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星界鳐身体扁平,整体犹如一个圆饼子后面加了一条逐渐缩小的尾巴,体长超过二十米。

    通常情况下,它们是不会轻易去招惹其它生物的,但若是有人招惹它们,它们也会悍然反击,即便是被称为星界群狼的星界鳗遇上这些星界鳐多数都是战败而逃。

    而这群性情和平的星界鳐在见到贾可道的那些宝贝后,就冲了过来,从它们的举动上来看,它们似乎将那些宝贝当成了食物。

    不过那些宝贝可不是好惹的。

    虽说贾可道陷入沉睡之中,但这些宝贝原本多少就带点灵智,尤其是那个白光葫芦,见到那些星界鳐冲来,哪里还安忍得住,葫口随即便凝聚出一团白光,白光上一只闭着的眼睛浮现出来。

    随着那眼睛缓缓睁开,一片死寂的气息扩散出去,那群冲过来的星界鳐随即便好似掉入滚烫琥珀的小虫,瞬间凝固不动。

    片刻之后,眼睛骤然闭合,一阵玻璃破碎的声响在灵魂层面响起,那些扑来的星界鳐身上随即便出现一道裂痕,之后身体从中被切为两片,切口处光滑到了极致。

    上百头星界鳐足以对抗一位半神了,但在白光葫芦手上连一息时间都没能挺过,转眼之间便被灭杀。

    随着一道白光卷出,将那些星界鳐的尸体卷入白光葫芦之中,冰雪国度附近的星界随即便恢复到之前的状态。

    白光葫芦在吞吃了星界鳐尸体之后。微微发出一声饱嗝,身上白光骤然消散,不再动弹。却是因此陷入沉睡之中。

    话说,在山村住了一夜之后,郑羽梦一行人便离开了山村,朝着那巨墓山洞而去。

    为了以防不测,郑羽梦在临行之前便给众人开启了阴阳眼,当然,至于这效果是好是坏。就看众人的胆量了。

    此行的人数并不多,除了郑羽梦。明心,张所长之外,就只有十个退休道童。

    按照郑羽梦的念头,这十个退休道童都不用带上的。完全就是累赘,只不过张所长以挖掘巨墓需要人手为由,执意如此,郑羽梦也不好多话。

    何况那十个退休道童也是自己愿意,想要跟着小师叔过去看看。

    山村距离巨墓山洞的直线距离为五公里,但这山中道路崎岖,其总部路程就要翻上一倍以上。

    这么短的距离,郑羽梦,明心两人也没打算飞过去。

    这一路过去。郑羽梦,明心两人是轻松自在,而那十名退休道童修炼呼吸吐纳之法也有十多年时间。算得上国术高手,行走起来也不怎么出汗,唯独那张所长年纪原本就不小,也没有练过呼吸吐纳之法,走了不到一半路径就是全身汗水淋漓。

    郑羽梦无法,只能给这张所长加持了一道神行符。

    在被加持了神行符之后。张所长不由得感叹这符箓是真的好。

    这倒是让一旁的明心有些好奇了:“张所长,你们单位每年从我们老君山购买不少符箓。难道你们考古研究所没有配发?”

    那张所长脸上一红,随即说道:“有是有,但数量太少,就连我每年也就配发两道清水符,一道神行符,完全不够用啊。”

    的确,这老君山卖给神秘部门的符箓,丹药,虽说都是低级货色,都是那些嫡传弟子的练手之作,但价格可不便宜。

    除了少部分用钞票直接代替之外,其余的符箓,丹药都是需要神秘部门用海量药材乃至于一些矿石来换取的。

    神秘部门即便是权力不小,但在资金这一块并不算充裕,加之下属分支部门众多,因而一年换取的符箓,丹药分发下去,各个单位的配额就不多了。

    尤其是像考古研究所这样任务比较少的分支机构,所能够获得的配额就更少了。

    说实话,张所长这个单位领导身上的符箓,丹药指不定还没有那些退休道童多,那些退休道童怎么说也在老君山里混了一段日子,每个月的丹药,符箓配额可要比这张所长高多了。

    之后,那些退休道童却跟在了郑羽梦身边,借此向小师叔讨教修行中出现的问题。

    虽说这些道童已经因为种种原因离开了老君山,但在郑羽梦眼中依然是老君山的一员,再说了,这些道童所讨教的内容仅仅局限于呼吸吐纳之法,因而郑羽梦也没有挟技自珍,凡是道童提出,均予以解答,让众道童心头兴奋不已。

    如此一来,这行进速度倒是慢了不少。

    临近太阳高悬之时,众人靠近了那巨墓山洞。

    由于众人被郑羽梦开启了阴阳眼,能够清楚看到一丝丝漆黑从山洞之中散发出来,而此时以山洞为中心,半径百米之内已经尽数被这种漆黑烟雾笼罩。

    “这是?阴气?”

    郑羽梦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浓郁,几乎凝结为实质的阴气。

    实际上阴气这玩意从本质上来说,也属于灵气范围,只不过属性偏向阴罢了。

    并且这山洞里飘散出来的阴气带着一丝丝邪气。

    郑羽梦也不敢大意,随手给自己加持了几道符箓,消灾解难符,太上宁心护身符等等贴在郑羽梦身上,片刻之后便自行消隐。

    郑羽梦大步朝着那山洞走去,数息之后,当郑羽梦接触到那黑雾之时,其身上的消灾解难符自行浮现出来,片刻之间便燃烧起来,四周的黑雾顿时退缩开来,形成了一个空洞。

    随着郑羽梦向前走去,这个空洞不断向前延伸,最终与那山洞连接在一起。

    看着郑羽梦进入山洞。明心不由得心头有些紧张,之前明心想要跟着郑羽梦过去,却被阻止了。

    至于张所长以及那些退休道童心头却是轻松无比。在他们看来,这位羽元道长道行深厚,法力高强,压根就不用他们担心,他们只需要等着就行。

    郑羽梦进入山洞之后,就看到了一座巨大的坟墓,这座坟墓四周绘制了大量的符文。深奥诡秘难懂,即便是对道家经典研究了十年的郑羽梦。看到这些符文之后,都没看明白。

    很快,一头头形态各异,身体半透明的邪灵从巨墓之中钻了出来。朝着郑羽梦就扑了过来。

    数息时间过去,整个山洞里便挤满了各式各样的邪灵,没有头颅的邪灵,长着两个头的邪灵,独眼的邪灵,被开膛破肚的邪灵,长着三支手的邪灵等等,而其年龄也从幼儿一直到老人,从男到女。应有尽有,还有不少邪灵则是以野兽,树木。虫子,鱼类等等形态出现。

    不过这些邪灵压根就没可能靠近郑羽梦,郑羽梦身上的太上宁心护身符散发出淡淡的金光。

    别看这太上宁心护身符仅仅只是炼精化气下层就能够绘制的低级符箓,但其在对抗邪灵这些方面,却有着其它高级符箓所不能够比拟的强势。

    凡是被太上宁心护身符散发金光接触到的邪灵,尽数被一股巨力弹飞出去。随后在空气中分化崩解为灰烬。

    即便如此,那些邪灵依然不死心。它们悬浮在金光之外,做出各种恐怖的表情,企图将郑羽梦惊吓到。

    这的确也是一个办法,对于这些邪灵来说,只要对方的心境出现破绽,那么就很容易被它们钻空子,从而成功附身。

    实际上,如果能够看到这些邪灵的话,恐怕绝大多数的凡人都会被直接吓死当场。

    不过对于郑羽梦来说,这些邪灵不管如何恐怖,不管如何恐吓,都没法让她的心境出现半点波动。

    郑羽梦仅仅只是绕着山洞走了一圈,便将那些邪灵一一变成了灰烬。

    之后,郑羽梦便走到了巨墓面前,不过这巨墓之中不断冒出邪灵来,似乎没有止境。

    郑羽梦犹豫了片刻,伸手摸在了巨墓之上。

    似乎没有任何变化,但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让郑羽梦惊异无比。

    突然之间,四周变得漆黑无比,待到郑羽梦能够看清楚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来到了一片广阔的草原上。

    这片草原上的草都是灰白色,一队队身体透明的兵将正在草原上捉对厮杀着。

    凡是被砍倒在地的兵将很快就会消散化为一股股黑气,融入草地之中,而没多久,从四周的黑暗之中便就冒出更多的兵将加入到战场之中。

    而在整个草原的正中位置却悬浮着一张黑色书页,这张黑色书页极为巨大,要说这个草原面积超过了数千亩的话,那么这黑色书页所占据的面积也有上千亩了。

    也就是说,那些兵将都是围绕着黑色书页进行战斗。

    每一个兵将都想要冲入那黑色书页之中,但同时又不愿意让别的兵将冲入,如此一来,混战就不可避免。

    而有的兵将运气较好,幸运的冲入了那黑色书页之中,待到其从黑色书页里再度出现的时候,其不管是个头还是实力较之以前都会暴增一截。

    郑羽梦很快发现自己此时的身体也变成了透明状。

    在略微思考之后,郑羽梦就明白了过来,很显然,当自己触摸那巨墓的时候,自己的意识就被抽出,来到了这里。

    恐怕自己的肉身现在还在巨墓之外,唯一让郑羽梦安心的是,自己肉身穿着八卦金缕衣,因而即便是有邪灵,也不用担心自己的肉身被那些邪灵侵占。

    没多久,一队从旁边经过的兵将就发现了郑羽梦,它们似乎对于外来者有着刻骨铭心的仇恨,因而在见到郑羽梦那一刻开始便挥舞着刀剑朝着郑羽梦扑了过来。

    这些兵将居然是阴兵?

    郑羽梦在仔细查看之后,得出了这个结论。

    要说阴兵这玩意在现代是没可能见到了。

    阴兵,顾名思义乃是阴间的兵将。

    说白了。就是由鬼魂充当的士兵,与普通鬼魂相比,这些阴兵的实力却要强出很多。

    通常情况下。阴兵是隶属于阴曹地府管辖的,但有些实力强大的鬼王也能够训练阴兵,当然,阴兵也不是抓一些鬼魂就能够训练出来的。

    除了需要特殊的环境之外,还需要一些特殊的灵器才能够达到这个目的。

    在古代,活人有时候在一些比较特殊的地方能够见到阴兵过路。

    很显然,这里的阴兵已经失去了控制。否则的话,也不可能相互残杀。

    “急急如律令!杀鬼符!”

    若是普通人遇上这些阴兵攻杀。恐怕转眼之间,魂魄就会被抓出吃掉,但对于郑羽梦来说,这些阴兵对自己完全无法造成任何伤害。

    郑羽梦轻喝一声。便将一道杀鬼符打了出去。

    这杀鬼符原本就是专门用来对付鬼魂,邪灵等等之类灵体的符箓,用来杀人的话,效果不怎么样,但用来对付鬼魂却有着奇效。

    随着这道杀鬼符在空中燃烧起来。

    那些扑来的阴兵莫名就感到心头一阵恐慌,脚下却停住了,不知道是应该继续扑上去,还是退走。

    但这种犹豫在杀鬼符面前无疑就是将自己性命放在刀口。

    杀鬼符燃烧的灰烬尚未掉落地面,无数绿色火星便从灰烬之中飞出。转眼之间便落在了那些阴兵身上。

    轰,凡是火星落在身上的阴兵,转眼之间便化为一根人形火炬。惨叫数声便一头栽倒在地,之后火焰熄灭,那阴兵就化为一堆缓缓消散的白色骨灰。

    这队阴兵数量也就上百,在杀鬼符面前转眼全灭,连一个逃走的都没有。

    郑羽梦之后便朝着草原中心处的黑色书页走了过去,凡是挡在郑羽梦面前的阴兵都会被杀鬼符直接烧毁。

    实际上。此时杀鬼符所展现出来的威力方才是杀鬼符真正的威力。

    郑羽梦前进的速度并不算快,但同样引起了那些鬼将的注意。

    相对于那些身上穿着薄铁甲的阴兵来说。这些鬼将身上穿着厚实的鱼鳞甲,手持一把大刀,甚至那些距离黑色书页最近的鬼将还骑着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的战马。

    实际上这骑马的鬼将已经不应该叫做鬼将了,而是应该称之为鬼帅。

    两头鬼将手持大刀就出现在郑羽梦左右两侧,它们并没有说话,举着大刀就一刀朝着郑羽梦头顶劈了下来。

    若是换成普通人的话,别说反击了,看到这一刀落下,恐怕全身上下都没有半点力气了。

    但郑羽梦哪里会害怕这两头鬼将的攻击,杀鬼符丢出,无数火星就朝着两头鬼将飞去,吓得两头鬼将不得不转身就逃。

    但为时已晚,那些火星直接跨越了数十米距离,径直落在两头鬼将身上,化为熊熊烈火。

    相对于之前那些阴兵来说,这两头鬼将的实力无疑要高出很多,十倍不止。

    那杀鬼符化成的火星,只需要一粒就能够将一头阴兵化为灰烬,但这些火星落在那两头鬼将身上,却没能将其直接烧成灰烬。

    在惨嚎一阵之后,足足过了十多息时间,两头鬼将方才在极度痛苦之中消散。

    由此可见,这些鬼将对于杀鬼符的抵抗力的确要高上很多,但最终也难逃重新死亡的命运。

    随着郑羽梦距离那黑色书页越来越近,所吸引的阴兵鬼将也是越来越多。

    不过这些阴兵鬼将连靠近的机会都没有就会杀鬼符击杀。

    待到郑羽梦距离那黑色书页不到百米之时,终于引起了一头鬼帅的注意。

    这头鬼帅骑在一头阴气所化的灰色战马之上,战马周身覆盖着一层灰白色的阴气鳞甲,鬼帅则全身套在一件重甲之下,手持一把长柄象鼻刀,身材看上去魁梧无比。

    那鬼帅却没有轻举妄动,手中长柄象鼻刀朝着郑羽梦一指,跟在其身后的十多头鬼将,上千阴兵就朝着郑羽梦围攻了上去。

    郑羽梦随即便打出了一道杀鬼符。

    对于杀鬼符来说,阴兵是越密集越好,一粒火星掉落在阴兵身上就会化为火炬。随后只要阴兵相距较近的话,那火焰就会不断蔓延开来,以阴兵体内的阴气作为燃料。最终将所有阴兵尽数化为灰烬。

    那鬼帅似乎多少有些灵智,之前就观察过郑羽梦了,因而见到那符箓飞出,随即一举象鼻刀。

    那些阴兵鬼将便随即散开,虽说有几头阴兵被那杀鬼符飞出的火星烧成灰烬,但其余阴兵鬼将却是安全无比,并没有受到伤害。

    这些阴兵鬼将的举动倒让郑羽梦微微一愣。

    当然。这也仅仅只是让郑羽梦微微一愣罢了,要知道郑羽梦在异界之时。所需要对付的敌人尽数都是恶魔这等狡诈之辈,早就磨练出来了。

    “风雷杀妖符!”

    既然你们要躲,那么我也不会客气的。

    郑羽梦随后便将一道风雷杀妖符打了出去。

    这风雷杀妖符刚刚燃烧起来,漆黑无比的天上便浮现出一团乌云。随后狂风大作,无数火星从天而降,转眼之间便将郑羽梦与那黑色书页之间的草原覆盖。

    在这个范围内,不管是那些阴兵,还是鬼将,或者那头狡猾的鬼帅,尽数被升腾起来的火海笼罩。

    到了这时,那鬼帅方才知道自己一头撞在了铁板上,它想要奋起击杀郑羽梦。胯下战马从地上跃起,尚未落到地面,从鬼帅身上升腾起来的火焰就将其尽数吞噬。

    待到重新落入火海之中。这位实力强大的鬼帅也就只能无奈的化为一堆灰烬。

    郑羽梦随步朝着黑色书页走去,地上升腾起来的火焰便自行退开,形成一条通道。

    那些发现郑羽梦的阴兵鬼将就算是豁出性命,此时也没可能靠近郑羽梦了,地上的火海足以将这些阴兵鬼将转眼之间烧成灰烬。

    待到郑羽梦在黑色书页前停住脚步,她方才发现。这黑色书页并不是整体纯黑色,其上有着不少文字浮现出来。犹如流水一般来回转动,若隐若现。

    郑羽梦即便是运足眼力,也没能将其上的文字看清楚半个。

    对于一位道行抵达炼精化气上层的修道之人来说,已经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察觉到危险,而站在黑色书页前,郑羽梦并没有察觉到半点危险,反倒是有一种想要探寻这黑色书页的心动产生。

    寻思了一会,郑羽梦便伸手按在了黑色书页之上。

    随着郑羽梦这么一按,这片草原随即便震动了起来,并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震动越来越剧烈,犹如山崩地裂一般。

    实际上,山崩地裂这个形容词用在这里恰如其分。

    随着震动越来越剧烈,地面随即便裂开一条条裂缝,就连四周的黑暗也开始跟着震动了起来,正在草原上厮杀的阴兵鬼将不断掉落进入那裂缝之中。

    终于,一声犹如山峰倒塌的巨响从地底传来,这片草原彻底崩碎,黑色书页内突然之间便爆发出一股吸力,那些从地面上迸飞起来的碎石首先就化为一缕缕浓郁无比的阴气,被迅速吸入黑色书页之中。

    郑羽梦此时却没有受到这种变化的影响,随着手按在黑色书页上,郑羽梦发现自己已经能够辨认出黑色书页上浮现出来的文字。

    整个空间崩裂的速度越来越快。

    大地,四周黑暗,乃至于那些阴兵鬼将不断化为黑色阴气,犹如潮水一般被黑色书页吸收。

    良久,当黑色书页将四周阴气尽数抽取一空之后,郑羽梦方才将注意力从黑色书页之中转移出来,她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山洞之中,而自己面前的巨墓已经崩裂开来,自己手上悬浮着一张巴掌大小的黑色书页。

    郑羽梦不由得一阵欢喜,这黑色书页可不是一般的东西。

    此乃是生死簿里的一片残页。

    像生死簿这样的宝物,并不可以用普通书籍来形容的。

    即便是里面的一片残页,却已能够窥视到一线天机,通过这片残页,郑羽梦能够探知一些人的生死祸福。

    嗯,对于普通人来说,这的确算是天机了。

    当然,若是对于蒋和义来说,这种天机并不会比自己的算卦更厉害。

    嗯,郑羽梦也知道,这生死簿恐怕并不仅仅只有这点能力。

    不管怎么说,郑羽梦这次过来完全可以用不虚此行来形容。(未完待续)

第四百四十四章 五蕴神光    ps:(ps:感谢‘看海’盟主慷慨的万赏!小猪鞠躬叩谢!再次奉上一更!拜谢您的鼎力支持,谢谢……)

    “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五彩光华哪里来的?怎地气势如此可怖惊人?!”

    城主府内,停留在这里的霸神宗龙虎豹三长老,以及生佛寺的两位院主,几乎第一时间就冲到了院子里,满目惊诧地望着唐楚阳所在的画室方向。,

    等看清了五彩光华的始发地之后,两位院主,三位长老几乎齐齐震惊地张大了嘴巴,惊呼道:

    “这,这难道是传说中的五蕴神光?!是什么人?五蕴神光已有万年未见,这可是只有具备成神潜力的修士,才有可能在凝炼神印的时候撼动天地法则,五行生五蕴,凝神印而聚天神印啊!”

    五蕴神光极为特殊,只有将本命神印凝炼成完整人形,并且已经渡过五行天劫的天位修士才能看到,似海大富和布衣这些四相境的修士,即便就在唐楚阳身边,也只是感觉到其中恐怖威势而已。

    至于从唐楚阳眉心射出的五蕴神光,四相境的布衣和海大富等人是看不到的,但这却瞒不过五阶以上的天位修士。

    幸好五蕴神光出现的突然,消失的也非常突兀,几乎是一闪而逝,也就是身在城主府的修士能够大概锁定方位。

    而城主府之外,整个落月城的所有天位以上的修士虽然全被惊动了,但却无法确定五蕴神光出自哪里。

    霸神宗的龙虎豹三长老面面相觑,惊疑不定。生佛寺的两位院主口喧佛号,心思不明。而本身就居住在画室附近的唐浩然等三位老爷子,几乎第一时间就冲到了画室当中。

    等看到一副宝相庄严模样的唐楚阳时。三位老爷子齐齐露出了欣喜若狂的表情,宇文侯更是大笑道:

    “哈哈!我就知道肯定是这小子!五蕴神光啊,成神的潜力,出现在其他修士身上,原本是惊天之幸事,但出现在楚阳身上,却等于是浪费……”

    “是啊,却是浪费了……”

    唐浩然和李令远闻言,也是略有遗憾地点了点头。唐楚阳早就已经自造成神,这五蕴神光有与没有,根本就是无所谓的事情,即便出现了,也只是让更多人惊叹于这小子的幸运而已。

    甚至,还会为唐楚阳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想到麻烦,唐浩然和李令远几乎齐齐面色一变,暗呼道:

    “糟糕!落月城如今逗留了大量五阶以上的修士呢!”

    李令远急忙抬手一挥,一层青绿色的护罩倏然出现。将唐楚阳和李令远三人全部笼罩了起来,随后转头看向唐浩然,安慰道:

    “六弟无需太过担心,五蕴神光出现的时间极短。若不是咱们就守护在画室旁边,怕也难以判断五蕴神光的出处,我估摸着。也就别院里那三位,勉强能够锁定画室这边。”

    唐浩然闻言点了点头。刚把提着的心放下去,却又想起了什么一般把心提了起来。他抬头看向李令远,不确定道:

    “那几位,可全都出自五行大陆的顶尖宗门,五蕴神光已有万年未曾出现,他们离开潮汐山后,恐怕会将此时上报宗门啊……”

    “哼!”李令远闻言冷哼一声,漆黑的双眸闪过一道冷光,近乎一字一顿地冷声道:“那就不给他们上报的机会!”

    “对!干掉他们就是了!”

    宇文侯一脸赞同地点了点头,说出来的话,杀气腾腾!

    “这么做恐怕不妥啊……”

    唐浩然叹着气摇了摇头,见李令远和宇文侯一脸疑惑,抬手指了指盘膝而坐的唐楚阳,又极为隐晦地往不远处比划一下,道:

    “楚阳和大富,布衣这两个小家伙的情谊极重,咱们这个孙儿你们也看得出来,他就是个重情义的,咱们若是那么做的话,这小家伙肯定会不高兴的,也肯定不愿意咱们那么做!”

    “……”

    李令远和宇文侯闻言沉默,唐楚阳的为人说复杂也简单,说简单也复杂,三位老爷子和唐楚阳相处时间虽不长,但这小子性情他们却看得出来,还真就是个极其看重感情的人。

    宇文侯的想法比较简单,他只是稍稍沉默,便双目一亮,直接道:

    “瞒着他就是了!咱们不说,小家伙也不会知道的!”

    这话说得唐浩然和李令远双目齐亮,唐楚阳对他们三人,对于整个唐家都太重要了,不论是为了什么,唐浩然三人也不会让唐楚阳出现任何意外,为此,李令远他们甚至不惜渎神!

    “恐怕不行啊,这小家伙的手段实在太多了……”

    目光转到唐楚阳的身上时,李令远就开始谈起,从第一次看到唐楚阳开始,这小家伙的手段就层出不穷,让人根本看不清他的底限在哪里,要瞒住别人或许不难。

    但想要瞒住唐楚阳这个小怪物,李令远虽自恃实力强大,却也没有多大的信心做到这一点。

    “是啊,说不定,咱们如今说的这些话,都被我这乖孙听了去呢,咱们还是等他出定之后,问问楚阳的想法吧……”

    唐浩然也极为赞同李令远的说法,自家这个乖孙的手段实在太多了,连他这个亲爷爷都不知道,唐楚阳这个宝贝孙儿到底拥有多少让人震撼的强大底牌。

    “那就只能等等了……”

    宇文侯也没辙了,想想也是,自打被唐楚阳这个小怪物从密地救出来之后,他们三个寿元过百的七阶强者,一直处于被震撼的位置,真要往深了说,宇文侯还真没信心糊弄住这个小怪物。

    唐浩然三人守护在唐楚阳身边静等的时候,城主府外的整个落月城却彻底乱套了,低阶修士被五蕴神光的强大威势震撼,高阶强者也在为万年未现的五蕴神光震惊。

    如果按照一些隐秘的上古记载来看,五蕴神光的出现,就意味着在未来的几百年内,很可能出现一位数万年未曾出现的,飞升成神的强大修士。

    这个信息对于任何一个势力来说,绝对是个大的不能再大的重磅炸弹,五行大陆已经数万年未曾有人飞升成神了,谁知,竟在潮汐山这样的地方,突然就出现了这么个很可能成神的修士。

    几乎每个停留在落月城的强者,都歇尽所能地发动了他们能够动用的所有人手,开始疯狂地搜索整个落月城,誓要找到那个能够发出五蕴神光的修士。

    短短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整个落月城除开城主府和长老团的所在的别院,几乎都被各大势力的强者给搜了个底儿朝天,可惜,却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其实也不能说一点收获都没有,至少在搜索了落月城大部分的区域之后,所有强者便将注意力锁定到了城中唯一的两处禁地。

    一个是城主,一个是长老团常驻的宝库,金库所在地,这两处禁地,非是落月城的城主和副城主,根本别想随意进入,那些发了疯的强者们就算想查也没法子查下去。

    不过潮汐山长老团,或者说落月城常驻长老团里的何步生等人就没这个限制了,所以他们得到的信息,要比外面的强者更加详细一些,那就是五蕴神光肯定出自城主府!

    不论是神御族何步生,还是灵族的阿尔黛丽丝,又或者是青华皇朝的林景,他们都是有属于自己的背景的,他们了解到的信息就等于他们背后的种族,家族,国家高层都会知道。

    这个道理,那些能够站在大陆上层的强者们自然清楚,因此再经过了几个时辰的利益交换之后,落月城几乎所有的强者,都将目光锁定到了城主府!

    “会是谁呢?”

    这个问题几乎是所有强者的困惑,因为那位年轻城主的开宗立派,如今城主府里的修士实在太多了,而五蕴神光这种天兆,跟修士本身的资质也没有多大的关系。

    因此整个城主府里的任何一名修士,都有可能是那个发出五蕴神光的逆天修士,但城主府里的修士经过四天的积累之后,数量早已经破万。

    想要从上万人里,将那个绝对不会主动说出来的修士找出来,其实和大海捞针也没多大的区别,范围虽然缩小了,但查探的难度依然高得惊人。

    “查!再难也得查!那可是极有可能成神的人啊!”

    几乎没什么犹豫的,所有势力所属的强者便做出了一个区别不大的决定,修士界已经太久没有出现能够成神的人了,久到所有修士都开始绝望。

    而这个发出了五蕴神光的修士,无疑就是成神的契机,是任何一名强者都不容错过的机遇,谁都不敢保证,在他们今后的人生里还能不能遇到第二个发出五蕴神光的人,这次机会不容错过!

    集合了整个落月城所有势力的意志,让原本就不平静的落月城变得更加暗潮汹涌起来,大约六个时辰之后,城主府再次开始热闹了起来,甚至比唐楚阳开宗立派的那天还要热闹数倍。

    但这个时候唐楚阳已经出定,等于是在第一时间,就将他自己从诸多势力的怀疑名单中移除,五蕴神光能够引动天地法则,一旦触动之后,短时间内绝难出定,这几乎是所有强者的共有认知。

    但他们却不知道,对于已经成神的唐楚阳而言,要消化五蕴神光带来的副作用,和吃饭喝水也没有太大区别。

    这一点也让唐楚阳以及唐家,无形中躲过了一次恐怖的劫难。(未完待续。。)–+16057922–>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