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鸿钧是何意?”

    唐老爷子这话问出来后,唐楚阳差点儿失声笑出来,这若是在地球上的话,若哪个修道之人问出‘鸿钧是何意’这话,怕是直接会被别人笑死。⊙四⊙五⊙中⊙文¥f,

    不过唐楚阳深知,五行大陆上的修士界被上四界天神刻意压制,乃至于圈养,并不知道鸿钧是何等存在,当下便顺口回道:

    “鸿钧乃是道祖,道祖化身天道,天即是他,他即是天!”

    宇文侯闻言,顿时忍不住横了唐楚阳一样,没好气道:

    “听你小子瞎咧咧,为何五爷爷我从未听说过?哪怕最起码的典籍记载也未曾有任何记载?”

    对于五行大陆任何修士而言,如果天神只是让他们敬畏和惧怕的话,那么天道,就是最至高无上的存在了,有人能够化身天道?这种理论只是听听都觉得荒谬无比。

    不只是宇文侯,其他诸如李令远,唐浩然,乃至于布衣,海大富和易星也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天道最是无情,即便是断情绝欲的天魔,也不可能做到绝对无情。

    化身天道,这说法未免太过可笑了。

    唐楚阳也知道眼前这些人肯定不能立刻接受他的理论,但既然要宣扬华夏神话体系,这方面的信息他必须逐渐透露给身边的人知道,况且,想让这些人相信也是一件很简单事情。

    唐楚阳笑着环顾了一下满脸不能置信模样的众人,抬手竖起食指向上一指,云淡风轻道:

    “这是我神游上界的所闻所见!”

    嘶嘶嘶……

    一片倒抽气的声音响起。唐老爷子望向唐楚阳的目光,在他这句话出口之后。瞬间转变成将信将疑,等看到了唐楚阳一脸郑重的表情之后。自李令远而下,所有人都不得不强迫接受这个说法。

    因为目前唯一肆意遨游上四界,并且还能活着回来的,恐怕就只有唐楚阳一个人了,基本上只要是关于上界的事情,他这个拥有切身经历的人,绝对是最具话语权的权威。

    修为最高的李令远最快回复冷静,不过他却依然一副受到不小冲击的模样,语气怪异道:

    “楚阳。照你这么说,那鸿钧岂不是天神之祖?!”

    “也可以这么说吧……”

    唐楚阳点了点头,鸿钧是道祖,华夏神话体系里最强大的六大圣人都是出自他手,说是众神之祖也算名副其实。

    唐楚阳的话对众人造成巨大冲击的同时,也让众人对上四界无比好奇,唐老爷子身为唐楚阳的直系长辈,问话也没什么顾忌,想都没想便顺口问道:

    “上界到底是怎样一副光景?佛妖魔神四界分立。他们是如何联系的?乖孙,你又是如何去到妖界和西天圣土的?还有,你说的这位身化天道的鸿钧,又是个怎么样的存在?”

    “这个……。说来就话长了……”

    唐楚阳被老爷子一连串的问题给问得有些发懵,五行大陆虽然拥有不少关于荒古世界的传说,却没有任何关于开天的记载。

    虽然这里和地球上的古代很像。但唐楚阳为未曾见到或者听到过关于开天辟地的事情,五行大陆似乎就是那么突然出现。然后就有了最古老的荒古神仙们。

    不过唐老爷子的话,他也不能不答。现在正是向众人灌输华夏神话体系的难得机会,唐楚阳可不想轻易错过,脑中电石火光地想了想之后,这才缓慢开口道:

    “传说,那还是在混沌未开之时,有一位顶天立地的众神之王……”

    唐楚阳自认他不是个善于编故事的人,但把华夏神话体系里盘古开天辟地的事情,改名换姓,再稍微改动一下具体细节之后。

    一个关于五行大陆开天辟地的恢弘花卷,便被他铺展开来,携着无与伦比的冲击力,狠狠地将包括李令远在内的诸多修士,给震撼得心神俱颤,震惊到无以复加。

    因为需要一边说,一边改编,所以唐楚阳说话的速度并不快,有时候甚至还要用故作沉吟法子,来拖延时间,检查改编的故事是否存在太过坑爹的漏洞。

    这也导致从唐楚阳张口的那一刻起,一直等到他把想讲的事情都讲的差不多时,已经是足足两个时辰之后,而李令远等人,这时候已经彻底听傻了。

    唐楚阳这个故事里透露出来的一切信息,几乎都在颠覆着他们原本已经形成的固有认知,如果换做其他修士说这些,李令远,海大富,烛翎等人肯定会嗤之以鼻。

    但唐楚阳不同,他可是在拥有神游上四界这个逆天奇遇的,尤其是唐楚阳表现出来的种种惊人学识,简直可以说是生而知之,由不得李令远他们不认真对待。

    唐楚阳讲完故事许久之后,李令远才深深地吸了口气,转头和唐老爷子对望了一眼,这才近乎呻-吟一样叹道:

    “照你这么说,五行大陆岂不是缺失了一段最重要荒古之前,混沌未开时期的记载?”

    “应该,是的吧?”

    这个问题唐楚阳可不敢以肯定的语气回答,故事毕竟是他自己改编出来的,上四界的天神虽然大部分都和他想象的一般无二,但上四界到底是个什么情状,他可没有亲眼看到过。

    这时候表现得太过自信的话,基本上就是为未来制造把柄,虽然在场的差不多都能算是自己人,但唐楚阳可不想让众人知道他这故事,只是未经确定的推测而已。

    “楚阳,你说得那个齐天大圣美猴王,竟然能够以一人之力,独挡天帝系十万天兵天将?妖界真有这么恐怖的存在?”

    问这话的是已经压不住心底好奇的海大富,唐楚阳在过去的两个时辰里,可将了不少故事,从鸿钧点圣,随后化身天道。

    即至后面的妖魔大战‘巫妖大战’,女娲造人,夸父追日,一直到讲完封神榜和西游记,唐楚阳才因为一时找不到题材,而不得不停了下来。

    海大富身为妖修,最关心的自然是妖界天神,尤其是听到美猴王大闹天宫的时候海大富甚至差点儿失声叫好,整个人都被美猴王的所行所为感染得热血沸腾。

    “他肯定是妖界之人,但美猴王比较特殊,他虽出身妖界,但却同时拥有天帝系的官位,和西天圣土的佛门果位,因此,这尊美猴王如今到底定居在哪一界,我也不是很清楚……”

    还大姑的问题实在让唐楚阳感觉为难,当初契约镇元子的时候,唐楚阳也不是没想过实力强横的齐天大圣,但正如他方才所言,孙猴子身上的职务实在太多了,唐楚阳也不知道他的具体信息。

    海大富闻言,惊讶地张大了嘴巴,经唐楚阳这么一说,他才想起那位美猴王确实拥有多重身份,方才听故事,海大富只顾着听美猴王大杀四方,实力强横,对于其他细节也没有太过留意。

    如今听了唐楚阳的解释之后,自然对美猴王复杂无比的身份毕竟感觉惊讶无比,西天圣土的斗战胜佛,天帝系的弼马温,妖界的七大妖王之一等等,杂乱的身份也让人对美猴王无从下手。

    “唉,那真是太可惜了,我若是能够契约到这位妖界的七大妖王之一,今后怕是能在五行大陆横着走了吧?啧啧,可惜啊……”

    海大富一脸遗憾地摇头叹气,仿似没能契约到齐天大圣美猴王,简直就是他的终身憾事。

    “哈哈,海老大,我劝你还是不要太过痴心妄想的好,人家美猴王在西天圣土,可是佛祖级的存在只有九宫境的地仙,才有资格成为他的契约者,凭借你现今的修为境界,差得太远了……”

    看海大富一脸的遗憾之色,唐楚阳毫不客气地打击了他几句,齐天大圣可是连唐楚阳这个满身bug的存在都无法契约的超强守护神,更何况是资质差了唐楚阳许多的海大富?

    “是啊,所以我才觉得遗憾啊!”

    海大富非但没有被唐楚阳的话打击到,反而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坦然承受了唐楚阳的打击,只是简简单单一句话,却让唐楚阳郁闷得不知道该接什么话才好了。

    幸好此时画室里的所有人都是满腹疑问,海大富这边才刚刚消停下来,布衣也不失时机地插话问道:

    “唐大哥,按照你说得那些关于西天圣土的事情,佛祖所在之处,真的是大雷音寺么?”

    “这个,我也无法保证……”

    唐楚阳再次无奈地给了个憋闷无比的回答,佛祖分作过去,现在,未来三尊神邸,他哪里知道布衣所问的佛祖是哪个?

    看布衣没有得到确切答案时一脸失望的模样,唐楚阳心里就有一些冲动,佛祖他不知道其具体的定居点,但佛祖座下的那一帮菩萨的所在,唐楚阳还是知道很多的。

    原本打算把定居南海的观世音说出来,但犹豫了一下后,唐楚阳最终还是忍住了,观世音菩萨可是仙君级的存在,对于现如今的布衣而言,还是有些太过遥远了。

    等布衣说完,烛翎这个鬼族出身的王者也忍不住了,他一把拉住了唐楚阳,目光里甚至带着些祈求地道:

    “楚阳老弟,我方才听你说了十殿阎罗,能给老哥哥多说一些关于地府的事情么?”

    “当然可以!”

    对于海大富,唐楚阳还是非常看中的,如果能帮忙的那,他是绝对不会拒绝,(未完待续。。)

    (l~1`x*>+`<w>`+<*l~1x)

第674章、孟挺渡劫    光是维护这些道观建筑,那留在老君山的两百道童都不够用。

    另外,这十六年过去了,三百道童年纪最大的已经有四十多岁了,年纪最小的也有三十多岁。

    这三百道童里,道行达到炼气化精入门的只有六十多人,达到炼气化精下层的只有十多人,而剩下的两百多道童依然只能够练习呼吸吐纳之法。

    那六十多踏入炼气化精入门的道童基本上很难再度晋升了,他们的潜力也就尽于此。

    而那些炼气化精下层的道童里面能够有一两个踏入炼气化精中层就算不错了。

    像这样资质比较迟钝的道童,孟挺等人自然是不可能收入门墙的。

    再说了,孟挺几个师兄弟所收的弟子也不算少了,就算是再度收徒,也应该选择一些年纪较小的道童。

    现在这三百道童并不适合的,他们这一辈子大致也就只能是外门弟子了。

    孟挺想了一会,还是摇了摇头,作为掌门大弟子,孟挺的性格是较为稳重的,像招收道童这样的大事,如果没有师尊主持的话,他感觉有些不妥。

    再说了,若是再度招收道童的话,就应该是为三代弟子收徒做准备,可现在自己门下那些弟子尚未出师,这师道威严就很难竖立,对于老君山日后传承不利。

    “青元,师兄这几日感觉瓶颈突破有望,即将渡劫。此事还是先往后放放吧。”

    孟挺想了想,随后言道。

    这句话倒也不是孟挺说出来糊弄的假话。

    孟挺在炼精化气上层瓶颈这里已经卡住快六年时间了。

    近几日方才有些眉目,而这招收道童耽误时间颇多。孟挺也不愿意因为此事惹出麻烦来。

    听得孟挺这么一说,流青云等人脸上反倒是露出几分喜色来。

    要说师尊乃是老君山的顶天巨柱,在师尊离开五年的时间里,这些师兄弟心头多少有些仓惶。

    现在大师兄即将渡劫,日后晋升炼气化神下层,老君山就算是稳住了,不至于出现什么问题。没有定海神针。

    因而,流青云等人随即便带着自己门下弟子上前向孟挺贺喜:“恭喜大师兄即将突破。可喜可贺啊。”

    孟挺指着流青云等人不由得苦笑一阵,摇了摇头:“你们啊,待到师兄渡劫之后再来恭喜吧。”

    随后,孟挺便代行观主职责。让三代弟子上前,一一检查功课道行。

    老君山的三代弟子总共有四十三人,道行却是参差不已,其中道行最高者便是孟挺门下大弟子明道,道行已经抵达炼精化气中层顶峰瓶颈。

    在诸多三代弟子里独占鳌头。

    而其余弟子里,最弱者也有炼精化气下层巅峰的程度。

    说实话,这些三代弟子着实让他们的师尊,师叔颇有些压力。

    还好,作为贾可道的亲传弟子。孟挺这一干师兄弟的道行不管怎么说也要比这些三代弟子高上一筹,否则的话,如何维护师道尊严?

    孟挺即将渡劫踏过炼精化气的层次。进入炼气化神,自然不用多说。

    而流青云与张庆明也从炼精化气上层中期抵达了瓶颈,至于何时才能够渡劫,就需要一些机缘了。

    而赵天亮,蒋和义,龙沂水三人的道行也抵达了炼精化气上层巅峰。距离瓶颈也不远了。

    蔡银玲的道行则抵达了炼精化气上层中期,不管怎么说。这剑修的进展都不会太快的。

    至于贾可道的关门小弟子郑羽梦,现年也有十五岁了,较之她的师兄们而言,郑羽梦的道行进程却是快得惊人,小小年纪竟然已经抵达炼精化气上层。

    郑羽梦仅仅花费了六年时间,就快要赶上几位师兄,着实让孟挺等人有些汗颜,不过他们在心头叹服,不愧是师尊的关门弟子,光这天赋就不是寻常人可以比拟的。

    将三代弟子功课道行检查完毕,孟挺不由得将其中表现较好的弟子夸奖了一番,当然表现略差的也需要提点。

    忙完这一切之后,师兄弟们各自带着弟子离开,去异界镇守的去异界,去老君观的去老君观。

    孟挺则径直去了老君山后山,与老君观后山一般无异,老君山后面也有一股喷涌而出的山泉,过去五十步便是一面垂直而下的悬崖峭壁。

    站在悬崖之上能够看到四周耸立的山头,一片苍绿之间夹杂着一片片金红碧瓦之色,腰间一丝丝云气浮动,却是一个仙境之地。

    孟挺取出一个蒲团便在悬崖旁坐了下来,跟在孟挺身后的六个弟子则各自忙碌了起来,有的打坐清修,有的练习符箓。

    没多久,孟挺突然之间想起,这从炼精化气突破到炼气化神的第一劫便是风劫,又称黑风劫。

    自己若是在这悬崖之上打坐入定的话,待到渡劫之时,恐怕转眼之间,自己灵魂就被狂风吹得无影无踪,尽数消散。

    还好,孟挺记起了师尊所言,哪里还敢迟疑,随即便起了身,踩着一团千步云,下了悬崖,在那笔直的悬崖之上,用玄铁锥开了一个山洞,就此住下。

    那玄铁锥乃是张庆明闲暇之时自行研究炼制的一件法器,原本是炼制分发给那些道童充着防身利器的,可没想到在设计上出了一点小纰漏,使得这玄铁锥速度很慢,完全不适合战斗之用。

    但很快,张庆明的一个弟子发现这玄铁锥坚硬锋锐,用来开洞挖矿却是方便无比。

    从此之后,老君山从上到下都在乾坤袋里准备了一把玄铁锥,需要挖洞之时便可使用。

    孟挺原本也没打算携带此物的,不过张庆明这个师弟执意推荐,孟挺也就带了。

    不过现在用来,的确要比其它法器在开洞上有着一些优势。

    仅仅十分钟时间不到,这玄铁锥就在坚硬无比的悬崖峭壁之上开出了一个山洞,其深度超过了三十米,里面做了一个起居室,通道有些扭曲,避免悬崖之外的狂风灌进去。

    孟挺入住之后,倒也觉得比较满意。

    要说有了贾可道之前渡劫的经验,这孟挺之后的渡劫,却要比贾可道轻松了不少。

    孟挺门下弟子六人,在后山悬崖之上各自修行,算是陪同师尊。

    时间不断流逝,三月时间过去,在一个风高月黑的夜晚,明道正与众师弟讨论着绘符技巧。

    突然之间,明道心有所感,抬头朝着那悬崖之外看去,却看到一个半透明的身影从悬崖峭壁之下缓缓升了上来,虽说在狂风之中微微晃动,但其整体却没有半点散失。

    “恭喜师尊渡劫成功!”

    明道仔细一辨认,发现却是师尊,心头不由得一阵惊喜,随即上前恭贺。

    很显然,孟挺此时已经渡过了风劫,否则的话,在这狂风大作之时,其灵魂是不可能上到这悬崖来的。

    明道上前恭贺之后,其余五个弟子也面带喜色上前恭喜师尊渡劫成功。

    孟挺那灵魂,嗯,应该叫做阴神了,朝着弟子们挥了挥手,似乎还不能开口说话,随后返身消失在悬崖山洞之中。

    没多久,孟挺再度出现,这次则是肉身出行了,踩着千步云,上升之间,气质却变得更加柔和,玄黄道袍飘飘,犹如仙人下凡一般。

    “福生无量天尊,拜见师尊!”

    明道作为大师兄随即便率领众师弟上前再度给师尊行礼。

    “罢了,你等师叔有什么事情传来没有?”

    孟挺在这里闭关三个月,不闻外事,但其又是贾可道离开之后,老君山的暂时观主,因而出关之后,随即便询问。

    “师尊,青元师叔传来消息无事,请师尊安心闭关。”

    明道随即答道。

    在孟挺闭关之后,这老君山上下事物便尽数交到了流青云手中掌管。

    孟挺听闻之后,也不由得安了心,这老君山若是由张庆明掌管的话,孟挺心头还多少会有些担心,但流青云说无事,那么就是真的无事了。

    了解到无事之后,孟挺将众弟子的功课检查了一番。

    要说孟挺这个师父当得还是比较靠谱的,即便是明道这样道行已经抵达炼精化气中期巅峰瓶颈的弟子,也是严厉检查,决不放松。

    之后,孟挺便吩咐弟子们在悬崖上用竹子搭建了一个棚子,自己在里面盘腿坐下。

    见到师尊开始打坐清修,众弟子也不敢在此打扰师尊,除了明道在一旁守候服侍之外,其余弟子则是下了山,按照师尊吩咐去给那些道童提点指导修行之事。

    孟挺这才刚刚渡过风劫,在略微调息了数日之后,便开始准备渡过火劫。

    而此时的老君观里,却来了两个人。

    这两人其貌不扬,身穿灰色西装,但在进入老君观后,便找上了这时坐镇老君观的蔡银玲。

    相对于其他师兄弟来说,蔡银玲这剑修所需要的灵气就要少上很多,因而平时坐镇这边的时间较多。

    老君观很久没有使用过的会客室再度开启,会客室大门被引路的道童推开。

    “鄙观灵元道长已在里面恭候,两位请进吧。”

    那引路的道童却已有四十挂零的岁数,朝着两人行礼之后,便竖立一旁,不再说话。(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