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感谢龙恋凤打赏1000,青楼楠梓打赏100,六翼炽天使–圣灵打赏100.

    还好那灵元道长道法高强,御使飞剑斩了那邪灵,救得自己两人。

    因而这张所长对于那灵元道长的本事是绝对信服的。

    而这次跟着一起出来的那个明心道长据说乃是灵元道长首徒,虽说这明心道长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但俗话说得好,名师出高徒,张所长对明心道长的本事也不会怀疑。

    可问题就出在后面那个羽元道长身上。

    说她是道长?张所长自己都不信,就一个乳臭未干,仅仅九岁,十岁的小孩,也可以被称为道长?

    当然,对于这一点,张所长多少也能够明白,毕竟人家乃是灵元道长的师妹,年纪再小,辈分在那里。

    只不过,对于这位羽元道长有多少本事,张所长持怀疑态度,毕竟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年纪才是有无本事的关键所在。

    就算是你天赋异禀,能够比得上人家十多年,二十多年的积累么?

    之后,或许是发现了张所长两人对于羽元师叔的不屑,又担心让羽元师叔不快,那明心在路上的时候便向张所长两人解释了一番。

    当然,张所长两人对于郑羽梦已经有十九岁的年纪未必就相信,或许两人更相信是明心道长为自家师叔脸上贴光罢了。

    虽说知道老君观里面出来的人很是不凡。但世俗的眼光却束缚了张所长两人的认知。

    但到了双都之后,张所长两人方才明白一句话的真谛:切不可以貌取人。

    到了双都,虽说张所长早已订好机票。但由于天气影响,使得航班延误。

    张所长此时也颇为有些无奈,看着突然降临的雷暴雨,别说民航了,就算是军机也没可能升空。

    “看来只能在机场休息一夜了。”

    张所长心头有些苦闷,要知道今晚就是第五天,自己两人已经被灵元道长破了邪。不用担心那邪灵,可自己研究所里还有十多人恐怕也是中了招。若是时间耽误了,这些人性命担忧。

    “休息一夜?”嘴上叼着一根棒棒糖的郑羽梦有些不太高兴了,她原本兴奋得很,那神农架的传说和美景。她可是早就听闻过的了,这次能够外出,她可是打算早点将事情解决,然后好好玩上几天。

    “不是我们不想早点过去,是这天气没法。”

    那年轻人看着郑羽梦早就有些不爽了,在高速公路服务区的时候,居然要买棒棒糖,并且将整个超市里的棒棒糖都给买光了。

    郑羽梦身上没带钱的,明心也没带钱。就只能由研究所付账,张所长怎么说也是上级领导,这种小事自然只能由年轻人。也就是这个牛科长去办理。

    问题是一个大男人在那里买那么多棒棒糖,人家收银员看着都偷笑,让牛科长感觉特么没面子。

    但这事又不好说,着实让人郁闷。

    “必须在今天子时之前赶到,否则必死五人。”

    郑羽梦舔了舔棒棒糖,看了那牛科长一眼。带着稚气的面容随即便严肃起来,朝着那张所长说道。

    那张所长何尝不想早点赶回去。那邪灵已经用十条人命验证了其厉害之处,只要到了第五天,不管你是谁,藏在何处,都会被那邪灵索命。

    张所长眉头一皱,摸出手机,就准备给当地驻军打电话,看能不能调来一架军机。

    但结果让张所长很无奈,军方直接拒绝了张所长的请求,原因很简单,在这个天气情况下,任何航空器起飞都可能机毁人亡。

    “算了,看来还得靠自己。”

    郑羽梦听得结果,不由得皱了皱那好看的眉头,转头朝着明心问道:“明心,你现在能御剑飞行了么?”

    明心脸上微红,回道:“师叔,明心已经能御剑飞行了,但不能带人。”

    郑羽梦笑了起来:“带不了人,不是还有我么?你照顾好自己就行了。”

    郑羽梦笑完之后,朝着那张所长,便让他寻找一个无人的地方。

    张所长听了两位道士的对话,大概能够猜出郑羽梦的意思,难道这小女孩带着自己两人飞过去?

    这个暴雨雷电交加的天气,怎么飞?

    但这个时候,人命关天,张所长也没敢多问,随即便带着几人来到了机场宾馆的楼顶。

    楼顶无人。

    郑羽梦随即便从乾坤袋里取出一团巴掌大小的白云来,随后朝着楼顶一丢,这团白云落在楼顶上,迅速膨胀,前后不到数息时间,白云就化为半亩大小,几乎将楼顶覆盖一半。

    看到这一幕,张所长两人都快要看呆了。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宝贝。

    郑羽梦也没多话,一步便上了千步云。

    张所长两人却有些迟疑,这怎么看都是一朵云,虽说郑羽梦都上去了,也没有从云里掉下来,但这超乎人类常识的东西,多少会让人心头打鼓不止。

    见到张所长两人迟疑不定,郑羽梦也有些不耐烦了,轻喝一声:“上来。”右手朝着张所长两人一招,两人随即便身不由己飞到了千步云上。

    随后,脚下的白云便开始缓缓上升,惊得张所长两人都有些腿软了。

    那张所长还好,多少见过不少市面,心头虽说害怕,但脸上却是镇定无比,唯独后背汗水湿了一层。

    但这张所长还敢说话:“羽元道长,我们飞走了,明心道长怎么办?”

    郑羽梦倒是对张所长有些刮目相看了,虽说这张所长此时说话无非是为了排解心头的恐慌,但在常人里也算是胆大之辈了。

    “无妨,明心会自行跟上来的。”郑羽梦笑着朝后面一指。

    此时的白云已经升入千米高空,并开始朝着神农架飞去,而明心此时正踩在一把三米多长,一尺宽的飞剑上,跟在白云后面,见到张所长的目光过来,还笑着点了点头。

    这一下,那张所长都感觉有些腿软了,站在这白云上,虽说心惊肉跳,生怕掉落下去,但落脚之处柔软富有弹性,加之白云有半亩之大,看不见下面的景色,慢慢的,心头也就不怎么害怕了。

    可那明心道长踩在飞剑上,张所长想一想就心头发毛,若是换成自己的话,恐怕吓都吓死了。

    张所长心头发毛的时候,那个牛科长就更不行了,双腿直接软在了白云上,趴在云上就不敢动弹了,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从白云上掉落下去。

    看到那牛科长的模样,郑羽梦就笑得更欢快了。

    很难说,郑羽梦是不是故意的。

    当然,郑羽梦已经算是很照顾了,换成平时,这千步云在承载三人的时候,面积最多不会超过十个平方。

    真要是十个平方的话,恐怕这张所长也只能趴下了。

    这千步云已经不是贾可道当初炼制出来的千步云了。

    千步云原本速度不算快,但现在郑羽梦脚下这个千步云已经能够飞到每小时八百公里,除了郑羽梦的道行之外,张庆明对这些千步云的改进也起了不少作用。

    不管怎么说,每小时八百公里的速度,已经超过所有直升机。

    并且在白云之上有着一层透明的屏障来保护乘坐千步云的人,否则的话,每小时八百公里的时速,虽说还没有达到音速,但也足以让乘坐其上的人被风吹出去了。

    两个小时之后,千步云就到了神农架上空。

    此时的张所长也适应了这千步云,站在千步云边缘处给郑羽梦指路。

    没多久,千步云就落在了一个山窝里。

    这里是考古研究所在神农架的临时驻地,一个距离巨墓山洞不到五公里的山村。

    说实话,连续的死人事件,已经让这个小山村变得空寂无声。

    大多数的山民都离开了山村,他们虽说没有去过巨墓山洞,但山村里都在传播山神,妖怪乃至于鬼魂的恐怖传说,在这样的情况,逃离这里无疑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突然之间,一朵硕大的白云从天上落下来,顿时引起了剩下那些山民的注意。

    顿时整个山村就轰动了。

    不少老头老太婆就跑了过来,跪在地上给不断降落下来的白云磕头,他们大概将千步云当成了神仙下凡,是来搭救他们的。

    尚未等白云落在地上,明心就早早收了飞剑落在地上,并没有引起人注意。

    而郑羽梦却带了不少小孩子习性,见到人多就兴奋,却不肯老老实实的将白云给收了,大摇大摆的下了白云。

    看到一个金雕玉琢,身穿道袍的小女孩从白云上下来,就算是不相信神仙下凡的山民,也随之信了,一个个朝着郑羽梦磕头,希望这位小仙童救苦救难。

    张所长此时有些头痛,那牛科长在两个小时的高速飞行之后,已经被吓傻了,满裤裆的尿液,让张所长尴尬无比。

    考古研究所的一帮人在混在人群里看热闹,他们作为研究所的人,多少灵异事件都见过,不过这白云天降,老员工是第一次见到,那些被研究所招聘进去的退休道童倒是见过贾可道脚踩千步云,因而也不算惊奇,唯独从白云上跳下来的小女孩,他们里面倒有几个认得。(未完待续)

第四百四十二章 招收门人    “李兄,听说了么?那位落月城的城主大人,竟然开山立宗创建了山门,如今正在招揽门人呢!”

    “哈哈,原来是张兄,你说的是神元宫吧?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不知道?那位年轻的城主如今可是潮汐山的风云人物,他的一举一动,无不为整个潮汐山所关注……”

    “神元宫?这名字可真够霸气的,不过那位年轻的城主好像也没多大吧?实力也好像才四相境,开山立宗,他撑得下去么?”

    “嘿嘿,张兄这就不知道了吧?据我说知,那位城主大人出身的唐家,如今可至少拥有三尊七阶神使了,其中一位,更是只差一步便可成为八阶半神,实力之强,足够开山立宗了!”

    “半神?难道前日落月城来了为半神的传言是真的?李兄,这消息你可确定?”

    “当然!你也知道我有位叔叔是灵符师,他如今已经通过了神元宫的入门考核了,知道么?我叔叔是个初级灵符师,以前只是掌握了七种兵符画谱,在咱们那边便已经小有名气,

    如今他拜入神元宫内四阁后,直接得到了一本兵符画册,上面足有三十种兵符画谱,据说等积攒够门派贡献,还可以兑换更多的画谱,哪怕是将符画谱都能兑换!”

    “啊?!神元宫竟然如此大方?!据我所知,即便是咱们的大宗门,画谱这种珍贵的东西,也都只传给那些资质超人的弟子,神元宫竟是不看资质的么?”

    “那肯定啊!这可是我叔叔亲口告诉我的。∈,这次我也是被他老人家召唤来的,我这不是一直为五阶守护神发愁么?我叔叔他老人家说了。神元宫外五阁弟子,可是提供守护神形象画谱的!”

    “真的!”

    话说到了这个地步。被唤作‘张兄’的修士彻底震惊了,他和拥有一个灵符师叔叔的‘李兄’,同是四相境圆满修士,因为无法契约五阶守护神,被卡在这个瓶颈不是一年两年了。

    如果能够解决五阶守护神的问题,他们何以被困在四相境这么多年?

    “当然是真的!张兄,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咱们也是合作了十几年的老伙计了,如果你也能拜入神元宫,咱们可就是同门师兄弟了!”

    “哈哈!既然有五阶守护神形象画谱。便是为了突破现在这个瓶颈,我也不得不去试试啊!走,李兄,这次可要仰仗你了!”

    “嘿嘿,张兄最好不要有这样的心思,我叔叔说了,人家神元宫考核严格着呢,根本不讲人情,所以啊。我都不敢保证能不能通过考核,咱们还是共同祝福吧……”

    “好!共同祝福!但愿咱们两个都能拜入神元宫!”

    随后两人相约而去,一起前往城主府参加考核,类似的场景几乎在潮汐山的每座城池上演。潮汐山虽有差不多百万修士精英,但能够安全居住的也就十八个城池而已。

    加上落月城又在举行众势力争抢的拍卖会,唐楚阳的声望可谓一时无两。只要私下里找到某个城池的最强势力许些好处,唐楚阳贴出去的公告。就能无差别在所有城池公布。

    几乎半天都不到的时间,整个潮汐山就被唐楚阳放出去的公告再次震撼了一把。不论是有心交好的,还是暗地里的敌对的实力,全都给城主府的唐楚阳送来的开宗贺礼。

    像霸神宗,生佛寺,和长生皇朝这种和唐楚阳直接合作的,更是由长老,或者皇子亲自奉上丰厚贺礼,即便是暗地里已经是敌对状态的长生皇朝,也送了一份大礼来和唐楚阳缓解关系。

    其他种族来客也是络绎不绝,诸如神御族万荣阁商号的老板万志秋,天琴宫四大宫主之一的宇文静曦,幻魔族的长老惊涯等。

    即便是暗地里一直在捣乱的飞鱼族王子阿木尔,黑魔族的安布罗等人,也欢欢乐乐地送上一份贺礼,来表达他们和唐楚阳明面上的和睦。

    潮汐山这个地方太特殊了,整个五行大陆上差不多八成以上的势力,都不会错过每三十年一次的潮汐山试炼,因此唐楚阳在潮汐山开宗立派,也算是走了一步妙棋。

    潮汐山的特殊性,让‘神元宫’这个名字,几乎是在最短的时间内,传播到了每个修士的耳朵里,而这些修士大多属于宗门,家族,王朝和皇朝的精英。

    一旦他们离开潮汐山回到五行大陆,神元宫的名字必然会以更恐怖的速度传播,用不了多久便会名闻天下!

    城主府这边,被拍到门口迎来送往的陆俊和金阳二人,已经乐得牙不见眼,而负责搬运贺礼的方万雄,每一次看到唐楚阳都会傻笑着来一句:

    “少爷,太多了,这些贺礼实在太丰厚了,比拍卖会来钱还快呢,要不,您过几天在弄个其他什么宗门吧,这单单是收礼,就比得上咱们拼死拼活好几年了!”

    唐楚阳每一次都会毫不客气地回以白眼,开玩笑呢不是?谁会没事儿不断开宗立派玩儿啊?就算唐楚阳受得了,人家其他势力也受不了,这个主意根本就是扯淡!

    身为神元宫的正牌宫主,唐楚阳已经忙得连歇口气的时间都没有了,他实在没想到,公告才贴出去半天而已,上门来参加考核的灵符师竟然这么多!

    按照烛翎报上来的名单看,单单是灵符师就足有一百三十多位,几乎站了潮汐山灵符师总量的三分之一还多了,就连稀少的灵画师也出现了六七位之多。

    至于三位老爷子负责的外五阁考核,报名的修士已经在短短半天之内,达到了恐怖的三千多人,并且依然在以非常恐怖的速度暴增着。

    唐老爷子等人忙得连烛翎的鬼将和对帅都借去帮忙考核了,没法子,人实在太多,陆续报名的修士数量更加惊人,三位老爷子从开始考核那一刻,就在专门开辟的静室内没动弹过。

    后来还是李令远忙得实在顾不来,干脆想了个一分为二的法子,他们三个加上烛翎只负责天位以上修士的考核,四阶修士交给烛翎手底下的鬼帅和鬼将,以及唐楚阳的那些信徒们。

    外五阁主要就是为了战斗,考核的方式也很简单,就是个打,只需十个回合就能基本判断出,一名修士的战斗意识和大体实力,择优录取就好。

    原本唐楚阳等人商讨的时候,没想到场面会如此火爆,包括李令远在内,做出的决定是不分优劣,照单全收。

    但只半天时间报名的修士就超过了三千,唐老爷子等人几乎毫不犹豫地更改了最初的决定,开始择优录取,没法子,如果将所有报名的修士全部收下的话。

    单单是眼下报名的三千多修士,就是个非常惊人的数字了,他们所需要的修炼资源,更是多到让唐楚阳等人想想都觉得头皮发麻的数字。

    百十名门人便足以创建一个小宗门,弟子数量过了五百,只要拥有十名以上的天位修士,一名七阶神使,便算得上是个实力不俗的中型宗门了。

    即便是一些一般的大型宗门,满打满算也就千余弟子,门人弟子超过三千的,在大型宗门也属于实力强大的宗门了。

    唐浩然,李令远等人原本商议的时候,觉得外五阁招个千把人都算多了,每阁二百个门人绝对算不上少,如今情况好得出乎他们的预料,三位老爷子已经决定,每一阁都照着五百人去收了。

    而且还是在精英级的修士里精挑细选!

    其实这么说也有些夸张,真正的精英,肯定是属于那些家族,宗门和国家势力的,他们不可能看着属下转换门庭,到城主府报名的修士,其实大多都是散修和一些家族子弟带来的侍从。

    散修无依无靠,有的真喜欢自由而没有投效某个实力,有的自恃实力,他看上的宗门看不上他,而看上他的宗门他又看不上,只能没着没落的就那么耗着。

    现在好了,唐楚阳给出的门人待遇简直优越到让人怀疑,他们能够抗拒得了才怪!

    再加上又是在潮汐山,一旦神元宫的许诺无法做到,他们还可以选择离开,算来算去,报名参加考核之后他们怎么也不会吃亏。

    这几乎是大多数散修的想法。

    再有就是侍从了,他们被主人带到潮汐山,几乎九成九的人都是被用来当炮灰的,有些舍不得折损自家家将的,甚至直接就是花大价钱招的散修来当侍从。

    因此在潮汐山,侍从的性命是最不值钱,最不被人看中,也是基数最大的群体,唐楚阳那个公告放出来,简直就是为他们这些炮灰准备的,报名的修士中最多的就是各势力带进来的侍从团。

    这一点很快就被唐楚阳等人发现了,不过包括三位老爷子在内的众人,对此并不介意,能被人花钱请来的当侍从,没点儿实力人家也看不上啊?

    况且这些人即便被唐家招揽了,其它势力也不会很在意,至少唐家得罪的人会少很多,如果真的有某个大家族的精英来投奔,唐楚阳他们还要考虑一下对方背后的家族,会给他们带来什么麻烦呢。(未完待续。。)–+16056108–>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