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ps:(ps:实在不擅长起宗门的名字啊,诸位书友,小猪求助,帮帮想个恢弘大气,又意义深远的门派名字吧,直接书评区刷-帖就可以,若被征用,小猪会标注来源以示感谢!拜托了……)

    ps:看《唤神》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刚刚离开没多久的唐浩然等人再次被叫回来了,就连烛翎也被捎带着拉回的画室中,等唐楚阳把开山立派的想法道出,三位老爷子,包括烛翎在内都是双目发亮,一脸赞同之色。⊙,

    修为最高的李令远越想越觉得这事可行,有他们三个七阶强者坐镇,也不用怕那些宵小之辈找麻烦。而唐楚阳又拥有足够多的画谱积累,创建一个以灵符为主的宗门,还是非常合适的。

    并且灵画师可是大陆上最尊贵的职业,只要这个以灵符为主的宗门能够创立,大多宗门和势力也不会轻易得罪,毕竟整个人族几乎都离不开灵符和唤神图来辅助战斗。

    “这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相比于家族而言,宗门的潜力还要更加全面一些,同时也少了许多限制,说起来倒是我们这些老家伙都忽略了,

    你小子拿出来的新型灵符画谱,在加上守护神形象画谱,加起来都有数十种了,换做其他人,早就已经开山立派。唉,还是你们年轻人的奋进之心更足。我们老了呢……”

    李令远说着话,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他也曾经年轻过,只是却因为遇人不淑,平白糟蹋了数十年时间。

    虽说对于修士动辄数百年的寿元而言,几十年并不算多长的时间,但若能好好利用那几十年的话,他们决不至于像现在这般,混得如此一穷二白,除了几件古宝,根本没什么东西拿得出手。

    “二爷爷。您可不老,七星境的神使,怎么着也有五百年寿元呢,您三位的人生啊,才不过刚刚开始而已……”

    唐楚阳再次无奈地插话了,他发现自从让老爷子看到自己比较精明的一面之后,似乎对三位老爷子的打击不轻。

    以至于李令远等人,动不动就开始迎风怀古,伤怀悲秋。未来一段时间可正是需要依靠三位老爷子的时候,他们这种状态可要不得。

    “呵呵,你小子啊,二爷爷只是感慨而已。还不至于就此意志消沉,你小子将来需要咱们三个老家伙的时候还多着呢!”

    李令远闻言笑了笑,看向唐楚阳的目光充满慈爱。多好的一个小家伙啊,天资方面有多强大就不说了。更让人惊叹的是他和年龄不相符的成熟稳重,以及灵敏得让人震撼的智慧。

    如今又体会到了来自唐楚阳那种无时不刻的在意。和极为窝心的恭谦孝敬,李令远年轻的时候因为资质绝佳,为人高傲,只为追求成神之道,一百多岁了都未曾娶妻生子。

    突然体会到来自晚辈的贴心关怀,心中感触极大,对于唐楚阳自然是越发的满意,也越发的看重了。

    “嘿嘿,那就好,您三位可是孙儿未来最大的依仗,若是失了心气,孙儿可就没有依靠了……”

    唐楚阳佯作一副大松口气的模样,逗得唐浩然等三位老爷子一阵儿的大笑,皆是老怀大慰,有孙如此,夫复何求啊!

    几人笑罢,画室的气氛也融洽了许多,对于唐楚阳创建宗门的想法讨论得越发热切起来,开山立派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首先山门所在就必须有洞天福地存在。

    如果没有这个基础条件,即便是宗门开山了,怕也聚集不了多少人气,到时岂不是要被人笑话?

    当然,因为唐楚阳的情况比较特殊,所有人都知道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毕竟一个新派系开山鼻祖创建的宗门,就算只是冲着那些全新的画谱,也有大把的灵符师投奔。

    尤其唐楚阳还打出了超过十种守护神形象画谱拍卖,单冲着这一点,那些不是灵符师的修士,为了将来能够得到契约守护神的机会,也会选择拜入唐楚阳开山的宗门当中去。

    不过洞天福地毕竟是宗门的基础条件之一,没有洞天福地,宗门内的弟子们在修为进境上就毫无优势可言,这对宗门将来的长远发展可没有什么好处。

    对于这一点,唐老爷子等人遵循了唐楚阳当初的想法,就是从落日山脉强占一条元灵脉,只是落日山脉妖兽众多,即便是神兽也是扎堆儿论的,这事儿到底成不成,还得等出去了试试再说。

    不过备用地点也是必须要准备两三处的,这方面唐楚阳就不行了,因为他的阅历太浅,就连烛翎这个长居潮汐山的七阶强者,也帮不上多大的忙。

    最后还是由出身名门的海大富,布衣,以及阅历丰富的唐浩然,李令远,宇文侯五人共同参谋,琢磨出了三处勉强可以容身的低级福地和洞天。

    修士界发展到如今,已有数十上百万年的历史,高阶一些的洞天福地,早就被各大宗门,皇朝等等瓜分得干干净净,除非唐楚阳他们打算从别的家族或者宗门抢,不然就只能先找低阶的将就一下。

    而且,就算是出手去抢,也不是想抢就能抢到手的,但凡拥有中等洞天福地的势力,多以经过数百年,乃至于上千年的积累,不论是底蕴,还是势力,都不是唐楚阳等人能够对付得了的。

    “关于洞天福地的事情,我看不如先搁置吧,毕竟五行大陆实在太大了,有没有被人漏掉的上等洞天福地,这个可是谁也说不准的。咱们还是先说说筹建宗门所需的其他事务吧……”

    洞天福地的事情,还是被唐楚阳给押后了。毕竟他们如今正处在游离于五行大陆之外的潮汐山,现在讨论关于灵地的事情也未免有些不切实际了。还不如关心一下具体的事务更加重要。

    “也是,洞天府那是要等出了潮汐山之后的事情了,即便创建了宗门,先期也可以先到卧狮岭将就一下,等将来出去了,下大力气找找就是了,上等洞天不敢说,但中等福地还是不少的……”

    唐老爷子点了点头,颇为支持乖孙的一件。其他人闻言,想了想也是纷纷点头,现如今考虑具体的事务,确实更加实际一些。

    想到具体的事务,海大富禁不住又想到了他们之前讨论的问题,当下便出声道:

    “那还是说说宗门的名字吧,这对于开宗立派而言,可是当务之急,总不能未来的宗门叫做无名宗吧?”

    “无名宗?这个名字不错!”

    海大富原本只是开个玩笑而已。谁曾想最烦想名字的唐楚阳,反而觉得他随口说出来的这个‘无名宗’,本身就是个相当不错的宗门称谓。

    不过唐楚阳虽然点头了,但宇文侯却一脸不满意的表情。连连摇头道:

    “不妥,不妥,无名?岂不是默默无闻之意?字里行间未免有些缺了些许锐意和大气。还是换一个吧……”

    “对对对,无名什么的。只是我随口胡扯而已,楚阳。你也太没追求了吧?这可是要开宗立派,你可不能这般随意!”

    不只是宇文侯不满意,就连海大富也被唐楚阳的认同吓了一跳,方才他不过是随口胡扯而已,怎么能随便当真呢?

    有了海大富乱盖起头之后,其他人的兴致也被勾了起来,布衣也难得地抛却了内敛,第二个开口道:

    “既然是以灵符为主,不若叫‘五行门’如何?五行俱全,其意正好契合灵符的五行俱全……”

    几人闻言,禁不住齐齐点了点头,这个名字到底挺符合以灵符为主的山门称谓的,不过李令远最终还是摇了摇头道:

    “五行门这个名字还是有些意思的,不过总觉得有些小家子气了,一个小型宗门用用还算合适,若是将来壮大了,再叫这名字未免有些失了大气,咱们再想想吧。”

    “也是,确实有些小家子气了……”

    布衣闻言,也是深表同感地点了点头,他只考虑了宗门的称谓要契合宗门构成主体,却忽略了‘五行门’这个名字是有相当的局限性的。

    “要不,就叫‘天元宗’吧,天为天神,元为天地元气,灵符的起源来自天神,又以天地元气为支撑,同时‘天元’二字也足够霸气了,总体而言,应该是不错的。”

    这次开口的是唐老爷子,姜到底还是老的辣,他这一开口,画室众人禁不住就是双目一亮,‘天元宗’这个名字确实不错,意义深远不说,也足够恢弘大气,绝对是个非常高大上的霸气称谓了。

    “这个不太好吧?据我说知,‘天元宗’这个宗门应该是有的吧?名字和别的宗门重复了可不好……”

    唐楚阳听到‘天元宗’这三个字的时候,几乎本能一样地摇了摇头,五行大陆上有没有天元宗唐楚阳不知道,但他知道地球上是肯定有这个宗门的,而且唐楚阳还相当了解。

    在地球上的时候,唐楚阳的师傅临终前曾经警告过他,天元宗乃是麻衣神相的死敌,大约在宋朝的时候,麻衣相士一脉,差点儿被天元宗还得断了传承。

    唐楚阳的师傅甚至特意告诉他,若是遇到了天元宗的人,绝对不要客气,往死了磕就是!

    唐楚阳如要开宗立派,怎么可能为麻衣神相的死敌宣扬声名?

    不过起这个名字的可是唐老爷子,作为子孙的唐楚阳可不能让老爷子觉得自己不尊重他,因此前面的话说完,后面马上补充道:

    “为什么非要带个‘宗’字呢?难道就因为是宗门?宫,殿,楼,阁,甚至‘山’,‘谷’,‘峰’也是不错的内蕴天势之字,比如叫‘鸿钧宫’什么的,就非常不错啊!”

    “鸿钧宫?”

    众人闻言双目精光一闪,他们都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特殊,似乎有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玄妙隐藏其中,唐老爷子干脆直接问道:

    “鸿钧是何意?”(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

    (l~1`x*>+`<w>`+<*l~1x)

第672章、吞噬    在逃出不知道多远之后,裂谷拉斯方才找了一个位面碎片躲了进去,将自己手臂与真身之间的联系尽数切断之后,方才松了一口气。

    虽说丢掉了一条手臂,对于裂谷拉斯真身的伤害不小,但按照裂谷拉斯的观点来说,自己获得了一件宝贝,也是不虚此行了。

    再说了,丢掉的手臂固然重要,但只要上百年的修养,手臂还是能够长回来的,只不过较之以前的手臂要差上一些,需要更长时间的恢复才行。

    裂谷拉斯断臂处已经完全止血,并且出现了一个肉包,这个肉包将会在百年之内成长为一条完整的手臂。

    裂谷拉斯很快就将这点痛楚丢在了脑后,喜沾沾的将白光葫芦取了出来。

    葫芦这玩意在异界是不存在的东西,因而在裂谷拉斯眼里光这葫芦造型就算得上很新奇了,何况这是来自于巨蛇的东西,那巨蛇连蜘蛛之神的化身都干掉,这东西自然也不会很差。

    裂谷拉斯将白光葫芦悬浮在自己面前,开始摸索起来。

    任何东西落入裂谷拉斯手中之后,裂谷拉斯都要摸索一番,看看其用处是什么。

    如果好用的话,就留下,如果祂不感兴趣的话,就会随手丢到一个位面碎片里,至于这宝贝之后的情况就要看运气了。

    若是被人发现,或许能够大放异彩,若是运气不好。在星界虚空里毁灭了,那么就从此不再出现,彻底消失。

    裂谷拉斯伸手摸了摸这白光葫芦。发现没有什么反应,随即便将自己意识分出一丝,朝着白光葫芦之中探了进去。

    这白光葫芦里的景象倒是让裂谷拉斯有些惊奇。

    里面没有任何神性气息,也没有规则变化,只有一缕缕弥漫的白雾。

    而裂谷拉斯进入白光葫芦的那一丝意识直接在里面凝聚成型,变成了裂谷拉斯的样子。

    这种事情,裂谷拉斯还是第一次遇到。

    能够将意识凝聚成为原本形态。光这一点,就让裂谷拉斯的好奇心增强了不少。

    而在四周弥漫的白雾即便是裂谷拉斯怎么拨弄。也没有出现半点变化。

    在拨弄了一会白雾,没有结果之后,裂谷拉斯的意识便朝着葫芦中心之处探去,很快祂就见到了一团高度凝聚的白光茧子。

    这是什么?

    裂谷拉斯有些疑惑。在这白光茧子上浮现着一只眼睛,闭着的眼睛。

    裂谷拉斯此时莫名感觉到一丝危险浮现在心头。

    不过这种事情对于裂谷拉斯来说,也算是常有的事情了。

    那些神明的神器总不可能是个人偷回来就可以使用的,任何神器,都需要破解之后才可能使用,否则的话,神器都拥有一定的灵智,能够对不是主人的家伙发动攻击。

    当然,裂谷拉斯自有对付这些神器灵智的法子。否则的话,自己偷回来的东西没法使用,自己又何须去偷?

    裂谷拉斯的意识上随即便绽放出一丝丝黑色来。这种黑色能够让神器的灵智将裂谷拉斯误认为主人,从而摆脱神器使用的限制。

    要说裂谷拉斯这一手倒是很厉害。

    但裂谷拉斯这一次却用错了地方。

    那一丝黑色刚刚粘在那白色光茧之上,原本闭着的眼睛便缓缓睁开了。

    就在这一瞬间,裂谷拉斯心头的危险预感骤然爆棚,说实话,这样的危险程度几乎与裂谷拉斯上次被晨曦之主追杀差不多了。

    “啰啰兽!”

    裂谷拉斯刚刚骂出一声。正待将那一丝意识撤回,就发现那一丝意识已经凝固了。随后这种凝固感觉就好似毒液一般迅速顺着这一丝意识蔓延了过来。

    尚未等裂谷拉斯作出断尾求生的决定,裂谷拉斯就没法动弹了,其整个身体乃至于神魂,意识尽数被凝固了,就好似一只掉入滚烫松香之中的苍蝇,完全失去了意识,无法动弹。

    随后那只眼睛缓缓闭上,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传来,裂谷拉斯的真身,神魂连同意识骤然被切断,直接陨落。

    之后,那白光葫芦倒也不客气,白光卷出,将裂谷拉斯被切成两半的真身连同神魂,意识尽数卷入葫芦之中。

    干完毁尸灭迹这一切之后,白光葫芦便轻飘飘的离开了位面碎片,朝着来路缓缓飞回。

    而此时的贾可道可没有时间去查找丢掉的白光葫芦,其体型已经膨胀到了一千多米。

    并且随着体型开始朝着两千米大关飞速膨胀,贾可道突然之间感觉自己饿了。

    这种难以忍受的饥饿感觉,贾可道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了。

    很显然,即便是无数狂暴灵气不断被融入巴蛇肉身之中,也无法支撑起巴蛇肉身继续成长了。

    贾可道将已经变得犹如一座小山的头颅抬起,朝着四周看了看,也就旁边不远处那座冰雪国度堪堪可以入口了。

    一念至此,贾可道便将蛇头伸入到冰雪国度之中,一口就朝着一座残缺不堪的山峰咬了下去。

    转眼之间,碎石横飞,山峰崩裂,贾可道硬生生从这座山峰上咬下了一块覆盖着冰雪的巨岩。

    说实话,像这样的食物,贾可道之前即便是变成巴蛇也是不愿意入口的。

    不过现在嘛,饥不择食的情况下,也就堪堪入口了,再说了,这山峰之上还生长着不少苔藓,也算是一种调剂了。

    巨岩转眼之间便被贾可道吞了下去,在巴蛇的喉管处凸起移动着。

    随着那巨岩落入胃囊,贾可道心头浮现出的饥饿感随即平息了一些。

    但下一刻,这种饥饿感再度提升。

    使得贾可道看着那山峰原本有些抗拒的心情尽数消失,而那山峰落在贾可道眼中却犹如一根立在地面上的烤鸡腿,莫名从嘴边流出一大滴唾液来。

    轰,嘭!

    第二口咬下,第三口,第四口,待到第五口的时候,这座山峰在地面上就只剩下一个短短的凸起了。

    这远远不够啊,贾可道张开巨口,用力一吸,无数冰雪连带着碎石从地面上飞起,朝着贾可道口中投入。

    转眼之间,这山峰附近的地面就变得干干净净,只剩下凸现出来的岩石层,就连泥土都被尽数吸干。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贾可道不断吞噬着所遇到的山峰,泥土,森林乃至于下面的岩层。

    而随着贾可道的不断吞噬,其体型增长也没有丝毫减速,从一千八百米增长到两千米,两千一百米,两千二百米,两千三百米…….

    待到贾可道将冰雪国度残留的山峰尽数啃光之后,就不得不对地表的岩层下手了。

    毫无疑问,蛇口并不适合啃食岩层,但对于贾可道来说,这些都是浮云。

    犹如巨树一般的蛇信朝着地表岩层一舔,其下岩层就迅速崩裂,化为无数碎石,贾可道再一吸,无数碎石飞起,落入巨口之中。

    当巴蛇肉身增长到三千米时,冰雪国度地表上已经出现了一个直径超过万米的巨坑,其深度足足超过了千米。

    但如此之多的石头落入贾可道口中,却没有半点残渣排出,完全转化为巴蛇肉身所需要的养分。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冰雪国度逐渐朝着一个被啃缺了的馅饼发展。

    贾可道此时都快要麻木了,任凭是谁,一连吞下数千亿方石头,都不会好过。

    这些石头里还蕴含着一些矿脉,贾可道都没有理会,统统吞下。

    终于,星界虚空远处,一个淡淡的白点缓缓飞来。

    贾可道扩散出去的心神很快就察觉到这白点的出现,随后注意力转移过去,发现是白光葫芦自己回来了。

    贾可道那点担心随即消散,虽说别人偷走白光葫芦是决计没法使用的,但自己辛辛苦苦才炼制出这个宝贝来,却掉了,换成是谁都不会愉快的。

    白光葫芦见到贾可道那庞大无比的肉身之后,随即便加快了飞行的速度,待到其落在贾可道头顶时,却从葫芦里将那小偷之神裂谷拉斯的真身给吐了出来。

    贾可道此时刚刚将一大堆碎石吞下,见到葫芦吐出个东西来,仔细一看,却是一具尸体,散发着金光的尸体,便知道是那个可恶的小偷之神,也没有顾忌什么,张口就将这小偷之神的真身给吞了下去。

    这小偷之神的真身刚刚落入胃囊,便迅速分解开来,贾可道只感觉一股暖流从胃囊里升起,随后朝着全身上下扩散开来,所过之处,肉身膨胀速度暴增。

    前后不到数分钟时间,巴蛇肉身就从五千多米增长到七千多米,并且还在迅速增长之中。

    贾可道不由得有些惊叹,这神明真身可真算是个宝库了,自己之前吞了那么多的灵气,石头,也就长了五千米,现在吞下一具真身,就增长了两千米,之后恐怕还能够增长一千米。

    这使得贾可道有些怀念寒风之王安泰米的真身了,早知道这样,就不用将其送往半位面了,自己一口吞下,指不定就能够早点结束这漫长的晋升了。

    毕竟这神明真身其中蕴含的东西,较之狂暴灵气来说,却要丰富太多。(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