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大家小心!是魔神系的魔王级守护神!!”

    作为此次密会的召集者,阿木尔发现眼前这个恐怖巨人的第一时间,就向所有人发出了警告,同时心里也在暗暗琢磨,这次密会极为隐秘,外面数十里之内还有飞鱼族的高手警戒。

    即便来的是七阶王者,也不该让他那些护卫连通知的时间都没有,就被人这么杀到了留仙居当中,搞得众人如此狼狈!

    这尊突然出现的魔神系守护神庞大的惊人,将近两百丈高的巨大躯体只有敏感部位环绕了一张恐怖兽皮,恐怖的头颅上有两条数十丈长的黄莽恍然,右手提着一根数百丈长的巨大树干。

    最受抓着一条超过三百丈的恐怖独角巨蟒,浑身肌肉隆起,如同一座座小型山丘一样,遍布这尊守护神的整个躯体,给人一种绝对的恐怖力量冲击感。

    单论体型的话,这尊守护神比之魔君级守护神都不差多少了,以格泰狂傲好战的个性,在激活了神印之后,看着比他高出半个身位的恐怖守护神,一时也不敢轻易冲上去。

    “阁下何人?为何无故暗算我等?!”

    阿木尔这边可谓人多势众,这尊刚出现的魔王看着虽然很唬人的样子,但阿木尔召唤了守护神之后,依然装着胆子3∞,ww↑w.喝问起来。

    “暗算?”

    近乎赤果的恐怖巨人挥舞了一下手中恐怖的巨目,低头看了一眼对面的阿木尔等人,语气极为不屑地道:

    “你们配么?!”

    “狂妄!!”

    格泰猛然暴喝一声。百丈高的躯体陡然一震,几个大步走到阿木尔等人身前。房间大小的手中陡然一合一分,口中奇异咒语一连声地念了出来。

    几乎是瞬息间的功夫。格泰庞大的躯体猛然绽放出绚烂银光,随后整个躯体微微一晃便一分为二,两个一模一样的格泰倏然出现,齐齐向着对面的魔王怒目而视。

    巨灵族之人最是鲁直,强大的种族天赋也让他们有些目中无人,最受不了的就是被人轻视,对面的魔王守护神虽然神位浩瀚,但被无视的愤怒,依然让格泰毫不犹豫地冲了上来。

    “让你见识一下巨灵族的力量!”

    格泰扬声大喝一句。两尊百丈高的庞大躯体突然分作左右两个方向,一挥拳,一抬脚,携着无边恐怖的威势攻了过去。

    “嗤!力量?哈哈哈哈,那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力量!!!”

    赤果着上身的恐怖魔王陡然狂笑一声,随后便漫不经心地举起右手的恐怖巨木,举重若轻,仿似挥舞一截棉絮一样,就那么轻飘飘地挥向了冲上来的格泰!

    轰!!!

    一声恐怖至极的巨大声浪陡然爆发开来。两尊百丈高的格泰被巨木扫中之后,庞大的躯体微微震了震后,便以比之前冲上去更快的速度倒飞了出去。

    人在空中,两尊格泰齐齐口喷鲜血。凭空制造了一场覆盖方圆数百丈的血雨!

    嘶嘶嘶!!!

    场中顿时传出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格泰可是在场各种族代表中实力最强者,竟然连对方一个回合都挡不住。就这么被轻而易举地打飞了,难道这尊近两百丈高的守护神是一尊恐怖的魔君?!

    不只是阿木尔等人震惊。驾驭这尊名为‘夸父’魔王守护神的李令远,所受到的冲击更大。他方才甚至连五成的力量都未曾用出,便将一个巨灵族的王者给轻易击飞。

    这在李令远以往的见识里,根本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就五行大陆的万千种族而言,非要以力量大小来评个标准的话,巨灵族族人的力量绝对能够排进前三!

    但就是这么个肉身力量强悍无比的种族,竟然不是驾驭着夸父的李令远的一合之敌,这力量之恐怖,简直强大的超乎想象!

    “楚阳这小子,还真是越来越深不可测了呢……”

    响起那个小怪物将这张唤神图交给他时,露出的那一丝神秘笑容,李令远禁不住苦笑一声,他终于知道,那个小家伙为什么在落月城只有四尊七阶强者的情况下。

    还敢做出四处出击,并且自信满满的原因了,感情那个小怪物的底牌已经强大得,让他们这些七阶强者都不得不敬畏的地步了。

    李令远的实力最强,所以唐楚阳把最恐怖的守护神给了他,同时李令远要对付的也是实力最强的海族和魔族联盟。

    原本李令远刚来的时候还有些忐忑,毕竟海族和魔族这两个种族天生就比人类的天赋强大,同阶的情况下,如果没有大量的法宝,灵符,灵丹辅助,人类根本不可能是这两个种族的对手。

    但切身体会到了这尊叫做‘夸父’的魔王恐怖的实力后,李令远心底突然生出一种无与伦比的自信,连巨灵族这种出了名力量强悍的种族,都不是他的一合之敌。

    场中这十几个七阶强者,在李令远看来也不是那么吓人了,原本抽冷子干掉一个就跑的念头,也被他彻底掐灭,拥有如此强大的守护神,不干掉对方一半儿的强者,李令远都不好意思回去交差。

    “这位前辈,不知我等何处冒犯了您?还请您道出其中缘由,若是我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必然会诚心向前辈致歉,前辈这般贸然出手,对您,对我们可没什么好处……”

    阿木尔说话的语气都有些发虚,他们这边实力最强的格泰,竟然都不是对方的一合之敌,这强悍得吓人的实力,让阿木尔等人皆是心惊胆战,一时不敢随意出手。

    “落月城之事,以为隐族所知,本尊乃血阁七杀堂护法,此次前来,便是为了警告你等,莫要再打落月城的主意,且退去吧!”

    这话李令远想都没想就说出来了,他们这次的行动除开为了搅乱目前的局势外,最主要的便是嫁祸给血阁,后面打不打暂且不说,这脏水必须得先泼到血阁身上的。

    “隐族?!血阁?!!”

    这两个称呼一出,对面的各族代表齐齐变色,对于寻常的修士来说,霸神宗,生佛寺,四极皇朝便是五行大陆的顶尖势力,但对于他们这些各族的七阶王者而言,隐族才是大陆上的无冕之王。

    就连捂着胸口跑回来的格泰,也是面色巨变,看向李令远这边的目光也满是犹疑不定,巨灵族是很强,但比起拥有上古天神血脉传承的隐族,还是差了不止一筹的。

    至少单凭巨灵族一族之力,格泰自认是扛不住来自隐族的愤怒,如果在场所有种族联合的或许还有一战之力。

    但格泰转目四看,包括阿木尔,安布罗,惊涯在内,竟一个个全都僵在原地,满脸敬畏之色。

    尽管格泰对隐族同样敬畏,但巨灵族的天性让他无法在被人大脸之后,选择懦弱的屈服,他强抑心中敬畏,猛然抬头怒瞪着对面巨大的魔王‘夸父’,愤怒道:

    “你们隐族行事未免太霸道了吧?看上什么东西想拿就拿,还不容许别人插手?我们这些人为此事筹谋许久,难道就凭你血阁一句话,便就此罢手?!哼!老子不服!!”

    “哈哈哈!!!”

    李令远嚣张无比地大笑几声,抬起充满力量感的巨大手臂,竖起食环手指了指对面阿木尔等所有人,语气鄙夷道:

    “一群蝼蚁一样的垃圾种族而已,也配跟隐族争食?不服气?可以啊!你们一起上,本尊反手间便可灭杀你们这帮渣滓!”

    李令远这话说得嚣张无比,语气里包含鄙夷不屑,仿似阿木尔这些七阶强者,在隐族眼中根本就是一群不值一提的废物,言语之间极尽贬斥,为的就是激怒阿木尔等人,让他们忍不住出手!

    “简直欺人太甚!!”

    最先忍不住的就是安布罗,魔族是最奉行实力为尊的种族,天魔族更是其中的佼佼者,隐族虽然强大,但也只是让魔族这个杀出来的种族敬畏,还不至于到了不敢反抗的地步。

    “哼!早听说隐族之人,以凡间天神自居,嚣张跋扈,目中无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

    一向不怎么说话的幻魔族代表‘惊涯’带着一脸讥讽的笑容,一边说着话,一边面色凝重地祭出一尊银色的神像,李令远的话已经深深地刺伤了惊涯的自尊,他就算是怕,这时候也不得不做点什么了。

    随着巨灵族的格泰,天魔族的安布罗,以及幻魔族的惊涯相继站出来抗拒之后,其他原本畏怯的各种族代表也被激起了血腥,一个个祭出最强手段,一脸愤慨地站了出来。

    “嘿嘿,受不了了?这就生气了?”

    李令远刻意伪装得尖酸刻薄的声音再次响起,体型恐怖的夸父颇为随意地挥舞了一下手中巨木,满不在乎地晃了晃巨大的脑袋后,恐怖且充满不屑的声浪再次传到格泰等人耳边。

    “愤怒的蝼蚁,也终归只是蝼蚁而已,你们这帮渣滓一样的废物既然想找死,那么,本尊就成全你们!”

    话音一落,一股可怖无比的神威陡然自夸父庞大的躯体爆发开来,转瞬席卷整个落月城百里方圆,强大而恐怖的灵压如同亿万斤巨石一般,狠狠地压在了格泰等人身上,让他们顿感举步维艰!

    …

第685-686章、开坛宣道    ps:感谢书友120222162236657的588打赏,十四爷彡的100打赏。[

    感情这仙器的名字完全就是用其内蕴含神通来取名的。

    那降龙伏虎撒豆成兵鞭就是说其内蕴含了降龙伏虎,撒豆成兵这两种神通。

    而九息服气大小如意盾里蕴含的是九息服气,大小如意两个神通。

    并且这两件仙器内也有对神通的介绍。

    要说那九息服气这个神通,可不是一般的神通,能够凝聚天地之气,治愈自身伤势,并且这巴蛇鳞片原本就坚硬无比,用来充着盾牌却是再合适不过了。

    贾可道将两件仙器给了郑羽梦后,随即便将那本伪生死簿与生死簿残页取了出来。

    他有一种预感,这两件东西若是放在一起的话,或许会出现一些变化。

    随着这两件东西被贾可道取出,凑到一起,伪生死簿与生死簿残页随即便同时散发出黑色雾气,并开始相互融合了起来。

    这些黑色雾气乃是至阴至寒的阴气,朝着四周扩散开来,那些三代弟子就不得不将护身的灵器激活,以便抵挡这种阴气的入侵。

    而郑羽梦兴致勃勃准备将九息服气大小如意盾祭出,却被贾可道盯住瞪了一眼喝道:“羽元出去,不要捣乱。”

    贾可道哪里敢让郑羽梦将那巴蛇鳞片给祭出来,要知道那可是自己亲手炼制出来的仙器,如何不知道其威力,这生死簿就算是再厉害,也仅仅只是辅助性质的宝贝,若是被破坏了融合过程,这两件宝别或许就毁掉了。

    郑羽梦被师尊一瞪一喝,嘴角一撇。但也不敢顶撞师尊,灰溜溜的出了土地神庙。

    得了两件宝贝,却没法显摆一下,着实让郑羽梦心头有些郁闷。

    双手背在身后,低着头,石板路上掉落的碎石被郑羽梦踢得到处乱飞,犹如战场上的流弹一般。

    啪!

    刚刚从半位面里出来的大博学者扎格拉斯险险唤出一个法术盾将飞来的碎石给挡了下来,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

    扎格拉斯正待破口大骂,却发现肇事者却是在青木山谷内有着大魔王之称的郑羽梦。

    扎格拉斯哪里还敢大骂,正待转身回去半位面。却被郑羽梦给发现了。

    “降龙伏虎!”

    郑羽梦顿时大喜,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目标,怎么可能让对方就这样逃走,急忙掏出那根头发丝一丢。

    头发丝被丢出之后,随即便消失得无影无踪,片刻之间扎格拉斯就被一根透明的绳索捆了个结结实实,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此时的扎格拉斯不由得苦笑一声,自己还是没能逃过这大魔王的魔爪,被这根绳索捆住之后。扎格拉斯惊骇发现自己非但动弹不得,自己体内的魔力也被一种神秘力量禁锢住了,完全无法调动。

    “哈哈哈,被抓住了。”

    郑羽梦初次使用这降龙伏虎撒豆成兵鞭就将扎格拉斯捆住。小孩习性发作,不由得欢天喜地,之前的沮丧顿时烟消云散。

    “羽元仙长,不要跟小的开玩笑了。”

    “说说看。你个骷髅架子平时不是待在半位面里么?怎么今天舍得出来了?”

    那扎格拉斯也不敢与郑羽梦对着干,若是孟挺等人还好,这郑羽梦若是逆了她的心意。后果不堪设想,因而不得不将自己出来的原因一一道来。

    原来,扎格拉斯得了安泰米的真身后,便将所有精力尽数用在了研究培育母体之上。

    由于缺少生命这方面的神性,使得进展比较缓慢。

    这次扎格拉斯出来原本是想要找流青云求援,请求帮助抓捕一些高等魔兽或者恶魔,以供研究之用。

    这郑羽梦还带着点小孩心性,正是好玩好耍的时候,原本得了两件宝贝,就想要显摆一下,可惜没有地方让她显摆,因而听扎格拉斯如此一说,不由得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嘿嘿一笑:“这不是小事一桩么?就让我来好了。”

    话音落下,郑羽梦就便将千步云唤出,一脚踏上,也没给众师兄留信,便离开了青木山谷。

    踩在千步云上,郑羽梦撤去了保护的屏障,感受着迎面扑来的狂风。

    千步云的速度并不快,因而吹来的狂风也不大,不过郑羽梦现在想的是去什么地方抓高等魔兽或者恶魔。

    要知道,由于特伦斯侯爵领的强势,四周不管是恶魔还是魔兽,略微强悍一点的都逃得远远的了。

    谁也不愿意留在这里被人杀戮。

    据说恶魔在主物质位面有个大本营,建立在某个王国境内,但郑羽梦再冲动,也没有那个胆量跑去的,要知道像这种地方,别说高级恶魔了,就算是顶级恶魔都是一大把。

    以郑羽梦现在的道行,对抗一头顶级恶魔问题不大,但要是被一群顶级恶魔围上,那就麻烦大了。

    如此一来,郑羽梦一时半会之间,倒是很难找到合适的目标。

    先随便转转吧,指不定就找到了。

    郑羽梦目光呆滞的看着下面风景。

    但很快,郑羽梦就找到了目标。

    记得师尊说过,绿龙奥普斯西那家伙当初被一头银龙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并且这家伙还将那银龙产下的蛋给偷走了。

    一想到这里,郑羽梦的思路随即便活络了起来。

    找不到高等魔兽,高级恶魔,自己去抓条银龙回来,指不定还能够让绿龙奥普斯西那家伙高兴高兴。

    自从绿龙奥普斯西死后,被贾可道用仙籍普册转化为仙兽之后,高兴了几天,但由于力量体系的不同,绿龙奥普斯西很快就出现了不适应。

    直到现在,绿龙奥普斯西都没能适应这种变化,加上扎格拉斯那家伙将绿龙奥普斯西当成了重要试验对象之一,等等之类的事情。让奥普斯西心情不太好。

    嗯,那条银龙出现在什么呢?

    郑羽梦回忆了一下,师尊似乎没有说,但距离特伦斯侯爵领应该不算很远,当初师尊是步行,前后用了十多天抵达绿森,后面遇到绿龙后又花费一段时间。

    在推算了一会之后,郑羽梦随即从乾坤袋里抓出一小把金豆子丢在千步云上。

    文王简卦,这是任何一个嫡传弟子都需要学习的占卦之术。

    毕竟在很多时候,遇到事情都需要占卦的。总不可能时时刻刻将蒋和义师兄带在身边吧。

    郑羽梦在文王简卦上的造诣很浅薄,只是大概算出了那银龙所在的方位,要说具体范围的话,足足有上百万平方公里。

    不过郑羽梦倒也不担心,等到了地头再慢慢找就是了。

    算出了大概方位,郑羽梦便催动着千步云调整了一下方位,朝着选定的方向疾速飞去。

    绿色森林占地面积比较广阔,因而十分醒目,郑羽梦很快就找到了绿色森林。

    不过此时的绿色森林尚未从恶魔引发的灾难中恢复过来。

    四处可见被岩浆。火焰炙烧剩下的焦黑残木,原本随处可见的野生动物,现在也减少了很多,至于那些生活在森林里的魔兽。绝大部分在恶魔的追杀下消失。

    对于恶魔来说,那些魔兽显然要比人类的味道吃起来更香甜一些。

    就在郑羽梦偷溜着出去寻找银龙的时候,贾可道倒是发现了郑羽梦的举动。

    要说郑羽梦现在尚未出师,贾可道原本打算将其抓回来的。可转念一想,温室里的花朵过于娇嫩,这郑羽梦也需要锤炼一番。免得将来惹出大祸来,因而也就不再理会,只是将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生死簿上。

    生死簿融合的速度很慢,几乎肉眼不可见。

    贾可道索性带着徒孙们离开了神庙,来到外面。

    那些没有被留在神庙里的徒孙都待在外面,企图寻找机会请师祖给予指点。

    此时见到贾可道出来,那些徒孙随即上前见礼,总之,他们是打定了主意,只要师祖不拉下脸皮将他们赶走,他们是决计不会自行离开的。

    见到一帮徒孙都守在外面,贾可道自然知道他们心头所想,不由得呵呵一笑,右手一挥,神庙前的空地上微微一震,地面随即凸起,数息之间,一个八卦形态的法坛便缓缓升起。

    贾可道缓步上了法坛,取出蒲团,坐下,略微沉思一会之后,便开始念诵起道德经来。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仅仅第一句话吐出,贾可道四周便出现了异状。

    一丝丝青光在贾可道四周生出,形成一个个神秘莫测的文字,不断变幻,让人完全看不清楚。

    见到如此景象,那些徒孙哪里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们都算是饱读道门经典,师祖这般应该就是传说之中的言出法随了。

    那道德经,只要识字,人人可读。

    但光看书上的道德经,只能够理解其中极为浅显的意思。

    而贾可道此时所念诵的道德经,自带贾可道对大道的一丝丝理解。

    在第一句之后,贾可道的声音莫名变得越来越小,最终让人完全无法听见,但其身边四周的青光却变得越发旺盛,无数青光形成的文字在青光之中来回穿梭变幻,让人不知不觉中沉浸进去。

    大音希声!

    聚集在神庙之外的人是越来越多,只要是老君山的人,不管是嫡传弟子,还是外门童儿,不管是在异界还是在地球老君山,不管是在制器炼丹绘符还是在修炼呼吸吐纳之法,突然之间心头有所感,放下手中的事情,便朝着神庙这边汇聚过来。

    不管是谁,在来到神庙前后,便被吸引住了,脑海里完全忘记其它事情。

    随着时间的流逝,土地公,九头河神白大,青羽鸡妖,夹山松鼠等等妖怪也纷纷赶到,甚至于那些被养殖在试验森林里的动物也有不少千辛万苦的跑了过来。

    当然,那些动物是没法进入青木山谷的,但它们可以守在青木山谷之外。倾听这大道之音。

    这是大道的展现,不管是谁,是人,是妖,还是没有智慧的动物,只要来到这里,或多或少都能够理解到一些东西。

    三日之后,贾可道方才闭上嘴巴,身边的大道异像方才缓缓消散。

    直到这时,那些人。妖,动物方才回过神来,齐齐跪下,朝着贾可道行礼。

    就算是最愚蠢的动物这时也被开启了一点灵智,在这异界那充裕的灵气环境之下,假以时日,修炼成妖都不是难事。

    贾可道挥了挥手,让众人离去,自己却是回了神庙之中。盘腿坐在了正在融合之中的生死簿前,双眼微微闭上,开始打坐清修起来。

    贾可道这番宣讲道德经,对于那些人。妖,兽而言是难得的机遇,而对于自己来说,又何尝不是一次对大道的深入剖析理解。

    在这番宣讲道德经之后。贾可道感觉自己对于大道的理解更加深入了,而刚刚晋升不久的道行也牢牢稳固在炼神还虚下层。

    相对于低层次的炼精化气,炼气化神而言。炼神化虚以上除了相应的积累之外,更多讲究顿悟。

    就在贾可道开坛宣道的时候,郑羽梦也感受到了那种大道的牵引,只不过,她此时距离青木山谷有点远了,因而即便是心头生出一些波澜来,也没有调头返回青木山谷。

    一周之后,郑羽梦返回了青木山谷,随着她一起回来的却是两头银龙以及一头库巴魔。

    那库巴魔乃是第一次在主物质位面内出现,库巴魔乃是顶级恶魔中的一类,其实力在主物质位面里与大剑师这等强者相当,如果用战斗等级来衡量的话,大概是在二十级左右。

    当然,对于任何恶魔来说,其在深渊位面里的实力是要远超过主物质位面的。

    如果在深渊位面里,一头库巴魔基本上可以与一位教皇平起平坐了。

    库巴魔是由恶魔幼虫,小劣魔,巴布魔,迷踪魔,萨斯魔一路进化晋升上来的。

    从这条进化线路上就可以看出这头库巴魔的特点了。

    当时,郑羽梦四处寻找银龙,着实找了不少时间。

    郑羽梦当时忘记了一点,这巨龙与人类的习性完全不一样。

    任何品种的巨龙都有着两个相同的特点,其一就是喜欢闪亮亮的财宝,其二便是喜欢睡大觉。

    通常情况下,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一头巨龙在吃饱喝足之后,一口气最长可以酣睡两百多年,寻常的睡觉时间也是在数年到数十年之间徘徊。

    而郑羽梦在寻找银龙的时候,正巧那两头银龙都陷入到睡梦之中,如此一来,想要找到龙巢就是难上加难了。

    最终还是多亏了这头库巴魔。

    这头库巴魔率领着一支人数超过三万的恶魔大军在伊达王国的土地上肆意发泄暴虐。

    之前就说过了,这伊达王国位于立米迪王国东南部,乃是著名的魔晶集散地。

    但在这之前,伊达王国的王城就被数支恶魔大军合力给推平了,随着王城被推平,王室乃至于一系列大贵族尽数葬身恶魔之口,有了充足的血食,这些恶魔的实力增长很快,这个伊达王国随即便跟着覆灭了。

    而在扫平了数座人类城池之后,这头库巴魔就带着自己的恶魔大军朝着这边扫荡过来。

    沿途所过之处,不管是城镇,村落还是森林,统统被恶魔变成一片荒地。

    恶魔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杀戮和摧毁,顺便吞吃血食增强自己实力。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恶魔与一些性情比较残暴的妖怪倒是相似。

    但久走夜路必闯鬼,在恶魔大军沿着山脉捕杀魔兽,野兽等等生灵的时候,几头巴布魔不小心一头闯入了隐蔽的龙巢之中。

    两头银龙都在睡觉,身下是一堆闪闪发光的财宝,龙巢深处堆着数枚巨大的龙蛋。

    这几头巴布魔最初倒是被巨龙吓了一跳。

    恶魔脑子再混乱,也知道巨龙这种强悍生物不好惹,因而这几头巴布魔也没去惊动银龙,偷偷摸摸的去搬龙蛋。

    谁想知,这两头银龙上次被绿龙奥普斯西偷走一枚龙蛋后,已经是后悔不已了,因而后面产下的龙蛋都加持了法术。若是有人随意触动这些龙蛋,那么龙蛋之上加持的法术就会让窃贼好看。

    没有丝毫意外,几头巴布魔直接就触动了龙蛋上加持的法术。

    转眼之间,几头巴布魔就被法术击翻在地,并且将两头银龙给惊醒了过来。

    看着地上已经变成焦炭的巴布魔以及龙巢内弥漫的恶魔气息,两头银龙暴怒了。

    按照博学者们所谓的善恶阵营划分,银龙这种性情较为温和的巨龙属于守序善良阵营。

    它们信守自己的承诺,相信秩序会让世界变得更美好,尽可能帮助其它智慧生物,减少伤害等等。

    总之。如果光从字面上来看的,守序善良无疑就是非常非常正义的那种。

    但相对的是,银龙极度厌恶恶魔生物,这不仅仅只是它们之间的阵营敌对,更重要的是,每次恶魔入侵主物质位面时,银龙与其之间不断爆发战斗而带来的仇恨。

    再善良,再守序的银龙也不会对恶魔表现出半点善意来。

    何况此时,银龙发现这些恶魔居然企图偷走自己的蛋。偷走自己的孩子。

    雌性银龙随即开始检查龙蛋是否受到了恶魔的伤害,要知道恶魔这玩意在很多时候都是很可恶的,它们有时会将强大生物的后代亵渎,使其堕落成为恶魔生物里的一员。

    嗯。实际上,深渊位面里有太多的恶魔都是在被亵渎,堕落之后成为恶魔的。

    相对于雌性银龙对龙蛋的细心而言,雄性银龙是满腔怒火。一头就钻出了龙巢。

    而雄性银龙在钻出龙巢之后就更加暴怒了,在这条被银龙视为自己领地的山脉上,数以万计的恶魔追杀着所有的生物。它们犹如蝗虫一样,将所有可以吃下的生物捕杀,将所有可以食用的树木砍倒,**裸的破坏着整条山脉的生态环境。

    当然,银龙并不知道什么叫破坏生态,但它知道,恶魔入侵了自己的地盘。

    “去死吧!卑微的恶魔爬虫,你们入侵了库诺尼普的领地!滚回肮脏腥臭的深渊去!”

    随着雄性银龙的咆哮声,一道道白色龙息便被喷射出去,转眼之间,凡是在银龙龙息喷射范围内的恶魔,尽数全身麻痹,瘫软在地,随后被银龙撕成了碎片。

    银龙的咆哮很快就引来了更为高级的恶魔,什么四臂蛇魔,迷踪魔,弗洛魔,火焰魔等等高级恶魔从各个方向朝着银龙扑来。

    银龙是很强大,比这些恶魔都要强大,但这并不意味着恶魔就会害怕银龙。

    其原因就在于银龙在那些恶魔的眼里,完全就是无以伦比的肥肉,能够让自己实力快速提升进化的契机!

    这些高级恶魔都想要晋升为更为强大的顶级恶魔,这种进化晋升并不是吃一点普通人类就可以解决的。

    必须要吃下足够强悍生物的肉才行,当然如果能够将银龙的灵魂,龙晶等等一并吃下去的话,任何一头恶魔都可能一口进化为顶级恶魔。

    想想看吧,如果地球上出现了一枚服下后能够长生的丹药,只要消息传出去,恐怕所有人类都会沸腾起来,只要有能力的人类都会想方设法将这枚丹药搞到自己手里。

    而这些恶魔的心态正是如此。

    见到那些恶魔扑来,银龙的愤怒再度膨胀,对于银龙来说,这些恶魔自不量力的扑上来,完全就向自己的挑衅。

    一口口龙息不断喷出,将扑上来的恶魔麻痹,随后被银龙撕成碎片。

    而实力较弱的恶魔甚至于直接被龙息麻痹至死。

    当然,外面打得火热,那头雌龙在检查完龙蛋之后,不由得松了一口气,随后又给这些龙蛋加持了法术,但很快就被外面的战斗声吸引了出去。

    随着雌性银龙加入战斗,那些高级恶魔就没法再坚持下去了。

    两头银龙很快就喷出另外一种龙息,寒气龙息,恶魔只要被龙息喷中,瞬间便被毁化为一块晶莹剔透的冰块,而恶魔就被冻在了冰块之中,犹如被凝固在琥珀里的昆虫。

    但这冰块偏偏又脆弱无比,略微被那些恶魔碰到,那些冰块随即便会砰然一声爆裂开来,如同其内埋了炸药一般。(未完待续。。)你正在阅读,如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