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感受上的冲击可以大到让人不能接受以至昏迷,但绝对不能让它持续太久,不然所谓的震撼效果就会彻底失去作用。

    麻衣相士传承里的‘诈’字诀,说得就是这个道理,如果不知死活地一味儿诈下去,最终的结果不是穿帮,就是自己也搞不清楚说得是真是假。

    唐楚阳非常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在他讲那些想要说的,都已经说出来之后,就不再刻意往上四界那方面的引导,而是回转到创建宗门的事务上。

    宗门的名字最终还是老爷子给取的,他似乎对‘元’字情有独钟,即便唐楚阳反对了‘天元宗’这个名字,唐老爷子最终有掐头去尾的将之换成了‘神元宫’。

    “神,即天神,元即,天地元气,真元等等修士不可或缺之基础,宫便是‘九宫’象征人间极致,神元二字倒过来念,便是元神!

    元神乃是所有所有修士之根本,同时又是辅助炼制之道不可或缺的主要支撑,名字气势够足,意义也足够深远,我觉得这个名字还是非常不错的……”

    “对对对!神元宫,这名字也足够霸气,恢弘了,我也觉得六弟取的这个名字不错,就它了!”

    对于这个名字,李令远和宇文侯给予了充分肯定,唐楚阳见三位≯◆,ww※w.老爷子都已经决定了,海大富和布衣也齐齐点头,他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反正只是个名字而已,只要不是天元宗这个仇家就好。

    确定了宗门名称之后。接下来就是具体事务了,唐楚阳觉得唐老爷子才不过百岁出头。几百年的寿元才过去了五分之一,如果将来修为再进。寿元还会暴增,总的来说还年轻的很。

    所以他打算把宫主的位置放在老爷子身上,不过唐楚阳把这个想法说出来的时候,却被三位老爷子一直反对,按照他们的意思,宫主这个位置必须是唐楚阳。

    因为神元宫毕竟是以灵符和唤神图为主,最熟悉这些的目前只有唐楚阳,他不做宫主,怎么也说不过去。

    至于三位老爷子的职位。太简单了,宇文侯几乎想都没想便道:

    “太上长老!既然你这小家伙是宫主,我们三个老家伙当然就是神元宫的太上长老了,这样辈分上也不会乱套,普通长老么,可以留着给拜入神元宫的修士来担任,也算是个盼头!”

    “嗯!我们也是这个意思……”

    宇文侯说完,唐李两位老爷子几乎同时点头,显然他们的想法和宇文侯是一致的。三位老爷子的修为境界已经达到了七星境,将来也打算把更多的时间用在修炼上。

    至于神元宗的管理职务,暂时只能从唐家子嗣中选取出来,填充到神元宫当中了。比如唐云婷,唐云倩,唐云雅等等。都是相当不错的管理人员,虽然实力上还差了些。

    但只要唐家潮汐山一行能够积蓄足够的资源。在加上老爷子那件宝贝控制住的金身神塔,一年时间便足以让她们成长到境。便是七星境也不是不可能。

    毕竟唐老爷子手里的可是神塔,金身神塔仅次于数万年都没有出现过的通天塔,其内元气浓郁程度,以及时间流速已经是凡间界的极致,一旦进去,修为进境就是想慢都难。

    再有就是神元宫内部架构的问题,虽然神元宫是以灵符和唤神图为主,但其他体系修士也不能不收,不过这方面也是完全不用担心的。

    三位七星境的老爷子只要愿意,不论是潮汐山的这些精英,还是将来回到五行大陆,想要拜在一尊七阶神使座下的修士,绝对不在少数。

    最终唐楚阳和三位老爷子决定,将神元宫分作九阁,金木水火土五阁负责外事,雷云风电四阁负责内事,这样神元宫不但能够招收五大体系的所有修士,同时又内外分明,规划合理。

    外五阁主要任务就是战斗,这一类的修士是最多的,不怕招不到足够的门人,内事的任务就是积蓄,像灵画师,灵符师,灵丹师之类的,全部属于内四阁,专事炼制灵符,唤神图,丹药等等。

    一番讨论下来,神元宫最终所欠缺的,就只有资源和门人两个方面了,资源如今有拍卖会和未来的夺城大战,加上还有外面的神塔,所得绝对少不了。

    而门人方面,以唐楚阳如今在潮汐山的声望,只要他肯放出收徒的消息,如今混在潮汐山的三四百灵符师,少说也能收拢三五十个过来,即便过百也不是没可能。

    唐楚阳在灵符方面的造诣暂且不说,单单是他即将拿出的十数张五阶以上守护神形象画谱,不论是对灵画师和灵符师而言,还是对寻常的修士来说,都是难以抗拒的巨大诱惑。

    等所有事情商讨的差不多时,众人又开始讨论如何将这个计划展开,对于这一点,三位老爷子就必要有发言权了,李令远只是稍稍思虑一番,便道:

    “这事宜早不宜迟,如今因为拍卖会,整个潮汐山差不多八成以上修士,都将注意力放在了落月城,楚阳,你最好现在就把神元宫创建的告示贴到城主府外,相比收获不会少了!

    招收灵画师,灵符师这些内四阁修士,便全交给你小子了,至于外五阁修士,就交给我们三个老家伙来办,我估摸着,在夺城大战开始之前,神元宫的架子就能填充得差不多……”

    唐楚阳等人闻言点头,创建宗门原本该是稳步行进,但在潮汐山不同,这里可全都是五行大陆上的精英,每招收一个,对于神元宫来说都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尤其是神元宗不过初创,又是在潮汐山这么个特殊的地方,管理方面粗糙一些也不会出什么问题,最最重要的还是在精英修士上的收拢,只要不不缺人,其他方面完全可以慢慢来。

    “成!我马上把告示贴出去,同时再拿出两张六阶守护神形象画谱压阵,相比能扛得住诱惑低阶修士不多,只要那些精英进了神元宫,我总有法子让他们死心塌地的效忠!”

    满脑子金手指的唐楚阳留住人的法子太多了,方才商讨宗门事宜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好了,等将来出去了,并且选定神元宫山门所在之后,唐楚阳直接从一阶守护神一直到九阶守护神。

    每一样都炼制几张形象画谱,专门挂在神元宫的大殿里,让神元宫所有门人在任何一个境界,都不用为守护神发愁!

    再加上充足的灵符和唤神图,乃至于丹药的供给,以及来自高阶修士的亲自指点修炼等等,这种种好处综合到一起,对一个修士的帮助简直是全方位的。

    有了这些,唐楚阳相信,足以让任何一名门人,都舍不得离开神元宫了,恐怕就是其他势力派来的卧底,在神元宫呆得时间长了,还会不会继续效忠原来的势力都是个问题。

    “陆俊!贴告示去!”

    写个告示根本就不用多少时间,唐楚阳写出的这个告示,内容也极其简单,按照唐楚阳的说法,就是两个消息,一个警告。

    即日起,‘神元宫’正式开山立宗!

    第一,招收外五阁弟子,六阶以下,视贡献大小提供所有守护神形象画谱,六阶以上,视贡献大小提供六阶以上守护神!

    第二,招收内四阁弟子,灵画师,灵符师,灵丹师,灵器师等等,但凡荣国入门考核,初期提供五十种以上的兵符画谱,中期提供二十种以上的将符画谱,高阶提供五种以上的王符画谱。

    警告,别有用心者,后果自负!

    这个来自于现代社会的招聘启事,被唐楚阳分分钟写出来之后,看得唐老爷子等人双目发亮,这告示写得简洁明了,让人一看便有一种眼前一亮之感。

    与五行大陆上的晦涩难懂,意味莫名的告示相比,这则几乎就是大白话的公告,反而具备更强大的吸引力!

    唯一让唐老爷子等人有些腹诽的是,这则公告所表现出来的意思,其实就是赤果果的利诱,就连烛翎这种粗人,看到这则公告都有种面红耳赤之感。

    海大富转头看着一脸坦然的唐楚阳,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斟酌着词句道:

    “楚阳,这么写,是不是有写太直白了?”

    海大富也不好意思直接说,你这根本就是利诱,就算是利诱也要写得含蓄点不是?

    “直白?我可不觉得!”唐楚阳摇摇头,随后一脸认真地接着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攮攮皆为利,试问整个修士界,有多少修士不为利益而存?你?布衣?还是在场其他人?”

    “呃……”

    海大富被问住了,他非常清楚,即便是布衣这种看似无欲无求的佛修,其修炼的本质也是为了追求利益,只是修士追求的利益比普通人的层次更高而已。

    只是这个道理大家肯定都明白的,却从未有人像唐楚阳这般,直接白纸黑字地写出来让所有人看,这也是唐老爷子等人看到这则直白无比的公告时,为何会感觉别扭的主要原因。

    李令远也觉得这公告太直接了,开口奉劝道:

    “小家伙,你这么写,只在太过直白了,会影响一些比较在意颜面的修士,拜入神元宫的决心……”

    “没事,咱们神元宫不要伪君子,连为了利益都不敢承认,咱们要他何用?”

    “呃……”

    这下所有人都没言语了,确实,既然所有修士本就是为了利益而存,又何惧承认呢?

    …

    最快更新,阅读请。

第675章、恐怖灵异    这两人举步踏入会客室,目光扫动,转眼之间便将会客室内情景尽数收入眼中。

    只见一个道姑此时身穿玄黄道袍,盘坐在蒲团之上,头顶梳着发髻,光从面容上来看,也就十七八岁的模样。

    要知道蔡银玲时至今日,其年岁已有四十二,就算是最初进入老君观的时候,也是大学毕业,二十一二的岁数,但在修道这么多年后,颜容不减反增,看上去,较之那时却要显得清秀许多。

    “福生无量天尊,二位远道而来,贫道失礼了。”

    见到两人进来,那道姑便是蔡银玲,笑着言道,随后请两人在一旁坐下。

    这时,那守在门外的道童将三杯清茶端了上来,逐一送上:“请用茶。”

    两人接过清茶轻抿了一口,其中那年长者大约有五十来岁,双眼精光四射,手掌宽大,神色随和之中带着几分坚毅,一看便是居于高位之人。

    而那年轻者,大约三十来岁,全身孔武有力,倒是一个保镖的好材料,不过这年轻人似乎有点驼背迹象,后背有些弯,看上去有些劳累的模样。

    会客室内随即陷入到沉默之中,数息之后,蔡银玲将茶杯放下,轻声笑道:“不知两位来到鄙观是烧香还是拜神?”

    由于这老君观与世俗接触较多,蔡银玲等坐镇老君观的弟子都不会轻易施展道术。一切以寻常道士自居。

    那年长者有些迟疑,神色中有些犹豫,但片刻之后。却变得坚定起来,缓缓开口道:“我这次是来求助的。”

    “愿闻其详。”蔡银玲脸上并没有露出诧异的神色。

    实际上这两人的身份,蔡银玲大概也知道,应该是华夏秘密部门下属分支机构的人,关于这一点,秘密部门与老君观联络的人员已经给予确认,但至于这两人过来干些什么。蔡银玲却是半点不知的,她并不是修炼卦象的蒋和义。

    这一开口之后。接下来的话就好说了。

    原来,这两人里,乃是以年长者为主导,姓名并没有告知。他们来此的目的正如所说的一样,就是跑来求助的。

    这事就要从最初说起了。

    这个秘密部门下属分支机构的工作就是对一些特殊遗址进行开掘研究,对外的机构名字叫做华夏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从名字上就可以看出,他们的工作有些类似于考古学家,但又有些不太一样。

    那些古墓,遗址,通常都是考古学家进行研究,但若是出现什么比较特殊的意外后,那么这种地方就必须由这个考古研究所接手了。

    至于什么才叫做比较特殊的意外。其定义很简单,凡是超出人类常识的意外,都归于此。

    譬如有人开掘古墓。之后出现僵尸,或者参与者尽数不明死亡等等。

    听完这一切之后,蔡银玲倒是产生了几分好奇,要说这样的机构大概就应该属于华夏秘密部门里专门负责处理灵异诡异事件的机构了。

    从这里也可以知道,像这样的机构里,恐怕具有各种古怪本事的人应该不少。毕竟这个机构也不是近几年方才建立起来的,据说其历史悠久。最早乃是古代朝廷的观天监,延续至今,就变成了这个考古研究所。

    并且这个考古研究所之前就招收了不少从老君山离开的道童,光从实力上来说,应该算不低了。

    像这样秘密部门都无法解决的问题,倒是让蔡银玲的兴趣大增。

    整个事件的开端源自于神农架,这神农山在华夏历史上就具有极为重要的地位。

    据说上古时期,神农曾在此尝百草,试千毒。

    这神农架乃是一片浩瀚的原始森林,其内拥有数千种植物,一千多种动物,其内的白虎,白熊,白猴等等白化动物与千年相传的野人之谜为世人瞩目。

    同时,由于丰富的森林资源以及各种神奇的传说,使得神农架成为了世界知名旅游景点之一。

    当地一位山民在进山采药的时候发现了一个位于山洞之中的巨幕。

    这个山民倒也谨慎,在发现这个墓地之后没有深入,回到村落之后便上报给了文物部门。

    当地文物部门极为重视,随即便邀请京城知名考古专家对这个墓地进行保护性研究。

    最初的一段时间内,这个墓地并没有出现任何意外。

    而考古专家们也是兴奋不已,从对这座巨墓外壳研究已经可以断定,这座巨墓兴建于四千到五千年前。

    也就是说这座巨墓修建于轩辕黄帝到商朝之间,这绝对是考古史上的重大发现。

    要知道,现在华夏国内所挖掘出来的古墓,最早者也就是春秋战国之时。

    这座巨墓的发现,至少将国内的古墓研究推进了足足一千五百年以上。

    在一周之后,考古专家们在确定了挖掘方案之后,便开始对这座位于山洞之中的古墓进行挖掘。

    这种保护性的挖掘速度很慢,但这些考古专家不会焦急。

    可问题是,就在第一天挖掘之后,这里就出事了。

    五个被雇来负责对古墓外壳泥土进行挖掘的山民,当夜在家中死亡,据说其尸体面容极为惊恐,就好似在死前看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事情。

    出了人命,这考古开掘就不得不停工,警方随后介入调查。

    但在五日之后,负责调查此案的警察死了两个,考古专家带的研究生死了三个。

    所有尸体的面容都是同样的惊恐。

    到了这个时候,任凭是谁会明白,这个案子不会那么简单了。

    而那些考古专家连同他们的弟子也开始恐慌,哪里还敢考古,直接乘坐飞机就回了京城。

    但即便是逃回京城,死神似乎也没有放过他们。

    再过五日,又有五人死亡,分别是考古专家杨某某,李某某,张某某,研究生叶某,外加一个警察。

    时至今日,一连挂掉十人,就算是当地警方也坐不住了,随后便迅速逐层上报。

    最终,这件事情就落在了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身上。

    作为专门处理灵异事件的秘密机构,考古研究所自然是身经百战。

    他们什么怪异灵异事件没有见过?

    c省果城三十年前发生的古墓粽子事件,三头僵尸,被他们拿下,c省双都四十三年前发生的血粽子事件,也是他们解决的。

    另外还有g省文林的闹鬼事件,a省荀仓的鬼屋等等,一系列的灵异事件,最终都是他们解决掉的。

    尤其是在招收了离开老君山的道童之后,考古研究所可谓是兵强马壮了。

    因而在接到这个案子后,这考古研究所里的新晋人员个个都是兴奋不已,想要在这个案子上大显身手。

    但很快,考古研究所就发现,这个案子与之前所遇到的案子完全不同。

    在调查了一段时间之后,他们发现,自己手中的信息很少。

    每隔五天就会死五个人,而这五个人都是与古墓接触过的。就这两个信息。

    而与古墓接触过的人,现在还在陆续死亡之中。

    甚至于在调查之中,不小心与古墓接触过的几位调查人员,在半个月后,也莫名暴毙,尸体同样是惊恐万分。

    到了这个时候,考古研究所的上层就知道,这个案子已经超出了他们所能够处理的范围。

    最关键的问题是,由于考古专家的暴毙使得考古研究所对这个案子极为重视,这位所长亲自带队调查。

    毫无疑问,按照这种死亡规律来说,凡是进入过山洞,接触过那古墓的人都会在每五天死亡五个,面前这个所长便是其中之一。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不请外援是不行了。

    但在这灵气枯竭的时代,想要求外援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还好,考古研究所的上级机构给他们点明了方向。

    如此,这个考古研究所的所长才带着自己得力助手来到了老君观,寻求老君观的帮助。

    听完这些介绍,蔡银玲都有些惊异了,虽说在异界战斗了那么久,但对于蔡银玲来说,这种诡异事件,她还是第一次听说。

    见到蔡银玲陷入沉思之中,那个所长还担心老君观不愿意出手相助,随即便从随身携带的皮包里取出了一个青铜灯盏。

    毕竟这考古研究所所长也知道,像这些道门的高人,你如果跟他们说钱的事情,保管立马给请出去,但若是拿点比较古怪的古董来,反倒是很受欢迎。

    嗯,这一点乃是那个神秘部门的联络人员给所长提的醒。

    在这之前,神秘部门联络人员与老君山交易,一部分乃是药材,矿石等等之类的东西,而另一部分则是一些古籍,道门古董等等之类的东西。

    相对于药材,矿石来说,那些古籍,道门古董却更受欢迎一点。

    要知道,老君山现在正按照贾可道的要求充实藏经阁,那些道门古籍,古董都是要求范围内的东西,如果不是通过秘密部门的话,老君山就算是去偷,去抢,也很难找到这些东西。

    毕竟像这些东西,都不会堂而皇之的摆在外面让你观看的。(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