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h2>  ps:感谢书友141209200525329的1888打赏!

    胯下坐骑转眼被击杀,着实让这名鬼武道兵心头愤怒无比。

    要知道,这些道兵乃是异界人类,他们对于信仰的态度绝非地球人类可以比拟的。

    因为信仰争端,打架斗殴,干掉对方都是常见的事情。

    “突击!”

    随着鬼武道兵一声令下,数百头甲虫妖兽如同坦克一般率先朝着城池冲了过去,待到那些甲虫妖兽冲至半程之时,数量超过两万的蚂蚁妖兽方才出击,它们冲击的速度虽说比不上甲虫妖兽,但不论任何地形都无法阻碍这些蚂蚁的前进,并且蚂蚁的持久力更高,光这一点来说,蚂蚁妖兽的适用性要远远高于甲虫妖兽。

    但甲虫妖兽的真正用处却是在于攻击堡垒,破坏城墙!

    轰!轰!轰!

    随着第一头甲虫妖兽撞击在城墙上,城墙骤然一震,随后便是一连串甲虫妖兽撞击在城墙上的轰鸣声。

    数百头甲虫妖兽的冲击力是极为惊人的。

    仅仅一半的甲虫妖兽转眼之间便将正面城墙撞垮了大半,而剩下的甲虫妖兽则带领着紧随其后的蚂蚁妖兽踩着自己的同类,顺着城墙缺口便如同潮水一般,冲入城池。

    一些被震得头晕目眩的士兵从倒塌的城墙之后,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举着手中的长剑,长矛,朝着冲在最前面的一头长戟大兜就刺了过去。

    但没有等那些长剑,长矛刺中长戟大兜,长戟大兜头颅上那根略显弧形的长角便将一名士兵当胸穿过,溅出一股血箭,**在长戟大兜头颅上,显得分外狰狞。

    长剑,长矛转眼之间便刺在了长戟大兜身上。

    但转眼之间,这些长剑,长矛便被长戟大兜那厚实的外壳直接弹飞。

    所有挡在城墙缺口处的士兵,不管是普通人类还是战职者,转瞬之后就被如同洪流的甲虫,蚂蚁尽数碾压至死。

    城破了!

    到了这个时候,就算是抵抗意志最为坚定的家伙,也知道,城池是不可能守住了。

    城池里的守军,随即四散逃走,当然,逃得最快的就是冰雪教会那些祭司和教会武士了。

    他们现在已经失去了冰雪教会原本应该拥有的坚毅,热血,剩下的只是如何生存下去。

    不过他们并没有看见数以千计的巨型蝗虫正从城池上空飞过,朝着城池通往外界的各个交通要道飞去。

    很快,这座城池里的士兵,祭司,教会武士便尽数投降,即便是有一些信仰坚定,丝毫不愿意投降的家伙,在蚂蚁妖兽的围攻之下战陨。

    攻占了一座城池,招降了城池里大多数守军,教会武装力量。

    次日清晨,那名鬼武道兵站在城墙上,看着四周掉落的雪花,并不愉快,不由眉头皱了起来。

    这一战,妖兽损失没有超过五百,但入夜之后,因为冻伤,劳累而死的妖兽却超过了两千!

    这时,几名带着巨蝗四处奔袭城池下属村落的道兵飞了回来,为首那名金刚护甲力士从巨蝗后背跳下之后,就有些忧虑:“朗布密!这里太寒冷了,妖兽完全承受不住这种寒冷,巨蝗昨晚又冻死了五百多,你去问问,能不能让妖兽撤回去休整一下,等天气暖和一点再进军啊?”

    “撤回去休整?没可能,这是明阳仙尊所下的命令,就算是所有妖兽战死,都不能撤退!”

    这个鬼武道兵就是当初最早的火焰道兵朗布密,原本是火焰道兵里的一个伍长,现在成为了鬼武道兵,实力倒是提升了很多。

    他何尝不想将这些妖兽撤离到暖和一点的地方去,毕竟这些妖兽与他们朝夕相处,长期陪伴他们作战,多少也有些感情了。

    这些妖兽若是战死就不多说了,可因为天气条件而被冻死,着实让人有些肉痛。

    极北之地的战争进程在双方的不断伤亡下推进着。

    而对于冰雪教会来说,在经历了与冬狼的大战之后,他们的损失极为惨重,现在又跑来无数的虫型魔兽,着实让主持教会工作的沙拉头痛。

    就目前来说,冰雪教会总部已经迁移到另外一座城池,由于主祭,大主祭近乎伤亡殆尽,使得冰雪教会总部与下面的教会分部联络之间出现了极大混乱。

    因而在妖兽大军入侵极北之地一周多后,冰雪教会总部方才得到消息。

    最初之时,冰雪教会还以为这支入侵的魔兽大军会与冬狼发生冲突,但让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些冬狼非但没有与魔兽大军发生冲突,反倒配合魔兽大军作战。

    由此,冰雪教会所需要面对的敌人就不止一个了。

    由于敌人数量庞大,冰雪教会不得不采取在战略上采取守势,在战术上采取主动,在防守各大城池的同时,频频派出小分队对魔兽大军发动偷袭。

    但这种偷袭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都是自杀式的偷袭。

    相对于普通魔兽来说,这些由道兵率领的妖兽具有高度的纪律性,它们如同一头头低智商的机器人,只要发现敌人,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就会狂追不已,直到干掉敌人。

    总的来说,这些魔兽的智商比狗狗还差上一些。

    在发现这一点之后,冰雪教会派出的小分队纷纷采用了引诱伏击的办法来对付这些恐怖的妖兽。

    最初在发现这些冰雪教会派出的小分队后,带队道兵随即便会派出上百妖兽追击。

    但很快,带队道兵就会发现那些追击出去的妖兽多数都没能回来。

    经过侦查,他们发现那些追出去的妖兽都中了埋伏。

    如果是一支十多人的冰雪教会小分队引诱,那么参与埋伏的冰雪教会人员就会超过三四十人,并且设置的埋伏地点都是在雪谷等等地点,在那些地方,妖兽的战斗力将会被削弱到极致。

    因而那些妖兽很容易在被伏击之后被*掉。

    但接下来,那些带队道兵随即便做出了改变,每支追击的妖兽分队后面都会跟上一大群巨蝗。

    如此的改变使得那些企图伏击妖兽的冰雪教会小分队损失惨重,当他们螳螂捕蝉的时候,万万没有想到还有一群黄雀缀在后面,将他们一网打尽。

    连番失败之后,冰雪教会的袭击小分队们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不得不退回城池。

    到了这个时候,野外几乎成为了冰雪教会小分队的坟地,那些冬狼虽说并不主动攻击,但熟悉地形环境的冬狼却能够给不熟悉情况的妖兽大军引路。

    在连续被攻破数座城池之后,冰雪教会的情况随即就变得岌岌可危,当然冰雪教会原本就衰落了,只不过现在更痛苦了。

    很快,冰雪教会所掌控的城池就从七座变成了三座,鉴于冰雪教会的现状,大主祭沙拉不得不将所有人力集中在冰谷城,从而放弃了其余两座城池。

    特伦斯伯爵领的妖兽大军时至今日,在不断战斗之中,数量从三十余万减少到十五万之数。

    这减少的十五万妖兽里,超过十三万都是被寒冷天气冻死,在战斗中死亡的妖兽仅仅只有两万。

    由此可见这极北之地的确不适应妖兽的生存。

    要知道,这还是刚刚进入暖季,若是进入冬季的话,恐怕一夜之间,妖兽就会全军覆灭。

    由于冰谷城是依靠一座冰谷修建而成,因而十五万妖兽也没法将冰谷城尽数包围起来,只能将谷口堵住。

    但随着妖兽大军顺着谷口好似潮水一般涌入,冰谷城就陷入到苦战之中。

    冰谷城里的人口在其余两座城池撤离过来后,达到了十万之多,但里面能够登上城墙助战的青壮也不过三万之数,而里面真正战斗人员也就只有八千。

    另外教会武士有两千,祭司仅仅剩下三百。

    冰雪教会现在的实力仅仅只有巅峰之时的五分之一不到。

    妖兽大军第一次进攻,被漫天箭雨和大量冰雪神术挡在了谷口处,但这仅仅只是冰雪教会的回光返照罢了。

    随着两万多头巨蝗从空中突袭冲入城池,那些士兵,青壮随即崩溃大半,剩下坚持在城墙上的士兵,青壮也岌岌可危,承受着前后夹击。

    到了这时,冰雪教会可谓是陷入到绝境之中。

    原本重伤不起的牧首大人在一年多时间后,第一次出现在大众面前。

    作为冰雪教会的牧首,即便是身受重创,也不是普通施法者可以比拟的。

    牧首一个巨型暴风雪便席卷了大半个冰谷城,一举将攻入冰谷城的两万巨蝗大军尽数冻杀。

    但这也是牧首的最后一击了,在释放了这样一个九级神术之后,牧首冕下随即便昏迷过去,被潜入城池之中的一名鬼武道兵斩杀!

    虽说那名鬼武道兵随即被牧首冕下身边的教会武士击毙,但牧首冕下的毙命使得冰雪教会所有祭司,武士,士兵,民众士气掉入了冰点。

    可以这么说,随着牧首冕下的死亡,整个冰雪教会从上到下的建筑结构随即便出现了崩塌。

    虽说那位在牧首重伤期间主持教务工作的大主祭沙拉阁下,能力也不错,但对于教会上下来说,牧首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

    牧首不但是整个教会实力最强者,并且还是冰雪女神在人间的代言者,其地位几乎就与冰雪女神相提并论了,简单来说,牧首就是仅次于女神的精神象征。

    像这样重量级的牧首倒下,可以想象对于那些教会所属人员的打击会有多大。

    在接下来的战斗里,冰雪教会可谓是兵败如山倒,即便是大主祭沙拉与硕果仅存的数位主祭联手频频召唤暴风雪,都无法阻挡妖兽的进攻。

    在绝大部分巨蝗被牧首所召唤的巨型暴风雪尽数毁灭之后,带队道兵们便将剩下的蚂蚁,甲虫妖兽尽数投入到战斗之中。

    毫无疑问,到了这个时候,任何留手都不如直接投入到战斗之中,将敌人尽快彻底击溃要紧。

    要知道,冰谷城剩下的那些信徒此时正聚集在大神殿门口的祈祷广场上,祈求女神的降临。

    如果不能在女神降临之前将战局直接锁定的话,恐怕最终的后果不会让仙尊大人满意。

    数量超过七万的信徒密密麻麻聚集在祈祷广场上,他们尽数跪伏在广场地面上,不断用最虔诚的心思去赞美着女神,祈求女神的回应。

    但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所信奉的冰雪女神殿下此时已经遇上了不小的麻烦。

    在妖兽大军对冰雪教会所掌管的最后一座城池,冰谷城发动攻击的时候,贾可道已经化身为巴蛇从远处拖来了十多块体积不小的位面碎片。

    这些位面碎片在贾可道的拖拽下,不断加速,最终以极高的速度朝着冰雪国度飞去。

    按照贾可道的计划,这些位面碎片将会形成一条直线,以每三小时一个的速度撞击在冰雪国度上。

    轰!

    一声剧烈的撞击声在规则层面上朝着星界四周扩散开来。

    突如其来的撞击使得冰雪国度在一瞬间剧烈震动起来,甚至于冰雪国度内那座悬浮的冰雪大陆也跟着震动起来,一些原本沉寂的死火山也在这种刺激下开始喷发。

    随后便有神使钻出了神国外壳,查看情况。

    这些神使乃是人类形态,应该是冰雪女神从神国最虔诚信徒里挑选出来的强者。

    当然,他们没能找到任何异状,只看到那块正缓缓融入神国之中的位面碎片。

    神使们随即便返回神国,开始平息那些正在喷发的火山。

    但这种行为是徒劳无功的。

    在三个小时后,又一个位面碎片从远处无声无息飞来,撞在了冰雪神国之上。

    轰!

    原本就没能完全稳定下来的冰雪神国就好似被人爆了菊花一般,整个外壳都颤抖了起来。

    片刻之后,一个全身笼罩在暴风雪之中,身高三十多米的冷艳女子便出现在神国之外,朝着那融入神国的位面碎片略微查看一番之后,转眼之间便化为一道流光,朝着那位面碎片飞来的方向冲了出去。

    这个冷艳女子自然便是那冰雪女神艾拉的一个化身。

    作为弱等神力,冰雪女神艾拉能够制造两个化身,因而冰雪女神艾拉的处境倒是要比寒风之王安泰米强多了。

    一个化身坐镇神国,而另外一个化身则能够探索星界,搜寻宝贵资源,来发展神国。

    毕竟对于神明来说,神国内大多数东西都能够通过吞噬位面碎片来获得,但位面碎片的大小则是决定着神国在吞噬时的稳定性。

    神国想要比较稳定不破坏内部环境,其所吞噬的位面碎片就不能超过一定体积。

    而另外一些东西,神国内却是无法制造出来的。

    一些特殊性质的宝物,譬如带着时间属性的宝石,在这种宝石周围,时间流速会减慢,毫无疑问,像这种宝石对于神明参悟规则是有着极大帮助的。

    再或者其祂神明陨落之后遗留下来的神性,神格,乃至于神器,都是大多数神明梦寐以求的好东西。

    等等类似上述的东西,都不是在神国内能够坐等到的。

    因而绝大多数的神明在踏入弱等神力,制造出第二个化身之后,便会将第二个化身派往星界探索。

    虽说,这在一定程度上会削弱神国的防卫能力,但多数神国都隐藏得比较安全,因而这也就不算什么了。

    冰雪女神艾拉的化身朝着之前那块位面碎片飞来的方向追索过去,没飞出多远,便见到了第三块飞来的位面碎片。

    这让冰雪女神艾拉不由得为自己的决定感到万幸。

    若是自己继续固守神国的话,恐怕后面还会有更多的位面碎片飞来。

    到那时,自己光是平息神国内的震动就忙不过来,又如何能够阻止这些位面碎片的撞击。

    等到大量位面碎片撞击在冰雪国度之上,恐怕冰雪国度也就半废了。

    这可不是冰雪女神艾拉所愿意看到的结果。

    冰雪女神艾拉的化身随即就带着暴风雪从侧面一头撞在了位面碎片之上。

    正在高速飞行之中的位面碎片受此一击,随即倾斜了一点角度,开始偏离之前的轨道。

    冰雪女神艾拉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这块位面碎片的体积可不小,即便是冰雪女神艾拉全力撞击,也仅仅将其角度偏移了一点。

    由此可见这位面碎片,如果体积到一定程度,再高速飞行的话,恐怕就算以神明之躯都很难阻止其前进。

    要知道,冰雪女神艾拉的化身虽说较之真身的实力要弱上很多,但也如同一位微弱神力的真身了。

    按照冰雪女神艾拉的预计,这块位面碎片在偏移轨道之后,将从冰雪国度旁边飞过去,直接冲入主物质位面之中,并不会对冰雪国度造成任何威胁。

    但这个艾拉的化身这口气尚未松弛下来,就看到远处又一块位面碎片高速撞来。

    艾拉化身不得不再度迎了上去,用自己的身体奋力撞击位面碎片。

    神明能够释放出较之普通神术更为强力的神术来,被称之为超凡神术,但位面碎片这种东西,原本就有位面屏障保护。

    因而大多数神术对其都没有多少用处。

    因而艾拉化身在对付位面碎片时,不得不用身体冲撞的方式来解决。

    这块位面碎片再度偏移了轨道。

    但第二次与位面碎片的冲撞使得艾拉的化身都有些难以承受了。

    神明的化身原本以神力核心为主,再凝聚大量神力为躯体而成,因而其续战力的长短完全以其神力多少为上限。

    在通常情况下,化身在神国内部能够随时等到神力补充,完全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但现在,艾拉化身离开了神国,来到了星界之中,因而其神力在返回神国之前,是没可能得到恢复的。

    在连续两次撞击位面碎片之后,艾拉化身的神力可消耗了不少,其体型从之前的三十多米高缩小到二十多米。

    艾拉化身鉴于神力消耗有点大,便调转方向,准备返回神国恢复神力。

    祂也知道,这些位面碎片绝不可能是天然朝着冰雪神国冲撞过去的,这里面必然有阴谋,因而艾拉的化身也需要随时保持战力。

    但就在艾拉化身刚刚转身,又一块位面碎片出现在自己身后高速飞来。

    艾拉化身不得不朝着神国方向弹出一个光点,光点化为流光飞向神国,艾拉化身则转身再度冲向位面碎片。

    艾拉并没有注意到,就在自己将位面碎片撞开的同时,那个飞向神国的光点被一张突然浮现出来的巨口给吞掉了。

    也就是说,艾拉化身发回神国的信息光点消失了,并没能回到神国,将信息传递给真身。

    在连续撞击了八块位面碎片之后,艾拉化身的体型已经从之前三十多米锐减到八米,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艾拉化身所携带的神力已经不足三分之一了。

    到了这时,艾拉化身也不再继续撞击位面碎片,因为祂发现那些位面碎片的数量太多了,自己压根就不可能完全将其阻挡下来。

    并且在自己将信息光点发回神国之后,神国也没有半点动静,这也让艾拉化身有些担心神国的状况。

    因而艾拉化身索性转身化为一道流光朝着神国返回,并不去理会那块刚刚出现的位面碎片。

    毕竟冰雪神国也不是那么脆弱的,承受一些位面碎片撞击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就在艾拉化身临近神国之时,一张巨口从虚空之中浮现出来,张嘴便是一口朝着艾拉化身咬了下去。

    那艾拉化身早已将所有情况考虑到心里,自然不会中招,转眼之间便躲闪了出去。

    让艾拉化身显得有些惊疑不定的是,那张巨口之后的躯体随即便浮现了起来。

    对方竟然是一条体型超过两千米的巨大蛇类。

    “你是谁?难道你想要挑衅冰雪女神的威严么?”

    艾拉化身一边呵斥着对方,一边化为流光,企图从对方旁边绕过,逃走神国去。

    毕竟以艾拉化身现在的状态对上一条实力深浅不定的巨蛇,很难说是胜是负。

    而贾可道也没有指望用巴蛇肉身将艾拉化身直接干掉,虽说巴蛇肉身的力量极为庞大,但速度并不算太快。

    “白光葫芦!”

    在一击蛇尾抽击将艾拉化身逼离神国之后,一个闪耀着白色微光的葫芦随即从巴蛇头顶显现出来。

    “攻击!”

    巴蛇张口发出无声的嘶吼,那白光葫芦在略微迟疑之后,便在葫口凝聚起一团无比刺目的白光,随后化为光柱朝着艾拉化身扫射了出去。

    要说这道白色光柱的速度极快,但由于白光葫芦之前那点迟疑,使得艾拉化身在预警之后成功逃脱了这道白光光柱的轰击。

    在逃脱之后,艾拉化身不由心头骇然,祂能够轻易感受到,那道白色光柱的恐怖,若是命中的话,恐怕自己在一瞬间就会受到重创。

    因而艾拉化身随即便拉开了很远距离,不断机动环绕着神国躲闪那随时可能射出的白色光柱。

    而此时的贾可道心头也有些惊异,没有去理会那艾拉化身,将目光落在了头顶的白光葫芦之上。

    在吞噬了大量神力以及安泰米的血肉之后,这白光葫芦出现了不小的变化。

    但这还是第一次在听从贾可道命令时出现了迟疑。

    难道这白光葫芦出现了真正的灵智?

    贾可道恢复了人形,伸手准备将白光葫芦取下看看。

    那白光葫芦竟然在贾可道右手伸出的时候躲闪开来。

    嗯?

    贾可道皱了皱眉头,一道青光从手心射出,转眼之间便将企图逃走的白光葫芦罩住,拉到了贾可道面前。

    艾拉化身见到那巨蛇变成人类,而那个奇怪的东西似乎出现了一些问题,丝毫没有半点迟疑,领域随即扩散而出,一片冰风暴席卷而出,将虚空化为一片冰雪大地。

    转眼之间,冰雪大地便朝着贾可道蔓延过来,将贾可道卷入到冰雪大地之中。

    贾可道周身一片青光散发出来,丝毫没有去在意自己脚下的冰天雪地,将心神潜入到白光葫芦之中。

    此时的白光葫芦之中,弥漫着浓郁的白雾,犹如仙境。

    贾可道心神化为一尊道士,在白雾之中漫步,朝着葫芦中心之处走去。

    这白光葫芦曾经被贾可道滴入一滴心头血,因而这些白雾对于贾可道没有丝毫的杀伤力。

    当然,若是其他存在的心神潜入这白光葫芦的话,那下场就不一样了。

    很快,贾可道便走到了白光葫芦中心之处。

    在这里透过丝丝白雾,在那白光葫芦中心处由白雾组成了一个茧子状的东西,其上长出了一只微微睁开的眼睛,看上去冷寂无比,丝毫没有半点人气。

    当贾可道第一眼看见这个茧子的时候,心头莫名浮现出极度危险来。

    说实话,对于现在的贾可道来说,想要让其察觉到危险已经很难了。

    由此可见,那白色茧子的恐怖了。

    不过,接下来,那茧子似乎察觉到贾可道的气息,片刻之后,那只眼睛便自行完全闭上,贾可道心头浮现出来的极度危险随即便削弱到几乎不可见的地步。

    贾可道站在茧子前停住了脚步,伸出右手,按在了那茧子上。

    片刻之后,贾可道将右手收了回来,双眼之中不由得浮现出一丝惊讶。

    对于这白光葫芦的变化,贾可道之前就有了一点点预感,不过到了现在,贾可道方才明白过来,在机缘巧合之下,这白光葫芦所出现的变化只能用诡异来形容了。

    要知道这白光葫芦原本乃是五金葫芦,按照其原本的进化过程,应该是依次进化为三金葫芦,白金葫芦,最后的白金葫芦也只能算是顶级灵器了。

    但就现在的白光葫芦而言,较之白金葫芦恐怖了不知道多少倍。

    尤其是这茧子里蕴含着一团冷寂,能够将任何事物冻结的冷寂。

    犹如整个世界毁灭之后的冷寂。

    贾可道从这茧子里似乎抓住了什么,但却有些想不明白。

    而这茧子里的确孕育出了真正的灵智,使得这白光葫芦犹如真人一般。

    但让贾可道颇为有些哭笑不得的是,这白光葫芦虽说诞生了真正的灵智,但这灵智的智慧程度最多也就只有三四岁小孩的程度。

    就在贾可道接触茧子的那点时间里,从茧子里传来了一种叫做委屈的情绪。

    原来,贾可道之前用青光将白光葫芦抓住的行为,让白光葫芦感觉有些委屈。

    为此,贾可道不得不好好安慰了白光葫芦一番,方才让这白光葫芦的心情变得好了。

    但白光葫芦随即又提出了要求,希望主人在使用自己的时候礼貌一点,它希望能够得到一点平等。

    好吧,当贾可道听到这个要求的时候,不由得有些囧。

    什么时候,自己制造出来的东西还要求平等权利了?

    但这白光葫芦的确有着这个实力了。

    不过就贾可道而言,也该值得庆幸了。

    如果不是贾可道之前滴入了一滴心头血的话,恐怕这白光葫芦在诞生真正的灵智之后,直接叛逃都有可能!

    现在提出这点要求,倒也不算过分。

    贾可道在略微犹豫之后,点了点头。

    虽说贾可道没有明确答应这个要求,但对于白光葫芦来说,却是一个天大的喜讯。

    那白光葫芦一高兴,茧子上的眼睛竟然缓缓睁开了。

    看到那眼睛睁开,贾可道心头的危险骤然飙升到极致,哪里还要迟疑,随即便将心神离开了白光葫芦。

    待到贾可道心神离开白光葫芦,方才发现,那艾拉化身正围绕在自己青光之外疯狂攻击。

    对于艾拉化身来说,挡在自己与神国之间那个奇怪的人类突然之间陷入呆滞之中,无疑是自己逃回神国的大好时机。

    但转即之后,艾拉化身就否决了这个想法。

    很显然,这个奇怪人类与连续撞击神国的位面碎片之间有着必然的联系。

    如此一来,干掉这个奇怪人类就成为了艾拉化身的必然选择。

    毕竟对于艾拉化身来说,现在其真身在沉睡之中,若是让真身苏醒的话,必然要影响到真身领悟规则的进程。

    因而艾拉化身最终扑向了贾可道,无数暴风雪,冰锥,冰柱不断从冰雪大地上升起,从四面八方朝着贾可道扑去,犹如白色的大海朝着中间倾斜了一般,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白色漏斗。

    但让艾拉化身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全力发动的攻击撞击到那奇怪人类体外的青光上,反倒被那青光转眼给弹了回来。

    当然,这番攻击也不是完全没有半点用处,至少那青光向内缩进了一点。

    见到攻击有效,这艾拉化身随即化身为暴风雪,朝着贾可道体外青光便一头撞了上去。

    在短短十多息时间里,艾拉化身所变化的暴风雪便向贾可道发动了数以千计的攻击。

    雪花飞溅,随着艾拉化身的神力不断消耗,其释放出来的领域也在不断缩小之中。

    对于神明来说,其释放的领域能够提升自身的战斗力,削弱敌人。

    若是传奇以下的敌人,身处这冰雪女神释放的领域,恐怕转眼之间就会被冻死当场。

    即便是半神以上的敌人,在神明的领域之中也会被削弱到极致。

    当然,半神以上的存在自身也能够释放领域,因而多数情况下都是双方领域对撞,而自身携带神力多少与对规则理解程度高低,乃至于双方领域之间的相互克制关系都决定着领域对撞的胜负。

    而这领域相互克制关系,倒是与道门的五行相克有些类似,比如,水克火,火克木等等。

    但这里面又有些不同,像这种相互克制的领域对撞在一起的话,往往会很快就分出胜负来。

    要么是火焰领域取胜,要么就是水领域取胜。

    水领域要占据一些优势,但如果火焰神明对火焰的理解更加深入的话,那么就可能是火焰将水烧开。

    让艾拉有些吃惊的是,只要自己攻击速度略慢,那缩回的青光就会迅速飞涨起来。

    这让艾拉头痛不已,到了这时,艾拉化身有点进退两难的感觉了。

    想要将对方青光击溃,恐怕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够解决的事情,而就此离开的话,艾拉化身着实有些不太心甘。

    这艾拉化身完全不知道,贾可道体外的青光乃是他理解的一丝异界大道,最初或许无法抵挡这冰雪领域攻击,但在解析了寒风之王安泰米的神性,神格之后,这冰雪领域攻击落在上面就如同春风拂面,哪里还可能有什么杀伤力。

    而这个时候,那块从远处而来的位面碎片已经撞在了冰雪国度之上,撞得冰雪国度骤然一震,其内大陆都出现了一些细小的裂纹。

    原本平息下来的火山再度喷发,滚烫无比的岩浆朝着低处流淌下去,沿途所过之处,冰雪尽数融化,那些建立在山脚的村庄转眼之间便被岩浆覆盖,仅仅只有一些机灵的信徒逃了出去。

    所有的一切都完了。

    那些信徒看着被岩浆毁灭的村庄,还以为是女神发怒了,纷纷跪伏在雪地上,忍受着刺骨的寒意,朝着冰雪女神祈祷起来,祈求冰雪女神收敛自己的怒气。

    天空上,那些神使都快要忙疯了,他们将巨大的冰块丢入火山口内,企图让火山流出的岩浆冷却,而另外一部分神使则耗费着自己的力量来稳定神国。

    就在艾拉化身犹豫是否转身回去神国的时候,突然之间,其后背一阵毛骨悚然,在祂心头,自己就好似被什么恐怖东西盯上了一般。

    这种感觉,冰雪女神艾拉只是在封神之前,还是一个凡人的时候感受过。

    当时冰雪女神艾拉仅仅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女,上山打柴,遇到了一头饥饿的冰貂。

    那种感觉就如同自己掉入冰窟之中,即将被冻死一般。

    下一刻,艾拉就发现那个奇怪人类头顶的奇怪东西上凝聚起一团白光,白光之上竟然长出了一只眼睛。

    这只眼睛正微微闭着,但下一刻,眼睛就睁开了,朝着艾拉化身看去。

    艾拉化身随即就想要躲闪,之前的经历让祂知道,那奇怪东西会喷出一道白光来,若是中了,无比危险。

    但艾拉化身下一刻,身体就僵硬在原地,丝毫动弹不得,随着那白光上的眼睛睁开,艾拉化身不仅仅只是身体无法动弹,就连蕴含在神力核心内的那意识也在瞬间凝固了。

    如同一只被融化松香击中的昆虫,转眼之间便从外到内尽数凝固。

    在意识陷入凝固之前,艾拉化身只感觉那眼睛中蕴含着无比的冷寂,就好似世界毁灭之后的冷寂。

    白光之中的眼睛睁开,瞪向艾拉化身,艾拉化身瞬间凝固,而下一刻,那眼睛随即闭上。

    没有之前的白光喷出,仅仅只是眼睛闭上,那艾拉化身就好似被锋锐利刃切成中的胡萝卜,转眼之间便从头顶到下身,被切成了两半。

    贾可道看得清楚明白,就这么一下,那艾拉化身体外的灵光都被切成了两半,甚至于其神力核心的意识也在一瞬间被切成两半,从而自行毁灭。

    看到这一幕,贾可道都有些呆愣了。

    这倒是贾可道所没有想到的,这白光葫芦现在居然变得如此厉害!

    唯一的问题就是随着这么无声无息的一切,那艾拉化身体内的意识,神性都随之毁灭,使得贾可道也没法借此解析冰雪女神的神性了。

    就在贾可道愣神之时,白光上的眼睛随即消失,只是那白光随即喷出,将切成两半的艾拉化身一卷,随后缩回,便将艾拉化身拖入葫芦之中消失不见。

    “我累了。”

    从白光葫芦之中传来这句话之后,葫芦便朝着贾可道头顶一落,沉入脑海之中,白光内敛,陷入沉睡之中。

    要说这白光葫芦现在自然要比之前厉害很多,不过在使用上就有些麻烦了,每使用一次,似乎就需要时间来积蓄力量。

    对于这白光葫芦,贾可道也只能苦笑摇头。

    还好,自己其它几件宝贝没有出现这种状态,否则的话,贾可道就真得撞墙了。R1152( )

第四百三十一章 妥协    ( )ps:(ps:双倍月票啊!!!啊!!!求票!!!!!!!!!!)

    这个消息实在太惊人了,来参加潮汐山试炼的虽然都是各大势力的精英,但散修可不少,不但不少,反而是个相当巨大的群体。

    再说了,虽然大多数来到潮汐山的天位修士都契约了守护神,但那些进入潮汐山时只有四阶修为的修士呢?他们对于五阶以上守护神的形象画谱可没有多大的抗拒能力。

    最惊人的还是,五六阶守护神形象画谱只是福利而已,而薪酬方面,简直丰厚的让人以为是在骗人,禁卫军的月俸不发元晶,但确实更加实用的将符!

    每月二十张将符,其中十张攻击,五张防御,五张恢复类的将符,单单是那五张极为珍贵的恢复类将符,就足以吸引潮汐山大部分天位修士蜂拥而来了,但后面还有一枚王符!

    那可是王符啊!随便一枚拿出来都能换好几颗天石,或者地晶这样的天材地宝,夺城大战期间,一月一枚,一年下来就是十二枚,比七阶神使的身价还多了!

    这个公告在城主府贴出来的第一天,就有至少十位七阶强者,以及数量过百的天位修士走进了城主府参加考核,在潮汐山这么危险的地方,王符就是保命的本钱。

    除非是很难死掉的半神,不然很少有修士能够拒绝一年十二枚王符这样巨大的收获,潮汐山每次开启可足有三十年时间呢。

    即便是夺城大战结束,人家城主府也承诺了。夺城大战结束之后,禁卫军每年至少也有四枚王符的年奉。并且视夺城大战期间个人功劳的大小,给与吸收入家族的机会。

    那位年轻城主出身于边外小家族的事情。如今在潮汐山已经是众所周知,但如今整个潮汐山所有的修士,都不敢再那看小家族的眼光去看那位小家族的年轻城主。

    不说别的,单单是在落月城城主的位子上呆上几年,所得收获便足以让一个小家族短时间内跻身大型家族,更更何况,那位年轻城主背后,可还站着一位七阶圆满,只差一步就能踏入八阶的未来半神呢!

    这样绝对称得上雄厚的基础。再加上落月城近来散播出去的那一连串的恐怖信息,那位年轻城主出身的唐家,崛起成为顶尖大家族已经是必然之事。

    一个顶尖的大家族,再进一步的话,要么就是一大宗门,要么就是类似于三十六王朝那样的大势力,对于五行大陆就成就的修士而言,在这样强大的势力中上位,已经是众生所求了。

    如此种种因素综合到一起。即便是潮汐山最底层的修士,都已经能够预测到唐家未来的辉煌,这种情况下投奔唐家,对于大多修士而言。都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的最佳时机。

    不说那些对落月城充满期望的修士,即便是那些敌视落月城的势力,这个时候也都开始打退堂鼓了。如今的落月城被城主府简简单单的几个告示放出去。

    落月城的实力便向疯狂大气的气球一样,以超乎所有人想象的速度膨胀了起来。甚至于有些人,已经开始打副城主的主意了。虽然如今整个落月城都被那位城城主抓到手里。

    但是否能够参与管理落月城已经不重要了,更重要的是分享落月城未来的红利,如今随着落月城的强势崛起,越来越多的高阶修士都将注意力转移了过来。

    估摸着要不了多长时间,落月城单单在七阶强者这个层次,其数量怕就要突破二十个,甚至于三十个,五阶六阶守护神形象画谱的吸引力实在太大了,别说家族了,皇朝就不见得能够无视。

    “收手吧,那小子太能折腾了,现在的他,已经不是咱们长生皇朝能够对付的了……”

    落月城东南方一处豪华的客栈当中,长生皇朝实权王爷凌央泽所在的据说,天字号的厢房内男男女女数十人,全都是长生皇朝数得着的王子和公主。

    凌央泽面无表情地说出这话时,语气里满是遗憾之色,他如今甚至有些后悔,当初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在知道了唐楚阳的真实身份之后,竟然不自觉地就放低了唐楚阳在他心里的地位。

    现在想想也确实后悔,即便唐楚阳的出身再怎么卑微,一个能够拿出数万张将符,以及数十枚王符的人,怎么也也不该是个边外小家族的出身才对。

    现在倒好,那小子虽然出去逛了一圈,竟然就带回来足足三位七阶强者,并且其中一个很肯能在夺城大战期间突破成为半神!

    半神啊!整个长生皇朝都没有几位,随便一个拥有强大半神的家族,都足以在任何一个皇朝里成为最受倚重的顶尖家族!

    “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凌央泽有些看不明白了,其实放在长生皇朝的立场上,作为王爷的他并未做错什么,想要将唐楚阳收入摩下效力,作为首脑的凌央泽肯定是要不时敲打一下属下,已达到恩威并施的目的。

    可惜凌央泽敲打的有些太狠,而唐楚阳又不是个受气的脾性,这就导致双方根本没有长久合作的可能,即便暂时联合了,将来早晚也得再次闹崩。

    “找到紫嫣了么?这小丫头,脾气太倔了……”

    凌央泽无奈地摇了摇头,他也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既然和唐楚阳合作已经不可能,甚至于因为凌紫河等人,双方如今还成了敌对势力,但凌央泽也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的。

    唐家就崛起成为顶尖的大家族,比起长生皇朝上万年的底蕴,差得也不是一星半点,今后大家两不相干就是,难不成他一个堂堂的皇朝王爷,还能怕了一个刚刚崛起的新贵?

    “属下无能,最近的消息也只是打探到云苓公主去了万鬼窟,之后便再也没有公主的消息了,不过属下已经被人常驻万鬼窟,只要公主出现,属下必然能够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

    坐在凌央泽下首的一位华发老者双手抱拳,如实将他这段时间的搜寻结果禀报了出来,万鬼窟看着不大,但因为其中连接了许多个破碎的小空间,想要找个人可谓难比登天。

    “万鬼窟?那地方实在太危险了,你们不能死守出口,得派人进去啊,紫嫣是我看着长大的,那小丫头就是我的半个女儿,也怪我当初迷了心窍,怎么就不知道拦着她呢!”

    凌央泽有些自责地摇摇头,做戏也好,真心也罢,如今厢房里坐着大堆的皇子公主,他必须得把属于自己的责任表现出来。

    “皇妹去了万鬼窟?!她怎么会突然跑到那么危险的地方去?皇叔,嫣儿虽然自小孤僻,但他可是云妃娘娘所出,父皇忙于朝政顾不上关心,可心里还是牵挂着嫣儿的,绝对不能让她出事啊!”

    说话的是凌紫河,身为长生皇朝下一任皇帝最有力的竞争者之一,他对于现任皇帝的关注可是超乎想象的,凌紫嫣刚刚完成成年礼,在皇位争夺上对他没什么威胁。

    但凌紫河却非常清楚,凌紫嫣这个性格冷傲孤僻的公主,可是父皇最疼爱的云妃所出,虽然忙得顾不上关照,但心里一直都记挂着这个小丫头呢,在凌紫河的计划里,凌紫嫣也是他很重视的一枚棋子。

    “我手里头还有不少人,分出一些去找找嫣儿吧,当初也是怪我,进入潮汐山的时候就该把她接到身边的……”

    一旁的凌紫诗也不甘寂寞,她经营的势力可不逊色于凌紫河,两人可是皇位最强大的竞争者之一,凌紫嫣的重要性,可不是只有凌紫河知道。

    凌紫诗其实在许多年前就开始布局了,长生皇朝这一代足有三四十个皇子公主,和凌紫嫣关系最好的,也就三四个而已,这其中就包括凌紫河和凌紫诗。

    “嫣然的事情可以放一放的吧?咱们长生皇朝的名头也不是什么人都敢招惹的,只要嫣然报出长生皇朝公主的身份,万鬼窟虽大,敢打她主意的恐怕没几个,咱们还是先说说落月城的事情吧!”

    说着话的是长生皇朝的十二皇子凌紫宵,出身军方,实力虽然比不上凌紫河,凌紫诗二人,但也不逊色多少,如今落月城越发的强大,很可能直接影响到夺城大战人族阵营的势力配比。

    夺城大战可是直接关系到皇位争夺的,凌紫宵的势力本就比凌紫河,凌紫诗差了些许,若是不在夺城大战上多争取一些支持,他争夺皇位的机会将更加渺茫。

    凌紫宵的话音一落,凌紫河和凌紫诗顿时双目精光闪烁,夺城大战可是皇位竞争的重中之重,如今长生皇朝的监察团已经开始审查所有皇子的布局。

    一旦夺城大战开始,所有皇子公主在夺城大战期间的所作所为,都将直接影响他们在皇位争夺中的地位。

    尤其是经历了之前和落月城那次冲突之后,落月城如今的盛况已经让凌紫河等人在检查团掉了不少分,若是在夺城大战中表现依然不佳的话,凌紫宵很可能后来居上,超过他们!

    “联系一下唐楚阳吧,落月城如今已经势不可挡,咱们犯不着为了些许恩怨误了皇位竞争的事情……”

    凌央泽当然清楚这些皇子公主们心里的想法,他知道这帮侄子侄女们之所以跑到他这里来聚会,无非就是来逼他这个第一个得罪唐楚阳的王爷,首先向落月城妥协而已。(未完待续,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Comments are closed.