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光是维护这些道观建筑,那留在老君山的两百道童都不够用。

    另外,这十六年过去了,三百道童年纪最大的已经有四十多岁了,年纪最小的也有三十多岁。

    这三百道童里,道行达到炼气化精入门的只有六十多人,达到炼气化精下层的只有十多人,而剩下的两百多道童依然只能够练习呼吸吐纳之法。

    那六十多踏入炼气化精入门的道童基本上很难再度晋升了,他们的潜力也就尽于此。

    而那些炼气化精下层的道童里面能够有一两个踏入炼气化精中层就算不错了。

    像这样资质比较迟钝的道童,孟挺等人自然是不可能收入门墙的。

    再说了,孟挺几个师兄弟所收的弟子也不算少了,就算是再度收徒,也应该选择一些年纪较小的道童。

    现在这三百道童并不适合的,他们这一辈子大致也就只能是外门弟子了。

    孟挺想了一会,还是摇了摇头,作为掌门大弟子,孟挺的性格是较为稳重的,像招收道童这样的大事,如果没有师尊主持的话,他感觉有些不妥。

    再说了,若是再度招收道童的话,就应该是为三代弟子收徒做准备,可现在自己门下那些弟子尚未出师,这师道威严就很难竖立,对于老君山日后传承不利。

    “青元,师兄这几日感觉瓶颈突破有望,即将渡劫。此事还是先往后放放吧。”

    孟挺想了想,随后言道。

    这句话倒也不是孟挺说出来糊弄的假话。

    孟挺在炼精化气上层瓶颈这里已经卡住快六年时间了。

    近几日方才有些眉目,而这招收道童耽误时间颇多。孟挺也不愿意因为此事惹出麻烦来。

    听得孟挺这么一说,流青云等人脸上反倒是露出几分喜色来。

    要说师尊乃是老君山的顶天巨柱,在师尊离开五年的时间里,这些师兄弟心头多少有些仓惶。

    现在大师兄即将渡劫,日后晋升炼气化神下层,老君山就算是稳住了,不至于出现什么问题。没有定海神针。

    因而,流青云等人随即便带着自己门下弟子上前向孟挺贺喜:“恭喜大师兄即将突破。可喜可贺啊。”

    孟挺指着流青云等人不由得苦笑一阵,摇了摇头:“你们啊,待到师兄渡劫之后再来恭喜吧。”

    随后,孟挺便代行观主职责。让三代弟子上前,一一检查功课道行。

    老君山的三代弟子总共有四十三人,道行却是参差不已,其中道行最高者便是孟挺门下大弟子明道,道行已经抵达炼精化气中层顶峰瓶颈。

    在诸多三代弟子里独占鳌头。

    而其余弟子里,最弱者也有炼精化气下层巅峰的程度。

    说实话,这些三代弟子着实让他们的师尊,师叔颇有些压力。

    还好,作为贾可道的亲传弟子。孟挺这一干师兄弟的道行不管怎么说也要比这些三代弟子高上一筹,否则的话,如何维护师道尊严?

    孟挺即将渡劫踏过炼精化气的层次。进入炼气化神,自然不用多说。

    而流青云与张庆明也从炼精化气上层中期抵达了瓶颈,至于何时才能够渡劫,就需要一些机缘了。

    而赵天亮,蒋和义,龙沂水三人的道行也抵达了炼精化气上层巅峰。距离瓶颈也不远了。

    蔡银玲的道行则抵达了炼精化气上层中期,不管怎么说。这剑修的进展都不会太快的。

    至于贾可道的关门小弟子郑羽梦,现年也有十五岁了,较之她的师兄们而言,郑羽梦的道行进程却是快得惊人,小小年纪竟然已经抵达炼精化气上层。

    郑羽梦仅仅花费了六年时间,就快要赶上几位师兄,着实让孟挺等人有些汗颜,不过他们在心头叹服,不愧是师尊的关门弟子,光这天赋就不是寻常人可以比拟的。

    将三代弟子功课道行检查完毕,孟挺不由得将其中表现较好的弟子夸奖了一番,当然表现略差的也需要提点。

    忙完这一切之后,师兄弟们各自带着弟子离开,去异界镇守的去异界,去老君观的去老君观。

    孟挺则径直去了老君山后山,与老君观后山一般无异,老君山后面也有一股喷涌而出的山泉,过去五十步便是一面垂直而下的悬崖峭壁。

    站在悬崖之上能够看到四周耸立的山头,一片苍绿之间夹杂着一片片金红碧瓦之色,腰间一丝丝云气浮动,却是一个仙境之地。

    孟挺取出一个蒲团便在悬崖旁坐了下来,跟在孟挺身后的六个弟子则各自忙碌了起来,有的打坐清修,有的练习符箓。

    没多久,孟挺突然之间想起,这从炼精化气突破到炼气化神的第一劫便是风劫,又称黑风劫。

    自己若是在这悬崖之上打坐入定的话,待到渡劫之时,恐怕转眼之间,自己灵魂就被狂风吹得无影无踪,尽数消散。

    还好,孟挺记起了师尊所言,哪里还敢迟疑,随即便起了身,踩着一团千步云,下了悬崖,在那笔直的悬崖之上,用玄铁锥开了一个山洞,就此住下。

    那玄铁锥乃是张庆明闲暇之时自行研究炼制的一件法器,原本是炼制分发给那些道童充着防身利器的,可没想到在设计上出了一点小纰漏,使得这玄铁锥速度很慢,完全不适合战斗之用。

    但很快,张庆明的一个弟子发现这玄铁锥坚硬锋锐,用来开洞挖矿却是方便无比。

    从此之后,老君山从上到下都在乾坤袋里准备了一把玄铁锥,需要挖洞之时便可使用。

    孟挺原本也没打算携带此物的,不过张庆明这个师弟执意推荐,孟挺也就带了。

    不过现在用来,的确要比其它法器在开洞上有着一些优势。

    仅仅十分钟时间不到,这玄铁锥就在坚硬无比的悬崖峭壁之上开出了一个山洞,其深度超过了三十米,里面做了一个起居室,通道有些扭曲,避免悬崖之外的狂风灌进去。

    孟挺入住之后,倒也觉得比较满意。

    要说有了贾可道之前渡劫的经验,这孟挺之后的渡劫,却要比贾可道轻松了不少。

    孟挺门下弟子六人,在后山悬崖之上各自修行,算是陪同师尊。

    时间不断流逝,三月时间过去,在一个风高月黑的夜晚,明道正与众师弟讨论着绘符技巧。

    突然之间,明道心有所感,抬头朝着那悬崖之外看去,却看到一个半透明的身影从悬崖峭壁之下缓缓升了上来,虽说在狂风之中微微晃动,但其整体却没有半点散失。

    “恭喜师尊渡劫成功!”

    明道仔细一辨认,发现却是师尊,心头不由得一阵惊喜,随即上前恭贺。

    很显然,孟挺此时已经渡过了风劫,否则的话,在这狂风大作之时,其灵魂是不可能上到这悬崖来的。

    明道上前恭贺之后,其余五个弟子也面带喜色上前恭喜师尊渡劫成功。

    孟挺那灵魂,嗯,应该叫做阴神了,朝着弟子们挥了挥手,似乎还不能开口说话,随后返身消失在悬崖山洞之中。

    没多久,孟挺再度出现,这次则是肉身出行了,踩着千步云,上升之间,气质却变得更加柔和,玄黄道袍飘飘,犹如仙人下凡一般。

    “福生无量天尊,拜见师尊!”

    明道作为大师兄随即便率领众师弟上前再度给师尊行礼。

    “罢了,你等师叔有什么事情传来没有?”

    孟挺在这里闭关三个月,不闻外事,但其又是贾可道离开之后,老君山的暂时观主,因而出关之后,随即便询问。

    “师尊,青元师叔传来消息无事,请师尊安心闭关。”

    明道随即答道。

    在孟挺闭关之后,这老君山上下事物便尽数交到了流青云手中掌管。

    孟挺听闻之后,也不由得安了心,这老君山若是由张庆明掌管的话,孟挺心头还多少会有些担心,但流青云说无事,那么就是真的无事了。

    了解到无事之后,孟挺将众弟子的功课检查了一番。

    要说孟挺这个师父当得还是比较靠谱的,即便是明道这样道行已经抵达炼精化气中期巅峰瓶颈的弟子,也是严厉检查,决不放松。

    之后,孟挺便吩咐弟子们在悬崖上用竹子搭建了一个棚子,自己在里面盘腿坐下。

    见到师尊开始打坐清修,众弟子也不敢在此打扰师尊,除了明道在一旁守候服侍之外,其余弟子则是下了山,按照师尊吩咐去给那些道童提点指导修行之事。

    孟挺这才刚刚渡过风劫,在略微调息了数日之后,便开始准备渡过火劫。

    而此时的老君观里,却来了两个人。

    这两人其貌不扬,身穿灰色西装,但在进入老君观后,便找上了这时坐镇老君观的蔡银玲。

    相对于其他师兄弟来说,蔡银玲这剑修所需要的灵气就要少上很多,因而平时坐镇这边的时间较多。

    老君观很久没有使用过的会客室再度开启,会客室大门被引路的道童推开。

    “鄙观灵元道长已在里面恭候,两位请进吧。”

    那引路的道童却已有四十挂零的岁数,朝着两人行礼之后,便竖立一旁,不再说话。(未完待续)

第673章、沉睡    要说,贾可道现在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够结束晋升,只知道这巴蛇肉身停止生长,心神扩散到极限之时,才算是真正晋升到炼神还虚下层。

    身体不断增长,心神不断扩散,贾可道不断啃食石头。

    一个月时间过去了,巴蛇肉身已经增长到万米,虽说还在增长之中,但速度已经迅速衰减,让贾可道看到了一丝晋升结束的希望。

    一年时间过去了,巴蛇肉身增长到一万一千米,这时的冰雪国度已经被贾可道啃掉了十分之一。

    三年时间过去了,巴蛇肉身增长到一万三千多米,冰雪国度被贾可道啃掉了三分之一,不过贾可道一阵朦胧的睡意涌上心头,原本扩散到数千万里之外的心神骤然崩散,消失在虚空之中,而贾可道那颗已经犹如巨峰一般的头颅骤然一歪,就砸落在冰雪国度的巨坑里,呼呼大睡了起来。

    此时贾可道的大半截身体还悬浮在冰雪国度之外的星界虚空之中,在灵气潮汐的推动下晃荡着,犹如一根长在冰雪国度上的触手,而冰雪国度由此也骇然如同一条在星界虚空里飘荡的蝌蚪。

    在星界虚空之中,时间流速时快时慢。

    就在贾可道酣然入睡大半年之后,一头体型庞大的星界鲸摆动着尾巴从远处缓缓游动过来,凡是被它遇到的位面碎片,都会被啃上几口。

    毫无疑问,冰雪国度这个看上去颇为有些怪异的位面引起了星界鲸的注意。

    在靠近之后,星界鲸犹豫一会之后,便悍然张开巨口朝着贾可道悬浮在外面的尾巴一口咬了下去。

    这星界鲸的体型超过了五百多米,在星界鲸这个星界物种里也算是大块头了。

    不过与贾可道相比就有些小巫见大巫的差距了。

    不过贾可道的尾巴末端也不算很粗,在星界鲸的眼里却是一根难得的美餐。

    星界鲸的巨口咬在了贾可道的尾巴末端上,虽说没有任何声响传出,但那星界鲸转眼之后便张开了巨口。转身就逃。

    就这么一下,那星界鲸满口的牙齿碎裂了大半。

    贾可道的巴蛇肉身此时已经不知道坚固到了什么程度,这星界鲸一口下去,自然是自讨苦吃。

    不过,这星界鲸一口咬下去,也没能让贾可道苏醒过来。

    时间又过去数年,一群在星界虚空里四处晃荡的星界鳗发现了贾可道这个可口的食物,它们似乎有些害怕贾可道的庞大,在很远的距离上就喷出了蓝色的光束。

    这些蓝色光束落在贾可道布满鳞片的尾巴上,仅仅溅射起一片蓝色光屑。

    在攻击未果之后。这些星界鳗在靠近贾可道后,又张开嘴巴,朝着贾可道的躯体咬去。

    尖锐的利齿在贾可道的鳞片上刮出丝丝火星。

    这群星界鳗足足在贾可道身上折腾了数月之久,但也没能将贾可道的躯体扯下半片肉来,最终,这些星界鳗失去了耐心,转身离开。

    这些折腾,都没能让贾可道苏醒过来,他继续沉睡着。

    此时的主物质位面中。局势却出现了很大的变化。

    也不知道是诸神故意放纵,还是恶魔们增加了力度,原本只在立米迪王国境内蔓延的魔灾,就好似吃了兴奋剂。朝着四周迅速蔓延开来。

    一队队低级恶魔在高级恶魔的率领下,好似蝗虫一般涌入其它王国境内。

    这些王国边境最初受到恶魔袭击时,这些王国的王室,贵族们还以为仅仅只是一些流窜的恶魔所为。

    但随着一座座村落。小镇的陷落,城池被团团包围,数十万人类付出生命代价之后。如同雨点一般涌向王城的告急信使,无数逃离的灾民,才使得这些王国的王室,贵族反应过来,这并不是零星恶魔所能够引发的灾难!

    这些王室,贵族开始调集军队,发动对恶魔的反击。

    但由于恶魔数量不断增加,再加上食用大量人类使得恶魔迅速进化,这些举动为时已晚。

    特姆公国,这个位于立米迪王国东部,盛产各种矿石,国境内七成面积为山区的富饶国家,仅仅一个月时间不到,王城就被恶魔攻破,宣布灭国。

    就连驻扎在特姆公国的财富教会分部也被恶魔灭掉。

    据几位施法查看特姆公国王城情况的师阁下介绍,就目前而言,整个特姆公国已经成为了恶魔的乐土,其王城内的财富神殿都已经被恶魔玷污腐化,成为了深渊位面在主物质位面里的部分投影,而大半个王城跟着变成了混乱邪恶之地。

    到处都是人类被啃食之后剩下的白骨,在财富神殿内摆满了用来祭祀恶魔领主的尸体。

    在这样的邪恶玷污之下,就算是日后人类夺回了王城,那座财富神殿也没可能再度投入使用了,只能够在彻底净化之后毁掉。

    而位于立米迪王国东南部的伊达王国,这个原本被誉为魔晶集散地的国家,同样受到了恶魔大军的猛烈攻击,并且在短短的半个月时间内,连同王城一并丢掉了大半国土,国王陛下连同一干大臣在王城殉国。

    伊达王国剩下的军队以及逃出去的平民,都逃到了靠近特伦斯侯爵领的西北边境处。

    伊达王国的王室已经提前逃进了特伦斯侯爵领,正在与特伦斯侯爵大人商议接纳伊达王国难民的方案。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局势变化,特伦斯在兴奋高兴的同时,心头多少也有些惶恐不安。

    如果特伦斯侯爵领能够将伊达王国逃出来的难民吃下,哪怕仅仅只吃下一成,特伦斯侯爵领的人口就能够增长十万以上!

    当然,特伦斯侯爵希望能够全部吃下,但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虽说伊达王国近乎于灭国,但由于王室平时厚待民众,在民众心头威望颇高,特伦斯能够吃下三成难民,就算不错了。

    这还是因为这些难民逃离的时候,携带粮食不足的缘故。

    若是这些难民拥有足够的粮食,特伦斯能够吃下一成难民就算是万幸了。

    如果伊达王室愿意出面的话,特伦斯吃下五成,倒没有多少问题。

    想要让伊达王室放弃这部分子民,的确是一件难事。

    当然,如果不是难事的话,特伦斯侯爵也不用与伊达王室商讨这个问题了。

    另外,让特伦斯侯爵心头有些惶恐的就是恶魔在主物质位面里的势力由此进一步扩张,对于特伦斯侯爵领能否抵挡恶魔的进攻,这让特伦斯侯爵有些担心。

    若是在几年前,特伦斯侯爵是不用担心这个问题的。

    可在三十万妖兽大军出征极北之地后,返回的妖兽数量不超过三万,据说剩下的妖兽都在极北之地阵亡了。

    虽说,孟挺给特伦斯侯爵领补充了不少奇怪的亚龙种,这些亚龙种的实力是超过妖兽的,但数量却要稀少很多,数年时间,特伦斯侯爵领所获得的亚龙种不到三千。

    总之,特伦斯侯爵脑海里是烦恼不断。

    相对于特伦斯侯爵的烦恼来说,孟挺的烦恼才是真的烦恼。

    师尊离开已经五年时间了,丝毫没有半点消息传回。

    作为老君山掌门大弟子,孟挺在自行修道的同时,也需要抽出时间来管理老君山与青木山谷两地。

    至于特伦斯侯爵领倒不用孟挺怎么操心,上面有特伦斯侯爵总管全局,下面有各种官吏负责细则事务。

    尤其是那些被孟挺从地球上抓过来的罪犯,在苦役一年之后,一部分家伙忍受不住,逃走挂在了荒野之中,一部分家伙则改过自新,表现良好,被特伦斯侯爵逐渐分配到新建村落担任村长。

    时至今日,这些来自于地球的垃圾渣滓里,能力较为突出的家伙,已经从村长爬到了镇长的位置上。

    实际上对于这些家伙来说,能够逃过一劫就算不错了,现在还能够在异界担任一个小官,不至于对自己的性命担忧,还有什么可抱怨的。

    唯一让他们难受的地方就是,自己从此不可能再回到地球,也见不到自己的家人了。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他们已经在地球上死亡了,也算是赎罪了。

    “大师兄,已经五年了,老君山是不是应该招收新的道童了?”

    此时,孟挺一干师兄弟汇聚在老君山顶大殿之中,孟挺盘坐在三清神像侧面,以示对师尊的尊敬。

    而作为二弟子,流青云有着查漏补缺的义务,因而在讨论了一些事务之后便提醒到。

    听得流青云这么一说,孟挺倒是想了起来,的确,老君山都五年时间没有招收道童了,嗯,错了,实际上,加上贾可道还在的时候,应该是十六年没有招收道童了。

    最初老君山第一次招收道童,共招收了近两千名道童,之后随着时间流逝,不少道童离开了老君山,时至今日,老君山的道童数量也就只剩下三百之数了。

    这三百道童现在是按照百人之数,每三个月轮流入驻异界。

    而老君山被贾可道圈下来的山头,早在八年前,就完全已经按照规划尽数建成了各种楼台亭阁。(未完待续……)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