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ps:(ps:感谢‘看海’盟主再次10000金元的豪赏!小猪顶礼膜拜,鞠躬尽瘁,好吧,用错词了,总之,真心感谢盟主大人的力挺!谢谢您的支持……)

    想要用‘架神’的方式将天神分身请下来,尤其是还是王级的守护神,在选择方面有没有多大的余地了,没有哪个天神喜欢被绑架下来,并且还要以人类为主。⊙四⊙五⊙中⊙文○

    唐老爷子等人全都是七阶强者,与他们实力相匹配的自然只能是王级守护神,而且为了迷惑那些窥视落月城势力,唐老爷子等人最好在守护神的选择上门类齐全一些。

    唐楚阳琢磨了一下,决定让唐老爷子使用天帝系守护神,修为最高的李令远使用杀伤力最强的魔神系守护神,宇文侯本就是妖圣系的修士,唐楚阳打算给他弄个实力比较变态的妖-王。

    至于烛翎,唐楚阳原本的想法是把十殿阎罗给弄出来,不过这十位阎罗在冥府可都是数得着的存在,想要‘绑架’他们所需付出的代价绝对小不了。

    最终唐楚阳还是想到了一个绝对出乎所有人预料的守护神,这尊守护神本属妖界,地位不高,但实力却不俗,因为某些原因,被西天系的菩萨守卫门将,是个不挑不拣的守护神。

    有了大体上的想法之后,唐楚阳便摆上供案,按照麻衣神相传统的方式,通过‘贿赂’上神来达到架神的目的,不过在守护神的选择上,也没什么余地。

    天帝系的仙王级守护神。唐楚阳选择的是太白金星,这位在华夏神话传说中出了名的老好人。可以说是除太上老君之外,最常被人用到的上神之一。

    太白金星脾气好。本身的实力却并不差,至少在唐楚阳看来,比起老爷子那尊他看不上眼的仙王要强大得多。

    别的不说,单单是太白金星负责天庭宝库,一身灵宝简直多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把他给唐老爷子用的话,只用灵宝战斗,杀上一个月时间,灵宝都不带重样的。

    供案摆好。唐楚阳盘膝坐于供案之后,闭目凝神,原本想要神游上界的,不过想起这里是抄袭上,只能通过识海来直接构建守护神来完成通神的步骤。

    炼制仙王级的唤神图,以唐楚阳如今高阶灵画师的级别,勉强也够用了,但炼制速度上绝对不可能像五阶唤神图那么快,毕竟单单是构建守护神形象。就是个极其消耗时间的水磨工夫。

    随着唐楚阳进入画室开始闭关,唐老爷子等人也默默地守在了画室之外,等待唐楚阳为他们准备作案工具,而这个时候的落月城也是出奇的平静。

    所有势力都在暗处默默地等待着。某个贪婪到脑门发热的家伙最先出手,点燃这个正在酝酿中的恐怖火药桶。

    但凡有些底蕴的势力,绝对不是什么头脑发热的人物能带领的。所有人都清楚,第一个对落月城出手的势力。绝对是最倒霉的那个。

    因为一旦开始动手,最先出手的那个肯定会被后来人分尸。甚至有可能连个渣渣都省不下来,拿整个家族的基业去拼,这已经不是魄力能够解决的问题了。

    就在这样诡异的平静中,七天时间转瞬而过,一些等得不耐烦的大势力,暗地里已经开始谋划,打算强迫某个大家族,或者郡国之类的充当可怜的出头鸟,提前将落月城的大战引爆。

    这其中就包括海族的阿木尔王子,以及魔族的安布罗等人。

    依然是落月城的‘留仙居’天字号厢房,阿木尔,安布罗等人再次汇聚到了一起,这次聚会依然是阿木尔发起的,因为出头鸟就是他找来的。

    所有人到齐之后,阿木尔也没什么废话,尽管他很想在这个时候出出风头,宣扬一下他这个三王子的功劳,但巨灵族格泰那一张黑脸,几乎无时无刻都在警告着他,不要说没用的话。

    “诸位,咱们不能再继续等下去了,落月城虽然已经被彻底孤立,但人族阵营那边毕竟占尽了地利之便,如果让人族阵营那边先动手的话,咱们就要被动许多,所以,咱们必须马上动手!”

    阿木尔比划着双手,似乎想要用这种方式来表达目前的局势有多么急迫,不过在场的其他人可没有配合阿木尔的意思,全都自顾自地搞着自己的小动作。

    突然的冷场让阿木尔极其尴尬,心里感觉憋屈无比,胸腔中的愤怒几欲喷薄而出,不过飞鱼族再强,也抢不过在场这些人背后的种族联合,他忍了忍,突然轻声一笑,突兀道:

    “我得到可靠消息,人族阵营那边,以长生皇朝为主发起的联合势力,已经做好了准备,这两日便会直接向落月城动手了!”

    “什么?!”

    阿木尔这话一出,场中所有人的小动作都停了下来,一脸诧异地望向了满脸得意的阿木尔,安布罗更是迫不及待道:

    “这怎么可能?以人族那种勾心斗角的性子,每个三五月时间他们怎么可能讲所有势力联合起来?你这消息从哪里来的?”

    “阿木尔,你最好不要糊弄我们!”

    幻魔族的惊涯也是一脸惊诧之色,幻魔族最善迷惑和傀儡之术,他们在人族可控制了不少傀儡卧底,最近惊涯一直在监视人族那边的动静,却从未得到过任何关于人族阵营打算动手的任何信息。

    “阿木尔,这里可不是你们飞鱼族,说话做事,可是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

    格泰也忍不住出言警告了,之前落月城几天的拍卖会,将整座城池的实力提升了数倍之多,以格泰的狂傲,也没有多大信心能够胜过落月城。

    如今好不容易有了覆灭落月城可能。格泰表面上不在乎,心里还是非常希望打击一下落月城的实力。至少不能让这段时间落月城暴增的实力优势,继续恐怖的增长下去。

    格泰发言之后。其他沉默的种族代表也纷纷出言询问,阿木尔这个消息实在太惊人了,如果人类真的先动手的话,海族和魔族作为敌对种族,再想参与进去可就要困难得多了。

    毕竟落月城所在区域属于人族阵营,在潮汐山这样特殊的小世界里,地利之便可是直接影响一场战胜胜负的关键。

    若被人族阵营占尽地利之便,海族和魔族即便最终胜利,也必然要付出惨重代价!

    而且。如果一场大战下来,魔族和海族未曾胜利的话,对于即将开始的夺城大战也会产生巨大影响,所以,尽管所有人对阿木尔的印象很差,但这次提前向落月城出手的会议,他们还是来了。

    原因无它,就是不能让人族阵营占尽了所有优势!

    见所有人终于将注意力全部转移到了自己这边,阿木尔如同打了胜仗一般。骄傲地昂起头,不客气道:

    “消息来源是我们飞鱼族的秘密,这个问题诸位就不要问了,但本王子可以保证。这个消息来源绝对可靠,并且本王子还拍了贴身护卫前去验证,人族确实打算动手了!”

    看到阿木尔一副老子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模样。安布罗有些看不下去了,不客气地反驳道: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万一你骗我们怎么办?!”

    “嗤!”

    阿木尔闻言。不屑地嗤笑一声,不过看格泰等人全都虎视眈眈地看着他。最终还是忍气吞声道:

    “不管你们是否会参与这次行动,我们飞鱼族和夜叉族已经决定出手了,就连出头鸟本王子都准备好了,正是飞鱼族摩下的人鱼族,这次之所以召集大家过来,只是为了通知你们而已!”

    阿木尔后面的话说得掷地有声,一脸的坚决之色,这让在场所有种族的代表都看得出来,这厮恐怕是认真的。

    “你们竟然已经打算动手了?!什么时候?”

    这次说话的是格泰,他不喜欢阿木尔这个飞鱼族的王子,但不代表他不关心人族那边的动向,阿木尔表现得如此信誓旦旦,格泰禁不住有些动摇了。

    “明日便是动手之期,诸位信或者不信,本王子已经把话放到这里了,长生皇朝原本决定明日动手的,但后来因为一些事情不得不拖延到后天,留给咱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厢房里各大种族的代表听到阿木尔这厮,竟然连出手的借口都准备好了,这下他们也再无怀疑,当下一个个面色凝重地对视一眼,随后齐齐转向阿木尔,道:

    “好!咱们这次就相信你一次,回去之后就召集人手,明日一旦寻衅成功,我们便和飞鱼族,夜叉族一起动手!”

    所有种族代表都决定参与进来之后,接下来就是商讨如何寻找那个激发五蕴神光的修士了,在场这些种族虽然和人族地对,并且在种族上也不尽相同。

    但就修炼的本质而言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就比如说格泰所在的巨灵族,虽然天生实力强大,但他们修炼的却也是本命神印,本命神印越强,他们的实力也会跟着暴增。

    但不论是种族天生的优势,又或者其他什么,五行大陆上的所有生灵在终极追求上,依然殊路同归,都是为了超凡脱俗,飞升成神,对于这一点,任何种族都是无法否认的。

    就在阿木尔等人讨论到最热烈的时候,留仙居外突然传出一声恐怖的巨响,随后铺天盖地的强悍神威横扫而来,遂不及防的各种族代表齐齐闷哼一声,身体不受控制地被扫飞了出去。

    “什么人?!!”

    实力最强的格泰受创最强,人在空中,一双大手结了个奇异的手印之后,整个躯体如同充气一样疯狂膨胀了起来!

    “来杀你们的人!”

    排山倒海的巨大声浪传来,一尊恐怖魔神从天而降,百余丈高的恐怖体型,让在场所有种族代表瞬间判断出,这绝对是七阶以上的守护神!(未完待续。。)

    (l~1`x*>+`<w>`+<*l~1x)

第683-684章、炼制仙器    ps:感谢凯哥54的100打赏。

    而那巴蛇很快就恢复了活力,见到贾可道之后,不由得点了点头,随后朝着那冰雪国度移动过去,硕大的头颅一头扎入冰雪国度,身体迅速移动,转眼之间便整体进入了冰雪国度。

    对于这样的情况,贾可道不由得有些疑惑。

    按照之前那些肉身的情况来说,心神入驻巴蛇,自己应该多出一个视角来的,这巴蛇应该受自己控制的。

    可让贾可道没有想到的是,这巴蛇似乎拥有了自己的灵智?

    贾可道进入那冰雪国度一看,不由得有些啼笑皆非,那条巴蛇已经爬入自己啃出来的巨坑之中,盘成一个蛇阵,在冰雪国度那不断增强的天光照耀下,开始昏昏欲睡。

    这巴蛇居然爬到这里来睡觉了。

    就在贾可道靠近之后,那巴蛇似乎发现了贾可道的到来,蛇头微微抬起,看了看贾可道随即又将蛇头垂了回去。

    这时,贾可道脑海里便传来了一个懒洋洋且很是熟悉的声音:“道友,有什么事?”

    贾可道不由得愕然,在这声音之后,一段记忆随即从贾可道脑海里浮现出来,而贾可道也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记忆被复制了一段出去。

    贾可道随即便知道了这是怎么回事,同时也知道声音这么熟悉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实际上这条巴蛇就是贾可道自己。那丝心神入驻巴蛇体内之后,由于巴蛇的特殊性,使得这丝心神变得较为独立。

    简单来说。这几乎与神明的化身差不多了。

    同样,只要这巴蛇与贾可道相遇,那么之前两者的记忆都会随之自行交换。

    但与神明化身所不同的是,这巴蛇的实力并不比贾可道弱。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巴蛇或许还要比贾可道强上那么一点点。

    一气化三清?

    贾可道心头不由得浮现出这个念头来。

    但很快,贾可道就苦笑着摇了摇头。

    按照道门经典所述,老君者。虚无自然,先天地二化身。是谓老君。

    而三清则是上清,玉清,太清,其代表三个时期。过去,现在,未来。

    所谓的老君一气化三清,就是指万法归一,殊途同归。

    而又有人认为元始天尊,灵宝天尊,太上天尊为虚无自然老君所幻化,此为一气化三清。

    总之,这两种一气化三清的说法。前者乃是道的演化过程,而后者则更是历劫应化的天尊,乃是实实在在的人物。

    另外。在许仲琳所著的封神演义里,对一气化三清也有着具体描述。

    其中写了太上老君与通天教主斗法时,一气化出三个法身来的故事。

    这也有诗为证:一气三清势更奇,壶中妙法贯须弭。移来一木还生我,运去分身莫浪疑。诛戮散仙根行浅,完全正果道无私。须知顺逆皆天定。截教门人枉自痴。

    不过前两者,贾可道暂时也没去想了。

    倒是那封神演义里。老君一气化出三个法身来,个个法身神通广大,道行无边,这倒与贾可道此时的状况有点相似。

    巴蛇与贾可道打了招呼之后,便自行酣然入睡。

    这巴蛇虽说也是贾可道,但从身体习性上来说,更倾向于巴蛇本身了。

    之前巴蛇肉身爆裂,再重新凝聚出来,这中间的消耗着实让这具肉身有些疲劳了,因而也就不再招呼自己的人类肉身了。

    贾可道见到那巴蛇酣睡,不由得摇头笑了笑,轻吟一声:“道友睡好,贫道先去了。”

    听得贾可道说话,那巴蛇连头都不抬一下,只是轻轻晃动了一下翘起小半截的尾巴,以示自己知道了。

    贾可道也不再多话,离开冰雪国度,伸手甩出一面画满符文的旗子,那冰雪国度在旗子插入之后,开始渐渐消隐在星界虚空之中,而到了这个时候,贾可道方才朝着主物质位面而去。

    落入主物质位面,贾可道选择的降落地点为青木山谷。

    “师尊?您老人家终于回来了。”

    此时张庆明镇守在黑色光门前,见到贾可道回来,不由得欢喜万分,随即便飞出纸鹤通知师兄弟赶回。

    对于贾可道门下的弟子而言,现在想要见到师尊一面,的确有些困难了。

    不过对于张庆明的老人家一语,贾可道不由得哑然失笑,但转念一想,时至今日,自己的年岁算下来,大概也有五十岁以上了,倒是勉强能够被称一声老人家了。

    “弟子青元,见过师尊。”

    “弟子明风,见过师祖。”

    ……

    流青云带着自己门下九名弟子赶了过来,见到贾可道,立即上前见礼。

    之后,赵天亮,蒋和义,龙沂水等等弟子在接到纸鹤传讯后,便一一赶了过来。

    倒是身为大师兄的孟挺来得最晚。

    看到门下弟子尽数到齐,汇聚一堂,贾可道倒是颇为有些开怀,不住的点头。

    与众弟子言语数句之后,贾可道将孟挺唤道面前,上下打量一番,不由得哈哈一笑:“孟元,不错,渡过火劫了?”

    孟挺面色平和点了点头:“师尊法眼如神,弟子的确渡过火劫了。但对于渡过雷劫,弟子尚有些不足。”

    要说孟挺在渡过火劫之后,这些年一直都处于清修之中,但始终没敢轻易去渡那雷劫,要知道这雷劫恐怖无比,稍有不慎,道行性命尽数毁于一旦。

    因而孟挺如此谨慎,倒也不算什么坏事。

    贾可道脸上带着笑意。却将一粒黯淡无光的沙砾取了出来,递给孟挺。

    孟挺有些愕然,接过沙砾。完全不知道师尊此为何意。

    轻轻触摸这沙砾,沙砾普通,其内完全没有任何异状。

    但师尊既然取了这沙砾出来必有用意,孟挺不由得看向了贾可道。

    贾可道呵呵一笑,随即言道:“孟元,为师只是将此物借于你,待到你渡过雷劫之后。须得还来。”

    听得师尊如何一说,孟挺倒也不好意思追问了。朝着贾可道一礼:“孟元,谢过师尊厚赠。”

    当然,以孟挺现在的道行,压根就没感觉出沙砾中蕴含着什么。只是感谢贾可道的关怀之情罢了。

    之后,贾可道便与众弟子交流起来,指点弟子们在修行之上出现的问题。

    突然之间,贾可道的目光便落在了郑羽梦身上,郑羽梦感觉自己一瞬间就好似被师尊的目光从上到下尽数看穿,反倒是有些不太好意思。

    “羽元徒儿,你可有奇遇?”

    贾可道此时说出的话,倒是让众多弟子不由得将注意力集中到了郑羽梦身上。

    “啊,是的。”

    郑羽梦此时倒是想了起来。随即便将自己从那巨墓中得到的生死簿残页从乾坤袋里取了出来,献上给师尊。

    贾可道伸手一招,那生死簿残页随即便落入贾可道手中。

    贾可道将心神朝着生死簿残页内一探。不由得大喜。

    这的的确确就是真正的生死簿,虽说仅仅只是一残页,但其内蕴含的气息较之那伪生死簿却要强上数倍不止。

    仅仅这一片残页就足以抵挡伪生死簿数本了。

    对于贾可道而言,这生死簿实际上便是地球这边大道的一部分。

    这样的宝物落在自己手中,可不止伪生死簿那么点作用。

    寻思片刻之后,贾可道笑着对郑羽梦道:“此物并不适合你掌管。为师有用处,这样。为师给你炼制两件宝贝,你看如何?”

    郑羽梦一听不由得大喜过望,喜沾沾的朝着贾可道谢过。

    要知道,别看这生死簿名头甚大,但实际上,郑羽梦自得到这片生死簿残页之后,琢磨了不少年,但收获甚少,因而听得师尊为自己炼制两件宝贝,不由得心花怒放。

    要知道,现在以孟挺为首的二代弟子,除专修一门之外,其余炼丹,制器,制符等等也有涉及。

    不过在制器一道上,必然是专修制器的张庆明造诣最深。

    因而二代弟子手中的灵器多数都是张庆明亲自炼制而成,而其余师兄弟炼制的灵器,法器则是用着打赏弟子之用。

    但这张庆明在制器上又如何能够与师尊相比,关键的问题就在于道行高低,张庆明制器再精妙,也比不过贾可道的。

    在言语数番之后,流青云犹豫片刻便将是否招收道童一事禀告给了师尊,毕竟师尊回来一趟不容易,流青云有些担心下一刻师尊又因为什么离开了。

    听得流青云如此一说,贾可道不由得回想了起来。

    想不到,转眼之间,距离自己进入异界,就过去了三十年。

    那些道童最早进入老君山的也有二十多年了,而道童之中最年长者也快六十了,当然,那苦禅老和尚是不算在里面的。

    要知道,苦禅老和尚被正式收入门墙,拜在流青云门下时,已有八十高龄,时至今日,苦禅老和尚已有百余寿,虽说现在修道有成,较之以前看上去要年轻一些,但穿上道袍,长须飘飘,可谓是仙风道骨。

    如此相貌倒是要比其师流青云更具有得道高人的形象。

    但那些外门道童就没有嫡传弟子那么多好处了,即便是踏入了炼精化气入门,下层的道童,也很难抵抗岁月的影响,不少人已经显出中年之像。

    当然就算是如此,他们也要比那些凡夫俗子强上太多了。

    时至今日,老君山范围内的亭楼阁台,道观等等建筑早已尽数修建完毕。

    但之前就说过了,现在老君山的道童数量已经掉落到两百余人,而光是轮流派驻到老君观的道童就需要三十余人。而老君山本身上下清扫打理的道童不应该低于百人。

    如此一来,其余十多座山头乃至于更多的建筑物,区区七十道童压根就不可能料理下来。

    虽说。这些道童可以驱使黄巾力士,但这些黄巾力士下下苦力还行,若是一些比较精细的事情,就不可能让黄巾力士来干了。

    再说了,按照三代弟子的道行修为,也可以陆陆续续出师了。

    看来,的确需要再度招收道童了。

    但贾可道也不愿意完全按照之前的办法来招收道童。太过于兴师动众了。

    另外,自己不在的时候又怎么办?

    贾可道对于这些办法已经有些一些思路。因而让流青云稍安勿躁。

    待到日落时分,弟子们纷纷告辞。

    就目前而言,孟挺等人都各有事务在身,不可能一直陪同师尊。

    当然。孟挺等人也不是傻子。

    因而在告辞的同时,孟挺等人以师尊身边无人使唤的缘由,将自己门下最得意的弟子留下,以供师尊使唤。

    听得弟子们的请求,贾可道不由得苦笑一声。

    自己又不是七老八十动弹不得,再说了,就算是自己七老八十了,也不需要人侍候着。

    孟挺等人小心思,贾可道一眼就看出来了。

    他们在献孝心的同时。顺便将最得意的弟子留下,以便接受贾可道的指点。

    要知道,在修道一途之上。不管是孟挺还是流青云等人,没一个敢说自己比师尊还厉害。

    可以想象,能够在贾可道身边侍候,对于这些徒孙来说,是一个多么难得的机会。

    说实话,如果不是众师兄弟手里事务繁忙的话。这种机会哪里可能轮到这些徒孙。

    自然,贾可道也不会拒绝弟子们的孝心。

    另外除掉七个三代弟子跟在贾可道身边之外。郑羽梦也跟在了贾可道身边,缠着师尊许诺的两件宝贝。

    贾可道自然不是那轻诺毁约之人,让郑羽梦坐好,随即便从杂宝阁里取出了一根头发丝与一块指头大小的鳞片。

    看到师尊取出的东西,郑羽梦不由得有些呆愣,要说这两件东西,看上去平淡无奇。

    那头发丝就是普通人的头发,黑色略带一点光泽。

    而那鳞片看上去就是普通的蛇鳞。

    郑羽梦感觉这样的东西,自己随随便便都能够找到一大把。

    可没等郑羽梦想要询问什么,贾可道右手便从那头发丝,鳞片上拂过。

    一片青光便从那头发丝,鳞片上升腾起来,这两件东西的模样就变得与之前大不一样了。

    那头发丝上除了浮现出一层青光来说,青光中还隐约显出一些模糊的符文来。

    至于那鳞片则从指头大小迅速膨胀为山丘大小,同样青光浮现,符文缭绕。

    看到这一幕,郑羽梦方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两件宝贝被师尊隐晦了宝光,使其犹如凡物一般。

    说实话,这两件宝贝如果不是宝贝的话,那么天下就没有多少宝贝了。

    头发丝与鳞片都是来自于贾可道的肉身,只不过头发来自于贾可道人形肉身,而鳞片来自于巴蛇肉身。

    如此之物,原本就不是凡物,而在贾可道晋升炼神还虚时,两物跟着一并吸收灵气,接受大道青光淬炼,其内自成符文。

    这样的宝贝,贾可道即便不去炼制,根据吸收灵气多寡,被青光淬炼长短,其内各自带有数种不同神通,也算是半仙器了。

    贾可道取出的头发丝其内蕴含神通乃是撒豆成兵这等神通。

    而那巴蛇鳞片里蕴含的神通则是大小如意。

    撒豆成兵则是将头发嚼为碎末喷出,化为兵将与敌人厮杀。

    至于大小如意就不用多说了。

    当然,如果不经炼制的话,其内固然孕有神通,但驱使起来却不如人意。

    贾可道寻思了一会,便将左手伸出,将头发丝放置其上,片刻之后,一团半透明的火焰随即在贾可道左手掌心之上出现。

    这便是贾可道的三昧真火了。

    相对于以往的三昧真火而言。贾可道此时的三昧真火已达到极致,可谓是无物不燃,无物不融。

    光这点三昧真火。就足以让众多存在恐惧了。

    被那三昧真火一烧,原本坚韧富有弹性的头发丝便开始融化,前后不到三息时间,那能够在剧烈火焰下不燃不毁的头发丝便化为小小一点黑色液体。

    三昧真火继续炙烧,黑色液体内的杂质尽数被三昧真火烧得化为青烟飘散。

    良久之后,一点仅仅只有针眼大小的透明液体便出现在三昧真火之上。

    这时,贾可道也没敢收回三昧真火。这点透明液体便是头发丝融化提纯之后的精华所在,其内蕴含一丝大道。若是收了三昧真火的话,转眼之间这点精华就会被外界气息污秽,从而消散。

    贾可道之后便用右手在身前空中画动,随着贾可道的划动。指尖上升起一丝青光,从而在空中留下一丝丝青色痕迹。

    待到贾可道收回指头之后,那悬浮在半空的青色痕迹如同游龙一般变化组合起来,片刻之后就形成了以百万计算的细小符文,每个符文犹如蚊虫,肉眼不可见。

    但这并不是结束,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细小符文不断组合,形成数以千计。指头大小的符文,进而最终化为数十个巴掌大小符文。

    到了这时,那些符文向下一落。便好似雪融于水,转眼之间,符文便尽数融入那点透明液体之中。

    随着符文融入,那点透明液体便自行延伸,一点点拉长。

    待到一个时辰之后,透明液体便化为一根晶莹剔透的发丝。

    直到这时。这件宝贝就算是炼成了。

    贾可道收了三昧真火,心神朝着这发丝里一探。不由得笑了起来。

    这根发丝已成一件仙器,除了原本神通撒豆成兵得到了一些强化之外,又增加了一个神通降龙伏虎,另外作为仙器,其内已形成一点灵智。

    说实话,这乃是贾可道炼制的第一件仙器,要说送给郑羽梦,贾可道都有些不舍。

    不过作为师尊,贾可道自然不可能言而无信,因而贾可道犹豫片刻之后便将郑羽梦唤到了身前。

    之前贾可道在炼制那仙器时,留下来服侍贾可道的三代弟子们没有一个敢大口喘气的。

    之前就说过,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极为难得的机会。

    只要踏入了炼精化气下层以上,都能够激活三昧中的一昧,他们能够学习的地方就是贾可道对于三昧真火的操纵以及所绘制的符文。

    贾可道此时绘制的符文已经带上了一丝道韵,这是一种很难解释的东西,只能够靠自己的领悟。

    对于这些三代弟子而言,只要能够记下几个符文,之后不断琢磨参悟,所获得的好处可要比自己闭门造车苦苦修行强太多了。

    此时那些三代弟子一个个若有所思,目光呆滞,脑海里却是千思万绪,翻腾不已。

    郑羽梦在一旁的收获自然要比自己那些师侄更大,不过见到那仙器已经炼好,便眼巴巴的看着师尊。

    当然,以郑羽梦的习性,如果那仙器如果不是在师尊手中的话,恐怕她早就扑上去了。

    将头发丝炼制好,贾可道并没有停息,随后三昧真火再度升腾起来,那巴蛇鳞片便自行缩小到巴掌大小,落在三昧真火上。

    相对于头发丝来说,巴蛇鳞片融化起来,速度就要慢上太多了。

    待到巴蛇鳞片尽数融化为一团拳头大小的黑青色液体时,时间已经过去三天了。

    还好,此时守候在贾可道身边的三代弟子道行都不算弱,即便是连续十天十夜不休息,问题也不大。

    与炼制头发丝一般无异,待到这团液体内的杂质被三昧真火尽数提纯剔除之后,贾可道右手指头冒着青光,便在半空轻轻滑过,留下青色痕迹。

    那些青色痕迹随即便组合为各色符文,犹如无数蚊虫在空中飞舞,最终又组合为数十个巴掌符文,融入那提纯之后的液体内。

    随着符文融入,那液体就变化起来,数分钟之后,化为一片山丘大小的黑青色鳞片。

    贾可道轻轻一点这鳞片,鳞片随即便缩小到巴掌大小,落在贾可道手中。

    直到这时,贾可道方才笑着将郑羽梦唤道身边:“羽元,这两器分别名为降龙伏虎撒豆成兵鞭与九息服气大小如意盾。”

    郑羽梦听到这两件仙器的名字,不由得脸色有些怪异,要说师尊取名的水平,郑羽梦也是知道的,不过这两个名字也着实有些太难听了点。

    但师尊取的名字,郑羽梦也不敢修改,只能欢欢喜喜的将两件仙器接到手中,随后将灵气朝着两件仙器里一探,随即便明白了过来。(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