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ps:看《唤神》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唐楚阳想要以心中的大计划来震撼一下三位老爷子,顺便让他们转移心思,这招乾坤大挪移用得时机恰当,只是唐浩然等三位老爷子没给他这个机会。,

    听到唐楚阳一脸郑重之色地说出‘大计划’三个字,唐浩然等人便知道这个计划恐怕小不了,唐楚阳可以信任任何人,但却不代表李令远等人同样信任,因此唐楚阳话才出口,李令远笑着打住:

    “小家伙,计划不计划的,恐怕是用来安危我们几个老头子的吧?你无需如此,在修士界,百十年的寿元只能算是年轻人而已,爷爷要是连这点承受能力都没有的话,恐怕也活不到今天了……”

    说着话,李令远和唐浩然,宇文侯三人就一起哈哈大笑起来,唐楚阳能够考虑到他们三个老家伙的感受,三个当爷爷的人绝对有理由高兴,但计划之类的,他们还是不愿意让外人知道。

    尤其是,在场的除了烛翎算半个自己人外,其他的都还没有确定是否值得信任,唐楚阳自己任性也就罢了,唐浩然等三个活了上百年的人精,可不能不稳妥一些。

    “既如此,那孙儿那个计划还是延后再说吧,反正如今潮汐山的事情还没有解决,我那个计划。没有足够庞大的资源,恐怕也难以实行起来……”

    唐楚阳也只是急于安慰三位老爷子。才会表现得如此冲动,李老爷子这么一打岔。唐楚阳瞬间便醒悟过来,他的学府建设的想法实在太过惊人了,一旦开始实施,几乎是以整个五行大陆的所有势力为敌。

    在场无论是海大富,还是布衣,毕竟是出身大陆的顶尖宗门之一,他们深受宗门培养,乃至于养育恩惠,比起和唐楚阳个把月的交情。孰轻孰重,唐楚阳自己都说不好。

    不论是家族利益,还是宗门利益,在家族和宗门子弟的心里从来都是至高无上的,唐楚阳也不敢保证,他和海大富,布衣的过命交情,能否比得上宗门在他们心里的地位。

    不过照常理来想的话,肯定是比不上的。毕竟对于宗门,海大富和布衣都是十几二十年的感情,而与唐楚阳,却只是短短月余时间的相处。想来也是没得比的。

    不过唐楚阳可不会让海大富和布衣有什么不好的联想,既然不然心中的计划了,他索性转移问题。冲三位老爷子问道:

    “爷爷,六阶形象画谱未曾拍卖。你们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唐浩然三人闻言,几乎齐齐点了点头。李令远解释道:

    “只一张五阶形象画谱,就在潮汐山引起了偌大的反响,今后几日落月城恐怕会非常热闹,其实今天参与拍卖会的势力,还不是潮汐山的全部,甚至于连五成都不到,

    那张五阶画谱的拍卖价看似很高,其实依然没有达到利益最大化,因为今日参与拍卖会的修士,恐怕大多都是来确认消息的真实性,咱们只需拍出一张形象画谱,

    足以证明城主府的公告属实了,等明日开始,整个落月城怕是就要彻底热闹起来了,那时候再次拍卖六阶画谱,所得利益绝对会比今日一口气全拍出去要多得多!”

    唐楚阳闻言,双目精光一闪,已经明白了三位老爷子是什么意思了,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

    “原来如此,虽然落月城提前把拍卖画谱的消息放了出去,但未曾见到画谱之前,许多人恐怕也只是观望,所以那张五阶画谱其实并未拍到最高价,但经过这张五阶画谱的拍卖之后,消息得到证实,那些处于观望中的势力就坐不住了……”

    这其中道理,只要稍微懂一些商业运作的人,基本上都能想得明白,李令远三人虽然都是修士,但毕竟都是出身于家族之人,对于经营,多少都是有一些了解的。

    唐楚阳干脆就是来自现代的商业社会,对于其中的道理明悟的反而更加透彻,因此李令远的话才说完,他就明白了三位老爷子打得什么注意。

    “那就再放个消息出去吧,就说明天至少要拍卖三张画谱,一张六阶,两张五阶,然后第三天再放消息,就说拍卖最后三张画谱,具体品阶就不要说了,未知最是能刺激欲-望的推动力!”

    唐楚阳这么做的原因有很多,一个是物以稀为贵,一旦确定了拍卖会统共有多少张画谱出卖,狼多肉少的情况下,就能刺激拍卖会更加激烈的争夺。

    再一个原因,就是不透露第三天画谱的品阶,就是让所有人都不确定最后的三张画谱是不是最好的,让所有人不敢去赌,只能对每一张画谱都竭力争夺,从而让每张画谱的利益最大化。

    “这法子好!你小子啊,不做生意实在可惜了……”

    唐楚阳虽然没有详细解说什么,但他说出来的东西几乎就已经是重点了,只要不是笨蛋,稍稍设身处地的联想一下,便能知道这么做会有什么效果了。

    因此即便连宇文侯这种不爱动脑子的人,都在很短的时间内明白了他的意思,海大富和布衣等人望向唐楚阳的目光,更是充满了赞赏。

    心说,这家伙的脑袋怎么长的?随口几句话,就能把那些参加拍卖会的实力给逼的不得不去争抢所有画谱。

    关于拍卖会的事情商定之后,三位老爷子和烛翎便离开了画室忙拍卖会的事情去了,留下唐楚阳四人,原本打算继续炼符。

    可海大富和布衣的表情却突然微微一滞,随后齐齐转头看向唐楚阳,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唐楚阳见状,疑惑地问道:

    “海老大,布衣,你们什么情况下?”

    “这个……”

    海大富张张嘴,一张俊脸竟然难得地红了起来,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唐楚阳见状更加好奇,随即将目光转向布衣,而这个性子内敛的清秀小和尚表现的更加不堪,俊脸通红,只顾低头念佛号。

    “搞什么鬼?”唐楚阳眉头皱了起来,脑中电石火光的数里了一下思绪,当即想到什么,恍悟地冲布衣和海大富道:“你们是接到了宗门的嘱托?也是为了画谱吧?”

    海大富和布衣闻言,又是齐齐地点了点头,海大富有些汗颜道:

    “五六阶的画谱啊,即便是霸神宗和生佛寺这样的顶尖宗门,也不可能无动于衷,其实早在你说出要拍卖五阶以上画谱的时候,我就知道宗门那三位长老得找我……”

    边上的布衣也配合着点点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看唐楚阳,早已失去了往日云淡风轻的模样,嗫喏道:

    “佛门无欲无求,也只是糊弄平凡世人而已,有些东西,便是我们生佛寺的这些与人为善的和尚们,也不得不去追求,唐大哥,我们两位院主说了,只是讨要必得一张画谱的机会,价格肯定会让唐大哥满意的……”

    说完这话,布衣已经满脸通红,却依然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唐楚阳见他表情,稍微一想便知道布衣后面说不出来的话是什么了,当下试探问道:

    “最好是一张六阶画谱?”

    “是啊,佛门净土啊,阿弥陀佛……”

    被唐楚阳猜中了没有说出来的话,布衣点头应了一声,随后口宣佛号,表情复杂至极,失望,羞愧,纠结等等,让这个原本心思不算很多的清秀小和尚感慨万千。

    唐楚阳又转头望向海大富,见他的表情和布衣一般无二,这下不用问便知道,他们两个刚才怕是得了留在城主府里的长老吩咐,甚至于命令,唐楚阳可不想让二人为难,当下大笑道:

    “哈哈,不就是一张六阶画谱么,布衣,海老大,便是你们不说我也会为霸神宗和生佛寺留一张的,毕竟龙虎豹三长老和两位院主如今可就坐镇在落月城,这份儿情面可不小!”

    唐楚阳这么说并没有错,按照他的脾性,对于朋友从来都是相当慷慨的,他心里也确实是怎么想的。

    但这话听到海大富和布衣耳中,却让人二人更加羞愧了,霸神宗和生佛寺之所以和落月城结盟,有看好落月城前景的原因,更有想要交好唐楚阳这位潜力极大的灵画师的原因。

    但这些全部是为了向唐楚阳卖好,如今落月城的实力越发的强横,说起来已经是霸神宗和生佛寺沾光了,毕竟夺城大战落月城胜出的话,霸神宗和生佛寺是能够参与战争分红的。

    参与夺城大战分红,已经是天大的便宜了,如今宗门竟然还要他们二人仗着和唐楚阳的关系,厚着脸皮冲唐楚阳要好处,这让海大富和布衣如何自处?又如何能够不感到羞愧。

    甚至于这一刻,海大富和布衣心里承受了前所未有的冲击,他们的阅历虽然比唐楚阳强得多,但相比于那些经年混迹修士界的人还是差了许多。

    严格来说,甚至于属于初出茅庐的菜鸟,突然感觉到来自宗门对于利益诉求的命令,让布衣和海大富就这么直接地看到了,团体对于利益不择手段的本质,让他二人不免有些难以接受。(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

    (l~1`x*>+`<w>`+<*l~1x)

第四百三十六章 多智近乎妖    ( )ps:看《唤神》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xiaos惑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其实没必要那么惊讶的……”

    布衣俊脸淡笑,说出来的话云淡风轻,画室里,包括三位老爷子在内,多少都对这堪称天价的拍卖价感到兴奋,布衣这个年纪最小的小和尚,反而是最先冷静下来的。

    他见众人皆都诧异地望了过来,便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随后连忙解释道:

    “五阶守护神形象画谱本就不算多,并且九成九都掌握在家族,或者宗门当中,很少有流传到外界的,而且,据我所知,近千年来,还从未有人公开拍卖过五阶以上的形象画谱,

    如今唐大哥拿出形象画谱拍卖,自然会引起相当的轰动,散修想要不惜代价地得到形象图,毕竟一张五阶形象图,或许能够直接早就一个强大的家族!

    而各大家族,王朝,乃至于皇朝和大宗门,也会不惜代价地将之拿到手中,因为家族和宗门这些实力必须抱有自身的优势,只要能把这张图给抢到手,散修依然得向以往一样求到他们……”

    布衣虽然年纪不大,但对于五行大陆各大势※,w↙ww.力的了解,还是远超唐楚阳这个刚刚熟悉了五行大陆的外来者,他这么一解释,唐楚阳等人也瞬间醒悟。

    是啊,毕竟是前所未有的拍卖五阶唤神图,不论是散修。还是各大势力,对落月城拍出去的形象图怕都是势在必得的。

    “那张图是什么人拍走的?”

    想明白了其中道理。唐楚阳突然有些好奇,到底是散修胜了?还是各大势力胜了?不过唐楚阳并不看好散修。毕竟散修大多都是单干,即便有联合起来的,也大多是临时结队。

    “是一名七阶散修!”

    唐老爷子的回答有些出乎唐楚阳的预料,散修怎么可能斗得过家族和王朝?况且其中还有大量的海族和魔族之人参与,这个结果实在是太让人想不到了,唐楚阳惊讶道:

    “怎么会是散修?”

    “惊讶吧?”唐老爷子笑着看了眼唐楚阳,紧接着道:“其实我也很惊讶,但惊讶过后便是释然,散修。被压抑的太久了……”

    “是啊,数千上万年时间,虽然万万千千的家族,王朝,宗门等等,多有散修创建者,但他们一旦脱离了散修这个群体之后,便想当然地忘记了过去的身份,反而以家族自居。这世界啊……”

    李令远也满是感慨地点了点头,修士界就是这么个无比现实的世界,人人向往高处,一旦功成名就。第一代人或许没什么,但经历了几代,乃至几十代的积累之后。很少有人还会记得从前的艰辛。

    “唐家绝对不能这样!”

    宇文侯难得地说了一句比较有深度的话,引得唐老爷子。李令远和唐楚阳齐齐诧异回头,这大老粗。什么时候变得有文化了?

    “看着我干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

    宇文侯被几人看得一脸莫名其妙,这么简单的道理,大家都看不明白的么?

    “呵呵,有时候想法简单的人,随便一句话反而能够直指本质,老五,好样的!”

    李令远笑着冲宇文侯比了个大拇指,随后转向唐楚阳,笑眯眯地问道:

    “小子,你明明给了我们两张形象画谱,一张五阶,一张六阶,现在我们只报了五阶形象画谱的拍卖价,你难道就不好奇那张六阶形象画谱的拍卖价么?”

    唐楚阳闻言愣住,他还真没有想这个问题,不过李令远这话却问得唐楚阳有些汗颜了,说起来,自打进入画室之后,他便彻底放空了思想,开始专心炼制灵符,拍卖会什么的,他差点儿给忘了。

    不过这种事肯定是不能承认的,唐楚阳几乎想都没想,便顺口拍马屁道: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楚阳既然把拍卖会的事情全权委托给几位老爷子了,自然三位爷爷说什么就是什么了,至于拍卖价如何,我相信您三位的能力必然是超乎孙儿想象的!”

    唐楚阳这马屁可算是拍到三位老爷子的心坎上了,五六阶的唤神图他们或许不在乎,但五六阶的守护神形象画谱,其价值之恐怖超乎想象,以李令远三人的定力,也无法淡然处之。

    唐楚阳几句话看似平平淡淡,其实已经表现出了他对三位老爷子的莫大信任,不说别的,单单是一万枚上品元晶,就足以让任何一名七阶强者疯狂了。

    唐浩然等人虽然心性坚韧,但面对一万枚上品元晶的诱惑,如果唐楚阳是外人的话,他们可不敢保证自己会做些什么。

    “乖孙,爷爷突然发现,咱们依然还是小看了你啊……”

    唐浩然满目感叹,望向唐楚阳的目光充满的赞赏,以及一些隐藏得极为隐晦的感激,就是这个他都没来得及看着出生的乖孙,竟然给唐浩然充满遗憾的人生,带来了无限希望,他不能不感激。

    既感激上天,更感激懂事得让人不知道该怎么夸才好的唐楚阳。

    唐楚阳看到了老爷子目中的复杂情感,他不想让这位好不容易相聚的爷爷失去斗志,当下转移话题道:

    “那张六阶形象画谱,爷爷你们恐怕没有拿出来拍卖吧?”

    “咦?你小子怎么知道?”

    唐楚阳话一出口,李令远等人顿时惊讶地看了过来,他们非常诧异,在没有人任何人提醒的情况下,唐楚阳到底是怎么想到这个可能的?

    唐楚阳见到画室里众人惊讶的表情,也只是故作高深地笑了笑,并未对此多做解释。这已经是一个涉及到人性的问题,解释起来实在太过繁琐。想了想,唐楚阳突然看向烛翎。嘿笑道:

    “嘿嘿,因为我了解烛翎大哥的性情啊!”

    烛翎被问呆了,他实在想不出两者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当下有些疑惑地问道:

    “楚阳老弟莫要卖关子了,拍卖会是否拍出六阶形象画谱,和我的脾性有什么直接关系么?”

    “当然有!”唐楚阳强忍着笑意看着一脸迷糊的烛翎,信誓旦旦地道:“关系大了去了!”

    李令远等人见唐楚阳如此信誓旦旦,顿时觉得好笑,齐齐摇头笑了声之后。反而是唐楚阳身边的海大富好奇问道:

    “你倒是说说这其中有什么联系,说来听听?为什么的就想不到其中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

    唐楚阳闻言,转头看了一眼海大富,点了点头后,转而冲烛翎道:

    “烛翎老哥,如果有两件古宝物摆在你眼前,一件是九阶材料,一件是极品古宝,而你只能选择其中一件。那时候你会选择哪一件宝贝呢?”

    “当然是选最好的!”这个问题烛翎连考虑都不用,说完之后觉得他表达的还不够清楚,急忙有补充道:“肯定选极品古宝!”

    话才说完,烛翎突然想明白什么一样。满脸恍悟之色地懊恼道:

    “我明白了,你,你小子可真了解老哥哥的脾性……”

    烛翎是真的明白了。不论他手里有多少东西,拿出来向自己人显摆的时候。肯定会选最好的,六阶形象图肯定比五阶的价值高出一大截。

    但烛翎只是说了五阶形象图的价值。对价值更高的六阶形象图反而只字未提,这根本不符合烛翎的脾性,以此推论,得出六阶形象图并未拍出的结论,似乎也不是多奇怪的事情了。

    其实,这也算是间接地进行了人性推测,唐老爷子等人顺着唐楚阳引导的思路想下去,毫无意外地全部被带到了沟里,皆都露出一脸恍悟之色,对唐楚阳心智之灵敏,满是赞叹。

    “你怎么就能想这么多呢?楚阳啊,我算是发现了,你这家伙就是个妖孽一样的天才!”

    海大富满脸夸张无比的惊叹表情,有些道理说穿了,所有人都会觉得非常简单,但其中最关键的,还是最先看透问题的第一个人。

    唐楚阳这次看似寻常聊天一般的表现,却让海大富等人感觉比其唐楚阳战胜了七阶强者,还要让他们惊讶,用才思敏捷都不足以形容唐楚阳这一刻所表现出来的精明。

    发现了唐楚阳聪慧得可怕的脑袋后,所有人禁不住开始联想他的所作所为,不知不觉,唐浩然,李令远,包括布衣和海大富等人都禁不住一呆。

    他们突然发现,原本唐楚阳所在的那些他们想不明白的事情,甚至看起来根本毫不相关的事,如今好似有了一条无形的丝线,将所有事情串联到一起,最终形成了一张让众人震撼的密集大网!

    多智近乎妖!

    几乎同时,唐老爷子等人心中齐齐产生了这样的想法,海大富和布衣还好,他们本就知道唐楚阳不论在哪方面都要强过他们,但唐老爷子等人就有些受打击了。

    极为老爷子在唐楚阳面前,唯一可以拿得出手的,便是依靠年龄,阅历,和各种经历堆砌起来的智慧,如今突然发现这小子的智商高得有些可怕。

    唐浩然三人不期然的,感觉自己实在没有什么能够帮帮这个让人惊叹的乖孙了……

    “糟,表现得太过火了!”

    见唐浩然,李令远等人的面色变得有些黯然,唐楚阳就知道坏菜了,这三位老爷子可是他成长之前之前的依靠,绝对不能让他们失去信心和斗志。

    “爷爷,既然大家都在,我这里正好有个比较庞大的计划,不若我说出来,您三位帮孙儿参谋一下吧……”

    说别的唐楚阳一时也想不到,只能把灵画师学府那个比较吓人的计划,来让几位老爷子见识一下他这个年轻人猖狂和冲动吧。(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xiaos惑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xiaos惑微信公众号!)

    ps:(ps:四月份第一粉丝‘看海盟主’!四月份第一票王‘peter0328’!四月份第一评论员‘血倒流’!万花齐放恭贺三位老大荣登王座!小猪拜谢!感谢……)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