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兄,听说了么?那位落月城的城主大人,竟然开山立宗创建了山门,如今正在招揽门人呢!”

    “哈哈,原来是张兄,你说的是神元宫吧?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不知道?那位年轻的城主如今可是潮汐山的风云人物,他的一举一动,无不为整个潮汐山所关注……”

    “神元宫?这名字可真够霸气的,不过那位年轻的城主好像也没多大吧?实力也好像才四相境,开山立宗,他撑得下去么?”

    “嘿嘿,张兄这就不知道了吧?据我说知,那位城主大人出身的唐家,如今可至少拥有三尊七阶神使了,其中一位,更是只差一步便可成为八阶半神,实力之强,足够开山立宗了!”

    “半神?难道前日落月城来了为半神的传言是真的?李兄,这消息你可确定?”

    “当然!你也知道我有位叔叔是灵符师,他如今已经通过了神元宫的入门考核了,知道么?我叔叔是个初级灵符师,以前只是掌握了七种兵符画谱,在咱们那边便已经小有名气,

    如今他拜入神元宫内四阁后,直接得到了一本兵符画册,上面足有三十种兵符画谱,据说等积攒够门派贡献,还可以兑换更多的画谱,哪怕是将符画谱都能兑换!”

    “啊?!神元宫竟然如此大方?!据我所知,即便是咱们的大宗门,画谱这种珍贵的东西,也都只传给那些资质超人的弟子,神元宫竟是不看资质的么?”

    “那肯定啊!这可是我叔叔亲口告诉我的。∈,这次我也是被他老人家召唤来的,我这不是一直为五阶守护神发愁么?我叔叔他老人家说了。神元宫外五阁弟子,可是提供守护神形象画谱的!”

    “真的!”

    话说到了这个地步。被唤作‘张兄’的修士彻底震惊了,他和拥有一个灵符师叔叔的‘李兄’,同是四相境圆满修士,因为无法契约五阶守护神,被卡在这个瓶颈不是一年两年了。

    如果能够解决五阶守护神的问题,他们何以被困在四相境这么多年?

    “当然是真的!张兄,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咱们也是合作了十几年的老伙计了,如果你也能拜入神元宫,咱们可就是同门师兄弟了!”

    “哈哈!既然有五阶守护神形象画谱。便是为了突破现在这个瓶颈,我也不得不去试试啊!走,李兄,这次可要仰仗你了!”

    “嘿嘿,张兄最好不要有这样的心思,我叔叔说了,人家神元宫考核严格着呢,根本不讲人情,所以啊。我都不敢保证能不能通过考核,咱们还是共同祝福吧……”

    “好!共同祝福!但愿咱们两个都能拜入神元宫!”

    随后两人相约而去,一起前往城主府参加考核,类似的场景几乎在潮汐山的每座城池上演。潮汐山虽有差不多百万修士精英,但能够安全居住的也就十八个城池而已。

    加上落月城又在举行众势力争抢的拍卖会,唐楚阳的声望可谓一时无两。只要私下里找到某个城池的最强势力许些好处,唐楚阳贴出去的公告。就能无差别在所有城池公布。

    几乎半天都不到的时间,整个潮汐山就被唐楚阳放出去的公告再次震撼了一把。不论是有心交好的,还是暗地里的敌对的实力,全都给城主府的唐楚阳送来的开宗贺礼。

    像霸神宗,生佛寺,和长生皇朝这种和唐楚阳直接合作的,更是由长老,或者皇子亲自奉上丰厚贺礼,即便是暗地里已经是敌对状态的长生皇朝,也送了一份大礼来和唐楚阳缓解关系。

    其他种族来客也是络绎不绝,诸如神御族万荣阁商号的老板万志秋,天琴宫四大宫主之一的宇文静曦,幻魔族的长老惊涯等。

    即便是暗地里一直在捣乱的飞鱼族王子阿木尔,黑魔族的安布罗等人,也欢欢乐乐地送上一份贺礼,来表达他们和唐楚阳明面上的和睦。

    潮汐山这个地方太特殊了,整个五行大陆上差不多八成以上的势力,都不会错过每三十年一次的潮汐山试炼,因此唐楚阳在潮汐山开宗立派,也算是走了一步妙棋。

    潮汐山的特殊性,让‘神元宫’这个名字,几乎是在最短的时间内,传播到了每个修士的耳朵里,而这些修士大多属于宗门,家族,王朝和皇朝的精英。

    一旦他们离开潮汐山回到五行大陆,神元宫的名字必然会以更恐怖的速度传播,用不了多久便会名闻天下!

    城主府这边,被拍到门口迎来送往的陆俊和金阳二人,已经乐得牙不见眼,而负责搬运贺礼的方万雄,每一次看到唐楚阳都会傻笑着来一句:

    “少爷,太多了,这些贺礼实在太丰厚了,比拍卖会来钱还快呢,要不,您过几天在弄个其他什么宗门吧,这单单是收礼,就比得上咱们拼死拼活好几年了!”

    唐楚阳每一次都会毫不客气地回以白眼,开玩笑呢不是?谁会没事儿不断开宗立派玩儿啊?就算唐楚阳受得了,人家其他势力也受不了,这个主意根本就是扯淡!

    身为神元宫的正牌宫主,唐楚阳已经忙得连歇口气的时间都没有了,他实在没想到,公告才贴出去半天而已,上门来参加考核的灵符师竟然这么多!

    按照烛翎报上来的名单看,单单是灵符师就足有一百三十多位,几乎站了潮汐山灵符师总量的三分之一还多了,就连稀少的灵画师也出现了六七位之多。

    至于三位老爷子负责的外五阁考核,报名的修士已经在短短半天之内,达到了恐怖的三千多人,并且依然在以非常恐怖的速度暴增着。

    唐老爷子等人忙得连烛翎的鬼将和对帅都借去帮忙考核了,没法子,人实在太多,陆续报名的修士数量更加惊人,三位老爷子从开始考核那一刻,就在专门开辟的静室内没动弹过。

    后来还是李令远忙得实在顾不来,干脆想了个一分为二的法子,他们三个加上烛翎只负责天位以上修士的考核,四阶修士交给烛翎手底下的鬼帅和鬼将,以及唐楚阳的那些信徒们。

    外五阁主要就是为了战斗,考核的方式也很简单,就是个打,只需十个回合就能基本判断出,一名修士的战斗意识和大体实力,择优录取就好。

    原本唐楚阳等人商讨的时候,没想到场面会如此火爆,包括李令远在内,做出的决定是不分优劣,照单全收。

    但只半天时间报名的修士就超过了三千,唐老爷子等人几乎毫不犹豫地更改了最初的决定,开始择优录取,没法子,如果将所有报名的修士全部收下的话。

    单单是眼下报名的三千多修士,就是个非常惊人的数字了,他们所需要的修炼资源,更是多到让唐楚阳等人想想都觉得头皮发麻的数字。

    百十名门人便足以创建一个小宗门,弟子数量过了五百,只要拥有十名以上的天位修士,一名七阶神使,便算得上是个实力不俗的中型宗门了。

    即便是一些一般的大型宗门,满打满算也就千余弟子,门人弟子超过三千的,在大型宗门也属于实力强大的宗门了。

    唐浩然,李令远等人原本商议的时候,觉得外五阁招个千把人都算多了,每阁二百个门人绝对算不上少,如今情况好得出乎他们的预料,三位老爷子已经决定,每一阁都照着五百人去收了。

    而且还是在精英级的修士里精挑细选!

    其实这么说也有些夸张,真正的精英,肯定是属于那些家族,宗门和国家势力的,他们不可能看着属下转换门庭,到城主府报名的修士,其实大多都是散修和一些家族子弟带来的侍从。

    散修无依无靠,有的真喜欢自由而没有投效某个实力,有的自恃实力,他看上的宗门看不上他,而看上他的宗门他又看不上,只能没着没落的就那么耗着。

    现在好了,唐楚阳给出的门人待遇简直优越到让人怀疑,他们能够抗拒得了才怪!

    再加上又是在潮汐山,一旦神元宫的许诺无法做到,他们还可以选择离开,算来算去,报名参加考核之后他们怎么也不会吃亏。

    这几乎是大多数散修的想法。

    再有就是侍从了,他们被主人带到潮汐山,几乎九成九的人都是被用来当炮灰的,有些舍不得折损自家家将的,甚至直接就是花大价钱招的散修来当侍从。

    因此在潮汐山,侍从的性命是最不值钱,最不被人看中,也是基数最大的群体,唐楚阳那个公告放出来,简直就是为他们这些炮灰准备的,报名的修士中最多的就是各势力带进来的侍从团。

    这一点很快就被唐楚阳等人发现了,不过包括三位老爷子在内的众人,对此并不介意,能被人花钱请来的当侍从,没点儿实力人家也看不上啊?

    况且这些人即便被唐家招揽了,其它势力也不会很在意,至少唐家得罪的人会少很多,如果真的有某个大家族的精英来投奔,唐楚阳他们还要考虑一下对方背后的家族,会给他们带来什么麻烦呢。(未完待续。。)–+16056108–>

第676章、飞剑斩邪    ps:感谢小小福娃娃的100打赏。

    而这个青铜灯盏便是从那个山洞里找到的古董,据说当时考古专家们进入山洞时,这个青铜灯盏还亮着,只不过后面将其带出山洞后,其自行熄灭了,就连里面的灯油都挥发得一干二净。

    看到这考古研究所长拿出的青铜灯盏,蔡银玲莫名心头一颤,意识似乎在这一瞬间都模糊了,伸手便将这青铜灯盏给接了过去。

    但就在蔡银玲将那个青铜灯盏接在手里的瞬间,一声高昂尖锐的剑鸣声骤然响起,犹如刺破了迷雾一般,蔡银玲的意识顿时苏醒过来,下意识的将那青铜灯盏丢出。

    就在青铜灯盏被丢出的同时,一道虚幻的阴影从青铜灯盏上浮现出来,转眼之间化为一只黑色骨爪就朝着蔡银玲头顶抓了过去。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化,要说是个普通人的话,恐怕吓都吓死了。

    但蔡银玲可不是普通人,红唇轻轻一张,一道白光随即从口中喷出,唰,一声轻响,白光便从青铜灯盏之上浮现出来的黑色骨爪穿过。

    那黑色骨爪转眼便被白光切成了两半,随即传出一声无比凄惨的嚎叫,便消散在空气之中。

    到了这个时候,蔡银玲哪里还敢迟疑,右手捏了个剑指,便从双眼之上抹过。

    随即,蔡银玲眼中所看到的景象就与之前有了很大的不同。

    在蔡银玲眼中。那个研究所所长的头顶上浮现出一个正嘻嘻哈哈咬着手指头的小男孩,年纪大致只有三四岁,像这样的小孩子。应该是很可爱的,但蔡银玲看到之后却有些毛骨悚然。

    原因就是这个小孩子正将自己的手指头一根根的咬断,在嘴里嚼得咔咔直响,并且其眼眶里竟然没有眼睛。

    就在蔡银玲看向那个小孩的同时,小孩也看向了蔡银玲,朝着蔡银玲嘻嘻一笑,眼眶中竟然爬出两条红色的蛆虫来。

    除了这小孩之外。那个研究所的年轻人脖子上同样骑着一个小孩,是个小女孩。肥胖无比,骑在那年轻人脖子上不时上下折腾着,压得那年轻人都直不起腰来。

    并且小女孩见蔡银玲看过来,嘴里吐出一根触手。这触手就朝着那年轻人的后脑勺插了下去。

    还别说,蔡银玲虽说见了不少血,但对于这种场景,还是没法摆脱女孩子应有的恐惧。

    还好,即便是看到这一幕,心头顿时发麻,但蔡银玲还是一咬牙,朝着那小孩一指,白光唰一声再度飞出。转眼之间,白光就一口气将那两个小孩切成无数片,在一声声惨叫中。两个小孩都消失不见。

    白光在击杀了那两个小孩之后,随即便飞了回去,化为一把白色闪耀的飞剑,悬浮蔡银玲头顶之上。

    那研究所长与年轻人到这时都没有反应过来,他们就只看到了青铜灯盏上冒出的黑色骨爪以及蔡银玲喷出的白光,以及之后变成的飞剑。

    两人都看愣神了。

    虽说。他们接触过不少灵异事件,但眼前这一幕着实让他们在回过神来之后有些后怕。

    那青铜灯盏之中竟然藏着如此可怕的东西。自己两人过来之前,还仔细研究过,若那时候,这黑色骨爪出现的话,恐怕自己就挂掉了。

    研究所长与年轻人压根就不知道,他俩实际上已经在鬼门关前走过一遭了,如果不是蔡银玲的飞剑原本就锋锐无比,能够破邪除魔的话,他俩刚才就直接被两个小孩给挂掉了。

    当然,就现在而言,研究所长与年轻人的注意力已经被蔡银玲头顶悬浮的飞剑给吸引住了。

    换成是谁,见到那飞剑都会被吸引住的。

    这可是真正的剑仙啊!

    蔡银玲好不容易将心境平息之后,也不敢怠慢,随即取出一只纸鹤,说了几句,便放飞了出去。

    遇到这样诡异的事情,蔡银玲独自一人也不敢做主,因而就只能纸鹤传书给流青云,请二师兄定夺。

    流青云收到纸鹤之后,很快就出现在老君观,而跟在其身后的则是五师兄蒋和义。

    流青云带着蒋和义过来的目的,不言而喻。

    毕竟像这样诡异的事情,流青云需要蒋和义占卦一番,若是太过于凶险的话,流青云是不准备派人过去的。

    流青云到来之后,蔡银玲将之前所发生的事情再度细说了一遍,说完之后,眼睛看着流青云,等待着流青云发话。

    流青云虽说之前从纸鹤里听到了一些事情经过,但却没有此时蔡银玲所说的那么详细。

    在听完蔡银玲所述之后,流青云的眉头皱了起来,要说老君山门下在异界冲杀的经验是很丰富的,但在这方面却完全没有经验,最多也就是跟着贾可道一起出去做过红白法事罢了。

    要说这样的事情,最好是上报给师尊,可问题是师尊压根就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就在流青云感觉有些头大的时候,蒋和义则取出了一把竹签,朝着桌子上一丢,竹简随即形成了一个图案。

    蒋和义盯着桌上的竹简看了一会,扬声说道:“二师兄,七师弟,这件事情有些诡异。”

    嗯?听得蒋和义说话,不管是流青云还是蔡银玲都不由得将注意力转移了过来。

    随后,蒋和义详细的讲解了卦象。

    这卦象讲解起来比较费劲。

    但流青云与蔡银玲怎么说也是老君山弟子,大概也听明白了蒋和义的意思。

    简单来说,此行有危险,但也有收获,如果选对了人的话,危险可以削弱到最低程度,而收获可以放到最大。

    而人选最好的是孟挺大师兄,其次则便是郑羽梦。

    “孟挺大师兄正在渡劫,就不要去打搅他了,灵元,你去问问羽元师弟,看她有没有时间?”

    流青云想了想,便做出了决定。

    虽说老君山可以完全不理会这个研究所的求援,但这必然会造成老君山与秘密部门之间的关系恶化,再说了,流青云也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那神秘巨墓将接触的人都杀死。

    蔡银玲点了点头,随即便出了会客室。

    没多久,郑羽梦活蹦乱跳的跟着蔡银玲进了会客室。

    要说贾可道门下八位弟子里,最脱线的便是张庆明,而最活泼的则是郑羽梦。

    在三代弟子们的眼里,这位羽元师叔没有半点架子,尤其是蔡银玲门下两名弟子更是关系和睦。

    郑羽梦现在也有十九岁了,但由于修道的关系,外表看上去居然只有十岁的模样,较之修道之初,个头也就仅仅长了一点,不过看上去倒是秀气可爱,让人一见面就不由得生出一份怜爱之心来。

    “二师兄好,五师兄好,你们好。”

    郑羽梦进来之后,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朝着两位师兄行了个礼,顺便还给傻坐在一旁的研究所两人打了个招呼。

    “好,好。”

    研究所两人这时终于反应了过来,不过他们对郑羽梦感到很惊异,这就是老君观派去的外援?也太小了吧?

    相对于其他师兄弟来说,郑羽梦更像是一个可爱的小孩,而不是仙风道骨的道士。

    流青云将此事一说,郑羽梦便欢喜得跳了起来,哪里还像一个十九岁的女孩,其反应正好与其外表符合,完全就是一个十岁的活泼小孩。

    “好好好,我们马上出发么?”

    郑羽梦迫不及待的拉着蔡银玲就想要出去,结果却被流青云给阻止了。

    “这是考古研究所的张所长,这是牛科长。”

    流青云随后将研究所两人介绍了一番,才将郑羽梦拉到一边,细声嘱咐了起来。

    不过这郑羽梦还带着点小孩习性,多听了几句就有些不耐烦,但鉴于流青云乃是二师兄,郑羽梦也不敢顶嘴,只是眉目之间有些不耐烦。

    见到郑羽梦不耐烦的模样,流青云不由得有些哑然失笑,他倒是忘记了,蒋和义的卦象显示,若是郑羽梦前往的话,危险近乎于零。

    再说了,郑羽梦乃是师尊关门弟子,寻常危险恐怕也难不到她。

    一念至此,流青云也没有多话。

    相对于流青云来说,蔡银玲对于郑羽梦要关心一些,随即将自己门下大弟子明心叫了过来,让其陪同郑羽梦一并前往。

    这明心跟着蔡银玲也有不少时间了,道行虽说不高,仅仅只有炼精化气中层中期,那剑修的战斗力并不仅仅只以道行来论述的。

    再说了,明心与郑羽梦交好,有三十岁,看上去仅仅只有二十出头,但在人情世故,为人处世方面却要比郑羽梦强上太多了。

    蔡银玲让其陪同郑羽梦前往,也是担心郑羽梦不小心招惹了祸事,让明心跟着照顾一下。

    如此,那研究所张所长也算是求得了外援。

    四人离开老君观便上了一辆商务车直奔双都市,他们将会在那里乘坐飞机直奔神农架。

    说实话,尚未离开老君观,那位张所长心头就在打鼓了。

    那个灵元道长御使飞剑,可谓是当世剑仙了,据其所言,那青铜灯盏上依附着邪灵,甚至于自己两人早已被邪灵附身,若是五天大限一到,便会被邪灵弑杀。(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