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那不是羽元小师叔么?”

    “对,就是羽元小师叔。”

    “怎么羽元小师叔还这么小?”

    几个退休道童不由得讨论了起来,其余一些退休较早的道童也是听得津津有味,他们离开老君山早了点,因而没有见过郑羽梦。

    “你们快点过来!将牛科长带去洗漱一下。”

    张所长最终也顾不得牛科长的脸面了,跳下白云,点了几个研究所的人,让他们带着牛科长去收拾。

    可以这么说,牛科长尿裤子的典故很快就传播开了,不但考古研究所里人人皆知,就算是整个神秘部门绝大多数人都知道。

    最终这位牛科长不得不申请调离,去了一个偏远的地方。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郑羽梦将白云收了,那些山民的热情简直让她都有些害怕,最初还感觉好玩,现在看到一些老头,老太的头都磕破了,就不太好玩了。

    还好,张所长嘴巴不差,几句话便将这些山民给劝回去了。

    待到那些山民一走,考古研究所里大半员工就涌了上来,给郑羽梦见礼:“弟子见过小师叔。”

    郑羽梦的记性自然不坏,见到里面几个人就知道这些人的身份了,随即回了一礼,又将明心拉过来给众人介绍了一番。

    明心乃是蔡银玲所收的第一个弟子,那些退休道童里也有人认得。

    不过。尚未等张所长上前邀请郑羽梦两人去驻地休息,郑羽梦看着这些人就皱起了眉头:“不忙,待贫道先将他们身上的邪灵祛除了再说。”

    郑羽梦这么一说。张所长顿时后背发凉,颇为有些毛骨悚然。

    那些考古研究所的人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郑羽梦随即便给众人开了阴阳眼。

    这阴阳眼一开,立马就有数人给吓晕了过去。

    没法,大概是因为那个青铜灯盏的缘故,在场所有人除掉张所长之外,其余的人身上都附着了邪灵。

    有的是趴在头顶上的幼童,有的是趴在后背上的老太婆。还有抱着大腿的半人半蛇等等。

    总之这些依附在人身之上的邪灵看上去都没有一个面善的。

    突然之间看到自己身上有这么个东西,胆量略小一点的被吓死都有可能。

    还好。这考古研究所的人除了一些走后门进来的,多数都是胆大之辈,经历过不少灵异事件,现在最多也就后背冒汗。双腿发软罢了。

    郑羽梦这也不是随便给人开阴阳眼的,她有着自己的打算,毕竟这种调查,她也是第一次,如果人心不齐的话,还不如自己一个人前往,因而须得给这些人一个下马威,人心齐了,免得以后惹出麻烦来。

    或许是时间没到。那些邪灵虽说依附在人身上之上,但最多也就咧嘴露牙,显出各种恶相罢了。对于被依附的人来说,却没有多少太大的影响。

    当然,要说一点影响都没有是不可能的。

    若是邪灵依附在头顶上,那么此人必定会头晕目眩,而依附在后背,必定感觉莫名有重压。那牛科长便是如此,以至于后背都有些驼了。至于依附在大腿上的邪灵,则会让人感觉双腿无力。

    总之,按照郑羽梦的说法,这些邪灵正在不断吸取人体中的精气。

    让考古研究所的人尽数看了一遍,别人或者自己身上依附的邪灵之后,郑羽梦便随手打出一道黄色符箓。

    这黄色符箓乃是镇灵符,炼精化气入门时期便能够绘制的符箓。

    但郑羽梦绘制的镇灵符自然不是那些入门道行弟子可以比拟的。

    随着这道镇灵符在空气中自行燃烧,散发出黄色光芒,那些显现出来的邪灵顿时从恶形恶相变得惊恐起来,它们发出尖锐无比的尖叫声,凡是被黄色光芒照射住的邪灵,身上如同泼上了滚油的白雪,迅速融化并散发出青烟来。

    几头尚未被黄色光芒照中的邪灵哪里还敢依附在人身上,随即便化为一股股黑烟朝着外面逃走,从这一点来看,这些邪灵倒是有些智慧。

    谁想知,明心却早就准备好了,见到那些邪灵逃走,随即右手化为剑指,朝着那些邪灵所化的黑烟一指,一粒剑丸从明心口中喷出,化为一道剑光冲去。

    转眼之间,那逃走的黑烟,被剑光一催,随即便在空中消散。

    而那些被黄色光芒照中的邪灵此时却没法挣脱,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彻底化为青烟。

    就在那些邪灵尽数被镇压消灭的同时,远处莫名传来一阵尖叫声,震得众人心头一阵翻滚。

    明心那道飞剑此时已回到头顶,那尖叫声传来的时候,飞剑之上透出一圈白光将明心护在了里面。

    而郑羽梦身上的道袍则散发出一圈金光将众人护住,那金光在尖叫声之下微微震动,倒让郑羽梦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这声尖叫里蕴含着无尽的邪恶,竟然引来了无数黑影,那些黑影便是魍魉,山村历年死人之后残留下来的魂体罢了。

    这时虽不说是阳光明媚,但也是白天,因而那些被尖叫声引来的魍魉很快便在阳光照射下自行消散。

    在经历了这些之后,那位张所长也不敢小看这位羽元道长了。

    人家年纪看上去并不大,但这道行却是高深无比,张所长此时就全指望这位羽元道长解决难题了。

    且不说郑羽梦带着明心在山村住下,只说孟挺端坐在老君山后山悬崖上,头顶上是弟子们搭建的竹棚,旁边是弟子明道守候。

    这火劫,孟挺已经渡了三月有余了。

    每日在避开清晨太阳初出,紫气鼎盛之时后,若是阴天,孟挺便会遁出阴神,在略微照射下来的天光之中淬炼阴神。

    有师尊与没有师尊的区别太大了。

    贾可道已经摸索出一整套如何渡劫的办法和经验,孟挺只需要照着葫芦画瓢即可,光从渡劫的安全和速度上来说,较之自己摸索却要好上太多了。

    今天乃是一个艳阳高照的好天气,对于渡劫已久的孟挺来说,却是一个重大的考验。

    如果自己的阴神能够在这艳阳天里承受着天火炙烧的话,那距离渡过火劫就不远了。

    孟挺取出一粒壮魄丹,这粒壮魄丹与贾可道曾经炼制的壮魄丹却有一些不同,贾可道炼制的壮魄丹乃是黑色如水,而这粒壮魄丹却是黄色。

    这壮魄丹乃是流青云炼制出来的,其效果要比贾可道当初炼制的壮魄丹好多了,为了解决壮魄丹会自行散发魄力从而在一定时间内消散的问题,流青云在壮魄丹外用合丹之术凝固了一层外壳,借以阻止魄力散失。

    从孟挺身上保存的这些壮魄丹上来看,流青云的确做到了这一点。

    光从这一点上来说,流青云倒是超过了贾可道。

    但问题是就算是流青云也不敢说自己在炼丹一道上超越了师尊。

    贾可道哪里有空闲时间去研究这些东西,也就只有专修炼丹一道的流青云才可能做到这一点。

    孟挺身上这些壮魄丹是流青云炼制,而其原料则是来自于恶魔。

    那些恶魔体内的魔核里束缚着恶魔的灵魂,流青云则是将这些恶魔灵魂剔除蕴含的深渊之力之后,将其炼制成为魄水,从而凝练为壮魄丹。

    既然是恶魔灵魂炼制,孟挺也不会有什么顾忌。

    将壮魄丹含入口中吞下,那壮魄丹的外壳在沾染口水之后迅速融化,将其内包裹的壮魄丹显现出来,随后孟挺就感觉阴神微微一震,之前被天火炙烧所遗留下来的那点损伤很快就在散发的魄力之下修复完毕。

    看着外面明艳的阳光,孟挺笑了笑,随后闭上双眼。

    没多久,一个半透明的阴神便从孟挺肉神头顶浮现出来,在略微观察了一会外面的阳光之后,便鼓起勇气,冲出了竹棚。

    顿时,在常人眼中仅仅只是一点火热的阳光便在孟挺阴神之外形成了熊熊烈焰,烧得孟挺的阴神发出无声的惨叫。

    这是能够传入灵魂深处的痛苦,就算是铁打的汉子,在这样的痛苦之下也很难说不会崩溃。

    但对于孟挺来说,这样的痛苦已经是司空见惯,完全无法在自己心境里引起半点波动。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待到阴神返回肉身的时候,孟挺的阴神已经被天火烧毁大半。

    与贾可道一样,孟挺每次阴神出壳之后,回来的阴神都会受到重创。

    还好,有壮魄丹,否则的话,光是恢复这阴神所受到的创伤,也不知道需要多久时间了。

    相对于孟挺的痛苦来说,贾可道依然处于酣睡之中。

    但此时的贾可道与之前却开始有些不同了。

    体型巨大无比的巴蛇肉身与残破的冰雪国度连在一起,在虚空之中的目标也算不小了。

    但现在出现的那些虚空生物就好似完全没有看见贾可道的肉身,它们的兴趣则是转向了悬浮在巴蛇肉身四周的那些宝贝。

    一群星界鳐从星界虚空深处缓缓朝着主物质位面游动过来。

    这些星界鳐算得上星界虚空之中性情较为平和的虚空生物了。(未完待续)

第四百四十三章 五阶神印    ( )随着报名参加神元宫考核的修士越来越多,唐楚阳等人手头上的人手已经不够用了,等所有问题全部汇聚到唐楚阳这里的时候,他皱着眉头想了便一脸懊恼地拍了自己一巴掌。∷四∷五∷中∷文→,

    当初在牧场招收信徒的时候,唐家同样是负责考核的人手不够,而那时唐楚阳用的是阵法,这个法子用到此时的城主府,简直再合适不过了。

    布置个几十座‘幻杀防’结合的综合大阵,一次性考核上万修士都没有任何问题,只需几个主阵之人操纵,防止阵法误杀其中的修士,所有的人都能解放出来。

    这是唐楚阳最擅长的能力之一,但却被他生生地给忙忘了,以至于他差点连正在炼符和炼丹的海大富和布衣,都叫来帮忙考核。

    至于灵符的考核,就更加简单了,完全可以套用现代社会的考试模式,直接给参加考核的灵符师发放材料,让他们炼制灵符,炼制好的灵符,就是他们的答卷。

    到时候唐楚阳只要检查灵符,就知道哪些灵符师才是他需要的人才,如此安排一番,原本看似忙碌无比的数百上千人,其中九成都可以解脱出来干些别的事情。

    “你小子刚开始为什么不这么做?诚心想累死我们这些老家伙是不是?”

    当唐楚阳把他的安排再次铺开的时候,宇文侯一脸郁闷,气得吹胡子瞪眼的,看向唐楚阳的目光充满愤慨。

    就连唐老爷子和李令远二人,也是一脸愤愤地瞪着唐楚阳,怀疑这小家伙是不是故意让他们忙得晕头转向。

    “嘿嘿。灯下黑,绝对的灯下黑!”

    唐楚阳一脸汗颜之色。他这可是大实话,有时候越是聪明的人反而越容易犯一些低级错误。因为聪明人总会本能地将考虑方向锁定在高难度方面,简单容易的甚至会直接忽略。

    对于唐楚阳而言,阵法,灵符,守护神这些,都是他熟的不能再熟的东西了,一旦忙起来,一时想不到阵法这方面,也不是多奇怪的事情。

    承受了三位老爷子长达半个时辰的唠叨轰炸后。接下来忙碌的人就变成了唐楚阳自己,综合型的阵法,阿宝和陆俊等人还不具备布置的能力,只能他自己来。

    经过一次拍卖会的搜刮,以及落月城暴增的税收,唐楚阳如今已经不缺布阵材料了,等所有的材料准备齐全之后,他便开始不停地布阵,每布置好一座便马上投入使用。

    差不多忙了整整三天时间。唐楚阳布置了八座五行属性的中型综合大阵,两座大型水属性综合大阵,每一种属性阵法都是两座,分别用于考核外五阁门人。

    火属性的“天魔血煞阵”用于考核魔神系修士。

    金属性的‘二十四正神阵’用于考核天帝系修士。

    木属性的‘七绝妖灵阵’用于考核妖圣系修士。

    考核俗家西天系佛修的则是‘阎罗往生阵’!

    两座水属性的综合大阵最为重要。所有修士通过本系的考核之后,都要进入这两座大阵里,测试本身的潜力。以及本命神印的凝炼程度。

    一通忙活下来,唐楚阳几乎累得浑身虚脱。甚至来不及休息就直接赶往画室,烛翎已经数次找过他了。拍卖会已经举行了四天,所需灵符已经没有多少存货,让唐楚阳想法子呢。

    也幸好这几天被收入神元宫的灵符师,只要职业等级是中级以上的,全部被唐楚阳打发去炼制将符,好歹前面三天总算是撑过去了。

    不过即便如此,到第四天的拍卖会结束,城主府这边储备起来的将符,已经彻底告急,连一点存量都没有了。

    极为奢侈地使用了一枚王符,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虚弱的身体恢复到最佳状态后,唐楚阳不得不咬牙再次炼化了一枚本源符印,将之转化成上品本源火印。

    上品本源符印的功效非常恐怖,炼制成本源火印之后,唐楚阳一次性便可以炼制上千张将符,以他不到五分钟完成一次炼制的恐怖的炼符速度,半个时辰的产量就轻松破万!

    不过这恐怖的将符出产量,可是唐楚阳牺牲了一枚上品本源符印换来的,本命符印可是炼制先天灵宝的极品材料,而先天灵宝那是天神才有的宝贝,凡间界有没有都是另外一回事呢。

    消耗了这枚上品本源符印,很可能就等于消耗了凡间界的第一件先天灵宝,这损失,可不是一般的大。

    不过唐楚阳可不打算继续在拍卖会的事情上失约,因为他已经失约过一次了,再这么搞的话,很可能会让他信誉大损。

    唐楚阳这次也是狠了心,一口气炼制了整整十个时辰,足足二十个小时的灵符,总产量高达五十万张,其中单是几率不高的超品将符,都有近万张!

    唐楚阳对画符已经熟悉到了近乎本能的地步,所以他的超品将符诞生几率非常高,远不是海大富和易星能比。

    别说超品将符了,单是十个时辰,高达五十万张的将符恐怖出产量,就足以让海大富和易星顶礼膜拜了。

    “老子这辈子,将符的日产量恐怕都不可能达到这个地步!”

    海大富几乎是带着一脸敬仰的表情说出这话的,日产量五十万张将符啊,这话说出去恐怕只能被人当做笑话来听吧?

    但唐楚阳在过去的十个时辰里炼制的将符,可全都是海大富在负责整理的,如此切身经历,可以想象得到他受到的震撼会有多么恐怖,甚至于让海大富对超过唐楚阳的愿望都变成绝望了。

    这尼玛根本就不是人类能够做到的事情!

    不过海大富很快就发现了一个问题,他有些不确信地将所有灵符都检查了一遍之后,这才发现了什么一般冲唐楚阳道:

    “楚阳,这五十万张将符怎么全是火系将符啊?其他系别的灵符怎么办?”

    唐楚阳闻言指了指海大富和易星,以及同在一个画室的其他灵符师,没好气道:

    “当然是交给你们了!我只有在炼制火系灵符的时候,才有这么快的速度和产量,其他系别的话,我虽然比你们快,但也快不了多少……”

    说完这话之后,唐楚阳稍微缓了口气,又补了一句道:

    “再说了,我一口气炼制的五十多万张将符,连口气都没歇呢,你想累死我啊?!”

    五十万张将符,是我的话,累死也连不出来,海大富心里暗暗嘀咕着,面上却是一脸的讪笑,唐楚阳的表现实在太过妖孽,以至于海大富根本没法子把他当正常人来看。

    “嘿嘿,那你先歇着,剩下的便交给我们来吧……”

    海大富匆忙应了一声,便急忙转身去炼制将符了,如今神元宫能够炼制将符的灵符师,也有差不多二十个,虽然在产量上有高有低,出产率也不尽相同。

    但这么多灵符师加起来,再辅以高品质的印制画板,以及足够好的材料,二十多个灵符师一日的产量还是很可观的,至少应付第二天的拍卖会是没什么问题了。

    海大富离开之后,唐楚阳便开始内视调息元神,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等唐楚阳的意识沉入识海的时候,他才突然发现这一通疯狂的忙碌之后,修为竟然已经突破五行境了!

    “如果不是潮汐山独立于五行大陆之外,我这个时候怕是该迎接五行天劫的考验了吧?辅修果然是修为快速突破的不二法门!”

    有了这个让人惊喜的发现,唐楚阳原本疲累的情绪几乎被一扫而光,修为突破到五阶之后,他便可以再次凝炼本命神印了,如今唐楚阳的本命神印,已经精致得和真人差不多。

    只是这个精致如同真身的蓝色神印,却是个无头之人,因为神印最重要的头部,必须要修士达到五阶才可以凝炼,只有天位修士才能将本命神印彻底凝炼成完美的人形!

    如今唐楚阳不缺凝炼材料,当下便从储物戒指里挑出最好的五行材料,开始凝炼本命神印。

    本命神印的头部乃是修士的重中之重,需要金木水火土五行俱全,单单是凝炼材料就得准备五种之多,而唐楚阳拿出来的五行材料,全都出自神兽的极品材料。

    拍卖会已经足足举行了四天时间,头三天的守护神形象画谱,几乎让潮汐山众多势力竭尽所能,全都掏出了压箱底的宝贝来争先竞拍,唐楚阳手里的神兽材料,便是得自拍卖会。

    再次奢侈地消耗了一枚王符,将身体恢复到最佳状态之后,唐楚阳开始炼化材料,出自神兽之身的材料都是极难炼化的,不过唐楚阳拥有本源火印,炼化这些材料倒是简单了许多。

    随着一堆堆材料不断被炼化成液态,唐楚阳元神一动,开始操控着所有材料,凝炼本命神印最重要的头部。

    唐楚阳不是五行大陆的原住民,因此它的思维并未被五行大陆的固有认知束缚住,在凝炼五行材料的时候,他灵机一动,把五种材料以‘先天五灵阵’阵序排列,想试试看能不能成功。

    等五种液态材料布置的‘先天五灵阵’完成的瞬间,出乎唐楚阳预料的事情发生了,他只感觉偌大的识海猛然一震,随后就是风起云涌,翻江倒海。

    一道五彩光柱倏然射出眉心,通天而起!(未完待续。。)

    (l~1`x*>+`<w>`+<*l~1x)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