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随着报名参加神元宫考核的修士越来越多,唐楚阳等人手头上的人手已经不够用了,等所有问题全部汇聚到唐楚阳这里的时候,他皱着眉头想了便一脸懊恼地拍了自己一巴掌。∷四∷五∷中∷文→,

    当初在牧场招收信徒的时候,唐家同样是负责考核的人手不够,而那时唐楚阳用的是阵法,这个法子用到此时的城主府,简直再合适不过了。

    布置个几十座‘幻杀防’结合的综合大阵,一次性考核上万修士都没有任何问题,只需几个主阵之人操纵,防止阵法误杀其中的修士,所有的人都能解放出来。

    这是唐楚阳最擅长的能力之一,但却被他生生地给忙忘了,以至于他差点连正在炼符和炼丹的海大富和布衣,都叫来帮忙考核。

    至于灵符的考核,就更加简单了,完全可以套用现代社会的考试模式,直接给参加考核的灵符师发放材料,让他们炼制灵符,炼制好的灵符,就是他们的答卷。

    到时候唐楚阳只要检查灵符,就知道哪些灵符师才是他需要的人才,如此安排一番,原本看似忙碌无比的数百上千人,其中九成都可以解脱出来干些别的事情。

    “你小子刚开始为什么不这么做?诚心想累死我们这些老家伙是不是?”

    当唐楚阳把他的安排再次铺开的时候,宇文侯一脸郁闷,气得吹胡子瞪眼的,看向唐楚阳的目光充满愤慨。

    就连唐老爷子和李令远二人,也是一脸愤愤地瞪着唐楚阳,怀疑这小家伙是不是故意让他们忙得晕头转向。

    “嘿嘿。灯下黑,绝对的灯下黑!”

    唐楚阳一脸汗颜之色。他这可是大实话,有时候越是聪明的人反而越容易犯一些低级错误。因为聪明人总会本能地将考虑方向锁定在高难度方面,简单容易的甚至会直接忽略。

    对于唐楚阳而言,阵法,灵符,守护神这些,都是他熟的不能再熟的东西了,一旦忙起来,一时想不到阵法这方面,也不是多奇怪的事情。

    承受了三位老爷子长达半个时辰的唠叨轰炸后。接下来忙碌的人就变成了唐楚阳自己,综合型的阵法,阿宝和陆俊等人还不具备布置的能力,只能他自己来。

    经过一次拍卖会的搜刮,以及落月城暴增的税收,唐楚阳如今已经不缺布阵材料了,等所有的材料准备齐全之后,他便开始不停地布阵,每布置好一座便马上投入使用。

    差不多忙了整整三天时间。唐楚阳布置了八座五行属性的中型综合大阵,两座大型水属性综合大阵,每一种属性阵法都是两座,分别用于考核外五阁门人。

    火属性的“天魔血煞阵”用于考核魔神系修士。

    金属性的‘二十四正神阵’用于考核天帝系修士。

    木属性的‘七绝妖灵阵’用于考核妖圣系修士。

    考核俗家西天系佛修的则是‘阎罗往生阵’!

    两座水属性的综合大阵最为重要。所有修士通过本系的考核之后,都要进入这两座大阵里,测试本身的潜力。以及本命神印的凝炼程度。

    一通忙活下来,唐楚阳几乎累得浑身虚脱。甚至来不及休息就直接赶往画室,烛翎已经数次找过他了。拍卖会已经举行了四天,所需灵符已经没有多少存货,让唐楚阳想法子呢。

    也幸好这几天被收入神元宫的灵符师,只要职业等级是中级以上的,全部被唐楚阳打发去炼制将符,好歹前面三天总算是撑过去了。

    不过即便如此,到第四天的拍卖会结束,城主府这边储备起来的将符,已经彻底告急,连一点存量都没有了。

    极为奢侈地使用了一枚王符,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虚弱的身体恢复到最佳状态后,唐楚阳不得不咬牙再次炼化了一枚本源符印,将之转化成上品本源火印。

    上品本源符印的功效非常恐怖,炼制成本源火印之后,唐楚阳一次性便可以炼制上千张将符,以他不到五分钟完成一次炼制的恐怖的炼符速度,半个时辰的产量就轻松破万!

    不过这恐怖的将符出产量,可是唐楚阳牺牲了一枚上品本源符印换来的,本命符印可是炼制先天灵宝的极品材料,而先天灵宝那是天神才有的宝贝,凡间界有没有都是另外一回事呢。

    消耗了这枚上品本源符印,很可能就等于消耗了凡间界的第一件先天灵宝,这损失,可不是一般的大。

    不过唐楚阳可不打算继续在拍卖会的事情上失约,因为他已经失约过一次了,再这么搞的话,很可能会让他信誉大损。

    唐楚阳这次也是狠了心,一口气炼制了整整十个时辰,足足二十个小时的灵符,总产量高达五十万张,其中单是几率不高的超品将符,都有近万张!

    唐楚阳对画符已经熟悉到了近乎本能的地步,所以他的超品将符诞生几率非常高,远不是海大富和易星能比。

    别说超品将符了,单是十个时辰,高达五十万张的将符恐怖出产量,就足以让海大富和易星顶礼膜拜了。

    “老子这辈子,将符的日产量恐怕都不可能达到这个地步!”

    海大富几乎是带着一脸敬仰的表情说出这话的,日产量五十万张将符啊,这话说出去恐怕只能被人当做笑话来听吧?

    但唐楚阳在过去的十个时辰里炼制的将符,可全都是海大富在负责整理的,如此切身经历,可以想象得到他受到的震撼会有多么恐怖,甚至于让海大富对超过唐楚阳的愿望都变成绝望了。

    这尼玛根本就不是人类能够做到的事情!

    不过海大富很快就发现了一个问题,他有些不确信地将所有灵符都检查了一遍之后,这才发现了什么一般冲唐楚阳道:

    “楚阳,这五十万张将符怎么全是火系将符啊?其他系别的灵符怎么办?”

    唐楚阳闻言指了指海大富和易星,以及同在一个画室的其他灵符师,没好气道:

    “当然是交给你们了!我只有在炼制火系灵符的时候,才有这么快的速度和产量,其他系别的话,我虽然比你们快,但也快不了多少……”

    说完这话之后,唐楚阳稍微缓了口气,又补了一句道:

    “再说了,我一口气炼制的五十多万张将符,连口气都没歇呢,你想累死我啊?!”

    五十万张将符,是我的话,累死也连不出来,海大富心里暗暗嘀咕着,面上却是一脸的讪笑,唐楚阳的表现实在太过妖孽,以至于海大富根本没法子把他当正常人来看。

    “嘿嘿,那你先歇着,剩下的便交给我们来吧……”

    海大富匆忙应了一声,便急忙转身去炼制将符了,如今神元宫能够炼制将符的灵符师,也有差不多二十个,虽然在产量上有高有低,出产率也不尽相同。

    但这么多灵符师加起来,再辅以高品质的印制画板,以及足够好的材料,二十多个灵符师一日的产量还是很可观的,至少应付第二天的拍卖会是没什么问题了。

    海大富离开之后,唐楚阳便开始内视调息元神,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等唐楚阳的意识沉入识海的时候,他才突然发现这一通疯狂的忙碌之后,修为竟然已经突破五行境了!

    “如果不是潮汐山独立于五行大陆之外,我这个时候怕是该迎接五行天劫的考验了吧?辅修果然是修为快速突破的不二法门!”

    有了这个让人惊喜的发现,唐楚阳原本疲累的情绪几乎被一扫而光,修为突破到五阶之后,他便可以再次凝炼本命神印了,如今唐楚阳的本命神印,已经精致得和真人差不多。

    只是这个精致如同真身的蓝色神印,却是个无头之人,因为神印最重要的头部,必须要修士达到五阶才可以凝炼,只有天位修士才能将本命神印彻底凝炼成完美的人形!

    如今唐楚阳不缺凝炼材料,当下便从储物戒指里挑出最好的五行材料,开始凝炼本命神印。

    本命神印的头部乃是修士的重中之重,需要金木水火土五行俱全,单单是凝炼材料就得准备五种之多,而唐楚阳拿出来的五行材料,全都出自神兽的极品材料。

    拍卖会已经足足举行了四天时间,头三天的守护神形象画谱,几乎让潮汐山众多势力竭尽所能,全都掏出了压箱底的宝贝来争先竞拍,唐楚阳手里的神兽材料,便是得自拍卖会。

    再次奢侈地消耗了一枚王符,将身体恢复到最佳状态之后,唐楚阳开始炼化材料,出自神兽之身的材料都是极难炼化的,不过唐楚阳拥有本源火印,炼化这些材料倒是简单了许多。

    随着一堆堆材料不断被炼化成液态,唐楚阳元神一动,开始操控着所有材料,凝炼本命神印最重要的头部。

    唐楚阳不是五行大陆的原住民,因此它的思维并未被五行大陆的固有认知束缚住,在凝炼五行材料的时候,他灵机一动,把五种材料以‘先天五灵阵’阵序排列,想试试看能不能成功。

    等五种液态材料布置的‘先天五灵阵’完成的瞬间,出乎唐楚阳预料的事情发生了,他只感觉偌大的识海猛然一震,随后就是风起云涌,翻江倒海。

    一道五彩光柱倏然射出眉心,通天而起!(未完待续。。)

    (l~1`x*>+`<w>`+<*l~1x)

第677章、郁闷    ps:感谢龙恋凤打赏1000,青楼楠梓打赏100,六翼炽天使–圣灵打赏100.

    还好那灵元道长道法高强,御使飞剑斩了那邪灵,救得自己两人。

    因而这张所长对于那灵元道长的本事是绝对信服的。

    而这次跟着一起出来的那个明心道长据说乃是灵元道长首徒,虽说这明心道长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但俗话说得好,名师出高徒,张所长对明心道长的本事也不会怀疑。

    可问题就出在后面那个羽元道长身上。

    说她是道长?张所长自己都不信,就一个乳臭未干,仅仅九岁,十岁的小孩,也可以被称为道长?

    当然,对于这一点,张所长多少也能够明白,毕竟人家乃是灵元道长的师妹,年纪再小,辈分在那里。

    只不过,对于这位羽元道长有多少本事,张所长持怀疑态度,毕竟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年纪才是有无本事的关键所在。

    就算是你天赋异禀,能够比得上人家十多年,二十多年的积累么?

    之后,或许是发现了张所长两人对于羽元师叔的不屑,又担心让羽元师叔不快,那明心在路上的时候便向张所长两人解释了一番。

    当然,张所长两人对于郑羽梦已经有十九岁的年纪未必就相信,或许两人更相信是明心道长为自家师叔脸上贴光罢了。

    虽说知道老君观里面出来的人很是不凡。但世俗的眼光却束缚了张所长两人的认知。

    但到了双都之后,张所长两人方才明白一句话的真谛:切不可以貌取人。

    到了双都,虽说张所长早已订好机票。但由于天气影响,使得航班延误。

    张所长此时也颇为有些无奈,看着突然降临的雷暴雨,别说民航了,就算是军机也没可能升空。

    “看来只能在机场休息一夜了。”

    张所长心头有些苦闷,要知道今晚就是第五天,自己两人已经被灵元道长破了邪。不用担心那邪灵,可自己研究所里还有十多人恐怕也是中了招。若是时间耽误了,这些人性命担忧。

    “休息一夜?”嘴上叼着一根棒棒糖的郑羽梦有些不太高兴了,她原本兴奋得很,那神农架的传说和美景。她可是早就听闻过的了,这次能够外出,她可是打算早点将事情解决,然后好好玩上几天。

    “不是我们不想早点过去,是这天气没法。”

    那年轻人看着郑羽梦早就有些不爽了,在高速公路服务区的时候,居然要买棒棒糖,并且将整个超市里的棒棒糖都给买光了。

    郑羽梦身上没带钱的,明心也没带钱。就只能由研究所付账,张所长怎么说也是上级领导,这种小事自然只能由年轻人。也就是这个牛科长去办理。

    问题是一个大男人在那里买那么多棒棒糖,人家收银员看着都偷笑,让牛科长感觉特么没面子。

    但这事又不好说,着实让人郁闷。

    “必须在今天子时之前赶到,否则必死五人。”

    郑羽梦舔了舔棒棒糖,看了那牛科长一眼。带着稚气的面容随即便严肃起来,朝着那张所长说道。

    那张所长何尝不想早点赶回去。那邪灵已经用十条人命验证了其厉害之处,只要到了第五天,不管你是谁,藏在何处,都会被那邪灵索命。

    张所长眉头一皱,摸出手机,就准备给当地驻军打电话,看能不能调来一架军机。

    但结果让张所长很无奈,军方直接拒绝了张所长的请求,原因很简单,在这个天气情况下,任何航空器起飞都可能机毁人亡。

    “算了,看来还得靠自己。”

    郑羽梦听得结果,不由得皱了皱那好看的眉头,转头朝着明心问道:“明心,你现在能御剑飞行了么?”

    明心脸上微红,回道:“师叔,明心已经能御剑飞行了,但不能带人。”

    郑羽梦笑了起来:“带不了人,不是还有我么?你照顾好自己就行了。”

    郑羽梦笑完之后,朝着那张所长,便让他寻找一个无人的地方。

    张所长听了两位道士的对话,大概能够猜出郑羽梦的意思,难道这小女孩带着自己两人飞过去?

    这个暴雨雷电交加的天气,怎么飞?

    但这个时候,人命关天,张所长也没敢多问,随即便带着几人来到了机场宾馆的楼顶。

    楼顶无人。

    郑羽梦随即便从乾坤袋里取出一团巴掌大小的白云来,随后朝着楼顶一丢,这团白云落在楼顶上,迅速膨胀,前后不到数息时间,白云就化为半亩大小,几乎将楼顶覆盖一半。

    看到这一幕,张所长两人都快要看呆了。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宝贝。

    郑羽梦也没多话,一步便上了千步云。

    张所长两人却有些迟疑,这怎么看都是一朵云,虽说郑羽梦都上去了,也没有从云里掉下来,但这超乎人类常识的东西,多少会让人心头打鼓不止。

    见到张所长两人迟疑不定,郑羽梦也有些不耐烦了,轻喝一声:“上来。”右手朝着张所长两人一招,两人随即便身不由己飞到了千步云上。

    随后,脚下的白云便开始缓缓上升,惊得张所长两人都有些腿软了。

    那张所长还好,多少见过不少市面,心头虽说害怕,但脸上却是镇定无比,唯独后背汗水湿了一层。

    但这张所长还敢说话:“羽元道长,我们飞走了,明心道长怎么办?”

    郑羽梦倒是对张所长有些刮目相看了,虽说这张所长此时说话无非是为了排解心头的恐慌,但在常人里也算是胆大之辈了。

    “无妨,明心会自行跟上来的。”郑羽梦笑着朝后面一指。

    此时的白云已经升入千米高空,并开始朝着神农架飞去,而明心此时正踩在一把三米多长,一尺宽的飞剑上,跟在白云后面,见到张所长的目光过来,还笑着点了点头。

    这一下,那张所长都感觉有些腿软了,站在这白云上,虽说心惊肉跳,生怕掉落下去,但落脚之处柔软富有弹性,加之白云有半亩之大,看不见下面的景色,慢慢的,心头也就不怎么害怕了。

    可那明心道长踩在飞剑上,张所长想一想就心头发毛,若是换成自己的话,恐怕吓都吓死了。

    张所长心头发毛的时候,那个牛科长就更不行了,双腿直接软在了白云上,趴在云上就不敢动弹了,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从白云上掉落下去。

    看到那牛科长的模样,郑羽梦就笑得更欢快了。

    很难说,郑羽梦是不是故意的。

    当然,郑羽梦已经算是很照顾了,换成平时,这千步云在承载三人的时候,面积最多不会超过十个平方。

    真要是十个平方的话,恐怕这张所长也只能趴下了。

    这千步云已经不是贾可道当初炼制出来的千步云了。

    千步云原本速度不算快,但现在郑羽梦脚下这个千步云已经能够飞到每小时八百公里,除了郑羽梦的道行之外,张庆明对这些千步云的改进也起了不少作用。

    不管怎么说,每小时八百公里的速度,已经超过所有直升机。

    并且在白云之上有着一层透明的屏障来保护乘坐千步云的人,否则的话,每小时八百公里的时速,虽说还没有达到音速,但也足以让乘坐其上的人被风吹出去了。

    两个小时之后,千步云就到了神农架上空。

    此时的张所长也适应了这千步云,站在千步云边缘处给郑羽梦指路。

    没多久,千步云就落在了一个山窝里。

    这里是考古研究所在神农架的临时驻地,一个距离巨墓山洞不到五公里的山村。

    说实话,连续的死人事件,已经让这个小山村变得空寂无声。

    大多数的山民都离开了山村,他们虽说没有去过巨墓山洞,但山村里都在传播山神,妖怪乃至于鬼魂的恐怖传说,在这样的情况,逃离这里无疑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突然之间,一朵硕大的白云从天上落下来,顿时引起了剩下那些山民的注意。

    顿时整个山村就轰动了。

    不少老头老太婆就跑了过来,跪在地上给不断降落下来的白云磕头,他们大概将千步云当成了神仙下凡,是来搭救他们的。

    尚未等白云落在地上,明心就早早收了飞剑落在地上,并没有引起人注意。

    而郑羽梦却带了不少小孩子习性,见到人多就兴奋,却不肯老老实实的将白云给收了,大摇大摆的下了白云。

    看到一个金雕玉琢,身穿道袍的小女孩从白云上下来,就算是不相信神仙下凡的山民,也随之信了,一个个朝着郑羽梦磕头,希望这位小仙童救苦救难。

    张所长此时有些头痛,那牛科长在两个小时的高速飞行之后,已经被吓傻了,满裤裆的尿液,让张所长尴尬无比。

    考古研究所的一帮人在混在人群里看热闹,他们作为研究所的人,多少灵异事件都见过,不过这白云天降,老员工是第一次见到,那些被研究所招聘进去的退休道童倒是见过贾可道脚踩千步云,因而也不算惊奇,唯独从白云上跳下来的小女孩,他们里面倒有几个认得。(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