼蜂拥而上,唐浩然等人再脑残,也不可能同意唐楚阳这个自杀一样的决定。

    但等到唐楚阳将花费七天时间炼制出来的唤神图拿出来时,李令远等人便无言以对了,当几十张七阶唤神图被唐楚阳甩出来的时候,那一瞬间的震撼,让李令远等人彻底失声。

    四散而逃的各种族代表可不是笨蛋,在逃离留仙居的瞬间,一些比较精明的人就反应了过来,比如阿木尔,转身飞窜的一刹那他就反应过来,愤恨无比地惊呼道:

    “不好!被算计了!”

    惊涯是跟着阿木尔的方向逃窜的,他虽然看不上阿木尔的实力,但这厮毕竟还算有几分计谋,若是遇到一些事情,惊涯举得跟着阿木尔还是比较保险的,实力方面,有他的神像足矣。

    阿木尔对此自然也不会反对,他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有惊涯这个揣着供奉神像强力保镖跟着,他在实力上的弱势也算是被彻底抹平,安全度大幅提升。

    “怎么说?”

    惊涯听出阿木尔语气中的愤怒和不甘,忍不住就追问了一句。

    “守护神,咱们竟然能够召唤守护神!”

    阿木尔的语气里满是懊恼。他早跟想到这个巨大的漏洞的,怎么知道现在才反应过来?如果能早一点发现这个漏电。他绝对会在第一时间逃走!

    “在潮汐山能够召唤守护神很奇怪么?这很……,不对!这是城池之内!!”

    惊涯也终于反应过来了。潮汐山十八座聚居点有神碑保护,根本不可能召唤守护神,而他们却轻易召唤出了守护神,当时情况紧急没有想到。

    现在想想,他们之所以能够召唤守护神,其原因只有一个,想到那个可能,惊讶不可置信地惊道到:

    “落月城关了神碑防护?!这怎么可能?他,他们怎么就敢这么做?!”

    如今的落月城到底有多危险。没有人比惊涯他们这些暗中筹谋的人更清楚了,这种情况下,换做是惊涯自己的话,打死他也没胆子干出这样的事情来!

    “如果是血阁控制了城主呢?”

    阿木尔的声音已经开始发颤,其中的惧意,就连一旁的惊涯都能够感受得出来,两人面色苍白的同时,已经非常配合地陷入到了唐楚阳等人的算计当中。

    轰隆隆!!!

    一阵儿恐怖的地动山摇,一片绚烂无比的神光陡然自落月城中心的神碑爆发出来。十分之一眨眼的时间都不到,原本晦暗无比,毫不设防的落月城再次被神碑强大的防护给笼罩了起来。

    “完了,全完了……。隐族,血阁!我恨啊!!!”

    阿木尔的语气里充满了悔恨,他算到了人族阵营。算到了落月城孤立无援的局势,唯独漏掉了隐藏在暗处。轻易不会现身大陆的隐族。

    “隐族不是轻易不会参与大陆上的纷争么?这次他们为什么突然就参与了潮汐山的争斗?为什么会这样?!!”

    惊涯说话的语气里已经带了几分绝望,落月城的神碑开启。就意味着他们短时间内无法逃离落月城,如果换做往常,几十个七阶强者联手,花费一些时间总能耗尽神碑的能量。

    可此时不同,他们这些种族代表的背后,可还有足足十尊八阶的守护神在追杀,失去了逃跑的时间,对于他们这些筹谋落月城的种族代表而言,结果几乎已经是注定的事情了。

    “隐族当然不会轻易参与大陆纷争,但落月城出现的可是五蕴神光,那是和成神有关的惊天隐秘,隐族就算拥有天神血脉,终归只是遗留在人间的凡人而已,成神,是我等所期,也是他们所盼!”

    生路已绝的情况下,阿木尔反而冷静了的下来,这个时候他们就是想跑也跑不掉了,还不如想想法子怎么和血阁拼一把。

    不过阿木尔的分析却让惊涯有些不太明白,血阁就算再怎么强大,可也不能不把整个大陆上的万千种族放在眼里吧?想到这里惊讶疑惑地反问道:

    “就算血阁的目的是为了那个激发五蕴神光的修士,也没必要将咱们斩尽杀绝吧?他们行事如此霸道,就不怕开罪大陆万族生灵么?!”

    惊涯的反问也是阿木尔所疑惑的话,不过听完惊涯的话之后阿木尔突然双目一亮,想明白了什么关节一样,自嘲道:

    “你说得对,八大隐族再强,也不敢开罪天下万族,咱们不过是比较倒霉,成了血阁杀一儆百的对象而已!”

    “这,我明白了!该死的!竟然是这样!!”

    阿木尔的话已经说得相当明白了,惊涯再笨,也知道他们这是跳到血阁设计的一个大坑里了,不会随后惊涯就想到了这次聚会的发起者可是阿木尔,转头看向阿木尔时,目光就变得不善起来。

    如果不是阿木尔发起这次联合会议,他们这些种族代表也不会恰好跳进落月城这么个大坑里,成了血阁杀一儆百的对象,归根结底,会有如今这般结果,全都是阿木尔的计划所致!(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l~1`x*>+`<w>`+<*l~1x)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