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ps:感谢‘看海’盟主慷慨的万赏!小猪鞠躬叩谢!再次奉上一更!拜谢您的鼎力支持,谢谢……)

    “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五彩光华哪里来的?怎地气势如此可怖惊人?!”

    城主府内,停留在这里的霸神宗龙虎豹三长老,以及生佛寺的两位院主,几乎第一时间就冲到了院子里,满目惊诧地望着唐楚阳所在的画室方向。,

    等看清了五彩光华的始发地之后,两位院主,三位长老几乎齐齐震惊地张大了嘴巴,惊呼道:

    “这,这难道是传说中的五蕴神光?!是什么人?五蕴神光已有万年未见,这可是只有具备成神潜力的修士,才有可能在凝炼神印的时候撼动天地法则,五行生五蕴,凝神印而聚天神印啊!”

    五蕴神光极为特殊,只有将本命神印凝炼成完整人形,并且已经渡过五行天劫的天位修士才能看到,似海大富和布衣这些四相境的修士,即便就在唐楚阳身边,也只是感觉到其中恐怖威势而已。

    至于从唐楚阳眉心射出的五蕴神光,四相境的布衣和海大富等人是看不到的,但这却瞒不过五阶以上的天位修士。

    幸好五蕴神光出现的突然,消失的也非常突兀,几乎是一闪而逝,也就是身在城主府的修士能够大概锁定方位。

    而城主府之外,整个落月城的所有天位以上的修士虽然全被惊动了,但却无法确定五蕴神光出自哪里。

    霸神宗的龙虎豹三长老面面相觑,惊疑不定。生佛寺的两位院主口喧佛号,心思不明。而本身就居住在画室附近的唐浩然等三位老爷子,几乎第一时间就冲到了画室当中。

    等看到一副宝相庄严模样的唐楚阳时。三位老爷子齐齐露出了欣喜若狂的表情,宇文侯更是大笑道:

    “哈哈!我就知道肯定是这小子!五蕴神光啊,成神的潜力,出现在其他修士身上,原本是惊天之幸事,但出现在楚阳身上,却等于是浪费……”

    “是啊,却是浪费了……”

    唐浩然和李令远闻言,也是略有遗憾地点了点头。唐楚阳早就已经自造成神,这五蕴神光有与没有,根本就是无所谓的事情,即便出现了,也只是让更多人惊叹于这小子的幸运而已。

    甚至,还会为唐楚阳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想到麻烦,唐浩然和李令远几乎齐齐面色一变,暗呼道:

    “糟糕!落月城如今逗留了大量五阶以上的修士呢!”

    李令远急忙抬手一挥,一层青绿色的护罩倏然出现。将唐楚阳和李令远三人全部笼罩了起来,随后转头看向唐浩然,安慰道:

    “六弟无需太过担心,五蕴神光出现的时间极短。若不是咱们就守护在画室旁边,怕也难以判断五蕴神光的出处,我估摸着。也就别院里那三位,勉强能够锁定画室这边。”

    唐浩然闻言点了点头。刚把提着的心放下去,却又想起了什么一般把心提了起来。他抬头看向李令远,不确定道:

    “那几位,可全都出自五行大陆的顶尖宗门,五蕴神光已有万年未曾出现,他们离开潮汐山后,恐怕会将此时上报宗门啊……”

    “哼!”李令远闻言冷哼一声,漆黑的双眸闪过一道冷光,近乎一字一顿地冷声道:“那就不给他们上报的机会!”

    “对!干掉他们就是了!”

    宇文侯一脸赞同地点了点头,说出来的话,杀气腾腾!

    “这么做恐怕不妥啊……”

    唐浩然叹着气摇了摇头,见李令远和宇文侯一脸疑惑,抬手指了指盘膝而坐的唐楚阳,又极为隐晦地往不远处比划一下,道:

    “楚阳和大富,布衣这两个小家伙的情谊极重,咱们这个孙儿你们也看得出来,他就是个重情义的,咱们若是那么做的话,这小家伙肯定会不高兴的,也肯定不愿意咱们那么做!”

    “……”

    李令远和宇文侯闻言沉默,唐楚阳的为人说复杂也简单,说简单也复杂,三位老爷子和唐楚阳相处时间虽不长,但这小子性情他们却看得出来,还真就是个极其看重感情的人。

    宇文侯的想法比较简单,他只是稍稍沉默,便双目一亮,直接道:

    “瞒着他就是了!咱们不说,小家伙也不会知道的!”

    这话说得唐浩然和李令远双目齐亮,唐楚阳对他们三人,对于整个唐家都太重要了,不论是为了什么,唐浩然三人也不会让唐楚阳出现任何意外,为此,李令远他们甚至不惜渎神!

    “恐怕不行啊,这小家伙的手段实在太多了……”

    目光转到唐楚阳的身上时,李令远就开始谈起,从第一次看到唐楚阳开始,这小家伙的手段就层出不穷,让人根本看不清他的底限在哪里,要瞒住别人或许不难。

    但想要瞒住唐楚阳这个小怪物,李令远虽自恃实力强大,却也没有多大的信心做到这一点。

    “是啊,说不定,咱们如今说的这些话,都被我这乖孙听了去呢,咱们还是等他出定之后,问问楚阳的想法吧……”

    唐浩然也极为赞同李令远的说法,自家这个乖孙的手段实在太多了,连他这个亲爷爷都不知道,唐楚阳这个宝贝孙儿到底拥有多少让人震撼的强大底牌。

    “那就只能等等了……”

    宇文侯也没辙了,想想也是,自打被唐楚阳这个小怪物从密地救出来之后,他们三个寿元过百的七阶强者,一直处于被震撼的位置,真要往深了说,宇文侯还真没信心糊弄住这个小怪物。

    唐浩然三人守护在唐楚阳身边静等的时候,城主府外的整个落月城却彻底乱套了,低阶修士被五蕴神光的强大威势震撼,高阶强者也在为万年未现的五蕴神光震惊。

    如果按照一些隐秘的上古记载来看,五蕴神光的出现,就意味着在未来的几百年内,很可能出现一位数万年未曾出现的,飞升成神的强大修士。

    这个信息对于任何一个势力来说,绝对是个大的不能再大的重磅炸弹,五行大陆已经数万年未曾有人飞升成神了,谁知,竟在潮汐山这样的地方,突然就出现了这么个很可能成神的修士。

    几乎每个停留在落月城的强者,都歇尽所能地发动了他们能够动用的所有人手,开始疯狂地搜索整个落月城,誓要找到那个能够发出五蕴神光的修士。

    短短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整个落月城除开城主府和长老团的所在的别院,几乎都被各大势力的强者给搜了个底儿朝天,可惜,却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其实也不能说一点收获都没有,至少在搜索了落月城大部分的区域之后,所有强者便将注意力锁定到了城中唯一的两处禁地。

    一个是城主,一个是长老团常驻的宝库,金库所在地,这两处禁地,非是落月城的城主和副城主,根本别想随意进入,那些发了疯的强者们就算想查也没法子查下去。

    不过潮汐山长老团,或者说落月城常驻长老团里的何步生等人就没这个限制了,所以他们得到的信息,要比外面的强者更加详细一些,那就是五蕴神光肯定出自城主府!

    不论是神御族何步生,还是灵族的阿尔黛丽丝,又或者是青华皇朝的林景,他们都是有属于自己的背景的,他们了解到的信息就等于他们背后的种族,家族,国家高层都会知道。

    这个道理,那些能够站在大陆上层的强者们自然清楚,因此再经过了几个时辰的利益交换之后,落月城几乎所有的强者,都将目光锁定到了城主府!

    “会是谁呢?”

    这个问题几乎是所有强者的困惑,因为那位年轻城主的开宗立派,如今城主府里的修士实在太多了,而五蕴神光这种天兆,跟修士本身的资质也没有多大的关系。

    因此整个城主府里的任何一名修士,都有可能是那个发出五蕴神光的逆天修士,但城主府里的修士经过四天的积累之后,数量早已经破万。

    想要从上万人里,将那个绝对不会主动说出来的修士找出来,其实和大海捞针也没多大的区别,范围虽然缩小了,但查探的难度依然高得惊人。

    “查!再难也得查!那可是极有可能成神的人啊!”

    几乎没什么犹豫的,所有势力所属的强者便做出了一个区别不大的决定,修士界已经太久没有出现能够成神的人了,久到所有修士都开始绝望。

    而这个发出了五蕴神光的修士,无疑就是成神的契机,是任何一名强者都不容错过的机遇,谁都不敢保证,在他们今后的人生里还能不能遇到第二个发出五蕴神光的人,这次机会不容错过!

    集合了整个落月城所有势力的意志,让原本就不平静的落月城变得更加暗潮汹涌起来,大约六个时辰之后,城主府再次开始热闹了起来,甚至比唐楚阳开宗立派的那天还要热闹数倍。

    但这个时候唐楚阳已经出定,等于是在第一时间,就将他自己从诸多势力的怀疑名单中移除,五蕴神光能够引动天地法则,一旦触动之后,短时间内绝难出定,这几乎是所有强者的共有认知。

    但他们却不知道,对于已经成神的唐楚阳而言,要消化五蕴神光带来的副作用,和吃饭喝水也没有太大区别。

    这一点也让唐楚阳以及唐家,无形中躲过了一次恐怖的劫难。(未完待续。。)–+16057922–>

第678章、诛杀    “那不是羽元小师叔么?”

    “对,就是羽元小师叔。”

    “怎么羽元小师叔还这么小?”

    几个退休道童不由得讨论了起来,其余一些退休较早的道童也是听得津津有味,他们离开老君山早了点,因而没有见过郑羽梦。

    “你们快点过来!将牛科长带去洗漱一下。”

    张所长最终也顾不得牛科长的脸面了,跳下白云,点了几个研究所的人,让他们带着牛科长去收拾。

    可以这么说,牛科长尿裤子的典故很快就传播开了,不但考古研究所里人人皆知,就算是整个神秘部门绝大多数人都知道。

    最终这位牛科长不得不申请调离,去了一个偏远的地方。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郑羽梦将白云收了,那些山民的热情简直让她都有些害怕,最初还感觉好玩,现在看到一些老头,老太的头都磕破了,就不太好玩了。

    还好,张所长嘴巴不差,几句话便将这些山民给劝回去了。

    待到那些山民一走,考古研究所里大半员工就涌了上来,给郑羽梦见礼:“弟子见过小师叔。”

    郑羽梦的记性自然不坏,见到里面几个人就知道这些人的身份了,随即回了一礼,又将明心拉过来给众人介绍了一番。

    明心乃是蔡银玲所收的第一个弟子,那些退休道童里也有人认得。

    不过。尚未等张所长上前邀请郑羽梦两人去驻地休息,郑羽梦看着这些人就皱起了眉头:“不忙,待贫道先将他们身上的邪灵祛除了再说。”

    郑羽梦这么一说。张所长顿时后背发凉,颇为有些毛骨悚然。

    那些考古研究所的人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郑羽梦随即便给众人开了阴阳眼。

    这阴阳眼一开,立马就有数人给吓晕了过去。

    没法,大概是因为那个青铜灯盏的缘故,在场所有人除掉张所长之外,其余的人身上都附着了邪灵。

    有的是趴在头顶上的幼童,有的是趴在后背上的老太婆。还有抱着大腿的半人半蛇等等。

    总之这些依附在人身之上的邪灵看上去都没有一个面善的。

    突然之间看到自己身上有这么个东西,胆量略小一点的被吓死都有可能。

    还好。这考古研究所的人除了一些走后门进来的,多数都是胆大之辈,经历过不少灵异事件,现在最多也就后背冒汗。双腿发软罢了。

    郑羽梦这也不是随便给人开阴阳眼的,她有着自己的打算,毕竟这种调查,她也是第一次,如果人心不齐的话,还不如自己一个人前往,因而须得给这些人一个下马威,人心齐了,免得以后惹出麻烦来。

    或许是时间没到。那些邪灵虽说依附在人身上之上,但最多也就咧嘴露牙,显出各种恶相罢了。对于被依附的人来说,却没有多少太大的影响。

    当然,要说一点影响都没有是不可能的。

    若是邪灵依附在头顶上,那么此人必定会头晕目眩,而依附在后背,必定感觉莫名有重压。那牛科长便是如此,以至于后背都有些驼了。至于依附在大腿上的邪灵,则会让人感觉双腿无力。

    总之,按照郑羽梦的说法,这些邪灵正在不断吸取人体中的精气。

    让考古研究所的人尽数看了一遍,别人或者自己身上依附的邪灵之后,郑羽梦便随手打出一道黄色符箓。

    这黄色符箓乃是镇灵符,炼精化气入门时期便能够绘制的符箓。

    但郑羽梦绘制的镇灵符自然不是那些入门道行弟子可以比拟的。

    随着这道镇灵符在空气中自行燃烧,散发出黄色光芒,那些显现出来的邪灵顿时从恶形恶相变得惊恐起来,它们发出尖锐无比的尖叫声,凡是被黄色光芒照射住的邪灵,身上如同泼上了滚油的白雪,迅速融化并散发出青烟来。

    几头尚未被黄色光芒照中的邪灵哪里还敢依附在人身上,随即便化为一股股黑烟朝着外面逃走,从这一点来看,这些邪灵倒是有些智慧。

    谁想知,明心却早就准备好了,见到那些邪灵逃走,随即右手化为剑指,朝着那些邪灵所化的黑烟一指,一粒剑丸从明心口中喷出,化为一道剑光冲去。

    转眼之间,那逃走的黑烟,被剑光一催,随即便在空中消散。

    而那些被黄色光芒照中的邪灵此时却没法挣脱,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彻底化为青烟。

    就在那些邪灵尽数被镇压消灭的同时,远处莫名传来一阵尖叫声,震得众人心头一阵翻滚。

    明心那道飞剑此时已回到头顶,那尖叫声传来的时候,飞剑之上透出一圈白光将明心护在了里面。

    而郑羽梦身上的道袍则散发出一圈金光将众人护住,那金光在尖叫声之下微微震动,倒让郑羽梦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这声尖叫里蕴含着无尽的邪恶,竟然引来了无数黑影,那些黑影便是魍魉,山村历年死人之后残留下来的魂体罢了。

    这时虽不说是阳光明媚,但也是白天,因而那些被尖叫声引来的魍魉很快便在阳光照射下自行消散。

    在经历了这些之后,那位张所长也不敢小看这位羽元道长了。

    人家年纪看上去并不大,但这道行却是高深无比,张所长此时就全指望这位羽元道长解决难题了。

    且不说郑羽梦带着明心在山村住下,只说孟挺端坐在老君山后山悬崖上,头顶上是弟子们搭建的竹棚,旁边是弟子明道守候。

    这火劫,孟挺已经渡了三月有余了。

    每日在避开清晨太阳初出,紫气鼎盛之时后,若是阴天,孟挺便会遁出阴神,在略微照射下来的天光之中淬炼阴神。

    有师尊与没有师尊的区别太大了。

    贾可道已经摸索出一整套如何渡劫的办法和经验,孟挺只需要照着葫芦画瓢即可,光从渡劫的安全和速度上来说,较之自己摸索却要好上太多了。

    今天乃是一个艳阳高照的好天气,对于渡劫已久的孟挺来说,却是一个重大的考验。

    如果自己的阴神能够在这艳阳天里承受着天火炙烧的话,那距离渡过火劫就不远了。

    孟挺取出一粒壮魄丹,这粒壮魄丹与贾可道曾经炼制的壮魄丹却有一些不同,贾可道炼制的壮魄丹乃是黑色如水,而这粒壮魄丹却是黄色。

    这壮魄丹乃是流青云炼制出来的,其效果要比贾可道当初炼制的壮魄丹好多了,为了解决壮魄丹会自行散发魄力从而在一定时间内消散的问题,流青云在壮魄丹外用合丹之术凝固了一层外壳,借以阻止魄力散失。

    从孟挺身上保存的这些壮魄丹上来看,流青云的确做到了这一点。

    光从这一点上来说,流青云倒是超过了贾可道。

    但问题是就算是流青云也不敢说自己在炼丹一道上超越了师尊。

    贾可道哪里有空闲时间去研究这些东西,也就只有专修炼丹一道的流青云才可能做到这一点。

    孟挺身上这些壮魄丹是流青云炼制,而其原料则是来自于恶魔。

    那些恶魔体内的魔核里束缚着恶魔的灵魂,流青云则是将这些恶魔灵魂剔除蕴含的深渊之力之后,将其炼制成为魄水,从而凝练为壮魄丹。

    既然是恶魔灵魂炼制,孟挺也不会有什么顾忌。

    将壮魄丹含入口中吞下,那壮魄丹的外壳在沾染口水之后迅速融化,将其内包裹的壮魄丹显现出来,随后孟挺就感觉阴神微微一震,之前被天火炙烧所遗留下来的那点损伤很快就在散发的魄力之下修复完毕。

    看着外面明艳的阳光,孟挺笑了笑,随后闭上双眼。

    没多久,一个半透明的阴神便从孟挺肉神头顶浮现出来,在略微观察了一会外面的阳光之后,便鼓起勇气,冲出了竹棚。

    顿时,在常人眼中仅仅只是一点火热的阳光便在孟挺阴神之外形成了熊熊烈焰,烧得孟挺的阴神发出无声的惨叫。

    这是能够传入灵魂深处的痛苦,就算是铁打的汉子,在这样的痛苦之下也很难说不会崩溃。

    但对于孟挺来说,这样的痛苦已经是司空见惯,完全无法在自己心境里引起半点波动。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待到阴神返回肉身的时候,孟挺的阴神已经被天火烧毁大半。

    与贾可道一样,孟挺每次阴神出壳之后,回来的阴神都会受到重创。

    还好,有壮魄丹,否则的话,光是恢复这阴神所受到的创伤,也不知道需要多久时间了。

    相对于孟挺的痛苦来说,贾可道依然处于酣睡之中。

    但此时的贾可道与之前却开始有些不同了。

    体型巨大无比的巴蛇肉身与残破的冰雪国度连在一起,在虚空之中的目标也算不小了。

    但现在出现的那些虚空生物就好似完全没有看见贾可道的肉身,它们的兴趣则是转向了悬浮在巴蛇肉身四周的那些宝贝。

    一群星界鳐从星界虚空深处缓缓朝着主物质位面游动过来。

    这些星界鳐算得上星界虚空之中性情较为平和的虚空生物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