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订阅一直没涨,唉,没法,贫道只能给尚未订阅的各位道友送上一首火热出炉的打油诗了,请不要怪贫道心黑:想要大封推,就得使劲吹。望着小封推,订阅必须追。看书不订阅,出门要遭决。上网看盗版,菊花被舔穿。如果再不订,电钻必须顶!

    将生死簿残页收入乾坤袋中,郑羽梦便转身离开了山洞,而这个时候,明心,张所长等人已经来到了洞口。

    之前,那些黑色雾气突然退回洞口,转眼之间便消失不见。

    众人提心吊胆了一会之后,决定过来看看,就见到郑羽梦从山洞里出来。

    “福生无量天尊,此地事已了,贫道二人也要回山了,再会。”

    那张所长原本还打算与这位羽元道长多套套近乎,以便日后买个符箓,求个丹药什么的,谁想知,郑羽梦得了宝贝,正是兴奋之中,哪里还愿意留下。

    唱了个喏之后,郑羽梦便放出千步云,拉着明心就跳了上去,片刻之后,千步云迅速飞升,没多久,就化为天边一个白点,最终消失得无影无踪。

    张所长也只能无奈打消了念头,之后进入山洞一看,那巨墓已经裂开,其上的符文也坏得没了形。

    很显然,那位羽元道长是下了狠手的。

    当然,张所长也不可能去指责郑羽梦,随后招呼人手,将巨墓上的符文尽数录下。准备送回研究所让那些真正搞研究的人研究一下,看能不能研究出什么东西来。

    且不提这边事了,郑羽梦两人疾速返回老君山。

    时间流逝如水。又是一个十年过去了。

    异界之中,特伦斯侯爵领早在五年前,人口总数就超过了八十万之数。

    这里面除了对外大肆掠夺人口之外,侯爵领内生活安康也重要,由于境内并没有什么战争爆发,大家不用担心安全,加上这里的夜间娱乐活动极少。入夜之后,家家户户都会传出嘿咻之声。使得人口繁衍速度成直线递增。

    嗯,当然,除了这些情况之下,神威笼罩整个特伦斯侯爵领的土地神在这方面也做出了不少贡献。

    在华夏古时。这土地公原本就是保佑本乡本土家宅平安,添丁进口,六畜兴旺,在不少地方,从古至今都有着祈求土地公送子送福的风俗传统。

    因而在这里,这位身为笼罩特伦斯侯爵领的土地神便拥有了类似于神职的特殊能力,嗯,大致与恶魔主君的伪神职差不多,凡是位于特伦斯侯爵领内的生物。在繁衍速度上会根据种族的不同出现一定幅度的提升。

    最后,地球上的死刑犯也给特伦斯侯爵领做出了一点点贡献。

    在九年前,负责镇守老君山这边的蔡银玲便与华夏的特殊秘密部门达成了一个协议。凡是处以死刑的罪犯,都可以送到老君山来,换取一定数量的符箓和丹药。

    这是贾可道在离开之前叮嘱过的事务。

    那些死刑犯原本要被枪毙,结果因此获得了“新生”。

    当然,在他们被送到异界之后,前几年时间都会被送入苦役营。在妖兽的看管下进行重体力劳动。

    表现较好的则将会被送入特制的恶魔盆地,与那些吃人要眨眼的小劣魔搏杀。以便熟悉这种异界的战斗环境。

    当然,表现不好,破罐子破摔的家伙在数年时间内就会在苦役营里挂掉,而表现较好的熟悉了异界环境后,就会被种下誓言符,从此为特伦斯侯爵领贡献出自己的力量。

    他们多数都会从村长干起,至于能够升到什么位置,那就看他的运气了。

    当然,在最初的时候,孟挺对于将那些死刑犯抓到异界来,颇多疑惑。

    在孟挺看来,那些死刑犯被抓到异界来,完全就是逃出了生天。

    实际上,那些死刑犯最初也是这么想的,但在苦役营里干了几个月后,里面不少家伙就直接自杀了。

    对于他们来说,这种日子比死还难受。

    当然,这种情况的出现,使得最初的死刑犯里能够活下为特伦斯侯爵领做贡献的并不多。

    但随着与华夏特殊秘密部门达成协议之后,特伦斯侯爵领里的地球人就多了。

    之后,孟挺在了解到那些死刑犯在异界的生活之后,也搞不懂这些死刑犯是赚了还是亏了,总之,对于地球上的人来说,这些家伙等同于死掉了。

    不管是孟挺还是那些特殊秘密部门,他们都不知道贾可道为什么要将这些死刑犯送到异界去。

    这里面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贾可道有种预感,只要地球人类过来异界越多,那么之后,自己就越顺利。

    实际上就在孟挺当初将第一批死刑犯送到异界来之后,贾可道就发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世界对于自己的排斥减弱了,虽说减弱的程度不到十万分之一,但的的确确是减弱了。

    似乎地球人类的增多会影响到这个世界。

    当然,实际上地球生物也能够做到这一点,只不过,就目前而言,仅限于智慧程度达到一定程度的妖怪。

    特伦斯侯爵领人口不断增长,虽说尚未达到土地容纳上限,但特伦斯侯爵却需要未雨绸缪。

    每个月,特伦斯侯爵领就会朝着境外迁移一部分民众,他们将会在境外修建村落,从而扩大特伦斯侯爵领的占地面积。

    相对于其他贵族的领地来说,特伦斯侯爵领若是想要扩张的话,速度将会快到极致。

    不过特伦斯侯爵从始至终还是按照孟挺等人留下的方案发展。每个月仅仅向外迁移一部分村庄。

    而这些村庄从建立之日起,就拥有强大的武力作为依仗。

    之前就说过了,特伦斯侯爵领的民众都是可以领取一头妖兽作为劳力的。而这些妖兽不但可以帮着耕田种地,修建房屋,在战斗方面也不会太弱。

    就算是最弱的巨蝗妖兽,在战斗的时候也不会比一名剑士弱。

    而每个村庄的人口在迁移之初多数都是两百以上,也就是说,新迁移出去的村庄,即便是最弱的村庄。里面也拥有两百多头妖兽。

    虽说这些妖兽有着诸多缺点,但之前无数村落保卫战里。这些妖兽都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如果不是这些妖兽的存在,恐怕特伦斯侯爵领别说人口增加了,在那些流窜过来的恶魔掠夺下,人口不倒减就算是好的了。

    因而只要不是高级恶魔侵袭。那么这些村庄都是比较安全的。

    至于那些高级恶魔只要靠近,很容易被巡逻的道兵发现,从而被调集兵力,一网打尽。

    在这样的蚕食之下,时至今日,特伦斯侯爵领的面积已经超过了一百万平方公里。

    要知道整个立米迪王国占地面积也就只有四百多万平方公里。

    也就是说,特伦斯侯爵领现在已经占了整个立米迪王国土地面积的四分之一。

    按照这块大陆上的情况而言,现在的特伦斯侯爵领足以独立成为一个公国了,再不济成立一个候国也是绰绰有余。

    要知道。在主物质位面里,那些独立的公国,候国面积也就是三十万到八十万平方公里的范围。

    要说。特伦斯侯爵领里早就有这样的呼声了。

    那些依附于特伦斯侯爵领的官员们都知道,特伦斯侯爵领已经扩张到极致了。

    这倒不是说特伦斯侯爵领的实力已经扩张到极致,在那三十万妖兽大部殒命在极北之地后,返回特伦斯侯爵领的残余妖兽基本上就直接分给了那些新加入进来的民众手里。

    光从这一点上来看,特伦斯侯爵领的实力似乎被极度削弱了。

    但只有特伦斯侯爵领的那些官员才知道,现在的特伦斯侯爵领在军事上的实力绝对要比之前更为强大。

    虽说那些蚂蚁。巨蝗,甲虫由于天生一些缺陷暂时退出了主力部队范围。但从半位面陆续产出的各种亚龙兽,数量并不算少。

    虽说那些亚龙兽暂时都是半位面的试验产品,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也存在较大的缺陷,并且品种不一,很难形成规范统一的军队,但这些亚龙兽的实力却不弱。

    如果愿意的话,特伦斯侯爵领足以将立米迪王国曾经的土地尽数占据。

    当然,这必然会与一些盘踞在立米迪王国领土上的恶魔大军爆发大战。

    在那些官员看来,特伦斯侯爵领如果想要继续扩大领土的话,就需要一个名正言顺的位阶。

    简单来说,就是从立米迪王国独立出来成为候国,公国,在进行下一步的扩展,这样就不会造成混乱。

    实际上,这些特伦斯侯爵领官员考虑的问题并没有出错。

    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

    在异界里,这句话同样通用。

    一个尚未独立的侯爵领如果将领土扩张得太大的话,必然会引来其它国家的敌视,甚至于围攻。

    当然,从另一个方面来看,如果侯爵领不独立出来的话,那么土地神就无法再度晋升。

    对于身处道门体系里的土地神来说,大义名义是很重要的东西,这与气运完全挂钩。

    但特伦斯暂时没有独立出去的打算,而孟挺等人暂时也不支持他这么做。

    需要等待师尊回来才行。

    主物质位面之外,星界虚空之中,贾可道的巴蛇肉身依然在沉睡之中。

    但任何事情都不可能永恒的存在下去。

    忽然之间,沉睡之中的贾可道缓缓睁开了眼睛。

    就在其眼睛完全睁开的那一瞬间,其肉身就好似一枚无比巨大的炸弹,悄然无声的爆裂开来。

    无数巴蛇血肉好似暴风雪一般在星界虚空之中四处飞溅。这种爆裂的威力完全超过了神国相撞时所产生的震荡。

    贾可道此时已经完全清醒,就算是他自己也很难说清楚自己此时的状态。

    原本只能依附在阳神或者肉身上才能够存在的心神随着巴蛇肉身的爆裂再度散播开来。

    巴蛇肉身完全粉碎为无数的肉沫,就连藏身其中的阳神也一并消散。但贾可道的心神却依然存在,存在于这一片星界虚空之中。

    如果非要用一种语言来解释的话,那就是贾可道的心神此时处于虚实是非之间,既不显现存在,但又存在,这片星界虚空勉强算是贾可道的肉身了。

    当然,这与真正的肉身又有些不同。

    这就是炼神还虚?

    贾可道在不知不觉之间便沉浸在这种状态之中。自己心神所占据的星界虚空在整个星界虚空之中,用九牛一毛来形容都算是多了。

    贾可道完全无法感受到这个星界虚空到底有多大。只能够感受到自己心神所占据星界虚空内的情况。

    但这并不意味着,贾可道就可以利用这片星界虚空做些什么,因为没有实实在在的肉身,贾可道只能够好似一个旁观者一般的观察。

    至于阳神。到了炼神还虚下层这个境界之后,阳神在消散之后就与心神融为一体。

    当然,贾可道如果愿意的话,也可以将阳神重新凝聚出来,但这似乎没有多少必要了。

    巴蛇爆裂开来的血肉在惯性的作用下,朝着四周扩散开来。

    一部分血肉掉落进入冰雪国度之中,那原本被贾可道啃得快要崩溃掉的冰雪国度反倒开始变得稳定了起来。

    那些巴蛇血肉具有极度旺盛的生机,在冰雪国度内,那些巴蛇血肉四周。凡是沾染到血肉的草木都迅速生长了起来。

    很快,冰雪国度内的冰雪便开始迅速被茂盛植被所取代。

    这种效果完全不亚于一位掌管了自然之类的神明的血液。

    要知道冰雪国度内的规则变化是倾向于冰雪的,而现在这茂盛植被出现后并没有再度被冰雪覆盖。并且冰雪国度内的气温也开始逐渐上升。

    这也就意味着冰雪国度内的规则变化被改变了,被这些掉落进去的巴蛇血肉给改变了。

    贾可道在感受了一会自身的变化后,不由心头轻叹一声。

    随着这声轻叹,一团巴蛇肉沫便开始自行变化起来,数息之后,那团巴蛇肉沫就变化成为一个全身*的男人。

    随着那*男人睁开眼睛。却是贾可道。

    贾可道见到自己全身*不由得苦笑一声,自己最初穿在身上的道袍早就在变成巴蛇时。被撑爆成为碎片了,此时形态着实有些不雅。

    虽说这具肉身仅仅只是贾可道的代用品,其中入驻了一丝心神罢了,但贾可道也没有赤身*的习惯,右手轻轻一招,一只飘散在星界虚空之中的乾坤袋便飞了回来,随着这乾坤袋一并回来的还有诸多宝物。

    那巴蛇肉身爆裂时的威力太大了,因而将白光葫芦等等宝贝一口气冲出了不知道多远。

    贾可道从乾坤袋里取出道袍,轻轻一抖穿上。

    重新恢复肉身之后,那些散落四处的巴蛇血肉,贾可道也没有浪费,散布于星界虚空之中的心神微微一动,那些巴蛇血肉从四面八方朝着一点聚集了过去。

    由于巴蛇血肉太多,即便汇聚速度很快,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完全凝聚在一起,不过在中心处很快便形成了一团巨大血肉。

    随着时间的流逝,无数血肉投入其中,使得其迅速膨胀起来。

    贾可道同时从心神与肉身两个角度静静看着那不断膨胀起来的巴蛇血肉。

    这种感觉很奇怪,贾可道还会第一次接触到这种视角状态。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具肉身仅仅只是贾可道的一个化身罢了。

    那巴蛇血肉凝聚所需要的时间有点长,贾可道寻思了一会,右手一招,一些朝着巨大血肉飞去的血肉随即便被贾可道截取了下来。

    而随着贾可道一丝丝心神落入这些血肉之中,血肉迅速变化起来。数息时间过去,第一团血肉已经变化完毕,又一个贾可道出现在贾可道面前。

    两个贾可道相互对视了一眼。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以贾可道现在炼神还虚的道行修为而言,想要用血肉塑造出十个,百个,千个,万个贾可道肉身都是可以的。

    但贾可道已经发现,这种塑造出来的肉身,一个还好。若是塑造出两个的话,那么这两个贾可道的道行也会随之被削弱。

    也就是说。贾可道塑造出来的肉身越多,那么这肉身的实力就越弱。

    之前只有一个贾可道肉身的时候,贾可道的道行乃是炼神还虚下层。

    而在第二个贾可道肉身塑造好之后,贾可道的道行随即便掉落到炼气化神上层巅峰瓶颈。

    很快。第三个贾可道肉身塑造成功,三个贾可道的道行同时略微掉落一点,掉落到炼气化神上层巅峰。

    第四个贾可道肉身塑造成功,四个贾可道的道行便从炼气化神上层巅峰掉落到炼气化神上层后期。

    之后,随着贾可道肉身一个个塑造成功,贾可道的道行也随之一路摔落下去。

    炼气化神上层中期,前期,炼气化神中层后、中、前期,炼气化神下层后、中、前期。炼精化气上,中,下。入门。

    当贾可道的肉身增多到一百零八个的时候,道行就从径直掉落到炼精化气入门的程度。

    说实话,道行掉落到这个程度,贾可道极不习惯。

    还好,虽说肉身增多,从而导致道行衰退。但贾可道肉身强度丝毫没有半点被削弱,如同巴蛇一般强悍。

    如果不会这样的话。仅仅只是炼精化气入门的道行,贾可道这些肉身恐怕在一瞬间就被狂暴的灵气直接给撑爆了。

    贾可道此时的肉身天然就会将灵气聚集起来。

    何况这里乃是灵气极度丰裕的星界虚空,贾可道就算是不想吸收那些狂暴灵气,它们都会不断朝着贾可道的肉身里浸入。

    这倒是与不同盐分之间水分相互浸透的现象有些相似。

    这些肉身的道行仅仅只是炼精化气入门,因而其体内蕴含的灵气浓度相对于星界虚空里的狂暴灵气浓度,无异于干沙与水库的比较。

    因而贾可道即便是不想吸收,灵气也会顺着毛孔自行灌入贾可道体内。

    也正因为如此,贾可道这些肉身的道行也随之疯狂暴增。

    从炼精化气入门到炼精化气下层,贾可道仅仅只用了半个小时不到,而之后的一个小时时间里,贾可道的道行从炼精化气下层提升到炼精化气中层。

    这是一个贾可道曾经都不敢相信的速度。

    到了这时,贾可道也感觉有些头晕脑胀了,一百零八个肉身,一共一百零九种视角,其中还有一种是全方位视角。

    像这样的状态,如果不是贾可道原本就心神寄托虚空的话,恐怕转眼之间便会被逼得发疯发狂而亡。

    正常人完全无法想象自己突然以一百多个视角观察四周的那种恐怖感觉。

    当然,即便是贾可道此时也有些承受不住这样的变化。

    贾可道一部分心神从肉身里挣脱了出来,随即那些没有了心神依附的肉身便再度化为血肉,朝着中心处的巨大血肉投了进去,使之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随着一个个肉身重新化为血肉,贾可道就感觉好多了。

    待到肉身数量减少到一个之后,那种难受的感觉方才弃贾可道而去。

    而随着肉身数量不断减少,最终贾可道的道行也随之提升到了炼神还虚下层。

    这也让贾可道心头略微有些遗憾,原本以为肉身道行提升,之后分散开来的道行重新融合,也应该提升一点的。

    但现在看来,那些肉身炼精化气入门提升到炼精化气中层之后,对于最终的道行也没有多少帮助。

    在贾可道略微寻思之后,不由得笑了起来。

    这并不奇怪,道行的高低之间并不是这般简单计算重合的。

    恐怕就算是贾可道将重塑的一百零八肉身道行,尽数提升到炼气化神上层巅峰,之后将肉身销毁到一个,恐怕道行也不会有任何提升。

    道行并不是壹加壹就要等于二的东西。

    直到这时,以白光葫芦为首的一干宝贝纷纷钻入贾可道体内消失不见。

    收回所有遗失在外的宝贝之后,之前巴蛇爆裂开来的血肉已经尽数聚集在一团,形成了一个直径超过千米的巨大肉球。

    这肉球很快又变化了起来,前后拉伸,渐渐形成了一条体型超过一万两千多米的巴蛇。

    贾可道随即便将一丝心神落入这巴蛇体内。

    那心神一经落入巴蛇体内,贾可道就感觉那一丝心神与自身的联系被削弱了。(未完待续)

第四百四十五章 众强环伺    ( )因为五蕴神光的出现,让原本因为拍卖完形象画谱的落月城,再次以更加惊人的速度热闹起来,守护神形象画谱虽然珍贵,但和代表成神的五蕴神光相比,还是有些小巫见大巫了。

    比如霸神宗,四极皇朝这样的顶尖势力,五阶守护神象形这种虽然珍贵,但不是不可或缺之物,遇到了肯定会争取一下,但若是得不到的话也不会强求。

    但神光所代表的意义就不同了,它代表的是成神,修士界所有修士的终极目标,根据一些上古记载来看,神光只有在凝炼神印的时候,才有可能撼动法则激发出来。

    而五蕴神光,必然是凝炼蕴含五行的神印部分,才有可能激发的出来,而修士的本命神印,唯一五行俱全的恐怕就是在五行境时凝炼的‘印首’,也就是头部!

    这让大部分清楚其中缘由的势力,都知道这个激发了五蕴神光的修士,只是个五行境的小天位修士而已,想要掌握,或者控制他并不是一件多困难的事情。

    落月城的神光之所以惹得整个落月城风起云涌,也是因为出现的是五蕴神光,若当时出现的是九蕴神光的话,大部分势力恐怕都只能选择静观其变,绝对不敢这么嚣张地四处查探。

    九宫境地仙,尤其是有可能成神的九宫境地仙,绝对不是任何势力愿意轻易冒犯的。

    不过五行境的小天位修士,在大部分势力眼里就没有多大的威慑力了,这也导致落月城大部分势力。都抱着不惜任何手段抢走这个激发五蕴神光的修士地打算。

    唐楚阳的及时出定让唐家避免了一次灭顶之灾,但因为发出五蕴神光的修士藏身城主府的原因。这个灾难也并没有彻底离开,甚至于依然被锁定在唐楚阳身上。

    因为依据大多势力的猜测。这个发出五蕴神光的修士,很可能就在神元宫招收的门人里面,如今唐楚阳等人有神碑保护,众多势力就是想要强行突破城主府也难。

    可唐楚阳一旦没了神碑的保护之后,神元宫的门人肯定会遭受众多势力的疯抢瓜分,这也在某种程度上,加大了唐楚阳等人在夺城大战中胜利的可能。

    想要瓜分神元宫招收的门人,最有效的办法莫过于让神元宫彻底支零破碎,而覆灭神元宫的办法。就是把保护城主府的神碑能量给消耗干净,有了这个共同认知。

    潮汐山但凡对成神有野心的势力,已经纷纷开始结成暗地里的同盟,打算等夺城大战开始,先把落月城赶出夺城大战的行列。

    这个问题唐浩然等三位老爷子自然也想到了,就算当时没想到,在之后原本已经和落月城结盟的势力相继离开,这其中甚至包括了霸神宗和生佛寺的时候,就连唐楚阳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

    “给我点时间……”

    布衣和海大富被师门强迫着离开的时候。并未说什么‘抱歉’‘对不起’之类的话来表达他们的愧疚之意,给唐楚阳留下这句话之后,两人便铁青着脸离开了。

    事实证明,即便即便唐楚阳的资质再好。和成神比起来,不论是霸神宗,还是生佛寺。全都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至于原先的所谓结盟。直接就被两大顶尖联盟给选择性地无视了。

    唐家的潜力再大,几百年时间下去也最多成为有些底蕴的大家族。距离霸神宗和生佛寺这种拥有上万年底蕴的超级宗门,差得可不是一星半点,甚至连平等对话的资格都没有。

    随着各大势力的逐渐联合,落月城突然便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流言,原本充满赞誉的风向也急转直下,全部变成了抹黑。

    诸如潮汐山其他十七座城池打算联合起来覆灭落月城,神元宫那位年轻的宫主得罪了九宫境的地仙,落月城的年轻城主拍卖的那些形象画谱全是偷盗而来等等,各种谣言几乎一瞬间到处充斥。

    其实也不只是谣言那么简单,比如其他城池结盟联合这一点,魔族和海族,甚至于人族阵营除落月城之外,都已经开始声势浩大的进行了结盟。

    他们这么做的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给落月城施压,像海族和魔族这样的人族敌对势力,甚至直接向落月城城主府发出警告,要求唐楚阳交出那个激发五蕴神光的修士。

    或者,直接解散神元宫!

    这个两个要求可谓霸道过分至极,若是换做以往历届潮汐山试炼,魔族和海族这样这么干等于是在欺辱整个人族阵营。

    可如今同样是欺辱,但却因为‘五蕴神光’让人族阵营这边的其他势力,全都漠然地选择了抛弃落月城,甚至打算落井下石!

    “他们怎么可以这样?!简直欺人太甚!!!”

    宇文侯愤怒无比地一巴掌拍在了大厅石桌上,偌大玄铁石制成的万斤石桌,直接被他拍得四分五裂,石屑横飞!

    “五哥莫要为此动气,这种事情本就是可以预料的……”

    唐浩然的面色也不好看,原本风光无限的落月城,竟然因为一个小小的意外,突然就被所有势力孤立,更成了人族阵营毫不犹豫牺牲掉的弃子。

    随着落月城中的谣言越来越多,以及各大势力配合着一起弄出来的声势,如今落月城已经有前几日的繁盛顶峰,瞬间开始向着谷底跌落。

    这才短短一天时间,落月城定居修士已经暴跌了五万多人,一些刚刚签订了店铺租用的商人,甚至都厚着脸皮要求城主府将租金退给他们。

    如果不是这些商人多大都有些背景,唐老爷子三人都恨不得一巴掌将他们全都拍死!

    “好不容易才有了些盼头,如今情势却又突然急转直下,难道咱们兄弟注定多灾多难么?”

    越是骄傲的人,有时候就越承受不住太过巨大的打击,前几日的落月城还让李令远雄心勃勃,可五蕴神光一出,一连串出乎众人预料的事情就这么突兀地发生了。

    李令远本就是人中龙凤,五蕴神光的出现,以及霸神宗和生佛寺的离开,足够让他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了,如果五蕴神光这件事情无法得到很好的解决,唐家的灭顶之灾就在不远的将来!

    “都怪我,是我太冒失了!”

    唐楚阳的铁青着一张脸,依然没有从霸神宗和生佛寺背弃的愤怒中冷静下来,五蕴神光的事情纯属意外。

    他根本就没想到,只是一时的灵光一闪的下意识作为而已,竟然会为落月城,为神元宫和唐家带来如此可怕的灾难,只一天的时间而已,落月城,或者说唐家,就这么被彻底孤立了。

    “不怪你,说起来,这种事情怕是早晚都会发生的,咱们其实应该庆幸,你这五蕴神光不是在五行大陆激发出来的……”

    李令远转头看着唐楚阳,尽管满脸凝重之色,却依然给予了唐楚阳最为宽厚的安慰,唐楚阳可是他们的希望所在,三位老爷子是绝对不会让唐楚阳受委屈的。

    唐楚阳闻言默默地摇了摇头,目光无意识地转动,突然看到了站在角落里一脸无所谓的烛翎,失落的心里突然就得到了一丝丝安慰,他抬头看着烛翎,有些好奇地问道:

    “烛翎老哥,你为什么选择留下来?难道你不想成神?”

    “我当然想!”

    烛翎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丑陋的鬼脸上露出的笑容,竟然给人一种怪异无比的阳光之感,他啧着嘴,摇头晃脑道:

    “成神啊!所有修士的终极追求,我身为修士,怎么可能不想成神呢?但我这个人吧,虽然有野心,但那也是要在脚踏实地的基础上开始,

    这凡间界已经有数十万年未曾有人成神,难道就因为一个能够激发五蕴神光的修士,便能让所有修士成神有望?这不是……,哦,对了,就像楚阳老弟说的那样,这不是扯淡么?!”

    说完这话,烛翎稍稍歇了口气,随后看到唐浩然,李令远等人也将注意力转移到了他这边,烛翎有些振奋,当下继续道:

    “其实要我说啊,落月城如今看似被孤立的,似乎随时都会遭遇灭顶之灾,但事实上,这个时候的落月城反而是最安全的!”

    烛翎信誓旦旦的话,让李令远等人一脸诧异之色,唐楚阳更是毫不犹豫地问道:

    “烛翎老哥,如今整个落月城都是暗潮汹涌,一场大战几乎就在眼前,你怎么会说现在的落月城反而是最安全的?”

    烛翎闻言微微一笑,看了看唐楚阳,不答反问道:

    “那谁会是第一个动手的?”

    “这个……”

    唐楚阳被问得哑口无言,不过这个问题可难不住他,只是稍稍顿了顿,他便继续道:

    “随便哪个势力,总会有人先出手的!”

    烛翎闻言大笑,抬手指了指唐楚阳,又环着双臂比划了一个很大的圆,让所有人明白他比划的是落月城之后,这才大笑道:

    “那么,那些暗中窥视的势力,会让其他人拿到抢人的优先权么?哈哈!还有,激发五蕴神光的修士只有一个,这个人给谁好呢?!”

    “这……”

    烛翎这最后几句话,直接把厅中愁眉苦脸的人,给问得双目发亮,愁容尽散,对啊!众强环伺,岂容一人独享?!(未完待续,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