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感谢凯哥54的100打赏。

    而那巴蛇很快就恢复了活力,见到贾可道之后,不由得点了点头,随后朝着那冰雪国度移动过去,硕大的头颅一头扎入冰雪国度,身体迅速移动,转眼之间便整体进入了冰雪国度。

    对于这样的情况,贾可道不由得有些疑惑。

    按照之前那些肉身的情况来说,心神入驻巴蛇,自己应该多出一个视角来的,这巴蛇应该受自己控制的。

    可让贾可道没有想到的是,这巴蛇似乎拥有了自己的灵智?

    贾可道进入那冰雪国度一看,不由得有些啼笑皆非,那条巴蛇已经爬入自己啃出来的巨坑之中,盘成一个蛇阵,在冰雪国度那不断增强的天光照耀下,开始昏昏欲睡。

    这巴蛇居然爬到这里来睡觉了。

    就在贾可道靠近之后,那巴蛇似乎发现了贾可道的到来,蛇头微微抬起,看了看贾可道随即又将蛇头垂了回去。

    这时,贾可道脑海里便传来了一个懒洋洋且很是熟悉的声音:“道友,有什么事?”

    贾可道不由得愕然,在这声音之后,一段记忆随即从贾可道脑海里浮现出来,而贾可道也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记忆被复制了一段出去。

    贾可道随即便知道了这是怎么回事,同时也知道声音这么熟悉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实际上这条巴蛇就是贾可道自己。那丝心神入驻巴蛇体内之后,由于巴蛇的特殊性,使得这丝心神变得较为独立。

    简单来说。这几乎与神明的化身差不多了。

    同样,只要这巴蛇与贾可道相遇,那么之前两者的记忆都会随之自行交换。

    但与神明化身所不同的是,这巴蛇的实力并不比贾可道弱。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巴蛇或许还要比贾可道强上那么一点点。

    一气化三清?

    贾可道心头不由得浮现出这个念头来。

    但很快,贾可道就苦笑着摇了摇头。

    按照道门经典所述,老君者。虚无自然,先天地二化身。是谓老君。

    而三清则是上清,玉清,太清,其代表三个时期。过去,现在,未来。

    所谓的老君一气化三清,就是指万法归一,殊途同归。

    而又有人认为元始天尊,灵宝天尊,太上天尊为虚无自然老君所幻化,此为一气化三清。

    总之,这两种一气化三清的说法。前者乃是道的演化过程,而后者则更是历劫应化的天尊,乃是实实在在的人物。

    另外。在许仲琳所著的封神演义里,对一气化三清也有着具体描述。

    其中写了太上老君与通天教主斗法时,一气化出三个法身来的故事。

    这也有诗为证:一气三清势更奇,壶中妙法贯须弭。移来一木还生我,运去分身莫浪疑。诛戮散仙根行浅,完全正果道无私。须知顺逆皆天定。截教门人枉自痴。

    不过前两者,贾可道暂时也没去想了。

    倒是那封神演义里。老君一气化出三个法身来,个个法身神通广大,道行无边,这倒与贾可道此时的状况有点相似。

    巴蛇与贾可道打了招呼之后,便自行酣然入睡。

    这巴蛇虽说也是贾可道,但从身体习性上来说,更倾向于巴蛇本身了。

    之前巴蛇肉身爆裂,再重新凝聚出来,这中间的消耗着实让这具肉身有些疲劳了,因而也就不再招呼自己的人类肉身了。

    贾可道见到那巴蛇酣睡,不由得摇头笑了笑,轻吟一声:“道友睡好,贫道先去了。”

    听得贾可道说话,那巴蛇连头都不抬一下,只是轻轻晃动了一下翘起小半截的尾巴,以示自己知道了。

    贾可道也不再多话,离开冰雪国度,伸手甩出一面画满符文的旗子,那冰雪国度在旗子插入之后,开始渐渐消隐在星界虚空之中,而到了这个时候,贾可道方才朝着主物质位面而去。

    落入主物质位面,贾可道选择的降落地点为青木山谷。

    “师尊?您老人家终于回来了。”

    此时张庆明镇守在黑色光门前,见到贾可道回来,不由得欢喜万分,随即便飞出纸鹤通知师兄弟赶回。

    对于贾可道门下的弟子而言,现在想要见到师尊一面,的确有些困难了。

    不过对于张庆明的老人家一语,贾可道不由得哑然失笑,但转念一想,时至今日,自己的年岁算下来,大概也有五十岁以上了,倒是勉强能够被称一声老人家了。

    “弟子青元,见过师尊。”

    “弟子明风,见过师祖。”

    ……

    流青云带着自己门下九名弟子赶了过来,见到贾可道,立即上前见礼。

    之后,赵天亮,蒋和义,龙沂水等等弟子在接到纸鹤传讯后,便一一赶了过来。

    倒是身为大师兄的孟挺来得最晚。

    看到门下弟子尽数到齐,汇聚一堂,贾可道倒是颇为有些开怀,不住的点头。

    与众弟子言语数句之后,贾可道将孟挺唤道面前,上下打量一番,不由得哈哈一笑:“孟元,不错,渡过火劫了?”

    孟挺面色平和点了点头:“师尊法眼如神,弟子的确渡过火劫了。但对于渡过雷劫,弟子尚有些不足。”

    要说孟挺在渡过火劫之后,这些年一直都处于清修之中,但始终没敢轻易去渡那雷劫,要知道这雷劫恐怖无比,稍有不慎,道行性命尽数毁于一旦。

    因而孟挺如此谨慎,倒也不算什么坏事。

    贾可道脸上带着笑意。却将一粒黯淡无光的沙砾取了出来,递给孟挺。

    孟挺有些愕然,接过沙砾。完全不知道师尊此为何意。

    轻轻触摸这沙砾,沙砾普通,其内完全没有任何异状。

    但师尊既然取了这沙砾出来必有用意,孟挺不由得看向了贾可道。

    贾可道呵呵一笑,随即言道:“孟元,为师只是将此物借于你,待到你渡过雷劫之后。须得还来。”

    听得师尊如何一说,孟挺倒也不好意思追问了。朝着贾可道一礼:“孟元,谢过师尊厚赠。”

    当然,以孟挺现在的道行,压根就没感觉出沙砾中蕴含着什么。只是感谢贾可道的关怀之情罢了。

    之后,贾可道便与众弟子交流起来,指点弟子们在修行之上出现的问题。

    突然之间,贾可道的目光便落在了郑羽梦身上,郑羽梦感觉自己一瞬间就好似被师尊的目光从上到下尽数看穿,反倒是有些不太好意思。

    “羽元徒儿,你可有奇遇?”

    贾可道此时说出的话,倒是让众多弟子不由得将注意力集中到了郑羽梦身上。

    “啊,是的。”

    郑羽梦此时倒是想了起来。随即便将自己从那巨墓中得到的生死簿残页从乾坤袋里取了出来,献上给师尊。

    贾可道伸手一招,那生死簿残页随即便落入贾可道手中。

    贾可道将心神朝着生死簿残页内一探。不由得大喜。

    这的的确确就是真正的生死簿,虽说仅仅只是一残页,但其内蕴含的气息较之那伪生死簿却要强上数倍不止。

    仅仅这一片残页就足以抵挡伪生死簿数本了。

    对于贾可道而言,这生死簿实际上便是地球这边大道的一部分。

    这样的宝物落在自己手中,可不止伪生死簿那么点作用。

    寻思片刻之后,贾可道笑着对郑羽梦道:“此物并不适合你掌管。为师有用处,这样。为师给你炼制两件宝贝,你看如何?”

    郑羽梦一听不由得大喜过望,喜沾沾的朝着贾可道谢过。

    要知道,别看这生死簿名头甚大,但实际上,郑羽梦自得到这片生死簿残页之后,琢磨了不少年,但收获甚少,因而听得师尊为自己炼制两件宝贝,不由得心花怒放。

    要知道,现在以孟挺为首的二代弟子,除专修一门之外,其余炼丹,制器,制符等等也有涉及。

    不过在制器一道上,必然是专修制器的张庆明造诣最深。

    因而二代弟子手中的灵器多数都是张庆明亲自炼制而成,而其余师兄弟炼制的灵器,法器则是用着打赏弟子之用。

    但这张庆明在制器上又如何能够与师尊相比,关键的问题就在于道行高低,张庆明制器再精妙,也比不过贾可道的。

    在言语数番之后,流青云犹豫片刻便将是否招收道童一事禀告给了师尊,毕竟师尊回来一趟不容易,流青云有些担心下一刻师尊又因为什么离开了。

    听得流青云如此一说,贾可道不由得回想了起来。

    想不到,转眼之间,距离自己进入异界,就过去了三十年。

    那些道童最早进入老君山的也有二十多年了,而道童之中最年长者也快六十了,当然,那苦禅老和尚是不算在里面的。

    要知道,苦禅老和尚被正式收入门墙,拜在流青云门下时,已有八十高龄,时至今日,苦禅老和尚已有百余寿,虽说现在修道有成,较之以前看上去要年轻一些,但穿上道袍,长须飘飘,可谓是仙风道骨。

    如此相貌倒是要比其师流青云更具有得道高人的形象。

    但那些外门道童就没有嫡传弟子那么多好处了,即便是踏入了炼精化气入门,下层的道童,也很难抵抗岁月的影响,不少人已经显出中年之像。

    当然就算是如此,他们也要比那些凡夫俗子强上太多了。

    时至今日,老君山范围内的亭楼阁台,道观等等建筑早已尽数修建完毕。

    但之前就说过了,现在老君山的道童数量已经掉落到两百余人,而光是轮流派驻到老君观的道童就需要三十余人。而老君山本身上下清扫打理的道童不应该低于百人。

    如此一来,其余十多座山头乃至于更多的建筑物,区区七十道童压根就不可能料理下来。

    虽说。这些道童可以驱使黄巾力士,但这些黄巾力士下下苦力还行,若是一些比较精细的事情,就不可能让黄巾力士来干了。

    再说了,按照三代弟子的道行修为,也可以陆陆续续出师了。

    看来,的确需要再度招收道童了。

    但贾可道也不愿意完全按照之前的办法来招收道童。太过于兴师动众了。

    另外,自己不在的时候又怎么办?

    贾可道对于这些办法已经有些一些思路。因而让流青云稍安勿躁。

    待到日落时分,弟子们纷纷告辞。

    就目前而言,孟挺等人都各有事务在身,不可能一直陪同师尊。

    当然。孟挺等人也不是傻子。

    因而在告辞的同时,孟挺等人以师尊身边无人使唤的缘由,将自己门下最得意的弟子留下,以供师尊使唤。

    听得弟子们的请求,贾可道不由得苦笑一声。

    自己又不是七老八十动弹不得,再说了,就算是自己七老八十了,也不需要人侍候着。

    孟挺等人小心思,贾可道一眼就看出来了。

    他们在献孝心的同时。顺便将最得意的弟子留下,以便接受贾可道的指点。

    要知道,在修道一途之上。不管是孟挺还是流青云等人,没一个敢说自己比师尊还厉害。

    可以想象,能够在贾可道身边侍候,对于这些徒孙来说,是一个多么难得的机会。

    说实话,如果不是众师兄弟手里事务繁忙的话。这种机会哪里可能轮到这些徒孙。

    自然,贾可道也不会拒绝弟子们的孝心。

    另外除掉七个三代弟子跟在贾可道身边之外。郑羽梦也跟在了贾可道身边,缠着师尊许诺的两件宝贝。

    贾可道自然不是那轻诺毁约之人,让郑羽梦坐好,随即便从杂宝阁里取出了一根头发丝与一块指头大小的鳞片。

    看到师尊取出的东西,郑羽梦不由得有些呆愣,要说这两件东西,看上去平淡无奇。

    那头发丝就是普通人的头发,黑色略带一点光泽。

    而那鳞片看上去就是普通的蛇鳞。

    郑羽梦感觉这样的东西,自己随随便便都能够找到一大把。

    可没等郑羽梦想要询问什么,贾可道右手便从那头发丝,鳞片上拂过。

    一片青光便从那头发丝,鳞片上升腾起来,这两件东西的模样就变得与之前大不一样了。

    那头发丝上除了浮现出一层青光来说,青光中还隐约显出一些模糊的符文来。

    至于那鳞片则从指头大小迅速膨胀为山丘大小,同样青光浮现,符文缭绕。

    看到这一幕,郑羽梦方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两件宝贝被师尊隐晦了宝光,使其犹如凡物一般。

    说实话,这两件宝贝如果不是宝贝的话,那么天下就没有多少宝贝了。

    头发丝与鳞片都是来自于贾可道的肉身,只不过头发来自于贾可道人形肉身,而鳞片来自于巴蛇肉身。

    如此之物,原本就不是凡物,而在贾可道晋升炼神还虚时,两物跟着一并吸收灵气,接受大道青光淬炼,其内自成符文。

    这样的宝贝,贾可道即便不去炼制,根据吸收灵气多寡,被青光淬炼长短,其内各自带有数种不同神通,也算是半仙器了。

    贾可道取出的头发丝其内蕴含神通乃是撒豆成兵这等神通。

    而那巴蛇鳞片里蕴含的神通则是大小如意。

    撒豆成兵则是将头发嚼为碎末喷出,化为兵将与敌人厮杀。

    至于大小如意就不用多说了。

    当然,如果不经炼制的话,其内固然孕有神通,但驱使起来却不如人意。

    贾可道寻思了一会,便将左手伸出,将头发丝放置其上,片刻之后,一团半透明的火焰随即在贾可道左手掌心之上出现。

    这便是贾可道的三昧真火了。

    相对于以往的三昧真火而言。贾可道此时的三昧真火已达到极致,可谓是无物不燃,无物不融。

    光这点三昧真火。就足以让众多存在恐惧了。

    被那三昧真火一烧,原本坚韧富有弹性的头发丝便开始融化,前后不到三息时间,那能够在剧烈火焰下不燃不毁的头发丝便化为小小一点黑色液体。

    三昧真火继续炙烧,黑色液体内的杂质尽数被三昧真火烧得化为青烟飘散。

    良久之后,一点仅仅只有针眼大小的透明液体便出现在三昧真火之上。

    这时,贾可道也没敢收回三昧真火。这点透明液体便是头发丝融化提纯之后的精华所在,其内蕴含一丝大道。若是收了三昧真火的话,转眼之间这点精华就会被外界气息污秽,从而消散。

    贾可道之后便用右手在身前空中画动,随着贾可道的划动。指尖上升起一丝青光,从而在空中留下一丝丝青色痕迹。

    待到贾可道收回指头之后,那悬浮在半空的青色痕迹如同游龙一般变化组合起来,片刻之后就形成了以百万计算的细小符文,每个符文犹如蚊虫,肉眼不可见。

    但这并不是结束,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细小符文不断组合,形成数以千计。指头大小的符文,进而最终化为数十个巴掌大小符文。

    到了这时,那些符文向下一落。便好似雪融于水,转眼之间,符文便尽数融入那点透明液体之中。

    随着符文融入,那点透明液体便自行延伸,一点点拉长。

    待到一个时辰之后,透明液体便化为一根晶莹剔透的发丝。

    直到这时。这件宝贝就算是炼成了。

    贾可道收了三昧真火,心神朝着这发丝里一探。不由得笑了起来。

    这根发丝已成一件仙器,除了原本神通撒豆成兵得到了一些强化之外,又增加了一个神通降龙伏虎,另外作为仙器,其内已形成一点灵智。

    说实话,这乃是贾可道炼制的第一件仙器,要说送给郑羽梦,贾可道都有些不舍。

    不过作为师尊,贾可道自然不可能言而无信,因而贾可道犹豫片刻之后便将郑羽梦唤到了身前。

    之前贾可道在炼制那仙器时,留下来服侍贾可道的三代弟子们没有一个敢大口喘气的。

    之前就说过,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极为难得的机会。

    只要踏入了炼精化气下层以上,都能够激活三昧中的一昧,他们能够学习的地方就是贾可道对于三昧真火的操纵以及所绘制的符文。

    贾可道此时绘制的符文已经带上了一丝道韵,这是一种很难解释的东西,只能够靠自己的领悟。

    对于这些三代弟子而言,只要能够记下几个符文,之后不断琢磨参悟,所获得的好处可要比自己闭门造车苦苦修行强太多了。

    此时那些三代弟子一个个若有所思,目光呆滞,脑海里却是千思万绪,翻腾不已。

    郑羽梦在一旁的收获自然要比自己那些师侄更大,不过见到那仙器已经炼好,便眼巴巴的看着师尊。

    当然,以郑羽梦的习性,如果那仙器如果不是在师尊手中的话,恐怕她早就扑上去了。

    将头发丝炼制好,贾可道并没有停息,随后三昧真火再度升腾起来,那巴蛇鳞片便自行缩小到巴掌大小,落在三昧真火上。

    相对于头发丝来说,巴蛇鳞片融化起来,速度就要慢上太多了。

    待到巴蛇鳞片尽数融化为一团拳头大小的黑青色液体时,时间已经过去三天了。

    还好,此时守候在贾可道身边的三代弟子道行都不算弱,即便是连续十天十夜不休息,问题也不大。

    与炼制头发丝一般无异,待到这团液体内的杂质被三昧真火尽数提纯剔除之后,贾可道右手指头冒着青光,便在半空轻轻滑过,留下青色痕迹。

    那些青色痕迹随即便组合为各色符文,犹如无数蚊虫在空中飞舞,最终又组合为数十个巴掌符文,融入那提纯之后的液体内。

    随着符文融入,那液体就变化起来,数分钟之后,化为一片山丘大小的黑青色鳞片。

    贾可道轻轻一点这鳞片,鳞片随即便缩小到巴掌大小,落在贾可道手中。

    直到这时,贾可道方才笑着将郑羽梦唤道身边:“羽元,这两器分别名为降龙伏虎撒豆成兵鞭与九息服气大小如意盾。”

    郑羽梦听到这两件仙器的名字,不由得脸色有些怪异,要说师尊取名的水平,郑羽梦也是知道的,不过这两个名字也着实有些太难听了点。

    但师尊取的名字,郑羽梦也不敢修改,只能欢欢喜喜的将两件仙器接到手中,随后将灵气朝着两件仙器里一探,随即便明白了过来。(未完待续)

第四百四十六章 咱们得杀人    ( )“烛翎鬼王分析的很有道理!”

    李令远双目发亮,一脸赞同之色,被烛翎打开了思路之后,李令远的并不笨的大脑开始疯狂的运转起来,他原本不是想不到这一点,只是因为身涉其中,被束缚住思路了而已。⊙四⊙五⊙中⊙文︾,

    正所谓旁观者清,烛翎并不是唐家之人,即便是唐家面临灭顶之灾,事到临头他也可以选择离开,所在置身事外的立场,让烛翎的思维更加广阔,轻易便看出了潮汐山如今的总体局势。

    “他们现在都在等,参与潮汐山试炼的势力何其多?数百上千的大小势力互不统属,即便暂时联合,恐怕为了这唯一一名发出五蕴神光的修士,不用咱们做什么,他们自己得先打起来!”

    “二哥说得对!要这么看的话,咱们落月城如今还真就是最安全的时期,因为没有人哪个势力会允许其他人第一个动手的!”

    宇文侯铁青的面色已经恢复红润,原本怒睁的大眼,如今已经喜得变成了两轮弯月,另一边的唐浩然听了他的话,来回在厅中走了几步,插话道:

    “恐怕也没有人愿意做这个出头鸟!除非这个出头鸟拥有力压所有宗门,家族,国家的恐怖势力!”

    不过说完这话后,唐老爷子忽然面色一变,轻松下来的神情又变得凝重,包括李令远和宇文侯,也从唐老爷子最后那句话中,联想到了一个他们非常愤恨,但却也畏惧的强大势力!

    “血阁!”

    三位老爷子几乎异口同声。咬牙切齿地喊出了这个名字,让原本放松了下来的唐楚阳。再次绷紧了精神,懊恼道:

    “怎么就忘了这帮王八蛋?!”

    虽然懊恼无比。但唐楚阳并未再如之前那般愁苦,只要拥有破局的机会,他就有信心将唐家安全地摘出这个混乱的漩涡!

    唐楚阳微微低着头,两条剑眉向上提起,脑中电石火光地思索着所有信息,分析情报已经成了他的本能,尽管脑中乱哄哄看似理不出清晰的脉络,可只是几息时间,唐楚阳的双目就亮了起来。

    大厅里统共就只有五个人。三位老爷子加上烛翎和唐楚阳,此时李令远等人虽然也在想出路,但更多的注意力还是放在的唐楚阳身上,之前的种种遭遇,已经让三位老爷子不得不重视他了。

    “乖孙,你是不是有主意了?”

    看到唐楚阳双目发亮,愁眉舒展,唐老爷子第一时间就开口问了出来,他这乖孙可是个智近乎妖的小怪物。老爷子虽说也算雄才大略,但此时也是一筹莫展,所以他一直在关注着唐楚阳。

    “嗯,已经有了一些模糊的想法。我再想想,应该可以解决眼前的危机……”

    唐楚阳稍稍有些兴奋地点了点头,这是他综合情报时摸出些头绪之后的习惯。一旦事情有了头绪,唐楚阳整个大脑都会处于兴奋状态。思路也会格外清晰。

    听到唐楚阳有了思路,厅中其他四人齐齐将目光转道唐楚阳身上。一脸期盼之色,这个总是能够出乎预料地制造奇迹的小家伙,如今在众人心里的地位可是极高的。

    大约一炷香时间之后,唐楚阳兴奋的情绪开始缓解,精光闪闪的双目也越来越平和,等他彻底恢复到往常那种温润如玉,透着些懒散的状态时,唐楚阳这才嘴角带笑,自信满满地开口道:

    “咱们得开始杀人了!”

    “杀人?!”

    三位老爷子和烛翎一脸惊讶,如今落月城就是个积蓄到了极点的炸药桶,基本上一点就炸,这个时候去杀人,岂不是主动引起众势力群起来攻?

    “呵呵,是我没有说清楚……”

    唐楚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抓着脑袋环视了一下身边的四位七阶强者,嘴角一撇,云淡风轻道:

    “二爷爷,五爷爷,还有爷爷你们,一会儿我帮你们炼制一些唤神图,然后你们就乔装一下,出去找那些窥视落月城之人的麻烦,记住,是所有势力,见谁杀谁!最好直接干掉他们的最强者!”

    宇文侯依然听得一脸问号,见唐楚阳满脸神秘之色,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当下便没好气道:

    “楚阳,你能不能说明白点?五爷爷脑子不好使,你小子别说话云山雾罩的,往直白了说!”

    唐楚阳闻言,满脸的得意顿时僵住,暗叹这高人装得实在太不是时候了,一帮老爷子根本就没有配合他的心思,见宇文侯一脸愤愤之色,只能讪讪一笑,直接道:

    “不是咱们杀人,是血阁杀人,哪怕你们杀了人,那也是血阁干的,和咱们落月城,唐家,或者神元宫,都没有半点关系!并且,即便你们出手杀人,恐怕也没人会怀疑是咱们干的!”

    “好主意!”

    唐楚阳的话才说完,李令远便一脸兴奋地站了起来,转头看到宇文侯还是一脸迷糊,便笑着解释道:

    “楚阳的意思,就是让咱们冒充血阁之人,在潮汐山各个城池杀人,制造混乱,如今潮汐山各大势力虽然结盟,但暗地里肯定也是互相提防的,一旦某些势力遭受重创,他们肯定会互相猜忌!

    如果咱们杀人之后,再留下血阁的名号,不但能够给血阁制造一些麻烦,同时也会将所有势力的注意力转移出落月城,那时候倒霉的就不是落月城了,而是那些打落月城主意的人!”

    这下宇文侯算是彻底听明白了,但同时他心里又有了新的疑问,当下也没多想,直接问道:

    “难道他们不会怀疑这些矛盾是咱们故意挑起来的么?会不会把如今至少表面上的平衡给打破?那时候咱们落月城可就再没有缓解的余地了……”

    这些问题都不用李令远回答了,一边的唐浩然上前几步,拍着宇文侯的肩膀大笑道:

    “哈哈,我的五哥啊,如今整个潮汐山的所有修士知道,咱们落月城已经脆弱到了什么地步,此时此刻,咱们自保的能力都显得不足,怎么可能出手杀人?

    难道不怕激起众怒么?这么简单的道理,咱们自己知道,那些势力难道就想不到?所以啊,你就把心放回肚子里,咱们即便杀翻了天,只要身份没有暴露,便不会有人怀疑落月城!”

    见唐浩然等三位老爷子兴奋了起来,一旁原本一脸无所谓的烛翎,反而在这个时候开始愁眉苦脸,唐楚阳见状,好奇道:

    “我说烛翎老哥,这有麻烦的时候,您老人家一脸的云淡风轻,怎地这麻烦解决了,您反而愁眉苦脸了?”

    烛翎闻言,翻着眼皮给了唐楚阳一个大大的鬼眼,没好气道:

    “你的三个爷爷可以痛痛快快的出去杀人,唯独本王,只能窝在城主府里受气,你小子觉得我不该愁眉苦脸么?”

    “呃……”

    唐楚阳一脸惊愕,迷糊地抓抓头,疑惑道:

    “烛翎老哥也可以出去杀人啊,又没人拦着你?怎地就要留在城主府受气了?”

    李令远三人闻言,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最后还是性子最直的宇文侯一脸得意地提醒道:

    “你小子还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落月城有位鬼王坐镇的事情,几乎是潮汐山共知之事,加上鬼族斗法特点太过明显,烛翎鬼王若去杀人,岂不是明摆着告诉所有人是咱们干得么?!”

    “啊?还有这么一说啊?”

    唐楚阳惊讶地张大嘴吧,不过随后他便笑了起来,看到几位老爷子全都好奇地望过来,便一脸随意道:

    “不就是彻底掩盖烛翎老哥的鬼族气息,还有他们鬼族特有的法术么?这对孙儿来说,简直是手到擒来之事!嘿嘿,等我去炼制几张唤神图……”

    唐楚阳说完,便急匆匆地跑到画室去了,五行大陆的唤神图主要显像方式,便是天神的元神下凡,但唐楚阳毕竟不是这个世界的原住民,他来自地球,来自华夏。

    麻衣神相传承里请神显像的方式不下几十种,不就是换个方式发挥自身实力么?这对唐楚阳来说也算个事儿?

    其实从神元宫开宗立派的那一刻,唐楚阳已经有了将麻衣神相在五行大陆发扬光大的想法,本来他打算把神元宫叫做‘麻衣宫’或者‘麻衣派’‘麻衣宗’之类比较直白的名称。

    但最后还是选择了神元宫这个名字,一来这是唐老爷子选定的宗门名称,二来,不过就是个代号而已,无所谓叫什么了,最重要的是将麻衣神相的传承发扬光大。

    麻衣神相在请神方面,比较常用的有‘请神’‘降神’‘附体’‘架神’和‘替神’五种,就唐楚阳的了解来看,五行大陆的修士召唤守护神的方式,类似于‘降神’和‘附体’综合版。

    而唤神图的模式,纯粹就是降神,这些都是无法借用上神神力护体的法门,根本无法遮掩修士自身气息,至于改变修士自身实力的具象化形式就更不可能了。

    但‘架神’和‘替神’不同,这两种请神的方式,算是上界天神最不乐意接受的法门了,因为‘架神’大体上的功效就是绑架天神为我所用。

    简单点说,就是借用天神的气息,来遮掩请神之人的存在!(未完待续。。)

    (l~1`x*>+`<w>`+<*l~1x)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