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种爆裂如此就形成了连锁反应,只要一块冰块爆裂,那么就会形成连锁反应,一块块不断蔓延开来,最终将所有冰块连同附近的恶魔尽数炸成碎片。

    在附近残留的恶魔顿时变得惊慌无比,它们即便是再残暴,在遇到有生命危险的时候,也会逃跑,何况面前的两头银龙压根就不是它们所能够对付的。

    即便是各种类法术好似雨点一般朝着银龙坠落下去,它们也不会相信这些类法术会对银龙造成多大的伤害,毕竟在主物质位面里,恶魔的类法术被削弱的程度较之肉身更多。

    但两头银龙对恶魔的屠杀很快就引来了那头库巴魔的注意。

    作为顶级恶魔,库巴魔就好似一名刺客!

    它的所有能力都是为了给成功刺杀敌人做准备的。

    库巴魔的体型在顶级恶魔里并不算巨大,只有四米多的个头,全身覆盖着一层椭圆状的黑色鳞片,在其站在其它颜色的环境中时,这种椭圆状的黑色鳞片就会随即转换颜色,将库巴魔彻底遁隐在四周环境之中。

    另外库巴魔还能够轻松出没于影子之中,影子之间的距离只要不超过三千米,那么库巴魔就能够随意出现。

    库巴魔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一头四臂蛇魔身后的影子中,而待到这头库巴魔再度出现的时候,却已经到了那头雌性银龙的腹部,一把全身漆黑的匕首随即便朝着银龙腹部刺了下去。

    要说,这一匕首刺中了的话,这头雌性银龙不说立马倒下,至少损失五成的战斗力。

    库巴魔的匕首上蕴含着极度凝练的深渊气息,犹如剧毒,能够一瞬间让敌人的伤口处恶魔化。

    要说这一招在深渊里,毛用都没有,但在主物质位面里,库巴魔利用这一招干掉了两名强悍的大剑师了。

    库巴魔的身体较之其它顶级恶魔那简直就是小麻杆与犀牛的对比,别的不说,光是银龙的攻击落在库巴魔身上,就足以让它重创到地了,但若是给它机会,巨龙还真不容易躲过它的刺杀。

    但偏偏这个时候,郑羽梦闻到了这边浓郁的硫磺气息,因而驱使着千步云飞了过来。

    刚一过来,就看到那头雌性银龙从龙巢里冲出,加入到战斗之中。

    两头银龙外加一头顶级恶魔?

    这个发现,让郑羽梦兴奋不已,也就没有丝毫迟疑,更没有让银龙与恶魔之间两败俱伤的想法。

    郑羽梦轻喝一声,随后朝着下面厮杀在一起的银龙,恶魔一指,郑羽梦头发里随即便飞出一根来,透明无色,向下一落,就消失不见。

    再度出现的时候,却出现在那库巴魔身边,左右旋转一绕,那库巴魔正将匕首刺向雌性银龙腹部,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意外。

    因而库巴魔压根就没有反应过来,转眼之间便被一根绳子捆了个结结实实。

    随后那降龙伏虎撒豆成兵鞭就拖着库巴魔朝着千步云飞来。

    两头银龙也没有反应过是怎么回事,见到库巴魔飞走,还以为对方想要逃命,因而追上去就是几口龙息,若不是郑羽梦想要抓个活的,将九息服气大小如意盾给丢了出去,挡在了库巴魔身前,将龙息尽数挡下的话,恐怕这库巴魔转眼就成了寒冰里的尸体。

    没法,库巴魔的刺杀厉害,但肉身着实有些太弱了一点。

    将库巴魔拖到千步云上,郑羽梦也没管正与九息服气大小如意盾斗得欢快的两头银龙,随即便取出一道真梦符给库巴魔给贴了上去。

    这真梦符乃是师尊绘制,威力无穷,转眼之间,那拼命挣扎的库巴魔就陷入到沉睡之中,即便是郑羽梦狠狠的踢了它两腿,它都没能苏醒过来。

    当然,这真梦符也不是万能的,以郑羽梦的道行而言,若是对方尚有反抗之力的话,这真梦符贴上去,恐怕转眼就会掉落下来。

    还好那头发所变化出来的绳索直接禁锢了库巴魔体内所有力量运转,使得其如同砧板之肉,完全无法抵抗真梦符的作用。

    两头银龙此时不知道被气得有些发疯了,认准了那巴蛇鳞片所变化出来的盾牌就是一阵猛攻,龙息,法术,爪牙纷纷上阵,打得盾牌不断震动,但偏偏又无法损伤这九息服气大小如意盾半分。

    嗯,郑羽梦心头直接将两件宝贝的名字改了,头发丝为捆妖绳,巴蛇鳞片为如意盾,虽然不敢当着师尊的面将这两个名字说出来,但在心里感受要好多了。

    那如意盾乃是巴蛇鳞片经过大道熏陶,内蕴一丝大道,之后又经过贾可道炼制,光从材质上来说,已经较之巴蛇肉身上的普通鳞片强上太多了,别说这两头银龙,就算是撞上空间裂缝,都未必会出现损伤。

    将库巴魔贴上真梦符后,郑羽梦用自己从张庆明师兄处要来的绳索将库巴魔捆了个结实。

    这张庆明炼制出来的绳索,固然没有捆妖绳那般神奇如意,但库巴魔被这绳索一捆,身上随即便浮现出一道道符文来。

    到了这时,郑羽梦才放心将库巴魔额头上的真梦符给揭了下来。并将捆妖绳解开。

    这真梦符,郑羽梦就只有一张,若是破损了的话,想要找师尊再绘制一道,那就比较难了。

    随着真梦符被郑羽梦揭下,数息之后,那库巴魔便苏醒了过来,眨巴了几下有些迷糊的眼睛,却发现自己居然被绳索捆住,不由心头大怒,全身用力就想要将绳索挣断。

    库巴魔虽说肉身比较脆弱,但那是相对于其它顶级恶魔,对于普通凡人来说,库巴魔怎么说也是天生巨力了。

    但库巴魔随即发现自己身上竟然虚弱无比,每生出一丝力量,随即便被这古怪无比的绳索抽走,自己挣扎了一会,那绳索反倒是箍得更紧了,转眼之间便深入肉中,痛得那库巴魔几乎都叫不出声来。

    最让库巴魔恐惧的时,自己所有类法术都失效了,不管是高等传送术,隐蔽术,还是邪恶灵光,混沌之锤等等,库巴魔此时只能好似被抽了筋骨一般,好似一条鼻涕虫趴在千步云上,就连一根小指头都动弹不得。

    郑羽梦之前倒是略微有担心,但见到绳索生效,让那库巴魔动弹不得之后,便放心了下来,随后将注意力转到了那两头银龙身上。

    “去!”

    在郑羽梦的驱使下,那面原本只有人形大小的如意盾,骤然变大数十倍,转眼之间便犹如山丘一般朝着那头雌性银龙撞了下去。

    那雌性银龙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巨盾碾压,直接被压到了地下。

    这也是之前那如意盾丝毫没有半点动静的缘故,使得两头银龙略微失去了点警惕。

    见到雌性银龙被巨盾压入地下,那雄性银龙随即便扑了上去,企图将巨盾抬起。

    但就在这时,一根头发丝出现在雄性银龙面前,流光一转,片刻之间,雄性银龙便感觉自己双翼被什么束缚了起来,转头一看,却发现一条透明的丝线已经缠绕到自己双翼的根部,并迅速朝着两端蔓延。

    雄性银龙张口便是一口寒冰龙息喷在了丝线之上。

    但让雄性银龙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原本无物不冻的寒冰龙息喷在那丝线上,压根就没能起到任何作用,仅仅只是将自己双翼冻结了起来。

    反倒刺激得那丝线蔓延速度加快,那丝线犹如蛛网一般,转眼之间便蔓延至银龙全身上下,将银龙捆了个结结实实。

    见到那雄性银龙被抓住,郑羽梦不由得欢喜起来,随即将银龙提上了千步云。

    那千步云原本只有十米见方,在银龙放在其上之后,随即便自行扩展开来,膨胀到百米见方。

    郑羽梦随后如法炮制,先以真梦符制住雄性银龙,随后再以绳索捆绑,最后将捆妖绳解开。

    之后,捆妖绳直接钻入如意盾下,将那被压住的雌性银龙给捆住。

    待到那捆妖绳将雌性银龙送上千步云的时候,郑羽梦倒是有些惊奇,那雌性银龙或许是想要缩小身体从捆妖绳里挣脱出来,因而变成了一个年方十八,娇嫩可爱的少女。

    但这捆妖绳怎么可能那般容易被挣脱,到了这时,那银龙即便是想要恢复龙身都是不可能了。

    “嘿嘿,人类,你若是将我放了,我将会赐予你无比的力量,让你建立属于自己的王国,拥有无数财宝!”

    那库巴魔原本以为郑羽梦是两头银龙的帮手,现在见到对方将两头银龙也一并抓住,心头顿时便活络了起来,朝着郑羽梦游说,企图让对方将自己放走。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传来,郑羽梦此时已经将那雌性银龙一并捆上,听得库巴魔游说自己,不由得嘿嘿一笑,那透明发丝随即化为皮鞭,在空中呼啸一声便抽在了库巴魔的脸上。

    别看那发丝变成的皮鞭其貌不扬,但抽在库巴魔脸上,却是痛入骨髓,像库巴魔这样从深渊里出来的恶魔都忍不住痛哼一声。

    “你这么能耐?还会被我抓住?”

    郑羽梦鄙视的看了库巴魔一眼,就准备驱使千步云离开。

    下面虽说还有不少高级恶魔,但对于已经抓住两头银龙,一头库巴魔的郑羽梦来说,这些恶魔都没有多少价值了。

    “卑微的人类,如果你能够放了我的话,我可以将我的财宝送给你。”

    相对于恶魔而言,那头雄性银龙的求饶话语就要生硬冷酷很多了,甚至于带点施舍的语气。

    当然,银龙在巨龙一族里,也算得上比较拔尖的存在了,它们一贯的高傲,即便是身为阶下囚,也不愿意放弃半点威严。

    郑羽梦原本打算离开,一听到银龙的话语,随即就反应了过来:“对啊,龙巢里一定有很多宝贝!”

    郑羽梦哪里肯将银龙放走,反正对方已经被抓住,至于龙巢嘛,之前她就发现了,只不过忘记了,现在这雄性银龙一说,反倒是提醒了自己。

    见到郑羽梦的欢喜,那雄性银龙不由得一愣,随即便悔恨了起来,心头也不知道是不是骂自己傻蛋。

    而那雌性银龙则是惊呼一声,她想到了龙巢里的龙蛋。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也由不得它们做主了。

    郑羽梦驱使着千步云就朝着那龙巢降落下去。

    见到千步云降落,那些早就虎视眈眈的恶魔就扑了过来,企图击杀郑羽梦。

    当然,如果郑羽梦被击杀了的话,它们或许下一刻就是将屠刀举向库巴魔。

    恶魔可没有什么忠心可言,如果可以下手的话,即便是最强大的恶魔主君,它们也会想方设法干掉的,从而获得更强大的力量。

    见到那些恶魔围拢过来,郑羽梦脸上笑得越发开心了。

    那头发丝随即便被郑羽梦塞入口中,轻轻一嚼,头发丝随即便碎为数十段,被郑羽梦一口喷了出去。

    呼呼呼呼。

    那些头发碎段被郑羽梦喷出之后,片刻之间便散发出柔和的青光,下一刻却化为数十条小蛇。

    那些恶魔丝毫不在意这些小蛇,随即将各种类法术丢了过来。

    但下一刻,这些小蛇迎风而涨,片刻之间便化为三四百米长的巴蛇,那些类法术落在巴蛇身上,压根就没能起到任何作用,转眼之间便被巴蛇给弹飞了出去。

    三四百米长的巴蛇砸落下去是个什么概念?而这个数量上升到三十多条又是什么情况?

    那些包围上来的恶魔,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一条条巴蛇压成了肉饼。

    接下来则是一场血腥无比的追杀。

    那趴在千步云上的库巴魔此时都看愣了。

    三十多条巨蛇,就算库巴魔此时没有被抓住,恐怕也得落荒而逃了,何况那些恶魔。

    一条条巴蛇随即张开了巨口,猛力一吸,距离巴蛇较近的恶魔随即便腾空而起,朝着巴蛇巨口飞去。

    这一幕随即便让恶魔大军崩溃了。

    数以万计的恶魔纷纷朝着远处逃走。

    此时逃出最多的则是身手敏捷的中级恶魔,而那些擅长使用高等传送术的高级恶魔却傻了眼。

    它们发现随着那些巨蛇出现,自己的高等传送术彻底失效,压根就没法传送走。

    郑羽梦没有去理会那些巴蛇对恶魔的屠杀,驱使着千步云降落在龙巢前,随后走了进去。

    没多久,郑羽梦就捂着鼻子出来了,上了千步云,还呸了几口,没法,别看银龙外表光亮无比,那龙巢就别提了,腥臭肮脏无比,角落里尽数都是丢弃的兽骨。

    郑羽梦一进去,差点没呕吐出来。

    让郑羽梦对银龙这种漂亮生物的好感度随即降低了数十个百分点。

    当然,不管怎么说,郑羽梦进去的收获还会不小的,三枚龙蛋以及两大堆财宝都装入了乾坤袋。

    “收!”

    龙巢里的肮脏也让郑羽梦探宝的兴趣大减,轻喝一声,将追杀得快要没了踪影的巴蛇给收了回来,随后驱使着千步云腾空而起,转眼之间高速朝着青木山谷返回。

    待到郑羽梦将断裂的头发丝合到一起,使其恢复之后,郑羽梦有些惊异的发现,这头发丝似乎带上了一丝光泽。

    寻思片刻之后,郑羽梦大概明白了过来,应该是那些巴蛇吞吃了恶魔之后出现的变化,看来下次再试试,看看最终会出现什么变化。

    且不提郑羽梦回到青木山谷,进入半位面,将抓住的两头银龙,一头库巴魔连同三枚银龙蛋交给了扎格拉斯。

    扎格拉斯接到这份厚礼后,看向郑羽梦的目光不再是害怕畏惧,反倒是增加了不少热度,看他的模样,恐怕恨不得郑羽梦每天都能够抓些巨龙来。

    孟挺盘腿坐在老君山后山悬崖之上,其胸前悬浮着一粒黯淡无光的沙砾,若是不注意的话,还会以为是一只蚊子。

    孟挺已经在这里坐了快两个月了。

    在得到师尊借出的那粒沙砾之后,孟挺便坐在这里反复琢磨了。

    不过这沙砾似乎并没有什么秘密,与地上的沙砾没有任何差别,如果不是这沙砾上依附着师尊的气息,恐怕孟挺落在地上都找不回来。

    在渡过火劫之后,孟挺就暂时压制了自己渡劫的进程,不过时至今日,孟挺实在琢磨不出沙砾里的秘密,因而也就不再压抑渡劫进程。

    随着孟挺缓缓闭上眼睛,其周身的气息便随之缓缓变化。

    受此影响,老君山上空的天色顿时为之一暗,很快,狂风大作,无数乌云从四面八方迅速朝着老君山上空凝聚。

    “要下雨了?”

    几个正在山脚呼吸吐纳的道童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各自收功,急忙朝着晾晒的衣服奔去,若是速度慢了的话,指不定那衣服就白晾了。

    而驻守在附近几个山头的道童却发现那乌云仅仅只凝聚在老君山上空。

    没多久,一声声轻微的雷鸣声在乌云之上响起,瓢泼大雨骤然落下,乌云上开始缠绕起一丝丝明亮无比的蓝色电光。

    那几个正在收衣服的道童骇然发现,那大雨仅仅只在后山落下,至于这边山脚,别看风刮得人都快站不稳,但却是半点雨水都没有落下。

    “难道是孟元大师伯正在渡劫?”

    孟挺在老君山渡劫的事情,在老君山道童里算得上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了,因而几个道童很快就想到了这一点。

    “大师伯太牛了,光是渡劫就有这般异像,唉,如果小道能够拜入大师伯门下就好了。”

    一个道童满脸的憧憬。

    其余几个道童也不太好意思打断他的梦想。

    这道童都快五十岁了,还没踏入炼精化气入门,这样的道行想要入大师伯的门墙,那简直就是一种痴心妄想。

    当然,谁也说不清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总之,人有一点梦想,总要比混吃等睡强一些。

    “等几天,我就准备申请离山了。”

    一个满脸大胡子,看相貌大概有四十多岁的道童不由得轻叹一声。

    “朱修身,出什么事了?”

    这几个道童之间关系甚好,不说亲如兄弟,但却要比一般朋友亲密很多。

    因而听得朱修身这么一说,几个道童随即便有些关切的询问了起来。

    “也没什么大事,我家里就我一个儿子,父母已经下了最后通牒,如果再不回家结婚的话,就不认我这个儿子了。”

    说完之后,朱修身沉默了下来,看向山顶的目光显得很是沉闷。

    听得朱修身如此一说,几个道童也不约而同的轻叹一声,实际上很多道童离山的原因就是这个。

    在老君山修行这么多年,既没能投入众位师伯门墙,又没能踏入炼精化气入门,这样苦熬着,着实有些难受,再加上家里父母年事已高,急着抱孙子等等事情,就由不得这些道童不离山了。

    当然,这么多年的追求突然放弃,的确让人心里有些难受。

    且不提这些道童沉默难受,只说老君山后山上的孟挺已经被那从天而降的雷霆劈了数下。

    较之师尊而言,孟挺这雷劫渡起来要轻松很多,毕竟有经验了嘛,但再轻松,孟挺现在也有些吃不消了。

    之前为渡劫准备的各种灵器,尽数在雷霆之下化为灰烬。

    还有两道雷霆!

    孟挺此时感觉全身血脉沸腾,双眼紧紧盯着那缠绕雷电的乌云。

    就在乌云雷光大作的同时,孟挺将师尊赐给的万鸦壶祭了出来。

    顿时,那万鸦壶出现在孟挺头顶,壶口张开,无数火鸦顶着雨水冲天而起,不断撞击在那落下的雷霆之上。

    雷霆下落的速度不减,转眼之间,便落在了万鸦壶上,将其击穿,之后再度落在孟挺头顶,电得孟挺全身一阵痉挛,差点就直接栽倒在地。

    万鸦壶之后轻鸣一声,便炸为无数碎片朝着四周溅射开来。

    这时,那乌云又是雷光大作,转眼之间,一道巨大的雷电径直朝着孟挺落下。

    孟挺被那雷电一劈,虽说用万鸦壶挡住了大部分雷电之力,但剩下那点雷电,也让孟挺全身上下重创,别的不说,现在也就只能够动一动小指头了,就算是想要逃走,都没有半点办法。你正在阅读,如有!

第四百四十九章 银将蛟龙骑    ( )阿木尔的守护神是一尊头戴王冠,身体扁平却覆盖方圆百丈的巨大怪鱼,如果唐楚阳在场的话,他一定会联想到‘电鳗’这个巨大的海洋生物。

    只是阿木尔的这个电鳗守护神操控的不是电,而是水,凌空漂浮在半空中的百丈电鳗只是双翅一扇,便有无边海浪汹涌而来,波涌滔天,气势惊人!

    天魔族的安布罗第一时间就将他的七阶守护神‘赤疵’召唤了出来,赤疵在五行大陆上的传说中,是一位秉承天地极焱而生的火焰之身,乃是魔神系十三魔帝之一‘火魔’祝融之子。

    可若是唐楚阳在场的话,他必然会对眼前这个纯由火焰和石头组成的守护神嗤之以鼻,所谓‘赤疵’,不过就是祝融遗留在气息经过千百万年进化,最终变异而成的‘火焰傀儡’。

    或者还可以叫它另外一个比较威风的名字,火焰魔王!

    躲在最后面的惊涯也不甘示弱,口中倏然念出一段音节怪异的咒语,被他抓在手中的银色神像陡然光华四射,笼罩惊涯身周数十丈距离。

    紧接着便有无数一身银甲的魔将,驾驭着一条条身长数十丈,头生独角,上半身生出两只巨爪的蛟龙,周身魔气缭绕,无穷无尽一样不断自摧残的光华中奔腾而出。

    “银将蛟龙骑?!!”

    惊涯这边驾驭蛟龙蜂拥而上的银甲魔将一出,阿木尔等人顿时惊讶回头,就连一向自恃实力强大的格泰,就禁不住惊呼出声道:“惊讶长老。你竟然已经炼制出八阶神像了?这个,不太可能吧?!”

    银将蛟龙骑是幻魔族名扬大陆的压箱底手段之一,只有达到八阶半神实力的幻魔族族人,才有可能凝炼出银将蛟龙骑神像,单单是炼制神像的材料。就不是七阶幻魔族族人能够凑齐的。

    银将蛟龙骑神像一旦激发,依照神像本身的品质,最少百骑,最多千骑,比其黑魔族的魔王神技‘群魔乱舞’和鬼族的鬼王神技‘幽冥鬼门’动辄数万数十万的召唤,银将蛟龙骑最多不超过千骑的召唤数量确实显得很可怜。

    但两者在召唤个体的实力差距上。可谓天差地别,群魔乱舞和幽冥鬼门召唤的魔兵,鬼兵虽然多大数万数十万,但八成以上都只拥有四阶实力,但银将蛟龙骑的一百蛟龙骑。个个都有七阶实力!

    虽然这些银将蛟龙骑的实力,都只能和最差的七阶初期强者相比,甚至还要差了一些,随便一个人类七阶神使,都能轻松应付三五个银将蛟龙骑,但搁不住人家数量多啊!

    一百银将蛟龙骑围困一尊半神都没什么问题,若是放到七阶这个层次里,那绝对属于无敌一样的存在。再强大的七阶强者,也不可能同时对付一百个同为七阶的强者,哪怕是实力最弱的七阶!

    除非。对方是不能用常理衡量的神兽!

    “哈哈!这次看他还如何嚣张?血阁族人又怎样?难不成还真能和神兽媲美了?!!”

    银将蛟龙骑一出,原本魔王夸父惊人实力震撼的阿木尔等人,几乎齐齐在心里欢呼,有了惊涯拿出来的银将蛟龙骑,即便对面是一尊强大的魔君,他们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了。

    在修士界。可没有绝对无敌的存在,蚂蚁咬死大象的事情在五行大陆上已经发生过太多次了。

    “这是我幻魔族的供奉神像……”

    惊涯这话是回答格泰的。巨灵族是个强悍无比的种族,同为魔族阵营的幻魔族族人。结交巨灵族几乎是每个种族都愿意去做的事情。

    因为每多一个巨灵族朋友,就相当于掌握了两张永久性的精品唤神图,这样的好事,整个修士界恐怕没有哪个种族之人会拒绝。

    “原来是供奉神像!”

    格泰一脸恍悟地点了点头,每个种族都有自己的供奉神像,大多都是凝聚前贤心血而成,几乎是每个种族最后的底牌,不但威力强大的惊天动地,同时在使用上,也没有修为上的限制。

    不过动用供奉神像,所需付出的代价也不小,轻则耗尽全身真元和元神精华,重则需要消耗本身寿元,甚至于生命的代价,因此非是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种族供奉神像一般不会轻用。

    不过供奉神像也是分等级的,像惊涯拿出来的银将蛟龙骑,就只是幻魔族供奉神像里的中等神像而已,以惊涯的修士,动用这个等级的神像,只要是三百骑以内,便不用损耗寿元去激发。

    此时局势虽然危险,但惊涯还没有傻到愿意付出寿元,来保护其他种族的人,最终他只是释放了一百五十骑银将蛟龙骑,可尽管如此,他的一身真元和元神精华也消耗得所剩无几。

    “接下来靠你们了!”

    惊涯面色苍白,有些虚弱地和格泰,阿木尔,安布罗等人打了个招呼之后,几个闪身夺到了所有人后方。

    幻魔族之人不擅长近战,如果惊惊涯被人贴近了干掉的话,神像虽然不会失去作用,但没人操纵指挥的银将蛟龙骑,不过就是上百个活靶子而已。

    “放心吧,有了你的银将蛟龙骑,即便是对上半神,咱们这么多人也有一战之力!”

    格泰回应了一句,抬手抹掉了嘴角的鲜血,巨灵族对战的时候使用的可是本体,不像其他种族,就算受创,大部分伤害也会被守护神吸收,被包裹在内的修士所受的伤害反而不大。

    这也算是巨灵族为他们强大的种族天赋付出的代价吧。

    “银将蛟龙骑?!”

    李令远惊讶地张大嘴巴,也被眼前突然出现的一百五十个蛟龙骑兵给吓了一跳,他知道对面的十数个种族王者不会那么好对付,但也没想到那个幻魔族的王者。竟然带了这么强大的神像。

    夸父的强大让李令远信心大增,可是看到一百多个同阶的蛟龙骑将,李令远多少又有些心虚,他有信心单挑十几个同阶强者,就算是二三十个。也可以边打边退,抽冷子杀人。

    但当七阶强者是数量过百的时候,别说是李令远了,就算是半神来了恐怕也淡定不起来,量变引起质变的原理五行大陆的修士可能说不明白,但这个道理对于大部分修士而言。那就是常识!

    “幸好楚阳这小子给我准备了不少好东西……”

    李令远无奈地叹口气,有些心疼地抬手一挥,‘唰唰唰’足足十张明光闪烁的唤神图被他抛了出来,浩瀚无比的恐怖灵压再次席卷全场!

    “七阶唤神?!十,十张?!!”

    十张唤神图一出。那恐怖到让人喘不过气的灵压,瞬间就将阿木尔等人震撼的目瞪口呆,原本因为一百五十银将蛟龙骑而暴涨的信心,一瞬间就被无情地打压了下去。

    如果是在五行大陆上,十张七阶唤神图虽然让人震撼,但也不至于让阿木尔这帮七阶王者如此失态,可这里潮汐山,是所有灵符和唤神图都会被强行增幅的奇特小世界。

    一尊七阶的唤神图。在五行大陆召唤出来的话,甚至连一个最弱的七星境神使都能应付,但在潮汐山。一尊七阶唤神图经过了这个小世界特殊的规则增幅后,其所能发挥出来的实力堪比半神!

    并且,就算这些通过唤神图召唤出来的守护神,只是个没有修士合神的空壳,但其一身盔甲灵宝,那可是实实在在的八阶。寻常七阶修士连破防都做不到。

    连人家的防御都破不了的情况下,那还有什么盼头?!

    “隐族。不愧是天神钟爱的种族,七阶唤神图这种奇珍。竟然随手便能拿出十张八张来,这,还怎么打?!”

    原本蓄势待发的格泰,在猛然感受到了十张七阶唤神图恐怖的灵压之后,如同迎头被人闷了一棍子似的,整张脸都郁闷得扭曲了起来,这种想打又打不过的感觉,实在太让人憋屈了。

    虽然格泰之前一个回合就被李令远打飞,但那也是因为他没有足够的重视,如果真的玩命儿,他还是有信心和眼前这个恐怖的魔王斗上一斗的。

    惊愕如果要让他对上一尊拥有八阶实力的守护神,哪怕是没有合神的空壳,格泰都不敢保证他能撑上几回合,他不是担心扛不住八阶守护神的攻击,而是害怕八阶守护神自爆!

    身为大陆排名前十的强大种族,格泰也不是没有和半神交过手,甚至于他还曾经和一尊人类的半神打得不分胜负,但面对唤神图召唤出来的守护神,所有修士都会心虚。

    唤神图不同于幻神像,几乎所有的唤神图都是一次性消耗品,一旦激发之后,等元神精华和元气耗尽,唤神图便会自行崩散,这个道理大家都懂,也是唤神图虽然珍贵,但价值依然比不上守护神形象画谱的主要原因。

    但经过了数万乃至于十数万年的发展之后,修士界对唤神图的研究几乎已经发展到了极致,而将一张唤神图的威力发挥到极点,无疑是其中的重点。

    守护神自爆,便是其中最可怕,也最让人不齿的战斗手段之一。

    反正只是一次性的守护神而已,在自知不敌,甚至于用于阻敌的时候,将召唤出来的守护神自爆,绝对是个好的不能再好的必杀手段!

    但一尊八阶守护神自爆,尤其是在潮汐山这么个空间不是很稳定,有对唤神图有巨大增幅的小世界,它所能爆发出来的威力该有多么恐怖呢?

    只是想想而已,包括格泰,阿木尔,安布罗等人在内的各种族代表,禁不住就生出一股不寒而栗之感。(未完待续)

    …

    (l~1`x*>+`<w>`+<*l~1x)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